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极品总裁宝贝妻 »  【3-2】同学聚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2】同学聚会

小说:极品总裁宝贝妻作者:咖啡兵
返回目录

    从他们一群人闯进房间,直到现在柏青青依然没有发火,没有哭闹,那三个跟屁虫眼看着青青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就是帮不上忙。

    柏青青最后走向黑漆漆的浴室,里面没有开灯,借着房间射过来微弱的灯光她看见了一个男人的身子躺在浴缸里。

    看那身形,青青断定就是自己的老公,她赶紧找到开关打开灯,只见慕容白净的脸已经涨得通红,光着上身,下面穿着西裤就泡在了水中。

    光滑的胸前特别是那两个小小的周边,几个深深地吻痕。青青微微皱皱眉头,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她在压抑着难过的心情。

    青青的眼睛有了水雾,已经有些看不清慕容楠,一切模糊了,她伸出手抹了一把脸,很快让自己镇定,使劲擦去眼前的东西。

    伸出冰凉的小手地抚在慕容楠的脸上,“楠,你怎么睡在这里?起来,和我回家吧。”

    轻轻柔柔地呼唤,让已经神智模糊的慕容楠微微睁开眼,却看不清来人的脸,可这声音他太熟悉了,“青”说着就想从水里起身,可是头一晕又跌进浴盆。

    “楠,是我,你的青青,我来接你回家。”她俯身将自己的脸贴在慕容楠的脸上喃喃低语。

    慕容楠从冰凉的水里缓慢地伸出一只手,抱住了青青,“青,对不起。”

    柏青青的眼前再一次模糊,她感觉到慕容楠呼吸急促,身体如火烫一般,她伸手想去抱他,却摸到水冰冰凉,这是怎么回事?慕容楠为什么睡在冷水里?

    她慌乱的嘶喊:“志斌,你快进来,帮我把楠抱出来,他在发烧。”

    听见叫声乔志斌大步走到浴室门口,正看见柏青青抱着慕容楠的头在哭泣,他赶紧进来,摸摸慕容楠的头,翻翻慕容楠的眼睛,很有经验低断定慕容楠被人下了药,他赶紧从冰凉的水里拉起慕容楠,转过身背起他来到床边,让他坐在床边,青青连忙过来将湿漉漉的慕容楠紧紧地抱在怀里。

    “服务员,找个空房间!”乔志斌几乎是在喊。

    “好,好,跟我来。”服务员不敢怠慢地跑出去打开1806房,乔志斌背起慕容楠走出去,来到1806,赶紧帮助慕容楠把身上湿的衣服脱下来,用被子紧紧把他裹起来。

    李小冉,看着这一切,心乱如麻,气得把手里的酒杯摔在地上,此时柏霖已经按捺不住心里的愤懑,大声地骂着:“李小冉,你是个什么东西?追了这么多年没有结果,干脆死了心,另寻芳泽。干什么不好,一定要做这种事,是不是当明星都有勾搭人家老公的瘾。想串红,去找亿万富翁,糟蹋自己同学的心,你缺不缺德?”

    “够了!你出去,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李小冉气急败坏。

    “李小冉,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老公的倾慕,他现在有我照顾,你就放心好了,不必再做这种傻事!”柏青青按捺住要爆发的冲动,还是有条不紊地说着,那每一字每一句绝对没有半点软弱。

    “你,狐狸精,就是在楠哥面前假装柔弱骗取他的心,其实你也只不过是楠哥多少个女人中的一个,等楠哥玩腻了,我看你是不是还这样镇定自若?而我,一直都是那个站在原地等着楠哥的人,哪一天他玩累了就会回到我身边。”李小冉不知从来的气力,也不顾及自己的脸面,就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李小冉,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如果只是为了打击我,给我难堪,我不在乎,但是楠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你不觉得这样说楠不公平吗?你不觉得对不起你的良心吗?你不觉得这样做也亵渎了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纯真吗?你的痴情我很感动,但是你期待的那一天不会出现!一生一世已经够远了,可我们许诺给对方生生世世,你最好还是早有准备比较好,好好珍惜自己吧。”

    青青终于把话都说出来了,她忽然觉得全身瘫软无力,柏霖赶紧过来搀扶,她笑了笑,握住柏霖的手,强忍着头晕恶心,使劲咬着牙艰难步出这个房间。

    身后的门“咣”的一声关上,就听见里面李小冉大声叫喊着:“柏青青,你去死吧!去死吧!”接着就是惊天动地的哭声。

    门外的青青已经站不住了,她疲惫地靠着墙,呼吸困难,小手捂着心脏,眉毛拧在一起,她慢慢蹲下把身子蜷缩成一个团。

    “青青,青青,你怎么了?”柏霖着急的抱住她,惊慌地叫喊着。

    柏青青这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来捍卫自己的爱情啊!

