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灯塔去》读书笔记

作者:弗吉尼亚·伍尔芙

《到灯塔去》小说导读

《到灯塔去》是伍尔芙最完美的一部作品,它对文学史的贡献是卓越而深远的。小说无论是创作视角还是心理描写,亦或是意识流手法,都极具艺术色彩,尤其是伍尔芙对于女性气质的理解以及对性别意识的见解,也成为她创作的思想内核。 [2] 小说通过对代表女性气质的拉姆齐夫人和代表男性气质的哲学家拉姆齐先生对立的性格刻画,旨在展现男女两性气质二元对立的现状,并试图为他们所代表的两种不同的生活原则寻找一条和谐与统一的途径。Q猪推出《到灯塔去》读书笔记,欢迎阅读

到灯塔去故事梗概

  • 《到灯塔去》是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于1927年创作的长篇小说,小说以到灯塔去为贯穿全书的中心线索,写了拉姆齐一家人和几位客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的片段生活经历。拉姆齐先生的幼子詹姆斯想去灯塔,但却由于天气不好而未能如愿。后大战爆发,拉姆齐一家历经沧桑。

    战后,拉姆齐先生携带一双儿女乘舟出海,终于到达灯塔。而坐在岸边画画的莉丽?布里斯科也正好在拉姆齐一家到达灯塔的时候,在瞬间的感悟中,向画幅中央落下一笔,终于画出了多年萦回心头的幻象,从而超越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

    拉姆齐先生

    小说中的拉姆齐先生正是伍尔芙父亲的原型,二人有着极多的相似之处。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在家庭中有着绝对的权力和地位。拉姆齐先生是一位现实、严谨的哲学家。他崇尚理性思考,痛恨幻想夸张。伍尔芙用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和钢琴的键盘来象征拉姆齐先生那种直线型的思维方式。

    这种思维模式使他难以看到事物的整体,结果导致他身陷智慧的泥沼,无法将事业开拓推进。在妻子看来,拉姆奇先生“对于平凡的琐事,生来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置一词;但对于不平凡的事情,他的目光像兀鹰一般敏锐。”“他的目光并不去注视他的妻子正在仔细察看的花朵,”当他举目注视时,他看到的只是红色或褐色的某个东西。他在窗外平台上来回踱步的形象表现了他对自己在学术上停滞不前感到焦虑不安。小说中几次出现“贫瘠、光秃”“黄铜的鸟嘴”“渴血的弯刀”等意象来象征拉姆奇先生强烈的自我意识与他自私的个性。

    拉姆齐先生试图凭借理性与逻辑来解释和处理世上的一切。他在现实生活中,对任何事实都顶礼膜拜,从不肯为让他人感到愉快而改变一句不中听的话。拉姆

到灯塔去摘抄

  • 1、夕阳西下,清晰的轮廓消失了,寂静像雾霭一般袅袅上升、弥漫扩散,风停树静,整个世界松弛地摇晃着躺下来安睡了...--伍尔夫《到灯塔去》

    2、她面对着一望无际的蔚蓝色的大海;那灰白色的灯塔,矗立在远处朦胧的烟光雾色之中;在右边,视力所及之处,是那披覆着野草的绿色沙丘,它在海水的激荡下渐渐崩塌,形成一道道柔和、低回的皱折;那夹带泥沙的海水,好像不停地向杳无人烟仙乡梦国奔流。--伍尔夫《到灯塔去》

    3、这时她用不着顾忌任何人,她可以独处,可以处于自然状态。这正是现在她常常感到需要的——思考;哦,甚至连思考也不要。只要静默;独自一人,一切外扩的、绚丽的、语言的存在和行为都消失了;人怀着庄严感缩回自我,一个楔形的隐秘的内核,是别人所看不见的。尽管她直挺挺地坐着,仍继续在织袜子,但正是这样她感受到了自我;而这个摆脱了一切身外附属之物的自我可以自由地从事最奇特的冒险。当生活的活跃程度暂时减低时,体验的领域显得无边无涯。--伍尔夫《到灯塔去》

    4、一个人并不是经常找到休息的机会,只有作为人的自我,作为一个楔形的内核,才能获得休息。抛弃了外表的个性,你就抛弃了那些烦恼、匆忙、骚动;当一切都集中到这种和平、安宁、永恒的境界之中,于是某种战胜了生活的凯旋的欢呼,就升腾到她的唇边。--伍尔夫《到灯塔去》

    5、没有理性、秩序、正义;只有痛苦、死亡、贫穷。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什么卑鄙无耻的背信弃义行为,都会发生。她也知道,世界上没有持久不衰的幸福。--伍尔夫《到灯塔去》

    6、她是惊人的美。但美并不是一切。美有它的不利因素——它来得太轻易,它来得太完整。它使生命静止了——凝固了。它使人忘记了那些小小的内心骚动;兴奋的红晕、失望的苍白、一些奇

