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野蛮人》读书笔记

作者:J.M.库切

《等待野蛮人》小说导读

《等待野蛮人》是南非作家J.M.库切发表于1980年的作品,是一部政治恐怖小说,帝国边境的行政长官鬼使神差地爱上了野蛮人部落的姑娘。和《洛丽塔》一样,库切同样把未成年少女像条鱼一样,放在好色的老男人的砧板上。但在库切笔下,它并非只是老男少女的性爱故事,他的目光更多地锁定于政治生活和文明进程中的伦理障碍——国家、种族、文化背景和意识形态。贸然超过这些界限就如同打开一扇恐怖之门。Q猪推出《等待野蛮人》读书笔记,欢迎阅读

等待野蛮人故事梗概

  • 不具名的叙述人,是帝国的老年文官,他驻守边关,爱好有点文雅,部分行为别具一格,比如说,他向往挖掘古物,并确实挖了一些。

    这帝国,也是不具名的帝国,它在小说开始时,即进入了紧张状态。

    首都派来军官,整肃边境事物。军官带着墨镜,冷酷专断,下令捕捉国境外的土著渔夫,指称他们是野蛮人,说他们欲与帝国为敌,使他们游街示众,将他们打入监牢,再施以酷刑。

    老文官看呆,尽管觉得军官所作所为不妥,但无意于抗命,事态继续发展,一个被毁掉了眼睛的“野蛮少女”被放出监牢,流浪于街头巷尾,帝国男人间或与之交媾,后来她被老文官收留,与其发生出一种不确定的,难以名状的关系。

    这时,身体上的动静取代了帝国的动静,老文官和少女的床上举动缓慢地弥漫在小说中,其中糅合了衰颓、油光发亮、懵懂、听之任之等声色元素。但没有交媾。

    时间转入冬末春初,军官已经撤回以准备后续的工作,老文官开始发生奇妙冲动,要出国境去追寻野蛮人,从而把这盲目少女归还,使她回归到她本身的族类中。此时小说进入据说文笔(英文)精彩纷呈的第三章。

    第三章末,老文官遇到了骑马的野蛮人,将少女送还前问她是否愿意不回故乡,少女却似乎置若罔闻般一往无前地消失了。此前,老人终于在荒郊野外与她完成了交媾。

    这是一个转折点,老文官由此,具有了洗脱不掉的污名。

    第四章以后,首都的军官再度来到,责令老文官玩忽职守之余,还说其通敌叛国,理由是:老文官和一个蛮族女子私通,继而竟然越出国门,去给将要攻击帝国的野蛮人们通风报信。

    对这双重罪名,老文官难辨清白,遂身陷囹圄。

    但他不久即掏出了开关牢房的钥匙,得以在牢房和街巷上游走,以一种莫名其妙的自由姿态,在弥漫着残酷气氛的帝国边陲踌躇和彳

等待野蛮人摘抄

  • 1、这不是我梦里所见。就像如今经历的许多事情让我感到很麻木;就像一个迷路很久的人,却还硬着头皮沿着这条可能走向乌有之乡的路一直走下去。--南非作家库切《耻》

    2、每个男人都可以为一个女人而忘乎所以。--南非作家库切《耻》

    3、说真的,人不是为独处而生的!--南非作家库切《耻》

    4、痛就是真相;所有其他的人都值得怀疑。--南非作家库切《耻》

    5、说真的,这个世界应该属于歌唱者和舞蹈者!痛苦微不足道;郁闷有什么用呢,悔恨全是虚空!--南非作家库切《耻》

    6、一个活着的身体,只有当它完好无损时才有可能产生正义的思维,当这身体的脑袋被挡住,喉咙里被插进管子灌入一品脱盐水弄得咳嗽不止,呕不出东西,又连遭鞭笞时,它很快就会忘记一切思维而变得一片空白。--南非作家库切《耻》

    7、所有这些人在温暖的夏夜发出的噪声,不会因为某处有某人在叫喊而停止的。--南非作家库切《耻》

    8、男人也许会离家逃出几百英里,但在一天之内就会为了食物和温暖而赶回来。--南非作家库切《耻》

    9、我崇仰和平,不管是付出何等代价的和平。--南非作家库切《耻》

    10、不可在下级面前贬低上级,正如不可在孩子面前贬低父亲,但对这个人,我的心里毫无敬意和忠诚。--南非作家库切《耻》

    11、如果一开始我就知道如何用这种无拘无束的诨话跟她开玩笑,我们之间可能会有更多的温情。但我就像个傻瓜一样,没有给她欢快而只是给她沉郁的压抑。--南非作家库切《耻》

