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极品总裁宝贝妻 »  【23】准备结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3】准备结婚

小说:极品总裁宝贝妻作者:咖啡兵
返回目录

    自从青青辞职,她就真的成为家庭主妇,待产的准妈妈。

    每天早餐后,开开心心送老公上班;上午固定时间看电视台播放的韩剧,手里还绣十字绣,买了毛线自己动手编织婴儿的小帽子、小袜子;下午午睡前翻翻育婴书藉;晚上做好可口的饭菜迎接下班的老公;吃过饭两人手牵手去散步。

    这样的日子她竟然一点儿都不觉得闷,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可能天生就是做家庭主妇的料,不然怎么这样适宜安心呢?

    每天看着宝贝红扑扑的小脸,开心的模样,慕容楠也是很舒心。甚至觉得自己劝她辞职是做对了,她对这样的生活一点儿不排斥,反而很悠然自得,她有条不紊地安排好自己的一天作息,这让他工作很安心。

    自从带青青回慕容家,慕容妈妈就要求他们每周六必须回去,到时候慕容妈妈就会做很多好吃的等着他们,出来的时候还给他们带上她自己做的红烧蹄、油焖大虾、鸡汤,还有包好的馄饨。可见,慕容家早就把青青当成自家人。

    眼看结婚日期一天一天接近,可有件事情还很麻烦,那就是青青的户籍簿还在柏家,没有户籍簿就无法去民政局登记结婚,这在他们俩人心中也是不小的问题。

    自从柏青青在香港与柏妈妈电话后,柏妈妈就没有了动静,好似真的忘记了世界上还有个大女儿。

    柏青青也从此闭口不谈,慕容楠深知青青心里一定非常难受,这好比被父母再一次丢弃一般。

    青青有着一颗善良的心。慕容楠知道,为什么青青在这种情况下还如此面带笑容的开心生活,是因为她非常珍惜他们来之不易的爱情和肚子里爱的结晶,此时此刻这些爱已经占满青青的心,这个自尊自爱懂得知足的小女人,正在以顽强的毅力生活着,她的愿望很小,只想要一个安定温暖的家。

    好好珍惜她,好好爱护她,才是我慕容楠应该做的。那么户籍簿的事情,还是由我来办,不能再让青青伤心难过。

    这一天早上,慕容楠去上班。

    “宝贝,今天晚上有个视频会议,我就不回来吃饭了,你自己要吃好,知道吗?会议结束我马上回家。好,啵……”

    慕容楠像往常一样和青青告别开开心心去上班。

    今天青青有些忐忑不安,距离结婚的日子还有六天,明天是周六,又要到慕容家去。可到现在自己还是没有勇气回家拿户籍簿,如果明天慕容妈妈问起我该怎么说,不能按时登记结婚这岂不是对不起慕容和他的全家。我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没了心情,拿起身旁的家庭电话打给王俊怡。

    “俊怡,在干嘛?”青青无精打采的问。

    “和辛艾武在外面。你在干嘛?有气无力的。”王俊义听出青青有些不太高兴。

    “好俊怡,救救我。”青青在和俊怡发嗲。

    “怎么跟我发嗲,找错人了吧?嘿嘿。”王俊怡逗她。

    “人家都快愁死了,你还开玩笑。”

    “说吧,什么事?”爽快,这才是王俊怡。

    “我请你们俩吃午餐。”青青今天厚着脸皮也要去当电灯泡了。

    “好啊,来吧,真不错,还有人主动要求请客的。我们现在……”王俊怡真是够义气,她知道青青肯定遇上麻烦事了,她这个朋友没事是不会轻易麻烦人的。就告诉了青青大致地点,来到了再联系。

    中午,他们在一家湘菜馆见面,这是王俊怡挑选的,青青因为怀孕不能吃辣,但是为了俊怡她也就没反对,反正自己也吃不了多少,到哪里吃都是一样。

    刚刚坐下点菜,辛艾武突然接到电话被公司招回,有笔业务必须他去处理,只好和两位小姐告别,这让他们俩女人更放松一些。

    “你妈到现在还不理你?”王俊怡关心的问。

    “是。”青青淡淡地说。

    “你没有主动打过电话嘛?”

    “打过,是我爸爸接的,他闭口不谈我的事,只是让我在外面自己注意点,就没话了。”青青失望的看着桌上碗筷。

    “这家人真无情。”王俊怡气愤地说。

    “那他们没有问你,什么时候结婚?或者你什么时候回去?”

