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极品总裁宝贝妻 »  【4-1】情溶于火的代价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1】情溶于火的代价

小说:极品总裁宝贝妻作者:咖啡兵
返回目录

    下药的风波过去,慕容楠和柏青青又恢复了往日你侬我侬地生活。

    这一天,慕容楠正在办公室聚精会神的看着文件,“咚咚”敲门声,带着黑框眼睛的FLORA一脸严肃地推开门,露出半个身子,声音平淡地说:“慕容总裁,有位乔先生在小会客室等你,他说和你有约了。”

    “请他到这里来,再送两杯绿茶进来。”慕容楠没有抬头,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

    过了一会儿,办公室厚重的玻璃门开了。

    “慕容总裁,还真是日理万机啊,不错,很有老总的范儿。”乔志斌嬉笑着走进来,后面跟着表情严肃的FLORA手里托着一个托盘。

    “很准时,坐吧。”慕容楠从宽大的老板桌后面站起,走过来指指沙发,两人对面坐下。

    FLORA分别给二人递上绿茶,“乔先生,总裁,请慢用,有事叫我。”说着踩着小碎步出去了。

    “你们俩的身体恢复怎么样?”乔志斌关心的问。

    “好了,我没什么,就是青青受了心理打击,需要一定时间恢复。这几天,我妈白天去陪她,婆媳俩很有缘,相处也不错。”慕容楠谈起青青脸上一副温馨幸福的样子。

    “那就好。那件事你想怎么处理?”乔志斌单刀直入主题。

    “追究!”慕容楠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犹豫,脱口而出。

    “真的追究?那样李小冉和张盛都要承担刑事责任的。你想好了吗?”

    乔志斌的心里其实和慕容楠想的一样,追究刑事责任!他们的行为已经触犯刑法,不追究,他们依然不死心,说不准还会制造出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一次已经够严重了。

    “想好了,只不过,我还要处理点麻烦事。李小冉父亲是我爸的老部下,李家和我家的关系一直很好,说不准李家会找到我母亲出面劝阻,这是最头痛的。”慕容楠一只手摸着棱角分明的下巴,一只手支撑在老板桌上,仰着头看向乔志斌。

    “如果你想好了,就是出现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很难办。”与其说乔志斌很有经验,不如说他对慕容楠的为人处世很有信心。

    “说说看。”慕容楠换了一个姿势一手抱胸一手托着下巴,眯着眼,饶有兴趣地听乔志斌说下文。

    乔志斌走后,慕容楠一手握着笔,一手拖着下巴,眼睛盯着桌上的文件,笔却在文件上丝毫未动,不知这个姿势保持了多久。

    “总裁,没什么事,我们是不是可以先下班了。”FLORA推开门习惯地探着半个身子对他说。

    这是FOLORA第四次进来看到他这个样子了,难不成今天总裁要练就金刚雕塑“思想者”?

    慕容楠没有回答,还在继续他的沉思。

    FLORA关上门,不一会儿端进一杯普洱茶,走到慕容楠的办公桌前,“总裁,已经七点了,你今天不着急回去吗?如果没事了,我可不可以下班了?”

    一股浓郁地茶香飘过来,慕容楠嗅了一下,才慢慢缓过神,抬头看看FLORA又看看窗外,“忽地”站起来,“几点了,我想事情想得出神忘了时间,我这里没事了,你可以下班了。”

