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鹿鼎记》方怡是谁:方怡形象分析人物结局

发布时间:2019-06-30 07:14:54 有 个人关注了这篇文字

方怡,金庸武侠小说《鹿鼎记》中人物,她是当年明朝沐王府中刘白方苏四大家将中方氏的后人。其曾经假扮吴三桂的手下入宫行刺,受伤后被韦小宝救下。开始她心高气傲,不把韦小宝放在眼里,直到韦小宝救下了刘一舟等人,才对他另眼相看。后来被神龙教抓住,并被迫服豹胎易筋丸,受制于苏荃,不得不欺骗韦小宝,最后明白真相的韦小宝原谅了她。方怡也是韦小宝七位夫人之一。

方怡是金庸小说《鹿鼎记》的人物。在小说中是一个反清义士及神龙教教众。出场时十六七来岁,一张瓜子脸,容貌甚美。她当时和沐王府中的人,假扮吴三桂手下到宫中行刺,想嫁祸于吴三桂。她受了伤,被师妹沐剑屏带进小宝卧室中要他相救,从而认识小宝。方怡本是初恋刘一舟,但后来为了相救情郎,嫁给韦小宝。

性格

方怡生性机智狡猾,在小说中曾用美人计出卖小宝,让他落入神龙教手中,险些丧命。 她心思有些隐晦复染,心中如何打算,很令人摸不透。她在书中似乎对小宝又爱又恨。

1人物剧情

沐王府中的好汉,假扮吴三桂手下到宫中行刺,想嫁祸给吴三桂。沐王府的刺客中,有小郡主的师姊方怡,这是小宝七个老婆中的又一个。方怡受伤,却心高气傲,不要小宝救,小郡主在一旁着急,连叫数声好哥哥,偏要小宝救。方怡愈是要强,小宝连“拿她做老婆”的恶作剧的斗嘴招数都用上了,这更让方怡又气又急。

2人物性格

小宝的老婆中,方怡的性格心思有些隐晦复杂,不像小郡主那样好把握得多。一开始,方怡可能根本没把比她小得多的小宝当回事,没将小宝看在眼里,以“小毛孩 ”看待小宝的,看到小郡主那般软语温存求小宝,方怡是心中不服气。

不过,小宝穷追猛打,不依不饶地跟方怡较上了劲,时间一长,特别是后来小宝救刘一舟等人的表现,真让方怡对这个小滑头小无赖另眼相看,及至知道小宝的身份不是太监,而是天地会青木堂的香主,心中可能就有些活动了,也觉得刘一舟没有小宝对自己好,这中间又有几次反复,直到方怡了解到刘一舟的本来面目才彻底倒向韦小宝,方怡后来还以美人计骗过小宝上当。两人总之是不打不相识,一对冤家,终于让小宝最后成其好事。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倒过来也应该成立,是不是这样?小宝与方怡之间的斗嘴,十分精彩好看。

3方怡与小宝

方怡与小宝作对,真是找错了对手。小宝不依不饶,处处不放过占便宜报复的机会,他的恶作剧此时到了极致,以救刘一舟为条件要挟方怡,要方怡亲口答应“你一辈子做我老婆”之事。小宝开玩笑不知轻重,方怡的心理就复杂难解多了。闯皇宫行刺,方怡必是已报有必死相报沐王府之心,及至小宝救了她,她算是再世为人,自然有些心灰意懒,又知道心上人被擒,又是必死无疑,此时若能救得心上人,她真是什么条件也能答应。再世为人,她对生活的期望,理想的要求,已降低了许多,变得更为现实,而且,小宝高深莫测的本事和手段,让方怡真有几分相信小宝能救刘一舟,所以方怡终于当了真发了誓。小宝去救刘一舟、吴立身、敖彪,自然不费什么事,而且顺手将太后派来抓他的四名太监杀了。救人做得更是像模像样,救出了刘一舟,方怡欢喜到了心坎,小宝心中叹息,答应不久送方怡去和刘一舟相会,小宝的恶作剧,自己并没有当真。

