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鹿鼎记》双儿是谁:双儿形象分析人物结局

发布时间:2019-06-30 07:08:01 有 个人关注了这篇文字

双儿是金庸武侠小说《鹿鼎记》中的人物,浙江湖州南浔人。重情重义,温柔善良,善解人意,乖巧聪慧,体贴贤惠,清秀可人,腼腆羞涩,诚实不欺,胸无城府,忠肝义胆,天真纯洁。每当韦小宝遇危难,双儿总奋力相救。

 

双儿是金庸武侠小说《鹿鼎记》男主角韦小宝的7位妻子之一。

个人简介

根据书中记载,双儿在九月出生,但书中并无提及她的姓氏,只知她祖籍江南湖州,父母被贪官杀掉后,被湖州庄家三少奶收留做丫鬟。庄夫人丈夫庄廷鑨在“明史案”中被吴之荣诬告、鳌拜所害,庄夫人为感激韦小宝杀死鳌拜,将双儿送给韦小宝。

双儿性情温纯,通晓武术,对小宝千依百顺。2004年,金庸决定修改鹿鼎记的结局时,指韦小宝有七位妻子,实在太多,曾考虑只留下几位妻子,金庸说:“有几个老婆不太好的嘛。像方怡老是骗他,公主老是打他,所以都要离开他。双儿对他是最好的,要留下。”

金庸亦曾指有數位女角是他愿终生爱护,当中有双儿、郭襄、小昭、仪琳、阿碧、阿九、程英、公孙绿萼、甘宝宝。

1人物经历

双儿从小在湖州生活,由吴之荣告发、鳌拜操办的《明史》一案,使她的父母和两个哥哥均被害死。双儿和庄家三少奶等众家的一群女子在充军宁古塔的路途中被何惕守(何铁手)所救,并安顿在河北(直隶)的深山中,聚居在一座大屋(庄家大屋)。

双儿从何惕守那习得华山派武功。后来,双儿因缘际会邂逅了生命中的归宿韦小宝。庄三少奶奶为了感谢韦小宝擒杀仇人鳌拜将双儿送给了他,从此,双儿便跟着韦小宝东游西闯,并屡次救了韦小宝,最后成为韦小宝最亲厚、最不能割舍的妻子。

双儿漂亮温柔,善解人意,对小宝从头到尾忠心耿耿,更兼有一身出色武功,经常为小宝解决困难。小宝快乐,便是双儿最大的快乐;小宝有难,双儿一定与他共同承担。小宝的七个老婆,除双儿外,都是靠死缠烂打、嬉皮笑脸、连蒙带骗搞到手的,都在不同程度上给小宝出过难题,让小宝大伤脑筋。双儿却不这样,一开始就全身心地投入。双儿对小宝的感情,刚开始是以爱戴和感激为基础的,小宝杀了鳌拜是庄家的大恩人。双儿崇拜小宝之余,却发现小宝是个这么好玩,全无恶意机灵聪明的少年。一上来小宝一派少年心性,与双儿调笑,嘴甜如蜜,不因双儿是个丫头而摆姿态与拿架子,这也是让双儿心生变化的地方。

小宝信奉众生平等是真诚地把双儿当作人来尊重,并不因双 儿是丫头,影响双儿在小宝七个老婆中的地位。双儿对小宝没闹过意见,只是发现小宝居然是朝中大官,才慌了心神,红了眼睛。小宝连忙连哄带骗,告诉双儿自己是天地会青木堂香主,又将康熙和顺治之间的关系说得悲惨感人,这才让双儿放下心。小宝又和双儿调笑,当时一番胡说一通,誓言“杀了我头,也不放你走”,双儿也发誓“杀了我头,也不会走”,两人情分由此完全确定,由爱戴和感激升华为了爱情。

之后的赌场挡剑救相公(小宝)、柳江风雨夜、关外生死与共、通吃岛久别重逢、同赴战场攻打雅克萨的种种历程,更使得两人的感情一次又一次地升华,双儿对相公的感情已然不是最初的爱戴感激之情,小宝对双儿的感情已然不是单纯的喜欢,而是真正的爱情,只是他们直到最后才发觉罢了。“曾随东西南北路,独结冰霜雨雪缘”一句诠释了两人的感情历程。

在金庸先生最新修订的原著《鹿鼎记》第四十八回,韦小宝对双儿道出了自己的真心话,双儿也深深感受到了相公最心爱的女人是自己。

小宝的七个老婆中,无疑双儿是最可爱的,而全书的女角中,也同样是双儿最让人喜欢。

代表之花:空谷幽香,善解人意的解语花。

2人物容貌

1.他吓得气不敢透,全身直抖,却听得一个少女的声音笑道:“你为什么闭着眼睛?”【声音娇柔动听】。

2.韦小宝左眼微睁一线,依稀见到【一张雪白的脸庞,眉弯嘴小,笑靥如花】。当即双目都睁大些,但见眼前是张【清静秀丽的】少女脸孔,大约十三四岁年纪,头挽双鬟,笑嘻嘻地望着自己。

