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追风筝的人》阿米尔是谁:阿米尔形象分析人物结局

发布时间:2019-06-22 10:00:56 有 个人关注了这篇文字

《追风筝的人》所塑造的主人公阿米尔是一个在挣扎中成长的普通人,在他身上有着关于人性的最真实的体现:伤害别人时的快意与犹疑;危机关头的懦弱无助;亲人面临危险时的慌乱无措;爱情乍到时的浮躁不安;失去亲人时的悲伤孤独;应当担当责任时的自私推诿以及时常涌上心头的自责、自卑和赎罪的冲动等等。

这些情感没有任何的虚伪做作,是一个人在面临变化的那一刻来不及思索的真实反应。

面对自己所犯的错误,他的良心日夜忍受着折磨;在得知真相之后,他的内心的力量渐渐强大起来,这时他又像是一个孤独而悲壮的英雄,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进行着最大限度的弥补。作者的笔犹如一把尖利的刻刀,将人性的真实刻画得近乎残酷。

阿米尔简介

主人公阿米尔是一个有着复杂形象的人物,在与哈桑玩耍时怂恿哈桑用弹弓将胡桃射向邻居家的狗、朝山羊掷石头等恶作剧被发现后,从来都由哈桑来背负,并且认为理所当然。

尽管他是一个孩子,但阿米尔也存在等级观念和宗教民族观念,“我从来没有认为我与哈桑是朋友”,“我是普什图人,他是哈扎拉人,我是逊尼派,他是什叶派”,因此在开哈桑玩笑或捉弄他之后,尽管心怀愧疚,但仍然得到自我辩解和自我原谅。

乃至斗风筝比赛结束后,阿米尔看到哈桑为保护追到了的风筝被阿塞夫强暴的场景,懦弱地跑开了。而阿米尔的心里活动是:他只是个哈扎拉人,不是吗?可是,对父爱的渴求、对优越感的渴望以及面对恶势力时的自保并不能笼统地说是人性的恶,阿米尔只是表现出了人性中本来面目。

何况自此以后半生,他都被愧疚自责的阴影所缠绕。面对曾经的错误的时候,心灵上的愧疚和折磨已经使他在赎罪道路上跨出了一大半,而实质性的赎罪行为(回国救出哈桑的儿子索拉博)更是作出了极大的弥补。所以阿米尔已从自私懦弱的小孩子蜕变成正直勇敢的能够担当的男人。

阿米尔形象分析

一直觉得成长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我们从故事中领悟到的那些点,似乎都可以归于人的成长。

印象最深的一个场景就是,哈桑为了保护那个蓝风筝,被阿塞夫凌辱,但阿米尔没有挺身而出。他认为,为了赢回爸爸的关心和爱,必须要付出友谊的代价,甚至还以这句话抚慰自己:“他只是个哈扎拉人,不是吗?”

哈桑曾用弹弓挡在阿米尔面前,吓跑了阿塞夫,但这次阿米尔却懦弱地躲在墙后。后来,阿米尔向哈桑砸石榴以激怒他,想让他惩罚自己,哈桑却心甘情愿被石榴砸。阿米尔无法直面羔羊一般的哈桑,只能用手表和钱陷害他,逼他离家。

人,经常是一瞬间成长的。对于阿米尔的成长,我看到了以下几点。

错误的价值

当阿米尔的父亲问哈桑是否偷表时,哈桑回答是。阿米尔当即明白了哈桑再一次为他牺牲,同时也明白哈桑早已经知道,自己在那个小巷口的袖手旁观。“那一刻我爱上了他,爱他胜过爱任何人,我只想告诉他们,我就是草丛里面的毒蛇……”

此时的阿米尔在思想上已经彻底承认了自己当时的懦弱行为是错误的,曾经的他一度怀疑哈桑是否知道,拉辛汗深刻的洞察让他加重的疑惑,但他不愿意去相信,直到现在。

一个人,如果能从心底里认识自己的错误,之后再纠正,错误才能在他身上体现出本身的价值。我们每个人不就是在不断的错误、纠正、收获中成长的吗?错误本身不可怕,我们所害怕的还是自己的内心,这引申出了下一个话题。

我们经常不愿意去面对自己心里脆弱的一面

“来吧,这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这句话是多年以后,拉辛汗打电话对美国的阿米尔说的。拉辛汗曾经是阿米尔心中父亲形象的补充,是他的好朋友,同时,也是连接现在和过去的线。当拉辛汗希望阿米尔去喀布尔接走索拉博——哈桑的儿子——的时候,阿米尔想到自己还有家庭、工作,不能去喀布尔冒险,但在得知哈桑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之后,他决定去寻找索拉博。