方怡开始对小宝有男女之情的好感,竟舍不得与小宝分手,患难之中,最可贵的真情,已在悄悄萌动。小宝此时情窦初开,看他在旅店中情思荡漾,想着把方怡抱在怀中,已有性欲冲动,情状不堪。小宝已不是孩子了,他人小鬼大,虽未经人事,但本能的爱美好色,已经开始不可收拾。不过,小宝确没有把“拿方怡作老婆”之玩笑当回事,他半真半假,也只是讨讨便宜,有几分少年无赖的轻薄。看他为方怡冒险取回钗子,他心中还是想促成方怡和刘一舟之间的好事的。方怡的心事依然复杂难解,小宝的玩笑,她却当真,一方面心有不甘,一方面又见他花样百出,也是天地会的香主,不能不暗中佩服。

写庄家灵堂的鬼气,当真阴森森骇人之极,小宝人小鬼大,毕竟还是少年人,怕鬼的一段,读来真是好笑。一会儿“有些鬼是瞧不见的”,一会儿“鬼打墙,这是恶鬼在迷人”,真是自己吓自己,心惊胆战,直打哆嗦,绝不作假。这古怪精灵,高深莫测的韦香主,原来有如此幼稚可笑害怕无助的时候,方怡看得是心中直乐,又不禁柔情暗生,这才像个乖孩子的样子。方怡忍不住伸出软绵绵的手拉住小宝,要小宝别怕,这是真情流露,这是方怡发现了小宝的可爱之处。

4相关信息

相关诗词

画堂春

明珠弃暗泪千行,  只愿青草斜阳。  仃伶人陌太彷徨,  妒念鸳鸯。  愁苦细细难露,  刃割寸寸心伤。  天涯咫尺两茫茫,  憎短情长。

美人计

小宝回到北京,方怡却自己找上了门。美人投怀送抱,小宝乐得心花怒放,又开始大耍贫嘴。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向对他若即若离,道是无情却有情的方怡,这次转了性,对他甜言蜜语起来。最难消受美人恩,方怡妙目一转,宜嗔宜喜,小宝骨头也轻了几两,身子要融化掉一半。此时,小宝情欲逐渐启蒙,对方怡动了真情,眼中再不见其他,只是想着方怡的美色。情浓之处,搂腰相吻,方怡亦不甚拒,真不知方怡心中作何想。

方怡就这么带着小宝,以美色相诱,一路走下去,远离了北京,最后来到海边,坐船出海。小宝被方怡迷得晕晕乎乎,诸般大事尽抛诸脑后,只是沉浸在醉酒般迷情的快乐中,后来隐隐觉得不妥,不过不相信方怡会起害他之心,也不去深想。 方怡的美人计,小宝终于明白过来了,心中全不是滋味。

方怡心中究竟在作何打算,真是让人摸不透。后来她第二次施展美人计,使小宝上当受骗,落入神龙教教主和夫人的手中,几乎又是绝路。仔细想来,此时方怡对小宝的感情一定非常复杂,爱和恨都奇特地交汇和难分。遇上了小宝,方怡的人生之路彻底为之改变,她的面前展现出全新和奇妙的世界来,那是刘一舟所不可能带给她的。方怡并非真心骗小宝只因方怡被迫吞下豹胎易筋丸 ,由于豹胎易筋丸的有害作用极大,中毒者会感觉休内有万般蚁虫在撕咬,腹内犹如一条千足虫在咬肝胆扯肠,如果不能服用解药就会肠穿肚烂而亡。这样的新的人生,更有新鲜感和充满刺激,又完全不让人安宁。小宝改变了方怡的生活方式,方怡真不知道是喜欢好,还是怨恨好。她一定在想,既已如此,那就彻底地和小宝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吧!她失陷在神龙教中,没有自主和自由,那就也让小宝一起来分担吧!一起生也好,一起死也好,反正不要再分开。也许这就是方怡两次用美人计骗小宝入局的复杂心理。何况,她已感觉到小宝绝非常人,花样百出,也许小宝还有办法,能够自救也能够救出她们。方怡对小宝的心性脾气也摸透了,就算她行事再不合情理,小宝也不会深责她的,也会原谅她的。事实上确实是如此。二次上当,小宝虽很生气,可看到方怡的柔媚和娇艳,天大的气也丢了,小宝真是多情种子,在某种程度上,确像段誉。女儿的骨头是水做的,小宝恨不起她们来。

