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极品总裁宝贝妻 »  【20】寻找宝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寻找宝贝

小说:极品总裁宝贝妻作者:咖啡兵
返回目录

    慕容楠忙完工作,匆匆忙忙回家,路上就按捺不住给青青打电话,可电话已关机。关机?从来没有过!

    心在这时突然慌乱起来,不知为什么有了不好的预感,什么都不敢想,加快速度赶紧回家。

    家里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房间里新换的被单床单,阳台上新洗过的衣服,人呢?再打手机,依然关机。

    他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慌忙打开衣柜,除了慕容的睡衣和慕容给她买的衣服,其他的已经不在了,旅行箱不在了。

    慕容楠一时间万籁俱灭。

    他,望着这一切瘫软在地上,两只眼睛瞬即被团团水雾遮住视线。

    她,真的离我而去了,她最后还是走了。

    青青……,为什么,这是为什么,青青……

    不知道坐在这里有多久,天已经黑下来,一道急促的铃声唤醒失去灵魂的慕容楠,他跌跌撞撞走回客厅拿起手机。

    心里默念着,一定是青青,一定是我的宝贝,她在和我开玩笑。

    “喂”慕容楠沙哑无力的声音。

    “小子,你装什么算?青青是离家出走了,还是被你藏起来了?你说啊?!”柏妈妈在电话那边声嘶力竭的咆哮。

    “我也在找她。”他的心像被撕裂一般,声音而无力。

    “……,难道你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柏妈妈停顿了一下,她从青青的声音中听出有些不安。

    “你不要着急,我一定把她找回来,在没有找回她之前,请你不要声张,我想青青主要是对那件事一时想不开,过几天就会回来了。我会尽力去找的,你放心。”他在和柏妈妈商量,为了让柏妈妈不要太着急,也为的是尽量不给青青带来更多的伤害。

    “好吧,小子,我等你消息,三天之内,务必找到她。”柏妈妈“嘭”的一声放下电话。她也觉得这样做比较好,不管怎样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之前,还不能乱来,这也关乎她的面子。

    慕容楠在大年三十这个晚上,绞尽脑汁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给青城青青的姨哥张鑫、姨姐张莹、同事王俊怡等人打电话,凡是想到的他都打过去,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他整理了一下情绪把电话打到家里,告诉父母,自己现在法国出差,本来想回去过春节,可事情没处理完就不回去了,和父母寒暄之后,重又投入痛苦之中。

    最后在临近午夜十二点的时候,他接到一条信息“楠,感谢你给我的幸福,我会铭记一辈子,忘记我吧,我会永远祝福你。”

    看到短信,他像注入了强行针剂,马上打过去,对方是一个操着广东口音的小女孩,她说:刚才有个姐姐用十元钱跟她借用了一下手机,发了一条短信。没等慕容楠问话,那女孩说完就挂了,再打过去人家说什么也不接了,看到那个电话好么,如果没有猜错这是香港的手机号。

    慕容楠的心被挖空了,他的泪在心里流淌着,他长这么大第一感受到了失去最亲最亲的人是什么感受,他理解了青青失去姨父后那样的痛苦和无助。

    走到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靠在落地窗前看着今夜万家灯火。原计划今天带青青回家与自己的家人一起过春节,正式向慕容楠家宣布他们的关系,明天两人一起去澳大利亚旅游,他已经定好了机票和酒店。可现在人去楼空,口中的酒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滋味,喝到嘴里只觉苦涩难以下咽。

    站累了,就坐在曾经拥着青青一起的沙发,眼睛落在茶几上白色的信封和一本画册,用那双的手打开它,里面两张信纸,看了第一张,心里的痛已经爬上眉梢,满脸忧伤与痛苦地纠结在一起。看到第二张,那张脸已经慢慢变得苍白,他把那张纸狠狠地捏成一团攥在手心,挥起一拳打在茶几上,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茶几上像炸开一朵雪花,不,更像一只庞大的蜘蛛网,紧接着,重重的拳头下渐渐殷出刺眼的红,那红慢慢扩大,顺着“蜘蛛网”的网络蔓延……

    这两天,慕容楠不知疲倦地在紧急寻找中。

    两天来他吃不下睡不着,只是喝酒、吸烟,头发随意的耷落下来,没有了以前精致整洁,两眼充血布满血丝,两腮塌陷,下巴上一层粗粗的青碴,看来几天没有刮过胡子,俊俏的脸像刀削般棱角分明,瘦得不像人样,让谁看了都会雄。

    在申市公安局工作的乔志斌从大年初二开始就陪着他到处查询,凭借着自己的关系,他们排查有关酒店入住、出入境登记,以及年三十那一天登机记录,初三的上午,从众多的资料和安检录像中终于发现了“柏青青”。

