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作者:陈忠实

《白鹿原》导读

《白鹿原》以白嘉轩为叙事核心,白鹿两家矛盾纠葛组织情节,以反映白嘉轩所代表的宗法家族制度及儒家伦理道德在时代变迁与政治运动中的坚守与颓败为叙事线索,讲述了白鹿原村里两大家族白家和鹿家之间的故事。白家人沿袭村子里的族长,主人公白嘉轩一生娶过七个妻子,最后一个陪他终生,并育有三儿一女(白孝文、白孝武、白孝义、白灵)。鹿三是白家的长工,黑娃是他的长子。鹿家以鹿子霖为代表,他有两个儿子(鹿兆鹏、鹿兆海)。小说主要讲述了他们的下一代白孝文、鹿兆海、黑娃这一代人的生活:白家后代中规中矩,黑娃却从小就显现出不安分。长大后,白孝文继任族长,黑娃在外做长工,认识了东家的小老婆田小娥,他将她带回村后,受到村人的排斥。黑娃离开村子后投奔革命军,又成为土匪。在此期间鹿子霖、白孝文等都吸上了鸦片,将家败光,去异乡谋生。鹿三以儿媳田小娥为耻,最终杀了她,因终日被田小娥死时的情形折磨而死去。白孝文则在外重新振作,终有一番作为,白灵加入了共产党。一个家庭两代子孙,为争夺白鹿原的统治代代争斗不已。

好书《白鹿原》推荐理由

文学评论家白烨:“《白鹿原》本身就是几乎总括了新时期中国文学全部思考、全部收获的史诗性作品。”

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所长孟繁华:“读完这部‘雄奇史诗’之后,获得的第一印象就是做了一次伪‘历史之旅’,左边的‘正剧’随处都在演戏,右边的‘秘史’布满了消费性的奇观,这些戏剧与奇观你可看可不看,随心所欲,在久远的‘隐秘岁月’里你意外地获得了消闲之感,早有戒备的庄重与沉重可以得到消除,因为你完全可以不必认真对待这一切。”

当代作家雷达:“我从未象读《白鹿原》这样强烈地体验到,静与动、稳与乱、空间与时间这些截然对立的因素被浑然地扭结在一起所形成的巨大而奇异的魅力。”

散文家游宇明:“《白鹿原》正是‘土洋结合家野合壁’的产物,它有传统现实主义的技巧,有黑色幽默的,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它对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的大胆借鉴。”

学者郑万鹏:“《白鹿原》在深层意义上重构了民族精神。它继《四世同堂》给民族主义以最高褒扬。《白鹿原》问世使民族文学在更高意义上崛起。”

《白鹿原》作者介绍

  • 陈忠实,1942年生于西安市灞桥区,1965年初发表散文处女作,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已出版《陈忠实小说自选集》三卷、《陈忠实文集》七卷及散文集《告别白鸽》等40余种作品。

    《信任》获1979年全国短篇小说奖,《渭北高原,关于一个人的记忆》获1990-1991全国报告文学奖,长篇小说《白鹿原》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1998),在日本、韩国、越南翻译出版。曾十余次获得《当代》、《人民文学》、《长城》、《求是》、《长江文艺》等各大刊物奖。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主席及西安工业大学陈忠实文学研究中心主任,陕西省作协名誉主席。2016年4月29日7:40左右,因病在西安西京医院去世。

    关于陈忠实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以下是四川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副所长,教授,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向荣,对陈忠实的评价。

    问:向教授您好!陈忠实先生在1997年获茅盾文学奖,是因为他的《白鹿原》吗?

    答:是的。茅盾文学奖通常是颁给某个作家的一部长篇小说的。所以,陈忠实是以长篇小说《白鹿原》获奖的。

    问:请问,您认为哪个年代的人比较喜欢读陈忠实先生的小说?

    答:40后到70后的几代人,都可能成为《白鹿原》的理想读者。

    问:90后80后好像都不看这书了。会与会成为遗憾?