影视形象

1983年香港邵氏电影《鹿鼎记》尤翠玲饰演

1984年香港无线电视剧《鹿鼎记》刘嘉玲饰演

1984年台湾中视电视剧《鹿鼎记》周明惠饰演

1998年香港无线电视剧《鹿鼎记》徐濠萦饰演

2000年台湾华视电视剧《小宝与康熙》麦家琪饰演

2008年内地电视剧《鹿鼎记》刘孜饰演

2014年内地电视剧《鹿鼎记》赵圆瑗饰演

容貌描写

1.韦小宝喝道:“别大声嚷嚷,你想人家捉了你去做老婆吗?拿近烛台一照,只见这女子半边脸染满了鲜血,约莫十七八岁年纪,一张瓜子脸,容貌甚美,忍不住赞道:“原来臭小娘是个美人儿。”小郡主道:“你别骂我师姊,她……她本来是个美人儿。”

2.韦小宝笑道:“不说也可以,那我就要亲你一个嘴。先在这边脸上香一香,再在那边香一香,然后亲一个嘴。你到底爱亲嘴呢,还是爱说名字?我猜你一定爱亲嘴。”烛光下见那女子【容色艳丽】,衣衫单薄,鼻中闻到【淡淡的一阵阵女儿体香】,心中大乐,说道:“原来你果然是香的,这可要好好的香上和香了。”

3.方怡道:“我们此番入宫,想必有人战死殉国,那么衣服上的记号,便会给侍卫们发觉。倘若被擒,起初不供,等到给他们拷打得死去活来之后,才供出是受了平西王的指使,前来行刺皇帝。我们一进宫,便在各处丢下刻字的兵器,就算大夥儿侥幸得能全军退回,也已留下了证据。”她说得兴奋,喘气渐急,【脸颊上出现了红潮】。

4.沐剑屏道:“你一直没回来,这死人躺在我们床底下,可把我们两个吓死了。”韦小宝道:“把你们两个都吓死了,这死人岂不是多了【两个羞花闭月的女伴】?”

5.沐剑屏道:“你……你身子不舒服么?”韦小宝道:“见了你的羞花闭月之貌,身子就舒服了。”沐剑屏笑道:“【我师姊才是羞花闭月之貌】,我脸上有只小乌龟,丑也丑死了。”

6.韦小宝道:“姑娘们一进了皇宫,自私还有出去的日子?【像你这样羞花闭月的姐儿】,我小桂子一见就想娶了做老婆。倘若给皇帝瞧见了,非封你为皇后娘娘不可,方姑娘,我劝你还是做了皇后娘娘罢!”

7.方怡【眼中精光闪动,双颊微红】,说道:“你当真救得我刘师哥,你不论差我去做什么艰难危险之事,方怡决不能皱一皱眉头。”这几句话说得斩钉截铁,十分干脆。

8.韦小宝道:“不忙伤心,不忙哭。【你这样羞花闭月的美人儿,泪珠儿一流下来,我心肠就软了】。方姑娘,为了你,我什么事都干。我定须将你的刘师哥去救出来。咱们一言为定,救不出你刘师哥,我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做奴才。救出了你刘师哥,你一辈子做我老婆。大丈夫一言既出。什么马难追,就是这一句话。”

9.她【容色晶莹如玉,映照于红红烛光之下,娇艳不可方物】。【韦小宝年纪虽小,却也瞧得有点魂不守舍】,笑道:“原来你说我是太监,娶不得老婆。娶得娶不得老婆,是我的事,你不用担心。我只问你,肯不肯做我老婆?”

10.韦小宝见她【笑靥如花】,心中大乐,也端起酒杯,说道:“咱们说话可得敲钉转脚,不得抵赖。倘若我救了你刘师哥,你却反悔,又要去嫁他,那便如何?你们两个夹手夹脚,我可不是对手,他一刀横砍,你一剑直劈,我桂公公登时分为四块,这种事不可不防。”

11.他悄悄站起,揭开帐子,但见【方怡娇艳】,沐剑屏秀雅,【两个小美人的俏脸相互辉映,如明珠,如美玉,说不出的明丽动人】。韦小宝忍不住便想每个人都去亲一个嘴,却怕惊醒了她们,心道:“他妈的,这两个小娘倘若当真做了我大老婆、小老婆,老子可快活得紧。丽春院中那里有这等俊俏的小娘。”

