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鹿鼎记》吴六奇是谁:吴六奇形象分析人物结局

发布时间:2019-06-30 07:15:01 有 个人关注了这篇文字

吴六奇(1607(丁未年)—1665),汉族客家人。字鉴伯,号葛如,绰号吴钩,梅州市丰顺县丰良镇南厢大衙人。幼读诗书,广涉经史。嗜酒好赌,荡尽家产而充为邮卒。后浪迹粤闽江浙。在浙江海宁,遇名士、孝廉查伊璜赠资遗归,并荐入伍。纠集乡勇,称雄乡里,镇压义军,成了地方军阀,为明廷赏识。永历帝封他为总兵。1650年率部降清,得到顺治皇帝的破格赏赐,授挂印总兵官左都督、太子少保、晋少傅兼太子太傅。殁后赠少师兼太子太师,赐谥顺恪。为金庸小说《鹿鼎记》中大力将军吴六奇的原型。

吴六奇(1607年-1665年),字鉴伯,别字葛如,广东省丰顺县人。

家世广东海阳人,因好赌,家道中落,明末行乞于吴越之间。后投靠南明桂王朱由榔。清兵攻克潮州时投降平南王。拜潮州总兵,以功升为广东水陆师提督。王士祯《吴顺恪六奇别传》记载六奇微时,海宁孝廉查继佐(查史璜)曾接济过他,赠以“海内奇男子”。康熙二年(1663年),庄廷鑨明史案起,继佐名列参校中,几招不测,六奇力为奏辨,终免一死。著有《忠孝堂文集》。王士禛《香祖笔记》卷七载:“六奇后卒官,赠少师,兼太子太师,谥顺恪。”

1人物生平

御赐一品典式营造。其墓于大埔县湖寮虎山下,御制碑文、祭文、遣官祭葬。馀暇读书,工书法。著有《忠孝堂文集》。

吴六奇列传。

投顺清廷

吴六奇,广东丰顺人,明亡附桂王朱由榔为总兵,以舟师距南澳。本朝顺治七年平南王尚可喜等自南雄下韶州,六奇与碣石总兵苏利迎降。六奇故贫时乞食他郡,习山川险夷。至是请为大军向道(疑为导),招徕旁邑自效。

十一年五月,潮州总兵赫尚久据城,叛寇大补程乡镇。平时靖南王耿继茂剿桂王,将李定国于肇庆。靖南将军喀喀木自江宁奉命征粤东,未至,六奇奋力守御,十月随大军进围湖州,以云梯兵克城,尚父久投井死。逆党悉平。

十一年三月,可喜继、茂并奏言饶平地接漳、潮,海寇出没。六奇率先投顺,招抚有方,其所团练乡勇皆劲旅,粮糗器械毕裕。自赫逆倡乱,六奇亲赴军前奋勇杀贼。请给衔以示激励,诏授六奇协镇潮州总兵,统兵一千驻饶平,是时海贼郑成功狡称受抚,掠泉、漳、潮、惠诸郡。

四月,贼党李增等分道饶平,大埔土贼江龙、刘道璋为内应,六奇遣本部舟师累著劳绩,所授职不足偿功,再加超擢乃以六奇为左都督。诏防御邻境盗贼。

十二月,成功率众来犯,六奇期苏利水师援剿,不至,战失利,揭阳、澄海、普宁三城皆陷。

十三年二月,六奇率所部兵攻揭阳,斫贼水营,贼毙者三千余。尽获甲。仰射城上贼渠黄廷,中二矢坠城遁入舟,六奇潜以巨舰载火器塞湖沟,贼欲纵火,载我师会火器发,贼土溃,奇舟二十以遁,败之新墟。澄海、普宁亦复。

