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嫡子难为 »  嫡子难为_分节阅读_17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嫡子难为_分节阅读_176

小说:嫡子难为作者:石头与水
返回目录

    的人,第二,这小子怕死的很。

    明湛神秘兮兮,伏在魏宁耳际道,“嗯,外头还有一点人手,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魏宁推开明湛,皱眉道,“你中午是不是吃韭菜了,一股子韭菜臭,离远了还不觉得。”

    人皆有癖好,例如明湛,他喜欢吃带有浓烈气味儿的东西,什么大蒜头、韭菜、葱头、香椿、臭鸡蛋等等……明湛这一爱好,连最疼他的亲娘卫王妃都无法忍受,平时禁止明湛吃。明湛也只有在外头时一解嘴馋,不过他都有嚼茶叶或者喝牛奶去异味儿,谁知魏宁鼻子比狗还灵,恨不能把明湛踹到屋子外头去。

    “没,我可没吃。”明湛死不承认,“肯定是你闻错了。”

    魏宁从腰里荷包摸出几颗香片塞到明湛嘴里,骂他道,“好好含着,一会儿再说话。”

    不知道这算不算家庭暴力呢,明湛暗暗想,如果让魏宁知道他早上吃了臭豆腐、中午吃的是韭菜鸡蛋饼,估计绝不肯再跟他躺一张床上了。

    魏宁叮嘱明湛,“把你的人藏好了,关键时刻再拿出来。现在只要你在府里不说话,皇子之间一时半刻的也分不出高下,就这么拖着也不错。阮鸿飞那边儿,我已经有些头绪了。”

    明湛马上问,“什么头绪?”

    明湛韭菜臭的气息中夹杂着些香片的味道,说香不香说臭不臭的,薰的人头疼,魏宁自认为出身泼辣些,也难消受明湛这等杀人技,扶着头道,“我先回去,等明天再说吧。”

    “我刚亲你嘴巴,你也不这样儿啊?”被心爱的人嫌弃,明湛心里的不爽可想而知,两眼珠子灼灼的盯着魏宁,跃跃欲试。

    魏宁一指明湛,警告道,“你再动一下试试,我不割了你的舌头。”

    明湛立码把舌头吐出来,那意思明白的很,割呀,你倒是割呀……

    看着明湛的蠢样,魏宁低笑出声,真是奇葩,姓凤的向来要面子,真是天地造化,竟然生出明湛这样没脸没皮有家伙来。

    明湛见魏宁浅笑,趁其不备便扑了上去,在魏宁嘴巴上啃两口,钳住魏宁的肩狠狠一压,膝盖迅速的分开魏宁的腿,便要横行。魏宁的肩不知道怎么一动,便挣开了明湛的压制,接着一个天旋地转,明湛发现自己与魏宁换了个位子。

    魏宁勾唇,双眼晶亮含笑。

    “我早上吃的臭豆腐。”明湛开口恶心魏宁,他得想个万全之策,都是男人,谁也不愿意被压。

    魏宁一只手便制住明湛,一手扯掉明湛的汗巾子,轻轻笑着,“无妨。”

    明湛再想法子,试着建议道,“我们要不要先洗澡啊。”

    “不必。”除着魏宁话音落下,明湛□一凉,半裸了。

    “阿宁,我听说要做一些准备,什么软膏油脂的……不然,很容易受伤的。呜……”明湛彻底无语,因为魏宁的一根手指都塞进去了。

    魏宁俯身亲了亲明湛的唇角,手下慢慢开发着明湛的后面,温语道,“这次,我可能会有危险。其实,当年,我本有时间救阮鸿飞,可是,机会太难得了……我就没去……你觉得戾太子可恨吗?其实他最恨的有两人,一个是阮侯,亲生父亲却将他逼入绝路;一个是我,他与我,亦师亦友,我却见死不救……”

    “这个,这个,要搁我,我也不救。”明湛不舒服的扭了一下,还不忘劝魏宁看开,“你放心吧,有我在,他动不了你……哦,轻点……”

    “疼吗?”魏宁有一种强势又温柔的气质,这个人说话圆滑,做事圆融,可实际上,一点儿不好欺。

    “怪怪的。”明湛老实的说,脸红一下,主动提供情报,“床头有匣子,那里头有个软膏。”

    魏宁伸手去够,嘴里笑明湛,“你这是早有准备?”