    在她慢条斯理说完那些话以后,她用自尊自重自爱来着的弦一时间松懈了。

    她现在两条腿软弱无力,浑身冷汗,由于高度紧张与愤怒,引发了肠胃的老毛病。这种病,疼起来就像濒临死亡一般绞痛,此时她的脸比白纸还要惨白,肚子里又是一阵纠结,她支持不住昏了过去。

    乔志斌叫来救护车,把青青和慕容楠一起送到了医院,柏霖陪伴青青在输液,看着昏睡中柏青青面无血色的小脸雄万分,心里不停的诅咒该死的李小冉。

    乔志斌守在慕容楠的VIP病房,这期间他连夜叫来自己的同事,为慕容楠取走了尿样、血样进行化验,他很确定慕容楠是被下的药,可看迹象又不完全是激发性情绪的药,所以化验后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会不会对人留下后遗症。

    折腾了一夜,转天上午十点多,“咚咚”敲门声,惊醒乔志斌,是他的同事,进来后递给他一张纸马上又离开了,这是化验报告。

    报告中证明,慕容楠昨天饮酒中有少量精神至幻类药,此药会导致精神,言语、神志不清,并伴有明显的肌肉颤动。这种药会对人的神经系统和心血管造成损害,消磨人的意志,严重危害人的身心健康。

    但慕容楠的报告中,较大剂量的是异氟烷,无色的澄明液体,属吸入性麻醉药,麻醉时没有交感神经系统兴奋现象,可使心脏对肾上腺素的作用稍有增敏,对肝脏的代谢率低,所以对肝脏毒性小。这是医院颈部手术常用的麻醉剂。

    看过这些,乔志斌全明白了,这不是一个人干的,而下药的两个人各怀鬼胎。

    这两个人不用多想就知道是谁。他把报告迭起放入口袋,等慕容楠醒来交给他,再研究如何处置。

    他看着病床上还在昏迷的慕容楠,深深地叹了口气,“唉!”。

    慕容楠在中午时分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心里不安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抬起眼皮,耙耙零乱地头发,第一眼看见的竟然是乔志斌。

    他一个翻身坐起来,眼前却突然漆黑一片,晕了过去。

    再睁开眼,乔志斌已站在床前,“怎么样,舒服吗?”乔志斌嘲讽着。

    “你怎么在这?”慕容楠躺着没有动,使劲睁大酸涩的眼睛,声音沙哑地像从远方发出的声音,那么轻,那么遥远。

    “我不在这,你就不知在哪了。”乔志斌见他已经意识清醒,就调侃他。

    “什么意思?”

    “你很荣幸,昨天有两个人给你下了药,还不是一种药。”乔志斌坐回沙发慵懒地靠在沙发背上。

    “想吃东西吗?我已经让人给我们去买点清淡的粥,一会儿就回来。”

    “!,我还是被算计了。”慕容楠吸取刚才教训,慢慢起身,头里面像进驻了一群苍蝇,嗡嗡地响,叫人心烦意乱。

    “再说一遍你被下了两种药。”说着乔志斌递过化验报告。

    “我老婆知道吗?”慕容楠接过报告没有马上去看,焦急地问,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要让青青知道,她会伤心难过的。

    “早就知道了!因为他们只想伤害你的身体,对青青,他们要伤害的是她的心,所以他们第一时间通知了她。”乔志斌懒散地说,说话的语调拖的很长,听起来阴阳怪气的。

    “那青青,现在在哪儿?”慕容楠听到这句话已经顾不得自己头晕,慌忙拔掉手上的针头,不管手上针眼是否还在渗血,他起身下床想去穿自己的衣服,却突然楞住了,发现自己根本记不得衣服在哪儿?