建功立业

十五年二月,成功犯南澳,六奇夜袭之驼浦,有斩获,复随靖南王耿继茂拒却之,生擒贼将苏新、黄亮等斩于军。

十七年,叙捐造战船及御贼功加太子太保,康熙三年六月考满。晋少傅加太子太傅。

四年四月,游击邱义讦六奇匿桂王子为赘婿,又与故明崇祯通问湖广,又私开矿银与燕子山等事。靖南王耿继茂以所讦皆诬入奏义伏法。

五月,六奇病卒,先是总兵苏利既降,复叛,踞碣石,大军会剿灭之,六奇疏言:碣石既平,无须设镇,且臣乃潮人,不可久守潮土,乞调任他省。事下两藩及督提等,议未决,而六奇卒,至是平南王尚可喜疏言六奇所属泛地最为冲险,所部之兵俱投诚时随带,频年恢剿招徕筑建城堡造战船不遗余力,今既物故,其子启丰乃将士宿所推服,请量加职衔准会统率部。议总兵无世袭之例,应请上裁得旨,吴六奇、苏利同时投诚,利尚抗拒,久驻岛中六部即率属建堡筑城,驻防年久,六奇所属官兵即令伊子吴启丰管辖不为例,寻赠六奇少师兼太子太师赐祭葬如例,谥号顺恪,启丰及弟启爵皆官至总兵,启爵在琼州征生黎有功。

2人物轶事

吴六奇少年时流落在凤凰山一寺院中打杂。寺里的僧人夜里教授徒弟棒法,吴六奇在旁看着就学会了。天亮僧人下山,吴六奇与其徒比试,不想失手将他打死,就自缚候僧发落。僧人让他试演棒法后叹息说:“这虽然是我的棒法,但你使得出神入化,已可万人敌了。”仍然留他在寺里。又一日,吴六奇巡夜遇虎,于是一棒毙之;又遇一虎,也毙之,用棒挑回寺院。僧人惊奇之余就对他说:“现在天下大乱,你还是下山建功立业去吧。”

吴六奇幼读诗书,广涉经史。少年嗜酒好赌,以致倾家荡产,充当邮卒。后不务正业,沦为乞丐,浪迹于闽粤江浙。乞至浙江海宁时,遇名士孝廉查伊璜,见吴六奇熊腰虎背,胆识超凡,视为“海内奇杰”而相邀痛钦,并赠厚资,遣其回乡。  时值明末,粤东遍地烽烟,各地起义军揭竿而起。吴六奇与弟吴标纠集乡勇30多人,练习武艺,称雄乡里。以后势力逐渐壮大,歼灭了张文斌、叶阿婆、黄海如和刘公显等义军。他又屯兵意溪,驻留隍、三河,进剿粤东,征讨福建,屡获胜利,成了独霸一方的粤东军阀。吴六奇飞黄腾达,为明廷所赏识,被桂王朱由榔封为总兵。  清顺治七年(1650)正月,明叛将尚可喜率清军征剿粤东,吴六奇率先迎降,并为响导,招徕旁邑。  顺治九年(1652),明大学士郭之奇策动潮州复明,以配合各地抗清力量。翌年三月十五日,潮州总兵郝尚久倒戈反清,各地响应。是年闰八月,清靖南王耿继茂统率满汉十万大军攻打潮州城。吴六奇率所部援助清军,以云梯协助攻城。最后潮州失守,郝尚久也城破身殉。吴六奇功勋卓著,清世祖特授挂印总兵官左都督,命驻镇饶平,并命授剿无分疆界,隶官兵3000人。  顺治十二年(1655),吴六奇向朝廷提出了强化海防的建议。次年清廷便宣布“海禁”政策。吴六奇大治海舰,招募水师,会剿厦门,并招降南澳守将,以此打击、封锁郑成功在东南沿海的抗清斗争。  康熙二年(1663),归安(今浙江吴兴)人庄廷拢招聘名士暗修明史,后因“明史案”事发,株连了查伊璜,吴六奇竭力营救,使查伊璜得以脱身。这报恩于查伊璜一时传为佳话,清代不少大作家的重要著作都曾以此为题材加以渲染和赞扬。  康熙四年(1665),僧人邱义告吴六奇藏匿桂王的儿子并招为婿,又与永历皇帝串通及私开银矿等事。靖南王以所告皆诬,奏诛邱义。朝廷又以吴六奇及其部将邹瑞、李青、吴汉、王金和欧亮等均尽其能,封疆守御,并筑饶平、大埔和黄冈大城所西林营,又建饶平、大埔学宫及郡学明伦堂等学校。吴六奇又得康熙皇帝破格赏赐,初赐太子少保,屡晋少傅兼太子太傅。  是年五月三日,吴六奇逝,终年59岁。康熙皇帝闻此凶耗,甚为哀悼,追赠少师兼太子太师,赐谥顺格,遣官祭葬,御制祭文、碑文,赐一品典式营造其墓于大埔湖寮虎山下。  吴六奇治军之余,勤读书,喜书法,且能礼贤下士,有古名将风。著有《忠孝堂文集》。

