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鸾禧

作者:张爱玲

《鸿鸾禧》导读

《鸿鸾禧》是张爱玲的作品,写一个人家娶媳妇,新娘子叫邱玉清。婚礼过后,玉清的婆婆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看见的婚礼:“那天她所看见的结婚有一种一贯的感觉,而她儿子的喜事是小片小片的,不知为什么。”整个小说,读来就是这样一种淡淡的悲哀。

好书《鸿鸾禧》推荐理由

《鸿鸾禧》,写一个人家娶媳妇,新娘子叫邱玉清。《鸿鸾禧》这篇小说有点喜剧色彩,此前的《琉璃瓦》,此后的《五四遗事》《相见欢》,也有那么一点。但这些小说,我们读起来却有不同程度的苦涩滋味。尤其是《鸿鸾禧》,写的虽然是件喜事,但完全是悲的味道。刚才说的《留情》里没有什么“情”,同样《鸿鸾禧》里也没有什么“禧”。

婚礼过后,玉清的婆婆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看见的婚礼:“那天她所看见的结婚有一种一贯的感觉,而她儿子的喜事是小片小片的,不知为什么。”整个小说,读来就是这样一种淡淡的悲哀。这种悲喜交集,正反映了作者的两种视点。鲁迅说过:“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这句话里隐含一层意思:悲剧是以“人生”“有价值”为前提,喜剧是以“人生”“无价值”为前提。

  进一步说,悲倒是人间视点的体现,因为觉得它有价值,才有悲凉的感觉;而喜剧呢,倒是非人间的视点的体现,看出它的可笑之处,它的无价值之处。悲剧和喜剧关键并不在于结局如何,或者说不仅仅在于结局如何,而在于你是怎么看法,在于是用两种完全不同的眼光去看.

《鸿鸾禧》故事梗概

  • 娄太太是《鸿鸾禧》绝对的主角,这毋庸置疑,作者大展身手对其浓墨重彩自不必多说。娄嚣伯呢,戏份虽不足以和娄太太相抗衡,然而当个第一男配角还是绰绰有余的。玉清呢,作为这场婚礼的新娘,当然是女二号了。二乔四美这两个小姑子呢,并列为女三号吧。大陆呢尽管是新郎,然则自始自终似乎并没有他多少事,那就暂且撂下不管了。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人,想必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留意到。那就是棠倩和梨倩,玉清的五个表妹中的其中两位,在玉清和大陆的婚礼上露过一面的。比起路人甲呢,是多了那么几场戏,这样的话,姑且认作是女四号吧,也是并列的。

    然而就在这两个配角中的配角身上,我居然看到了主角身上才会散发出的苍凉意味。这便是张爱玲在处理人物上的高明之处。一般的故事里面,主角就是主角,配角就是配角,二者处于一个绝对的对立面,不存在相互串戏的情况。而到了张爱玲笔下,那就完全不一样了。主角配角是可以来回切换的,换言之,没有绝对的主角,也没有绝对的配角。或许整篇故事的前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主角的戏,可一旦来到了这最后的百分之一,不好意思,那就是我的地盘我做主了。那一刻,原本藏在各个角落里的配角们,如雨后春笋一般,一个个全都冒了出来,摇身一变,成为百分之一的主角。

    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基本上都是一潭死水,起床、吃饭、上班、下班、睡觉,日子一眼都能望得到头。故事里的棠倩和梨倩跟我们一样,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两个人女孩子,可谁曾想到,有朝一日,她们竟然也能当一回女主角,尽管只有那短短的一瞬。

    梨倩是妹妹,近来新做了一件旗袍,原计划是在玉清婚礼当天穿的,好令在场的各位着实惊艳一把。不对,应该是令在场的所有有钱的未婚男子们惊艳一把。可是没想到,就在距离婚礼前两天的时候,天忽然下起雨来,紧接着温度骤降,一直持续到婚礼当天。她没办法脱掉罩在旗袍外面的旧大衣,为此她很是懊恼。那