    答:80后90后的人,离书中讲述的那个年代太远,文化气场和时代品味都接不上。但无须担心,他们人到中年后,会喜欢的。

    问:您觉得《白鹿原》好不好看?它哪里打动了您?

    答:《白鹿原》读后让我获得了一种沉重而又舒服的历史感。直截了当地说,使我对大半个中国近现代史,特别是革命史,传统文化与历史人性的缠斗,宗法制度同社会进化等诸多宏大问题都有了一种新的认知,也仿佛捉摸到文化与

《白鹿原》故事梗概

  • 《白鹿原》是一部渭河平原50年变迁的雄奇史诗,一轴中国农村斑斓多彩,触目惊心的长幅画卷。主人公六娶六丧,神秘的序曲预示着不祥。一个家庭两代子孙,为争夺白鹿原的统治代代争斗不已,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话剧;巧取风水地,恶施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杀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大革命,日寇入侵,三年内战,白鹿原翻云覆雨,王旗变幻,家仇国恨,交错缠结,冤冤相报代代不已……古老的土地在新生的阵痛中颤栗。

    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第六房女人胡氏死去以後,母亲白赵氏仍然坚持胡氏不过也是一张破旧了的糊窗纸,撕了就应该尽快重新糊上一张完好的。

    他在去请阴阳先生的路上,无意间发现了传说中的白鹿。白嘉轩用先退後进的韬略,借助冷先生的撮合,谋到了是鹿家的那块风水宝地。随即给父亲迁坟。

    第七个新婚之夜。嘉轩看着吴女,他躺下来。那温馨的气息像攻瑰花香一样沁人心脾,心里的灰冷渐渐被逐出,又潮起一种难以抑制的焦渴。他井喷鼓起勇气伸手把她揽进怀裹,抚摸她的脖颈、丰腴的肩膀和最富诱惑的胸脯。她默默地接受了,没有惊慌也不反抗。她在他的怀里微微颤抖着身子,出气声变得急促起来。他受到鼓舞,就把手往腹部伸去,却触到了一只倒霉的心棒槌,猛的仙草一把一个扯掉了腰带上的六个小棒槌,「哗」地一下脱去紧身背心,两只奶子像两只白鸽一样扑出窝来,又抹掉短裤,赤裸棵躺在炕上说:”哪怕我明早起来就死了也心甘!”

    白嘉轩从山里娶回来第七个女人吴仙草,同时带回来罂粟种子。罂粟种植的巨大收益比鸦片的香气更具诱惑。一座完整的四合院便以其惹人的雄姿稳稳地盘踞於白鹿村村巷里。这年春天,正当罂粟绽开头茬花蕾的季节,白鹿书院的朱先生吆着牛扶着犁,毁了白嘉轩的罂粟。朱先生所做所为,顷刻之

《白鹿原》读后感

  • 电视剧版改成这样,不看也罢!

    作为小说,“白鹿原”很神奇,包含有许多隐喻,而只有读懂这些隐喻,才算真正读懂这本书。

    小说“白鹿原”是一部农耕文明的挽歌。在书中,作者从来都不吝惜笔墨描写各种农田劳作,如何耕田、如何收割,描写妇女们如何织布、如何烧火做饭------而这一切作者都以一种近乎是赞美诗的文笔在书写,细腻、恬淡而又深沉。就连写求雨的那一段,也是满含虔诚。

    或许,作者陈忠实认为,农耕时代是人类最美好的时代,而这本书所写的正是在西方工业文明冲击之下,古老的农耕文明退出历史舞台的一段痛苦的经历。满清的灭亡、辛亥革命的爆发、共产党的兴起,无一不是西方工业文明冲击的结果。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人们会经历怎样的悲欢离合呢?

