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嫡子难为 »  嫡子难为_分节阅读_15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嫡子难为_分节阅读_151

小说:嫡子难为作者:石头与水
返回目录

    魏宁看了明菲脸上盈盈微笑,并不说话。魏妃笑容一滞,斥道,“别胡说,这些外头的事让你舅舅伤脑筋就行了,咱们不必多问。”

    明菲不依不挠,“四哥又不是外人。”

    魏宁淡淡道,“嫡子庶母,总不相宜。”

    这句话的杀伤力极大,明菲脸梢一白,咬了咬唇,不再开口。魏妃黯然一叹,对明菲道,“你舅舅说的在理,王妃在正院,世子是王妃唯一嫡子,我是侧妃,就是平日里见了也该避讳的。倒是你,想跟世子亲近就多去王妃那里转转,总没坏处。”

    “知道了。”

    章节目录 平衡

    章节目录 做鞋

    魏宁离开时,西藏公主青鸾的仪驾已经进入云南的地界儿。yueDuwu

    待魏宁至帝都,凤景乾已先一步收到凤景南关于与西藏联姻的折子。

    “子敏,你见过青鸾公主么?”凤景乾笑问。

    “臣早一步离开,未曾得见。”魏宁恭声道,“不过听世子说,与西藏联姻之事,还是藏汗首倡。臣回返之日,世子已经开始选妃了。”

    思及明湛的婚姻,凤景乾轻叹,遗憾道,“朕两次为明湛指婚,皆不如意,只盼此次他能选一名门淑女,朕也好放心。”略有薄茧的手指抚摸着奏章的明黄封皮,凤景乾唇角一翘,“看来藏王联姻之意颇诚,不然也不能让爱女亲赴云南。明湛这小子,说起来真有几分桃花运。”

    魏宁笑言,“皇上您这样说,世子定要不乐意的。臣看世子对一下子要纳几房很是烦恼。”

    凤景乾哈哈大笑,与魏宁道,“朕最喜爱明湛率性爽直。朕这一世,万事不输景南,只此一事,输他一头。”

    魏宁忙低头,不敢言语。

    “子敏,你不是外人。”凤景乾仿若没看到魏宁的避讳,感慨道,“明湛小时候在宫里这几年,朕是看着他一点点长大,这么多孩子,明湛最合朕意。”抒情完毕,凤景乾终于问及正事,“怎么样,云南的盐政如何了?”

    魏宁温声禀道,“原本世子计划只选两家试着改制,不过,最终选了四家。藏边贸易区还在建设,参加藏边贸易的商贾招标会已经结束了。”

    “招标会一共得了多少银子?”凤景乾如今实在手紧,所以格外关心这个。

    “此次一共开了茶、丝、瓷、牲畜、马匹、皮草、陶具、家俱、宝石、药材十个项类,五年贸易权的招标共得银二百三十七万八千两。”

    饶是凤景乾也得赞一声漂亮,明湛这一手借鸡生蛋,真漂亮!先将银子弄到手,贸易区建设如何能不顺遂。

    商贾也不是傻子,相反,他们狡猾的很,想从他们手里套出银子来,那可不是一般的手段能做到的。凤景乾笑问,“朕原思量着,他能使得两家盐矿改制,已相当难得,不想他做的如此周全。可惜朕不得亲去凑一凑这个热闹,子敏与朕说说。”

    魏宁笑,“世子对臣说是他的贤明感动了天地,方事事顺遂。”