    “没有”青青摇摇头,继续失望地盯着一个地方。

    “真是的,T。N。N的,什么人啊?”王俊怡气愤地骂出脏话。

    “我感觉就像被他们再一次丢出去了,在我几个月大的时候被带到青城,那时我太小,要不然也会有现在的心情,你说是吧?”青青自己嘲弄着。

    “那你结婚登记了吗?”王俊怡说到关键问题。

    “没有,我还没有去拿户籍簿。我不知为什么迟迟不想再迈进那个家,最近我好像刻意屏蔽这个问题,可能阿楠了解我的心情,他也从没提过这个事。”青青侃侃道来。

    “他太爱你,太在意你,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睛里,疼在他的心上。”

    “所以,我每天尽力做到若无其事,对着他笑,让他知道我很开心,让他放心。”

    “真是苦命鸳鸯。”

    “那你怎么办?没有户籍簿就不能结婚登记啊?”

    “是啊,我也很为难,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害怕去那个家,见到他们。”

    “你是怕自己心软被他们说服,更怕他们对你做什么,失去现在的幸福,还有就是怕你妈妈做了什么,让你无法面对慕容家。”

    “你还真了解我,我就是这样想的。”

    “我妈妈那个人,我始终无法了解,她翻脸比翻书还快,她说的话总是参上很多水分,好像很喜欢编故事,编到最后她自己都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太可怕。”

    青青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她喝了一口水继续说,“我害怕,我回去拿户籍簿,她把我关起来,然后对慕容楠说我不再想见他了,糊弄他,挑拨我和他的关系,逼着我们分开,这是我最最害怕的。然后,再给我介绍其他人认识,什么‘米老鼠’之类的。太恐怖,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就紧张。”说着青青打了一个冷战,看来她是从心里害怕她的妈妈。

    “太可怕,实在太可怕。”王俊怡摇摇头,也是一脸的不解。

    “我告诉你,我曾经想过,如果在以前的社会,说不准我早就被卖到什么肮脏的地方了。”青青说着心里很酸楚,无力的将自己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

    过了几分钟,她睁开眼睛继续说,“俊怡,我有时为了生在她的怀抱感到羞耻。”

    “唉!世上有几个这样的父母,太罕见了。你爸爸就是一个麻木不仁自私自利的人,他竟然也不管不问。”

    “他只求我妈不找他麻烦,他就吃得好睡的好,我长这么大,都没有和他拉过手,更不用说被他抱过。我最害怕他们吵架,只要他们吵架,我就是他的出气筒,随时可以找出我的不对,于是不把我打个半死,我就阿弥陀佛了。”

    “青青,不要再想不愉快的,我劝你好好珍惜眼前的幸福,珍惜你的阿楠。你要这样想,虽然你生在那样的家庭,但上天待你不薄,给你送来慕容楠,作为你的守护神,他才是你这辈子最该好好爱的人,珍惜幸福吧。”

    “俊怡,你说的真好,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真的很贴心。哦,对了,你和艾武结婚我们不能参加了,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俩可能在国外,真的很遗憾。不过我们已经准备了一份大礼,现在保密,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青青一脸的愧疚,不过想到送他们的礼物还是有点小小窃喜。

    “没想到你在我前面结婚,真是没想到。什么礼物这么神秘?”

    “现在不告诉你,到时候给你们惊喜。”青青神秘地浅笑。

    “我给你出主意,户籍簿的事交给慕容楠,你要相信他,他肯定办得好。”王俊怡肯定地说,还不忘向青青点点头,加深她的肯定。

    “让你这么一说,我也只有这样办了。”青青说话语气唯唯诺诺地,其实心里是对自己家的无奈。

    和王俊怡分手,回到家已经下午,有些累了,就回到房间休息。躺在床上,手扶在自己的小腹,想想这个小家伙也真是疼人,人家怀孕先期非常难受,经常呕吐,吃不下东西,可我只是嗜睡,没有任何不适,没有任何忌口,这让自己也安慰许多。

