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极品总裁宝贝妻 »  【16】我只爱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6】我只爱你

小说:极品总裁宝贝妻作者:咖啡兵
返回目录

    “嗨,老师们好。”慕容楠看到柏青青走出幼儿园大门,就赶紧下车,和她们打招呼,眼睛紧紧追随着青青,一刻也离不开。

    “嗨,帅哥,你早来了?”王俊怡拉着冷漠的青青走到慕容楠面前热情打招呼。

    最近几天非常冷,慕容楠早早就来将暖气加大,等青青上车就暖和了,他对青青的细心真是到了无微不至的程度,有时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人随心愿吧,只要是为了她,让他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王俊怡拉开后车门,坐进去马上关门,气得青青对着她瞪眼,她在里面嬉皮笑脸,挑挑脸,示意她坐前面。

    她是想让青青坐在副驾驶位,给他们俩创造缓和气氛的机会。

    慕容楠心领神会的打开副驾驶位车门,等待着柏青青。

    青青犹豫片刻,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情愿地挪着步子坐进去,慕容楠赶紧给她系好安全带关好车门。

    他回到车上,脸上有了些许笑容,边发动车子边对王俊怡说:“请教王老师,咱们去哪里?”

    “就去常德路有一家本帮菜,还不错。”王俊怡对慕容楠说。

    “好的。”说着慕容楠深情地看看柏青青,见她木然的坐在那里,就温和地对她说:“青,你昨天没有休息好,现在一定不舒服,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到了地方我叫你。”

    柏青青的眼睛一直看着车外面,听他这么一说还真觉得累了,就靠在椅背上慢慢地合上眼假寐。

    王俊怡在后面凑上来低声对慕容楠说:“帅哥,你求婚了?今天看到青青手上的钻戒,我们好羡慕,恭喜哦。我们安排她从明天开始休假,有十天假期。如果可能,你把她带在身边,你们好好聊聊。今天的状况又回到原点了,在你没回来之前,青青就是这样冷得像块冰,看了就让人打冷战,老师们都害怕她。嘻嘻……”

    柏青青听到了,她故意咳了两声“哏哏”,示意王俊怡不要出卖她。

    那俩人知道她还没有睡,就挤挤眼,挑挑眉,嗤嗤地偷笑。

    “OK,谢谢你和你们园长。”慕容楠对着后视镜笑着打了一个OK手势。

    “王老师,青青好像睡着了,麻烦你把后面的小毛毯拿过来,帮她盖上。”过一会儿,慕容楠见青青慢慢地呼吸均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生怕惊醒他的宝贝。

    青青本来是想闭上眼休息一会儿,谁曾想闭上眼睛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安稳。

    “帅哥,不要叫我王老师,叫我俊怡吧。”

    “OK。”

    “你知道吗?她用她的冷漠打败了所有追求者,这么多年在青青心里只有你,你是她的唯一。”

    慕容楠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着头,可心里却是对青青说着:“宝贝,你也是我的唯一。”

    饭店是一座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欧式小洋楼,从里到外装潢考究,彬彬有礼的服务员在门口躬身迎候。

    王俊怡下了车,朝着一个高高大大健壮的男人跑过去,然后小鸟依人地偎在那个男人怀里,俩人说了点什么,又一同扭过头朝这边看着。

    慕容楠在停车场停好车子,轻轻唤醒青青,“我们到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一手捧着青青的小脸,另一只手摸了摸青青的额头、脸颊,见青青一切安好,这才帮青青打开安全带,下车。

    下车后又紧张的追在后面,脱下自己的大衣帮她披上,呵护备至啊!看得王俊怡都羡慕死了。

    “知道这叫什么吗?老婆奴。”站在王俊怡身旁瓮声瓮气说话的,正是她的青梅竹马,准老公辛艾武。

    见青青他们走近了,俩人赶紧迎上前去,大家互相打招呼,一同走进饭店。

    “青青,不要脱掉大衣,你刚刚睡醒,万一吹了冷风就会感冒的。”一进包间慕容楠就赶紧照顾着青青。

    “艾武,看到了吗?我羡慕死了。”王俊怡撒娇地说,抬着头望着辛艾武,一脸被人呵护的小可怜儿样。

    “看到了,小姑,赶紧点菜吧。”说着辛艾武伸出长臂搂着俊怡的肩,给予这只欢快的小鸟一些慰藉。

    “你们的事,俊怡天天回去和我说,羡慕你们的恩爱。”辛艾武先开口了。

    “听说你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慕容楠也开始拉开话题。

    “其实,我们四个人都差不多,都是和自己的初恋在一起,不同于其他人有很多恋爱经历。”