我想,如果哈桑不是他兄弟,他也会去寻找索拉博,这是必然的。多年的负疚,回忆的侵袭,以及他与哈桑的爱,这些东西始终在蚕食着阿米尔的灵魂,它们像是一枚炸弹,正在等待某一个时机瞬间爆炸,而拉辛汗的电话就是那个导火索。

我们经常不愿意去面对自己心里脆弱的一面。阿米尔能够迈出第一步,走上“再次成为好人的路”,这便是我想说的一点。一个人能够直面自我,直面内心的恐惧,我不知道还有谁比他更勇敢。

与爱的人一起战斗,他才能真正获救

“对偷情的人扔石头?强奸儿童?鞭打穿高跟鞋的妇女?屠杀哈扎拉人?而这一切都以伊斯兰的名义?”面对多年后依旧强大的阿塞夫,阿米尔的这些话脱口而出,他迅速明白,这将会让他下地狱。阿米尔受到了惩罚,他身子撞到墙壁上,被拳套击打下巴,被自己的牙齿噎住,他将它们吞下去……索拉博的弹弓,奇迹般地击中了阿塞夫的眼球,最终阿米尔和索拉博共同打败了阿塞夫。

与邪恶势力的角逐,永远不是朋友之中某一个人的义务。我们不管过去的种种,现在的阿米尔,为了哈桑,为了索拉博,为了自己,无所畏惧,弥补了多年前在巷子中的遗憾。一路的冒险,阿米尔解救了索拉博,也解救了自己。与爱的人一起战斗,他才能真正获救。

我喜欢这个故事,不仅仅因为它深刻、动人,还是因为它有着触动现实的能力。我听过两个朋友的故事。女孩和男孩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几乎形影不离,在有一次玩耍中,男孩不小心将女孩的手指划伤了,女孩流了很多血。其实女孩并没有责怪男孩,但男孩一直无法原谅自己,一开始他不敢和女孩说话,久而久之,两个人几乎成为陌路人。

我在想,人,到底怎样才可以没有那么多负罪感?或许是我们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以至于那些本该美好的情感被一点点摧毁。这就是人的共性吧,心魔对于每个人来说似乎都是难以战胜的,可一旦战胜,我们将收获无穷。

我们再来看看阿米尔。从认识错误,到跨出内心的门槛,再到最后的弥补遗憾,每个人的成长,其实都会有这样相似的经历。而在那些成长过程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的情怀与精神,会是每个人最独特的面容。

罪恶与救赎,都是人们给自己定的界限,到底什么是罪恶,什么是成功救赎了,我不敢妄加界定。看见索拉博微笑,也许是阿米尔最后的救赎。无论他是否真正找到了自己,是否追到了本不该放弃的风筝,至少,他的一路成长,你我有目共睹。

阿米尔小说结局摘录

我俯视着索拉博,他嘴角的一边微微翘起。微笑。斜斜的。几乎看不见。但就在那儿。

在我们后面,孩子们在飞奔,追风筝的人不断尖叫,乱成一团,追逐那只在树顶高高之上飘摇的断线风筝。我眨眼,微笑不见了,但它在那儿出现过,我看见了。“你想要我追那只风筝给你吗?”他的喉结吞咽着上下蠕动。

风掠他的头发。我想我看到他点头。“为你,千千万万遍。”我听见自己说。然后我转过身,我追。它只是一个微笑,没有别的了。它没有让所有事情恢复正常。它没有让任何事情恢复正常。

只是一个微笑,一件小小的事情,像是树林中的一片叶子,在惊鸟的飞起中晃动着。但我会迎接它,张开双臂,因为每逢春天到来,它总是每次地化一片雪花:而也许我刚刚看到的,正是第一片雪花的融化。我追。

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胞,但我不在乎,我追,风拂过我的验庞,我唇上挂着一个像潘杰希尔缺谷那样大大的微笑。我追。

阿米尔的评价

一个比较感性的人,童年时期总是期望得到父亲的认可,稍微有些嫉妒父亲对哈桑的关爱,在哈桑为他追风筝被迫害时充满内疚却不愿承担,所以想办法让哈桑离开自己。怀着悔恨逃离自己的国家,总以为自己在远离阿富汗的美国可以重新开始,却又走上了重新成为好人的路。他一直是懦弱的,又拒绝承认自己的懦弱,最后冒险救回侄子,也算是对自己的救赎,从一个懦夫成功转型为勇者。

《追风筝的人》阿米尔是谁:阿米尔形象分析人物结局

《追风筝的人》所塑造的主人公阿米尔是一个在挣扎中成长的普通人,在他身上有着关于人性的最真实的体现:伤害别人时的快意与犹疑;危机关头的懦弱无助;亲人面临危险时的慌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