    “我的衣服在哪儿?”尴尬地笑了笑看着乔志斌。

    “在这。”乔志斌顺手从旁边拿过已经让酒店服务员烘干的衬衫和西裤,扔给他。

    慕容楠快速换下病号服,穿上自己的衣服,“我要去找我老婆。”

    “你先别着急,那张纸头你保存好。青青现在有柏霖陪着,她已经没事了,应该在休息。”

    他怕慕容楠着急,暂时隐瞒了青青也是被救护车送进医院的事情。

    这时乔志斌的同事送来了煮蛋、刀切馒头、白米粥和小菜。

    “我们吃了东西慢慢谈,你别着急。”乔志斌招呼慕容坐下来吃东西。

    “我吃不下!”慕容楠皱着眉,赌气地把脸扭向一边。

    “你这样去看青青,只能让青青更雄你,为了她赶紧吃。”乔志斌把粥递给他,又帮他剥开一个煮蛋,放进碗里,自己也端起一碗粥吃起来。

    “说说你还记得什么?”乔志斌动作很快,三两下吃饱了,擦拭着嘴唇,放下碗筷问慕容楠。

    “我只记得在KTV那里头昏,烦躁,神情恍惚,两腿发软。出来后坐进车里,闻到一股什么气味,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

    他握着筷子的手停顿了,拧着眉毛回忆着:“我朦胧中,有人趴在我身上,当时很燥热,而且有那种冲动,但我感觉得到那唇和那双手不是青青的,我暴躁地骂了她,想把她拉开,可她就是不肯放开我,我只好使劲推她下床,她坐在地上抱住我的腿不放,我很想狠劲踢她,但两腿无力,没办法我只好跪下来,一条腿跪在她的胸前压住她,腾出手来使劲将她的手扳开,趁她还没有来得及再次冲过来,我就跌跌撞撞冲进浴室拉开水龙头,浑身酸软的跌进去。再后来……”他又停顿了,好像拼命在大脑中的记忆片段。

    “再后来,我好像梦见青青抱着我在哭,我想去抱她,但没有抱住。后来就不知道了。”

    慕容楠说到这里,没有下文了。紧锁的眉头已拧成一个结,显得更凝重,眼神黯淡无光。懊恼、悔恨、心痛,全都涌上来,他的眼圈有点红了。

    乔志斌就像审案子一般,坐在茶几对面静静谍着,想从中找出嫌疑人的蛛丝马迹。他的眉头也是紧锁着,可眼睛里确是一闪一闪的,看来他对这个事情已有了一些眉目。

    接下来,乔志斌向慕容楠简述了他们经历的原委,包括看到的,听到的,做过的,并提出自己的初步判断:

    首先确定李小冉和张盛提前规划好这次事情。

    李小冉指使张盛在你的酒里下了迷情药,在你唱完歌以后张盛递给你的就是药酒,李小冉见事情做好,自己就假装伤心跑出去,然后等在那家酒店房间。

    但是张盛很矛盾,他喜欢李小冉多年,可李小冉对他总是爱理不理,其实他不想你和李小冉真的有染,嫉妒心又让他准备了医用麻醉剂,这个是他瞒着李小冉干的。

    他带你出租车后就给你用了麻醉剂,估计是在你的脸上捂上一条事先准备好的毛巾,你也就昏迷了,为了尽力阻止你和李小冉的行为,在快到酒店的时候又给你施了一次麻醉,导致你当时就像一滩烂泥。

    没想到李小冉的撩情唤醒了你一些意识,也挑起了潜在你身体里的迷情药,当你凭直觉认为不是青青的时候,你去泡了冷水,最后跌落在里面,为此李小冉气急败坏,对你不知怎么办的时候,我们到了。

    目前我还没有问过青青,是谁打电话通知的她。

    事情基本上就是这样了,报告在你手上,你看着办吧。需要起诉,告诉我,我来帮忙。

    慕容楠听了上述分析后,脸上恢复了平静,心里琢磨着该如何处置这两个人。

    用手在脸上上下揉搓着,想让自己赶紧清醒过来,整理情绪去见他的宝贝老婆。

    慕容楠这个时候心里什么都不想,就想赶紧见到他的宝贝。

    “志斌,我又欠你一次人情。”慕容楠穿上西装,郑重地对乔志斌说。

    “是哥们,就不要说这种话。快去看看青青吧,她在你的隔壁901病房。”

    “啊!在医院!你怎么不早说!”话还没说完,人已经冲出去了。

    乔志斌也没有拦他,在房间里环视一周,没有发现丢下的东西,带好门,走向电梯。

    快步跑进病房的慕容楠,第一眼就看到她的宝贝正安静瞪在病床上,小脸煞白,黝黑的头发有些凌乱的地散在枕头上,她好像睡着了。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她的病床前,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张熟睡的小脸,一股难掩的情绪爬上心头,他的眼框湿润了。

    地伸出手,他想去摸摸那张消瘦的小脸,一夜折腾后她有些憔悴,雄得揪在一起。

    此时温暖的小手握住了他的大手,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楠,你来了,好些了吗?”