    先看白嘉轩和朱先生。

    白嘉轩既是一个地主,又是一个农民。按照阶级划分,很难说他是剥削阶级或是被剥削阶级,他是从农业文明中提炼出来的一个人物,是一个传统的卫道者。白嘉轩恪守着“耕读传家”的信条,勤劳、正直。作为族长,他以身作则,以乡约来规范自己的行为,从而规范族人的行为;作为父亲,他严格教育自己的子女,让他们和自己一样,精心守护祖先留下的土地和规矩。他的宽厚和他的严苛使他几乎不可侵犯。他的这种卫道者的形象在黑娃看来,就是“腰挺得太硬太直”。而朱先生恰恰代表了白嘉轩苦苦守卫着的道。白嘉轩代表了农耕时代的经济基础,朱先生代表了农耕时代的上层建筑,一个是经济的浓缩,一个是文化的浓缩。作者在书中一再提到白鹿精魂,这两个人可以称得上白鹿精魂。

    白嘉轩的腰为什么会被打断?书中交代是黑娃的土匪打断的。其实白嘉轩的腰迟早要断,新时代的来临不允许有这样太直太硬的腰存在,因而他只能弯着腰,抬

  • 今年,我又重读了一遍《白鹿原》,这次看得比较仔细,画了人物关系拓扑图,还梳理了人物小传,让各个人物角色在我脑中形象更加的立体。

    看完小说,我又看了电影《白鹿原》,这部电影招来一片骂声,陈忠实却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这是为什么呢?

    电影上映时我看过一遍。

    这次看,又不同。

    上次看,感觉云里雾里的,例如开头三个孩子看驴交配挨打的镜头,这个在书中是描述的很清楚的,白嘉轩怎么给原上设上了学堂,黑娃怎么入的学,老师让他们三个去办点事,结果他们中途去看驴交配了……

    这部电影好不好?

    真好!

    等于把小说给予形象化了,但是太散,若是没有读过《白鹿原》会觉得不知所云,咋一会黑娃,一会田福贤?到底谁是好的谁是坏的?

    所以,这是一部适合《白鹿原》迷看的电影,而且电影台词跟小说改动比较大,例如白孝文跟黑娃在麦田里玩耍时喊的那句:我要杀了你。

    事实上呢?

    后来,黑娃真的被白孝文给杀了。

    电影里有很多大的改动,例如人物关系的,白嘉轩是让女儿白灵拜了鹿三当干爹,而不是白孝文,但是白灵是个很敏感的人物,所以不可能在电影里有太多的戏份,为什么敏感?

    她是共产党,结果被共产党给活埋了。

    这部电影有些地方是非常出彩的,例如麦浪,还有麦客,还有就是中场休息时秦腔,大家有没有感觉那几个演员很眼熟?

    那首秦腔是《将令一声震山川》,陈忠实老师出殡时,秦腔的老艺术家们也合唱了一首秦腔。

    咱看书是为了学习,学习写作手法,顺便了解民族秘史,就是过去我们到底经历过什么,小说是假的,但是比历史书肯定要真实。

    陈忠实老师特别善于塑造“矛盾

《白鹿原》写作背景

  • 一、难忘1985,打开自己

    1985年,在我以写作为兴趣以文学为神圣的生命历程中,是一个难以忘记的标志性年份。我的写作的重要转折,自然也是我人生的重要转折,是在这年发生的。

    这年的11月,我写成了8万字的中篇小说《蓝袍先生》。这部中篇小说与此前的中、短篇小说的区别,是我一直紧紧盯着乡村现实生活变化的眼睛转移到了1949年以前的原上乡村,神经也由紧绷绷的状态松弛下来,由对新的农业政策和乡村体制在农民世界引发的变化,开始转移到对人的心理和人的命运的思考,自以为是一次思想的突破和创作的进步。还有一点始料不及的是,由《蓝袍先生》的写作勾引出长篇小说《白鹿原》的创作欲望。

