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魔》读书笔记

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

《群魔》小说导读

《群魔》的故事取材于1869年莫斯科发生的涅恰耶夫案件。涅恰耶夫(1847—1882)是彼得堡大学的旁听生,曾积极参加1869年春彼得堡的学生运动。他跑到国外后,在日内瓦与巴枯宁接近,并学习了无政府主义的阴谋策略。 1869年9月,涅恰耶夫携带建立反政府的秘密组织的计划到达莫斯科,还随身带着由巴枯宁署名的“世界革命同盟俄国分部”的委托书。他建立秘密小组,密谋成立了“人民惩治会” 。1869年11月21日,涅恰耶夫用恶意煽动、欺骗和恐吓手段,借口伊万诺夫有可能向当局告密,迫使“人民惩治会”的一群会员在莫斯科附近暗杀了他。Q猪推出《群魔》读书笔记,欢迎阅读

群魔故事梗概

  • 恐怖组织彼得·韦尔霍文斯基自称是在国外建立的某个“中央委员会”的全权代表,他以出色的交际能力和组织能力博得了包括省长在内的大小官僚及其亲友的信任,建立和发展了地下组织,实施了一系列恐吓、讹诈、暗杀、纵火等恐怖活动,企图动摇社会基础,以便发起暴动,夺取政权。为了控制同伙,他杀害了一心想退出组织的沙托夫,事情败露后,他又撇下党羽,逃跑出国,逍遥法外。

    群魔父辈——斯捷潘·特罗菲莫维奇。斯捷潘·特罗菲莫维奇是一位聪明过人、才华盖世的人物,他是虚无主义的恶魔尼古拉·弗谢沃洛多维奇·斯塔夫罗金的培育者和缔造者,而斯塔夫罗金又是彼得·斯捷潘诺维奇的崇拜的人,同时他还用两种不同的思想俘虏了沙托夫和基里洛夫。

    斯捷潘·特罗菲莫维奇是一名历史学教授,西欧派的社会活动家,他性格有些古怪,时常进行所谓的思考,比如思考国家大事,并且他以他思考这一行为而深感自豪,或者说不思考会陷入苦恼的境地。这些是他从幼年养成的习惯,因为作为19世纪40年代的老爷他追求高尚的道德情操,并觉得自己完全具有这些美好的品质。他喜欢“被贬者”的地位。他习惯做出重复的事情,可是这样会更显现出他的天真和无邪。虽然他并没有发表过什么或者出版过什么刊物,但他确实有些才华。

    斯捷潘基本丧失了他们所应承担的家庭责任的能力,因而家庭常常伴随着四分五裂,而儿子也不再视父亲为权威,而是对父亲厌恶、嘲笑与敌视,从而形成一种新型的父与子关系。

    斯捷潘是阴谋活动家彼得的父亲,又是斯塔夫罗金精神上的导师。他崇尚西欧派,竟说出了要为了人类幸福,必须把俄国人像消灭害虫一样消灭干净。“没有英国人,人类还能活

群魔摘抄

  • 1、谁能把生死置之度外,他就会成为新人。谁能战胜痛苦和恐惧,他自己就能成为上帝。--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

    2、只有当一个人把生与死都置之度外的时候,才能得到完全的自由。这才是一切的目的。……生活是痛苦,生活是恐惧,人是不幸的。现在一切都是痛苦和恐惧。现在人之所以爱生活,就因为他们喜欢痛苦和恐惧。而且他们也这么做了。现在人们是为痛苦和恐惧才活著的,这完全是骗局。现在的人还不是将来的人。将会出现新的人,幸福而又自豪的人。--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

    3、任何一个想要得到最大自由的人,他就应该敢于自杀。谁敢自杀,谁就能识破这骗局的奥秘。此外就再不会有自由了;这就是一切,此外一无所有。谁敢自杀,谁就是神。现在任何人都能做到既没有上帝也没有一切,可是没有一个人这样做过,一次也没有。……谁能够做到自杀是为了消灭恐惧,谁就能立刻成为神。--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

    4、……时间不是一件东西,它是一个概念,它将从脑海中死去。--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

    5、为什么所有这些爱走极端的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同时又是一些一钱如命的守财奴,妄想发财致富和企图霸佔一切的人呢?甚至是这样,这人越是社会主义者,走得越远,他企图霸佔一切的慾望也就越强烈……这是为什么呢?--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