3.韦小宝道:“【像你这样美貌的狐狸精,给你迷死了也不在乎】。”

4.韦小宝第一怕僵尸,第二怕鬼,至于狐狸精倒不怎么怕,【眼见这少女和可亲,比之方怡,沐剑屏,尚多了几分令人亲近之意,何况她说的是一口江南口音,比之方怡和沐剑屏的云南话又好听得多】,笑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5.韦小宝又惊又喜,没想到她说送自己一件礼物,竟然是一个人,适才服侍自己,熨衣结辫,省了不少力气,如有【这样一个美貌,又乖巧的小丫头】伴在身边,确是快活得很。

6.韦小宝又向双儿看了一眼,见她【一双点漆般的眼】中流露出热切的神色,笑问:“双儿你愿不愿意跟我去?”

7.双儿双手接过,道:“多谢相公。”挂在颈中,【珠上宝光流动,映得她一张俏脸更增丽色】。

8.双儿买了衣衫回店,穿着起来,扮作一个【俊俏】的小书僮。

9.双儿笑道:“你说我是猪八戒?”韦小宝道:“【你相貌像观音菩萨】,不过做的是猪八戒的事。”

10.双儿笑道:“救唐僧和尚,总是齐天大圣出主意,猪八戒只是个跟屁虫。”韦小宝笑道:“【猪八戒真有你这样好看,唐僧也不出家做和尚了】。”

11.次晨韦小宝带同双儿、于八等一干人下山。这番来五台山,见到了老皇爷,不负康熙所托,途中还得了【双儿这样一个美貌温柔,武功高强的小丫头】,心中甚是高兴。

12.过不多时,便见两乘马迅速奔来,当先一匹马上乘者【身形纤小】,正是双儿。她不等勒定马匹,叫道:“相公!”便从鞍上飞身而起,轻轻巧巧地落在船头。在无根道人等大高手眼中,这手轻功也不算如何了不起,只是见她年纪幼小,【姿势又甚美观】,都喝了声彩。

13.韦小宝细看她脸,见她【容色憔悴,瘦了许多,身子却长高了些,更见婀娜清秀】,微笑道:“你为什么瘦了?天天想着我,是不是?”

14.韦小宝笑道:“武林中厉害的人物多著呢。像我老婆。”说著向双儿一指,道:“【你瞧她小巧玲珑,娇滴滴的模样】,怎知他一身武功?”

15.那军士道:“我……我……”【声音甚为娇嫩】。

16.韦小宝见她【一双妙目】中微有红丝,足见昨晚甚是劳瘁,心生怜惜,说道:“快睡罢,我抱你上床去。”

17.寻思:“师父要我分成数包,分别埋在不同的地方,说不定仍会给人盗了去。现下藏在我心里,就算把我的心挖了去,也找不到这幅地图啦。不过这颗心,自然是挖不得的。”一转头,见【火光照在双儿脸上,红扑扑的甚是娇艳】,心下大赞:“【我的小双儿可美得紧哪】。”

18.忽觉【一双柔软的小手】伸过来握住了他左掌,韦小宝身子一颤,转头去看,只见【一张秀丽的面庞】上满是笑容,眼中却泪水不住流将下来,却是双儿。

19.韦小宝眼见【火光照射在她脸上,红扑扑地娇艳可爱】,笑道:“那么咱们是不是大功告成了呢?”

3人物解析

双儿在鹿鼎记中第17回出场,双儿出场时小宝第一眼看到的她是这样的:“韦小宝左眼微睁一线,依稀见到一张雪白的脸庞,眉弯嘴小,笑靥如花。当即双目都睁大些,但见眼前是张清静秀丽的少女脸孔,大约十三四岁年纪,头挽双鬟,笑嘻嘻地望着自己。”双儿从容貌上来说不是国色天香,只是清秀文静,很乖巧的样子,她一直跟着庄家三少奶,做个小丫头,自然是很会照顾人,很心细很温柔体贴,这也让小宝在认识她后觉得她很亲切可亲。在他们认识的时候,小宝就已经体会到了被人照顾的感觉,双儿会注意到他衣服湿了找衣服给他换,会细心到他肚子饿了问他爱吃甜粽,还是咸粽,双儿会帮着他扣衣钮,会替他梳头发,编结辫子等等 ,后来庄家三少奶把双儿送给了小宝,双儿害羞脸红地看着小宝,一双点漆般的眼中流露出热切的神色,而之前小宝也曾和她开玩笑,说什么“我是个小太监,你是小丫头,咱俩都是服侍人的,倒是一对儿”之类的话,弄得双儿脸泛红晕。小宝机智聪明,常常喜欢说话逗女孩子,双儿自然也不例外,他每次的调侃总会让双儿的小脸变得红扑扑的,双儿愿意跟随小宝照顾他。