12.韦小宝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心肠忽然软了】,说道:“你写什么都好,反正我不识字。你别说嫁了我做老婆,否则你刘师哥一生气,就不要我救了。”

13.方怡【一双妙目】凝视着他,道:“别说得这么好听,要是我请你去天涯海角喝毒药呢?”韦小宝见她说话时似笑非笑,朝日映照下【艳丽难言】,只觉全身暖洋洋地,道:“别说天涯海角,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去了。”

14.此日别后重逢,见方怡一时轻嗔薄怒,一时柔语浅笑,不收得动情,见她骑了大半日马,【双颊红晕,渗出细细的汗珠,说不出的娇美可爱,呆呆的瞧着,不由得痴了】。

15.方怡微笑问道:“你发什么呆?”韦小宝道:“【好姊姊,你……你真是好看】。我想……我想……”

16.韦小宝大喜,若不是两人都骑在马上,立时便一把将她抱住,亲亲她【娇艳欲滴的面庞】,当下伸出右手,拉住她左手,道:“我怎么会变心?一千年,一万年也不变心。”

17.韦小宝握着她【柔腻温软的手掌】,心花怒放,笑道:“你待我这样好,我永远不会做小乌龟。”妻子偷汉,丈夫便做乌龟,这句自豪感方怡自也懂得。

18.韦小宝伸左手搂住她腰,防她摔倒,【只觉她丝丝头发擦着自己面颊,腰肢细软,微微颤动】,虽想坐船出海未免太过突兀,隐隐觉得有些大大不妥,但当时情景,这一个“不”字,又如何说得出口?

19.韦小宝好生无聊,又想:“方怡这死妞明明在这船里,却又不来陪伴老子散心解闷。”想起这次被神龙教擒获,又是为方怡所诱,心道:“老子这次若能脱险,以后再向方怡这小娘皮瞧上一眼,老子就不姓韦。上过两次当,怎么再上第三次当?”但想到【方怡容颜娇艳,神态柔媚,心头不禁怦然而动】,转念便想:“不姓韦就不姓韦,老子的爹爹是谁也不知道,又知道我姓甚么?”

20.【方怡似笑非笑,似嗔非嗔,火光照映之下,说不尽的娇美】。韦小宝闻到二女身上淡淡的香气,心下大乐。

21.他走到方怡身前,摸了摸他下巴,道:“唔,【小妞儿相貌不错】,乖乖跟我念罢。”方怡将头一扭,道:“不念!”那老者举起判官笔欲待击下,【烛光下见到她娇美的面庞,心有不忍】,将笔尖对准了她面颊,大声道:“你念不念?你再说一句‘不念’,我便在你脸蛋上连划三笔。”

书中描述

【1】小郡主笑了笑,说道:“我师姊姓方,单名一个‘怡’字,‘心’字旁一个‘台’字的‘怡’。”韦小宝根本不知道“怡”字怎生写法,点了点头,道:“嗯,这名字马马虎虎,也不算很好。小郡主,你又叫什么名字?”小郡主道:“我叫沐剑屏,是屏风的屏,不是浮萍的萍。”韦小宝自不知这两个字有什么区别,说道:“这名字比较好些,不过也不是第一流的。”方怡道:“你的名字一定是第一流的了,尊姓大名,却又不知如何好法?”

【2】韦小宝一怔,心想:“我的真姓名不能说,小桂子这名字似乎也没什么精采。”便道:“我姓吾,在宫里做太监,大家叫我‘吾老公’。”方怡冷笑道:“吾老公,吾老公,这名字倒挺……”说到这里,登时醒觉,原来上了他的大当,呸的一声,道:“瞎说!”

【3】小郡主沐剑屏道:“你又骗人,我听得他们叫你桂公公,不是姓吾。”韦小宝道:“男人就叫我桂公公,女人都叫我吾老公。”方怡道:“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韦小宝微微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方怡道:“我知道你姓胡,名说,字八道!”

