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鹿鼎记》桑结是谁:桑结形象分析人物结局

发布时间:2019-06-30 07:15:02 有 个人关注了这篇文字

徳斯·桑结嘉措(1653—1705)政治家、学者。拉萨人。1679年桑结嘉措任第五世第巴,管理西藏地方政务。

1简介

在任期内,他动员全西藏的人力、物力营修红宫部分,经过两年多的努力,终于在1693年完成举世闻名的布达拉宫扩建工程。  桑结嘉措是一位学术造诣颇深的著名学者。他在前人研究基础上,对《四部医典》进行了整理、校对、修订和注解,还编著了《医学广论药师佛意庄严四续光明蓝琉璃》、《五世达赖喇嘛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传》、《黄教史》、《法典明鉴》等20多部有关藏族历史、宗教、文化、医学、医药、天文、历算、法律的著作。他还在拉萨药王山上建立医学利众寺,开设了多门课程,除了学习书本上的医学知识外,要求学生临床实践和到外地学习,加强学习成果交流,培养了一大批著名的藏医学工作者。

2详细介绍

第巴·桑结嘉措的身世及任职后几件大事

(一)身 世

桑结嘉措?,一六五三年(阴水蛇年、癸丑)生于拉萨北郊大贵族仲麦巴(grong—smad—pa)家中。西藏流行一个传说,认为他是五世达赖的亲生子。也有人认为五世达赖不可能做这种荒唐的事而予以否认[10]。不过,我们在五世达赖的传记里还是可以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一六五二年(清顺治九年)当五世达赖动身晋京以前的某一个日子里,他从哲蚌寺到色拉寺去,路线是沿着山脚的小道走的,当中就必然经过仲麦巴的府邸。在那里过夜,当夜,仲麦巴的主妇侍寝。而传记里说,这位圣体化身的观世音菩萨在那里遗落了一粒珍珠宝鬉上的宝珠。这是西藏作家惯用的婉辞手法,隐晦地叙述这一事实。及至后来,五世达赖对桑结嘉措的特殊感情,精心培养,更使人相信这一传说的真实性。何况五世达赖做为黄教徒但是奉行红教的仪轨,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正是他在仲麦巴家过夜的第二年,桑结嘉措出世。

桑结嘉措的生父名叫阿苏,生母名叫布赤甲茂,还有一位声名显赫的叔叔,那就是第二任第巴一一仲麦巴陈列嘉措。所以,桑结嘉措自小在叔叔的教育下,得到很好的教养和熏陶。八岁时,他被送到布达拉宫,在五世达赖的直接培养下,开始严格的,全面的经学教育。看来,五世达赖不仅仅想把桑结嘉措培养成佛教学者,而且是想把他训练成自己的接班人,也就是一个学识渊博、具有政治魄力和敏锐干练的办事能力的活动家。除了一般的佛教学程以外,还普遍地涉猎梵文、诗学、医药、天文、历算、文学、历史等等各个学科,并且取得优异的成绩。随着年龄的增长,桑结嘉措已经成为出色的年青学者。一六七六年,当第三任第巴罗桑图道辞职时,[11]五世达赖指定桑结嘉措接任第巴。可能是条件还不成熟,特别是由于和硕特的达赖汗方面没有表态,桑结嘉措就以“自己年纪太轻,阅历不够”为理由,拒绝这一任命。于是,推出一位缓冲人物,扎仓涅巴(布达拉宫财务总管)罗桑金巴出来担任。三年后,即一六七九年,罗桑金巴辞职。这时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五世达赖专门颁布了一分文告,详细地向三大寺僧众介绍桑结嘉措虔敬的品质和优异的学识,干练的工作能力,要求僧众同意他继任第巴。这一份文告后来被收进五世达赖传里,并在布达拉宫正门入口处的德阳厦过厅的南墙上,工笔书写这一文告全文,下面端端正正地打上五世达赖两只手印(金粉)[12],这就表达了达赖希望把他推上第巴职位的焦急心情。水到渠成,尽管和硕特汗王抱着警惕,有时甚至是敌意的眼光,但是,桑结嘉措在三大寺僧众的欢呼声中登上了第巴这一繁重而且尊荣的职位。

(二) 秘丧

一六八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五世达赖病逝于布达拉官,终年六十八岁。第巴桑结嘉措面临这一十分严重的局面,做出了“秘丧不报”的决定。在五世达赖传里说达赖本人预见到他即将园寂,将要造成政治上的真空。为了黄教的利益,应该实行秘丧,直到他的转世能够独立掌管政教事务时为止。这一说法虽然被认为是五世达赖的遗策,但似乎是第巴桑结嘉措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因为这一本传记是他的大作)我们推测当时需要秘丧的原因是:

1,拉萨当局和拉达克部落之间的战争尚未结束,而蒙古和硕特达赖汗的弟弟甘丹才旺正统帅军旅,督师在外,如果宣布达赖之死,可能影响战局,而且对军队无法控制。

2,五世达赖的声望,以及与清王室之间的密切关系是用来对付蒙古和硕特汗王的重要手段,一旦宣布达赖逝世,将要失去优势,完全听从蒙古人摆布。

3,达赖对蒙古各部汗王的影响是第巴桑结嘉措攀引外援的希望所在,失去这一张王牌,则无法跟和硕特汗王进行斗争。

秘丧的工作做得相当彻底。在各个环节上做了严密的控制。在布达拉宫内,先选择了帕崩喀寺的喇嘛江阳扎巴,因此人长得颇象五世达赖,让他伪装,穿起达赖的服装,在宝座上摆摆样子;同时宣布达赖要长期坐静,修炼密法,一切事务均由第巴代行、代达。此外,还要秘密地保护达赖的肉身,并进行修建灵塔的准备,更为重要的是,要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寻找转世灵童。所有这一切,都在分头进行。

秘丧一事,一直到一六九六年桑结嘉措才被迫公布。因为康熙击溃了噶尔丹以后,从准噶尔人口中隐隐约约地了解到达赖已死,桑结嘉措秘丧的事实,于是下了一道有名的诏书,其中有几句名句:“厄鲁特降人告曰,达赖喇嘛久已脱缁矣,”“尔以久故之达赖喇嘛诈称尚存!”“达赖喇嘛者,乃至大普慧喇嘛,本朝为护法之主,交往六十余年;则其讣音即当奏闻于朕。”还提出了严厉的警告:“联必问尔诡诈欺达赖喇嘛,班禅胡土克图,助噶尔丹之罪发云南、四川、陕西等处大兵,如破噶尔丹之例,或朕亲行讨尔,或遣诸王大臣讨尔。”[13]第巴桑结嘉措看到大皇帝天威震怒,连忙派了桑铺寺上院堪布尼玛塘巴,作为代表赴京,对大皇帝密奏。当然是做了详细的解释。解释的内容也就是我们估计到的那三点,不过说得更委婉一些罢了。[14]康熙皇帝也没有因为秘丧一事采取任何进一步的行动,问题的尖锐化是由达赖转世、仓央嘉措引起的。

(三)寻找领灵童

仓央嘉措 ,一六八三年(阴水猪年、癸亥)正月十六日,生于山南门隅的宇松地方,出自于红教喇嘛家庭,父名扎西敦赞,母名才仁拉茂。一六八五年,第巴桑结嘉措听到这位幼童不凡的故事,派专人前去查访。这个孩子是如此聪明、颖悟,毫无疑问地被认为是五世达赖的传世(当然,没有公布)秘密地接到郎卡子宗,寄养在那里,由班禅负责进行教育,培养。在五世达赖的丧事正式公布的同时,第巴桑结嘉措又作了惊人的宣布: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早已找到,并已按宗教规程进行供养。一六九七年九月宣布此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十月二十五日(正是燃灯节,宗喀巴大师的忌辰)迎到布达拉宫,宣布为六世达赖,正式坐床。人们心里清楚,这个达赖是第巴桑结嘉措一手导演成功的,当然,他要成为第巴手中重要的政治法码,用以加强自己的政治斤量。

这件事首先激怒了和硕特汗王,他们直觉上感到第巴扶植了自己的达赖来和他们进行合法斗争。这件事又激怒了康熙皇帝,但没有和硕特汗王那样动感情。当时,达赖喇嘛转世的金瓶掣签制度还未建立,可是第巴采取了既成事实上报朝廷,这是对中央政府封诰五世达赖这一历史事实不够尊重。但是,康熙还是比较审慎的,他同意了这一转世,并自授给印信、封文。这个达赖流年不利,一开头就碰上蒙古汗王和康熙皇帝对他挑剔,他们静观事态的发展,果然机会来了!仓央嘉措尽管聪明、颖悟、才华不凡,但是他不是虔敬的佛教徒,而是一位风流倜傥的诗人。他十分厌倦布达拉宫里清教徒的禁欲生活,一心追求丰满的,甚至是放荡的爱情。一七0二年,当他巡游到日喀则,居然跪在扎什仑布寺外面,把喇嘛僧衣捧在手中,口称师父(指班禅),声称把师父为他传的戒法通通退还,恢复自由自在的生活。关于他的生平,在列隆大师的笔记中记着:“身穿绸缎衣衫,手戴戒指,头蓄长发,醉心于歌舞游宴,……。”这位达赖给第巴桑结嘉措的政敌以可乘之机,拉藏汗提出来他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达赖?想借此否定他的合法性,矛头还是对准第巴桑结嘉措的。

