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门

作者:埃里希·玛利亚·雷马克

《凯旋门》导读

1933年纳粹上台后,焚毁了雷马克的书,后来又褫夺了他的国籍,并判处雷马克的妹妹死刑。雷马克一度流亡国外,1939年前往美国,后加入美国国籍。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创作了两部写流亡者遭遇的长篇小说:《流亡曲》(1941)和《凯旋门》(1946)。小说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背景,叙述一个反法西斯的德国医生流亡巴黎后的种种遭遇。

好书《凯旋门》推荐理由

小说谱写了二次世界大战前夕一曲缠绵悱恻,感人肺腑的悲歌,描述了猖獗一时的法西斯主义给人带来了种种苦难,表达了对贫苦人民和底层妇女的深厚同情;写作技巧高超,心理刻划深刻,内容丰富,场面广阔,富于哲理,诗情浓郁,情节紧张动人,语言机警凝炼,确是一部举世公认的名著。

雷马克写流亡生活的几部作品中,数《凯旋门》最有影响;除《西线无战事》以外的十部小说中,也数《凯旋门》最为畅销。在德文原著发行之前,它的英译本首先在美国出版,仅在美国国内,销数就在二百万册以上,不久被译成十五种文字,又销售了五百万册,其盛况与当年《西线无战事》不相上下。这是因为这部作品的故事情节十分动人,艺术手法也更臻成熟。

这部小说是雷马克的代表作之一,1946年出版时声名大噪,立刻被译成十五种文字,当年在世界各地就被销售了近千万册,并由好莱坞于1948年改编成电影搬上银幕,轰动世界影坛。

《凯旋门》作者介绍

  • 雷马克(德语:Erich Maria Remarque,1898年6月22日-1970年9月25日)德国小说家,主要由於著有《西线无战事》(1929)一书而知名。这部小说可能是描写第一次世界大战最著名和最有代表性的作品。雷马克18岁被徵入伍,在战斗中多次负伤。战后在他写作小说期间,雷马克担任赛车手和体育记者。

    雷马克家境贫寒,父亲在当地普雷勒工厂当书籍装订工人。他一家人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雷马克青少年时期一直在天主教会学校念书。从1912年起,雷马克读了天主教会办的师范预备班,1915年正式进入当地的初等师范学校,1916年11月从学校直接应征入伍,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

    1916年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战争中他五次负伤,特别是最后一次在佛兰德战役中,他从火线救出一位受伤的战友时,在英军的突然袭击下,自己被好几颗手榴弹所炸伤,伤势相当严重,经过较长时间的治疗,总算只在右腕节上留下一个无法消褪的疤痕。

    大战结束以后,他回到原来的学校,修毕规定的课程,在靠近荷兰边境的一个村子里当了一年小学教师。但是他对这个工作感到失望,因此他就坚决辞去了教职。二十年代,对战后德国的年轻人来说,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时期,通货膨胀,经济萧条,日子很不好过。在那段时间里,雷马克自己说是"干过各种各样的营生:有时候我到处闯荡,拿着一只手提箱,贩卖零星什物……后来,我又做过石匠,干过其他一些事情,还在一家精神病院里当过风琴手"。之后,他为《大陆回声报》撰写广告稿和评论文章,1922年秋,去汉诺威大陆公司正式担任广告部主任兼《大陆回声报》主编,为这个刊物写了许多作为轮胎、摩托车、汽车广告的短小而幽默的文字。由于撰写这类文字所显示的才能,他被聘担任《体育画报》的编辑,于1925年移居柏林。在这个刊物上,他曾连载过

《凯旋门》故事梗概

  • 《凯旋门》是德国作家雷马克创作的长篇小说,1946年在美国出版。小说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背景,叙述一个反法西斯的德国医生流亡巴黎后的种种遭遇。