    慕容楠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抱住这小人,“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为我受苦了。”

    小手圈过他的身体拥着他,在他厚实的背上轻轻拍着,“事情过去了,没事了。当时看你那样子,把我吓坏了。”

    “我现在没事了,你还好吗?我们的宝宝好吗?”慕容楠的大手抚在青青已经有些隆起的小腹上。

    “都很好,我们都很好。”轻柔的声音那样好听,让慕容楠紧紧抱着她舍不得放开。

    “哇,这么热烈的场面,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继续继续……”柏霖为青青办出院手续去了,刚进来就见到这激动的场面,有些不好意思地又向回转。

    “没事,进来吧。辛苦你了,柏霖。”慕容楠赶紧离开青青的怀抱,面带歉意的对柏霖说。

    “什么话,都是自己人。”柏霖大大咧咧地回应。

    “为了我们让你陪了青青一个晚上,我真的很过意不去。”

    “没什么过意不去的,等孩子出生了,我要继续喝你们的百日酒,到时不要忘了给我请谏。”

    “好,没问题。”慕容楠干脆的答应。

    “青,我们回家吧。”慕容楠帮青青穿好衣服,打横抱起就往门外走,“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青青不好意思地推搡着他。

    “不可以,就让我抱着吧,就当是对我的惩罚。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就闭上眼睛,趴在我肩头。”

    说着慕容楠又亲昵在青青额头一吻,羞得青青这回真的趴下再也不敢抬头了。

    柏霖跟在后面,望着这一对亲密的样子,憔悴的脸上也绽出笑意,看来李小冉真是傻到家了,这么恩爱的一对儿谁能拆得开呀!

    回到家,慕容楠把青青抱进房间,放在大床上,拉过被子给她盖好,掖上被角。

    “你想吃什么?我去做。这个时间你再睡会儿,乖。”

    慕容楠在青青额头深深一吻,又温柔地抚摸了一下她的小脸,对着她眯眯眼,示意她睡觉。

    轻轻带上门,走出来,站在门外,长长舒了一口气。

    现在慕容楠的心里翻江倒海。自从昨天的事情发生到现在,他其实也害怕面对青青,害怕看到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那双眼睛里有期待,有无奈,更多的是信任。如她,聪明如她,温柔如她。不知道昨天她是怀着怎样心情赶到那里的,也不知她看到我在别人房间的那一幕是怎样撕心裂肺,更不知她小小身躯隐忍了多少痛苦。

    想到这里,慕容楠愤恨地想狠狠抽自己。

    轻轻推开房门一条缝,看着睡在床上的小人儿,真恨不得过去抱住她,和她说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在他离开房间的时候转过身背对门口,现在看不到她的表情,直觉告诉他,她没有睡,身子轻微地抽搐,那肯定是默默地在伤心流泪,在默默地啃噬自己柔弱的心。

    慕容楠的眼睛湿润了,关上门,甩甩还有点沉重的头,稳定情绪,大步向客厅走去。

    柏霖坐在客厅正等着慕容楠。

    “让你久等了,喝点什么,咖啡?茶?”