《吴六奇书札》在《清代稿钞本》中有收录。

3文学形象

时值明末清初,吴六奇开始为驿卒,留意各地山川形势,行兵布阵。后行乞于浙江海宁,遇到大儒查伊璜,引出了一段涌泉相报的佳话。这些传奇故事在金庸的《鹿鼎记》、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王士祯的《香祖笔记》、蒋士铨的《雪中人》和郑昌时的《韩江闻见录》中都有描述,可见流传之广。吴六奇后来以左都督出任饶镇总兵,因无法找到僧人,就在凤凰山乌岽顶捐建了一个太平寺,其做法是为帮助查伊璜逃过文字狱劫难。此人在历史上真的存在,但是并非像金庸写的那样。

鹿鼎记

金庸的《鹿鼎记》中大力将军吴六奇的原型、清初坐镇饶平的总兵吴六奇(1607—1665),在金庸笔下摇身一变成为查继佐的救命恩人、天地会的骨干和反清复明的积极分子。这就得说一说吴六奇与浙江海宁望族查家关系的渊源了。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其中的《大力将军》篇)、王士祯的《香祖笔记》、蒋士铨的《雪中人》、清代文学家钮琇的《觚剩》都有关于吴六奇巧遇查继佐并成为至交的记载。因是据传闻而记载,故多志异色彩。相对而言,《饶平县志补订》(陈光烈手稿)对于吴查关系的考证就比较可信了。书中有这么一段:“(吴六奇)弃举业袱被,游吴越,历览形势,广结豪杰……至海宁获交查继佐,继佐为浙西名孝廉,豪宕慷慨,相见恨晚,留居经年,馆谷丰腆;将归潮,痛饮一月,临发,赆以厚资。”

吴六奇与查继佐的神交,在《鹿鼎记》第一回中就被金庸演绎成一段生动有趣的传奇式故事。而金庸之所以试图把吴六奇写成一位反清复明的英雄,恐怕跟吴氏与查继佐的这一层关系有关,有金庸作为海宁查家后人感情上的原因。

《鹿鼎记》说吴六奇是天地会洪顺堂的红旗香主,那是小说笔法,当不得真。实际上吴六奇的军事生涯主要就是帮助清廷平定粤东和抗御郑成功,包括招降粤东的群豪, 剿平潮州总兵郝尚久的叛变和收复揭阳断绝郑军的粮饷补给等。而揭阳之战又使郑军战领黄梧畏罪降清,受封海澄公,向清廷献剿郑五策并推荐降将施琅,为日后收复台湾埋下伏笔。

吴六奇相貌奇特,须眉偏向左,作横飞势,望之若神。他外表粗犷但心思缜密,号葛如,意为效法诸葛孔明,常以韬略自负。有一书生曾以“家无读书子,官从何处来。”讥讽他是武人,他应声说:“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可见其志负之大。

吴六奇死于康熙四年,死在袁承志的师兄——双拳无敌归辛树一家之手,由归辛树之子归钟所杀,但是归辛树一家是受到吴三桂的欺骗,所以,吴六奇实际上应该算是死在吴三桂手里。被追赠少师兼太子太师,谥顺恪,赐一品典式营葬。在坐镇饶平的十多年时间内,他修筑了多处炮台并督造了大批战船,还重建了饶平县城,同时重修孔庙和乡贤祠,这些措施对于保国安民和社会进步起到了很大作用。

