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海莲·汉芙《查令十字街84号》读后感、点评、感悟

发布时间:2017-06-04 22:25:20 有 个人关注了这篇文字

1、

常常会有这样的感觉吧,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

多想推开一扇窗,就在窗外遇见一个能懂我一切的你。

只要一个你,就足以傲视所有的孤独。只要有你的爱怜,就觉得自己是时间最受宠爱的那朵花。只要有你的默认,就觉得自己有最举世的才华。

我们匆匆行走在每一个日子里。驻留在每一个漫长寂静的夜。

我们找到一种最触手可及的交流方式,那就是阅读。在阅读的过程里,我们和不同时代的人交流着,我们因着彼此思想的碰撞而激动不已。但我们不能与作者争吵与讨论。也许会读另一些与之相关的评论,宣泄一下无法交流的焦灼。然而,心仍是寂寞的,我们需要的是可以恣意的态度和深刻的领会。

如果遇到心仪的作者,喜爱的书,我会连封面,出版社,纸张都变得苛刻起来,就像对自己爱的人总会很挑剔。总要它以最美的姿态被我养在“后花园”。

没有人分享的后花园是荒芜的,凄凉的,寂寞的,孤独的。

可是,让我如何遇见你?

当我走在拥挤的街头,看着穿梭来往的人流,我疑惑谁会是我心灵的捕手?也许,我们有过眼神的交流,里面有着似曾相识的疑惑。而我们终究也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去细辨心的回忆。

但也许,一封小小的邮件就改变了一切。

在《查令十字街84号》中 ,纽约女作家海莲就有幸于茫茫人海中跨越千山万水,找到了一个真实的心灵捕手--一家伦敦旧书店的书商弗兰克,而后他们之间有了二十年的书缘情缘。当然,由于汉娜率直可爱的性格,她收获了书店里每一个人的心。

这种书信往来的记忆是温暖的。就像译者陈建铭先生所讲的“一旦交流变得太有效率,不再需要翘首引颈,两两相望,某些情意也将因而迅速贬值而不被察觉。我喜欢因不能立即传达而必须沉静耐心,句句寻思,字字落笔的过程。亦珍惜读着对方的前一封信,想着几日后对方读信时的境况和情绪。”我也尤其钟情于手写的交流。握在掌心的信笺,看到对方的字体,一个个散发出淡淡的温暖的探询。甚至可以压在枕下,随时在心灵需要的时刻再次翻阅。一扎一扎地用绸带捆住,整齐地码在箱子底部,等待某个日后的开启,又是一次愉悦的心灵之旅。

看那些书信,只觉得时光是充满了缓慢韵律的流逝。就是被一个人慢慢唱,另一些人慢慢和的平淡生活,但因为文字的浓缩,它变得紧凑而充满情趣。

我是个爱情至上的人,但我反对在这部书里找寻爱情的轨迹。

我觉得这就是一部讲述人间温情的故事。一部在生活里找到知音,并得以终身精神圆满的故事。

《查令十字街84号》中的他们----海莲和弗兰克以及书店的其他人,虽不曾面对面,但心灵的距离早已飞跃千山外。我喜欢这样不涉及隐私生活的单纯精神交流。这样的交流是片面的,仅是自己生活的一个侧影,而不是全部。而唯有如此,这样的彼此才是纯粹的,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的交流才能轻松得没有负担。

前几日钱胸就说道不太想见网友,我深以为是。钱钟书说过“如果你觉得一枚鸡蛋好吃,干嘛非要认识那只下蛋的鸡呢。”就是这样。我们在豆瓣上彼此关心,鼓励,帮助,获取心灵所需,那就足够了。当然,我们可以彼此手写一封信,表达我们相互的感谢和彼此间的欣赏,我觉得这样就很圆满了,见面倒是画蛇添足。

所以,我对于海莲最终无缘见到弗兰克并不遗憾。生命中所需的已经彼此给予和得到,见与不见已毫无意义。那些由长久岁月串联的记忆已经被好好珍藏。借海莲一封信里的一段话“我打心里头认为这实在是一桩挺不划算的圣诞礼物交换。我寄给你们的东西,你们顶多一个星期就吃光抹净,根本休想指望还能留着过年;而你们送我的礼物,却能和我朝夕相处、至死方休;我甚至还能将它遗爱人间而含笑以终。”

就算人海茫茫,最终也没有人会是一座孤岛。总能找到一个知己,让你终身不觉得孤单。

2、

你们从哪儿读出《查令十字街84号》有爱情味道呢?仅从一句德尔太太的信中写了句“我过去对您心存嫉妒”吗,那是标准的英国式礼貌而已。全书145页,作者书信原文93页,如果没那些添油加醋的序呀跋呀读后感呀,这书凭着几封干巴巴的信件恐怕早被扔到书架下端了,没有人再为此拍电影和吹捧爱情的纯洁无奈,中年的落寞孤独。各位到底是喜欢自己的臆想,还是真的看到了书的生命?!