到灯塔去读后感

  • 《到灯塔去》通常被认为是英国著名小说家弗吉尼亚.伍尔夫最出色的一部长篇小说。一方面与过去诗化的《雅各的房间》和结构过于精细的《达洛威夫人》相比,其意识流手法的运用达到了顶峰。另一方面与由于性别的替换而显得过于夸张的《奥兰多传》相比,她在探求两性差异与两性关系及对人生价值的追问方面则更加重视和深刻。

    同时作为女权主义者的先驱,伍尔夫在这部作品中又很完满地体现了其女权主义思想。但伍尔夫不是激进的女权主义者,她呈现两性的对立与差异,探求人生价值的目的是为了追求一种合理的两性关系,其创作抛开了狭隘的性别主义偏见,在承认两性差异的基础上,把两性差异进行了完美的整合,从而实现了一种和谐的两性关系,达到了“双性同体”。

    她认为:“两性之间最自然的就是合作。”(《一间自己的屋子》,P120)“双性同体”是一种文化而非生理的定义,是对两性特征的尊重,消解了男女两性等级森严的二元对立,在不放弃两性差异的同时,建立了一种新型的两性关系。在这种理想境界中,“每个人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呈现其鲜活生动永无止境的存在”。

    (《到灯塔去》,P12)她极力主张摆脱父权制社会对女性在生活与事业上的束缚,以一种全新的视角来重新审视女性文学的发展。她指出:父权制社会中的男女关系呈现二元等级对立状态,女性对于维护男性的性别角色起到了重要作用;男女之间的二元等级对立并不能真正促进人类的发展,只有由双性同体所代表的两性融合才是男女两性和谐相处与发展的关键。

    在小说《到灯塔去》中,伍尔夫除了刻画了代表女性力量的拉姆齐夫人和代表男性力量的哲学家拉姆齐先生两位人物外,另外一位则是代表两性和谐融合的画家莉丽.布里斯科。本文以女性主义文学批评为理论框架,深入剖析了该小

  • 《到灯塔去》是英国著名女作者伍尔夫的经典作品之一,虽然文中的叙事情节和人物刻画均相对简单,但作者的对于男女之间微妙关系的探索及其出类拔萃的艺术创造水准在当时引起了众多的评论家的广泛关注,他们或者是对书中展现出的意识流进行分析,或探索书中隐含的对女性的赞美,从心理学视角对此文本进行解释的不乏其人。

    通过仔细阅读原著并加以揣摩后,我们可以很容易分析出,文章以“到灯塔去”这个主题为开始,为生动具象化展现詹姆斯和其父亲拉姆齐先生之间的斗争做铺垫以及衬托,在此过程中是詹姆斯内心俄狄浦斯情结暴露无遗,后文中以“到灯塔去”结尾,是詹姆斯和其父亲共同努力,摆脱自身内心的阴暗而相互理解并最终得到和解,展示无人性的光辉。通过抽丝剥茧地分析詹姆斯的恋母情结,我们可以从一个赞新的视角来重新理解《到灯塔去》的含义及这篇著作的行文结构,可以大大丰富我们对此作品的理解和反思。

    整个《到灯塔去》主要内容是由“窗”、“时间流逝”和“灯塔”这三部分组成的。书中主要描述的世界大战前期的某一个夏天,拉姆齐先生要带领全家去苏格兰的赫布利兹岛上度假游玩,并描写家人对这次游玩的态度,从侧面烘托出不同家人的性格特点,在游玩的过程中,拉姆齐先生的小儿子产生了到和度假游玩小岛相距不远的一座灯塔上观光的意图,但是由于天气不佳,詹姆斯最终没有达成他的愿望。

    十年之后,带着对已过世的拉姆齐夫人的怀念,拉姆齐先生带着子女们再次游览赫布利兹岛时,在家人的同心协力下,他们一起到达了灯塔的故事。《到灯塔去》中的詹姆斯具有典型的恋母情节:对母亲有一种依恋爱慕的情节,内心把母亲人为是自己的所有物,并想独自拥有母亲的所有权,因而视父亲为争夺此所有物的敌人。

  • 《到灯塔去》是英国女性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的意识流杰作。莉丽在小说中是位画家,在小说中,莉丽努力去通过绘画的画笔与色彩来改变对世界的看法,似乎只有通过绘画的美感才能找到自我的真实世界。小说中莉丽是位画家,置身于拉姆齐家的庞大客人体系中,她总是被其他客人所忽略,然而对于读者来说,莉丽这个角色却是相当重要的,同时亦是相当有重要意义的。

    伍尔夫在创作这个角色时是想挖掘出女权主义与美感的真谛。在小说的结尾部分,莉丽继续并完成了她最初未完成的画作。这个情节与拉姆齐先生的最后旅程是相一致、相呼应的。在这种一致的背后,代表着他们各自内心的希望与探索。莉丽的画作最终代表着小说的艺术真谛。

    在莉丽的内心深处,对于她自己的画作,她始终带着犹豫与不安。我们可以看到她特殊的性格,甚至她的自我矛盾。因此,她只能选择单身,虽然她极其敬佩拉姆齐太太,因为拉姆齐太太能将全部的爱献给丈夫和家庭。对于莉丽来说,虽然拉姆齐太太内心有希望,但她却无法改变维多利亚时期的男权制社会。

