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极品总裁宝贝妻 »  【3-1】同学聚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1】同学聚会

小说:极品总裁宝贝妻作者:咖啡兵
返回目录

    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沙发上相拥浅寐的人儿。

    慕容楠拿过手机打开接听,是乔志斌的电话。

    “喂,楠哥,我们都准备好了,定在世贸大酒店三楼百合厅,今晚六点。”

    “哦,好吧,我准时到。”慕容楠迷迷糊糊地答应着。

    “喂,大家说了,不是你准时到,是你们要准时到。”乔志斌嘻笑着说。

    “同学聚会,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因为……因为我老婆怀孕了,大家要吸烟、喝酒,有点不方便。”慕容楠对乔志斌从来都是实话实说。

    “不要扫大家的兴致,还是一起来吧。不然这样,青青和大家见个面,过一会儿,我负责送她回去,你看如何?”乔志斌想了折中的办法。

    “一定要去吗?好吧,就这样。”慕容楠皱着眉头挂掉电话。

    “是同学们聚会的事?”柏青青被电话惊醒,睡眼惺忪地看着皱着眉头的他。

    “嗯,这帮人,不知又在想什么坏主意?”慕容楠若有所思地,看来很不高兴。

    “怎么了?”青青疑惑的问。

    “他们坚持要你去。上次我已经和他们说明白了,我一个人参加,不知谁起哄一定坚持要你也出席,听志斌的口气,他们已经串通好了。”

    “你不要把他们想得太糟了,也许他们只是想大家多年没见聚一聚。”

    “你是没和他们真正接触过,很多人都在社会上混,本来就是素质不高,现在更不用说,你不适合和他们接触。”

    慕容楠好像很了解这些人,他其实还想到了更多,只是不好对青青讲,而且目前也只是猜测。

    “楠,没关系,我去一会儿就回来,你不用多想了。我们都是同学,他们不会怎么样的,好吗?”青青看出慕容楠有些迟疑,但她此时绝对和慕容想到的事情不一样。

    青青精心打扮了一番,淡淡的裸妆,淡蓝色长袖连衣裙,群身和袖口成泡泡状,方形领口处镶嵌着赭石色水晶,透明丝袜,脚穿一双淡蓝色(比衣服颜色略深一点)鹿皮马靴,靴口向外翻出黑色的细软羊皮,靴子的外侧镶嵌着一条细细的黑色羊皮线条,青青手里握着一个黑色羊皮手包,浓密黝黑的长发在后脑梳成高高的马尾。

    慕容楠一袭黑色范思哲西装,黑色夹丝光线的衬衫,没有打领带,领口处随意打开两粒纽扣,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性感迷人,一条黑皮带劳力士手表彰显男人的成熟魅力。

    青青还没有忘记给大家特制的礼物,每个礼品袋中装进一个正方形水晶,她自己拍摄的照片,就镶嵌其中,另外还有每人一份的比利时巧克力,准备好一切开车直奔世贸大酒店。

    世贸大酒店的百合厅中央,摆放两张大的餐桌,最里面是灰色真皮沙发,实木嵌玻璃钢的茶几,餐桌和茶几上都有一只花瓶,里面插着百合花。

    大家见今天的主人来了,纷纷站起来寒暄。

    柏青青依然浅笑着和大家打招呼,这些同学,只有几位之前有联系,其他的都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甚至在学校的时候都没有讲过话。

    慕容楠眯着眼睛,脸上露出职业般地笑,和大家寒暄,眼睛不时的飘来飘去,不漏声色地寻找着不确切地人和事。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个让他头疼的人就坐在里面的沙发上,干瘦的指间夹着一只女士香烟,自己在一旁吐云吐雾,好似置身世外,无视这边的喧闹。

    “这样吧,女生一桌,男生一桌,怎么样?”张盛建议。

    “不用了,大家随意坐吧。”慕容楠赶紧反驳,因为他怕青青落入那个女人的圈套,受到伤害。

    “怎么回事?”张盛不解。

    “没什么,我们是新婚,新婚嘛,……所以请谅解,你们不是也有过这个过程。”慕容楠坏笑着像是调侃,其实他在尽力阻止这个黄建议。

    “听楠哥的,就这样。”乔志斌心领神会,赶紧力挺慕容楠。

    “好好好,听你们的。”张盛有点不高兴,看着大家没人响应他,只好做罢,转身瞟了一眼坐在里面的李小冉,他们交换里一下眼神,然而这一切被机敏的乔志斌收进眼底。

    席间,大家交流着十几年大家的工作、生活,青青的话很少,尽量听别人说,自己只是笑笑表示迎合。

    “柏青青,你们家都是名人,你怎么不早说啊,又是明星、又是CEO,又是专家,让我们那天好不惊讶,很多人下巴都快惊吓掉了。”柏霖在一旁叽叽喳喳,恬怪那场喜宴另大家惊讶的事情。