双儿乖巧听话,有时候也会有疑虑,不过她还是会去做,因为她完全相信小宝。双儿也是直率的,她的心情骗不了小宝,小宝看得出来她的疑虑,这个时候小宝都会及时用各种方法直接或者间接地解开她的疑虑。双儿还是个武功高手,尤其擅长点穴,时常跟随小宝身边一身男装打扮,每当小宝遇到危险,双儿总会奋不顾身地保护小宝。小宝也最在乎双儿,双儿瘦了他会心疼,双儿为自己受伤了他会难过,他们一起生活,一起共患难。小宝习惯双儿在自己身边,习惯双儿的体贴照顾,在小宝的七个老婆之中,除了小郡主和双儿,其他几个都是让小宝吃了些苦头的,有的还骗过他,可是双儿从来没有,因而小宝最信任的也是双儿。

4相关诗词

误佳期

千金不换珍巧,颦蹙惶哄羞笑。位卑无碍情相痴,盼做双飞鸟。

性再世难迁,唯轻言能晓。纵使天涯觅芳草,堪比心头宝?

上片以双儿为主,插入小宝对她的种种。一个金山银山都不会放手最珍惜的乖巧丫头,双儿难过惹得小宝急急忙忙哄好,绵绵情话让双儿羞答答的笑着。  即使相公做了大官,我们身份不符,双儿也一片痴情,宁愿混进骁骑营默默陪伴着你,这都是盼望着有一天,相公你把我纳做一个小妾啊。    下片以小宝为主,点出双儿对小宝的影响力。 韦小宝的本性恐怕几辈子都难以改变了吧?唯独双儿轻轻一句耳语,就能让我不去鹿鼎山挖宝。我好色如狂,遍寻天下美女,可是啊。不管到了哪里,我脑子里的永远都是你,就算阿珂的绝色让我对属下的声音充耳不闻,但又怎么敌得过你“执子之手”、在梦里梦到过无数次的熟悉触感呢。

5新修版改动

金庸在《鹿鼎记》原著最新版本“世纪新修版”中,对《鹿鼎记》三联版(第二版)进行了部分修改。其中,关乎双儿的片段成为金庸修改《鹿鼎记》的重心。

修改内容如下:

一.第十七回,双儿出场年龄由十四五岁降为十三四岁。

【韦小宝左眼微睁一线,依稀见到一张雪白的脸庞,眉弯嘴小,笑靥如花。当即双目都睁大些,但见眼前是张清静秀丽的少女脸孔,大约十三四岁年纪,头挽双鬟,笑嘻嘻地望着自己。】

二.第十七回,金庸抨击奴性之说,双儿是好人家出身,非天生的丫头。

【庄夫人道:“双儿的父母,也是给鳌拜那厮害死的。她家里没人了,她虽给我们做丫头,其实是好人家出身。”韦小宝道:“是,她斯文有礼,一见便知道。”】

三.第十七回,金庸删去了一大段韦小宝和双儿遇喇嘛的内容。

四.第四十三回,将双儿、阿珂二人在韦小宝心中的地位进行了第一次对比。【双儿对自己情深义重,更是心头第一等要紧人,比之阿珂尤为要紧,决不能让她送了性命。】

五.第四十七回,韦小宝向康熙提出要带双儿随军打仗。康熙要求韦小宝立建宁公主为“正妻”;韦小宝在此之前称双儿为“小妾”,很有先见之明,确保了双儿的安全。

【韦小宝道:“奴才有个小妾,当年随着同去莫斯科,精通罗刹鬼话,又会武功。想请皇上恩准,让她随军办事。”清朝规定,出师时军中携家带眷,乃是大罪,因此须得先行陈请。

康熙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我的妹子建宁公主跟了你,你叫我做便宜大舅子,这件事也不来计较了。你须得立场大功,方能折过,否则咱们不能算完。我妹子是你正妻,可不能做小妾!”韦小宝磕头道:“这个自然!”

韦小宝七个妻子,只论年纪,不分大小,建宁公主是御妹之尊,总不能做妾,虽非韦小宝所最爱,却顺为正妻。】

六.第四十八回,金庸先生用“一千个中国公主也不及半个双儿”来充分体现韦小宝对双儿之爱,并且将双儿、阿珂二人在韦小宝心中的地位进行了第二次对比。

【双儿微笑道:“相公盼望箱子里又钻出个罗刹公主,是不是?”韦小宝笑道:“你是中国公主,比罗刹公主好得多。”双儿笑道:“可惜你的中国公主在北京,不在这里。”韦小宝道:“在我心里,一千个中国公主,也比不上我的半个双儿。好双儿,咱们今日算不算‘大功告成’?”双儿嫣然一笑,双颊晕红。她虽和韦小宝做夫妻已久,听得丈夫调笑,却仍有羞涩之意。她也清楚知道,天下所有的女子,丈夫最心爱自己,即令阿珂也及不上。】

6原著片段

片段一:初次相见

——《鹿鼎记》第十七回 法门猛叩无方 便 疑网重开有譬如

他吓得气不敢透,全身直抖,却听得一个少女的声音笑道:“你为什么闭着眼睛?”声音娇柔动听。韦小宝道:“你别吓我。我……我可不敢瞧你。”

那女鬼笑道:“你怕我七孔流血,舌头伸出,是不是?你倒瞧一眼呢。”韦小宝颤声道:“我才不上你当,你披头散发,七孔流血,有什么……什么好看?”那女鬼咯咯一笑,向他面上吹了口气。

这口气吹上脸来,却微有暖气,带着一点淡淡幽香。韦小宝左眼微睁一线,依稀见到一张雪白的脸庞,眉弯嘴小,笑靥如花。当即双目都睁大些,但见眼前是张清静秀丽的少女脸孔,大约十三四岁年纪,头挽双鬟,笑嘻嘻地望着自己。韦小宝心中大定,问道:“你真的不是鬼?”那少女微笑道:“我自然是鬼,是吊死鬼!”