    “咖啡吧。”

    “好,稍等。”慕容楠进厨房打开咖啡机,煮咖啡。

    过了一会儿,端着托盘走出来,“咖啡,这里有方糖和精,你随意。”

    慕容楠又端着一杯刚榨的柳橙汁走进卧房,轻手轻脚地把柳橙汁放在床头柜,低头在青青耳边说了一声,“如果睡不着,就起来喝点果汁。”

    青青闭着眼睛没有睡,听到慕容楠在耳边的低语,点点头,“放那吧,我一会儿喝。”

    慕容楠站在后面,还想说什么,见她很不情愿再说话,只好离开,走到门口还是不放心,就回头又说了一句:“需要什么,就叫我。”说完又等在那里,盼着青青的回应,等了一会儿,青青依然没有动静,他只好关上门走出去。

    此时的青青已经泪流满面,听到房门关上了,才转过身,爬起来半坐在床上,拿过面巾纸擦拭泪水,端起那杯柳橙汁喝了一口,喝到一半她哽咽了,使劲下咽喝到嘴里的果汁。

    慢慢地眉毛、眼睛、鼻子全向中央簇起,像吃了黄连,苦的难以忍耐。

    只见那小嘴使劲向两腮用力地扯,再用力地扯,下巴却慢慢地、慢慢地向下打开,最后把嘴巴张到最大,那表情几乎是嚎啕大哭,但却听不到声音,眼泪如洪水倾泻而出。

    客厅里,慕容楠正在向柏霖打听昨天的事情。

    “我是后来问青青,她才告诉我,给她打电话的是张盛。张盛在电话里说:你家老公喝醉了,让你去XX酒店1802房间去接他。说完就挂了。”

    “那么就是说,青青去的时候还不知道有李小冉在。”慕容楠说。

    “我也是这样问的。可青青说,其实接到电话的时候她就有预感了,因为在吃饭的时候,看到张盛和李小冉在对眼神,你的老婆可不是一般的聪明。”

    “确实很聪明,不过她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遇事总是自己扛,被人伤害就躲到一边偷偷疗伤。如果你不相信,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她,她肯定在偷偷地哭。等你进去,她就会擦干眼泪,对你露出淡淡的笑。那笑简直就像把利剑刺在你心里,让人看了心很痛。”慕容楠说着狠狠一拳打在自己腿上,刚才已经结痂的针眼又有点渗血。

    “青青,表面很柔弱,其实心里很坚强。听说她始终和家里关系紧张。上学的时候,我就见过她走在路上偷偷流泪。手上经常有烫伤、刮痕、刀伤,到了冬天手冻得像胡萝卜,估计那个时候就开始养成一种孤僻的、坚韧的性格吧。”

    “是啊,我始终对她不放心,不希望她受伤害,见到她就想保护她。”

    “看来,你的心也有的一面,大帅哥。”柏霖笑着拍拍慕容楠的肩。

    “我走了,你好好安慰她,好好珍惜她,不要忘了她只有你,千万不要辜负她,要不然我和伊洋、乔志斌不会饶了你。”柏霖边说边走向玄关。

    “我会的。”

    “告诉你啊,乔志斌曾经也追过青青,昨天晚上乔志斌的脸简直黑成了铁锅底,好恐怖。多亏乔志斌是训练有素的专业公安,在事情不明了之前,他不会轻举妄动,不然非得冲动地跑过去把张盛揍成肉饼不可。看,我又三八了。不过不要往心里去,乔志斌当时只是单相思,后来也就算了,他和你才是铁哥们。”

    “我知道,放心吧,志斌是我的哥们。你们也是青青的好姐妹。再次谢谢你。”

    送走柏霖,慕容楠朝着卧室走去,走到房门口,刚要推门进去,抚在门把上的手,停下了,想了想,还是转身离开直接进了厨房。

    厨房里,他从柜橱中找到葡萄干,洗净,又淘了一些粳米,放进砂锅用旺火开始煲粥。

    这是慕容楠在度蜜月的时候从网上查到的,当时觉得这种粥简单好做也好吃就收藏起来,今天正好就试试看。

    葡萄干粥能补气养血,对于气血虚弱、精神倦怠以及孕妇都是很好的补品,还有安胎作用,正适合此时的青青吃。

    站在灶台旁,看着粥已经煮沸,就赶紧调成小火,慢慢煲,这样煲出的粥更细腻香甜。

    精心熬制的粥热腾腾地端出厨房,慕容楠在托盘里放上了玻璃调料瓶,里面是白沙糖。

    青青从昨晚到现在一直以来心力疲惫,估计没有胃口,在粥里放点白沙糖味道会更好,还可以让筱多吃一点。细心的大男人,端着爱心粥,轻轻推开房门。

    青青像刚才一样背对门口躺着,身子不再蜷缩,看似比刚才要舒稳一些。

    是不是睡着了?慕容楠轻轻靠近床边,探出身子看到青青闭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向上微微翘着,左边睫毛上接近眼角处还挂着一滴泪珠,就像晨曦时分,穿梭在树林的小鸟羽翼上一颗晶莹的露珠。

