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中的男人

作者:马丁·瓦尔泽

《恋爱中的男人》导读

《恋爱中的男人》是德国作家马丁·瓦尔泽创作的一部小说,取材于真人真事。人非普通人,事非平常事,讲述的是晚年歌德的最后一段传奇恋情。

好书《恋爱中的男人》推荐理由

这段黄昏恋并非作家杜撰,而是大体上实有其事。乌尔丽克·冯·莱维措(1804-1899)据说才貌双全,年轻时一度与晚年歌德关系密切,歌德曾动过娶她的念头,还因为她写了不少情诗,最有名的是《玛丽昂巴德悲歌》。

出版商为《恋爱中的男人》打出广告词,称此乃“歌德最后一爱――马丁·瓦尔泽首部历史小说”。评论界大举鼓噪,推动此书在市场上快马加鞭。截稿前,我看了一下本周《明镜周刊》的畅销书榜,《恋爱中的男人》仍然稳稳地排在第十名的高位。

在德国,老瓦尔泽是国宝级的作家,毕希纳奖和德国书业和平奖的得主,论文笔,论阅历,绝对不在任何人之下。为歌德代写情书一事,他做起来游刃有余,足可乱真,而老翁钟爱少女时的迷乱春心,也刻画得入木三分。

他写德国史上头号文豪晚年春情上头,十分有趣――如果不是让老无所依的翁叟们略感心酸的话。书中歌德裸身对镜自赏,验证是否雄风犹存――结论是:还行。而少女乌尔丽克花枝招展,刁蛮可爱。一老一少,共谱恋曲,其音调必是古怪别致,妙趣横生。

瓦尔泽曾应邀在读书会上朗读新作,联邦总统亲自到场,正襟危坐,洗耳恭听。大作家开读不久,席间即爆出笑声,稍顷复笑。这可是德国,不是美国。更何况台上是瓦尔泽,台下是总统。听众笑场一事遂成媒体津津乐而道之的花边新闻。3月25日出版的《法兰克福汇报》还特地为此专访了当时也在现场乐不可支的老评论家约阿希姆·凯泽(Joachim Kaiser),主题是:瓦尔译的新作有那么可笑吗?德国人怎么会笑成这样?老先生说:那实乃发自内心的笑声,瓦尔泽写得好,尤其是歌德与少女互施媚术的部分,实在令人愉悦。

笑归笑,也有女读者就书中的情欲描写向瓦尔泽发问,比如,他为啥反复使用“那话儿”(Iste)一词?瓦尔泽从容回答,他写的不是德语,而是个拉丁语词,且无具体词义。的确,在拉丁语中,Iste是个阳性代词,以“那话儿”译成中文,大抵不错。

大部分评论家认为,瓦尔泽的小说不会令他们心目中的歌德形象发生改变。曼弗雷德·奥斯滕(ManfredOsten)说,瓦尔泽准确描写了老翁春心重萌时的心理,寄托了人类对生命回春和永存不朽的渴望。托马斯·安茨(Thomas Anz)则通过书中歌德对法国革命的关注,注意到了一个政治化的歌德,以及一个政治化的瓦尔泽。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书大唱赞歌。沃尔夫冈·弗吕瓦尔德(Wolfgang Frühwald)便说:“这是瓦尔泽的歌德,不是我的。至多是1823年的歌德。……我心目中的歌德不会改变,但我心目的瓦尔泽变了。”他指出,年龄总是让作家感到困扰,瓦尔泽晚年作品的性成分越来越多,这也许是因为越是老人,越要表现出年轻的感觉。韦尔纳·弗里岑(Werner Frizen)则认为,瓦尔泽写的不是歌德,而是维特;躲在面具后面的也不是歌德,而是瓦尔泽。