    饶是以明湛的厚脸皮,也禁不住这样的打趣,辩白道,“我,我脚上长鸡眼时用剩的。”

    “真乖。”

    明湛觉得自己现在的模样不大好看,垂死挣扎的建议,“我觉着……白日宣淫真不大好。”

    魏宁笑的邪气,嘴里说的话真是令他读的圣贤蒙羞,“等淫过之后,你就觉着好了。”

    明湛紧张的像一根木头,手脚僵硬,他好怕……怕痛啊。

    魏宁的经验相比明湛总会丰富一些,极力的挑逗明湛身上的敏感,明湛偶尔也会跟着哼哼唧唧的有些反应,不过他扔撑着精神问,“你什么时候让我做回来?”

    魏宁实在受不了明湛的啰嗦,反正现在明湛已没的反抗之心,遂一手握住明湛的……明湛被他这样前后夹击,哪里受得住,不长时间便抖着腿哆嗦着释放出来。

    魏宁微微一笑,欺身而上。

    真的不舒服,饶是魏宁行止温柔,明湛也觉得痛痛痛痛痛……开始还嚎了几嗓子,魏宁会细细的亲吻他,一点儿不嫌明湛嘴巴臭,所以说男人真是感观动物,魏宁也不过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其实时间并不很久,明湛却觉得漫长而炽烈,舒服……嗯……最后勉强有一些吧。

    明湛瘫在床上,任魏宁对外吩咐,“备水沐浴。”

    何玉在外头听了半日床戏,此时听到里头要求,死的心都有了,他,他家世子,竟然被人给攻了。

    魏宁先用细纱给明湛擦了擦,温声道,“慢慢就好了。”

    “下回换我来。”明湛与魏宁交颈相依,还十分小气的计较着。

    回应明湛的是一个长长的吻,明湛小声的喘着气,问魏宁,“你怎么不嫌我臭了?”

    “哪里臭,香的很。”魏宁搂着明湛的腰,忙不迭的赞美明湛。

    “阿宁,你偷偷喜欢我很久了吧?”明湛得意的问,“亏你平时装的一本正经,原来早对我的美色垂涎三尺了哪。”要不哪儿能说发情便发情呢。

    不知为什么,与明湛在一起便会忍不住的开怀,魏宁笑了笑,温声道,“明湛,我这几十年,少有放纵时。如果皇上或者你父王在,我是不会这样对你的。不过如今今朝有酒今朝醉,有你这样的人爱慕于我,我自然是心喜的。只是你身份太高,我方顾虑到现在。”

    “你放心吧,阮鸿飞再厉害也是个人。我就不信他有本事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动你一根指甲壳儿。”明湛对于魏宁真的有考虑过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挺高兴的,又问魏宁,“那等救出皇伯父和父王,你不会对我始乱终弃吧?”

    “不会。”魏宁摸着明湛汗津津的额头,郑重道,“我敢做自然敢当。”

    过一时,下人送来浴桶。

    魏宁也不必人伺候,拉着明湛去沐浴。明湛硬是躺在床上不起来,还满肚子意见,气呼呼的说,“你不知道我屁股疼?抱我过去,怎么一点儿不体贴。”

    在这方面,魏宁从没这样体贴过人,闻言忙俯身抱起明湛,明湛这才喜滋滋的偷乐。

    浴桶里一股子药味儿,魏宁问,“这是放什么了?”

    “云南白药吧。”

    其实魏宁加倍小心,真的没受伤,不过明湛非要闹排场,魏宁也只得随他。明湛又握着魏宁的大鸟比大小,在浴桶里折腾了会儿,才被魏宁洗干净捞了出来。

    俩人在帐子里聊了会儿天,明湛方疲倦的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不要等三更了~

    章节目录 番外三

    凤景南自认英雄一世,凤景乾自认聪明一世,却不料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兄弟俩个竟落入故旧仇人之手feichangwenxue.

