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皮鼓》读书笔记

作者:德君特·格拉斯

《铁皮鼓》小说导读

本书是格拉斯的《但泽三部曲》的第一部,也是一部现代流浪汉的小说。由于法西斯势力的猖撅,加上20世纪30年代左冀作家队伍对表现主义的反击,二战前后的先锋文学终止了试验,至50年代后期,德语长篇叙事文学陷入危机。这时《铁皮鼓》的横空出世,不啻是石破天惊。立即引起巨大反响。但由于它的怪异面孔猛烈地冲击着人们的审美习惯,争议也不小。诸如“淫秽不堪”、“伤风败俗”、“亵渎神明”、“虚无主义”之类的溢恶形成反对者的主要嘈杂声。然而由于此书唤提了德同人的民族自申意识利在美学上的重大突破,肯定的声浪很淹没了反对的声音,并成为战后联邦德国第一部赢得世界声誉的长篇小说。Q猪推出《铁皮鼓》读书笔记,欢迎阅读

铁皮鼓故事梗概

  • 小说中穿插讲述了但泽的多灾多难的历史。俄、奥、普第三次瓜分波兰时,这个海港城市划归普鲁士。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但泽成为自由市,由国际联盟代管。希特勒以但泽走廊问题为借口,入侵波兰,燃起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战后但泽划归波兰。

    第一篇,故事发生地点是但泽,时间从1899年到1939年,主要以1933年纳粹党魁希特勒出任德国总理后纳粹势力在但泽抬头为背景。故事由主人公奥斯卡·马采拉特来叙述。奥斯卡的祖父耶茨切克结婚前原是一个纵火犯,迫于宪兵追击,慌不择路钻进了后来成为奥斯卡祖母的裙子底下,结果两人喜剧性地成了亲,生下奥斯卡的母亲阿格奈斯。

    阿格奈斯长大后嫁给了莱茵州的青年阿尔弗莱德·马采拉特,但她又与她的表哥杨·布朗斯基保持着私情,并与之怀上丁奥斯卡。1924年奥斯卡降生后变成马采拉特婚生子。而奥斯卡对其表舅布朗斯基却天生亲近,与马采拉特保持距离。三岁生日,他妈妈送他一面儿童玩的铁皮鼓。他不想加入成年人的世界而自我伤残,一跤摔成患果小症的侏儒,身高九十四公分,不再长个儿,但智力却比成年人高三倍,而且意外地获得了唱碎玻璃的本领。

    他常用尖锐的歌声来表达他对某种事态的愤怒,甚至用这种声音在商店的橱窗上穿孔,以便让别人伸进去偷拿东西。但有时也遇到过失灵的尴尬。除了他父母的日用品商店以外。他也常在邻家的烤面包店和蔬菜店跑动。他因品行不好被学校开除,他就跟着面包店的太太学知识。他母亲则是一位较传统的女性,因与表兄的婚外情常感内疚。

    怀奥斯卡时她一见鲤鱼使呕吐,后来物极必反,竟猛吃生鱼,后因此中毒而死。父亲雇了个十七岁姑娘当帮手,奥斯卡16岁那年与之发生性关系。但同时他发现养父也与这位叫玛丽娅的女子私通,他便用鼓槌拼命在床上敲打以示愤怒,他几次劝玛丽娅打胎,均遭拒绝。玛丽娅生下库尔

铁皮鼓摘抄

铁皮鼓读后感

  • 作者君特格拉斯中学尚未毕业就被抽去当兵,战后从美国俘虏营回到祖国,开始反思纳粹意识形态导致的结果,反思意识形态的危险性。自己能够从战场上活着回来,就有责任做历史的见证人,寻找纳粹能够在德国社会找到温床的原因,以为告诫。

    历史该如何来看待呢?历史是被尘封不管,罪责的承担是短期的吗?格拉斯在法兰克福战争爆发五十年的演讲上说:“50年后的今天,在回忆波兰的这场苦难和德国的耻辱时,我们虽然已经受到如此严厉的惩罚,但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丝毫减轻身负的罪责,这种不是能用语言消除的沉积物。即使有朝一日通过新的努力补偿了我们的罪过,羞愧也依然存在。”

    不同于当时很多人的想法:“我们现在承担罪责,那么事情也就会过去,将来情况好转时,我们也就不必再感到内疚了。”作者对这种态度说“不”!他试图在事实的森林重新长出来之前很快地照亮它们。在坚冰上凿孔,让它们敞开着。不要缝合裂口。不要容忍跳跃,不要企图借此轻易地离开历史这块蜗牛栖居的地区……