只有老书虫们能够理解那份感情,跟老酒鬼们从威士忌中喝到风的味道,孩子们从贝壳里听海的声音一样,是种痴迷。你徘徊在书中的人和事,揪心裂肺同喜同悲,却永远无法打扰到他们。是种抓挠,你突然忆起某书中的一句话,却无法记得清楚,手头没书无从查找的瘾头让你坐立不安,恨不能半夜砸开书店门抢到一本。此时,若能有个朋友让你打电话求证,或许两人从一本书聊出兴起的另一本,这种知音你是肯定不会拿他当外人的,今后遇到精彩的书,十有八九你会想到多买本给他。然而,对这类知己,你往往不会跟他说起某个男人,某个老板,某条短信。

海莲跟德尔就是这样的知己而已,她要书,他找书。她要的书,大多不是主流畅销书;他找的书,居然会为她留意插图装帧出版社和年份。第一次成交,是海莲做女人的天性,愿意先赊出点信任试试看,既然家边的书店没有,大洋彼岸或许可能。每个人都会对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产生那么点儿信任,因为他不知道你任何故事,所以也骗不走你任何感知。如同某夜西雅图酒吧里对我叨叨一晚上的老酒鬼,居然告诉我他如何更换城市骗取养老金。德尔也很用心,回信中详细描述了找书的过程,于是成交。事大事小,是看你办事时的努力程度。自此,两个电话都没通过的人,彼此信任二十年。

她要书,他找书。这一头是个生性孤僻单纯的老女人,信任陌生人如同信任自己的邻居,分享她读书的心情,她的工作,她的天气,她的唠骚,那一头是一群忙碌的店员,为了这份信任而猜测想象并自告奋勇地推荐书,也同时推荐他们对她的理解。这份普通小老百姓之间的信任让人们彼此在大洋对岸找到一处心情垃圾桶。这份信任,恰到好处的完美,实在无需往前走一步亲自去看看书店,或打个电话聆听声音去证实相貌,而破坏它。也就是这份信任,让三十年后无数臆想症患者一厢情愿地把德尔搞成“严谨严肃”中年英国男子和海莲“活泼浪漫”美国徐娘,并必须让他们发生点心理变化。尤不能忍受改成电影后海莲踏上伦敦土地一副“六十岁爱丽丝游仙境”的惊喜艳羡的表情。一个爱把自己关在屋里,常年读书的人,怎么会弄出乡下老鼠进城的大惊小怪表情?

这本小书很简单,就几封短短的书信,而已。但,你若留心会发现一本《项狄传》居然找了三年多才找到,而《坎伯雷故事集》花了四年,期间买主未曾起心动念去别的地方买,而卖主也从不曾忘记一直寻找的。这种普通的信任就有了重量,有了忠诚的味道!因为她知道他们不会忘记,他们也知道她是不会去别的地方捷足先登。如果你读到她因为想看约翰多恩的谋篇论道不惜翻查三种版本,他们也因为找到乔叟的故事集而非日记便逢人必问,你会了解这种忠诚是源于尊重。一家书店除了利润还有专业,一位读者除了阅读还有思考。彼此对书的尊重到达极致,成了惺惺相惜的关爱,于是有了战时的食品礼物有了回赠的照片和桌布。

一份从未被辜负的信任,一对儿彼此忠诚的买卖双方,一股源于书和知识的尊重,远远超过一段臆想的萌动爱情。

现在,全地球都知道实体书店要死了。推开一个咖啡和油墨味的书店门,我们要挤着地铁,灌着冷风走上一会,这比起打开手机电脑的方便,实在不值得叹息。我们无非失去的是一种新书味道,几分钟观赏各种读书表情的娱乐,跟店主简单几句书评交谈。而接下来我们要饿死那些每页纸后面冬天裹着毛毯夏天流着臭汗缩在角落写着读着编着的人,那就有些恐惧了。他们一辈子适应不了大场面,有顿好吃的就跟过节一样,不难养活。既然,这个文明养活了那么多说废话的人,却养活不了几个真正写书的,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耻辱。