    我更迫切也更注重从思想上打开自己,当然还有思路和眼界。1986年的清明过后,我去蓝田县查阅县志和党史文史资料,开始把眼光关注于我脚下这块土地的昨天。我同时也开始读一些非文学书籍,这种阅读持续了两年,直到我开笔起草《白鹿原》初稿,才暂且告一段落。我印象深刻的有两本书,一本是号称日本通的一个美国人赖肖尔写的《日本人》的书,让我颇为惊悚。这部书让我了解了明治维新前后的日本,正好作为我理解中国近代史一个绝好的参照,对于我所正在面对的白鹿原百年变迁的生活史料的理解,大有益处。而那种惊悚之后,让我看取历史、理解生活的姿态进入一种理性境界。我看到,所有发生过的重大事件都是这个民族不可逃避的必须要经历的一个历史过程,这使我从以往的那种为着某个灾难而惋惜的心境或企图不再发生的侥幸心理中跳了出来。另一部《兴起与衰落》,是青年评论家李国平推荐给我读的。这是研究以古长安为中心的关中历史的书,作者对这块土地上的兴盛和衰落的透彻理论,也给我认识近代关中的演变注入了活力和心理上的自信。

    我向来是以阅读实现创作的试验和突破的。每一本有独到性的优秀作品,都在起着打开艺术眼界的效果

  • 陈忠实,中国西部文坛代表作家之一。1942年生于西安东郊灞桥区蒋村,1965年初开始发表文学作品。1979年以来发表中篇小说九部,短篇小说八十余篇,还有报告文学、散文等。其中九部作品获全国及各大刊物奖。长篇小说《白鹿原》获茅盾文学奖。现为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

    高:您自己说,您是在一种十分沉静的心态下写作《白鹿原》的,请问您是如何把握这种心态的?

    陈:《白鹿原》一共写了四年。在这四年的时间里,我始终与书上的故事和人物保持着一种距离和一种完全理性的思考,因此进入了这种沉静的写作心态。

    这种写作心态产生的原因之一是故事中的那段历史已经过去。比如《白鹿原》描述的那段历史对于当代中国人,包括当代作家,一般来说都能脱离个人的情感因素,都能采用一种冷静的、理性的眼光去审视。

    原因之二是我完全处于一种艺术创作的心态。在写作开始,我就有了一种非常清醒的认识,那就是要体现恩格斯所讲的现实主义创作原理的精髓———我所编织的故事要完全让人物自己去说话,作家要说的话、要表达的情感,应全部付诸自己所塑造的人物。

    原因之三是处于一种对自身生命的感受。我写《白鹿原》时四十六岁,完稿时五十岁。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五十岁是老年人的界线了。在跨入老年这个行列后,我希望能在这本书中体现我的思想情感和艺术追求。

    高:文学与现实、历史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

    陈:每位作家都在自己的生活位置上经历、感受生活。以前我们遵从毛主席的教导:作家要深入生活,直接到基层去体验、感受生活。这揭示了文学艺术创作的基本规律,反映了作家创作与生活的关系。

    那时候提倡的是作家直接到生活的某一具体场地去深入体验,比如到农村、到大工厂、大工地,现在仍有一部分作家这么做(挂职锻炼

《白鹿原》摘抄

  • 孝文结婚之前几乎没有接触过妈妈和奶奶以外的任何女人,结婚之后自然对女人一无所知,新婚之夜依然保持着晚读的良好习惯,气匀心静地端坐在桌前看书。一对烫金的大红蜡烛欢跃跳弹着火焰,新媳妇在炕上铺褥暖被,他感到局促不适。

    新媳妇暖好被褥,把一对绣着鸳鸯荷花的陪嫁枕头并排摆好,盘腿坐在炕上说:“你歇下吧,今日个劳了一天了。”孝文说:“你先睡。我看看书。”新媳妇忙溜下炕:“你喝茶不?我给你烧水。”孝文说:“不喝不喝。你睡去。”新媳妇就悄然睡下了。

    孝文读书累了也随之躺下了,他的光腿在被窝里撞着了她的光腿,就往一边躲了躲,很快睡着了。连着两夜都是这样。

    第四天夜里,孝文夜半醒来尿尿,听到耳畔啜泣声。他忙问她:“你咋了?”她背着身子啜泣得更紧了。“你哪儿不滋润?有病了?”她的啜泣变成压抑着的呜咽。孝文有点不耐烦了:“你不吭声,半夜三更哭啥哩?丧模鬼气的!”