    手扶在小腹就像搂着乖宝宝,慢慢睡着了。

    慕容楠结束视频会议赶紧下班,因为他约好柏妈妈见面。

    来到“御园”餐馆,慕容楠走进事先预定的包间,柏妈妈还没有到,他坐下来一边品茶,一边静静的琢磨着一会儿和柏妈妈谈话的策略。

    随着服务员推开日式拉门,柏妈妈趾高气昂地走进来,黝黑的小脸上架着一副大眼镜,把整个脸遮去一大半,半眯着眼看着慕容楠,搞得一副阴险狡黠的模样,她自己不知道,这个样子很让人生厌。

    慕容楠站起来躬身礼貌的喊了一声“伯母”,走到她的旁边,为她拉开座椅,请她入座,对于她的不屑,他完全忽略,回坐在自己的座位对着侍应生挥挥手“上菜”。

    “今天你这是鸿门宴。”柏妈妈故作深沉地质问。

    “不,你误会了,我只是最近太忙,今天才有时间请你吃顿饭。”慕容楠面带微笑。

    “少来这一套,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磨牙。”柏妈妈向来总是以气势压人,嘴里说着刺耳的话,这是她一贯的作风。

    “既然伯母这么爽快,那我就直接说好了,我准备与青青结婚,希望得到你和伯父祝福。”慕容楠微笑着,有礼貌的说。

    “你和青青结婚,是你们的事,我们不想管。”听柏妈妈的口气,好像他们母女已经脱离了关系。

    慕容楠心里怒火中烧,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以掩饰自己的情绪,沉静之后,微笑着继续着,“青青到现在也不回来,我拿她也没有办法,可我很想和她结婚,如果她回来了,你们母女也就和好了。”

    “你少在这里装和事佬,我才不吃你这一套,如果没有你,她也不会出走。”柏妈妈咬牙切齿地斜睨着他。

    “是,都是我不好,把你们母女搞成这样。既然事情因我而起,那就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你看好吗?”慕容楠再度压抑怒火,劝慰着自己为了解决事情,不要错失时机。

    “你想怎么做?”柏妈妈顿起面前的茶水,了一口,低着眉眼不屑地由下往上瞟了他一眼。

    “我想和她结婚的宗旨是不会变的!现在她一个人孤独的在外地生活,我很不放心。她很执拗,说我们的协议一天不撕毁她就一天不回来。我想,即然这样,我们就按照她说的办,你看好吗?”

    看到柏妈妈很平静,没有什么反应,好像在等待下文,他抿了抿唇继续说,“青青已经在我的劝说下,认可了那一百五十平米的房子算作结婚聘礼。至于那一百万人民币,她坚决不同意,甚至因为这一点她都不接我的电话,我非常理解她的心情。不过,全盘考虑我也做了安排,可以用其他方式完成我的承诺。”

    “什么方式,说来听听。”柏妈妈好像有兴趣继续听。

    “从我们结婚开始,我每个月给你帐户打入二万元,作为我们的一份孝心,给你和伯父作为养老金和生活费,这样你看如何?我想以这个名义给你,青青不会说什么,因为她还是很爱你们的,希望你们生活的好,你们终归是她的父母。”

    柏妈妈听得很仔细,慕容楠说完,她还在沉思,估计在心算吧。

    慕容楠耐心的等着,不时的给她布菜,自己也吃了一点,告诫自己不要着急,为了达到目的就要耐心等待,青青还在等着自己。

    “你有把握把她劝说回来?有把握这样做她就不闹了?她不会再闹翻天?”柏妈妈眯着眼犀利地盯着慕容楠,就像一条眼镜蛇在盯着眼前的猎物,不觉得后背出了冷汗。

    慕容楠及其厌恶她的这副嘴脸,他低着眼不看她,拿起身边的红酒给她的杯子斟满酒,然后举起杯对她说:“妈,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我以养老金的名义把这笔钱给你,这是一个万全之策,青青会同意的,你放心。就如儿女给自己父母生活费一样,对吧?”

    说着,他站起来,把杯子举到柏妈妈面前“我敬你一杯”,自己先喝掉,把杯底亮给柏妈妈看,柏妈妈犹豫了一下,也喝干了酒,表现得很豪爽。

    慕容楠见她喝干了酒,就等于接受了这个方案,就把事先准备好的一纸承诺递给她,上面承诺了刚才说的事情,她看了以后什么都没有说,就收了起来。慕容楠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他明白事情已经搞定80,了。

    接下来他乘胜追击,“伯母,既然这个事情说好了,我还有一事,就是我和青青登记的事,还需要你们同意。”说完,他郑重地看着柏妈妈。

    “什么事?”柏妈妈皱起眉毛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

    “想让青青回来,还需要一件东西,就是户籍簿。你知道她没有安全感,如果我只是说你同意了我们结婚,她肯定不相信,那样岂不是白费口舌,为了让她早点回来我们完婚,我想不要夜长梦多。如果早一天拿到户口簿,我就可以带着它去接青青,到时候证明给她看,我保证接回她,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你说呢?”