    “是我的家人,没什么可说的,他们的成绩也都是靠着自己拼搏出来的,况且他们都不喜欢张扬。”青青很自然地向大家解释着。

    “柏青青,你可是深藏不漏啊。”另外一位同学,拍着青青的肩膀笑着说。

    “他们都是我的弟弟和妹妹,还有长辈,没什么炫耀的。”青青好像不太爱讲这些没有营养的话,就低头夹起一块糖藕,放进慕容楠的小盘,甜甜地笑着看着慕容楠。

    慕容楠宠溺地低头看着青青,把糖藕放进嘴里,慢慢咀嚼,那神情简直太魅惑了,让在座的人都偷偷地感叹,这一对就像这糖藕,太甜蜜了。

    慕容楠始终一手搂着青青的腰,一手喝酒吃菜,好像怕这里的人夺走他的宝贝。

    青青在一旁,为他布菜,听着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大家搭讪,有时也说一些在法国时的趣事,不过都是一两句,言简意赅。

    在另一桌上,李小冉一直烟不离手,眯着眼睛似笑非笑,被大家吹捧着,她现在是名模,以张盛为首的羡慕追捧。

    而她不时的用余光扫向这一桌,盯在慕容楠的脸上,当她发现慕容楠对青青万般宠溺,边说话边在青青的腰间抚摸着的时候,心里的怒火一下子涌上来,手一抖,碰掉了一只调羹,调羹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啪”响声,调羹碎了。

    张盛第一时间站起来,走过李小冉,蹲在她的脚下,手按住她的小腿,“不要动!”然后用餐巾纸轻轻地将碎片扫到一边,喊来服务生清理。

    慕容楠瞟了一眼,知道那个人要挑事端,心里有些不快,表面上没什么变化,微笑着低头问青青:“累不累啊?要不然回去休息吧。”

    “对,回去休息吧,我送你。”不愧为做公安的,乔志斌一直在察言观色,此时很懂得慕容楠的意思,也跟着询问青青。

    “可我不放心你,他们一会儿还要去酒吧,我有点担心。”青青小声嘀咕着。

    看到他们三人低头细语,有的人悄悄地交头接耳:“今天,可能要有好戏看了,嘻嘻……”

    “小冉,也真是早不抢晚不抢,人家都结婚还抢什么?”

    “你懂什么,玩的就是刺激。”

    “青青,不是小冉的对手。”

    “我看未必,往往表面柔弱的人,心里却狠得要命,看着吧。”

    “听说张盛早就和李小冉上过床了,可今天又来搅和人家,这是为什么?真不明白。”

    “……”

    虽然是交头接耳,但青青的小心灵明白,她也是做管理的,有人背着自己窃窃私语就说明要有事情发生。

    想了想,就拉拉慕容楠的衣角:“我回去了,你送我,出去我有话说。”

    “好。”慕容楠点头,搂着青青的手又紧了紧,甜腻地笑了笑。

    “志斌,帮忙送一送,开我的车。”慕容楠把车钥匙给了乔志斌。

    青青站起来,和大家道别,很多人都站起来挽留她,张盛一定要青青喝了这杯酒才可以走。

    慕容楠见状,抢过来一饮而尽,喝完放下杯,脸上邪肆地笑着:“张盛,不好意思,我老婆已有身孕,为了慕容家优质的后代,这一杯我代劳了。见谅!”

    张盛皮笑肉不笑地说:“好啊,还是楠哥本事大,看来是奉子成婚!恭喜!恭喜!青青干嘛走啊,后面还有更好玩的了,你不玩了?”