    12、非常高兴自己又可以独自呆在一个谙熟而习惯的世界里--南非作家库切《耻》

    13、我注意到,她喜欢事实,注重务实的格言;没有什么想入非非的念头,也不会追问和窥探什么。--南非作家库切《耻》

等待野蛮人读后感

  • 与其说这是一部政治恐怖小说,不如说这是一部文明沉思录。在那个刑法严酷又自诩为“文明”的虚构帝国中,只有主人公“我”良心未泯,目光清澈,保持着对帝国局势一定程度的理性和道德自觉,甚至以血肉之躯和整个城邦作战。他清楚地意识到:帝国一方面处心积虑地追捕宿敌,另一方面则以灾难滋养着自己的想象。

    而帝国的假想敌手野蛮人在书中只是一群质朴的游牧民族,却被帝国视为安全的妨害,不惜斩尽杀绝。库切冷峻空灵的叙事仿佛一把尖刀插入了历史的腹地,挑开几千年来人类“文明”中最恶劣、最荒谬、最错乱的毒瘤:当人类打着正义的旗号,为文明开拓疆场时,往往采用的是残忍血腥、丧失人性的手段;并且通常因为这种手段附加在的是一个被预定、假想为邪恶和野蛮的集体而有了自欺欺人的“高尚性”。

    由于大多数人都无法跳出自我的局限,他只能为所属的民族、国家、制度法则效忠,而视其余为异端;所以真相往往不属于那些像“我”一样的“宽容的欢爱制造者”,而是乔尔上校那样冷冰冰血淋淋的暴君,是后者顽强地缔造了帝国大厦,并率领它的子民向软弱的异端开炮,踩着他们的尸体沐浴“文明”的荣光。库切想告诉我们的其实是:在过往的人类史上,强权的实施比道德的评审有力得多,文明史无非一部强权史;而人类正硬着头皮沿着这条黑暗的文明之路走下去,通向未知的境地。

    全书中间部分另一条清晰的线索是“我”与野蛮盲女的情感纠葛。库切又一次展现了他娴熟剔透的性爱描写,且在这部小说中不仅仅作为男性性心理的自白而具有更深的寓意。“我”这个帝国的地方行政长官,年老体衰,挣扎在效忠帝国和听命良心的矛盾中,面对着一个

  • 现代西方社会有把文明与法律连在一起的传统。西方的主流历史学家经常把他们的社会跟法律和文明联在一块,并把这作为与“野蛮社会”相区分的标志。“野蛮社会”被认为是非法的、未开化的。这种观点赋予了西方把文明——以法律和秩序的形式——撒播到世界其他地方的幻想,其结果是以武力的方式把西方的秩序原则强加给其他社会。毫无疑问殖民主义把现代化带到了很多非西方社会,但这是建立在给殖民地人民的权利和生活造成巨大创伤的基础上的。一些西方理想主义者为了推行文明和秩序观念所要求的物质化而不择手段——包括极端暴力的手段。尽管这些暴力因其制度化、合理化的优点而被掩盖,似乎“文明的”或理想的——是在法律推动下用以维持秩序的手段,不管是在殖民地还是在大都市。

    “文明”,换句话说,有两张面孔——既具有创造性又具有破坏性,既慈善又恶毒.而用拉康的话来说,文明是一个内心埋藏着猥亵的好父亲。

    在《等待野蛮人》中,文明和法律在两组人的身上得以呈现:一个是叙述者,帝国前哨的一位行政长官;另一个是乔尔上校和迈德尔,以折磨所谓的“帝国敌人”野蛮人来“执行正义”的人。同为帝国秩序的维护者,他们应该互相尊重才对,而且也同样应该遵守帝国的法律,然后事实并非如此。不仅老行政长官与乔尔等人之间存在矛盾,而且他们与帝国之间也存在着很大的矛盾。