吴六奇终其一生都在追求如何去建功立业,但真正让后人敬仰不止的却是他豪放磊落的个性中透出的人格魅力。海宁,奇丐,雪大如掌,豪饮数十碗酒。

历史与小说家语

虽说《鹿鼎记》只是一部小说,与史实有无出入没有深究之必要,但考虑到有些读者容易犯类似把《三国演义》当作三国历史看的毛病,所以,这里要饶舌一下,试将《鹿鼎记》中的吴六奇与潮史中的吴六奇作一番比较,供《鹿鼎记》的读者参考。

首先,从现有史料看,吴六奇并未参加天地会。

尽管明末清初闽南粤东一带天地会活动十分活跃,但吴六奇游历吴越返家乡海阳县丰政都汤田乡(现为丰顺县所管辖)之后,即致力于乡村防卫活动,“寓兵于农,设团练以训习乡众,地方晏然”。并因抗击反乱集团有功,“当事嘉其能,委守丰顺营”。南明绍宗更授其为总兵官,以“舟师驻南澳”。稍后,清兵攻粤东,吴六奇为保土安民计,“率众归顺,维持封疆”,还“请为向导,直趋潮城”。此后吴氏“自南澳移驻黄冈……诏加都督衔协镇潮州”。不久,清世祖“专敕方印,俾严镇守(饶平),而援剿之权,则无分疆界”。

我们再来看看天地会的早期历史。据有关研究资料表明,天地会的雏形组织,是明末福建诏安二都九甲的一个由18人组成的集团(后人称为“以万为姓”集团),曾攻诏安二都,远袭饶平黄冈,被当时的人称为“九甲贼”、“老万贼”,这与吴氏保土安民之举显然不相容;明亡后,“以万为姓”集团归附郑成功,此后积极参与反清复明活动,这又成了吴氏的死敌。而正式的天地会组织的创建,是在康熙十三年(1674),那时吴氏已死去九年了。从这些史料来看,吴氏在明末和清初皆为朝廷命官,一心一意为朝廷效力,不可能参加在明反明、在清反清的天地会。

其次,金庸笔下的吴六奇,“人在曹营心在汉”,身为清官却暗中从事反清复明的活动,且与当时据台湾的郑成功(后为其子郑经)的干将陈近南等保持联系,这更是与史实大有出入。实际上,吴氏之所以为史学界所注意,主要是因为他在潮汕一带与郑氏军队多年对仗,并使郑氏军队在潮汕的军事行动(包括筹取粮饷)遭受重大挫折,这也是他为清廷所器重的主要缘由。以此水火不相容的情势而论,吴氏决不可能是个“人在曹营心在汉”者,更不可能与郑氏为同一阵营。

此外,吴氏是否如《鹿鼎记》(包括其他一些书籍)中所言官至广东提督,笔者手头资料无从查考。

聊斋志异

《聊斋志异》〈大力将军〉篇称吴六奇为吴六一:‘后十余年,查犹子令于闽,有吴将军六一者,忽来通谒。’

根据此故事,查继佐在一庙内看见吴六奇单手可以升起庙内的大钟,并取出藏在钟内的剩饭,惊为奇人,认为他在这个乱世应该报效社会,使其异能得以发挥。尔后,中国改朝换代,而吴六奇亦在新的满清政府当官,衣锦荣归后向查继佐道谢。

