庶女有毒番外

作品介绍: 《庶女有毒》又名《锦绣未央》,秦简所著小说。 该小说主要讲述了相府庶女李未央前世一朝为后,却被嫡姐抢走一切,迫害致死。重生后凭借聪明才智手刃仇人,并与元烈(李敏德)终成眷属的故事。 未央是个复杂的角色,既冷情又柔情。冰冷狠厉是对敌时的武器,面对真心待己的人时,又不禁露出丝丝温柔。未央唱着一出精彩的《佳人曲》,令人着迷,欲罢不能。 ——浅绿 紧张刺激、扣人心弦的剧情,滴水不漏、步步为营的复仇,阴谋、复仇、爱情共同谱写出一首荡气回肠的爱恨交响曲。 ——安知晓 元烈对未央的感情是不计较回报的,爱她所有的优点,也包容她所有的缺点。无论未央是否回应,他都未曾离开过她的身边,无私奉献着,温暖着她的心。着实令人感动。 ——潇湘冬儿
 庶女有毒番外之花好月圆

李长乐恨意拳拳,如果此刻她手中有一把利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刺穿拓跋真的心脏。不错,她是背叛了自己的妹妹,抢走了她的丈夫,夺走了后位,堂而皇之地将一切占为己有。但那又怎么样?她是大历第一美人,所有的东西都应该是属于她的,拓跋真原本要迎娶的人就是她,李未央不过是一个替代品而已。等道路畅通无阻的时候,她理所当然要给自己让路。只不过李长乐没有想到,在二十多年以后,自己的侄女竟然以同样的手段试图从她手中夺取权力,这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所以绯月必须死。本以为那个图谋不轨的小贱人死去之后,拓跋真就会回到...[ 阅读全文 ]

 庶女有毒番外之罪有应得

拓跋真身上明亮的龙袍在殿内闪着异样的光彩,观之十分刺目。他的双目闪亮,眉头扬起,面孔一如往常的英俊挺拔,然而却是阴云密布。李长乐从未见过他流露出这般冷酷的神情,一时有些呆了。她的心头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照着往常一般盈盈拜倒:“陛下。”拓跋真没有看她一眼,反而将旁边的绯月先扶了起来,声音也很温和:“起来吧。”绯月年纪只有十五,青春美貌,眼神清亮,皮肤白皙,身段窈窕,站在她的身边便能感受到那一股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拓跋真看着她,不自觉地神色放...[ 阅读全文 ]

庶女有毒番外之前世今生(李长乐前世)

屋子里燃着兰花檀香,雅致而温馨,元烈正在看手中的密报,不时抬起眼睛看一眼侧卧在美人榻上静静看书的李未央。她眼睛微垂,面目沉静,唇畔带笑,一如月夜下优雅的莲花,带着一种孤傲与清冷,手中捧着一卷书正看得入神。他微微一笑。她外表看起来温和,却是越西人人皆知的悍妇。霸道,凌厉,嚣张。似温顺的水,看起来十分平静,掀起波浪的时候便能吞噬一切。人人都说,元烈最怕的就是这位王妃。因为他大权在握,地位显赫,人人都敬畏他,唯有李未央的话不得不听。那一回他生病,高烧得爬不起来,却还记着要巡视军中。大夫苦苦劝说,他却执...[ 阅读全文 ]

庶女有毒番外之身世之谜

宫中的人渐渐发现,裴后变了,从前她对太子表面严格,实际上却是关怀的,可如今她整日里忙着召见朝臣,一天到晚累得昏天黑地,哪里顾得上抚养太子。皇后这样做并不奇怪,因为外头到处传闻皇帝起了废后的心思,并且联合了数名大臣弹劾裴家,裴皇后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没时间儿女情长,她把大多数的时间都扑在前朝,一个月后,终于成功压制了朝中喧嚣尘上的废后之说。当裴后转过头来照管太子的时候,竟然发现太子至今还依靠着乳母,不论是吃饭睡觉甚至是如厕都要跟乳母在一起,她十分生气,一个两岁的孩子应该断奶了,再这么缠着乳母如何长大?...[ 阅读全文 ]