    尽管老行政长官承认乔尔和曼德尔也有执行法律的权力,但他们残酷至极的执行法律的方式令他无法理解,也不明白身为人,如何能做出那般残忍的行为。所以他逼问迈德尔下列问题:

    &l

  • 库切的关注点并非在于故事情节的叙述上,而在于对文明世界的价值观进行质疑,重新审视人类文明的价值理念。书名“‘等待野蛮人’跟‘等待戈多’不同,这种‘等待’不仅是一种精神折磨,而且带有灵魂追问的深意”。学界认为“库切作为流散身份的作家,他的作品充满了帝国和殖民话语的思考”。

    而其中,《等待野蛮人》“体现了作者对后殖民社会深入骨髓的理解”。谈及后殖民主义,就不得不提及后殖民理论的开拓者萨义德、福柯的权力与话语理论对萨义德的后殖民理论有着极大的影响,萨义德正是在这一理论基础上拓展了殖民话语,在萨义德看来,殖民话语正是西方(殖民者)统治和控制东方(被殖民者)的权力工具。库切在他的长篇小说《等待野蛮人》中充分展现了这一理论。

    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作家,库切在他的作品中往往流露出批判不公的现实及同情和关注弱者的情感,应该说,库切是深信文学作品的社会革命作用的。相信库切在他的作品中并不满足于揭示东西方(或殖民者和被殖民者)之间的不对等关系,而是寄希望于利用文学创作从多个角度对权威话语进行颠覆和解构。在《等待野蛮人》中,库切不仅揭示了帝国对野蛮人形象的虚构性,而且还以种种形式对帝国权威进行颠覆和反抗。

    英国批判家艾勒克·博埃默说:他者化是“殖民主义按照所谓文明的需要对他者进行的建构,是用来证明他对本地人的剥夺的合理性的”。在《等待野蛮人》中,他者化主要是通过话语建构和酷刑的实行来实现的。

    库切巧妙地应用帝国这一具有广泛指涉的概念旨在强调整个人类历史的变更交替,可谓意义深刻、视野开阔。帝国处心积虑地编造出自己的假想敌:野蛮人。帝国把野蛮人想象成不安

等待野蛮人写作背景

  • 在当代南非文坛,由于种族隔离这一特殊性问题的存在,一直存在着一个激烈的争论:那就是南非作家的首要任务是不是要通过创作来与种族歧视、压迫和不公正进行斗争。以戈迪默为首的一批作家和文学评论家坚持认为文学应走社会现实主义的道路,他们认为,有没有准确地反映南非的现实,是衡量作品价值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准,并且进而提出如果文学是用来准确反映南非人民的生活的,那么文学就无法避开政治。

    这样,作家的作用就相当于社会斗争中的文化战士。与此相反,像RandolphVigne和MartinTucker等一些文学评论家则认为,南非文学中频繁地出现南非现实社会中一些特殊的主题,诸如种族主义、暴力和压迫等,会使得文学的领地变得日益狭窄,他们对此感到深深的忧虑。

    1980年创作的《等待野蛮人》是库切第一部获得世界声誉的作品,也可以说是库切最成功的作品,曾经获得南非最高文学奖——中央新闻机构奖。有人评论说:“创造了一个松散地暗示着罗马帝国正处于崩溃的边缘,但无疑指向今天的南非的隐喻风景”。

    这一隐喻风景首先指向20世纪六七十年代秘密警察的暴力行为。1966年沃斯特政府通过了《刑律修正法》,1967年通过了《恐怖主义法》、1976年又通过了《国内安全法》。根据这些立法和已颁布的这类法律,警察有权不经司法程序就逮捕任何公民、将这些被捕者无限期关押、不许向外界透漏被捕者的情况。

    警察内部还设有一个安全部门,专门负责调查和打击反政府行为,并对反政府人士滥施酷刑。1977年8月,黑人觉醒运动的领导人比科(StephenBiko)被捕,不到一个月后死于狱中,尸检显示明显死于殴打,比科之死引起了外界普遍的关注和愤怒,又继而引发了一系列被警察殴打致死事件的曝光。这一事件加上1976年的索韦托事件,使得南非国

小说《等待野蛮人》介绍
等待野蛮人

书名:等待野蛮人

作者:J.M.库切

国家:南非

出版日期:1980年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