当第巴桑结嘉措被杀的第二年,仓央嘉措紧跟着就被拉藏汗解送京师,在途中,死于青海湖畔,一位诗人短暂的一生就此完结了。但是,西藏人民始终怀念这位达赖喇嘛(人们解释他的放浪行为是游戏人间)。他的诗歌,人人传颂,妇孺皆知。笔者还不知道在西藏有哪一位诗人的作品能象仓央嘉措的作品那样深入民间。(据笔者统计;汉文译本就有于道泉、王沂暖、刘家驹、刘希武和曾缄五家,至于改译的、抄译的还未统计在内。)

当仓央嘉措死在青海湖的同时,拉藏汗立即捧出一个名叫益希嘉措的人,作为六世达赖,登上布达拉宫,坐上达赖喇嘛的宝座,而且,申报朝廷,同样得到了印信和封文。可是,西藏人民不理会他,称他为“古学益希嘉措”,意思是益希嘉措先生。实际上他是拉藏汗的儿子,这种把戏,连最蹩脚的观众也能看穿的。[15]

(四)结交噶尔丹

与噶尔丹交往又是第巴桑结嘉措的一大“劣迹”。事情有点奇怪,噶尔丹的罪状之一是交结第巴桑结嘉措,而第巴桑结嘉措的罪状之一是结交噶尔丹,颇有点循环论证的味道。至于噶尔丹应该怎样评价,那已超出我的论题,本不应在这里多说,但是为了弄清第巴桑结嘉措的背景,还得噜嗦几句:

噶尔丹(一六四四二一一六九七年)是准噶尔部汗王巴图浑台吉的儿子。一六五三年,巴图浑台吉去世,由噶尔丹的同母兄僧格继位,噶尔丹出家为僧,到拉萨学经。做为一位蒙古王子,在拉萨寺院里受到五世达赖的特别垂青,亲予教导,收为徒弟。因之,与第巴桑结嘉措同学,建立了同窗的友谊。一六七一年,僧格被他的两名异母弟兄杀害,准噶尔大乱,噶尔丹得到五世达赖的同意,急返准噶尔,为僧格报仇,先擒杀仇人凶手之一,另一仇人逃避青海,藏匿于和硕特部。一六七六年,噶尔丹又杀僧格之子(彼之亲侄)自立为汗。并受到达赖所赠徽号为“博硕克图汗”。一六七七年,兼并厄鲁特其他部落,一六七八年并南疆回部,奄有天山南、北两路,自号四部盟长。转而侵扰漠北、漠南蒙古诸部,一心要成为大蒙古汗,与清朝直接发生冲突,康熙三次御驾亲征,一六九七年噶尔丹穷蹙自杀。

从上面叙述中可以看出两点。

1,噶尔丹跟第巴桑结嘉措的关系是在五世达赖在世时建立的。噶尔丹返回准噶尔的早期活动得到五世达赖本人的支持,并赠以徽号。达赖去世以后,这种关系又由第巴桑结嘉措伪托达赖之名继续下去。

2,第巴桑结嘉措一心一意想摆脱和硕特部汗王的统治,利用旧有的蒙古汗王的关系,争取外援,他邀结噶尔丹正是反映了这一心情,希望依靠噶尔丹的准噶尔部兵力来打击和硕特人。

至于这一做法对不对?该不该?可以讨论,但是,因此扣上.“卖国贼”的帽子则很难说服人的,因为你提到“卖国”,必然要有买主,不然,卖给谁呢?卖给噶尔丹吗?噶尔丹与拉藏汗同样是蒙古的一个汗王。卖给俄国人吆?英国人吆?都没有一条证据!说到底,他与噶尔丹的关系至多是“社会关系不好,交了广个狡诈的朋友。”谈不上卖国!

(五)向康熙请封 .