庶女有毒番外之残酷之争

里面是一间精致的绣房,所有门窗紧闭,屋子里燃着熏香,光线十分黯淡。同样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只花瓶,里面插着新鲜的梨花,裴后目光一凝,这梨花跟刚才放在她绣房里的一模一样。重重幔帐内,有人在凄厉的尖叫:“滚,不要碰我!不要碰我!”那声音异常熟悉,裴怀贞面色勃然大变。“公主,你已经几天都不肯喝一口水了,奴婢求求您,就当可怜奴婢,若是您再这样下去,将军会先杀了奴婢的!”裴怀贞一把揭开了帘幔,赫然看见栖霞公主神色张惶地将自己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而一个年轻的婢女...[ 阅读全文 ]

庶女有毒番外之生死之谜

裴怀贞亲自吩咐人将栖霞公主装殓入棺,当皇帝得知这一切的时候,棺材都已经封死。他暴怒到了极点,闯进灵堂第一件事便抽出长剑:“裴怀贞,谁给你这个权力?!”众人大惊失色,拼命扑上去死死拖住他:“陛下,使不得啊!”他们的喊叫声在裴怀贞听来是这般的可笑,她冰冷的面容带了三分漫不经心的讥嘲:“陛下,栖霞是被你亲手逼死的,现在您还在她的灵堂上大闹,是希望她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吗?”这一句话像是命中了皇帝的死穴,元锦丰的额头青筋毕露,形容可怖:&l...[ 阅读全文 ]

庶女有毒番外之栖霞之死

一晃眼,已经是严冬的天气,大殿内却是温暖如春。栖霞公主坐在窗前,静静望着远处的花园,荷花池上早已没了荷花,只是覆上了一层冰雪。栖霞产子之后,一直不肯和孩子亲近,甚至不肯见到他的面容。皇帝体谅她的心情,担心她伤害自己,日日夜夜地守着她,而她的精神却像是被生子彻底摧毁了,大多数时候都是默然不语、神情恍惚的。紫宸殿的人纷纷在暗地里传言,栖霞公主已经疯了。然而她知道自己没有发疯,只是快要发疯了。哇——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响起。栖霞恍惚中听见哭声,一下子被惊醒,连忙站起身,在整个宫殿里四处寻找...[ 阅读全文 ]

庶女有毒番外之越西皇后(下)

裴怀贞舒展开了宣纸,手中的笔却迟迟未曾落下。她的面前摆放着栖霞亲手所绘的梅花图,一阵春风吹过,摇落一树梅红,到处是一片落花景象。画上只有一句话,世上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世间不能描绘的何其多,岂止是伤心呢?世上有太多不如意的事,太多不开心的人,如果任由别人操纵一切,怎么开心得起来……栖霞公主说得那样洒脱,不过是个痴人而已。而她裴怀贞呢?作为皇后,身为一个女人已经到达了巅峰,有才,有貌,有权,谈笑间可以操控世人的生死,可她依旧有不能得到的东西。元锦丰希望她...[ 阅读全文 ]

庶女有毒番外之越西皇后(中)

裴怀贞正在描红,皇帝怒气冲冲地进来,瞧见她如此闲情逸致,他的瞳孔在一瞬间猛地紧缩起来。舒殢殩獍但失态只在一瞬间,随后他面上立刻戴上一副常年不改的面具:“皇后,今天你的心情竟如此好么?”裴怀贞抬起眸子,目光在眼前身穿龙袍的年轻男人身上掠过。他有着挺拔的身躯,俊美的容貌。早在入宫之前,她就知道自己要嫁的夫君有着天底下最尊贵最俊美的容貌,从前她一直以为是外间夸大其词,可后来才知道世上的确有如斯俊美的男子。只是,此刻他的面上看不出一丝高兴的情绪,眼底充斥着恼怒和不屑。不屑,她有什么值得他...[ 阅读全文 ]

庶女有毒番外之越西皇后(上)

宫里四处都是静悄悄的,除了宫女的呼吸声,便只剩下自己的心跳。皇后厌恶嘈杂的声音,所以每一个人都是敛气屏息,生怕惊扰了睡梦中的皇后。馨女官轻轻掀开了垂挂的纱幔,昭昭日光中,屏息道:“娘娘,该起了。”裴怀贞睁开眼睛,看见阳光透过缝隙进入了重重帘幔,她的青丝垂在入宫前亲手绣的金缕玉枕上,散发出奕奕光彩。她坐起身,馨女官小心翼翼地捧来贡茶,白玉一般的茶碗,碧青的茶叶在茶汤里浮浮沉沉,只要捧在手心里便能闻到那澄澈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宫女们手中捧着一溜的托盘,上面放着衣裙、发钗、凤冠,金光...[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