韦小宝心中打了个突,惊疑不定。那少女笑道:“你杀恶人时这么大胆,怎地见到了吊死鬼,却又这么胆小?”韦小宝吁了口气,道:“我不怕人,只怕鬼!”

那少女又咯咯一笑,问道:“你给人点中了什么穴道?”韦小宝道:“我知道就好啦!”那少女在他肩膀后推拿了几下,又在他背上轻轻拍打三掌,韦小宝双手登时能动。他提起手臂,挥了两下,笑道:“你会解穴,那可妙得很。你不是吊死鬼,是解穴鬼!”

那少女道:“我学会不久,今天才第一次在你身上试的。”又在他腋下、腰间推拿了几下,韦小宝跳起身来,笑道:“不行,不行,我怕痒。”就是这样,他双腿被封的穴道也已解了。他见这小女鬼神情可爱,忽然胆大起来,伸出双手,笑道:“你呵我痒,我得呵还你。”说着走前一步。

那少女伸出舌头,扮个鬼脸。 但这鬼脸只见其可爱,殊无半点可怖之意。韦小宝伸手去捏她舌头。那少女转头避开,格格娇笑,道:“你不怕吊死鬼了么?”韦小宝道:“你有影子,又有热气,是人,不是鬼。”那少女又目一睁,正色道:“我是僵尸,不是鬼!”

韦小宝一怔,灯火下见她脸色又红又白,笑道:“僵尸的脚不会弯的,也不会说话。”那少女又笑起来,道:“那我一定是狐狸精了。”韦小宝笑道:“我不怕狐狸精。”心中有些犯疑:“莫非她真是狐狸精?”转到她身后瞧了瞧。那少女笑道:“我是千年狐狸精,道行很深,没尾巴的。”韦小宝道:“像你这样美貌的狐狸精,给你迷死了也挺好。”那少女脸上微微一红,伸手指刮脸羞他,说道:“也不怕羞,刚才还怕鬼怕得什么似的,这会儿却来说便宜话了。”

韦小宝第一怕僵尸,第二怕鬼,至于狐狸精倒不怎么怕。眼见这少女和蔼可亲,说的又是一口江南口音,和自己的家乡话相差不远,比之方怡、沐剑屏,尚多了几分令人亲近之意,笑道:“姑娘,你叫什么名 字?”那少女道:“我叫双儿,一双的双。”韦小宝笑道:“那很好啊,就不知是一双香鞋,还是一双臭袜。”

双儿笑道:“臭袜也好,香鞋也好,由你说吧。桂相公,你身上湿淋淋的,一定很不舒服,请到那边去换干衣服。就只一件事为难,你可别见怪。”韦小宝道:“什么事为难?”双儿道:“我们这里没男人衣服。”韦小宝心中打一个突,登时脸上变色,心想:“这屋中都是女鬼。”

双儿提起灯笼,道:“请这边来。”韦小宝迟疑不定。双儿已走到门口,回头等他,微笑道:“穿女人衣服,你怕不吉利,是不是?这样吧,你睡在床上,我赶着烫干你衣服。”

韦小宝见她神色间温柔体贴,难以拒绝,只得跟着她走出房门,问道:“我那些同伴们呢,都到哪里去了?”

双儿落后两步,和他并肩而行,低声道:“三少奶吩咐了,什么都不能对你多说,待会你用过点心后,三少奶自己会跟你说的。”

韦小宝早已饿得厉害,听得有点心可吃,登时精神大振。

片段二:舍身救夫

——《鹿鼎记》第三十三回 谁无痼疾难相笑 各有风流两不如

阿珂一怔之间,郑克塽道:“刺他眼睛!”阿珂道:“对!”提剑又即刺去。

屋角中突然蹿出一人,扑在韦小宝身上,这一剑刺中那人肩头。那人抱住了韦小宝一个打滚,缩在屋角,随手抽出韦小宝身边匕首,拿在手中。这人穿的也是骁骑营军士的服色,身手敏捷,身材矮小,脸上都是泥污,瞧不清面貌。

众人见他甘愿为韦小宝挡了一剑,均想:“这人倒挺忠心。”