    乔志斌第一时间叫醒了和衣睡在沙发上的慕容楠,睡梦中怀里还抱着青青的照片,右手缠着厚厚的绷带。

    当他听说这个消息之后,低头沉默了很久,宽厚的胸膛沉重的起伏着,肩膀一耸一耸的,他哭了。

    过了良久抬起头,他两只眼睛已经通红,眼眶周围湿润润的,嘴巴一直,说不出话来,他很想着脸,可是心情的起伏让他无法压抑,致使脸部被扭曲着,最后他还是双手捧着脸让自己痛哭失声。

    “知道吗?志斌,这是我第二次失去了她,第二次,我真还害怕……”

    一直陪着他的乔志斌看到他这个样子,眼圈也有些红了,伸手在他的肩上拍了拍,“哥们,我理解,想哭就哭吧。”

    哭出来可能会好受一些了,慕容楠站起身回房间,洗了一个热水澡,出来的时候人好像已经精神许多,脸上又恢复了沉稳和冷静,乔志斌在厨房做了两碗面,煎了荷包蛋,这是慕容楠几天来第一次好好吃东西。

    “接下里,你要怎么做?”乔治斌边吃边问。

    “志斌,这个春节让你没有过好,过一段时间我亲自去向伯母伯父赔罪。一会儿你就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去香港。”

    “你在香港有关系吗?”

    “我们公司的亚洲分公司就在那里,对那里我很熟悉。”

    “你知道吗?伊洋在香港,不过很多年没联系,也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真的吗?消息确切吗?你说的这件事很重要,上学时青青和伊洋关系比较好,说不准青青就是去找她了。对,应该是这样。”说到这里,他的眼睛闪烁着光芒,语气也更加肯定。

    “还真有可能!”乔志斌点着头补充道。

    “这样,你负责帮我找伊洋在香港的联络方式、家庭地址,然后通知我,我下午就动身,我们保持联系。拜托了。”

    “你自己在外按时吃饭,不要像这几天这样,很不让人放心。”乔志斌关切地说。

    “谢谢,哥们,我会小心的。”慕容楠拍拍乔志斌的肩膀,表示感谢。

    慕容楠当天晚上到了香港,在酒店里焦急的等待乔志斌的电话。

    站在窗前望着灯火通明的维多利亚港,慕容楠已无心欣赏,他恨不得在那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突然看到那熟悉的娇小身影。

    他现在更多的是悔恨,恨自己太自私,在和柏妈妈接触中只想着快一点拥抱青青,却没有想过这种方式带给青青的伤害。

    现在青青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毅然离开家,离开了自己,在这合家团聚的时候一个女孩孤伶伶地来到异乡,这是何等的凄凉。

    我这个口口声声要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居然亲手伤害了自己的爱人,我真是罪不可赦。该怎么做才能挽回过失,让我的青青重新回到我的怀抱。

    青青,你在哪里?这些天你是怎么过的?我很想你。

    凌晨二点。手机突然想起,慕容楠赶紧抓起电话,是乔志斌。

    “喂,怎么样,查到了吗?”他焦急的问。

    “查到了,我从柏霖那里找到的,电话号码,你先记下来,地址明天查清楚发给你。”

    “好,09xxxxxxxx。谢谢,辛苦了。”

    慕容楠看着电话心律突然加快,现在打?天亮以后打?不要夜长梦多,我管不了许多了。

    他着手指拨通电话“嘟……嘟……嘟……”响了几声对方接起来,

    “喂,谁啊?”对方在睡梦中被惊醒,声音慵懒沙哑。

    “你好,伊洋,我是慕容楠,半夜打扰,我想你一定知道为什么。”

    慕容楠尽力压低声音,稳定情绪。

    “啊?”对方惊呆了。

    “不好意思半夜打扰。”慕容楠为自己的行为抱歉,他也希望伊洋可以理解。

    “你说吧,我听着。”伊洋已经没有了困意。

    “青青在你身边吗?”慕容楠有点心虚的问。

    “她在,在旁边的房间睡觉。你放心吧,她今天情绪好些啦。”伊洋赶紧汇报青青的近况。

    “天亮以后,我能见她吗?”慕容楠紧张地握着电话,不想听到“不”其实他恨不得现在、马上见到她。

    “这个?”伊洋犹豫了一下接着说,“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不瞒你说,青青的情况要比你想象的糟。我很雄她,也希望你们能在一起。你看这样好吗?明天一早我去找你。”

    “这?你怎么保证青青不会从你那里再次离开,我已经承受不了了,我真的很害怕……”失去她,他说不下去了,哽咽了。

    “慕容,你不要着急,其实我是怕青青怪罪我。”伊洋说着心里在盘算,慕容楠可能怕夜长梦多,明天一早青青偷偷再走掉那就麻烦了,听刚才慕容楠的声音已经十分焦急,却还在刻意的压抑。难道我真的要拆开这对苦命鸳鸯?看他们彼此是真的很相爱。