    柏霖跟出来送青青,走到外面与青青耳语:“今天气氛不对,可能张盛和李小冉要灌醉慕容,如果慕容楠一会儿喝多了,你千万不要生气,懂吗?和小人生气是傻瓜。”说完,她呵呵地笑着。

    “知道了,你进去吧,有时间去我家,一定去哦。”

    青青微笑着和柏霖道别。

    其实听了柏霖的话心像被针刺一般,在她看见李小冉的时候已经想到了,但还是一直保持淡定。

    柏霖回去了,慕容楠赶紧从后面过来拥住她向停车场走去,乔志斌已等候在那里了。

    “楠,答应我遇事尽量冷静,不做糊涂事?”来到车子旁边,青青看着慕容楠的眼睛说话,心里恨自己,如果不是怀孕就不会离开他的,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啊?我都已经嫁给了阿楠,她为什么不依不饶的,如果楠爱你就不会和我在一起了,怎么这样麻烦!

    “我答应你,相信我。”慕容楠也郑重地看着青青,在她的额头深深一吻。

    青青心里不好受,没有再说什么,打开车门上车,可她还是拉着程勇不放,话到嘴边,犹豫一会儿,又咽了回去。

    慕容楠握住她的手吻了吻,留下一句“放心吧。”微笑着点点头为她关上门,望着离开的车子,转身进电梯,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

    吃过饭,大家又来到“GoodNight”KTV,包了一个最大包间,大家唱歌,喝酒,玩游戏。

    晚饭间,李小冉没有靠近慕容楠半步,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但喝的酒确确实实不少,张盛在一边一直劝着,李小冉视他透明人,根本不理他。

    现在,李小冉主动拿起话筒唱着那些情歌,大家一片鼓掌声。

    慕容楠心里尽力按捺住烦躁,手里的酒慢慢地品着,眼睛盯着那道雕花玻璃门,在等乔志斌回来。

    想着青青现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又在为自己担心?刚才走的时候,这个小人儿好像有话要说,最后又咽了下去,她那是为我担心了。

    看看手表差不多该到家了,就拿起手机拨了出去,铃声刚响过一声,对面青青赶紧接起“喂?楠。”温柔的声音传过来。

    慕容楠听到这声音,脸上顿时露出温柔的笑,“回到家了?”

    “嗯,志斌回去了。”

    “你在干嘛?”他的温柔似水,只有青青听得出,慕容楠对她的思念,而包间里的某人已经看得不耐烦,气得歌词都唱错了。

    “我在吃水果,看电视。你们那里好吵哦。”

    “大家在唱歌,你等一下,我出去听。”慕容楠满脸幸福的笑着走出包间,和刚才阴沉着脸,默默酒的他,判若两人。

    里面的人们看着慕容楠此时幸福的表情,又开始八卦。

    “看来,慕容的心里只有青青。”

    “我好羡慕。”

    “看来他们很甜蜜,我也有点嫉妒。”

    “我突然有点可怜小冉,这么多年就没追到手,唉。”

    “你们女人就是无聊,从前是,现在也是。”一位个子不高的男生(他叫柳一辰)蔑视地瞥了一眼说话的几个女人。

    “去去去,没你的事,OUT。”他被那几个女人打压了。

    柳一辰无趣地走到李小冉跟前,附和着一起唱歌去了。

    还记得吗?这小子曾经追过青青,今天他竟然都不敢上前和青青打招呼,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真的配不上冰雪聪明的柏青青,此时心里也有些郁闷。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乔志斌和慕容楠一起回来了。

    慕容楠的心情很好,柳一辰把话筒给他,让他唱一首歌,慕容楠想了想就挑选了一首周华健早期歌曲《没有你,伤心》,唱得是多情委婉。

    “对愁不成眠,凄清卷风连,

    问卿可知否,孤独又一年。

    悄然两行泪,寂寞一双眼,

    飘然夜风里,相思各一片。

    …………

    暮然见伊人仿佛在窗前,

    憔悴身影可曾看得见

    …………”

    慕容楠唱着这首歌,想起他们的从前,想起自己在国外对她的思念,眼睛里有晶莹在闪动,脑子里想得都是青青那张纯净美丽的小脸,不时又笑意绵绵。

    大家一片掌声,还有个不知死活的女生喊“太感动了,慕容你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真是不可思议。”

    慕容楠回头,不加思考的笑着对她说:“猜得太对了,这首歌就是我当时在国外思念我家青青的心情写照啊,你们可知相思苦啊!”

    “哇,你们太浪漫了。”

    慕容楠笑着,回到沙发上,拿起张盛递给他的酒杯,抿了一口。这时一旁的李小冉突然站起来,哭着跑出去,张盛紧跟着追出去。

    大家都以为李小冉听了慕容楠的话,吃青青的醋跑了出去,可谁知,他们跑出去后在一个拐角处停住,李小冉没有了哭泣,阴沉诡秘地低声问张盛,“放了吗?”