    慕容楠简直就是既威胁又引诱,对待自己未来的丈母娘,简直是用尽了十八般心思。

    柏妈妈依然不动声色,慢慢琢磨着,权衡着利弊。把户籍簿给他,他去接她回来然后登记,这样我的钱就会马上帐户……如果不理青青,任她去,那就不能拿到这么多钱,利弊我还是搞得懂的。

    脑子里翻来覆去想了几遍,觉得也没有什么比这再好的法子,于是脸色渐渐缓和了。

    “什么时候要?”冷冷的问。

    “今天我跟你回去拿,明天一早我就去接她。”慕容楠也赶紧乘胜追击。

    “不用了。”柏妈妈口气生硬地说。

    慕容楠听到这句话,后背的冷汗又多了一倍,还以为自己费了半天劲她又翻车了,空欢喜一场。

    谁知,柏妈妈转过身从包里拿出一个咖啡色本本,甩给他,“拿去!”

    慕容楠赶紧拿过来一看,是户籍簿,他心里喜,但脸上依然平静,“谢谢伯母,我明天就走,回来后我带青青回家看你。”

    “你小子,不要再玩花样。就这样吧,我走了。”柏妈妈站起身去穿外套。

    “我送你吧。”慕容楠抓起公文包紧紧跟在后面。

    送回柏妈妈,慕容楠揣着户籍簿开着车回家,一路上他并不高兴,反而有些忧伤。

    刚才柏妈妈的表现,实在让他胆颤心寒,有这样的妈妈,难怪青青总是抑郁着,猜想着青青那些年日子是怎么过的,真为青青感到伤心难过啊。

    希望总公司对他的考察早点结束,我就可以带着青青远走高飞了,到时候山高皇帝远,看你还怎么折腾我的宝贝。

    柏妈妈今天的行为,让慕容楠实在没有想到,他以为又要百转千回的斗智斗勇才能拿到户籍簿,结果真是出乎意料。

    其实柏妈妈也没有想到,慕容楠今天会找她继续谈一百万的事,那个不和自己一条心的死丫头用离家出走来要挟,不让她要那一百万。她了解那个死丫头的犟脾气,从小就跟她对着干,好像从出生就是挡住她财路的,因为她是女孩,没能继承筱家一大笔产业(这是她的想法,其实另有隐情),她认为我卖了她,随她去,我不会向她解释。

    柏妈妈这样做是不是可以说明她内心深处也纠结呢?还是说她对青青真的不关心呢?这些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至于户籍簿那要讲一下。

    自从柏妈妈的二女儿柏琳琳与那个翔子在一起,她就有些害怕。因为她知道二女儿是什么事情都会做得出来的,如果让二女儿偷偷摸摸与翔子登记结婚,那柏妈妈岂不是做了亏本的买卖?

    从那时候开始,那个至关重要的户籍簿就天天戴在她的身上。

    今天和慕容楠见面很顺利,钱虽然是按照赡养费分期给她,可一分不会少。

    她和柏先生都知道,从慕容楠的各方面条件来看要比翔子可靠得多。慕容楠娶了青青,也是不错的选择,在她心里大女儿比较傻气,不会变通,慕容楠不是坏人,有正当职业,当妈的还是很放心的。

    另外,有慕容楠这个国外留学回来又担任外企公司的高管,这在柏家也是有面子的事,所以今天慕容楠做的事,样样都让柏妈妈顺心,那户籍簿自然也就放心给他了。

    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

    青青这样就不会孤零零一个人在外地生活,说不担心也不完全是真心话,只不过就是恨这个孩子总是笨头笨脑,做傻事,不和自己一条心。

    这几天一切都顺利,特别是慕容楠手里拿着户籍簿站在青青面前的那一刻,青青的脸部表情由惊讶,到惊喜,到喜极而泣。

    双方家长如约来到酒店,共同研究孩子们的婚事,慕容楠的爸妈的谦逊得体让柏妈妈的野蛮也收敛不少,柏先生在部队二十几年,和慕容先生这位老军人自然很谈得来,大家相谈甚欢。