    其实,认真说起来,他们与阮鸿飞算不上仇人。

    即便叫凤氏兄弟说,阮鸿飞对他们也足够气,他们并未受到虐待。不仅如此,还有吃有喝有美人解语,一天三顿外加霄夜下午茶。

    当然,这个时候,兄弟二人也没有听花解语的心思。

    不过,阮鸿飞种种举动,已是不俗,更添涵养。

    一架藤萝下,微风吹拂过初夏的炎热,一串串的紫藤花轻轻摇曳,伴着淡淡花香,阮鸿飞提着一把外类紫玉、内如碧云的紫砂壶,优雅的倒了三杯茶,略显苍白的脸不掩其英俊霸气,他略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挺寻常的一个手势,做出来硬比别人养眼三分,声音更是低沉动听,“乡下地方,没好东西招待,皇上、王爷可尝一尝野味儿,也有几分野趣呢。”

    到这个时候,兄弟二人倒不惧阮鸿飞给他们下毒什么,人家要毒早就毒了八百回。二人分别拈起一盏,略略沾唇,微苦,回味还有几分清香。

    “我闲来无事,用后园的莲子芯来泡的茶。”阮鸿飞仿似在与好友交谈,轻松惬意,“不过寻常的莲芯太苦了,空有禅意,反失了茶意,故而我对这莲世做了一番功夫。先说这用来泡茶的莲芯,是我命人用鲜花的花蕊烘焙过的,故此,不仅稍去莲芯中的苦意,也带了花的清香。皇上、王爷若是喜欢,我让人多送些来。”

    如今别说什么野莲芯茶,就是王母娘娘的琼浆玉液,这兄弟二人也无心品尝。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凤景乾温声道,“那就有劳鸿飞了。”人家有修养,凤景乾一个皇帝自然更显雍容。

    一国之君被俘,若依凤景乾的脾气,早便自尽了。只是自他落入阮鸿飞之手,这阮鸿飞除了给他们用了些压制武功的药物,再派人看守外,未对凤家兄弟有一丝半毫的羞辱。

    这些天,凤家兄弟物质上真没被亏待,阮鸿飞有空还来与他们说话聊天。//feichangwenxue//故而,被敌人以礼相待的凤家兄弟暂时还没以自尽保尊严的想法。

    “您太气了。”阮鸿飞人物出众,精致如同玉骨雕琢的指尖儿晕着夕阳的微光,指着翠竹几上的几样点心介绍道,“这是藤萝糕、榆钱饼、玫瑰酥、莲粉角。这是我特意从帝都请来的小仙的厨子,小仙的掌柜家里是御厨出身,手艺也是一流,想来能入皇上、王爷的口。”

    经他这样一介绍,凤家兄弟彻底饱了。

    阮鸿飞得多好的心情,才来这里陪他们喝茶吃点心啊。而让阮鸿飞心情好,只能有一个原因,他要大仇得报了。而阮鸿飞的大仇……

    凤景南问的直接,“帝都还好吗?”

    “帝都?”阮鸿飞头微微侧偏,几缕青丝垂落,衬得他愈发肤如美玉,人物俊美。凤景南心里暗骂,怎么好眉眼偏生在了畜牲身上!

    阮鸿飞浅笑,对凤氏兄弟赞道,“好的不得了呢。本来依我算计着,早该乱上一乱了,谁知道世子殿下硬是千里迢迢的不辞辛苦的从云南跑到了帝都来,硬生生的把乱作一团的帝都给稳住了。”

    “皇上、王爷俱是人才出众,原本我看几个皇子实在是子不类父,未继承皇上的英明神武。不过王爷倒是有个好儿子,世子模样一般,手段倒是好。”阮鸿飞说的神采飞扬眉飞色舞,击节赞道,“不简单,他小小年纪,胆色一流,只身一千护卫兵进城。先在慈宁宫里上演一出中毒计,不但震慑了那些想对他下手的人,还把太后娘娘惊的病了半个月。您瞧,这下子,太后娘娘吓的也不敢随便说话了。”

    “不仅世子殿下的行为出乎我的意料 ,连永定侯何千山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