    6、上帝存在,也又不存在。 石头里没有疼痛,可是在对石头的恐惧中有疼痛。上帝是一种恐惧死亡的痛苦。谁战胜痛苦和恐惧,他自己就是上帝。那时就有新的生活,那时就有新的人一切都是新的...--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

    7、谁能把生死置之度外,谁就将成为新人。谁能战胜

群魔读后感

  • 《群魔》被看作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对涅恰耶夫及其追随者们的恐怖主义政治和虚无主义哲学的攻击,追随者中的许多妇女声称和他们的领袖有染。陀思妥耶夫斯基熟知涅恰耶夫的一些生活事件,作者将这个真实的革命者的性格分裂给了小说中的两个人物,将“滑稽、阴险”的一面分给了彼得·斯捷潘诺维奇,又将恶魔纵欲的一面分给了斯塔夫罗金。

    每次革命的失败,随着都有一次精神的抑闷和失望,这常会表现为宗教与道德的颠倒混乱,道德的颓废和社会制度的崩溃,使人看不到希望,精神的孤独与失望表现常伴随着大学生的自杀,同时也表现为一种虚无主义,主张人漠视政治,毫无限制的满足个人的快乐和欲望。他们觉得人生要有什么理论,被什么主张管束着,注意什么上帝的问题,良心的限制等,都是废话。酗酒和纵欲都不是可耻的,世界上无所谓罪恶。爱喝酒,爱女色,都是男性的、也是自然的本能,不能说是错误的,既然没有上帝,也就无所谓道德,那一切都是被允许的。

    斯塔夫罗金诱奸一个年仅10岁的幼女,仅仅是他认为从审美的观点来看,他“不知道一桩禽兽般的淫乱行为,跟任何一件丰功伟绩,甚至是为人类献身的行动,有什么区别?”他认为他真的“在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行为中发现了相同的美,尝到了同样的快感。”他挑战人之常情,跟一个可怜的、愚钝而贫穷的跋女人结婚,为的是体验跟咬省长耳朵时一样的一种快感。他不道德地和好朋沙托夫的妻子拼居,在她怀孕后抛弃了她。他并不爱钟情于他的丽莎维塔·尼古拉耶夫娜,但还是在她去找他的时候糟蹋了她。

    对于这样一个恶魔,没有对错,也无所谓道德。他是一个无神论者,他不相信上帝。斯塔夫罗金挑衅上帝的形式是强奸幼女玛特廖莎,勾引沙托夫的妻子,使其堕落,他干事业的形式是允许彼得·斯捷潘诺维奇下

  • 作品中的基里洛夫是一位哲学家式的建筑工程师,他毕生追求的理想就是没有上帝。基里洛夫的思想不过是巴枯宁主义的俄国表达,巴枯宁曾经认为:如果上帝存在,人就是奴隶;但人类能够自由、也必然会自由,所以上帝是不存在的。

    如果有上帝,人就会变成上帝的奴隶,因此也就会成为宗教和政府的奴隶。伏尔泰的话“即使没有上帝,我们也要造出一个来”,被巴枯宁倒了过来,置换成“假如有上帝,也要把他毁坏掉。” 同样基里洛夫认为:“人为了能够活下去而不自杀,想来想去想出了上帝,这是迄今为止的整个世界历史。”

    基里洛夫的独特的推论是这样的:“如果上帝存在,那么一切意志就都是上帝的意志。‘我’则不能违背上帝的意志。如果上帝不存在,那么一切的意志就都是‘我自己’的意志,‘我必须表达自己的意志,”他可以为所欲为。既然没有上帝,就无所谓道德,那么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

    基里洛夫必须通过自杀实现自己“意志的最高点”,来证明自己就是上帝。另外基里洛夫通过自杀还想要证明自身的莱警不驯和“新的可怕的自由”,他的神性的标志就是能为所欲为。这就是他可以在最重要的问题上用来表现他的莱鹜不驯和他新的可怕的自由的一切。尽管古往今来曾经有很多人自杀,但他认为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意志而自杀的人却只有他一个人。

    他选择自杀,而不是去杀死别人,因为他认为杀死另一个人只是自己意志的最低的点。而自己却是追求生命意志中最高的点。因为他相信没有上帝,他就迫不得已地当上了“上帝”,他认为自己是不幸的,因为作为“上帝”,他必须表达自己的意志。