【4】韦小宝哈哈一笑,见方怡说了这一会子话,呼吸又急促起来,便道:“好妹子,你给她敷药罢,别痛死了她。我吾老公就这只这么一个老婆,这个老婆一死,第二个可娶不起了。”沐剑屏道:“师姊说你胡说八道,果然不错。”放下帐子,揭开被给方怡敷药,问道:“桂大哥,你先前敷的止血药怎么办?”韦小宝道:“血止住了没有?”沐剑屏道:“止住了。”原来蜜糖一物颇具止血之效,粘性又强,粘住了伤口,竟然不再流血,至于莲蓉、豆泥等物虽无药效,但堆在伤口之上,也有阻血外流之功。

【5】韦小宝大喜,道:“我这灵丹妙药,灵得胜过菩萨的仙丹,你这可相信了罢。其中许多珍珠粉末,涂在她的胸口,将来伤愈之后,她胸脯好看得不得了,有羞花闭月之貌,只可惜只有我儿子才瞧得见。”沐剑屏嗤的一笑,道:“你真说得有趣。怎么只有你儿子才……”韦小宝道:“她喂我儿子吃奶,我儿子自然瞧见了。”方怡呸的一声。

【6】韦小宝道:“皇上吩咐我悄悄查明,又说:‘瑞栋这奴才听到了风声,必定会来杀你,你可得小心了。’我说:‘皇上万安,谅瑞栋这奴才便有天大的胆子,也决不敢在宫中行凶杀人。’皇上道:‘哼,那可未必。这奴才竟敢勾引刺客入宫,要不利于我,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瑞栋急道:“你……你胡说!我没勾引刺客入宫,皇上……皇上不会胡乱冤枉好人。今晚我亲手打死了三名刺客,许多侍卫兄弟都亲眼见到的。皇上尽可叫他们去查问。”说着额头突起了青筋,双手紧紧握住了拳头。韦小宝心想:“先吓他一个魂不附体,手足无措,挨到天明,老子便逃了出宫。那小郡主和方怡又怎么办?哼,老子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逃得性命再说,管她什么小郡主、老郡主,方怡、圆怡?老子假太监不扮了,青木堂香主也不干了,拿着四五十万两银子,到扬州开丽夏院、丽秋院、丽冬院去。”说道:“这么说来,那些刺客不是你勾引入宫的了?”瑞栋道:“自然不是。太后亲口说道,是你勾引入宫的。太后吩咐我别听你的花言巧语,一掌毙了便是。”韦小宝道:“这恐怕你我二人都受了奸人的诬告。瑞副总管,你不用担心,我去向皇上跟你分辩分辩。只要真的不是你勾引刺客,皇上年纪虽小,却十分英明,对我又十分信任,这件事自能水落石出。”

【7】韦小宝和瑞栋二人如何抢入房中,韦小宝如何摔入水缸,方怡和沐剑屏隔着帐子都看得清清楚楚,但瑞栋将韦小宝从水缸中抓了出来,随即被杀,韦小宝使的是什么手法,方沐二女却都莫名其妙。

【8】沐剑屏道:“谢天谢地,你……居然杀了这鞑子。”方怡道:“这瑞栋外号‘铁掌无敌’,今晚打死了我沐王府的三个兄弟。你为我们报了仇,很好!很好!”韦小宝心神略定,说道:“他是‘铁掌无故’,就是敌不过我韦……桂公公、吾老公。我是第一流的武学高手,毕竟不同。”伸手到瑞栋怀中去掏摸,摸出一本写满了小字的小册子,又有几件公文。

【9】寻思:“刚才太后自己来杀我,她是怕我得知了她的秘密,泄漏出去,后来又派这瑞栋来杀我,却胡乱安了我一个罪名,说我勾引刺客入宫。她等了一回,不见瑞栋回报,又会再派人来。这可得先下手为强,立即去向皇上告状,挨到天明,老子逃出了宫去,再也不回来啦。”向方怡道:“我须得出去瞎造谣,说这瑞栋跟你们沐王府勾结,好老……好老……方姑娘(他本来想叫一声“好老婆”,但局势紧急,不能多开玩笑,以致误了大事,便改口叫她“方姑娘”),你们今晚到皇宫来,到底要干什么?想行刺皇帝吗?我劝你们别行刺小皇帝,太后这老婊子不是好东西,你们专门去刺她好了。”方怡道:“你既是自己人,跟你说了也不打紧。咱们假冒是吴三桂儿子吴应熊的手下,到皇宫来行刺鞑子皇帝。能够得手固然甚好,否则的话,也可让皇帝一怒之下,将吴三桂杀了。”