冯锡范抽出长剑,慢慢走过去,突然长剑一抖,散成数十朵剑花。忽听得叮的一声响,冯锡范手中长剑断成两截,那骁骑营军士的肩头血流如注。原来他以韦小宝的匕首削断了对方手中长剑,若不是匕首锋利无伦,只怕此时已送了性命。再加上先前阿珂那一剑,他肩头连受两处剑伤。冯锡范脸色铁青,哼了一声,将断剑掷下,一时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另行取剑,再施攻击。

韦小宝叫道:“哈哈,一剑无血冯锡范,你手中的剑只剩下半截,又把我手下小兵刺出了这许多血,你的外号可得改一改啦,该叫做‘半剑有血’冯锡范。”

那骁骑营军士左手按住肩头伤口,右手在韦小宝胸口和后心穴道上一阵推拿,解开了他遭封的穴道。…………

(冯锡范)向那军士瞪眼道:“你叫什么名字?今日暂且不取你性命,下次撞在我手里,叫你死得惨不堪言。”

那军士道:“我……我……”声音甚为娇嫩。

韦小宝又惊又喜,叫道:“啊,你是双儿。我的宝贝好双儿!”

片段三:望眼欲穿

——《鹿鼎记》第三十四回 一纸兴亡看覆鹿 千年灰劫付冥鸿

只见一人飞奔过来,叫道:“相公,你……你回来了。”正是双儿。她全身湿淋淋的,脸上满是喜色。韦小宝问:“你怎么在这里?”双儿道:“昨晚大风大雨,你坐了船出去,我好生放心不下,只盼相公早些平安回来。”韦小宝奇道:“你一直等在这里?”

双儿道:“是。我……我……只担心……”韦小宝笑道:“担心我坐的船沉了?”双儿低声道:“我知道你福气大,船是一定不会沉的,不过……不过……”

码头旁一个船夫笑道:“这位小总爷,昨晚半夜三更里风雨最大的时候,要雇我们的船出江,说是要寻人,先说给五十两银子,没人肯去,他又加到一百两。张老三贪钱,答允了,可是刚要开船,豁喇一声,大风吹断了桅杆。这么一来,可谁也不敢去了。他急得只大哭。”

韦小宝心下感动,握住双儿的手,说道:“双儿,你对我真好。”双儿涨红了脸,低下头去。

片段四:爱情见证

——《鹿鼎记》第四十八回 都护玉门关不设 将军铜柱界重标

当晚韦小宝和双儿在总督府的卧房中就寝,炉火生得甚旺,狐被貂褥,一室皆春。

这是他的旧游之地,掀开床边大木箱的盖子一看,箱中放的都是军服和枪械。双儿微笑道:“相公盼望箱子里又钻出个罗刹公主来,是不是?”韦小宝笑道:“你是中国公主,比罗刹公主好得多。”双儿笑道:“可惜你的中国公主在北京,不在这里。”韦小宝道:“在我心里,一千个中国公主,也比不上我的半个双儿。好双儿,咱们今日算不算‘大功告成’?”双儿嫣然一笑,双颊晕红。她虽和韦小宝做夫妻已久,但听得丈夫调笑,却仍有羞涩之意。她也清楚知道,天下所有的女子,丈夫最心爱自己,即令阿珂也及不上。

韦小宝搂住了她腰,两人并坐床沿。韦小宝道:“你拼凑地图,花了不少心血,咱们终于拿到了鹿鼎山,皇上封我为鹿鼎公,这座城池,多半是让我管了。这山底下藏得有无数金珠宝贝,咱们慢慢掘了出来,我韦小宝可得改名,叫做‘韦多宝’。”

双儿道:“相公已有了许多金子银子,几辈子也使不完啦,珠宝再多,也是无用。我瞧还是做韦小宝的好。”

韦小宝在她脸上轻轻一吻,说道:“对,对!这些日来,我一直拿不定主意,要是掘宝吧,只怕挖断满洲龙脉,害死了皇帝。不掘宝吧,又觉可惜。这么着,咱们暂且不掘这宝藏,等到皇上御驾升天,咱们又穷得要饿饭了,那时候再掘不迟。”

7误区剖析

现在的社会,有一种病态,喜欢拿人说闲话,还有一种病态,喜欢人云亦云。人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这倒也符合自然规律。一个人,不论多么优秀,若要挑毛病,总是有办法的,且不管办法是否得当,理由是否充分,认知是否公允。

误区一:双儿奴性重

何为奴性?奴性应当是被动的、消极的、无原则的。双儿跟了韦小宝,是自愿的,也是向往的。因故一次次和韦小宝分开,她为着能在他身边随着他奔波大江南北,她是热切的。得知韦小宝做清廷大官,她悲愤伤心,罗刹人蛮横霸道,她不让须眉,在大节上她又极有原则性。有一些人混淆概念,他们还不能理清双儿内在的温柔、体贴、腼腆、纯真等要素与奴性要素的区别。他们口中说着奴性,却又讲不清道理。说得最多的,也就是双儿为什么能够接受和其他六个女子一同嫁给韦小宝。关于这点,我们要说的是,同样是嫁给韦小宝,攻击双儿的人们何不以同样理由来阐述其他六个女子呢?针对性之强可见一斑。这里要强调,鹿鼎记的时代背景是清代康熙年间,不是二十一世纪。在旧时代,一个男子娶妻纳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全社会的人都习以为常;而一夫一妻制的推行,是适应现代文明,有效保障妇女权益和婚姻家庭稳定的手段。这是个社会体制问题,不是个人的素质品质问题,在当时也基本不可能有一夫一妻的认知。