《鸿鸾禧》读后感

  • 1、婚姻的悲情

    张爱玲的《鸿鸾禧》是以玉清与大陆操办喜事的过程来贯穿全文的,虽题目是“禧”,但故事实则是“悲”。从故事中我们不难看出玉清与娄太太她们各自身上背负的沉重的思想重负以及在物欲面前人性的扭曲。

    玉清出生于没落的贵族家庭,常年生活的物质匮乏让她的心中过度压抑,内心充满着自卑,身体变得瘦弱,内心变成冷漠。

    当玉清从常来压抑与贫穷的生活中解脱出来时,她发了疯似的用金钱来满足自己的物欲,虽然玉清是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新女性。但她依然逃脱不了在封建思想影响下的,一般女子的宿命。那就是女人要依附在有地位,有金钱的男人身上方才能显现出自己的价值。张爱玲《鸿鸾禧》婚姻的悲情

    从玉清的身上我不止一次看到她对于婚姻的冷漠,当然这种冷漠并不止表现于玉清一人身上,她的丈夫也一样。在婚礼即将举行前,他们两人依然像是有默契似的,都去买自己需要的东西,而不是去买婚礼需要的东西,甚至是连结婚的床都没有买,从中我们看出这所谓的婚姻在他们心中的分量有多重。各自都是把婚姻作为可以宣泄自己物欲的工具了,实在是可悲。

    从张爱玲种种的侧面描写来看玉清与大陆两人都是不爱对方的,这场婚姻只是各自家庭为了自身利益的联姻罢了。但最悲情的是玉清并没有反抗,虽对这场婚姻有点惆怅,但却并不排斥,她想用这种婚姻来改变自己窘境的目的,我们是可以清楚地看到的。

    但物质的满足真的可以带给玉清幸福吗?张爱玲把玉清的未来投射在了娄太太的身上。张爱玲用娄太太的悲情告诉我们,用婚姻来换取物欲,不仅不可能带来幸福,更可能会在这种“无爱”的婚姻下,变得更加的寂寞空虚,更加的歇斯底里,更加的人格扭曲。

    娄太太很明白这一点,她想逃脱这样的婚姻,这样的生活,但

《鸿鸾禧》写作背景

  • 《鸿鸾禧》是张爱玲的作品,写一个人家娶媳妇,新娘子叫邱玉清。婚礼过后,玉清的婆婆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看见的婚礼:“那天她所看见的结婚有一种一贯的感觉,而她儿子的喜事是小片小片的,不知为什么。”整个小说,读来就是这样一种淡淡的悲哀。

    婚礼,在中国原为“昏礼”,是汉人一生礼仪——冠婚丧祭——中的一种,是属于汉传统文化精粹之一,婚聘之礼甚至可以追溯到甲骨文。3000多年前的周朝就已经有一套完整的“婚聘六礼”,婚礼是嘉礼的一种,载于儒教圣经《仪礼·士昏礼》《礼记·昏义》中,并且在《开皇律》《唐律》《宋刑统》《大明律》等历朝法典中得到推广,还通过吉凶宾军嘉五礼的传播影响了朝鲜、日本、越南等汉文化圈国家。

    儒教婚礼仪式贯彻神道设教、天人合一的理念,对于婚姻、家庭的稳定、孝敬父母等传统的继承和发扬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正如《礼记》对贵族婚礼所做的规范化的表述: "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周易.序卦传》:“有男女然後有夫妇,有夫妇然後有父子。”所谓神道设教,是指在时间、服饰、仪式上都要象天法地。儒教婚礼中,祖先崇拜和巫术观念并存,巩固男女性别角色及其社会责任。

    西方的婚礼则是庄重严肃,《圣经》中说,在远古时代,男子向女子求婚所用证物就是指环。九世纪时,教皇尼古拉一世颁布法令,规定男方赠送婚戒给女方是正式求婚不可缺少的程序。新娘礼服的色彩代表着传统,也有其特定的含义,例如白色代表纯洁的童贞。