一六九四年,第巴桑结嘉措?用五世达赖的名义,要求康熙皇帝加封,这件事被一些史论家们当作欺君之罪和诡诈的阴谋。我们看,清朝中央政府给固始汗一个“道行文义敏慧固始汗”的封号,并由他的子孙继承世袭,第巴桑结嘉措跟和硕特汗王斗法也需要有朝廷的支持,希望依靠大皇帝的力量来跟和硕特汗王平起平坐.在《清圣祖实录》里说得仔细:

“康熙三十二年十二月辛未,达赖喇嘛疏言……臣已年迈,国事大半第巴主之……乞皇上给印封之,以为光宠。” .

“康熙三十三年四月丙申,赐第巴金印,印文曰:掌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教弘宣佛法王布忒达阿白迪之印。”

这就是土伯特王的印,用汉藏满三种文字镌成。有几处需要解释一下:“瓦赤喇怛喇”。梵文,意思是“金刚持”,是密宗的最高称号,具体说是达赖喇嘛。“布忒达”,梵文,意思是佛,也就是“桑结”的意译。“阿白迪”梵文,意思是“海”,就是嘉措的意译。“布忒达阿白迪”就是“桑结嘉措”的梵文意译。 (印文解释从王森先生说)

看来,康熙皇帝巧妙地在拉藏汗和第巴桑结嘉措之间搞平衡,他没有吝惜这个王爵,他希望这个封授达到“怀柔远人,绥辑边隅。”的目的。在这个问题上反映出第巴桑结嘉措想依靠中央政府的支持来跟和硕特部汗王斗争。看不出有背叛的意图!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拉藏汗与第巴桑结嘉措之间的斗争上。拉藏汗一六九七年继位(也有人说要晚几年)乙他一直怀疑第巴桑结嘉措主谋毒死他的父亲达赖汗,又疑惑他是不是正在对自己下毒手,裂痕日深;矛盾日益尖锐,五世达赖丧事的公布,六世达赖的寻获与坐床都使拉藏汗忿懑。拉藏汗利用噶尔丹事件,加深了康熙皇帝对第巴桑结嘉措的不满与不信任,以至产生恶感,同时,不断上报仓央嘉措行为不端,是个假达赖,为自己日后采取行动制造舆论。同时,与第巴桑结嘉措之间不断摩擦。

一七〇三年的藏历新年,传大召法会期间,拉藏汗抓住第巴桑结嘉措?的几个亲信并加以杀害,第巴桑结嘉措立即纠集自己的兵力迫使拉藏汗退出拉萨。拉藏汗退到藏北以后,整顿了达木蒙古八旗兵丁进攻拉萨,马上爆发了一场可怕的军事冲突。还在参加传召大会的会众受到了惊扰。于是,由三大寺的代表,特别由嘉木样协巴 (他是拉藏汗的经师)出面调解。双方停火,达成协议。形势对拉藏汗是有利的,胁迫第巴桑结嘉措退了位,由他的儿子阿旺仁钦接充,与拉藏汗共同掌管西藏政事。实际上,阿旺仁钦的背后还是桑结嘉措做主。短暂的和平,没有维持多久。一七〇五年年初再度爆发了军事冲突,仍然由三大寺代表和嘉木样协巴调停。在五世达赖灵塔前双方以虔敬的心情,达成临时协议。拉藏汗撤回青海,第巴桑结嘉措退往山南贡噶宗修静,双方中止接触。事实上,双方都没有遵守协议,拉藏汗兵分两路南下,第巴桑结嘉措集中十三万户土兵迎击,第巴的土兵不是蒙古骑兵的对手。兵败,退往堆龙、曲水一带,于一七〇五年七月十七日,被拉藏汗的另一支兵力捕获,当日处死于堆龙德庆宗的囊孜,据说行刑的就是拉藏汗的妻子才旺甲茂。

拉藏汗将他的胜利申报朝廷,康熙对西藏的形势是了解的,立即封拉藏汗为“翊教恭顺汗”。一七〇六年五月初一,拉藏汗把桑结嘉措立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叫去申斥一顿,数说他的放荡行为。五月二十七日起解、“诏献京师”。这个消息在西藏引起了极大震动,当起解的蒙古兵士押着仓央嘉措经过哲蚌寺时(在拉萨以西二十华里处),被一队武装的喇嘛抢上了山,并安置在寺内。蒙古兵士立即包围了该寺,猛攻三天,牺牲很大。还是仓央嘉措本人提出,“下山归队”,让蒙古士兵送他去北京,来解开这一团战火的疙瘩。这位年仅二十三岁的诗人,就在成千上万的喇嘛目送之下,一步一步走向死亡,跟着他的支持者第巴桑结嘉措一起,成为历史上匆匆的过客!