    “怎么,你后悔了?没关系,在还没有礼堂前,我给你充分的机会。”俊怡听到辛艾武的话,赶紧伶牙俐齿的进行攻击,还不忘伸出小手在辛艾武的腿上狠狠掐了一把。

    弄得辛艾武赶紧用手去摸自己的腿,浓浓的眉毛皱起,嘴角抽搐一下,一脸的苦相,看来俊怡的手还不是一般的厉害。

    “好啦,姑,你轻点!也不怕被人笑话。”

    这两个人的打情骂俏,逗得慕容楠和青青都笑了,虽然青青只是抿嘴偷偷地一笑,还是被一直看着她的人看到了,他的心里稍稍有了安慰。

    “不瞒俊怡、辛先生,我在国外也断断续续交过女朋友,好像完全是为了打发寂寞,每一段恋情都不超过三个月,完全提不起兴趣。每次都是勉勉强强开始,然后不了了之结束。”慕容楠开始道白,这些故事他已经和青青讲过了,今天又拿出来作为话题,是不是想说明什么。

    “不错,比我强多了。”辛艾武开着玩笑。

    “最后一个女孩很诚实,在临走前她告诉我:你不是在和我谈恋爱,是和我浪费时间,你的心里没有我。她指着我和青青的照片,还有我给青青折的千纸鹤,告诉我:如果爱她,你就告诉她,不然你就是缩头乌龟,没资格爱。”

    “往往都是当事者迷,旁观者清。”辛艾武再次插话,阐明自己的观点。

    “她走了以后,我就背起背包去了非洲旅行,想一边旅行一边思考我的问题。在埃及开罗,一家珠宝店的陈列窗吸引了我,店面不大,可里面的饰品设计精美做工精湛,我脑子里第一个闪现的就是:如果我的青青能戴上有我参与精心设计的钻戒会是什么样?”

    “看来你还很浪漫。”辛艾武慵懒的坐在那里,适时附和着。

    “当时我不容分说就走进去,和那家店老板商量我能否参与定制钻戒设计过程,当老板了解到我是为心爱的人定制的时候,欣然同意。我告诉老板:我只是个穷学生,手上没有很多钱。老板笑了笑,他让我根据自己的情况而定,还给了我一份打杂的工作,包吃包住不给工钱,这样我白天给他们打扫卫生,招揽过往顾客,晚上就可以和他们设计师在一起商量着怎样做出最适宜我心意的作品。在他们的帮助下,这枚钻戒终于完工,他们指导我在上面刻下了那几个字。那时候我彻底搞清楚了自己心意,回来后振作起来,去努力读书,努力工作。”

    “可以写本小说了。”辛艾武说。

    “是啊,我也这样认为,我和青青的故事写成小说一定很感人。”

    “那是,你就没有想过,万一你回来了,而青青结婚了,怎么办?”俊怡问道。

    “想过,怎么没想过?”慕容楠的语气有些沧桑,和辛艾武碰杯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我想,如果错过机会,我回来的时候她结婚了,我就把这枚戒指当作生日礼物送给她,作为我们难忘初恋的纪念。”

    “不过,慕容,你是幸运的,让你终于等到了。功夫不负有些人!”辛艾武笑着调侃道。

    “没错,一个专情,一个多情;一个执着,一个忘我。我真是佩服啊。”王俊怡感慨地说。

    “喂,会讲话吗?不会讲,不要乱讲。”辛艾武好像误会俊怡了。

    “我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呀?”王俊怡有点着急。

    “哎呀,是不是误会了?好好好,我解释一下。我说青青专情和执着只为一人(慕容楠),慕容楠的多情和忘我也只为一人(柏青青),明白了吗?”王俊怡说着激动地脸都红了,还给了辛艾武一个白眼。