    她转过身来忍住了抽泣:“你是不是要休我?”孝文大为惊讶:“你因啥说这种没根没底儿的话?我刚刚娶你回来才三四天,干吗要休你?既然要休你,又何必娶你?”她沉静一阵之后说:“你娶我做啥呀?”孝文说:“这你都不懂?纺线织布缝衣做饭要娃嘛!”

    她问:“你想叫我给你要娃不?”孝文说:“咋不想?咱妈都急着抱孙子哩!”她的疑虑完全散释,语句开始缠绵羞涩起来:“你不给我娃娃……我拿啥给你往出要……

  • 1、能享福也能受罪,能人前也能人后,能站起也能圪蹴得下,才活得坦然,要不就只有碰死到墙上一条路可行了。--by陈忠实《白鹿原》

    2、一树既老且朽,根枯了,干空了,枝股枯死,只有一枝一梢荣茂,这一枝一梢还能维系多久?--by陈忠实《白鹿原》

    3、人狂没好事,狗狂一滩屎喀!--by陈忠实《白鹿原》

    4、我一生没做过见不得人的事。凡是怕人知道的事就不该做,应该做的事就不怕人知道,甚或知道的人越多越显得这事该做……你俩记住这个分寸。--by陈忠实《白鹿原》

    5、我们还得学会容纳仇恨。--by陈忠实《白鹿原》

    6、我权当狗咬了。人嘛,不能跟狗计较。--by陈忠实《白鹿原》

    7、别人是先趸下学问再出去闯世界,你是闯过了世事才来求学问;别人趸下学问为发财为升官,你才是真个求学问为修身为做人的。--by陈忠实《白鹿原》

    8、为人师表,传道授业解惑。当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吾等责无旁贷,本应着书立论,大声疾呼,以正世风。竟然是白日里游山玩水,饮酒作乐,夜间寻花问柳,梦死醉生……--by陈忠实《白鹿原》

    9、咱们祖先一个铜子一个麻钱攒钱哩!人家凭卖尻子一夜就发财了嘛!--by陈忠实《白鹿原》

    10、人往往就是这样,一个人的时候是一种样子,好多人聚到一起时完全变成另外一种样子。--by陈忠实《白鹿原》

    11、白嘉轩……看见三娃子孝义刚刚走出厦屋门来,那双执拗的眼睛瞅人时有了一缕羞涩和柔和,断定他昨夜已经经过了人生的那种秘密,……--by陈忠实《白鹿原》

    12、好好活着!活着就要记住,人生最痛苦最绝望的那一刻是

《白鹿原》人物关系

  • 鹿兆谦(黑娃)是白鹿村族长白嘉轩的长工鹿三之长子。他从小就野性十足,不喜欢读书,可能是在田野里跑惯了,性子无法收回来,加上他发自内心的自卑感,所以他觉得他是不可能通过读圣贤书来改变自己命运的。他之所以可以走进学堂,是因为“仁义白鹿村”的族长白嘉轩的“仁、义”二字,所以读书不是黑娃的主动请求,更不是他发自内心的本能反应。黑娃觉得“读书不再是幸事而是活受罪”。

    虽然黑娃在这群孩子中成了王,但是他却对鹿兆鹏产生了崇敬。兆鹏读书多,对他好,并且还将冰糖这样的罕物送给她,这样,“冰糖”就成了他们之间的友谊的纽带。正是由于对兆鹏的崇敬,所以他才能在兆鹏的领导下烧粮仓、闹革命,并且引起改变了他的命运。