    张盛点点头“他已经喝了。”说完,张盛一只手死死拉着李小冉,瞪着眼睛像是在低吼“你可想好了,这样做,值吗?”

    “值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你只要按我说的做,我不会亏待你。”李小冉说完在张盛的唇上轻轻扫过,这一吻,让张盛松开了手,傻傻地站在那里,任李小冉擦身而过,匆匆走进夜色。

    KTV包间里,人们争先恐后唱着他们拿手的歌,歌声过后,一片掌声,接着就是酒杯碰得“乒乒乒”的声音,无论男女大有不醉不归的气势。

    慕容楠坐在角落里,感到头有点晕,胸闷,口干,还有些烦躁不安,他确认自己今天没有喝得太多,比起往日与那些客户在一起,今天的酒也就是一半的量。

    晃晃头,觉得有点沉重,睁不开眼很想睡觉,身上开始出现燥热,他下意识地拉开胸前的第三颗衣扣,里面健硕的胸膛一览无余,此时他的眼睛朦胧,表情淡然,姿态慵懒,性感的让人着迷,不管男人、女人眼睛不自觉的瞟向他,男人妒忌,女人爱慕,包间里的气氛突然有些暧昧。

    对于这种场景,慕容楠多少年来早已见怪不怪,所以选择视而不见。

    做事严谨的他还在分析是不是今天的白酒、啤酒、洋酒混合在一起有些不适。他尽力让自己不要往坏的方向去想,况且李小冉被自己气跑了,已经不在这里,应该没有事了,一会儿有志斌送自己,不开车也就无所谓了。

    这种现象之前喝酒也有过,喝的燥热吃点冰块就舒服了。抬头看到桌子上的冰桶,他伸手拿过来倒出一些冰块,然后放在嘴里含着,这样确实舒服一些。

    旁边的乔志斌看他脸色绯红,还有点燥热,就凑过来,“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头晕,可能我还不适应喝混合酒。”

    “可你今天没喝多少,要不然送你回去吧?”

    “不要扫大家兴,今天是我请客答谢大家,怎么能先跑路。”

    “真的没事?”

    “我怕你老婆担心你。”乔志斌笑着说。

    “其实说担心,还不如说我更担心她,是我怕她担心我。”慕容楠也笑了,脑子里出现青青的影像,恨不得马上回去,抱着老婆去温存。

    “看来没喝醉,这么绕口的话你都说得清楚。”乔志斌看他说话还清晰,也就放心了,拍拍他的肩膀。

    “一会儿结束,我送你。”乔志斌说。

    “你也喝不少,一会儿叫个代驾吧。”慕容楠捏着太阳皱着眉头说。

    “喂,这里是申城不是巴黎,哪有什么代驾。看来没有醉但喝糊涂了。”乔志斌逗他,两人都笑了。

    柳一辰凑过来,“喂,楠哥,能不能在你们那里帮我找个位置?”

    慕容楠听了心里不悦,但脸上还是以往的平淡,“我问问人事部,尽力帮你看看,也不一定是我们公司,同行业的,我帮你关注一下。回去写一份中英文简介发到这里。”说着从怀里拿出LV的精致名片夹,从里面抽出一张递给他。

    “哇,楠哥,你是这家公司中国地区首席代表,那年薪要几百万吧?”柳一辰一脸的惊羡,嘴张得能放进一个乒乓球。

    “没有这么恐怖,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多,拿多少钱就要干多少事,一切都很实际。”

    慕容楠皱着眉,心里有些不屑,对这种人他真得见多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同学,这张名片他是不轻易给的。

    帮老同学找份工作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问题,但主要看柳一辰自己是否能胜任。

    不知是谁号召大家撤退,慕容楠站起身一摇晃又跌坐回去,那股燥热又袭上来,他开始烦躁不安,一时间好像看见青青站在面前,上前要去搂抱,被乔志斌拉住,“嘿,哥们是我,不是你老婆,嘿嘿,真喝多了”。

    乔志斌扶着他向外走,此时不知张盛从哪里蹦过来,主动搀扶慕容楠,乔志斌笑着对张盛说:“算你小子有良心。”就把慕容楠交给了他。

    慕容楠把自己的钱夹给了乔志斌,让他帮自己结账。

    张盛扶着他来到外面,正好一部出租车停在门口,张盛马上打开门将慕容楠推进去,自己也跟着挤进去,催着司机快点开车。

    等后面的人反映过来,他们已经开出去了。

    “张盛,你小子干什么这么急?”有个叫吴曼的在后面喊。

    “曼曼,你说什么,张盛和慕容楠呢?”柏霖跟出来问。

    “我和张盛一个方向,本想一起走,谁知他扶着慕容楠就上了那辆车。”吴曼生气的指着目前停在路口等待红灯的那辆出租车。

    “我知道了。”柏霖赶紧上了面前的这辆出租车,上车后告诉司机追上前边那一辆。

    吴曼站在那里看傻了,今天这些人都怎么回事?