    “算了,我们不要说了,你现在打车过来,我家住在……,我会在松柏新邨门口等你。”

    可能是夜间路上不塞车,十分钟后慕容楠到了指定路口,又过几分钟伊洋从对面马路匆匆跑来。

    “跟我来。”伊洋对慕容楠说。

    慕容楠跟着伊洋进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茶餐厅,要了两杯热茶,两人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

    “慕容,你怎么瘦成这样?我差一点认不出了,一脸的疲倦,急坏了吧?”慕容楠和伊洋也有很多年没见面,见面却依然是为了柏青青。

    “青青怎么样?”慕容楠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急着问青青的情况。

    “她来前一天给我电话,说是来旅游。她到了这里,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这两天吃饭了吗?睡觉好不好?有没有生病?”慕容楠心急如火,已经耐不住性子。

    “她从来了以后就没有什么胃口,很爱嗜睡,别的没什么,就是总傻呆呆的望着窗外想心事,问她,她只是笑笑。”

    “是不是瘦了?她有没有哭过?”慕容楠继续问他担心的问题。

    “我之所以改变主意现在见你,是因为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青青,她怀孕了。”

    “怀孕了!”慕容楠听到这几个字一下子跳了起来,由于太激动他竟然喊出这几个字,搞得餐厅里面的人都一起看向他们。

    “好了,坐下吧,搞得人家以为我怀孕了。”伊洋被他弄得好丢脸。

    “对不起,是青青告诉你的吗?”慕容楠也觉得有点尴尬,赶紧道歉。

    “青青来的那一天,她身心疲惫,在和我见面后叙述这些事情,越说越激动就昏厥过去,吓得我赶紧和我父亲送她去医院,结果大夫说,她怀孕了,因为收到过度的精神打击和疲劳过度,体力不支造成的晕厥,让我们回来照顾她好好休息,补充营养。”

    “她自己知道吗?”程勇急切地问。

    “这个,我不知道。我还不知道怎么问她,这不你来了,我赶紧告诉你,我也是很担心她。我分析,她是因为怀孕才离开申城的,她担心会出事情,又很想留下这个孩子。”

    “我知道了,真的万分感谢你。”慕容楠由衷的感谢伊洋告诉他这个消息,这是他来之前没有想到的,看来接青青回去的计划要改变,目前他只能想到这里。

    “请求你一件事,帮我照顾好青青,不要让她离开你家,我上午到你家接青青,现在我送你回家。”

    慕容楠送伊洋到家,记住了地址,就回到酒店,泡在浴缸里,边泡浴边休息,她不想让青青看到他的疲惫,怕青青雄他。

    上午十点,伊洋家的门铃响了,伊洋赶紧去开门。

    她呆呆地站在门口,神情十分痛苦,慕容楠看到伊洋这个样子就猜出了十有八九,“青青呢?”

    “夜里我回来的时候她还在,刚才我醒来的时候,就不见了。”

    伊洋低着头,痛苦的样子,让慕容楠也实在不好再说什么。

    “她在这里还有人是人吗?”慕容楠焦急地问。

    “据我所知,应该没有了。”伊洋一副负罪的样子。

    “好了,不要多想了,既然没有了可以去的地方,那我们两分头去找,我去机场,你去码头,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说完,慕容楠冲了出去,消失在街道上。

    熙熙攘攘的机场大厅,人来人往,慕容楠走遍每一个角落,用自己的护照申请找人,也没有收获,就在他焦急的时刻,接到伊洋的电话。

    “慕容楠,我的朋友在铜锣湾一家星巴克咖啡屋看到了一个人,很像她。”

    “怎么确定是她?”

    “她坐在那里发愣,身边有个拉杆箱,我朋友手上有我给的照片,应该不会看错。”

    “好,让你的朋友看住了她,我马上就来。”

    一件咖啡厅,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脚蹬黑色马靴,竖着高高马尾的女孩忧心忡忡地坐在一个角落,低着头,看着桌上已经冷掉的咖啡,沉思着。

    那还皮肤白皙,神情惆怅,让人看了很想去疼惜,有些人看着她在窃窃私语,有一个高大皮肤黝黑的男子,从他的同伴身边站起来,朝这里女孩走去。

    “喂,小姐,我可以坐在这里吗?”男人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和她打招呼,青青懒懒地抬起头,看上去这个男人穿着大方得体,脸上洋溢着会心的笑意,看上去不像坏人,没有说话,再次低下头,搅拌着已经冰冷的咖啡。

    那人自己坐了下来,看着青青手上的咖啡,他笑着说:“孕妇尽量不要喝咖啡,你难道不知道吗?”