    由于古代欧洲一些国家是政教合一的国体,人们结婚必须到教堂接受神父或牧师的祈祷与祝福,这样才能算正式的合法婚

《鸿鸾禧》摘抄

  • 1、各人都觉得后天的婚礼中自己是最吃重的脚色,对于二乔四美,玉清是银幕上最后映出的雪白耀眼的“完”字,而她们是精采的下期佳片预告。——张爱玲《鸿鸾禧》

    2、玉清的脸光整坦荡,像一张新铺好的床;加上了忧愁的重压,就像有人一屁股在床上坐下了。——张爱玲《鸿鸾禧》

    3、小房间壁上嵌着长条穿衣镜,四下里挂满了新娘的照片,不同的头脸笑嘻嘻由同一件出租的礼服里伸出来。——张爱玲《鸿鸾禧》

    4、对于二乔四美,玉清是银幕上最后映出的雪白耀眼的“完”字,而她们则是精彩的下期佳片预告。——张爱玲《鸿鸾禧》

    5、棠倩带笑的声音里仿佛也生着牙齿,一起头的时候像是开玩笑地轻轻咬着你,咬到后来就疼痛难熬。——张爱玲《鸿鸾禧》

《鸿鸾禧》人物关系

  • 《鸿鸾禧》是张爱玲的作品,写一个人家娶媳妇,新娘子叫邱玉清。婚礼过后,玉清的婆婆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看见的婚礼:“那天她所看见的结婚有一种一贯的感觉,而她儿子的喜事是小片小片的,不知为什么。”整个小说,读来就是这样一种淡淡的悲哀。

    娄家姊妹俩,一个叫二乔,一个叫四美,到祥云时装公司去试衣服。后天他们大哥结婚,就是她们俩做傧相。二乔问伙计:“新娘子来了没有?”伙计答道:“来了,在里面小房间里。”四美拉着二乔道:“二姊你看挂在那边的那块黄的,斜条的。”二乔道:“黄的你已经有一件了。”四美笑道:“还不趁着这个机会多做两件,这两天爸爸总不好意思跟人发脾气。”两人走过去把那件衣料搓搓捏捏,问了价钱,又问可掉色。

    二乔看了一看自己脚上的鞋,道:“不该穿这双鞋来的。

    待会儿试衣裳,高矮不对。“四美道:”后天你穿哪双鞋?“二乔道:”哪,就是同你一样的那双。玉清要穿平跟的,她比哥哥高,不能把他显得太矮了。“四美悄悄地道:”玉清那身个子……大哥没看见她脱了衣服是什么样子……“

    两人一齐噗哧笑出声来。二乔一面笑,一面说:“嘘!嘘!”

    回头张望着。四美又道:“她一个人简直硬得……简直‘掷地作金石声!’”二乔笑道:“这是你从哪里看来的?这样文绉绉——真的,要不是一块儿试衣服,真还不晓得。

  • 邱玉清是小说《鸿鸾禧》里的新娘子。她温柔雅致,富有学识,公婆和丈夫都很喜欢她。“玉清的长处在给人一种高贵的感觉。她把每一个人里面最上等的成分吸引了出来”,可惜于其他人而言,玉清不过是个笑柄和陪衬:“她一个人简直硬得……简直‘掷地作金石声!’”“各人都觉得后天的婚礼中自己是最吃重的脚色,对于二乔四美,玉清是银幕上最后映出的雪白耀眼的‘完’字,而她们是精采的下期佳片预告。”

    “玉清有五个表妹,都由他们母亲率领着来了。大的二的,都是好姑娘,但是岁数大了,自己着急,势不能安分了。”小姑们暗地里嘲笑她的身材,嫌弃她的出身,指责她糟蹋钱财;妹妹们又只考虑自己的未来,一点儿也不为姐姐高兴,玉清自己“心里有一种决撒的,悲凉的感觉”无人知晓,也不会有人想去知晓。