(资料来源:《清史研究集》第一辑)

书中描述

【1】巴颜道:“信里说,到清凉寺去请这位大人物,倒也不难,就怕神龙教得知讯息,也来抢夺,因此胜罗陀师兄请北京的达和尔师兄急速多派高手,前来相助。如果……如果桑结大喇嘛已经到了北京,他老人家当世无敌,亲来主持,那就……

【2】那喇嘛道:“小僧名叫呼巴音,是西藏的喇嘛,奉了大师兄桑结之命,想要生……生擒这位师太。”韦小宝心想桑结之名,在五台山上倒也听说过,问道:“这位师太好端端地,又没得罪了你那个臭师兄,你们为什么这等大胆妄为?”呼巴音道:“大师兄说,我们活佛有八部宝经,给这位师太偷……不,不,不是偷,是借了去,要请师太赐还。”韦小宝道:“什么宝经?”呼巴音道:“是差奄古吐乌经。”韦小宝道:“胡说八道,什么叽哩咕噜乌经?”呼巴音道:“是,是。这是我们西藏话,汉语就是《四十二章经》。”韦小宝道:“你的臭师兄,又怎知道师太取了《四十二章经》?”呼巴音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3】白衣尼摇头道:“就算我安然无恙,以一敌六,也是难以取胜,何况再加上一个武功远远高出侪辈的大师兄。听说那桑结是西藏密宗的第一高手,大手印神功已练到登峰造极的境界。”

【4】韦小宝应了,叫过车夫,将呼巴音抬入车中,命车夫赶了大车又走。一路上却不见有什么农家,生怕桑结赶上,只待一见小路,便转道而行,只是沿途所见的岔道都太过窄小,行不得大车。

【5】白衣尼武功虽高,却殊乏应变之才,武林豪杰共商诛杀吴三桂之策,自己亟愿与闻,但桑结等众喇嘛不久就会追赶前来,情势甚急,沉吟片刻,问韦小宝道:“你说呢?”

【6】阿珂站立不定,坐倒在凳,伏在桌上。那喇嘛笑道:“我法名桑结,是西藏达赖喇嘛活佛座下的大护法。你日后怎么样?想来找我报仇是不是?”郑克塽硬起了头皮,颤声道:“正……正是!”

【7】桑结哈哈一笑,左手衣袖往他脸上拂去。郑克塽举剑挡架。桑结右手中指弹出,铮的一声响,长剑飞起,插到屋顶梁上,跟着左手一探,已抓住了他后领,将他提了起来,重重往板凳一放,笑道:“坐下罢!”

【8】郑克塽给他抓住了后颈“大椎穴”,那是手足三阳督脉之会,登时全身动弹不得。桑结嘿嘿冷笑,回去自己桌旁坐下。

【9】韦小宝心想:“他们在等甚么?怎地不向师太动手?难道还有帮手来么?”四下一望,饭堂四边都是砖墙,已不能故技重施,用匕首隔着板壁刺敌,忽地想起大车中那个呼巴音,暗道:“糟糕,他们将呼巴音一救出,立时便知我跟师太是一伙,说不定还会知道那四个喇嘛是我杀的。那时候韦小宝不去阴世跟四个大喇嘛聚聚,只怕也难得很了。最怕他们先将我削成一根人棍,这可是我的法子。”想到即以其人之匕首,还削其人为人棍,不禁全身寒毛直竖,转头向桑结瞧去,只见他神情肃然,脸上竟微有惴惴不安之意,登时明白:“是了,他不知师太已负重伤,忌惮师太武功了得,正自拿不定主意,不知如何出手才好。”

【10】殊不知桑结等一干人眼见五个同门死于非命,其中一人更是被掌力震得全身前后肋骨齐断,敌人武功之高,世所罕见,桑结自忖若和此人动手,只怕还是输面居多。在饭店中见白衣尼始终神色自若,的是大高手的风范,七人全神贯注,尽在注视她的动静,又怎会提防一位武功已臻登峰造极之境的大高手,竟会去使用蒙汗药这等下三滥的勾当?他们口中喝酒,其实全然饮而不知其味,想到五名师兄弟惨死的情状,心中一直在栗栗自惧。倘若饭店中并无白衣尼安坐座头,那么这一壶下了大量蒙汗药的药酒饮入口中,未必就察觉不出。

【11】那胖大喇嘛一离阿珂的身子,慢慢软倒。余下几名喇嘛大惊,纷纷抢上。韦小宝叫道:“站住!我师父神功奇妙,这喇嘛无礼,已把他治死了。谁要踏上一步,一个个叫他立刻便死。”众喇嘛一呆之际,砰砰两声,两人摔倒在地,过得一会,又有两人摔倒。桑结内力深湛,蒙汗药一时迷他不倒,却也觉头脑晕眩,身子摇摇晃晃,脚下飘浮,只道白衣尼真有古怪法术,心慌意乱,神智迷糊,哪想得到是中了蒙汗药?