  • 《群魔》中所描绘的恐怖分子,他们有的是政府公务员,有的是退伍军官,有的是大学生,有的还只是中学生。他们之所以会走火入魔,成为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是由于他们接受了恐怖组织头目蛊惑人心的宣传。

    《群魔》中的主要人物是大大小小的魔鬼和魔鬼附身者,魔鬼的培育者、庇护者和牺牲者,这些魔鬼是一些打着社会主义和“国际”幌子的恐怖分子,是一群丧尽天良的杀人狂。他们使用伪钞,互相欺骗,在散发的传单中呼唤人们“关闭教堂,消灭上帝,破坏婚姻,废除继承权,拿起大刀。”他们的首领彼得·韦尔霍文斯基自称是在国外建立的某个“中央委员会”的全权代表。

    恐怖主义者的逃亡彼得·斯捷潘诺维奇是一个丧尽天良、恬不知耻的阴谋家,自私自利的野心家和恶魔。这个政治骗子因为沙托夫在日内瓦曾经往他脸上阵过唾沫而对他耿耿于怀,他不能容忍别人违背自己,早就想除掉自己的眼中钉,他采取的是挑拨离间、恐吓讹诈、纵火暗杀等阴谋伎俩和恐怖手段来对付自己的革命同志,但他打着解放运动的崇高旗帜。他认为人可以毫不留情和不择手段地摧毁旧秩序。他的新秩序,正如这个小组的智囊希加廖夫所说的就是,“关闭教堂、消灭上帝、破坏婚姻、废除继承权,拿起大刀” 。

    为了统治世界,就必须毁灭一切,不惜砍掉一亿人的脑袋,掌权之后,要极力降低整个社会的教育、科学和才能水平。实现奴隶式的平等,因为知识越多越反动,对于才智高的精英分子,要予以驱逐或处以死刑,因为这些人不甘心于当奴隶。按照希加廖夫的说法,就是要割去“西塞罗的的舌头,挖掉哥白尼的眼睛,用乱石砸死莎士比亚。”并要不断的制造恐怖气氛,让人们互相猜疑,互相残杀,从而确保他们的独裁统治。

    陀思妥耶夫斯基

群魔写作背景

  • 俄国虚无主义作为19世纪中后期影响较大的一种激进思潮,一度以革命和进步的面貌著称于世,在俄国文学史上留下了很深的印迹。作为曾经的彼得拉舍夫斯基小组成员,陀思妥耶夫斯基对这种发端于西方的否定性思潮并不陌生,甚至一度是这种思潮的拥护者和鼓吹者。进入19世纪60年代以后,多年的牢狱生活及社会上虚无主义的盛行使作家开始重新审视这一思潮。

    陀思妥耶夫斯基当年创作该小说的念头,是俄罗斯1869年发生的涅恰耶夫案件引发的。涅恰耶夫是1869年彼得堡学潮的积极分子,但他信奉的并不是社会主义,而是无政府主义;他从事的不是政治革命,而是暗杀和无情的破坏;他自封中央领导人,他的组织“人民惩治会”也没有任何纲领,一言以蔽之,他是一个无视任何道德标准的嗜血的恐怖集团首领。

    1869年12月2日,涅恰耶夫率同人民惩治会的成员,将不愿服从他并打算退出该恐怖组织的彼得罗夫农学院学生伊万诺夫暗杀,弃尸于校园池塘之中。这一恐怖事件顿时传遍整个欧洲,遭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愤怒谴责:涅恰耶夫等无政府主义者已“把资产阶级的不道德品行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涅恰耶夫事件发生之时,陀思妥耶夫斯基正旅居德累斯顿。他密切地关注西方报刊和俄国报刊关于这一事件的报道,由此萌发了创作《群魔》的灵感,并在事件发生不久之后的次年2月拟定了提纲,将涅恰耶夫谋杀伊万诺夫这一情节作为全书的高潮。

    这一事实表明,刺激作家去写该小说的直接动因不是他对俄国虚无主义或革命运动的反感,而是对于恐怖主义谋杀现象的愤慨。

    激发写作此书灵感的涅恰耶夫事件并不是革命事件,更不是社会主义革命事件,而仅仅是一场血腥的恐怖刑事案件;小说并不是史书,它的任务不是记述真人真事,而是塑造典型人物。

    斯捷潘这一人物的原型

小说《群魔》介绍
群魔

书名:群魔

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

国家:俄国

出版日期:1871年—1872年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