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读书笔记

作者:东野圭吾

《信》小说导读

小说《信》中平野社长以仿佛在谈论天气一般的寻常口吻对直贵说:“歧视是理所当然的……我们需要对你区别对待,这也是为了让所有的犯罪者知道,自己要是犯了罪亲属也会痛苦。”他方始顿悟,原来自己现在的苦难,正是对刚志所犯罪行作出惩罚的一部分。犯罪者必须要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就是自己犯罪的同时也抹杀了自己亲属在社会上的存在。为了显示这种客观事实,也需要存在歧视。这样的观点表达了作者对于歧视的思考。Q猪推出《信》读书笔记,欢迎阅读

信故事梗概

  • 一开始对哥哥刚志如何杀人的描写,一包糖炒栗子引发的血案,还有他因为积劳成疾无法逃跑,不可谓不煽情。接下来直贵对哥哥的犯罪事实一步一步做出的反应,却是如此真实,真实得简直冷酷。

    即将毕业的高中生直贵先是无法接受事实,每次想到哥哥是因为自己犯罪就心痛得不行,他的心痛,很快被磨灭在严酷的生存考验中了。放弃了大学的直贵只能在社会最低层挣扎着,一度连自我也放弃了。这期间的直贵偶尔会给哥哥写信。

    在因哥哥而遭受的白眼歧视下,在不停地换工作的辗转流离中,他接受了哥哥犯罪的事实,并且,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他开始隐瞒哥哥的存在,拒绝给哥哥写信,甚至不看哥哥的信。此时的直贵,企图通过上大学和同上流社会的朝美结婚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为此,他冷静地决定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让朝美先怀孕,虽然没有成功)。

    然而,逃避这条路是走不通的。直贵在社长和由实子的帮助下,走上了相反的道路,那就是——堂堂正正地面对事实。在这样的态度下,直贵不再做无用的挣扎,在由实子的督促下做好自己分内的事——给哥哥写信,努力工作,他也过了几年他之前曾以为不可能的平静生活。

    随着女儿的长大,一家人仍然逃不脱社会的故意疏远和歧视。此时直贵更加茫然了,又是社长的提点,还有女儿的意外受伤,让他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写了一封绝交信,割裂和哥哥的一切联系,为了自己,更为了妻子和女儿。直贵选择去见受害者家属替哥哥道歉,这原本是他十年前就该做的事,为的就是做一个了断。

    可是,这血浓于水的关系,真的能说断就断吗?答案是不能。最后直贵选择去监狱演出,这是他在哥哥入狱后第一次见到他。直贵发不出声音的结局,和嫌疑人石神呕出灵魂,有异曲同工之妙。

    后来会怎样?嫌疑人里石神和婧子会各自为自

信摘抄

  • 1、所谓偏见,就是不平等看待,其产生的根源就在于人的自私本性。这里的不平等看待,其实可以视为一种处理各种社会关系时的态度平衡缺失,而总是向有利于自己的一方倾斜,除非不同的立场之间不存在厉害冲突。一般情况下,人都是首先从自己的角度来看问题,而不会力图站在他人的立场来考量,完全意义上的中立是不可能的,由己及人是必然的思维定势,偏见遂自然而生。--东野圭吾《信》

    2、即使是善良的人,也不能什么时候,向谁都显示出来善良。得到那个,就得不到这个。都是这样的事儿。要选择这个就要舍弃那个,如此反复,这就是人生。--东野圭吾《信》

    3、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那只是想象中的产物。人类就是需要跟那样的东西相伴的生物。--东野圭吾《信》

    4、犯罪者必须要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就是自己犯罪的同时也抹杀了自己亲属在社会上的存在。--东野圭吾《信》

    5、犯罪者必须要有着这样的思想准备,就是自己犯罪的同时也抹杀了自己亲属在社会上的存在。为了显示这种客观事实,也需要存在歧视。--东野圭吾《信》

    6、“可是,和真正的死亡不同,社会性的死是可以生还的。”平野说,“方法只有一个,孜孜不倦地一点一点恢复他与社会的相容性。一根一根地增加与他人联系的线。等形成了以你为中心的像是蜘蛛网一样的联系,就没有人无视你的存在。这样迈出第一步的地方就是这里。”--东野圭吾《信》

    7、“是吧,那么,杀人为什么不能容忍呢?因为被杀的人失去了意识,失去了一切。想再活下去的欲望也好,生命被夺去的愤慨也好都没有了。”“所以,要是杀人也可以的话,就会担心自己也可能被杀掉,那样的行为肯定不好。”“不过,这个理由,对于决心要死的人是行不通的。

