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妙偶天成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先扒一层皮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百八十六章 先扒一层皮

小说:妙偶天成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甄妙坐在老夫人下首,端着莲花纹青瓷茶盏,正抿了一口茶。老夫人问了这话时,她轻轻把茶盏放在一侧的茶几上,青瓷与花梨木的茶几相碰,发出轻微的脆响。

    正在天人交战的绿娟下意识看了一眼。

    她跪在地上,头低着,只能看到那青瓷青翠欲滴,扶着茶盏的那只手纤长优美,白皙与碧青相映成辉,有种惊人的美丽。

    甄妙心想,茶水有些烫了,她还是缓缓再喝吧。

    绿娟心想,大奶奶这是在提醒她,不能乱说吗?

    一直跟着田氏,经历了朱颜失宠、绿娥被撵种种风波的绿娟是个心思细腻灵活的,在老夫人无声的逼迫下,她想,今日不说实情,是不成了,可是这实情又该如何说呢?

    要知道三公子闹出把嫣娘当成丫鬟的笑话,她是在场的,可是今日争执时,大奶奶却口口声声说觊觎嫣娘的另有其人,是二公子。

    “绿娟?”老夫人有些不耐,声音微扬。

    本来就一头雾水的罗二老爷一脚踹去,把绿娟踹倒在地,喝骂道:“贱婢,老夫人问你话,你吞吞吐吐作甚?再不老实交代,即刻就卖到窑子里去!”

    “老二!”老夫人不赞同的嗔怪一句。

    他们这样的人家,疆场染血,杀气是重的,平时对下人们却宽和,就是犯了错的发卖出去,也不会把人逼到死路上。

    罗二老爷虽不敢顶撞老夫人,盯着绿娟的眼神却一片阴冷。

    再怎么说。他真的想处置一个小丫鬟,还是可以办到的。

    绿娟以手支撑,扑倒在地上,连呼痛都不敢,却在这一瞬间,心中有了决定。

    她重新跪好,头垂得很低,声音却是清晰的:“老夫人,婢子不是不知道,是……是不敢说!”

    老夫人皱了皱眉。她知道。像这种伺候主子的贴身大丫鬟,是知道主子许多私密事的,怕说出口惹祸,不敢说。也是人之常情。

    “绿娟。你不敢。总有人敢的。”老夫人淡淡道。

    要是这丫鬟没有掺合什么,她可以留一份余地,可若想讨价还价。却不成的。

    绿娟暗抽口气,再不敢迟疑,小心翼翼瞥了罗二老爷一眼,随后目光又在那只白皙如玉的手上掠过,咬了牙道:“老夫人,二夫人今日之所以去寻嫣姨娘麻烦,是因为……二夫人发现二公子对嫣姨娘有了不该有的心思!”

    二夫人眼看要不行了,她一个下人,又何必和大奶奶反着来呢。

    这话如石破天惊,把一贯沉稳的老夫人都惊的站了起来:“你再说一遍!”

    罗二老爷也是暴怒,冲过去一把揪住绿娟,把她拽了起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只有甄妙安安静静的看着这场戏,随手把茶盏拿起喝了一口,心道总算可以入口了,这茶水还是不错的。

    “这不可能!”听了绿娟的讲述,罗二老爷气急败坏。

    在他心中,罗二郎考场失利,只是运气不佳,他有着举人的身份,三年后再考,定会金榜题名的。

    可是现在,这丫头居然说二郎觊觎嫣娘,这怎么可能!

    “贱婢,休得胡说!”

    “老二,你这是做什么?”老夫人从震惊中醒过神来,不满地道。

    罗二老爷颇为激动:“娘,这贱婢满口胡言,一年多前,三郎还把嫣娘误认为是田氏的丫鬟,想讨了去,就是此事有几分是真的,那也不该是二郎!”

    甄妙摇了摇头,都是孪生子,三郎一定是买一送一的那一个吧?

    老夫人看向甄妙:“大郎媳妇,你当时也在,怎么看?”

    甄妙端了一杯茶:“祖母,您先喝口水吧,无论什么事,都没您身体要紧。”

    老夫人接过茶盏,默默喝了一口,经过这么一打岔,心绪确实缓和了不少。

    甄妙这才不紧不慢地道:“孙媳不知道二叔说的三弟把嫣姨娘误认为丫鬟的那事儿,不过却偶然见过二弟拦着嫣姨娘说话呢,那时候,三弟还远在兵营,想来没有认错的道理。”

    她本来是不想把这事说出来,可没想到三郎真的对嫣娘动过心思,一个女子,引得父子三人都动了心,说她柔弱无辜,她只能“呵呵”了。

    甄妙对嫣娘起了厌恶之情,自然也就不愿再维护她,让三郎蒙受不白之冤。

    应该说,不把八郎生身父亲是二郎的事情说出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甄氏,你一心想毁了二郎,是安的什么心?”罗二老爷大怒。

    甄妙眨眨眼:“二叔这是说的什么话,侄媳只是把亲眼所见说出来罢了。难道是三郎,就不是毁了?”