    一战结束后,人们似乎并不从历史中汲取教训。“战争渐渐消耗尽了。人们含糊其辞地签定了和约,替日后的战争制造了新的起因”。小说中前二战上士、画师兰克斯爱讲“passé”(法语,意为“过去”)这个词儿,他总把世界分成现实的和故去了的。但是,退役中尉海尔佐认为:“什么也没有成为过去,计算题还没有除尽,日后大家还必须一再在历史面前说明自己是否尽责了。”、“他用咒语招来了所有的历史幽灵,而这些都是兰克斯方才认为已经属于过去的。”那些幽灵,所有无辜的生命,包括兰克斯奉命清除的修女。

  • 如果说奥斯卡审判的德国民众是一幅巨大繁复的人物群雕的话,那么,奥斯卡的自我审判则为我们呈现出一个鲜活的个案。作为第一人称的叙事者,奥斯卡向读者坦露了自己的内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德国青年的复杂而又真实的内心经历。

    他虽然是一个特例,拥有与众不同的外形与智慧,他与常人间隔开来,但是他仍然是当时环境下生活着的,仍然有着二战前后德国民众的特点。尤其是对于肉体欲望的渴求和实践、出卖表舅布朗斯基和父亲马策拉特换取自己的保全掩盖自己的真实面貌、偷进别人的房间、私拆信件,集中地体现出人性中丑陋的一面。

    在陈诉自己的心理和活动时,他毫不避讳地动用自己的感官,进行细节描写,如如何用唾液使汽水粉在玛利亚皮肤上发酵,如何给满身臭气的格雷夫太太“带来昏厥”,如何在颠簸的货车里仍然想像着卢齐狐狸似的三角形脸,如何偷进护士道罗泰娅的房间仔细观察的。

    他曾自觉扮演耶稣的角色,又清醒地意识到体内的撒旦时常出来作祟。他是智者和恶魔的混一体。圣心教堂里的一尊耶酥像和他长相似,使他自以为是耶酥。但他也经常能够感受到撒旦在身上蹦跳,对他耳语,鼓励他做出一些有损别人的举动。他的狩猎计划——引诱别人偷窃,便是受邪恶的左右,——他充当了撒旦的角色。当他像夜游者一样去骚扰护士道罗泰娅时,他清楚地明白此时他体内的撒旦占了上风,理智已经不由他控制了。

    实际上,他只是一个人,有着善良也摒弃不了邪恶,只会是某一方占上风而已。他的自我审判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与铁皮鼓的对话,在他的眼中,“鼓理解我,始终给我正确的答复,鼓和我相依为命”、“它愿意人家敲击着向它提问,敲击着由它回答,或者在急速敲击下无拘无束的闲聊,把问题和回答都搁置一旁”,铁皮鼓是他选

  • 奥斯卡马策拉特三十年的生活历程从历史大背景分为三部分:纳粹上台、二战、二战后。其间的风云变幻在但泽这个敏感的地区无不留下深深的创伤。但泽就像书中提到的那具裸体木雕“尼俄柏”,很多人都想去染指她、占有她,却最终都得不到好下场。

    战火和政权的更迭,边界如海潮般的起落,麻痹了人民的神经,他们没有确定的信仰,只能在旋涡中求得喘息的机会,在琐碎的日常生活中虚度生命。在马策拉特家中,目光阴郁的贝多芬和希特勒对视着并存着,表明这些人对于艺术和政治信仰同样麻木,把它们同等地看作生活的必不可少的手段。

    因此,德国普通民众的生活就随波逐流,似乎波澜不惊而又静水深流。各色人等的麻木生活都被纳入奥斯卡的审判目光:食、色、同性恋、聚会、演讲、战争、和平,这些不变的主题,任凭它们分割着他们的生命……通通都是奥斯卡从下往上看世界的结果。

    然而,纳粹毕竟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从最细微处着手,使民众对其产生依赖以至好感。1929年,奥斯卡三岁时,纳粹在小市民和资产阶级有意和无意的支持下逐渐壮大,形形色色的人物跃然纸上,有活跃分子,有跟着走的人,也有默默认可的人,各式各样的场景铺展开来,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群众的狂热,阅兵的场面,烧犹太教堂,前线,战后币制改革等等市民的描写占主要地位,而其中处处离不开食和色。