觚剩

《觚剩》〈雪遘〉篇称吴六奇当上水陆提督后,款待查继佐,并送一座名为英石峰的奇石给查继佐,此石改名为皱云峰,后世誉为江南三大名石。

4吴六奇墓

1962年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湖寮圩清初吴六奇墓出土。通高19-25厘米。陶质,模制兼手制。现藏广东省博物馆。 墓中随葬各类俑共四十七件,分三组置于墓圹内的三个殉葬箱中。其中,左箱是一组侍女俑,十三件,均作捧物侍立状,头或梳单层平髻,或梳双层高髻,上身内著长袍,外套描金线或红色对襟夹褂,手持盏,或果盒、宫扇、巾被等,侧列于桌、床、架之间;右箱是一组庖厨俑,三件,均作袖手侍立状,头戴瓜皮式帽,上身内穿窄袖长袍,外套描金线宽短袖对襟夹褂,足穿靴,立于厨灶和炊具之傍;中箱是一组衙吏俑,三十一件,有吏侍俑、衙差俑、传令俑、仪仗俑、乐俑等,分别环立在衙座之后,身分不同,造型和服饰也各不相同:吏侍俑,头戴旗牌帽,上身内著窄袖长袍,外套宽短袖饰朱彩或阴方形花纹对襟夹褂,或缚腰带,或系朝带,足穿长筒靴,扶带而立;衙差俑头戴船形红毡帽,身著绘彩或描金线的宽袖长袍,腰束宽带,肩披坎肩,足穿长筒靴,扠手或扳手而立;传令俑,皆穿窄袖长袍,外加宽短袖对襟夹褂,头上或戴瓜皮式帽,或戴旗牌帽,或戴平顶笠形帽,分别作捧文书、捧宝剑、捧大伞和背弓矢之状;仪仗俑,服饰分二类,一与衙差同,一与传令同,均作持杖状,惜仪仗多已失;乐俑,衣著与衙差同,唯帽为瓜皮式帽,手持笛、箫等乐器。俑多加彩绘。清俑,承明俑发展而来,两者既有相同之处,又有不同之点。这批陶俑,均为压模成形,再加刻画加工,制作精致,风格虽与明俑基本相似,但造型多有变化,人物塑造相对生动,已不似明俑呆板。再就组合而言,整批俑系由女侍俑、庖厨俑、衙吏俑等多种俑组成,与明代仪仗俑一统天下的情况又有所不同,它们基本反映了清俑制作、造型和组合的面貌。

1961年发现并清理,地面仅存石人、石兽共四对,现竖立在大埔影剧院门前。1962年出土器物有墓志铭一方,鎏金铜冠一个,朝带铜饰四件,腰形玛瑙饰一件,陶明器235件,各种陶俑31件。墓志铭上弧下方,石灰岩,长1.35米、宽0.65米。首端正中篆刻“谕祭”两字,字边阴刻双龙。

1985年大埔县人民政府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书中描述

【1】查伊璜吃了一惊,只道是祸事上门,岂知那军官执礼甚恭,说道:“奉广东省吴军门之命,有薄礼奉赠。”查伊璜道:“我和贵上素不相识,只怕是弄错了。”那军官取出拜盒,拿出一张大红泥金名帖,上写“拜上查先生伊璜,讳继佐”,下面写的是“眷晚生吴六奇顿首百拜”。查伊璜心想:“我连这吴六奇的名字也没听见过,为何送礼于我?”当下沉吟不语。

【2】他心想这吴六奇在广东做提督,必是慕己之名,欲以重金聘去做幕客。这人官居高位,为满洲人作鹰犬,欺压汉人,倘若受了他金银,污了自己清白,当下脸色之间颇为不悦。

【3】查伊璜见到旧袍,记得是昔年赠给雪中奇丐的,这才恍然,原来这吴六奇将军,便是当年共醉的酒友,心中一动:“鞑子占我天下,若有手握兵符之人先建义旗,四方响应,说不定便能将鞑子逐出关外。这奇丐居然还记得我昔日一饭一袍之惠,不是没良心之人,我若动以大义,未始没有指望。男儿建功报国,正在此时,至不济他将我杀了,却又如何?”当下欣然就道,来到广州。吴六奇将军接入府中,神态极是恭谨,说道:“六奇流落江南,得蒙查先生不弃,当我是个朋友。请我喝酒,送我皮袍,倒是小事,在那破庙中肯和我同钵喝酒,手抓狗肉,那才是真正瞧得起我了。六奇其时穷途潦倒,到处遭人冷眼,查先生如此热肠相待,登时令六奇大为振奋。得有今日,都是出于查先生之赐。”查伊璜淡淡的道:“在晚生看来,今日的吴将军,也不见得就比当年的雪中奇丐高明了。”