    这话问的罗二老爷哑口无言,额角青筋一跳一跳的。

    还是老夫人开了口:“把嫣娘叫来吧。”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牵涉到了两个孙子,想装糊涂也不行了。

    “娘,嫣娘她被灌了水,现在恐怕还起不来——”

    老夫人重重一拍桌面:“就是爬,也给我爬来!”

    说完还不解气,抄起拐杖又给了罗二老爷一下:“糊涂东西,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把那祸水当个宝护着!”

    罗二老爷嘴动了动,心中有些不服气。

    自打嫣娘进了府,他几乎就长在了那边,无论是二郎还是三郎,要说真跟嫣娘有个什么首尾,他是不信的。不过以嫣娘的美丽,引得小畜生动了心思,也是可能的。

    室内静悄悄的,只有交错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嫣娘被人扶着过来了。

    “嫣娘见过老夫人。”

    她青丝还是湿漉漉的,就用一根青色丝带松松的束了一道,一直垂到地面上,那张脸白嫩如凝脂,雪肌乌发,瞧着竟不似真人,倒像水中白莲化作的花妖,来蛊惑人心了。

    看着笔直跪在下边的人,老夫人暗叹了一声妖孽,才开口道:“你可知,二夫人为何去寻你麻烦?”

    “嫣娘不知。”

    老夫人冷笑,把茶盏砸了过去:“是因为二夫人知道了你和哥儿的好事儿!”

    嫣娘一怔,随后抬头,下意识看了罗二老爷一眼。见他面带愠怒,可望来的目光还是暖的,心中一动。

    她本就是玲珑剔透的人儿,不然也不可能把罗二老爷父子三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只是这么一眼,她就明白,老夫人这话是诈她呢。

    俗话说捉贼捉赃,捉奸拿双,或许老夫人是听了什么风声,但是绝没有确凿的证据,否则,罗二老爷不会是这样矛盾的态度了。

    嫣娘面色平静:“老夫人,嫣娘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儿,至于旁人的想法,却也管不了的。”

    “你这是说,只是哥儿对你动了心思,你自己则是清清白白的么?”

    “花开得好,有人想折,别人不怪那人的贪婪,只怪花的美丽,也只是因花不会开口罢了。”嫣娘淡淡道。

    无论如何,她是不会承认和罗二郎有了首尾的,她死不足惜,却不能连累孩子。

    “好一张巧嘴!”老夫人怒容满面,“难怪把二公子和三公子都搅合了进来!”

    嫣娘一怔,眼角余光飞速扫了甄妙一眼。

    世子曾亲自交代过,是不要把三郎牵扯进来的。

    她心中轻叹一声,额头贴地,颤声道:“老夫人这话,让嫣娘无所适从了,是有一次,二公子拦着嫣娘,说了一些稀奇古怪的话,至于三公子,却是从未有过的事儿,嫣娘不懂老夫人的意思。”

    “二郎?”罗二老爷失声问道,“嫣娘,你确定拦着你的是二郎?”

    嫣娘看罗二老爷一眼,诧异道:“三公子不是去兵营了么?”

    罗二老爷嘴唇抖着,半天没说出话来,好一会儿才咬牙道:“这个畜生!”

    他转了身,就要去找罗二郎算账,被老夫人喝止。

    “这个时候,府里人都在猜测田氏去寻嫣姨娘麻烦的缘由,你这是要让人都知道和二郎有关么?”

    罗二老爷狠狠跺了跺脚。

    老夫人只是想确定和嫣娘有牵扯的是哪一个,至于再深的,却不想查下去了,不然除了难堪和愤怒,得不到别的。

    她目光落在嫣娘身上,叹了口气:“嫣姨娘,念在你生养了八郎,我不发卖了你,国公府西边一角有个小院子,多年无人住了,以后你就搬过去吧。花开太艳,既然能牵动人心,那还是不要让人看到的好。”

    “娘!”罗二老爷忍不住求情。

    这样的娇花一朵,已经是他心尖尖上的人,要他从此见不着,他怎么舍得!

    老夫人面沉似水:“或者,我现在就叫人给嫣姨娘端一杯毒酒?”

    罗二老爷浑身一颤,再不敢多言了,心中对罗二郎的愤怒却到了顶点。

    “绿娟。”

    “婢子在。”绿娟心中打鼓,卑微地伏在地上。

    “以后你就去伺候嫣姨娘吧。”

    绿娟颤声道:“是。”

    能有这个结果,而不是被灌了哑药发卖,她已经知足了。

    “二郎考场失利郁结于心,送他去京郊的庄子养着,至于八郎,先抱到我院子里来吧。我累了,大郎媳妇,扶我回怡安堂。”

    一场风波似乎就这么落定,嫣姨娘的幽禁,府里人都以为是田氏病重的缘故,而田氏,病情确实一日比一日重了。

    而此时,荆州十里庄决堤的消息传到了京城。(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