    忽然她的睫毛上下抖动了一下,那露珠从羽翼上慢慢滚落至脸颊,还没来得及停稳又快速地向着鬓角滑落而去,纵然消失在发间。

    我的宝贝,你为什么这样惩罚自己,有气有怨一并向我来发泄,千万不能苦了自己。

    慕容楠坐在床边,俯下身慢慢将青青的身子拥进自己怀抱,脸颊贴在那小脸上,就这样抱着,谁都没有说话。

    好久,慕容楠起身附在青青的耳边轻柔的声音只有俩人听得到,“乖,宝贝,起来喝点粥。”

    青青睁开了湿润的眼睛,望着慕容楠因为药物的折磨而灰暗蜡黄的脸,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慕容楠在床背上放了一个靠垫,扶着她靠上去。伸手打开托盘上白砂糖玻璃瓶,用里面精致的小勺舀出一些白砂糖均匀地洒在粥碗里,然后把小勺放回玻璃瓶,盖好盖子。

    端过葡萄干粥,拿起白瓷的调羹在粥里搅拌几下,然后舀上一勺,放在自己的嘴边轻轻吹气,再用唇边轻轻碰触一点粥,觉得已经温度适口才把调羹伸向青青的小嘴。

    青青看着他这一系列的动作,那样熟练,一气呵成,就好像他已经是个孩子父亲,很懂得如何照顾孩子一般。

    这样的镜头在很早以前就曾经有过,那个慈祥的人是自己的外婆,此时这个画面是那样的熟悉,温暖,仿佛昨日再现。

    回神,青青抬起手想接过来自己喝,被慕容轻轻躲过,执拗地将盛满粥的调羹放在她的嘴边,眼睛看着她的唇张开,将粥吃进嘴里,这才移开调羹,眼睛随着调羹回到碗里,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

    粥里面有饱满的葡萄干,再加上刚才的白砂糖,酸酸甜甜很好吃。青青吃了几口觉得身上开始暖和了,心里也有一股热流在慢慢涌动。

    俩人默不作声地一个喂,一个吃,直到把一碗粥全部吃掉。慕容楠从床头柜上抽出纸巾为青青擦拭嘴边遗留的粥渍,动作那么轻柔,好像生怕一不小心擦破婴儿的薄唇。

    擦拭干净慕容楠刚要抽回大手,却被那双柔柔的小手抱住,温润地唇附在上面,轻轻摩搓着。

    慕容楠这才松了一口气,上前一把将青青拉近自己的怀抱,紧紧地抱着,那力道就像要把青青揉进自己身体,融入自己的血液一般。

    “是我不好,是我太大意,让你伤心了,你打我吧。”慕容楠说着把头埋进青青的颈窝。

    青青抱着慕容的手攥成小拳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捶着他的后背,最后放开小拳头紧紧搂着慕容的脖子,趴在他的肩头嚎啕大哭起来。

    “哭吧,哭出来就舒服了。看你憋着,我比你更难受。”

    慕容楠抱着她,轻轻抚着她的后背,让她在自己怀里尽情地哭,哭着那小拳头又接着攥起捶了几下,捶完又接着哭,那样子就像小孩子在父亲怀里撒娇一般。

    直到哭声慢慢减弱,变成一声一声地抽泣,最后头歪在慕容楠的肩头,有气无力地闭着眼靠在那里。

    慕容楠感觉自己的肩头湿了一大片,头发末梢也被她的眼泪打湿,从小嘴里呼出了气息,润润热热的,弄得慕容楠一阵瘙痒。

    他轻轻移开哭得疲惫的青青,换个姿势将她全部抱进怀抱,让她的脸贴着自己的胸膛,低下头含住那小小的唇瓣,着,只是着。

    在他离开筱唇瓣喘口气的时候,青青把脸埋进他的怀里,小手从后面圈住他的丰腰,越圈越紧,像是在告诉慕容楠:我不能没有你。

    慕容楠的眼睛再次湿润了,低下头用唇瓣在她脸颊摩搓,嘴里模模糊糊地呢喃:“宝贝,我爱你。”

    说完又一把将青青融进自己的怀里,闭上了眼,强忍住那热呼呼的东西从眼眶溢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