《恋爱中的男人》作者介绍

  • 《恋爱中的男人》是德国作家马丁·瓦尔泽创作的一部小说,取材于真人真事。人非普通人,事非平常事,讲述的是晚年歌德的最后一段传奇恋情。

    1927年3月24日,马丁·瓦尔泽生于德国博登湖畔的瓦瑟堡。二战期间曾在德军防空部队服役,战后先后在雷根斯堡大学和图宾根大学求学,期间开始文学创作。1957年,瓦尔泽发表处女作《菲城婚事》,从此成为职业作家。曾获得黑塞奖、毕希纳奖、席勒促进奖、德国书业和平奖等多种个文学奖项。

    他的人生经历有:

    1927年3月24日,马丁·瓦尔泽生于德国博登湖畔的瓦瑟堡,父母经营祖传下来的餐馆兼旅店,父亲在他十一岁时病逝。他很早就帮忙经营餐馆,做过账,也运过煤。

    1944年,马丁·瓦尔泽应征入伍,二战期间在德军防空部队服役。据2007年6月公开的档案显示,马丁·瓦尔泽可能曾于1944年1月30日加入过纳粹党。1945年被美军俘虏。

    1946年开始,马丁·瓦尔泽先后在雷根斯堡大学和图宾根大学求学,期间开始写作。

    1951年,他以研究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论文获博士学位。毕业后在斯图加特任电台、电视台任导演。

    1953年,参加堪称联邦德国文学家摇篮的四七社活动。1955年获“四七社文学奖”。

    1957年,瓦尔泽发表处女作《菲城婚事》,从此成为职业作家。他的文学探索被评论界批判为“缺乏‘批判-启蒙立场’”,他被划为缺乏改造社会冲动的保守右派。

    20世纪60年代之后,瓦尔泽转向激进的左派。他一方面成立“越南事务办公室”,想征集十万个反战签名,迫使联邦

《恋爱中的男人》故事梗概

  • 80岁的德国老作家马丁·瓦尔泽(Martin Walser)2月29日出版了小说新作《恋爱中的男人》(Einliebender Mann),赫然以大文豪歌德为主人公,写他在1823年,古稀73岁,戴着面具参加温泉城马里昂巴

    德的异装舞会,对19岁少女乌尔丽克一见倾心。

    “他看到她时,她早已捕获了他的目光”。老翁少女眉目传情,歌德神魂颠倒,再也不能自拔,先是百般勾引,继而发动连番情书攻势,欲娶少女入门。孰料女儿妒意横生,从中作梗,坏了老诗人的好事。歌翁伤心作别,回到魏玛,终日郁郁寡欢,至1832年去世。时光如梭,乌尔丽克亦成老妇,临终前将歌德的情书付之一炬,一段奇特的祖孙恋情就此深埋。

    这段黄昏恋并非作家杜撰,而是大体上实有其事。乌尔丽克·冯·莱维措(1804-1899)据说才貌双全,年轻时一度与晚年歌德关系密切,歌德曾动过娶她的念头,还因为她写了不少情诗,最有名的是《玛丽昂巴德悲歌》。

    出版商为《恋爱中的男人》打出广告词,称此乃“歌德最后一爱――马丁·瓦尔泽首部历史小说”。评论界大举鼓噪,推动此书在市场上快马加鞭。截稿前,我看了一下本周《明镜周刊》的畅销书榜,《恋爱中的男人》仍然稳稳地排在第十名的高位。

    在德国,老瓦尔泽是国宝级的作家,毕希纳奖和德国书业和平奖的得主,论文笔,论阅历,绝对不在任何人之下。为歌德代写情书一事,他做起来游刃有余,足可乱真,而老翁钟爱少女时的迷乱春心,也刻画得入木三分。

    他写德国史上头号文豪晚年春情上头,十分有趣――如果不是让老无所依的翁叟们略感心酸的话。书中歌德裸身对镜自赏,验证是否雄风犹存――结论是:还行。而少女乌尔丽克花枝招展,刁蛮可爱。一