信读后感

  • 作品《信》中,主人公是一对在父母死后相依为命的兄弟:哥哥武岛刚志,为了筹备弟弟的学费,铤而走险犯罪杀人;而弟弟武岛直贵,则不得不背负哥哥一手制造的精神债务,从此坠入社会歧视的轮回。“谁叫他哥杀了人呢?”这是直贵的一个同学在醉酒之后的无意之语。

    几乎每一位登场人物都必须针对这一问题,决定各自的言行。本作就是以加害人家属的视角和其他人的态度为切入点的,这一特征倒是可以和同为东野作品的《彷徨之刃》(2004年)进行对应说明,因为后者正是从被害人家属的视角和其他人的态度切入,牵扯出了问题多多的少年法。

    不管是《信》中的杀人犯弟弟,还是《刃》中的死者父亲,他们都在一桩并非当事人主观故意的罪行发生后,面对了人生道路的易辙,逐渐深陷被宿命无情嘲弄的泥淖而不得解脱。就是这样相对的两个“命运”,演绎出了两场典型的社会悲剧。

    东野圭吾用他那独特的笔触,将问题直接抛至读者面前,以淡于批判的口吻,诉说着我们所熟知却明显忽视了的哀伤。这种哀伤借着一封封轻质的信纸传达开来,那是“难以言喻”的沉重吗?

    1、“歧视是理所当然的。”

    在阅读《信》这本小说的过程中,笔者曾反复扪心自问,我有没有过歧视别人的经历呢,答案是肯定的。除非读者您是百年一遇的圣人,否则也应该和我一样吧。所歧视的对象,可能不是“加害人的家属”这类接触机会不太多的特殊人群,但至少也会是以下弱势群体当中的一种吧:下岗职工,无业游民,乞讨者,残疾人,农民工,犯罪嫌疑人,肝炎、艾滋病等传染或特殊疾病患者(甚或只是病毒携带者),来自偏远贫穷地区的人,从事脏活、累活以及特定行业的服务人员,……还需要再罗列吗?这样的歧视对

信写作背景

  • 东野圭吾的小说《信》,里面直贵的哥哥因为抢劫杀人入狱,而使直贵一直被社会歧视。文中社长说:“你恨不恨哥哥是你的自由,我只想说,恨我们不合情理。要是稍微深入一点说,我们需要对你区别对待,这也是为了让所有的犯罪者知道,自己要是犯了罪亲属也会痛苦”。亲人犯罪了家人也会受到惩罚,对于这件事中外都有报道,2009年上映的日本电影《无人守护》从另一个角度进行了解读。

    《无人守护》的剧情介绍

    一天,警察闯入船村家,打破了这个平凡四口之家的宁静生活,尚郑未成年的缘长子作为幼女连续被杀事件的嫌犯遭到逮捕。东丰岛警署的刑事胜浦(佐藤浩市饰)和三岛(松田龙平饰)接到命令,要他们前去保护嫌疑犯的家人。不明就里的两人火速赶往现场,只见记者和围观者将船村家围得水泄不通,他们的任务就是要让嫌犯家属摆脱媒体和舆论的骚扰。女儿沙织(志田未来饰)暂时休学,三位家庭成员分开接受保护。负责保护十五岁的沙织的正是胜浦,他有一个和沙织同龄的女儿。为了避人耳目,胜浦和沙织不断变换容身地,辗转于旅馆、胜浦家、其友尾上令子(木村佳乃饰)家,然而嗅觉灵敏的媒体总是很快寻来,哪里都无法久藏。

    胜浦决定带着沙织离开东京前往伊豆。那里有本庄圭介(柳叶敏郎饰)和久美子(石田百合子饰)经营的海边民宿旅店。本庄夫妇的儿子在三年前卷入某案件不幸身亡,而胜浦是当时负责该安的警察。当时他听从上司的命令没有行动,结果导致他们的儿子死去。胜浦虽然深感内疚,但这间旅店是他唯一能找到的藏身之处在前往伊豆途中,善于翻旧账的报纸和电视新闻把三年前胜浦办案失误的旧创疤又揭了开来,还公开了他嫌犯家属保护人的特殊身份。胜浦到达目的地后,已知来意的圭介对他说:“警察没能保住我们家的孩子,却偏偏要保护杀人犯的家人。”与此同时,网络留言板上开始充斥恶意的匿名发言,不

小说《信》介绍
信

书名:信

作者:东野圭吾

国家:日本

出版日期:2003年3月

《信》读书笔记索引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