误区二:双儿并不真爱相公

几千对情人,就有几千份爱。爱情有深有浅,有的热烈,有的轻柔,方式也各不相同。

可以肯定,双儿对韦小宝的爱意至纯至真。提出“双儿不爱韦小宝”观点的人,主要认为双儿只是对他尽心服侍、忠心。忠心不假,双儿本就重情重义,十分老实,但忠心只不过是她品格的一方面。双儿刚和韦小宝见面时,就对他很有好感,凝望着他的是热切的眼神。后来韦小宝朴实的魅力让双儿对他进一步敞开心扉,苦候少室山下半年有余,让她从此有了牵挂的人。曾随东西南北路,独结冰霜雨雪缘,大江南北,伴君左右,不离不弃。柳江风雨,牵肠挂肚,危难重重,携手共度。真是个傻丫头,痴丫头,总是掩饰对相公那份真挚的爱,但你的相公已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

误区三:双儿无才无主见

未知说这句话的人,是否能大声说“我真的看过《鹿鼎记》”?双儿曾伤心韦小宝做清廷大官,爱憎分明。

双儿的武功获得胖头陀、行颠等人的赞赏,比很多人要高强得多。

双儿年纪小且不谙世事,却能独自闯荡大江南北,暗中追随和保护韦小宝。

双儿能独力拼凑数千片碎羊皮,设法找出鹿鼎山。

双儿十分机警,能抓住时机救援韦小宝。

双儿射杀风际中,应变能力毫不逊色。

罗刹人高傲嚣张,被双儿狠狠地教训了,“罗刹人,没用。中国女人,也胜了你。”

……

还想要什么样的才、怎么样的主见呢,特立独行、我行我素是否就是主见呢?

误区四:双儿没个性

个性是什么,就是这个人独有的性格。双儿是有个性的,温柔善良就是她的个性,忠诚专一就是她的个性,羞涩含蓄就是她的个性。而且这种个性有几人拥有?!一些人一提到个性就觉得要张扬奔放,处处独行其事,凡事与众不同。那样不是个性,也不是没奴性,那是逆反心理,该去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了。

知恩图报也是双儿的个性之一,双儿对庄家和韦小宝的态度很大程度就是由于她的感恩。双儿父母被鳌拜所害,为庄家收养,韦小宝又帮庄家报了大仇,感恩之心合情合理。

对亲人柔情似水,对仇人敢怒敢恨,也是她的个性。对亲人柔情,不必细说了。对仇人呢,那是时刻把仇恨记在心上的。吴之荣,双儿仅在很小时见过一次,便能在十几年后一眼认出来,而且不管韦小宝显得多为难,她都决心要报仇。对与她仅有一面之缘的义兄吴六奇被害一事,双儿对凶手也是怒目相向。

双儿在大节上是很有原则的,韦小宝能指挥双儿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节上从未有损,即使去救行痴(顺治)时也得把其说得极为可怜,激起双儿的同情心。因为双儿是个很有民族感情的人。书中至少有两处提到双儿的民族正义感:第一,反对满清朝廷。双儿绝不喜韦小宝当满清的大官,书中第18回误会韦小宝在朝廷做大官而大哭,直到韦小宝说他是在天地会反抗清廷的,双儿才罢休。你说双儿只会哭,像双儿这样一个温柔的人,你还能要求她怎么对待她的心上人呢?对付亲人,女人最好的武器就是眼泪。第二,敢对抗罗刹士兵。批驳双儿的那些自称“女权主义”者们,当俄罗斯大力士挑衅中国人的时候,谁能像双儿那样跳出来说一声:“罗刹人,没用。中国女人,也胜了你。” ?

忠诚专一和奉献精神也是双儿的个性体现。双儿身处在各种集体:在庄家遗孀群体中,她感激对这个群体有恩的人。在韦小宝的小群体中,她为韦小宝奉献自己的一切。当处在汉族这个大集体中,她敢于反抗满清。在中华民族这个集体中,她敢于反对俄罗斯的侵略。

现在,有人却过度强调了个体意识,认为凡事都要突出自我,为自己着想,才叫没奴性。为情付出、无私奉献就是奴性?自我主义就是解放个性?那样的话,你自己的奴性或许看不见,你把别人都奴役了。

8影视形象

书中描述

【1】韦小宝第一怕僵尸,第二怕鬼,至于狐狸精倒不怎么怕,眼见这少女和蔼可亲,比之方怡、沐剑屏,尚多了几分令人亲近之意,何况她说的是一口江南口音,比之方沐二女的云南话又好听得多,笑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那少女道:“我叫双儿,一双的双。”韦小宝笑道:“那很好啊,就不知是一双香鞋,还是一双臭袜。”