    这时乔志斌结账回来,看看人群里没有了张盛和慕容楠,就赶紧问:“他们呢?慕容和张盛呢?”

    “一出门就走了,张盛和慕容楠上了一辆车,柏霖不知为什么也追着走了。嗨,他们是不是一起去吃宵夜啦?……”吴曼还在努力发挥着想象力。

    听了吴曼的话,乔志斌心里咯噔了一下,要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他本着职业般的镇定,对大家说:“好了,今天大家玩的不错,以后常联系,很晚了都回去吧,一会儿我老婆也要着急了,哈哈。”

    大家打过招呼陆续散去,乔志斌拨通柏霖电话,“嘟……嘟……”响过几声没人接,他合上手机着急地大声喊,“笨蛋,在干嘛?”

    “铃……”是他的电话响,低头一看是柏霖打回来的,他赶紧接听。

    “怎么回事?在哪里?”乔志斌激动地声音有些不耐烦。

    “什么怎么回事?不就是李小冉吗?他和张盛算计慕容。”柏霖在大声的喊,声音着。

    “该死地。你在哪儿?告诉司机紧紧盯着那辆车!”乔志斌的口气就像电影里公安在追逐嫌疑犯,互相通报着自己的方位。

    “我……我在哪儿?我在……”柏霖焦急的找不到方向。

    “笨蛋,在孽路上,靠近哪里?”乔志斌被柏霖气得直咬牙跺脚。

    “哦,看清了,他们停车了,是鞍山道口,凯撒假日酒店。”柏霖终于看见了跟前的路牌。

    “你在酒店大堂找个地方躲着,不要被他们发现,等着我。”乔志斌专业快速的安排。

    “我要不要通知青青啊?”

    “暂时不要,冷静点。”

    乔志斌的脑袋此时很清醒,他不想没弄清事实,就惊动青青。

    他知道,慕容楠对青青的爱是多么认真多么执着,他肯定不想让青青有一点点伤心难过。

    他乔志斌曾经有幸和青青也做过同桌,从那时起,这个清纯的小女子就深深吸引着他,他也偷偷爱恋过,这段爱恋也算是自己的初恋。

    上大学的时候,他还约过青青一起吃饭看电影,但他感觉得到,青青的心里有个人,那个人不是他。

    慕容楠和他常联系,每一次都是向他打听青青,每一次的话题都是青青,问她现在好不好,问她现在做什么,总之全是围绕着青青。

    那时他就明白了,慕容楠这么多年一直挂念着青青,在心里比较慕容楠和自己对青青的爱,很多方面还真自叹不如,心里又嫉妒又矛盾。

    大学四年级,正处在事业、爱情矛盾的时候,心里恍恍忽忽。

    有一天遇上现在的小女人,两人不打不相识,很快就恋爱状态,毕业后又分配到一起工作。

    一年后他拥有了这个可爱的老婆,青青才在他心里退居角落,只有偷偷关注,默默祝福了。

    来到柏霖说的这个地方,他轻车熟路地在大堂找到了她,柏霖此时惶恐不安一个劲儿的直哆嗦。

    “他们在那个房间?”乔志斌单刀直入。

    “不……不……不知道,我只是看见他们在这里下车,慕容楠几乎是倒在张盛身上的。”柏霖的声音颤颤巍巍地。

    “那你怎么断定这里有李小冉?”