    奥斯卡的实际智力告诉他要善于隐藏自己,三岁孩童的身形使人们消除了对他的戒备之心,对于他的在场毫无顾忌,任其跨越政治的或者心理的界线,使奥斯卡洞悉最直接的真实.奥斯卡从眼中的芸芸众生照见其心灵底层,透视造成纳粹统治的深层原因,从而得出作者的结论:“每一个人都对历史付有责任”。以奥斯卡家庭为中心扩展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随着对鼓的询问渐次展开,细节化地展开。

铁皮鼓写作背景

  • 格但斯克(波兰语:Gdańsk),德国称但泽(德语:Danzig),是波兰滨海省的省会城市,也是该国北部沿海地区的最大城市和最重要的海港。格但斯克位于波罗的海沿岸,人口约47万。

    是波兰北部最大的城市。是重要的港口城市,有史以来一直都是德国和波兰反复争夺的焦点。从公元十世纪末建市以来,由于地处维斯瓦河的入海口,但泽就是贸易港口重镇,被毗邻的德国与波兰同视为生命线,随着每次战争战胜国的转换频频易主。

    一战前,但泽隶属德国。德国战败后,协约国帮助波兰重新建国,各方妥协的结果是在1919年的凡尔赛条约中将但泽市以西一块直通波罗的海的狭长地带划归波兰,称为“波兰走廊”或“但泽走廊”,而但泽本身成立为一个半独立的“自由市”,发行自己的邮票和货币。但实际情况却是九成以上的但泽居民都是德国人,控制了大部分的但泽内政;而但泽的外部事务却要受到波兰的控制。

    波兰对但泽自由市不满,在其西边的“波兰走廊”上新建了格丁尼亚港口,取代但泽作为波兰海运重镇的地位;德国对但泽自由市更不满,失去了但泽走廊,东普鲁士便成为了一片孤岛,与德国大部分领土相连接的咽喉被彻底掐断。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纳粹德国要收回但泽和但泽走廊,波兰则要求归还格但斯克。希特勒以此作为藉口向波兰进攻,在但泽市的波兰邮局打响了二战的第一场战斗。纳粹德国吞并但泽后对该地的波兰人进行了大规模的逮捕与屠杀,直到1945年3月,苏联红军攻占但泽,90%的老城化作废墟,1/4的战前人口死亡。

    幸存下来的德国人被红军驱逐到奥得河以西的德国领土,新居民大部分由波兰东部被割让给苏联的利沃夫等地区迁徙而来。但泽自此成为格但斯克,归属波兰。1990年两德统一后,联邦德国与波

  • 二战结束,德国成了一片废墟,小说家雷马克、阿·茨威格、诗人高特弗利德·本等为代表的“流亡文学”陆续从国外回来,然而德国文学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这一时期的文学语言明显生硬,缺乏活力,人们在努力的找寻流失的语言特色和生动,然而,作品中语言却依然显的呆滞刻板。

    战后的废墟文学主要反映战争生活的痛苦,内容几乎全部来自现实的生活。很明显,这一时期的文学内容重于文字,遭受战争痛苦的人们勇敢的拿起了笔,坚决的把他们内心的苦闷和压抑付诸于纸上,用即使是僵硬的语言把这失落的一代人繁复的内心世界表现的特殊而特别。

    德国新一代文人大多出生于两次大战之间。居住在东德的满怀革命乐观主义,讴歌经济建设和农业集体化事业;居住在西德的作家一时甚感严峻,面对一片废墟,不得不“从零开始”,头几年写了不少哀叹祖国命运和个人不幸的作品,被称为“废墟文学”。1947年成立的“47社”,成为重新凝聚西德作家的中坚力量,其中《铁皮鼓》更是德国战争文学到反思文学的一个里程碑。

    1958年10月,“四七”社在阿尔高伊的阿德勒饭店聚会。“四七”社是一个松散的文学团体,既无纲领,也不发会员证,在作家汉斯·韦尔纳·里希特的主持下,每年聚会一次,作家们在会上朗读各自的新作,当场听取评论,该社就以这种方式来推动文学创作与评论的发展。

    从一九五〇年至此,“四七”社共评过五次奖,获奖者是艾希、伯尔、艾兴格尔、巴赫曼和瓦尔泽。这一次聚会时,来了一位年轻人。他来了,朗读了,胜利了。君特·格拉斯,他从巴黎到此地,来时囊中羞涩。他朗读了长篇小

小说《铁皮鼓》介绍
铁皮鼓

书名:铁皮鼓

作者:德君特·格拉斯

国家:德国

出版日期:1958年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