    “你是谁?”青青听到他的话警觉起来,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婆妈,竟然观察出我有身孕,心里有心不快。

    “对不起先生,我不认识你,请你走开。”

    “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你叫柏青青,伊洋的同学。”

    “你?!”就在柏青青再次抬起头用十分不解地眼神看着那男士的时候,余光却偏见窗外,有个熟悉的身影。

    她第一时间告诉自己,慕容楠已经追到她了,这个男人也是慕容的人。

    站起身,拉着箱子快速向另一道门走去,对面的男人没有去追,更没有拉住她,而是对着赶来的伊洋耸耸肩,看见一样身边的高大男人歪了歪头,示意你的女人从那里走了。

    慕容楠不容分说就追了出去,正看见柏青青将行李装进出租车的后备箱,她跑过去抓住了青青手腕,没等青青挣脱,就一把将青青牢牢抱进怀里。

    “宝贝,不要走,我不能失去你。”

    怀里的人哭了,抱着她的人也哭了,他们只是默默地流泪,还不停的偷偷地擦拭,想尽力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泪,都在慌忙掩饰。

    慕容楠从见到她那一刻开始,就一直拥着她,不让她离开自己半步,青青始终没有说话,任凭慕容楠安排,把她带到自己下榻的酒店。

    来到酒店房间,青青依然呆若木鸡地被慕容楠安排坐在沙发上,就像一只大大的布娃娃被人抱来抱去。

    慕容楠倒了一杯水递给柏青青,然后就在她的身旁坐下,把她拉近自己的怀抱,双手抱着,脸贴在青青松软的发间,就像哄着一个生气的小孩子,轻轻地摇晃着身体,嘴里喃喃地说:我的宝贝受苦了,受苦了。

    他拿起青青的一只白白嫩嫩地小手放在嘴边,吻着手背手指,又把小手在唇边摩搓着。

    “楠,让你担心了,你瘦了很多。”终于“小哑巴”开口说话了。

    “是我让宝贝受苦了,是我伤害了宝贝,我甘受惩罚。”慕容楠激动地说,并把青青的小手再次放在嘴边不停的吻着。

    “我心痛,好痛。”青青哽咽着,又往慕容怀里钻了钻。

    “我们上床好吗,陪着我睡一会儿。”慕容楠在见到她的时候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松懈下来,现在觉得好累好困,有些支持不住了。

    “好。”说着就随着慕容楠站起来走进房间。

    “我有个要求,在我睡的时候不准离开,因为睡醒以后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说,说完了你再想走,我不拦你,说话算话。”

    慕容楠要留住她,防止在他睡着的时候她悄悄离开,他不眠不休好几天,又千里迢迢找到她,怎么能就这样让她走了。

    “好,我答应你,看你眼睛已经睁不开了,睡吧。”青青主动上床,待慕容躺下后,她伸出自己软软绵绵的手臂,把慕容楠抱在自己的怀里,让他枕着自己瘦弱的肩膀,就像一个慈祥温婉的母亲抱着自己的孩子哄他入睡一般,此时小女人身上散发着母爱的光辉。

    慕容激动地在青青脸上一吻再抱紧她,把自己的脸贴在她的香肩,嗅着好闻的薰衣草香气,没有几分钟他睡着了,这是他五天以来睡得最香甜最安稳的一觉。

    青青抱着他,一只手轻轻地抚着他柔顺的黑发,抚摸着他浓浓的眉毛,高高地鼻梁,性感的唇,手触摸着棱角分明脸颊,她雄了,后悔了,自己走了五天,他就瘦成这个样子。

    他肯定在第一时间到处找我,这几天他肯定没有好好吃饭,看他疲惫的样子就知道,他也没有好好休息,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怎么这样不雄他不爱惜他?

    想着拥着,尽管胳膊麻了,她也不想抽离,就一直忍着,直到慕容慢慢醒来。

    “你睡了吗?”慕容楠醒了可是还不想睁开眼睛,知道自己还在青青的怀中,赶紧换了一个姿势,现在变成他抱着她。

    “睡了一会儿,你饿了吧?”青青深情的看着他,刚才她就听到慕容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了。

    “几点了?”慕容楠睁开惺忪的眼睛。

    “下午四点十五分。”青青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告诉他。

    “哦,不好,你没有按时吃午饭,你肯定饿了。”慕容楠赶紧转身,反手从床头柜上抓起内线电话,“你好,餐厅,……,请动作快一点,谢谢。”

    “我们先吃一点,晚上我们出去吃。”说完继续搂着青青,薄薄的唇在青青的额头轻轻柔柔地摩搓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