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妙偶天成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吃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百二十三章 吃醋

小说:妙偶天成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因为钥匙还在玉里,罗天珵压抑着狂跳的心接了过来,然后放进了袖兜里,声音发涩:“等回去,孙儿试试。( 全文字 无广告)”

    其实几乎已经肯定了,老镇国公亲自送出手的玉,里面藏着钥匙,它要是不能开这匣子的,简直对不起大家。

    罗天珵眼中点燃两簇小火苗,深深望着甄妙,像是要把眼前的人融化了,化成柔柔的水融进他心里去。

    甄妙被看的心莫名跳了跳,忍不住按住胸口。

    好奇怪的感觉。

    罗天珵眼神跟着落下,然后更加深沉。

    似乎又长大了许多??

    老夫人咳嗽一声。

    心道现在这些孩子都这么大胆了吗,再看下去,连她这张老脸都要红了。

    罗天珵狼狈的别开眼,耳根红了。

    眉目传情被祖母捉个正着,真想捶地!

    “祖母?”甄妙觉得那怪异的感觉过去了,就露出甜甜的笑容。

    老夫人看了满是欢喜,摸着她的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这孩子,你这孩子。”

    “老夫人,四夫人过来了。”红喜站在门口道。

    老夫人示意罗天珵把匣子收好,然后扬声道:“快让四夫人进来。”

    绘着喜鹊登梅图案的细棉帘子被挑起,戚氏牵着六郎走了进来。

    戚氏穿着浅青色暗花对襟长衫,衣裳滚着素银的边儿。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挽了个纂儿,只插着一根银簪。通体素净的不像一个富贵窝里的贵妇,看起来比宋氏还年长几岁。

    “媳妇见过老夫人。”戚氏裣衽施礼,拍了拍六郎。

    六郎抿了抿唇,默默给老夫人行了个礼。

    “大郎和大郎媳妇回来啦?”戚氏抬了头,看到罗天珵和甄妙,眼中有些欢喜,很快又冷寂下去。像是燃尽的灰,渐渐没了温度。

    “四婶。”罗天珵笑着向戚氏问好。

    甄妙更是笑盈盈地道:“四婶。您今天气色格外好,很漂亮。”

    戚氏抿了抿唇,流露出极寡淡的笑:“是么,那就好。”

    大喜的日子。免得旁人见了她也觉得晦气。

    紧握了六郎的手,戚氏道:“老夫人,让六郎陪您和大郎说话,媳妇就先回去了,还有事没做完。”

    老夫人笑了:“什么事?戚氏,以后,你那豆子可别再挑了。”

    罗四叔失踪后,渐渐的众人都是心照不宣认定他死了,戚氏心若死灰。就把各色的豆子混在一起,然后挑豆子来打发时间。

    除去照顾六郎的时间,其余时间就在捡豆子中不知不觉过去了。

    老夫人知道这事。却从来没提过。

    年轻守寡,行差踏错一步都会被人指点的,戚氏愿意整日窝在自己院子里,她也不可能强把人拉出来。

    拉出来做什么呢,看着别人穿的鲜妍明媚,活的生机勃勃?

    老夫人也就随她去了。

    戚氏垂了头:“是。儿媳听老夫人的,以后不挑了。”

    这时候红福出现在门口。正要禀告,老夫人悄悄摇了摇头。

    红福会意,侧开身子请焕然一新的罗四叔进来。

    甄妙眼睛猛地睁大了,差点黏到罗四叔身上去。

    她真的没有想到,剃了胡子的罗四叔,竟然这么耐看!

    英俊、沉稳、敞亮,就好像是正当空的骄阳,让人移不开眼睛。

    罗天珵气的抽抽嘴角,然后露出一抹坏笑,悄悄摸了甄妙屁股一下。

    甄妙不可思议的回头,罗天珵冷哼一声不看她,手上又用力掐了一下。

    甄妙差点尖叫出声,死死咬着下唇。

    真是够了,她得多命苦,遇到这种蛇精病夫君啊,大庭广众之下,一屋子长辈,还是人家牛郎织女鹊桥相见的感人时刻,他居然,居然摸她屁股?

    也许是察觉众人目光不对劲,戚氏回了头,然后整个人都懵了。

    罗四叔大步走了过来,抓住戚氏的手:“茜娘——”

    戚氏眨眨眼,猛地挣脱,然后双手捂着嘴,眼泪簌簌而落。

    罗四叔看得心中大痛,再顾不得还有旁人在,一把把戚氏揽入怀中:“茜娘,我回来了,对不起,对不起。”

    “老爷——”戚氏终于回了魂,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然后眼一翻,竟昏了过去。

    “茜娘!”罗四叔打横把戚氏抱起,低头看到了六郎。

    六郎很瘦小,相貌像戚氏更多一些,可罗四叔一眼就肯定,这是他的儿子!

    “六郎,我是你爹。”罗四叔抱着戚氏蹲下来,狠狠在六郎脸蛋上亲了一口。

    “咳咳。”老夫人猛咳嗽几声。

    时人讲究抱孙不抱子,这要是传出去,别人该说闲话了。

    不然,不然她也恨不得抱着儿子亲一口呢,老夫人酸酸的想着。

    “娘,让戚氏在您罗汉榻上躺躺,赶紧给她请个大夫来看看吧。”

    老夫人虎着脸:“躺什么躺,要躺抱着你媳妇回自己院子躺。赶紧走吧,大夫明天给你请!”