    凤景乾正端了盏茶吃,闻此言,险些呛了,不由低笑。魏宁亦笑道,“臣打听了一番,听闻世子将盐商们分为两批,先谈盐政改制。同时派朱大人去西藏与藏王谈判,在民间反复宣传藏边商贸之事,明言镇南王府将退出茶马交易,民间商贾亦可在贸易区进行贸易。与盐商们讨论盐政改制时颇多不顺,世子倒也不急,只管拖着他们。待藏边之事谈妥,朱大人一回镇南王府,立码召开藏边贸易的招标会。此时,盐商们尚未有一个准确的方案,不过其他对藏边贸易眼馋的商贾已是迫不及待了。如此由民间商贾一炒,盐商们也着了急。因世子早与他们提了,由盐商参加的招标,三年之内是免税的,他们迟一年,不知要损失多少银子。一时间都红了眼,原本商量好不交盐矿的纷纷变卦,私下将盐矿献了上去。如此,一举双得。”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了。凤景乾笑赞,“朕果真没看错明湛。”原以为这一年弟弟的日子难免紧张,不想人家命好,生了个招财童子,解忧啊解忧。凤景乾对明湛着实有些感情,此时对凤景南种种羡慕嫉妒恨,只恨自己没这么个招财儿子。

    “可惜,可惜西藏公主去了云南,朕不好叫明湛到帝都来。”凤景乾笑道,“不然,请他过来一并主持帝都的招标会,最为合适。”饶是凤景乾的脸皮,因给明湛指了两门臭亲,也不好在人家正选妃时硬把人要到帝都做牛做马。

    “奏章留下,朕细看过再说。”凤景乾温声道,“你去给母后请安吧,这一走将将两个月,母后没少惦记你。”

    “臣也十分想念太后姑母。”

    魏太后并不算聪明的女人,不过真没少照应魏家兄弟,魏宁对姑母也真有几分感情。

    魏宁做事细心周到,这份奏章翔实可靠,林林总总还有镇南王府对盐政改革的条款也都在里头了。凤景乾也喜欢魏宁这份精细,直到晚膳方看完。

    其中大部分都简单易懂,唯有一部分税率的产生计算,涉及到极为庞大的算术概念,凤景乾索性再差人将魏宁唤至书房。

    魏太后留侄子用膳,尚未开箸,宣德殿的太监就过来传旨唤人。魏太后笑嗔一句,“这刚回来,皇帝怎么喘气儿的工夫都不给人留。”也高兴魏宁得以被重用,遂放人去了。

    其实对于这些计算,魏宁也只懂十之六七,答道,“这是世子弄出来的,因藏边贸易要征税两成,当时多有朝臣不解,世子便解释了两成税是如何征收的,这些计算,其实大家十之□都不大明白。王府之中,管银子的冯大人是最精于算术的,连着请教了世子个把月,方明白些根本原由。”

    “朕看的头疼。”凤景乾揉了揉眉心,“难为他怎么捣鼓出来的。yueDuwu”

    明湛专为忽悠人弄出来的东西,看过之后,少有不晕的。

    青鸾公主排场并不算大,她身着绚丽的藏族服饰,身上佩着金玉宝石,五官明丽,身材高挑。

    实在是高挑。

    青鸾公主原就比明湛年长两岁,个子……好像也比明湛高一些。

    “镇南王世子殿下。”青鸾公主的汉语有些拗口,估计是临时学的时日不久。

    “公主远道而来,辛苦了。”

    青鸾摇头,“路上风景很美,我不累。”明湛请公主进城,青鸾公主忽然问,“路上我都是坐车,现在可以骑马吗?你们云南的女人可以骑马吗?”

    明湛笑,“自然可以,我姐姐武功马术都极好的。公主不必拘束,怎么开心怎么来。”

    “真是太好了。”青鸾公主十分感激的对明湛一笑,说道,“我听给我讲课的师傅们说,云南的女子走路要小步小步的走,说话也要低声,出去要把脸遮起来,不能叫其他男人看到。原来都是骗我的。”

    青鸾公主身边的一个女官几乎要急哭了,碍于明湛在侧,不好说话。

    青鸾公主已命人牵了骏马来,公主都骑马了,明湛自然也不好意思坐车,于是,俩人骑马进城。

    虽周围都是侍卫官员,明湛还是略略的向青鸾公主介绍了路边儿的铺面营生、风俗景致什么的。青鸾公主觉得虽然世子殿下生的瘦弱了些,为人还是不错的。

    青鸾公主既身负藏汗之命,便是正式的邦交性来访。

    凤景南设了宴会招待青鸾公主,双方都表达了友好的邦交情谊。

    明湛却有些烦恼,烦恼的茶饭不思,晚饭都没吃什么。

    清风明月在明湛身边多年,一个劲儿的问,“殿下这样茶饭不思的,是不是身上不舒坦?奴婢们去请太医,给殿下来瞧瞧可好。”