    “嗨,俊怡,我没有误会你,你刚才一说我就明白了。如果说我的多情给了别人,这一点我还真是委屈,因为我从来没有主动追求过女人,除了我的青青。我说的是真心话,一点也不夸张,因为这些年我深深感到真的爱上一个人心有多累,有多向往,有多甜蜜。”

    说到这里,辛艾武举起手中的红酒杯,号召大家为了纯洁爱情干杯。

    柏青青和往常一样给大家布菜,听着慕容楠讲述钻戒的故事,她的心里早已心潮澎湃,甚至慕容楠讲到钱不多又要给她定制戒指的时候,她都在想:你把钱都用在了戒指上,那你接下来是怎么生活的?是不是连吃饭住宿的钱都没有了,所以求人家收留给人家打工,心里酸酸的,可表面上还保持着处事不惊,这就是柏青青。

    不知不觉中青青的心里轻松了很多,习惯性的去照顾慕容楠,看见慕容楠只喝酒不吃饭,就小声提醒:“昨晚你也没睡,今天不要喝太多。”说完,还在下面拉拉慕容的衣襟。

    小小的动作,都被王俊怡看在眼里,她笑嘻嘻地说:“好了好了,不要秀恩爱了,我看了又该羡慕了。”说完还嘟起了小嘴。

    一句话把青青搞得面红耳赤,慌忙转头看向慕容楠,却看见他的脸上也泛起红晕,不知他是不是喝得多一点了,这张红扑扑俊俏的脸,惹得青青心里一阵慌乱,不好意思地转过头。

    “好了青青,心里好受些点了吗?”王俊怡急忙安慰着,怕自己的玩笑搞得青青不自在。

    “谢谢你们,俊怡真的谢谢你,你是青青最好的朋友,我敬你一杯,我全部喝光,俊怡你就示意一下就好。”说着慕容楠站起来将杯子里的红酒一口喝下去。

    坐下来的时候,一把拉过身旁的柏青青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眼睛红了,在青青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声“青,对不起”,说完了就哽咽了。

    青青忍不住了就趴在他的怀里,使劲摇着头,哽咽着说:“不要……不要听,对不起。”

    王俊怡和辛艾武看到了,在一边不语,俊怡的眼眶同样湿润润的,辛艾武赶紧拿过纸巾递给她,俊怡靠在他厚实的肩膀上擦拭着眼泪。

    柏青青被慕容楠抱着,泪水打湿了慕容楠的衬衫,此时两人的心又贴在一起。

    “好了,不要哭了,今天我和慕容楠第一次见面,但是我要说:我们以后就是朋友。”辛艾武赶紧打破目前的状态,拿起酒杯示意慕容楠为了“朋友”干一杯。两个女人也从男人怀里起身,拿起酒杯为了他们的友谊干杯。

    后来四个人说好,在王俊怡和辛艾武结婚的时候,柏青青和慕容楠做他们的伴娘和伴郎。

    一餐饭,大家交了朋友,更促进了朋友之间的友谊。

    分手的时候,俊怡走到慕容楠面前,郑重地对他说:“慕容楠,青青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你要好好珍惜她,她的心里很苦,你要体谅她。”

    “谢谢你,再一次谢谢你,我会好好爱她的。”慕容楠搂紧青青也郑重的向俊怡表示。

    回到家,两人将接吻钥匙链一同挂上去,墙上两个小人开始热吻。看到此景他们相视一笑,青青还有些不好意思,慕容低头在她的唇上温柔的一吻,“赶紧洗澡,马上睡觉,我知道你已经很累了。”

    “嗯,你也是。”

    “要不,我们一起洗。”慕容楠低下头邪魅地对着她笑。

    “坏蛋!”青青羞红了脸。

    两人相拥走进卧室,慕容楠一个急转身,脱下青青的外套。

    “坏蛋,你干嘛?”青青左躲右躲就是躲不开他的手。

    慕容楠贴近青青耳边,吐着热气诡秘地说:“跟我,一起洗。”

    青青已经吓得缩成一团,急忙去推他,而他却大手一伸抱起青青走进浴室。

    半小时后,两人躺在温暖的被子里,慕容楠把青青搂进怀里,他的下颚抵在青青的头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相拥而眠。

    第二天早上,青青早早起床做早餐,慕容楠用过早餐和青青吻别,去上班。

    他走了以后,青青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前天的事情重新回到面前,心里不免愁绪万千。

    一个是爱自己的男人,一个是生养自己的母亲,我怎么做他们才能和平相处?