    由于他的一种与生俱来的叛逆,所以他见到冰糖“无可比拟的甜滋滋的味道使他浑身颤抖起来,竟然哇地一声哭了”,当兆鹏再次将水晶饼这样在乡下少见的罕物给他时,他反倒“咬一咬牙”“把水晶饼扔到路边的草丛里去了。”

    黑娃领着鹿兆鹏和白孝文去河滩砍柳树股儿,他们却到庄场看牲畜交配。这使得他们被先生责罚,被家长毒打。随后,在白嘉轩的执意要求下,黑娃又回到了学堂。白嘉轩想让黑娃以后可以“知书达理。当兆鹏兄弟和孝文相继去白鹿书院求学,他终于“扛起板凳”,离开了学堂。

    假如黑娃继续上学,可能关于他的故事就不会再出现,正是由于他在文化知识上的缺陷使他少了封建宗法制的束缚,多了一份自由,多了反抗。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就注定了他要和中国革命的大时代联系起来。

    1、造成黑娃悲剧的真正原因

    黑娃是《白鹿原》中一个贯穿始终

  • 朱先生是白嘉轩姐夫,书中最具智慧的人。自幼苦读,昼夜吟诵,孤守书案,饱学儒雅,淡泊名利,慧眼看世。每次众人遇事疑难不能决,朱先生只用几句话就能点醒。

    1、朱先生的原型-关中才子牛兆濂

    事实上,小说《白鹿原》中的朱先生是有原型的,那就是关学最后一位传人、关中才子——牛兆濂。

    关于牛才子,“百度百科”中有个极其简单的介绍:牛兆濂(1867年~1937年),字梦周,号蓝川。西安市蓝田县人,清末关中大儒。幼年过目成诵,后拜三原著名理学大师贺瑞麟门下,光绪十年(1884年)肄业于关中书院,光绪十二年(1886年)补廪膳生员,并被聘为塾师。

    曾讲学于蓝田芸阁书院、三原清麓书院,后人尊称蓝川先生。辛亥革命后以遗民自居。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不久病逝。牛兆濂著有《吕氏遗书辑略》4卷、《芸阁礼记传》16卷、《近思录类编》14卷等,又曾主纂《续修蓝田县志》。从这样简单的文字介绍来看,牛才子是个学者,是个老师,在关中大地上,他颇有名气,学界称他是关学最后一位传人,民间有人甚至称他为“半仙”。

    记者在网上看到这样几个小故事,称牛才子天文地理、医卜星相无所不通,是诸葛亮式的人物,因看破红尘不愿出山,在蓝田县过着躬耕生活,因此人们又叫他牛布衣。谁的牛丢了,谁家鸡丢了,只要去问他,他准能告诉牛在哪儿、鸡在哪儿,一般都是问后随口就答,失主果真能按照牛才子的指点寻到牛或者鸡。

    而在陈忠实小说《白鹿原》中,也有类似的片段,书中这样写道:传说朱先生在当地村民心目中是“神”,能预测天象,预测农作物收成,也能推测出谁家走丢的小孩,谁家丢失的牛去了哪里,但朱先生自己从不曾承认自己是神,还开玩笑说:“哦,看

  • 白灵是小说《白鹿原》中的角色。白嘉轩之女,幼时顽劣异常,却极聪慧,性子又刚烈,为进城求学,不惜刀横在脖子上,逼父亲让步。一心一意追随革命,却死于自己人的肃反中。与鹿兆鹏相爱并有一女。

    一、白灵的形象分析

    《白鹿原》是文学史上的制高点,在书中通过构建一个具备乡土气息的环境,将20世纪的历史变革进行演示。其中在书中塑造了多种生活在男权宗法世界之中的女性,并从多个角度概述了女性的血泪史,这不仅表现出了作者对当时社会中女性生存的关注,并且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反思,是对女权主义的理想呼唤。其中白灵是白鹿原上最为典型的形象,同样也是女性叛逆者的主要代表,她的出现如一抹朝霞照亮了久受思想摧残的白鹿原,为阴暗的世界带来光明。