我能死在实体书店灭亡之前,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

3、

早已迷恋《查令十字街84号》,缘于N老师推荐的电影。台译名《迷阵血影》,已为多数同道中人诟病。诚品书店古书区的员工陈建铭牛劲发作译出全书,就是为这个蹩脚的名字、和片中惨不忍睹的对白字幕,“我翻译这本书,多少也想为她赎点儿罪罢。”电影还只看过片段,拜陈所赐,竟得已先读全书,我只想说谢谢。

是一口气将《查令十字街84号》读完的。看至最后两封信时,毫无征兆地竟然就结束了。有个词叫“戛然而止”,我一直觉得它很有味道。同时眼睛里涌上潮水,这有点像读《双城记》结尾时的感觉——“It is a far, far better thing that I do, than I have ever done; it is a far, far better rest that I go to than I have ever known.”以为自己不过是在挥霍着一点兴趣和时间,最后才知早已被它骗走了感情。明明是我不入虎穴,怎么却被虎虏获?

“二十年间缘悭一面,相隔万里莫逆于心。”

难以置信,一个普通美国女作家同一家伦敦旧书店之间,竟能保持通信20年,而内容却无非是索书、道谢、问候以及对见面的设想和期待。说实话,信写到53年时我已分外火大,难道Helen不认为,一次旅行远比窝在破公寓里自我修炼更重要么?这一拖竟拖了十几年。当她终于踏入梦寐中的84 Charing Cross Road,Frank却已遁入死亡之门。

还是时间最老。

初拿到这本书时,难以控制兴奋之情。译林终究放弃往年设计上的呆板,虽然我个人认为那花哨的横条纯粹画蛇添足。用邮戳做书信集的封面并非它首创,当年我正是被《香草山》书脊上的半个邮戳所吸引,才会毅然买下余杰的东西。而《查令十字街84号》的责任编辑张远帆难掩其装帧理念的得意之情,“比如那张藏书票,比如书的开本:‘考虑到中国人的手比较小,所以我将它竖向裁掉一些,这样就可以撑在手里,翻起来很方便了。’边说边用其小胖手将书飞速翻动,果然是灵动无比。”

或许爱书人都有着色色的眼光,不仅挑剔书的内容,还忍不住要指摘它的皮囊。看到那本装扮妖冶做作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版《恶之花/巴黎的忧郁》时,简直要跳脚了。三联的品相则好很多。

Helen坦白交代自己“和百老汇的乞丐一样时髦”,让我们一起想象她一手夹烟一手抚摸书背的模样吧——就像抚摩心爱之人的肌肤。装祯精美独到的斯蒂文森文集令她“打心里头舒服”,欺世盗名的书又可以让她叫骂不已。 她毫不掩饰真性情,嬉笑怒骂间,一定令古板的Frank忍俊不禁。

既然说到Frank。和Helen通第一封信的时候,他已成家。而Helen的爱人死于二战,此后终生未婚。两人性格不算迥异,Frank温雅古板,谦和善良;Helen虽乖戾,却热情慷慨。难以想象一男一女保持通信20年,竟然不生出暧昧。我曾以为,这感情若要纯,就敌不过时间,就像我深知与XL的通信亦不会长久。可他们竟做到了。原来没有人可以剥夺奇迹。

网络上风靡的一篇影评——《爱情的另一种译法》,一针见血道出Charing迷的心声: “当爱情以另外一种方式展现铺陈时,也并非被撕去,而是翻译成了一种更好的语言。上帝派来的那几个译者,名叫机缘,名叫责任,名叫蕴藉,名叫沉默。还有一位,名叫怀恋。” 早已将此文印记在心,可翻到书的最后一页,跳过之前好多页序言,看到这些醉人的词时,还是忍不住又黯然了一把——相见不如怀念。

海莲·汉芙《查令十字街84号》读后感、点评、感悟
查令十字街84号
推荐小说: 查令十字街84号

“你们若恰巧路过查令十字街84号,代我献上一吻!我亏欠它良多……”看完这书,海莲的这句话,让人心里感动。要感谢陈建铭。他把海莲汉芙的这本书翻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