《恋爱中的男人》读后感

  • 1823年夏天,七十三岁的歌德在疗养胜地马林巴德爱上十九岁的姑娘乌尔莉克·封·莱韦措。但是他求婚未果,悲痛欲绝。不朽的《马林巴德哀歌》就是从这未果的爱情绽放出来的文学花朵。

    这是一段让人百感交集、唏嘘不已的爱情故事。马丁·瓦尔泽把这段人所共知的故事变成一本小说,标题就叫《恋爱中的男人》。2008年3月7日,《恋爱中的男人》开始在德国各大书店公开发行。

    这是一本闪亮登场的新书,第一版印数就达到十万册。随着该书的热销,罗沃尔特出版社很快又加印六万册。这本小说不仅让本来就喜欢瓦尔泽的读者和评论家欣喜若狂,不仅让中立的评论家和读者发出赞叹(有一阵子瓦尔泽几乎天天都要收一堆热情洋溢的读者来信),就连此前与瓦尔泽势不两立、与他处于热战或者冷战状态的机构和个人也跟他握手言欢。

    德国的头号大报《法兰克福汇报》曾在2002年给瓦尔泽扣上一顶反犹高帽,从而掀起一场波涛汹涌的“批瓦”和“倒瓦”浪潮。现在该报却同意在《恋爱中的男人》正式出版之前进行连载。

    2月27日,《恋爱中的男人》出版前的首场朗诵会在魏玛王宫举行。瓦尔泽朗诵的选段迷倒了现场听众,其中包括专程前来侧耳聆听的联邦总统科勒。这是一本尚未正式出版就好评如潮的小说。

    尽管让圈内人先睹为快的“赠阅本”上注明“3月7日首发”,同时还提醒“请不要在首发日之前发表书评”,还是有按捺不住的评论家提前公开发出了赞美之声。首发之后,该书也很快在畅销书排行榜上名列前茅。

    即便在遥远的中国,虽然《恋爱中的男人》的中译本尚未出版,但是这部小说也在特殊的个体和特殊的群体中间引起了异乎寻常的反响。笔者有

《恋爱中的男人》写作背景

  • 《恋爱中的男人》是德国作家马丁·瓦尔泽创作的一部小说,取材于真人真事。人非普通人,事非平常事,讲述的是晚年歌德的最后一段传奇恋情。

    黄昏恋,此词一般是指那些丧偶的老年人再次结婚或者是寻找自己的属于老年人的爱情的行为。黄昏恋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青春时代未解决好个人问题,到中年遇到合适的才谈恋爱;另一种是中老年丧偶或离婚后再成家进行的恋爱。

    单身老人再婚,本来是老年人的合法权益。“黄昏恋”未婚同居,实质是消极性的维权方式。细分有两种:一种是子女因为财产阻婚而引起的。如今有的子女一见老人再婚,往往不是先为老年人幸福晚年着想,而是只想到老人的财产上,生怕肥水流入外人田,因此而阻挠老人再婚,老人合法结婚的路子走不通,只好搞既成事实的未婚同居;一种是迫于世俗型观念压力而引起的。比如,担心自己年龄一大把了,特别是高龄老人,儿孙满堂,家庭和睦,因情投意产生了“黄昏恋”,公开婚姻登记吧,怕人笑话“老不正经”,因此悄悄地未婚同居。

    既然老年再婚是婚姻法赋予的合法权益,就不必消极地屈服而未婚同居,而应理直气壮地依法积极维权。

    或通过对子女教育疏导依法维权的方式。要将心比心、设身处地使子女明白这样的道理:“少年夫妻老来伴”,老有所乐,老年人“黄昏恋”也是图个知己相互依托,再孝顺的子女也各有事业,总不能整天守着老人。随着中国的老龄化,单身老人的空窠孤独已经是一个现实问题。总体上虽然是老少共融、代际和谐。但是,老年人与年轻人在一起,生活习惯、社交圈、饮食要求等也有所不同,哪种传统的几世同堂,总会闹出一些不愉快的事来。要打消子女们“只顾金钱,不顾亲情”的杂念。子女与老人关系融