    1、白灵形象之一――对现实世界的反抗

    在《白鹿原》中白灵所表现出的对现实世界的反抗体现在爱情至上,从整体角度分析,白灵是一位有着新思想与新智慧的新时代女性,在传统婚姻面前她表现出的果断与坚定在当时社会中被看作叛逆。白灵的爱情观是构建在心灵层面的,并非来自于伦理道德与金钱,与其他女性人物不同,白灵在爱与不爱、选择与不选择之间毫不含糊地选择了自己的婚姻道路,此外,与鹿兆鹏不同的是,白灵并非利用逃避的方式反抗父亲给予的婚姻压力,而是利用果断拒绝的方式,将属于自己的婚姻把握在自己的手里[1]。

    此外,在《白鹿原》中作者所描述的白灵具有反抗性,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对不公平社会秩序的反抗,在国共第一次合作的时候,白灵与自己的爱人鹿兆海采取抛硬币的方式选择自己的政治选择,白灵选择了国民党,鹿兆海选择了共产党,但是国共分裂以后,国民党的部分行为刺激到了白灵,在认清现实之后白灵选择了共产党。其中白灵在选择共产党的时候不仅展现出了一种政治觉悟,并且是不掺杂个人情感的一种行为[2]。在《白鹿原》中朱先生不

  • 白孝文是作家陈忠实的经典作品《白鹿原》里的一个人物,他是小说主人公白嘉轩的大儿子,小名叫马驹。他是虚伪、无耻、阴毒的,是作者在性格刻画上最具有深度的人物。

    作者抓住了他内在心理的演变,刻画的栩栩如生。而促使他心理变化的重要因素,是传统伦理和个人情欲之间的冲突。这个人从宗族的样板转变到投机革命的阴谋家,最终走向邪恶,他扭曲的人性一步一步的形成。

    小说结束时这个人物的身份是滋水县新中国的第一任县长。

    一、从白孝文看《白鹿原》

    宗法势力和政治势力,激进思潮和落后保守,交融并斗争在这块生生不息的白鹿原上。作为各种矛盾势力的交汇点,白孝文这个关节人物融汇了陈忠实最复杂的思索。由宗法代言人到宗法叛逆者,中和了封建性与叛逆性的角色,融合了保守与激进两种因素,最终登上政治舞台,享有了政治果实。

    (1)由宗法代言人到宗法叛逆者

    幼年白孝文像是一个“凛然正经八百”的白嘉轩的翻版,在白嘉轩和白孝文两个人物形象身上,他们各有其独立性,又是一个统一的整体。[2]这个未来族长的候选人在整个孩童时代就不曾背离过宗法所划定的方向。

    16岁新婚,忽然发现了身体的秘密,疯狂的欲望生长又被打压。似乎还不是污点。“受礼教秩序规范约束,几乎从一开始就表现为冲突,而每次冲突都以人性的被扭曲而告终”。直到被鹿子霖、田小娥共同陷害,族长继承人形象轰然倒塌,一个形象的毁灭带来另一个形象的新生,而这个新生的形象显然开始脱离以白嘉轩为代表的宗法势力的笼罩,作为一个独立的,更加丰富的形象出现。

    作品中两次描写执行族法刺刷打四十,似乎是对照。白孝文先后作为执行者和受刑者,命运从此突转。从受刑到分家,到饥荒袭来卖田买粮,到染上烟瘾变卖家产,最后饿死妻子,

  • 白嘉轩,陈忠实先生代表作《白鹿原》中的重要人物。书中的主要情节大多是围绕他展开的。

    一、从传统文化的视野看《白鹿原》中白嘉轩

    在小说《白鹿原》中,白嘉轩是一个从历史文化背景中走出来的族长形象。作为白鹿两家无可争议的族长,白嘉轩是统领全书的核心人物。他具有十分丰富的人格特征、深刻的思想内涵和丰厚的审美价值,我们从传统的修身、齐家、治国等文化概念来解析他的悲剧的一生。

