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作者:本哈德·施林克

《回归》导读

二战遗腹子德鲍尔幼年时偶然读到一部小说片断:一个德国士兵历经艰难从苏联战场逃回故乡,敲开家门,妻子怀中抱着孩子,旁边却站着另一个男人。 成年后,对小说念念不忘的德鲍尔开始寻找小说的作者。种种线索指向一个在二战期间身份多变、战后不知去向的纳粹理论家。在儿子的追问下,德鲍尔的母亲终于揭开埋藏了数十年的身世之谜。

好书《回归》推荐理由

本哈德.施林克因其小说《生死朗读》而为世人所熟悉,在该小说中,作者以二战为题材,通过纳粹帮凶汉娜与主人公之间的爱情故事对战争中的罪责问题进行了探讨和反思。同样,在他之后出版的小说《回归》中,作者也涉及了二战中的罪责问题,只是不再通过男女之间的爱情,而是转为父与子的亲情。

主人公皮特.德鲍尔作为一个战后遗腹子,偶然读到一本关于士兵返乡的小说,从此踏上了漫长的寻找之路。在情节层面上,“寻找”或许仅仅开启了一个故事,但顺着这根“寻找”的线索,小说真正想要展现给读者的乃是二战时期上辈人的罪责及其思想根源以及第二代人面对历史的困惑和选择。

《回归》作者介绍

  • 本哈德·施林克(Bernhard Schlink)台湾译法:徐林克尔,德国法学家,小说作家,法官,1944年6月6日出生于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比勒非尔德(Bielefeld)附近的Gro?dornberg。他从小在海德堡长大。施林克在海德堡的Ruprecht-Karls-Universit?t和柏林自由大学学习法律学。同时他也在Darmstadt, Bielefeld和海德堡的大学做科学助手。1975年他在海德堡攻得博士学位,1981年获得在大学教学的资格。作为法律学教授他任教过两所高校:从1982年到1991年在波恩的Rheinischen Friedrich-Wilhelms-Universit?t,从1991年到92年在法兰克福的Johann Wolfgang Goethe-Universit?t。1992年起他在柏林洪堡大学从事公共法律和法律哲学的教研工作。

    作为作家,施林克在推理小说方面颇有成就。在1989年他的作品《快刀斩乱麻》Die gordische Schleife获得了德语推理小说大奖“葛劳斯奖(Glauser-Preis)”。

    而小说《 生死朗读》无疑是他最轰动的作品。《生死朗读》先后获得了汉斯·法拉达奖Hans-Fallada-Preis (1997),一个意大利文学奖(1997),Prix Laure Bataillon奖(翻译着作大奖)(1997)以及“世界报”文学奖(1999)。《生死朗读》被译成35种语言并且使德语书籍第一次登上了纽约时代杂志(New York Times)的畅销书排行榜首位,由小说改编的电影获得2009年电影金球奖、奥斯卡金像奖。

    在回忆早年阅读经历的文章中,作家毕飞宇谈到《朗读者》时,曾感叹道:

《回归》故事梗概

  • 继《朗读者》奥斯卡获奖,德国作家施林克的《朗读者》之后十多年来第一部长篇小说《回归》再次引起关注。该作品借一个现代版的奥德赛返乡故事,揭示战争创伤后的人性,追问救赎的责任。

    二战遗腹子德鲍尔幼年时偶然读到一部小说片断:一个德国士兵历经艰难从苏联战场逃回故乡,敲开家门,妻子怀中抱着孩子,旁边却站着另一个男人。成年后,对小说念念不忘的德鲍尔根据书中留下的线索,开始寻找小说的作者。种种线索指向一个在二战期间身份多变、战后不知去向的纳粹理论家。在儿子的追问下,德鲍尔的母亲终于揭开埋藏了数十年的身世之谜。当年的纳粹理论家此时已摇身一变,在美国成为名牌大学政治学权威教授德堡,并将当年的纳粹理论改头换面,变相为自己的罪行开脱。德鲍尔以译者和访问学者的身份来到德堡身边,一步一步逼近真相。

    德鲍尔的人生从瑞士的童年写起,令人着迷的并非亲子情长(多半是因为欧式情绪的寡淡吧),而是祖父母在日常生活之外经营《通俗小说》,却不让德鲍尔读。悬念暗伏,不知其所踪。后来,他读到的第一篇小说只是残章,没头没尾,说的是二战时一个德国士兵从苏联战场艰难地逃回故乡,敲开家门,妻子却已和另一个男人成家生子。

    这段残章,就成了德鲍尔人生中的一道符。

    循着小说中的地址去找,他找到了一生中最爱的女人芭芭拉。但她已经结婚,丈夫游走天涯,是战后和平时代里另一种士兵。德鲍尔仿佛突然走进了小说情节,只不过,从让他着迷的返乡者变成了无辜的第三者。

