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伴随我》读书笔记

作者:纳丁·戈迪默

《无人伴随我》小说导读

《无人伴随我》是南非女作家纳丁·戈迪默于1994年发表的一部长篇小说。从故事层面看,小说的情节并不复杂,它主要围绕女主人翁维拉·斯塔克展开,描述了白人斯塔克一家以及他们的黑人朋友迪迪穆斯·马库马一家在南非从种族隔离制度到白人统治即将灭亡的这一历史过渡时期的命运,充分展示了人物在他们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和社会中的复杂性和多样性。Q猪推出《无人伴随我》读书笔记,欢迎阅读

无人伴随我故事梗概

  • 故事描述了描述了白人斯塔克一家以及他们的黑人朋友迪迪穆斯·马库马一家在南非从种族隔离制度到白人统治即将灭亡的这一历史过渡时期的命运。

    从社会属性看,维拉是一名资深的白人律师,她不仅同情黑人,支持他们的解放运动,而且她经常通过法律的手段争取为黑人们赢得土地和生存的权利。在种族隔离期间,她曾冒着被逮捕的危险藏匿过黑人解放运动的骨干,帮助他递送过信件。在黑人解放运动获胜、新政府即将成立的时期,她积极参与政治活动,是国家宪法问题技术委员会的委员。她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一部宪法是一种权利法在法律上的实践?是的,我已经发现实际上公正的意思是聆听那些人想出来的主意,这些人想要继续抓住校力、欺骗的权力,为了得到合法性他们会不择手段”由此可见,她在政治上十分敏锐,并且坚持公正的立场和原则,是深受他人尊重的律师。

    但是,从生物的属性看,她又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在她第一个丈夫出去打仗期间,她被另一个美貌的男子贝内特(简称本)引诱,在山区度假时就开始与他做爱。等她的丈夫征战回家时,他发现原本的那个家已经不属于他。离婚后,维拉保留了前任丈夫的房屋。但在她与她第一个丈夫最后一次在深夜会面时,她又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欲,与他做爱,结果她与第二个情人—丈夫贝内特正式结婚时,腹中怀的孩子却是第一个丈夫的孩子。贝内特原本想当一名雕塑艺术家,但终究未能如愿以偿。为了给他心爱的女人维拉提供钱财,他放弃了对艺术的追求,转向经商,开办了一家名叫“推销的行李”的公司,销售高档皮箱等商品,但最后也以破产告终。

    斯塔克夫妇生有一男一女,第一个是儿子伊凡,他实际上是维拉第一个丈夫的孩子,第二个是女儿,取名阿尼克。由于在她少年时期得不到真正的母爱(那时候她母亲正忙着与别的男人做爱),她产生了强烈厌恶男人的感

无人伴随我摘抄

无人伴随我读后感

  • 作为南非文坛的巨肇,戈迪默展示给读者的是一个处于特殊的时间与场所中的复杂世界,其中的人物也是复杂的、多样的。由于各种政治、种族、信仰等原因,他们似乎无法真正地沟通,彼此信任与关爱。

    政治斗争、种族偏见、信仰危机始终伴随着小说中的人物,使他们感到孤独与绝望。他们中不少人都是在孤独中走过他们的生命之旅,这就是这部小说展现给我们的那个世界中的人间故事。显然,戈迪默在这部小说中流露出的悲观色彩与她生活的时代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可以说,它是她生活其中的那个特殊国家和时代的艺术写照。

    女主人公维拉是资深律师,支持黑人解放运动,经常通过法律的手段乃至冒着生命危险为黑人们争取土地和生存的权利,但她的私生活却极不光彩,出轨成性,最后只能独自走完人生之路。

    《无人伴随我》里最为孤独的人该是迪迪穆斯——一个心怀梦想却最终无法实现的人。迪迪穆斯是南非反对种族隔离政策的斗士,解放阵线的重要革命者。可是在胜利后的新政府机构选举中,他出乎意料地落选。不仅如此,他随后还又成为新政府自我反省自我谴责的牺牲品。

    从《无人伴随我》看,在戈迪默的思想中,新南非政治正义的实现,不仅要求白人的物质妥协与现实努力,也不仅要求建构黑人女性的主体性,给予黑人女性以性别正义,更要求政治上胜利的全体黑人正确处理即将到来的权力,避免新南非陷入黑人自己制造的另一种压迫中。

    对于戈迪默来说,维拉这一虚构的人物身上,恰恰寄寓了现实白人在新南非存在的政治合法性。戈迪默相信,后种族隔离时代的南非白人,不可能仅仅通过真相与仟悔来获取宽恕与和解。

    南非白人应该还南非黑人以物质正义;他们必须选择站在黑人一边,为黑人的权力而斗争。南非白人的典范只能是维拉这样的人,而不是那些天天在教堂里和电视上忏悔自己罪恶,又在现实中抓住既

无人伴随我写作背景

  • 南非种族隔离制度,是1948年至1994年间南非共和国实行的一种种族隔离制度。具体实践上,南非种族隔离制度防止了非白人族群(即使是居住在南非白人区)得到投票权或影响力,将他们的权益限制在遥远可能从未访问过的家园。1997年2月3日 (农历腊月廿六),南非永久宪法生效,结束了300多年的种族隔离制度。

    Apartheid是南非语引自荷兰语的词,区分隔离制度之意。这个制度对人种进行分隔(主要分成白人、黑人、印度人和其他有色人种)。然后依照法律上的分类,各族群在地理上强制的被分离,特别是占多数的黑人,依法成为某些"家园"的市民。这些家园在名义上是自主国家但运作比较类似美国印地安保留区和加拿大原住民保留区。事实上,多数的南非黑人从未居住过这些"家园"。

    20世纪80年代,南非国内黑人民族解放运动如火如荼,国际社会不断向种族隔离政府施压,再加上持续十多年的经济停滞,南非国民党的统治已是四面楚歌,穷途末路。1989年,长期鼓吹种族隔离制度的总统波塔辞职,戴克拉克上台,新总统很快宣布南非“政府准备废除允许地方当局在公共场所执行种族隔离的分离设施法”。

    1990年2月2日,戴克拉克又宣布解除南非解放运动组织的禁令。9天后,曼德拉获释。这标志着种族隔离制度在南非正式废除,南非进入后种族隔离时代。

    随着南非由种族隔离社会向后种族隔离社会的转变,长期关注南非现实的戈迪默于1994年发表了长篇小说《无人伴随我》。

    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源于其"双重殖民"的独特历史。17世纪初,荷兰东印度公司在今天的好望角地区建立了殖民点,为绕过好望角贩卖东印度香料的荷兰商船提供粮食、牛肉、烟草、淡水等补给。殖民者最初建立的是自由农庄,后来从安哥拉地区

小说《无人伴随我》介绍
无人伴随我

书名:无人伴随我

作者:纳丁·戈迪默

国家:南非

出版日期:1994年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