    1932年希特勒上台之后,成千上万的人惨遭杀害,巴黎成了许多德国难民非法藏匿的城市之一。在这些人中有一个叫拉维克的中年人。

    1938年的巴黎。拉维克在凯旋门附近与一个名叫琼恩的年轻女人相遇。琼恩是从意大利流亡而来的,她的爱人猝然死去,琼恩举目无亲。拉维克帮助琼恩料理了丧事,并托自己的朋友为琼恩在一家夜总会找到了演唱的工作。拉维克原是德国一家大医院的外科主治大夫,因为救助两个被纳粹通缉的朋友,被关进了集中营。他的爱人茜皮尔也遭到拷打而致死。拉维克曾参加了国际纵队,之后和其他德国难一样,匿名在一家名叫“国际”的旅馆里藏身。他经常为一家医院代替一名庸医为病人动手术,从中获得百分之十的报酬。

    在极端的窘境中,琼恩爱上了拉维克,但残酷的现实和漂泊不定的生活,使他变成了一个愤世嫉俗甚至是玩世不恭的人。琼恩追求的是安定的生活和专注的爱情,但拉维克既不能公开行医,也不能有一个定居下来的住处,因为他一旦身份暴露,不是被监禁就是被驱逐出境。一个偶然的机会,拉维克在街头发现了当年刑讯他的纳粹秘密警察头目哈盖,复仇的欲望在他心里燃烧起来。一天,一个女人被倾倒的梁柱砸伤,拉维克正巧路过,他立即为伤者进行急救。他的身份因而被警察发现,三个星期后被逐出法国。[2]

    三个月之后,拉维克又潜回巴黎,琼恩在此期间却已与另一个人同居了。拉维克决计摆脱他内心深处仍然爱着的琼恩,他现在念念不忘的是那个仇人哈盖。拉维克终于又在那家饭店里遇到了哈盖。谁知哈盖却将他误认为希特勒青年团的一个打手,主动与他攀谈起来。哈盖来巴黎负有秘密使命。他看出拉维克是德国人,就想要拉维克做些侦查工作。拉维克

《凯旋门》读后感

  • 一、迷恋老书

    花了三个日头高照的冬日中午看完这本包了牛皮纸的,被遗忘在书橱深处的小说。情节是既冷静又绝望的,跟作者的叙述一样。难得的是高长荣先生严谨的翻译准确传达了原著的悲怆感。

    介于一战和二战之间的德国难民医生,流亡在法国。遇上一个故乡意大利的女人。这样的概述说起来大多流于俗套而干瘪,大时代背景的荒谬与残忍让一个简单的故事变得沉重而充满反省的意味。

    故事里所有的人,对着生活,都抱着不知哪天是末日的绝望吧。所以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感觉,弥漫在花都巴黎,与同时代欧亚大陆另一端的上海,倒有了遥相呼应的几番艳丽麻木的气氛。

    还有主线那段因为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连仅有的现在都飘忽不定的爱情,那因为什么都没有(信仰,希望,责任,依赖)而只剩下爱情本身的爱情,如今也会让我们觉得很熟悉。有没有战争,人性倒是这样千百年不变的轮回着。

    结局也是个没有希望的,阴暗而充满理智的,德国式结局。看见了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意大利文(再次向这样恰到好处的翻译致敬,保留原文的第三方语言,以注脚形式翻译),那些在每一种语言里都可算最动人美丽的词汇,以这样的形式重逢我荒废了的意大利语,颇有意思。

    还是忍不住喜欢那个年代的书籍和出版,作者和翻译者。或者,那个年代的翻译者都可被尊称为翻译家先生。字里行间拿捏的准确与严谨,透过开始泛黄的书页都能感觉到。排版没有空得离奇的留白也没有大得离奇的字码,没有左一篇右一段仿佛在菜市场叫卖的推荐文字,也没有前一章后一章各种因与作者人情关系而写下的序或后记。

    一部小说,虽然立意深刻,充满严格的反省,但归根结底仍是通俗意义上的文学作品。所以,故事情节的简介用小行字印在封二上,短短一段。便切入正文。结束亦是干脆利落。最后一页是德文原文的作者出处。下面印着当年的印刷信息。仅此而