    戚氏这是高兴的,等一会儿醒来,夫妻俩还不知道有多少话可说呢,她又不是老糊涂了,请什么大夫。

    倒是明日可以请个太医回来,给这些离家的孩子们都瞧瞧,在外面这么久,留下什么隐疾就不好了。

    “那,那儿子就先回去了。”罗四叔抱着媳妇,牵着儿子,晕乎乎的走了。

    至始至终,根本就没发现还有罗天珵和甄妙俩大活人!

    “大郎,你们也赶紧回去歇着,等吃饭时再过来。各府那边。我会派人送信的,还有宫里,你们这两日肯定要去谢恩的。”

    “嗳。”二人应了。回了清风堂。

    就见一阵兵荒马乱,冲出来数个美貌丫鬟,把罗天珵挤到一旁,抱着甄妙又哭又笑。

    罗天珵黑着脸,双手环抱站在一旁翻了个白眼。

    日子真的没法过了,媳妇对他视而不见,眼睛快黏到四叔身上去。回了自己的地方,一堆美貌丫鬟还是对他视而不见。

    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通房呢,他要呼叫通房!

    就见连接西跨院的月亮门口怯生生站着三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

    罗天珵得意一笑,招招手。

    三个小美人脸上一喜,飞奔过来。望着罗天珵的眼神那叫一个情深似海。

    罗天珵顿觉舒爽了,示威似的看向被丫鬟团团围住的甄妙,咳嗽了两声。

    三个小美人脸色一僵,面面相觑。

    糟了,世子这是责怪她们不懂规矩了。

    现在谁不知道,世子夫人福星高照,是世子的心头宝啊。

    要是世子夫人看她们好,说不定还赏个一两天能伺候世子呢!

    “大奶奶,您可回来了。妾想死您了。”三个小美人一起扑了过去。

    罗天珵嘴角笑容僵住,愤愤地抬脚往屋里走。

    真的没法混了,这是他的通房还是她的?

    正气愤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迎面扑来,忙侧头,就见一只八哥儿冲了过去,因为飞得太快了,还掉了两根羽毛,在他面前飘飘荡荡的往下落。

    看着挤开众丫鬟和众通房扑进甄妙怀里的八哥。罗天珵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脚步沉重的进了屋,一个人默默洗了澡。

    那边甄妙被丫鬟们拥着去了净房。又是洗花瓣澡,又是按摩,又是梳头发,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才回了屋。

    “舍得回来了?”靠在榻上看书的罗天珵啪的一声把书册摔到一旁。

    这种刚从楚潇阁回来,然后被媳妇质问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儿?

    甄妙摸了摸鼻子走过去。

    颠沛了这么些日子,等会儿还有家宴,甄妙也是觉得累了,就让丫鬟们都退了出去,脱了鞋上了床榻,然后背对着罗天珵躺了下来。

    罗天珵真的怒了,扳过甄妙身子死死瞪着她。

    “看什么,别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乱摸了。”

    “我乱摸,我要是不乱摸,你还盯着四叔看呢?”

    甄妙白他一眼:“四叔好看啊,像你,我多看两眼怎么啦?”

    好看?像他?

    罗天珵嘴角翘了翘,忽地凝住:“不对,既然像我,你日日对着我还不够么?”

    “别闹!”甄妙把对方的手拍开,好笑地道,“瑾明,你这是吃醋啦?”

    “谁吃醋?”罗天珵冷笑一声,“你是我妻子,就只能看我,别人谁都不许看,四叔也不成!”

    “呃,好,只看你。”甄妙觉得有些累了,随意应一声就要闭上眼睛。

    眼皮被人用手指撑开。

    甄妙都想翻白眼了。

    这么中二的夫君大人,让她该怎么办?

    “不是看我吗?”

    “好,看你!”甄妙也恼了,干脆撑起身子俯视着罗天珵,脸挨着脸,眼睛直视着对方。

    二人目光胶着,在空中像是碰撞出火花,然后那火花钻进身子里,越烧越旺。

    天还是大亮的,纱帐内却渐渐暗了,刚刚沐浴过的香气袅袅散开,把这一方天地包围。

    “我,我睡了。”甄妙有些心慌,忙平躺好,顺手拿了个枕头往脸上盖,却忽然觉得身上一沉。

    “还像那次一样好不好?”耳畔响起的声音有些暗沉,没有往日清越,却格外撩人。

    甄妙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密密的轻吻如雨点般落下,砸的柔软光滑的身子起了一层层战栗。

    衣衫不知何时已经褪尽,只剩下两个纠缠的身躯。

    可是忽然,罗天珵翻身而起,表情有些呆滞。(未完待续)

    ps:推荐好基友三叹的《毒女当嫁》,字数很多了,也很好看。

    女特工穿越古代,励志享受人生。

    她懒、馋、狠辣、毒舌、坏脾气、贪图享乐,空有一张美人皮,不做半点闺秀事。

    可这样的她,却被本朝第一美男子也是第一大奸臣给盯上了……

    她是该练就双“奸”合璧,还是该“惩奸除恶”?这是个难题。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