【2】双儿笑道:“臭袜也好,香鞋也好,由你说罢。桂相公,你身上湿淋淋的,一定很不舒服,请到那边去换干衣服。就只一件事为难,你可别见怪。”韦小宝道:“甚么事为难?”双儿道:“我们这里没男人衣服。”韦小宝心中打一个突,登时脸上变色,心想:“这屋中都是女鬼。”双儿提起灯笼,道:“请这边来。”韦小宝迟疑不定。双儿已走到门口,回头等他,微笑道:“穿女人衣服,你怕不吉利,是不是?这样罢,你睡在床上,我赶着烫干你衣服。”韦小宝见她神色间温柔体贴,难以拒绝,只得跟着她走出房门,问道:“我那些同伴们呢,都到哪里去了?”双儿落后两步,和他并肩而行,低声道:“三少奶吩咐了,什么都不能对你多说,待会你用过点心后,三少奶自己会跟你说的。”

【3】双儿带着韦小宝走过一条黑沉沉的走廊,来到一间房中,点亮了桌上蜡烛。那房中只一桌一床,陈设简单,却十分干净,床上铺着被褥。双儿将棉被揭开一角,放下了帐子,道:“桂相公,你在床上除下衣衫,抛出来给我。”韦小宝依言跳入床中,除下了衣裤,钻入被窝,将衣裤抛到帐外。双儿接住了,走向门口,说道:“我去拿点心来。你爱吃甜粽,还是咸粽?”韦小宝笑道:“肚里饿得咕咕叫,就是泥沙粽子,也吃他三只。”双儿一笑出去。

【4】过了一会,韦小宝闻到一阵肉香和糖香。双儿双手端了木盘,用手臂掠开帐子。韦小宝见碟子中放着四只剥开了的粽子,心中大喜,实在饿得狠了,心想就算是蚯蚓毛虫,老子也吃了再说,提起筷子便吃,入口甘美,无与伦比。他两口吃了半只,说道:“双儿,这倒像是湖州粽子一般,味道真好。”浙江湖州所产粽子,米软馅美,天下无双。扬州有湖州粽子店,丽春院中到了嫖客,常差韦小宝去买。粽子整只用粽箬裹住,韦小宝要偷吃原亦甚难,但他总在粽角之中挤些米粒出来,尝上一尝。自到北方后,这湖州粽子便吃不到了。

【5】双儿微感惊异,道:“你真识货,吃得出这是湖州粽子。”韦小宝口中咀嚼,一面含含糊糊的道:“这真是湖州粽子?这地方怎么买得到湖州粽子?”双儿笑道:“不是买的,是狐狸精……嘻嘻……狐狸精使法术变来的。”韦小宝赞道:“狐狸神通广大。”忽然想到章老三他们一伙人,加上一句:“寿与天齐!”

【6】双儿笑道:“你慢慢吃。我去给你烫衣服。”走了一步,问道:“你怕不怕?”韦小宝心中恐惧早消去了大半,但毕竟还是有些怕,道:“你快点回来。”双儿应道:“是!”过不多时,韦小宝听得嗤嗤声响,却是双儿拿了一只放着红炭的熨斗来,将他的衣裤摊在桌上,一面熨衫,一面相陪。

【7】四只粽子二咸二甜,韦小宝吃了三只,再也吃不下了,说道:“这粽子真好吃,是你裹的么?”双儿道:“是三少奶调味配料的,我帮着裹。”

【8】双儿迟疑不答,道:“衣服就快熨好了。桂相公见到三少奶时,自己问她,好不好?”这话软语商量,说得甚是恭敬。

【9】韦小宝道:“好,有什么不好?”揭起帐子,瞧着她熨衣。双儿抬起头来,向他微微一笑,道:“你没穿衣服,小心着凉。”

【10】韦小宝忽然顽皮起来,身子一耸,叫道:“我跳出来啦,不穿衣服,也不会着凉。”双儿吃了一惊,却见他一溜之下,全身钻入被底,连脑袋也不外露,不由得吃吃笑了出来。

【11】过了一顿饭时分,双儿将熨干了的衣裤递入帐中,韦小宝穿起了下床。双儿帮着他扣衣钮,又取出一只小木梳,替他梳了头发,编结辫子。韦小宝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心下大乐,说道:“原来狐狸精是这样的好人。”双儿抿嘴笑道:“什么狐狸精不狐狸精的,难听死了,我不是狐狸精。”韦小宝道:“啊,我知道了,要说‘大仙’,不能说狐狸精。”双儿笑道:“我也不是大仙,我是个小丫头。”韦小宝道:“我是小太监,你是小丫头,咱俩都是服侍人的,倒是一对儿。”双儿道:“你是服侍皇帝的,我怎么跟你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12】双儿道:“我不会结爷们的辫子,不知结得对不对?”韦小宝将辫子拿到胸前一看,道:“好极了。我最不爱结辫子,你天天能帮我结辫子就好了。”双儿道:“我可没这福气。你是大英雄。我今天给你结一次辫子,已经是前世修到的了。”