    “我没事,去内务司把做鞋的匠人叫一个来。”明湛在屋里转了两个圈儿,吩咐道。

    一盏茶的时间,内务司司长林中良带着匠人便到了。这些天,内务司大部分都是在忙明湛的事,林中良再不敢怠慢世子这头儿的。

    “行了,都起来说话。”明湛不喜欢见人动不动就下跪,“明月,你带人下去,清风留下伺候。”

    林中良心里小鼓暗敲,莫不是有什么机密事要吩咐?不对,若真是机密,断不能让他还带着做鞋匠人呢。不是机要就好,林中良将一颗心放在肚子里。

    明湛不大好意思开口,喝了几口茶压下心头的尴尬,一脸正经的问那匠人道,“我想做一种鞋,不知你能不能做?”

    匠人垂首细听,明湛搁下茶盏道,“就是说,让鞋底稍稍加厚。你过来,我告诉你,鞋底做成这样的。”明湛双手相叠,下面的平放,上面倾斜,开成一个坡形,鞋根增高。“不过,从外头看鞋底还是平的。”给人瞧出来,就丢脸了。

    匠人做鞋是做老的,一看就明白,这鞋穿了会使人个头瞬间增高,颇觉明湛思路新颖,略一思量道,“臣倒可以试试,不知何时给世子送来?”他是做鞋组的副组长,平日里就是专门为明湛做鞋的,还有品级,从九品,所以自称为臣。

    “越快越好。”这几日都得见青鸾公主,比女人还矮,虽然的确是青鸾公主个子比较高了,不过也够让明湛伤自尊的。

    匠人恭敬答道,“那明日清早,臣便给世子送来。”

    明湛了了一桩心事,满意的点头道,“那就辛苦你晚上加工点了。”

    匠人惶恐道,“能为世子效劳,是臣的福份。”

    明湛松了口气,命明月赏了这匠人二十两银子。说到赏赐,这年头儿真不流行像电视剧中等闲便几百几千两的赏,像明湛,他一年的俸禄也就两千银子,当然吃喝拉撒都是王府出。

    像电视中那样吃饭赏店小二都能一锭大元宝砸过去,实在是傻缺们才会做的事。

    二十两的赏赐已经不少,明湛其实有些心疼,不过十两太小气了,拿不出手。又专门叫人过来的,为了给这鞋匠增加一些压力,务必得把鞋赶出来,只得咬咬牙赏了。

    匠人谢了恩,便匆匆地赶回去给明湛做内增高的鞋了。

    此时,匠人平凡的脸上闪耀着一种激动的潮红,林中良心里觉得好笑,思及谢凡是头一遭见世子,激动是难免的,对他叮嘱道,“你可一定得好生做,别叫世子白赏了你。”二十两银子谁都不缺,关键是这份体面。不过,如果做不好,可就打脸了。

    谢凡重重的应了一声。

    他激动的不只是见到了世子,得了世子的赏。他出身制鞋世家,祖上就是做鞋的,在王府当差多年,就因着这份招牌,家里开着昆明城数一数二的鞋店。

    其实谢凡知道世子做这鞋的原因,天下之大,与明湛有相同烦恼的不是一个两个,如果这种鞋研制成功……谢凡仿似已经看到了自家那黑底金字的招牌上已然金光大放,财源滚滚。

    谢凡脚下更是有如飞起来一般,地皮都给踩掉了一层浮土。

    魏宁离开时,西藏公主青鸾的仪驾已经进入云南的地界儿。

    待魏宁至帝都,凤景乾已先一步收到凤景南关于与西藏联姻的折子。

    “子敏,你见过青鸾公主么?”凤景乾笑问。

    “臣早一步离开,未曾得见。”魏宁恭声道,“不过听世子说,与西藏联姻之事,还是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