【12】阿珂叫道:“郑公子,快跟我们走。”郑克塽道:“是。”爬起身来,抢先出外。韦小宝扶了白衣尼出店。桑结追得两步,身子一晃,摔在一张桌上,喀喇一声响,登时将桌子压垮。韦小宝见车夫已不知逃到了何处,不及等待,扶着白衣尼上车,见车中那呼巴音赫然在内,生怕桑结等喇嘛追出,见阿珂和郑克塽都上了车,跳上车夫座位,扬鞭赶车。

【13】便在此时,马蹄声奔到了近处。原来桑结见白衣尼等出店,待欲追赶,却是全身无力。他内功深湛,饮了蒙汗药酒,竟不昏倒,提了两口气,内息畅通无阻,只是头晕眼花,登时明白,叫道:“取冷水来,快取冷水来!”店伙取了一碗冷水过来,桑结叫道:“倒在我头上。”那店伙如何敢倒,迟疑不动。桑结还道这迷药是这家饭店所下,双手抬不起来,深深吸了口气,将脑袋往那碗冷水撞去,一碗水都泼在他头上,头脑略觉清醒,叫道:“冷水,越多越好,快,快。”店伙又去倒了两碗水,桑结倒在自己头上,命店伙提了一大桶水来,救醒了众喇嘛,那胖大喇嘛却说什么也不醒。待见他背心有血,检视伤口,才知已死。六名喇嘛来不及放火烧店,骑上马匹,大呼追来。

【14】这两声一叫,踪迹立被发觉,桑结叫道:“在这里了!”一名喇嘛跃下马来,奔到草堆旁,见到郑克塽一只脚露在外面,抓住他足踝,将他拉出草堆,怕他反击,随手一甩,将他摔出数丈之外。

【15】他刚拔出匕首,只听得身周有几人以西藏话大声呼喝,不禁暗暗叫苦,料想无路可逃,只得将匕首藏入衣袖,慢慢站起身来,一抬头,便见桑结和余下四名喇嘛站在麦田之中,离开草堆却有三丈之遥。

【16】那喇嘛尸首上堆满了麦杆,如何死法,桑结等并不知道,料想又是白衣尼施展神功,将他击死,当下都离得远远地,不敢过来。桑结叫道:“小尼姑,你连杀我八名师弟,我跟你仇深似海。躲在草堆之中不敢出来,算是什么英雄?”

【17】韦小宝心道:“怎么已杀了他八名师弟?”一算果然是八个,其中只有一名是白衣尼杀的,眼见桑结说出了这句话后,又向后退了两步,显是颇有惧意,忍不住大声道:“我师父武功出神入化,天下更没第二个比得上,不过她老人家慈悲为怀,有好生之德,不想再杀人了。你们五个喇嘛,她老人家说饶了性命,快快给我去罢。”

【18】桑结道:“哪有这么容易?小尼姑,你把那部《四十二章经》乖乖的交出来,佛爷放你们走路。否则便逃到天涯海角,佛爷也决不罢休。”韦小宝道:“你们要《四十二章经》?这经书到处寺庙里都有,有什么希罕?”桑结道:“我们便是要小尼姑身上的那一部。”

【19】桑结喜道:“是了,小孩子说的,必是真话,押他回店去取。”那喇嘛应道:“是!”又打了郑克塽一个耳光。

【20】桑结向抓住郑克塽的喇嘛叫道:“别打死了他。”转头道:“小尼姑,你出来,还有两个娃娃,跟我们一起去取经书。”

《鹿鼎记》桑结是谁:桑结形象分析人物结局

徳斯·桑结嘉措(1653—1705)政治家、学者。拉萨人。1679年桑结嘉措任第五世第巴,管理西藏地方政务。 1简介在任期内,他动员全西藏的人力、物力营修红宫部分,经过两年多的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