《凯旋门》写作背景

  • 巴黎凯旋门,即雄狮凯旋门,位于法国巴黎的戴高乐广场中央,香榭丽舍大街的西端。是拿破仑为纪念1805年打败俄奥联军的胜利,于1806年下令修建而成的。拿破仑被推翻后,凯旋门工程中途辍止。波旁王朝被推翻后又重新复工,到1836年终于全部竣工。

    巴黎凯旋门高约50米,宽约45米,厚约22米。四面各有一门,中心拱门宽14.6米。门上有许多精美的雕刻。内壁刻的是曾经跟随拿破仑东征西讨的数百名将军的名字和宣扬拿破仑赫赫战功的上百个胜利战役的浮雕。

    外墙上刻有取材于1792~1815年间法国战史的巨幅雕像。所有雕像各具特色,同门楣上花饰浮雕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俨然是一件精美动人的艺术品。这其中最吸引人的是刻在右侧(面向田园大街)石柱上的“1792年志愿军出发远征”,即著名的《马赛曲》的浮雕,是世界美术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的不朽艺术杰作。

    1805年12月2日,拿破仑率领的法国军队在奥斯特利茨战役中击败了俄奥联军,法国的国威达到史无前例的顶峰。

    为了炫耀国力,并庆祝战争的胜利,在1806年2月12日拿破仑宣布在星形广场(今戴高乐广场)兴建“一道伟大的雕塑”,迎接日后凯旋而归的法军将士。同年8月15日,按照著名建筑师夏尔格兰的设计开始破土动工。但后来拿破仑被推翻后,凯旋门工程中途辍止。1830年波旁王朝被推翻后,工程才得以继续。断断续续经过了30年,凯旋门终于在1836年7月29日举行了落成典礼。

    1840年12月15日, 法国七月王朝儒安维尔亲王率军舰前去圣赫勒拿(SAINT HELENE)岛,将拿破仑的遗体接回祖国。90万巴黎市民冒着严寒,满怀深情地参加了隆重的葬礼。拿破仑的遗体由仪仗队护送,穿过这个他生前曾经无数次经过的凯旋门,最后被重新安葬在巴黎老残

《凯旋门》摘抄

  • “凡是一个人忘记的事情,到后来总是会怀念的,先生。” ——雷马克 《凯旋门》

    一切都很好。那些已经过去的和仍然会到来的。这就够了。即使是结局,这样也很好。他曾经爱过一个人,却已经失去了她。他曾经恨过一个人,却已经杀死了他。这两件事情都让他解脱了。一个人复活了他的感情;另一个人消灭了他的过去。没有一件未了的尘缘。没有欲望;没有憎恨,也没有哀怨。假如这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么那就应该是这样儿的。一个人无妨不怀什么希冀地开始,不必期望更加有力,而且没有内心的矛盾。灰烬已经给扫清。麻痹的地方,灵活了起来。玩世不恭的癖性,又发生了力量。那也就很好啦。 ——雷马克 《凯旋门》

    “天亮了,”拉维克说,“夜晚已经降落在地球的那一边啦。将来总会发明那么一种飞机,让我们可以坐着去追逐夜晚。它们可以飞得跟地球一样快。那时候,假如你在清晨四点钟告诉我:你爱我,那么我们让它永远是清晨四点钟,只要我们随着光阴跟地球转,而时间便永远停留着不动了。” ——雷马克 《凯旋门》

    未来和过去,凑合在一起,两者都没有希冀与苦痛。没有一样比另一样更重要更强烈。 ——雷马克 《凯旋门》

    “我希望我能够跟你一样的坚强,拉维克。” 他笑了。现在果然她这么说了。“你比我坚强得多呢。” “不。你可以看见我怎样追求着你。” “那固然可以证明的。可是,你可以允许自己那么做。我却不能啊。” 她仔细地端详他好一会儿。于是浮在她脸上的那重光彩,消失了。 “你不会恋爱,”她说。&ldquo

《凯旋门》人物关系

  • 小说中,琼恩是一个不能自主自立的形象。她好像藤蔓,需要借助外力获得支撑,才能站立起来。这是这个人物的特征和弱点。琼恩所谓的移情别恋,正是由于这种性格造成的。因为是藤蔓一样的人,所以对于支撑物的要求就会很高,如果那支撑物不稳定,随时可能撤退,她就会害怕。