    但他宁可告别爱人。这给了他思念(只用三两声空响的电话铃代替她的存在吧),也给了他打发寂寞的理由。那道符又显身了,诱惑他继续找,其实并非大海捞针,只需有心罢了。在此期间,两德统一,他工作变动,虽然没有参与历史性时刻的现场,却目睹了东德人某种生存艺术的消失(讲话艺术那段,相信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也会苦笑一下)

《回归》读后感

《回归》写作背景

  • 施林克说,他最初写小说的目的只是让更多人分享、审视这段历史,这是一段所有德国人无法回避的当代史。

    我插了一句,只有德国人需要读吗?施林克笑了。如果其他国家人也能明白的话,为什么不呢?

    阅读施林克的小说,注定不会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旅程。在最好的天气里,在最宜人的户外场所,看施林克的书,都足以让你怀疑这个世界美丽外表下的真实与丑陋。

    翻译施林克的《回归》,有一种感觉始终挥之不去,我甚至无法准确形容的感觉:就好像给你讲了一个漫长而悠远的故事,时间跨度巨大,人物情节错综复杂,插叙倒叙转叙什么都有,然后问你,你体会到了什么——这是一个几乎无法回答的问题,阅读《回归》这一路上,各种色彩的感触不断变化着,你很难用一句话去概括说,施林克到底想写什么。我想,这个问题,他也不会告诉我答案。

    施林克说,他的梦想是从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驱车沿着太平洋海岸线南下,一直开到加利福尼亚州最南端。也许路上学两句西班牙语,一时心血来潮,他也做好准备一直开到南美洲最南端的火地岛。

    关于施林克的一切,都充满了德国式的批判精神和冒险主义。

    9年前,还在复旦读书的那会儿,在教授指引下,看了《生死朗读》的德文原版小说。看完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就像蒸桑拿但死活不出汗的憋闷。时至今日,自己翻译的《回归》出版了,也终于和作者本人有了近距离的接触,突然觉得,对于作者,对于他的小说,其实更加遥远。

    翻译《回归》的时候,查了一些德语媒体对他作品的评价,不说异口同声,也差不了多少——他们总能从情节编排和作者的阐释背后,发掘出一点在我看来属于骤然拔高的成分,例如德国最好的日报之一《南德意志报》将施林克诩为“德国当代文明伤痛的发现者。”

《回归》摘抄

  • “人有时候也要全力去做些疯狂的事,有时候这么干就是正确的。” ——本哈德·施林克 《回归》

    这些记忆让我痛苦,因为这些事物都不能重生了,我很悲伤,因为它们只反映了美好的生活片段,生活当然也有丑陋的一面,这没关系。那么幸福的记忆也是一样。不好的是,它们不仅让我悲痛和伤心,它们也让我疲倦。那是一种深深的沉默的黑色的疲倦。 ——本哈德·施林克 《回归》

    钢铁法则也有不同的表述。当你准备好接受别人的指责时,你也就有权利去指责别人;你对自己有所要求,自然你也就有权利去要求别人,如此这般。这是一条滋生权威和领袖的法则。领袖要要求自己操劳,于是他也有权利要求手下人也跟着操劳,实际上手下人也已经准备好了;正因为他对自己和对他人要求严格,他们才认他做领袖。 ——本哈德·施林克 《回归》

    一切均有注定。您在世界的明亮处,我在世界的接缝间,这都是注定的。我们的相遇,也自有它的道理。您不爱我,这是注定的。 三天过去了,在您跟我谈话之后。如此丰盈的娇媚,如此充沛的亲切,如此丰富的温暖,尽管我没能找到我追求的幸福,但是却以某种形式实践了这种幸福。人,可以坠入爱河,并从此不再爱人。这是一种多么的不公啊。可是,得不到回应的爱却也是一种公平。 ——本哈德·施林克 《回归》

    不要睡去,不要。亲爱的,路还很长,不要靠近森林的诱惑,不要失掉希望。 ——顾城 《回归》

    显然,历史进程并不是那么迅速的。历史必须尊重生活中的上下班,购物,烹调和三餐,历史必须尊重事实。官方途径,体育活动,与亲友们的见面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完成的。也法国大革命中也是一样。七月十四日当人们冲击巴士底狱却不去上班,于是大家就必须在七月十五日补上鞋匠铺或者裁缝铺落下的活儿。在早晨看过断头台之后,中午又回到针线旁。人们一整天待在被冲破的巴士底狱里面能干吗?在打开的柏林墙旁边又能干吗?

《回归》人物关系

《回归》介绍
回归

书名:回归

作者:本哈德·施林克

国家:德国

出版日期:2008年12月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