    问题真的严重了,严重到聪明的青青想得脑袋都要荡机了。

    站起来给自己泡上一壶玫瑰薄荷茶,坐在舒服的地毯上,盘起腿,闭上眼,双手自然放松放在双膝上,闻着满屋甜香的玫瑰香气,本来是想做瑜伽平静心情,因无法褪去心中的疑雾,渐渐地了沉思。

    外婆去世后这十一年,她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她是全家的出气筒,柏妈妈的骂,柏先生的打,柏琳琳的欺负和捉弄,让柏青青没有了笑容。

    自从那年有了慕容楠的关怀,她才觉得在申城还有一点点的温暖,即使那些年两人失去音信,她还是经常到江边他们最初约会的地方,回忆着他们的过往,心里就舒服很多。

    老天关顾她,十年后把慕容楠送回她的身边,让她在这几个月更增强了“一定要好好活着”的意愿。

    他没有变,他只爱她,对她像对待宝贝一般呵护。现在他为了和青青永远生活在一起,排除柏妈妈这个障碍,用钱解决了问题,争取了他们尽快的见面。

    慕容楠沉浸在爱情之中,会做出很多不理智的事情,这一点青青能理解。

    但是他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情急之下没有顾及到青青的感受,这能怪他吗?

    没有得到柏家利益的王寅华(柏妈妈)多少年来没有死心,多少年如一日的憎恨,早已经蒙蔽了她的心。

    慕容的出现,让她发现青青的好处,虽然当年没有帮她获得柏家财产,但现如今柏青青又给她带来了希望。

    于是,利益冲昏头脑,利用自己的女儿进行了交易,以满足自己多年的私欲。

    就在昨天青青伤心欲绝的时候,柏妈妈竟然提到如果青青有了身孕,就要向慕容楠索要赔偿金,换句话说,这个孩子也要付钱才可以生下来。这是什么黄的逻辑,多么残忍的事实!

    这个问题在青青心里永远是一根刺,即便慕容楠不在乎,那慕容的家人会不会因为自己妈妈卖掉女儿而对自己看不起,那我青青未来的日子是不是比前面十一年还要痛苦?

    如果柏妈妈真的那样做了,青青用什么脸面去见程勇的家人?

    她明白了,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青青已经想不下去了,可谓“一个头两个大了”。大脑死机了!

    青青中午把萝卜排骨放进电子砂锅中煲汤,自己就回房间想小睡一会儿,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房间里一片漆黑。

    哦!糟了,睡了这么久。咦?我这是怎么了?最近怎么这么爱嗜睡?

    她赶紧翻身起床,可能动作大了一点,突然心律不齐,头一晕差一点摔倒,她赶紧回床上躺好,等待续渐渐恢复正常,才慢慢试着起身,试着摇摇头没有了刚才眩晕的感觉,这才站起来,走出房间。

    来到客厅打开灯,抬头看看时钟,已经七点多了,今天慕容楠怎么回来这么晚啊?看看手机,有好几条短信。

    “宝贝,你在干什么?我很想你。”这是上午发过来的。

    “宝贝,吃午饭了吗?在家里好好休息。好想你。”

    “宝贝,你怎么了,怎么不理我呀?还在生气吗?”这是下午发的。

    “宝贝老婆,我今天要回去晚一点,你饿了就先吃饭,不用等我。很想你。”这是一个小时前发的。

    哎,只顾睡觉,没回复他的信息,他肯定担心一整天。心里想着,走进厨房。淘米做米饭,将中午已经腌制好的鸡翅放入锅中,做了一个可乐鸡翅,又吵了一个培根卷心菜。

    看看晚饭基本上大功告成了。

    青青做好饭,正要走出厨房,电子门“嘀”开了,慕容楠回来了。

    “楠,怎么回来这么晚啊?”说着青青慵懒的走近慕容楠,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慕容见势,赶紧回抱住她,“怎么?宝贝老婆,一天不回复我的信息,我都担心死了。想我了?”