    与拉姆齐一家居住在一起,同时又面对着男性主导的家庭细节,莉丽能理解女性的两难与矛盾。她将全部精力放在她的画作上,在她的画作上既显现出她对拉姆齐太太的爱,同时亦显现出对拉姆齐太太无私奉献的敬佩。从她的绘画艺术中,我们可以看出莉丽对女性的关爱。莉丽对拉姆齐太太的感情再一次体现出小说情景中对女性的心理分析。

    “雌雄同体”观是伍尔夫“以其女性小说家特有的直觉、细腻和机敏密切注视着妇女的辛酸历史和不平等的社会地位,力图用女性眼光、视角和笔触重塑女性形象,提出了男女双性同体(“雌雄同体”观)的重要思想。

    “雌雄同体”观与生态女权主义是相辅相成,互相依托的。&ldquo

  • 《到灯塔去》是伍尔夫的经典作品之一,虽然故事情节简单,但作者非凡的艺术创造力吸引了众多的批评家,他们或对书中的意识流进行分析,或探索书中暗含的对女性的赞歌,当然也不乏有人从心理学角度对此文本进行阐释。通过仔细阅读文本,我们不难发现,“到灯塔去”这个事件事实上展现了詹姆斯和父亲之间的斗争,是詹姆斯内心俄狄浦斯情结的具体体现。通过分析詹姆斯的俄狄浦斯情结,我们可以从一个新的角度来解读《到灯塔去》及其结构,这可以丰富我们对此作品的理解。

    《到灯塔去》由三个部分组成:“窗”、“时间流逝”以及“灯塔”。书中描述的是拉姆齐一家在一战前的一个夏天和朋友们到苏格兰的赫布利兹岛上度假,拉姆齐先生的小儿子詹姆斯萌生了游览不远处的一座灯塔的愿望。但是由于天气原因,詹姆斯未能实现他的愿望。

    十年之后,拉姆齐先生带着子女故地重游,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他们一起到达了灯塔。伍尔夫在“窗”和“灯塔”这两部分着墨较多,分别讲述了在一个傍晚和一个早上所发生的事情,然而在“时间流逝”这个部分她用短短十四页把十年中发生的事情一笔带过。伍尔夫这样的安排的确让人有些匪夷所思;然而,如果我们明白“到灯塔去”这个事件其实讲述的是詹姆斯和父亲之间的斗争的话,我们便会豁然开朗。

    詹姆斯是弗洛伊德理论下一个典型的具有俄狄浦斯情结的案例;弗洛伊德认为男孩对母亲有一种依恋之爱,视母亲为自己的所有物,想独自拥有母亲;而视父亲为争夺此所有物的敌人。这场争夺拉姆齐夫人的斗争必然在詹姆斯与父亲之间进行,因此,詹姆斯与拉姆齐先生一直贯穿事件的始终。

    “小说的第一部分和第三

到灯塔去写作背景

  • 《到灯塔去》(1927)是伍尔夫艺术创作成熟时期的佳作,充分体现了她的文学创作观与艺术表达手法。通过解析伍尔夫创作该小说时运用的心理分析的相关理论,读者能对这部小说有更深的理解与阐释。

    一、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理论

    20世纪初,西方文学产生了重大变革,现代主义文学以势不可挡的势头向传统的现实主义文学与自然主义文学发起了挑战。除了政治、经济、科学等各方面的快速发展,哲学领域里,奥地利精神病学家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理论,引导文学家在小说理论研究和实践创作中深入挖掘潜意识和无意识领域,直接影响了意识流小说的产生与发展。

    他指出,以前人们总以为“心理的就是意识的”,殊不知,“意识的心理过程仅仅是整个心灵的分离的部分和动作”,在意识的底部还有一个更为广阔的领域。他在《梦的解析》中总结道,“无意识是精神生活的一般基础。无意识是个较大的圆圈,它包括了‘意识’这个小圆圈;每一个意识都具有一种无意识的原始阶段;而无意识虽然也许停留在那个原始阶段上,但却具有完全的精神功能,无意识乃是真正的‘精神实质’。”

    他对无意识领域的阐释,导致了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心理学转向,进而开始真实地呈现人的意识流动与心理世界。他认为文学与艺术创造纯粹是心理活动,并且这种心理活动是由人的无意识所支配制约的。弗洛伊德的无意识理论的意义远远超出心理学的范畴,对文学乃至艺术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弗洛伊德曾就作家的创作提出过,过去的经历是素材的来源,一般会为作品的主体内容打下基础;现在的某些场合会激发灵感,触发作者的创作思路甚至产生幻想;未来的场景是一种对未知的期许,最终成为作品的核心要旨。这种创作情形在心理小说和自传性作

小说《到灯塔去》介绍
到灯塔去

书名:到灯塔去

作者:弗吉尼亚·伍尔芙

国家:英国

出版日期:1927年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