    白嘉轩的修身

    中国社会绵延几千年的儒家传统道德的核心是仁、义。白嘉轩作为白鹿两姓的族长。虽然并没有潜心研习过朱理学,也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儒家的伦理道德,但他一生都在姐夫朱先生的指导下致力于做个好人。他所奉行的修身立命之本便是仁义道德,但是白嘉轩伪善和“忍”的修身之本,多是蛊惑人心的一种手段。

    (一)白家对待长工鹿三一家的“仁义”

    白家对待长工鹿三一家是仁义的。麦收时打下头场麦子,先给鹿三灌:秋后轧下头一茬棉花,先称给鹿三用。遇到好年最,白秉德会慷慨地加二斗麦,让鹿三一家过个好年。白秉德出面掏钱为鹿三一手承办了婚事。临终时还交待白嘉轩看待好老三。白嘉轩与鹿子霖兴办学堂之后,不但把自己的两个儿子送进学堂读书,还为黑娃准备好学习用品,并包揽了一切花销。

    当一场异常的年馑降临到白鹿原,白嘉轩卖了青骡和犍牛以度饥馑,忠厚的鹿三惟恐白吃闲坐给白家增添负担,言辞恳切地请求辞工回家,而白嘉轩却说:“三哥你听着,从今往后你再甭提这个话。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我吃稠的你吃稠的,我吃稀的你也吃稀的:万一有一天断了顿揭不开锅了,咱弟兄们出门要饭搭个伙结个伴儿………‘没活儿干了你就歇着睡着。歇够了睡腻了你就逛去浪去

  • 《白鹿原》以白嘉轩为叙事核心,白鹿两家矛盾纠葛组织情节,以反映白嘉轩所代表的宗法家族制度及儒家伦理道德,在时代变迁与政治运动中的坚守与颓败为叙事线索,讲述了白鹿原村里两大家族白家和鹿家之间的故事。小说中出现的主要人物有34人,以下是白鹿原小说人物的关系。

    01白嘉轩 书中主人翁   老族长。娶7任老婆。朱先生为其赐字:“耕读传家”,

    02.白秉德 白嘉轩之父

    03.白赵氏 白嘉轩之母

    04.吴仙草 白嘉轩之妻 吴长贵五女儿

    05.白孝文 白嘉轩长子、小名马驹 与田小娥私通,被父亲逐出家门,后濒死之际被收容入保安团,从此仕途平坦,直至解放。解放后杀黑娃

    06.白孝武 白嘉轩次子、小名骡驹   经营药材,成为其兄之后的族长。

    07.白孝义 白嘉轩三子、小名牛犊

    08.白 灵 白嘉轩长女、仙草第八胎所生

    09.朱先生 白嘉轩大姐夫、才子、白鹿书院老师 ,统领八位老儒编撰县志。

    10 皮匠 白嘉轩二姐夫(二姐碧霞)

    11.鹿 三 白嘉轩家长工 ,白灵干爸

    12.黑 娃 鹿三长子学名鹿兆谦   被朱先生赐字“好学为人”

    13.兔 娃 鹿三次子   送精三嫂

    14.鹿泰恒 白秉德同辈鹿氏门人

    15.鹿子霖 鹿泰恒之子   历任各时期白鹿镇政治首领,钻营,好色,后疯癫而死

    16.鹿兆鹏 鹿子霖长子   白灵丈夫 共产党员,策动国民党起义,和平进入新中国,后在新疆失联

    17.鹿兆海 鹿子霖次子   爱慕白灵,终生未娶,后与共产党战死

    18.冷先生 白鹿镇

《白鹿原》介绍
白鹿原

书名:白鹿原

作者:陈忠实

国家:中国

出版日期:1993年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