  • 娄太太是《鸿鸾禧》中最重要的角色。同时,她也是最悲哀的角色:听说儿媳玉清买不到合适的鞋子,她立刻动手为儿媳做花鞋。“有机会躲到童年的回忆里,是愉快的”,正当她高兴地忙碌时,女儿四美告诉她鞋子已经买到,虽然听出女儿的话带着“愉快的报复性质”,她也只是做出毫不介意的样子,“把那只鞋口没滚完的鞋面也压在桌面的玻璃上”;娄太太嫁给娄先生让许多人都为娄先生鸣不平,所以娄太太“背地里尽管有容让,当着人故意要欺负娄先生,表示娄先生对于她是又爱又怕的”,而娄先生呢,“当着人,他向来是让她三分。

    她平白地要把一个悍妇的名声传扬出去,也自由她;他反正已经牺牲了这许多了,索性好丈夫做到底。”娄太太也清楚,正是因为旁人的存在,娄先生才会做个好丈夫的样子,可是“她知道她应当感谢旁边的人,因而更恨他们了”;娄太太总觉得孤凄,“娄家一家大小,漂亮,要强的,她心爱的人,她丈夫,她孩子,联了帮时时刻刻想尽办法试验她,一次一次重新发现她的不够。”

    可是如果让她去过穷苦的日子,她也会不开心,她知道“繁荣,气恼,为难,这是生命”;找李先生做证婚人时,李太太冷淡的态度也并未让娄太太太介意,“被三十年间无数的失败支持着,她什么也不怕,屹然坐在那里”;娄太太有着自己的疑惑,“那天她所看见的结婚有一种一贯的感觉,而她儿子的喜事是小片小片的,不知为什么。”然而她不会说出来,并且当娄先生和玉清聊天时,娄太太“只知道丈夫说了笑话,而没听清楚,因此笑得最响”。

《鸿鸾禧》作者介绍

  • 张爱玲(1920年9月30日-1995年9月8日),中国现代著名女作家,四十年代在上海孤岛成名。其小说拥有女性的细腻与古典的美感,对人物心理的把握令人惊异,而作者独特的人生态度在当时亦是极为罕见。她家世显赫,外曾祖父李鸿章,祖父张佩纶都是清末名臣。1995年9月8日,张爱玲猝死于洛杉矶一公寓内,享年七十五岁。

    张爱玲 -简介

    张爱玲,中国现代作家,本名张瑛,原籍河北丰润,1920年(一说为1921年)出生在上海公共租界西区的麦根路313号的一幢建于清末的仿西式豪宅中。张爱玲的家世显赫,祖父张佩纶是清末名臣,祖母李菊耦是朝廷重臣李鸿章的长女。张爱玲一生创作大量文学作品。类型包括小说、散文、电影剧本以及文学论著,她的书信也被人们作为著作的一部分加以研究。1944年张爱玲结识作家胡兰成与之交往。1973年,张爱玲定居洛杉矶,1995年9月8日,张爱玲的房东发现她逝世于加州韦斯特伍德市罗彻斯特大道的公寓,终年75岁,死因为动脉硬化心血管病。

    张爱玲 -主要经历

    1920年~1930年

    1920年9月30日(一说为1921年),张爱玲出生在上海公共租界西区的麦根路313号(今静安区康定东路87弄,临近苏州河,周边是鸿章纺织染厂)的一幢建于清末的仿西式住宅中。

    她的父母给她取名叫做张煐。张爱玲家世显赫,祖父张佩纶是清末名臣,祖母是晚清洋务派领袖朝廷重臣李鸿章的女儿。父亲张廷重是典型的遗少,母亲黄素琼则是留过洋的新女性。 1922年,张爱玲2岁时,全家搬家到天津英租界。在那里,张爱玲四岁进入私塾学习。同年,母亲黄素琼出国留学。1928年,张家又搬回了上海。 1930年,张煐被改名为张爱玲,这是为了上中学报名方便。“爱玲”为英文“Eileen&r

《鸿鸾禧》介绍
鸿鸾禧

书名:鸿鸾禧

作者:张爱玲

国家:中国

出版日期:1944年6月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