【4】吴六奇一怔,也不再问,只道:“是,是!”当晚大开筵席,遍邀广州城中的文武官员与宴,推查伊璜坐了首席,自己在下前相陪。

【5】广东省自巡抚以下的文武百官,见提督大人对查伊璜如此恭敬,无不暗暗称异。那巡抚还道查伊璜是皇帝派出来微服察访的钦差大臣,否则吴六奇平素对人十分倨傲,何以对这个江南书生却这等必恭必敬?酒散之后,那巡抚悄悄向吴六奇探问,这位贵客是否朝中红员。吴六奇微微一笑,说道:“老兄当真聪明,鉴貌辨色,十有九中。”这句话本来意存讥刺,说他这第十次却猜错了。岂知那巡抚竟会错了意,只道查伊璜真是钦差,心想这位查大人在吴提督府中居住,已给他巴结上了,吴提督和自己向来不甚投机,倘若钦差人人回京之后,奏本中对我不利,那可糟糕;回去后备了一份重礼,次日清晨,便送到提督府来。

【6】吴六奇出来见客,说道查先生昨晚人醉未醒,抚台的礼物一定代为交到,一切放心,不必多所挂怀。巡抚一听大喜,连连称谢而去。消息传出,众官员都知巡抚大人送了份厚礼给查先生。这位查先生是何来头,不得而知,但连巡抚都送厚礼,自己岂可不送?数日之间,提督府中礼物有如山积。吴六奇命帐房一一照收,却不令查先生得知。他每日除了赴军府办理公事外,总是陪着查伊璜喝酒。

【7】这一日傍晚时分,两人又在花园凉亭中对坐饮酒。酒过数巡,查伊璜道:“在府上叨扰多日,已感盛情,晚生明日便要北归了。”吴六奇道:“先生说哪里话来?先生南来不易,若不住上一年半载,决计不放先生回去。明日陪先生到五层楼去玩玩。广东风景名胜甚众,几个月内,游览不尽。”查伊璜乘着酒意,大胆说道:“山河虽好,已沦夷狄之手,观之徒增伤心。”吴六奇脸色微变,道:“先生醉了,早些休息罢。”查伊璜道:“初遇之时,我敬你是个风尘豪杰,足堪为友,岂知竟是失眼了。”吴六奇问道:“如何失眼?”查伊璜朗声道:“你具大好身手,不为国为民出力,却助纣为虐,作鞑子的鹰犬,欺压我大汉百姓,此刻兀自洋洋得意,不以为耻。查某未免羞与为友。”说着霍地站起身来。

【8】吴六奇道:“先生禁声,这等话给人听见了,可是一场大祸。”查伊璜道:“我今日还当你是朋友,有一番良言相劝。你如不听,不妨便将我杀了。查某手无缚鸡之力,反正难以相抗。”吴六奇道:“在下洗耳恭听。”查伊璜道:“将军手绾广东全省兵符,正是起义反正的良机。登高一呼,天下响应,纵然大事不成,也教鞑子破胆,轰轰烈烈的干它一场,才不负了你天生神勇,大好头颅。”

【9】吴六奇斟酒于碗,一口干了,说道:“先生说得好痛快!”双手一伸,嗤的一声响,撕破了自己袍子衣襟,露出黑毛毵毵的胸膛,拨开胸毛,却见肌肤上刺着八个小字:“天父地母,反清复明。”

【10】查伊璜又惊又喜,问道:“这……这是什么?”吴六奇掩好衣襟,说道:“适才听得先生一番宏论,可敬可佩。先生不顾殒身灭族的大祸,披肝沥胆,向在下指点,在下何敢再行隐瞒。在下本在丐帮,此刻是天地会的洪顺堂红旗香主,誓以满腔热血,反清复明。”

【11】查伊璜见了吴六奇胸口刺字,更无怀疑,说道:“原来将军身在曹营心在汉,适才言语冒犯,多有得罪。”吴六奇大喜,心想这“身在曹营心在汉”,那是将自己比作关云长了,道:“这等比喻,可不敢当。”查伊璜道:“不知何谓丐帮,何谓天地会,倒要请教。”