【10】方怡道:“我们内衣上故意留下记号,是平西王府中的部属,有些兵器暗器,也刻上平西王府的字样。有几件旧兵器,就刻上‘大明山海关总兵府’的字样。”韦小宝问道:“那干什么?”方怡道:“吴三桂这厮投降鞑子之前,在我大明做山海关总兵。”韦小宝点头道:“这计策十分厉害。”

【11】方怡道:“我们此番入宫,想必有人战死殉国,那么衣服上的记号,便会给鞑子发觉。倘若被擒,起初不供,等到给鞑子拷打得死去活来之后,才供出是受了平西王的指使,前来行刺皇帝。我们一进宫,便在各处丢下刻字的兵器,就算大伙儿侥幸得能全军退回,也已留下了证据。”她说得兴奋,喘气渐急,脸颊上出现了红潮。韦小宝道:“那么你们进宫来,并不是为了来救小郡主?”方怡道:“自然不是。我们又不是神仙,怎知小郡主竟会在皇宫之中?”

【12】韦小宝点点头,问道:“你身边可有刻字的兵刃?”方怡道:“有!”从被窝中摸出一把长剑,但手臂无力,无法将剑举高。韦小宝笑道:“幸亏我没睡到你身边,否则便给你一剑杀了。”方怡脸上一红,瞪了他一眼。

【13】韦小宝接过剑来,藏在瑞栋的尸体腰间,道:“我去告状,说这瑞栋是刺客一伙,这不是证据么?”方怡摇了摇头,道:“你瞧瞧剑上刻的是什么字?”韦小宝问道:“刻的什么字?”反正看了也是不识,不如不看。方怡道:“那是‘大明山海关总兵府’八字,这瑞栋是满洲人,不会在大明山海关总兵部下当过差的。”

【14】韦小宝大喜,心想:“我正担心今晚见不到皇上,又出乱子。现下皇上来叫我去,那再好没有了。这瑞栋的尸身,可搬不出去啦。”应道:“是,待奴才穿衣,即刻出来。”将瑞栋的尸身轻轻推入床底,向小郡主和方怡打几个手势,叫她们安卧别动,匆匆除下湿衣,换上一套衣衫,那件黑丝棉背心虽然也湿了,却不除下。

【15】小郡主沐剑屏低声问道:“桂大哥,是你吗?”韦小宝正没好气,骂道:“去你妈的,不是我。”方怡接口道:“小郡主好好问你,你为什么骂人?”韦小宝刚爬到窗口,说道:“我……”一口气接不上来,砰的一声,摔进窗来,躺在地下,再也站不起身。

【16】方怡与沐剑屏齐声“唉哟”,惊问:“怎……怎么啦?你受了伤?”

【17】沐剑屏道:“你一直没回来,这死人躺在我们床底下,可把我们两个吓死了。”韦小宝道:“把你们两个都吓死了,这死人岂不是多了两个羞花闭月的女伴?”方怡道:“呸,小郡主,别跟他多说。”

【18】韦小宝道:“我变个戏法,你们要不要看?”方怡道:“不看。”韦小宝道:“不看的就闭上了眼睛。”方怡当即闭上眼睛。

【19】方怡好奇心起,睁开眼睛,一见到这情景,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再也闭不拢了。

【20】尸体遇到黄水,便即腐烂,黄水越多,尸体烂得越快。韦小宝见她二人都有惊骇之色,说道:“你们哪一个不听我话,我将这宝粉洒一点在你们脸上,立刻就烂成这般样子。”沐剑屏道:“你……你别吓人。”方怡怒目瞪了他一眼,惊恐之意,却是难以自掩。韦小宝笑嘻嘻的走上一步,拿着药瓶向她晃了两下,收入怀中。

《鹿鼎记》方怡是谁:方怡形象分析人物结局

方怡,金庸武侠小说《鹿鼎记》中人物,她是当年明朝沐王府中刘白方苏四大家将中方氏的后人。其曾经假扮吴三桂的手下入宫行刺,受伤后被韦小宝救下。开始她心高气傲,不把韦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