    此时一旦另有其人,愿意为她落地生根,将自己的一切完全交给她掌管,出于本能的需要,她自然攀住不放。当拉维克音信皆无,当一个男演员甘愿为她全情付出,她接受了后者。在她的心中,拉维克从来没有彻底属于自己,没有给过她安全感。她看不到明确的未来,对两个人的关系缺少把握。

    然而,拉维克毕竟是她最爱的人,当他再度出现,她便身不由己地向他靠拢,渴望跟他在一起的愿望依然如从前一样,热烈而迟疑。琼恩几次试探拉维克,几次争取挽回两人之间的感情,可每当拉维克要求她离开那个演员的时候,她又都推搪不应。或者在琼恩的潜意识里,她并没有十足的决心重回他的身边。因为拉维克还是那个拉维克,没有身份,随时可能消失,爱得有些闪躲,心的外面包着硬壳。琼恩不敢轻易丢掉已经拥有的,她害怕到头来一无所获。

    关于琼恩·玛陀这个人物的原型,评论界颇多揣测,有人认为很可能是雷马克的好友,好莱坞的著名影星玛琳·黛德丽。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他们俩正好一起生活在巴黎。小说一开头,对琼恩就有这样几句肖像描写:“只见她脸色苍白,颧骨高耸,两只眼睛间距很宽;容颜呆板,活像一张假面具”;“她那张苍白的脸上,差不多毫无表情。嘴很饱满,就是没有血色,看上去轮廓显得模糊;唯有头发可长得挺美——一种有光泽的、天然的金黄秀发。”这又正好是玛琳·黛德丽的写照。

    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

  • 《凯旋门》是德国作家雷马克创作的长篇小说,1946年在美国出版。小说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背景,叙述一个反法西斯的德国医生流亡巴黎后的种种遭遇。

    小说中,拉维克被驱逐出境之前,甚至来不及与琼恩话别,出境以后也没有机会给她写一封信。3个多月过去了,当拉维克再次回到巴黎时,以为和他永无重逢之日的琼恩已经跟别人同居了。拉维克的内心非常痛苦,他决定斩断与琼恩之间的联系。可是琼恩却一再诉说,自己真正爱着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拉维克,她和别人同居,是在失去信心情况下的无奈之举。

    其实,和拉维克待在一起的女人只是他的一个病人。琼恩之后,拉维克几乎成了禁欲主义者,他拒绝诱惑,以至于受到妓女的嘲笑。这是因为拉维克依然爱着琼恩,尽管他知道琼恩是个不安分的人,善变而多情。

    他几次试图同她一刀两断,每一次又都难捺寸寸柔情,最终揽她入怀。“她真像一股和煦的风,把生活的疮疤也好像吹得融化了;她跟他说话的时候,他那种防御性的、奇异的冷漠感也被她的热情扫荡无遗。”琼恩曾经给过他真实的温暖和幸福,对于身处流亡生涯中的拉维克来讲,这种感情异常珍贵。

    同时,拉维克也清楚地知道,“情意绵绵是太平时期的事”。这是他在1916年血腥的一战战场上得到的启示。战乱会让人们变得凶悍而脆弱。危险与死亡无处不在,不可抵御,只能承受。

    活着是侥幸,团聚是暂时,此时还谈什么天长地久和永不分离?拉维克的记忆里藏着太多的痛苦和仇恨,这颠沛流离的生活,这沉重扭曲的现实,这漆黑无望的未来,都阻止他尽情地投身爱情海,阻止他把一整颗心全部交给对方。

    拉维克这个人物,很多评论家认为他的原型就是雷马克自己,因为拉维克的处世态度完全体现了雷马克的人生哲学。雷马克自称是一个“不抱幻想的理想主义者&

《凯旋门》介绍
凯旋门

书名:凯旋门

作者:埃里希·玛利亚·雷马克

国家:德国

出版日期:1946年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