【12】吴六奇道:“先生请再喝一杯,待在下慢慢说来。”当下二人各饮了一杯。

【13】吴六奇道:“那丐帮由来已久,自宋朝以来,便是江湖上的一个大帮。帮中兄弟均是行乞为生,就算是家财豪富之人,入了丐帮,也须散尽家资,过叫化子的生活。帮中帮主以下是四大长老,其下是前后左右中五方护法。在下位居左护法,在帮中算是八袋弟子,位份已颇不低。后来因和一位姓孙的长老不和,打起架来,在下其时酒醉,失手将他打得重伤。不敬尊长已是大犯帮规,殴伤长老更是大罪,帮主和四长老集议之后,将在下斥革出帮。那日在府中相遇,先生邀我饮酒,其时在下初遭斥逐,心中好生郁闷,承先生不弃,还当在下是个朋友,胸怀登时舒畅了不少。”查伊璜道:“原来如此。”吴六奇道:“第二年春,在西湖边上再度相逢,先生折节下交,誉我是海内奇男子。在下苦思数日,心想我不容于丐帮,江湖上朋友都瞧我不起,每日里烂醉如泥,自暴自弃,眼见数年之间,就会醉死。这位查先生却说我是个奇男子,我吴六奇难道就此一蹶不振,再无出头之日?过不多时,清兵南下,我心下愤激,不明是非,竟去投效清军,立了不少军功,残杀同胞,思之好生惭愧。”

【14】查伊璜正色道:“这就不对了。兄台不容于丐帮,独往独来也好,自树门户也好,何苦出此下策,前去投效清军?”吴六奇道:“在下愚鲁,当时未得先生教诲,干了不少错事,当真该死之极。”查伊璜点头道:“将军既然知错,将功赎罪,也还不迟。”

【15】吴六奇道:“后来满清席卷南北,我也官封提督。两年之前,半夜里忽然有人闯入我卧室行刺。这刺客武功不是我对手,给我拿住了,点灯一看,竟然便是昔年给我打伤的那位丐帮孙长老。他破口大骂,说我卑鄙无耻,甘为异族鹰犬。他越骂越凶,每一句话都打中了我心坎。这些话有时我也想到了,明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很是不对,深夜抚心自问,好生惭愧,只是自己所想,远不如他骂得那么明白痛快。我叹了口气,解开他被我封住的穴道,说道:‘孙长老,你骂得很对,你这就去罢!’他颇为诧异,便即越窗而去。”

【16】吴六奇道:“其时提督衙门的牢狱之中,关得有不少反清的好汉子。第二天清早,我寻些借口,一个个将他们放了,有的说是捉错了人,有的说不是主犯,从轻发落。过了一个多月,那位孙长老半夜又来见我,开门见山的问我,是否已有悔悟之心,愿意反清立功。我拔出刀来,一刀斩去左手两根手指,说:‘吴六奇决心痛改前非,今后听从孙长老号令。’”伸出左手,果然无名指和小指已然不见,只剩下三根手指。查伊璜大拇指一竖,赞道:“好汉子!”吴六奇继续说道:“孙长老见我意诚,又知我虽然生性鲁莽,说过的话倒是从未食言,便道:‘很好,待我回复帮主,请帮主的示下。’十天之后,孙长老又来见我,说帮主和四长老会商,决定收我回帮,重新由一袋弟子做起。又说丐帮已和天地会结盟,同心协力,反清复明。那天地会是台湾国姓爷郑大帅手下谋主陈永华陈先生所创,近年来在福建、浙江、广东一带,好生兴旺。孙长老替我引见会中广东洪顺堂香主,投入天地会。天地会查了我一年,交我办了几件要事,见我确是忠心不贰,最近陈先生从台湾传下讯来,封我为洪顺堂红旗香主之职。”

【17】吴六奇又道:“国姓爷昔年率领大军,围攻金陵,可惜寡不敌众,退回台湾,但留在江浙闽三省不及退回的旧部官兵却着实不少。陈先生暗中联络老兄弟,组成了这天地会,会里的口号是‘天父地母,反清复明’,那便是在下胸口所刺的八个字。寻常会中兄弟,身上也不刺字,在下所以自行刺字,是学一学当年岳武穆‘尽忠报国’的意思。”查伊璜心下甚喜,连喝了两杯酒,说道:“兄台如此行为,才真正不愧为海内奇男子之称了。”吴六奇道:“‘海内奇男子’五字,愧不敢当。只要查先生肯认我是朋友,姓吴的便已快活不尽。我们天地会总舵主陈永华陈先生,又有一个名字叫作陈近南,那才真是响当当的英雄好汉,江湖上说起来无人不敬,有两句话说得好:‘平生不识陈近南,就称英雄也枉然。’在下尚未见过陈总舵主之面,算不了什么人物。”查伊璜想象陈近南的英雄气概,不禁神往。斟了两杯酒,说道:“来,咱们来为陈总舵主干一杯!”两人一口饮干。查伊璜道:“查某一介书生,于国于民,全无裨益。只须将军哪一日乘机而动,奋起抗清,查某必当投效军前,稍尽微劳。”