    慕容妈妈很有诚意的拿出一份礼单给柏妈妈看,柏妈妈也没有仔细看就一再地说“好!好!谢谢你们想得这么周到。”,其实不是她不想看,是她和慕容楠有约在先,聘礼均归青青所有,所以在慕容楠面前她也不敢去深究,生怕破坏了好不容易得来的一百万。

    她的假装大度,给慕容妈妈留下好的印象,还以为这个亲家多么多么善良,不挑剔,慕容楠在一旁看到柏妈妈吃瘪的样子,心里很开心。

    慕容娜娜在一旁照顾着亲家母吃东西,把柏妈妈哄得不好意思在说什么,就这样,亲家的见面酒宴在友好和谐的气氛中结束,慕容楠和青青大婚之日就定下来了。

    回家的路上,慕容楠告诉青青,结婚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孝顺你的父母也是应该的,以后每个月给柏妈妈和柏先生一些生活费和养老金,说这是我们做儿女的一份孝心,至于金额,他只是说根据情况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畴,青青也没有多问。

    不是青青不想问,只是这些日子,青青也想明白了,与其直接阻挡自己妈妈蛋财,搞得大家鸡犬不宁,还会激怒她搅乱我和慕容的婚事,让我在慕容家丢人,断送我和慕容的幸福,还不如与她展开迂回方法。

    其实今天筱妈妈的反常举动,已经让筱明白了,虽然没有了人民币一百万之说,慕容楠还是要给他们一些心理补偿,不然她今天这么得体,这么温顺,太阳从西边出,真是少见。

    自从见了慕容楠的父母后,她心里已经把慕容楠的父母当作了自己的父母,她认为理当好好孝顺。

    她自己有份存款虽然不多也有二十万,她准备拿出来在今后慕容楠爸爸妈妈每年结婚纪念日的时候,为他们安排到国外旅游,费用全部由她出。而且今后只要是慕容楠父母的事,她能多做点就多做点,因为她可是慕容家唯一的儿媳。

    孩子三岁后她还是准备去工作,用自己的能力为父母尽一份孝心,可能这样做会让自己的良心好受一些,睡得安稳些,这一切还是因为这辈子不能失去慕容楠。

    在青青再三要求下,婚礼从简。

    从简,只是一个概念,真的做起来还真无法鉴定这繁与简。

    从前几天,就被王俊怡、柏霖轮流拖着去做SPA、嫩肤护理,今天一大早就被他们拉到这里被化妆师、造型师摆弄着,青青已经晕头转向,直到前一分钟他们一群人还在这里晃来晃去的。

    “叩……叩……青青可以进来了吗?我给你带来惊喜啦!”这是柏霖的声音。

    “进来吧。”门开了,身材有点臃肿,脸上胖嘟嘟的柏霖被人推着来到近前,青青好奇的看着,“谁啊?不要告诉我是你家斌斌?”

    柏青青说的斌斌是柏霖四岁的儿子,可看看那后面藏着的人好像是大人,是谁呢?她探过身子想看个究竟。

    “哈哈,想不到吧?”就在柏青青还琢磨的时候,伊洋从柏霖身后蹦出来,一把抱住青青。

    “啊!是你!”青青真的没想到,这两个十几年的好朋友也能一同参加她的婚礼,真是太高兴。

    “是你的亲亲老公给我电话,命令我一定来参加,他给报销机票,外加两天工资,这么优厚的待遇,你说我能不来吗?”

    “是这样,真的谢谢你,谢谢你们,我太高兴了。”青青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好了,一会儿妆都被你搞花了。”说着柏霖赶紧给青青擦拭。

    “哦,告诉你青青,当年咱们初三五班的同学,今天来了十几个,大家都十几年没见面,见了面太激动了,你老公真是人之龙,感召力不减当年。”柏霖又在叽叽喳喳地说着,就像当年一个样。

    “好了,小美女,你简直太漂亮了,慕容楠真有眼力,佩服!一会儿出去一定惊艳全场。”伊洋上下打量着青青,点头夸赞着。

    还有十几分钟婚礼就要开始了,柏青青心里紊乱,忙拉着柏霖的手想休息一会儿,他俩也坐在一旁陪着她,聊着他们的话题。

    柏青青此时心里默念着:外婆、姨父,今天我就要结婚了,你们会在上天祝福我,保佑我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