  • 乌尔丽克·冯·莱维措(1804-1899)据说才貌双全,年轻时一度与晚年歌德关系密切,歌德曾动过娶她的念头,还因为她写了不少情诗,最有名的是《玛丽昂巴德悲歌》。

    《玛丽昂巴德悲歌》的内容:

    当一个人痛苦的难以言语时,

    上帝让我倾诉我的烦恼。(题诗)

    如今,花儿还无意绽开,

    再相逢,又有何可以期待?

    在你面前是天堂也是地狱,为你敞开,

    我的心呵,竟这样踌躇反复!——

    世界不是依然存在?峭壁悬崖,

    不是在晨光中黑黢黢地巍然挺立在那边?

    庄稼不是已成熟?

    河畔丛林和牧场,

    不是一片碧绿的原野?

    笼罩大地的无涯天穹

    不是云烟过眼,无穷变幻?

    一个苗条的身形在碧空的薄雾里飘荡

    多么温柔和明净,多么轻盈和优美,

    好像撒拉弗天使拔开浓云,露出她的仙姿,

    你看她--这仙嫒中的佼佼者,

    婆娑曼舞,多么欢快。

    可是你感觉到这替代真人的幻影,

    仅仅是短暂的瞬间;

    回到内心深处去吧!那里你会得到更多的发现,

    她会在心里变幻出无穷的姿态:

    一个身体会变出许多形象,

    千姿百态,越来越可爱。

    我们纯洁的心中有一股热情的冲动,

    出于感激,心甘情愿把自己献给

    一个更高贵,更纯洁、不熟悉的人,

    向那永远难以称呼的人揭开自己的秘密;

    我们把它称为:虔诚!--当我在她面前,

  • 就在12月初,德国文化圈爆出一个惊人的八卦。《明镜》周刊创始人的儿子雅各布.奥古斯坦在一次采访中提到,德国当代重要作家马丁.瓦尔泽是他的亲生父亲。几年前,他在和马丁.瓦尔泽见面后,感到一种莫名的相似感,母亲于是告诉了他真相,此时《明镜》周刊创始人已经去世。

    消息见报后,马丁.瓦尔泽两个小时不到就发表了声明,大意为5句话:一是说雅各布早就来过他们家。雅各布和他的4个女儿相处的很好。他很喜欢雅各布。这不是艺术。况且他很可爱。瓦尔泽说话一向委婉,此时他已经是82岁高龄,对感情,亲情和名誉的态度,从回答中可见一斑。

    之前的一年,他刚发表了小说《恋爱中的男人》,小说取材于真人真事,73岁的歌德在温泉疗养胜地马林巴德爱上了一个19岁的姑娘,这样的故事便已勾起人的好奇。

    2007年,德国作家马丁.瓦尔泽来中国访问,采访他时他说正在创作一本关于歌德的黄昏恋的小说。小说于2008年出版后,在德国销售了16万册,被翻译成19种的文字,一些评论认为是他的巅峰之作。

    12月16日,马丁.瓦尔泽再次来到北京,领取本年度的“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奖”,他告诉本刊记者,他已经在德国做了59场朗诵会,收到一箱子读者来信,都是跟他倾诉他们的黄昏恋。

    歌德在他的诗歌《马林巴德哀歌》中曾经写道,“别人在痛苦时闷声不响,神却让我能说出我的烦恼!”他称写作者具有某种特权,在每次恋爱无果而终的时候,可以通过写作摆脱心中的苦闷。

    歌德曾经在自传中说,当意识到自己的情感偏离社会道德准则时,他可以做到“断念”,而一刀两断带来的痛苦,他会设法将它“转化为一幅画,一首诗,并借此来总结自己。”