【18】自这日起,查伊璜在吴六奇府中,与他日夜密谈,商讨抗清的策略。吴六奇说道:“天地会的势力已逐步扩展到北方诸省,各个大省之中都已开了香堂。”查伊璜在吴六奇幕中直耽了六七月之久,这才回乡。回到家里,却大吃一惊,旧宅旁竟起了好大一片新屋,原来吴六奇派人携了广东大小官员所送的礼金,来到浙江查伊璜府上大兴土木,营建楼台。

【19】黄宗羲在舟中将这件事源源本本的告知了吕留良,说道:“此事若有泄漏,给鞑子们先下手为强,伊璜先生和吴将军固是灭族之祸,而反清的大业更是折了一条栋梁。”吕留良道:“除了你我三人之外,此事自是决不能吐露只字,纵然见到伊璜先生,也决不能提到广东吴将军的名字。”黄宗羲道:“伊璜先生和吴将军有这样一段渊源,朝中大臣对吴将军倚畀正殷,吴将军出面给伊璜先生说项疏通,朝廷非卖他这个面子不可。”吕留良道:“黄兄所见甚是,只不知陆圻、范骧二人,如何也和伊璜先生一般,说是‘未见其书,免罪不究’?难道他二人也有朝中有力者代为疏通吗?”黄宗羲道:“吴将军替伊璜先生疏通,倘若单提一人,只怕惹起疑心,拉上两个人来陪衬一下,也未可知。”吕留良笑道:“这等说来,陆范二人只怕直到此刻,还不知这条命是如何拾来的。”顾炎武点头道:“江南名士能多保全一位,也就多保留一份元气。”(按:《聊斋志异》中有“大力将军”一则,叙查伊璜遇吴六奇,结语说:“后查以修史一案,株连被收,卒得免,皆将军力也。”评语称:“厚施而不问其名,真侠烈古丈夫哉。而将军之报,慷慨豪爽,尤千古所仅见。如此胸襟,自不应老于沟渎。以是知两贤之相遇,非偶然也。”《觚剩》一书中叙此事云:“先是苕中有富人庄廷鑨者,购得朱相国史稿,博求三吴名士,增益修饰,刊行于世,前列参阅姓氏十余人,以孝廉夙负重名,亦借列焉。未机私史祸发,凡有事于是书者,论置极典。吴力为孝廉奏辩得免。”至于吴六奇参与天地会事,正史及过去裨官皆所未载。)

【20】黄宗羲和吕留良见顾炎武给人推进舱来,后面站着一个黑衣汉子,心中大惊,见那汉子身材魁梧,满面狞笑。吕留良道:“阁下黑夜之中,擅自闯入,是何用意?”那人冷笑道:“多谢你们三个挑老子升官发财啦。吴六奇要造反,查伊璜要造反,鳌少保得知密报,还不重重有赏?嘿嘿,三位这就跟我上北京去作个见证。”吕顾黄三人暗暗心惊,均深自悔恨:“我们深宵在舟中私语,还是给他听见了,我们行事鲁莽,死不足惜,这一下累了吴将军,可坏了大事。”

《鹿鼎记》吴六奇是谁:吴六奇形象分析人物结局

吴六奇(1607(丁未年)—1665),汉族客家人。字鉴伯,号葛如,绰号吴钩,梅州市丰顺县丰良镇南厢大衙人。幼读诗书,广涉经史。嗜酒好赌,荡尽家产而充为邮卒。后浪迹粤闽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