    “嗯。”青青答应着又往慕容怀里钻。

    “宝贝,还真乖,来亲一个。啵……”慕容宠溺地看着她,用手轻轻为她梳理着挡住小脸的长长黑发,撅起薄唇触上小嘴。

    “快去洗手,我们吃饭了。”青青笑眯眯地松开他,朝餐厅走去。

    温馨的一顿晚餐,慕容楠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他今天竟然吃了两碗饭,两碗汤。

    看着慕容楠这个样子,柏青青心里真是百感交集,愣愣地盯着慕容吃饭,脑子里开了小差:现在的场景应该就叫幸福吧。可是,我们能拥有多少个这样的幸福呢?

    “宝贝,在看什么,是不是看我吃但多啊?”慕容楠有点不意思,捂着肚子自嘲着。

    “是啊,看你狼吞虎咽的样子就像今天中午没吃饭的。”

    “宝贝,猜对了,我今天为了赶着把一些工作结束掉,中午来不及吃饭了。想着下午茶时间吃点点心,结果一开会也就忘记了。没想到,宝贝做的晚饭太好吃了,就不知不觉吃多了。哈哈,是不是很没出息啊?”

    “这样吃饭,胃会承受不了的。饱一顿饥一顿,容易得胃炎。你总是担心我,这次你也让我好雄。”说着青青撅起小嘴,满脸的小怨气。

    “宝贝,生气了?不要生气,好吗?不会再有下一次,我保证!”话说完已经站起来走到青青面前,双手搭在她的肩上,脸凑过来笑着说:“今天,宝贝辛苦了,罚我洗碗,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不过,你的心意我领了,洗碗吗?还是交给洗碗机吧。”青青站起来和他一起收拾餐桌,做着事情还不忘你挑眉,我瞪眼,互送秋波,好不亲热。

    又是一个浪漫晚上,同样是泡好一壶薰衣草花茶,俩人依偎着坐在沙发上,青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贪恋这坚实的胸膛,从他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古龙香水和着上好烟草的味道,这种男人的阳刚气息更是吸引着她,最近的这种癖好,连青青自己想想都脸红。

    “今天,宝贝在家都做什么了?”慕容楠亲昵地用手指刮了一下青青的小鼻子,又宠溺的瞧着这张百看不厌的小脸,心里泛起一种幸福的感觉,微微挑起唇角在筱发间落下一吻。

    “没干什么,上午看看电视,下午睡了午觉,做了晚饭。就是这样,慕容先生,我汇报完毕。”青青俏皮地话似在逗弄他,手里还玩弄着慕容楠的手指。

    “放假第一天,好好休息,做得好!值得奖励。”慕容楠的话还没说完,唇已经压在了她的唇上,一次,两次,只是吻一下唇根本无法抒发他一天的思念,就这样,雨点般的吻落在青青脸上、额头、鼻子、眼睛上,最后回落唇瓣上。

    湿润润的唇轻啄红红的唇瓣,舌尖舔舐小嘴的唇线,趁着青青呼吸微微张开的小口,香舌深入香甜荡口努力追逐着她的丁香,直到纠缠在一起,吮吸,挑逗,你来我往,忘情的俩人如果不是气喘吁吁了,也不会放开对方,两人相视良久,“扑哧”笑出了声。

    “我们真是一对大活宝。”青青羞怯地说。

    “在我的训练下,你的吻技有所提高,至少知道闪躲迂回了。”慕容楠眯着眼似笑非笑,邪魅地看着她,见她的窘样,然后大声笑起来“哈哈哈……”。

    “你坏,你坏,不理你了。”青青被他说得无地自容了,低下头把脸埋在他的胸前,不用看就知道脸红了,已经红到了脖颈上,真是羞死人了。

    想想:我刚才……唉呀……真是的!上他的当了。哎呀,真拿他没办法。

    “好了,好了,是我坏。没事的,把头抬起来吧,我一天没见到你了,难道你让我只看你的后脑,虽然你的那个部位都长得很漂亮,但还是小脸最爱看,小嘴最香甜!”慕容楠一边向她撒娇,一边还哄着她,那叫一个“美”,看那样子他乐在其中。