    “张盛身子单薄一个人连拉带拽的很难弄高大健壮的慕容楠上楼。男服务员问他几号房,他说不出,就报了李小冉的名字,前台查出结果就告诉了他们,男服务员和他一起扶着慕容楠就进了电梯。因为前台服务员说话声音实在太小了,我没听见。”柏霖有些懊恼,咧着嘴就要哭出来了。

    “你没有通知青青吧?”乔志斌问。

    “没有,我觉得你说得对。”柏霖很佩服乔志斌的做法。

    她后来也想了想,还是觉得乔志斌是对的,但愿这里没有什么事,可心里还是骂着李小冉,为柏青青抱打不平。

    他们正说着,张盛一个人从电梯里出来,耷拉着脑袋,像被霜打一般,先前嬉皮笑脸的张盛像换了一个人。

    他走出大堂在门外点燃一支烟,好像一时还不想离开,不过看那神情像受到了打击,有些落寞。

    他狠狠吸住烟不松口,这一吸就是大半支烟,灰白色烟灰没有了骨架顷刻跌落,落在他的手上,滚烫烧灼感,令他赶紧把烟从嘴里抽出,甩甩手上烟灰。

    接着慢吞吞拿出手机,翻找着什么,突然看着手机定格了。最后还是举起来放在了耳边,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离开。

    看着他上了出租车,乔志斌赶紧来到前台,拿出自己的工作证,前台工作人员慌忙走到电脑前,查找住客名单。

    李小冉,女,25岁,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xx,订房日期:4月15日,预定三天,今天是最后一天,房间号1802。

    一切调查清楚,柏霖已经在一旁焦灼不安。

    心里默念着:上帝保佑,上面千万不要发生什么事,不然青青该多伤心啊。

    拿到一手资料,乔志斌带着柏霖迅速冲进电梯。

    柏霖发现今晚的乔志斌真是帅呆了,一凝眉,一抬脸,动作迅速准确地揿下按钮,哇,他真得好帅,怎么那时自己就没爱上他呢?

    还在花痴中,电梯到达十八楼,服务员已经等在门前,一行人快速到达1802房。可是站在这里,该怎么办呢?两人都有些犯难了,服务员在后面不语随时待命。

    柏霖想:万一里面正火热上演A片,那我们该如何是好?

    乔志斌:这里面怎么没有动静?如果是……不是应该有那种声音吗,怎么听不到?不会搞错房间?缩回身子,看一眼门上的牌号,没有错啊?

    万一敲开门,慕容楠是男人就算了,李小冉一丝不挂,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

    他犹豫了,终归这不是办案子,闯进去爱怎样就怎样,可里面都是自己的同学。

    万一慕容楠也愿意和李小冉纠缠怎么办?精明如他,想到这,却也想不下去了。

    两人正在为难中,就听见电梯“叮”一声打开了,从里面走出的不是别人,正是柏青青!

    两人全都看傻了,柏霖的眼睛睁得好大,双手堵住自己的嘴巴,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柏青青这个时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只见柏青青穿了一身白色运动装,脚上一双鳄鱼牌白色休闲鞋,不像来捉奸的,到像是来健身的。

    白净的小脸平静淡然,轻飘飘地来到他们面前,看了看两个好朋友,没有说话,伸出小手要敲门。

    乔志斌好像明白了什么,拉住了她的手,并将她拉到自己的背后,柏霖和青青交换了一下眼色,愕然地看着他。

    他摆摆手,指指门,后面的服务员过来拿出磁卡,“吱”门锁亮起绿灯,乔志斌第一个冲进去,他是怕青青看到尴尬的场面。

    一行四人先后冲进去,就见房间里开着昏暗的床头灯,淡淡的酒气充满整个房间,李小冉穿着白色毛巾质地的浴袍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里举着一杯红酒,正在晃着杯子,自斟自饮,眼睛醉意迷离。

    床上竟然没有慕容楠,怪哉。

    柏青青在来的路上,已经很多次地告诫自己,无论见到什么场面绝对不要慌,相信阿楠,要泰然处之。

    当她看到床上凌乱不堪的被子,却没有慕容楠的时候,她握紧小拳头环视着整个房间,床头灯下一块男士劳力士手表,这是慕容楠的,青青的心又是猛地了一下,走过去拿起来攥在手中。

    她回过头阴郁着脸死死盯着李小冉的脸,想从中看出什么,心里一直在诅咒着:坏女人,你还我的阿楠。

    被青青盯着看有点不自在,就把身体向后靠了靠,她的小动作,引起青青注意。她走上前,看到李小冉背后的沙发背上搭着慕容楠今天来的时候穿的黑西装,就伸手使劲扯过,转手递给柏霖,那动作和眼神充满了蔑视和愤恨。

    李小冉斜睨了一眼,不在乎她的此举,悠闲自得了一口酒,等着青青又哭又闹,她很想看到柏青青失控抓狂的样子,甚至是非常期待,因为她憎恨青青,厌恶青青的冷静,憎恨她的时间,就如同爱慕容一样的持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