【13】韦小宝道:“啊哟,别客气啦,你这样一位俏佳人给我结辫子,我才是前世敲穿了十七八个大木鱼呢。”双儿脸上一红,低声道:“我说的是真心话,你却拿人家取笑。”韦小宝道:“没有,没有,我说的也是真心话。”双儿微微一笑,说道:“三少奶说,桂相公要是愿意,请你劳驾到后堂坐坐。”韦小宝道:“好,你三少爷不在家么?”双儿“嗯”了一声,轻轻的道:“故世啦!”韦小宝想到了许多间屋中的灵堂,心中一寒,不敢再问,跟着她来到后堂一间小小花厅之中,坐下来,双儿送上一碗热茶。韦小宝心中打鼓,不敢再跟她说笑。

【14】庄夫人点点头,说道:“桂相公请宽坐。”说着站起身来,又道:“双儿,咱们的桂花糖,怎么不去拿些来请桂相公尝尝?”

【15】双儿走进内堂,捧了一只青花高脚瓷盘出来,盘中装了许多桂花糖、松子糖,微笑道:“桂相公,请吃糖。”将瓷盘放在桌上,回进内堂。

【16】过了一会,庄夫人从内堂出来,说道:“桂相公,请勿惊疑。这里所聚居的,都是被鳌拜所害忠臣义士的遗属,大家得知桂相公手刃鳌拜,为我们得报大仇,无不感恩。”韦小宝道:“那么庄三爷也……也是为鳌拜所害了?”庄夫人低头道:“正是。这里人人泣血痛心,日夜俟机复仇,想不到这奸贼恶贯满盈如此之快,竟然死在桂相公的手下。”韦小宝道:“我又有什么功劳了,也不过是刚刚碰巧罢了。”双儿将他那个包袱捧了出来,放在桌上。庄夫人道:“桂相公,你的大恩大德,实难报答,本当好好款待,才是道理。

【17】庄夫人道:“那好极了。”指着双儿道:“这个小丫头双儿,跟随我多年,做事也还妥当,我们就送了给恩公,请你带去,此后服侍恩公。”

【18】韦小宝又惊又喜,没想到她说送自己一件礼物,竟然是一个人,适才双儿服侍自己,熨衣结辫,省了不少力气,如有这样一个又美貌、又乖巧的小丫头伴在身边,确是快活得很,但此去五台山,未必太平无事,须得随机应变,带着个小丫头,却是十分不便,说道:“庄夫人送我这件重礼,那真是多谢之极。只不过……只不过……”要推却不要罢,一来人家送礼,岂可不收?二来这样一个好丫头,也真舍不得不要。只见双儿低了头,正在偷看自己,他眼光一射过去,她急忙转过了头,脸上一阵晕红。庄夫人道:“不知恩公有何难处?”韦小宝道:“我去五台山,所办的事多半很是……很是不容易,带着这位姑娘,恐怕不方便。”庄夫人道:“那倒不用担心,双儿年纪虽小,身手却也颇为灵便,不会成为恩公的累赘,尽管放心便是。”韦小宝又向双儿看了一眼,见她一双点漆般的眼中流露出热切的神色,笑问:“双儿,你愿不愿意跟我去?”双儿低下了头,细声道:“三少奶叫我服侍相公,自然……自然要听三少奶的吩咐。”韦小宝道:“那你自己愿不愿呢?只怕会遇到危险的。”双儿道:“我不怕危险。”韦小宝微笑道:“你答了我第二句话,没答第一句话。你不怕危险,只不过夫人将你送了给我,你心中却是不愿意了。”双儿道:“夫人待我恩德深重,相公对我庄家又有大恩,夫人叫我服侍相公,我一定尽心。相公待我好,是我命好,待我不好,是我……是我命苦罢啦。”韦小宝哈哈一笑,道:“你命很好,不会命苦的。”双儿嘴角边露出一丝浅笑。

【19】庄夫人道:“双儿,你拜过相公,以后你就是桂相公的人了。”

【20】双儿抬起头来,忽然眼圈儿红了,先跪向庄夫人磕头,道:“三少奶,我……我……”说了两个“我”字,轻轻啜泣。庄夫人抚摸她头发,温言道:“桂相公少年英雄,年纪轻轻便已名扬天下,你好好服侍相公。他答应了待你好的。”双儿应道:“是。”转过身来,向韦小宝盈盈拜倒。韦小宝道:“别客气!”扶她起来,打开包袱,取出一串明珠,笑道:“这算是我的见面礼!”心想:“这串明珠,少说也值得三四千两银子,用来买丫鬟,几十个都买到了。可是几十个丫鬟加在一起,也及不上这双儿可爱。”

 

《鹿鼎记》双儿是谁:双儿形象分析人物结局

双儿是金庸武侠小说《鹿鼎记》中的人物,浙江湖州南浔人。重情重义,温柔善良,善解人意,乖巧聪慧,体贴贤惠,清秀可人,腼腆羞涩,诚实不欺,胸无城府,忠肝义胆,天真纯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