    好一会儿,青青抬起头,可脸颊还是贴在他的胸口,红扑扑的小脸,红肿的唇瓣,娇羞的模样,就像一个刚刚睡醒的婴儿偎在那宽厚坚实的怀抱里,煞是惹人怜爱。

    慕容楠见了,心“扑……通通”漏跳一拍,全身热血沸腾,小腹跟着一紧,他发现自己的分身东东,就在这时也硬朗起来,他紧张的脸红得像番茄。

    青青感觉到身下有坚硬火烫的异样,吓得她也僵住了,怎么办?不会在这里他就要了自己吧?从他身上下来吧,我可不想在这里惹火烧身。想着,她就开始挪动身体。

    慕容楠猛地抱紧她,在她耳边吐着热气,柔声道:“我想要你,我们回房。”没等青青反应过来,她已经被抱起,房间浴室。

    “这一天,想死我了。”说着俩人互相褪掉衣服,慕容楠抱着青青坐进按摩浴缸,享受两人浪漫之夜。(那些的场面还是省略吧,留下遐想比较好,嘿嘿。)

    经过前日的“暴风雨”,两人有意避开那些话题。“性”福的事刚刚结束,慕容楠好像还没有困意,闭着眼搂着心爱的人,想说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青青浑身酸痛地蜷缩在他的怀里,眼紧闭着,脑袋里去想着白天“的心事,心里琢磨着“我该怎么办”?

    “青,宝贝,睡了吗?”怀里的人眼睫毛眨了眨,这一小小动作弄得慕容楠痒痒的,喉头不自觉地上下蠕动,感觉到可人儿没有睡着。

    “如果没有睡,要不要听听我接下来的计划。”慕容柔声软语,还轻轻拍着她的背。

    “说吧,我听着。”润润的小唇又在慕容的胸前呼出热气,唇瓣在处上下浮动着,这撩人的动作,难道不知道会惹起他的反应吗?我的宝贝可真会折磨人。

    被一次一次撩拨的慕容楠长长舒出一口气,调整着自己悸动的心绪。

    “我今天把近期的工作基本上处理完了,剩下的交代给秘书,明天我带你去海南。”

    “去海南?”青青惊讶的从他怀里抬起头,在黑夜里晶亮纯净的眸子闪动着,是那样诱人怜爱。

    慕容楠借着月光欣赏着她的明眸和那张有些稚气的小脸,心里升起一股爱恋,“宝贝,你知道吗?你的举手投足是这样牵动我的心,让我不由自主地就想好好爱你”。

    “是,海南。一方面我接到邀请参加那里一个会议,一方面我要陪你休假,我也好几年都没有休年假了。”说完用一只手将青青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前,让她的脸颊贴近自己的胸膛,这样全身心爹近,不知什么时候也成了他的癖好。

    “这……”青青欲言又止。

    “怎么不开心?”见青青没有想象的兴奋,好似对他的计划没有感觉,心里不免有些失望。

    是自己做的不够贴心?

    哇塞!我的大帅哥,你已经做得好的不能再好了,让很多女人羡慕死,让很多男人嫉妒死,你还要怎么做才算好?看来恋爱中的人就是一个大傻瓜。

    青青此时想的是,刚才两人尽欢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小腹有点不舒服,联想到这个月已经快到月末,算一算例假已经超过了……啊…!十八天还没有来。之前每个月都要向后延一个星期,这次怎么延后这么多天?天呀!不会这么不争气吧?

    慕容楠有点慌乱了,怎么她不想和我去吗?不会啊?她曾经说过,很想和我一起旅游的吗?还说要和我一起再去埃及,亲眼看看那家珠宝店。可现在?

    “青,宝贝,想什么呢?”他用手托起青青的下巴,让她抬头看着他。

    “人家只是高兴地不知怎么办才好。”青青怕他看出自己的心思,就低下眼睛看着他的性感厚实的胸,像只慵懒的猫,在喵喵地撒着小谎。

    “傻瓜,真是个小傻瓜。我还以为你不高兴了呢?”慕容楠欣悦地搂抱着他的宝贝,紧紧搂着,她的头,她凹凸有致的身体,幸福的笑在他的脸上绽开。

    可他不知,怀里的可人儿可是五味杂陈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