    他留下的自传性故事似乎

《恋爱中的男人》摘抄

  • 这世上的所有灾难都源自爱的匮乏。 ——马丁·瓦尔泽 《恋爱中的男人》

    他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看见他。她进入他视野的时候,他已成为她注视的对象。 ——马丁·瓦尔泽 《恋爱中的男人》

    他不能上床睡觉。现在千万别睡,进入睡眠就无法控制自我。如果保证能梦见她,就可以去睡。但是不行!醒着的时候可以一刻不停地想念她,脑海里可以浮现她的倩影,睡着以后却很有可能梦不到她,拿清醒交换睡眠。这笔交易还不能做 ——马丁·瓦尔泽 《恋爱中的男人》

    人不负责了解自己。认识你自己:这是一个可爱的幻觉。或者说要求你去虚构自我。这样你就不是你,而是你的虚构。只有别人能够了解你。他们越爱你,他们就越了解你。 ——马丁·瓦尔泽 《恋爱中的男人》

    “在你生活的地方你活不下去,你渴望的世界又无法企及,这时候她就会逃往这音乐的大陆,让所谓的现实在美的世界中沉沦。” ——马丁·瓦尔泽 《恋爱中的男人》

    这充满和谐的一秒钟,够世人享用一千年。 ——马丁·瓦尔泽 《恋爱中的男人》

    一对杏仁眼的色彩变幻不定。但是它们永远炯炯有神。这双眼睛两年前就已经让他无法忘怀:这是一双永不疲倦、永远炯炯有神的眼睛,一双闪耀着蓝光和绿光的眼睛。它们大多数情况下不是蓝色或者绿色,而是蓝绿色。……这张脸有一种恬静的美。……这是一种沐浴着阳光的风景。假如他不画素描,而是画油画,他就会说:这脸上散发出超凡脱俗的光芒。这张脸可以画油画,不能画素描。

《恋爱中的男人》人物关系

  • 80岁的德国老作家马丁·瓦尔泽(Martin Walser)2月29日出版了小说新作《恋爱中的男人》(Einliebender Mann),赫然以大文豪歌德为主人公,写他在1823年,古稀73岁,戴着面具参加温泉城马里昂巴德的异装舞会,对19岁少女乌尔丽克一见倾心。

    小说中的人物关系如下

    歌德: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1749年8月28日—1832年3月22日),出生于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德国著名思想家、作家、科学家,他是魏玛的古典主义最著名的代表。而作为诗歌、戏剧和散文作品的创作者,他是最伟大的德国作家之一,也是世界文学领域的一个出类拔萃的光辉人物。他在1773年写了一部戏剧《葛兹·冯·伯利欣根》,从此蜚声德国文坛。1774年发表了《少年维特之烦恼》,更使他名声大噪。1776年开始为魏玛公国服务。1831年完成《浮士德》,翌年在魏玛去世。

    乌尔丽克:十九世纪的头二十年,歌德几乎每年都要去波希米亚的卡尔斯巴德和玛丽恩巴德旅行和疗养。他在玛丽恩巴德时,通常寄居在阿玛丽·莱佛佐太太家中。房东太太的大女儿乌尔丽克,正值妙龄少女焕发青春的年华。

    她经常陪歌德散步,象一个女儿对待父亲那样搀扶他,天真地向他谈论自己即兴想到的一切;歌德也在信中称她为“亲爱爸爸的忠实而漂亮的女儿”。可是时间一久,爱的激情在歌德心中荡漾起来,终于到了不可遏止的程度。

    一八二三年六月,歌德又来到玛丽恩巴德,他决意想使乌尔丽克成为自己的妻子。七月,魏玛公国的卡尔·奥古斯特公爵也抵达该地,歌德就请他代自己向乌尔丽克求婚,结果得到的

《恋爱中的男人》介绍
恋爱中的男人

书名:恋爱中的男人

作者:马丁·瓦尔泽

国家:德国

出版日期:2007年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