    “谢谢,总裁。”FLORA快速转身,几乎是一路小跑地出去了。

    心里嘀咕着,和这位老板共事,可真够累的。

    下班前一小时,发给她一大堆的报表,说有问题让她核对。

    她好不容易把电话一一打过去,核对完了,又发回给他,他居然想事想得出神。

    她呢,没接到老板的回复邮件,还以为老板没有审议完,就一直傻等着,等到现在原来是老板自己忘了时间。

    快速收拾东西跑出公司大门,男朋友已经站在外面快一个小时,看见她慌忙跑出来,赶紧拉着她的手,FLORA和他撒着娇诉着苦,俩人走向停车场。

    慕容楠,靠在窗前凝视着车水马龙的城市,脑子里还没有走出刚才的问题:如果追究,李小冉将名誉扫地,有钱可减免刑期或监外执行,而张盛将蹲十年大牢。

    据乔志斌讲,李小冉和张盛此次属于投毒行为,这种行为方式也属故意杀人罪之一。只要行为人实施的投毒行为危害了公共安全,即便尚未造成严重后果,也构成投毒罪的既遂。

    不论在何种场合投毒,投毒行为的具体指向如何,只要行为人明知自己的投毒行为会引起不特定多人或者不特定多禽畜中毒伤亡,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就应以投毒罪论处。

    如果投毒行为只是指向特定的个人、特定个人家庭饲养的禽畜、承包的鱼塘等,并有意识地将损害结果限制在这个局部范围内,不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不应定投毒罪。应根据实际情况,构成什么罪就定什么罪,如故意杀人罪。

    犯投毒罪的,尚未造成危害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现在,证据确凿,嫌疑人已基本锁定就是李小冉和张盛。

    前两天乔志斌和慕容楠商量这件事后,已经根据慕容楠的意愿,正是报案,公安机关在受理中。

    今天张盛在机场被警察传讯要求配合调查。

    刚才乔志斌来过电话,事情基本清楚,张盛从李小冉手中接过的精神迷幻剂,没有按照李小冉吩咐全部放进酒里,而是投放了半包;而张盛投放的异氟烷麻醉剂是他利用邻居关系,从XX中心医院外科医生手中偷偷买到的。投毒计量为浓度为0.5~0.75%,投毒次数在十几分钟内两次。此品有挥发性,第二次因在空气中有停留,也就是说,后面的一次浓度比第一次减弱一些。

    李小冉在监视中,一旦事情全部调查清楚,她也将被拘捕。

    慕容楠还没有把这件事说给青青听,他不想给她带来困扰,最近在家里几乎已经将上次的事情屏蔽掉了。

    手机再次亮起绿灯,他拿过手机看到是家里电话,就按了接听键。

    “喂,妈,我这里还有些报表要审核,过一会儿就回去,你们先吃吧。妈,今天太晚了,您就住下吧。妈,青青今天还好吧?嗯,好,好。妈再见。”

    慕容楠回到老板椅上,拿着手机,定定地看着青青的照片,温柔地笑了,看到她,心里永远都是充实的,温暖的。

    他快速收拾好东西,拿起车钥匙,走出公司。

    “喂,志斌,是我,现在方便吗?我们去喝一杯。”慕容楠开着车打电话给乔志斌,想再好好和他商量一下。

    “你说去哪里,我赶过去。”乔志斌在办公室正在加班,接到他的电话,知道他是为了那件事,就赶紧答应了。

    “还是老地方,‘夜媚’。”慕容楠想都没想,就随口说出来。

    这是一间小酒吧,是他的一个朋友开的,里面老外居多,萨克斯演奏很有味道,他很喜欢这里。喝喝酒,和朋友聊领,这里还算是个不错的地方。

    “青,我现在在路上,有个同事要和我去喝一杯,你和妈不要等我,早点休息。”

    “宝贝,我很想你。”前面他还一如平常地说着,后面突然心里一软,很想他的宝贝老婆,甚至有点后悔刚才约了乔治斌。

    “那你小心点,不要喝太多,身体受不了。我也很想你。”

    青青也是同样的心情,自从前不久发生了那件事,就更盼着老公每天早早回家,今天已经盼了一整天了,现在还要继续等,心里也有点酸酸的。

    “老婆,我保证在一个小时后站在你面前。”慕容楠也听出了老婆的想念。

    “好吧……”多不情愿地回答啊。

    “好,宝贝,啵。”慕容楠的心里暖暖的,青青甜美的笑仿佛就在眼前。

    车子到了“夜媚”,乔志斌早来了。他们豪华包间,把室外一切嘈杂关在门外。

    “志斌,我只有四十分钟,四十分钟后我要回家抱老婆。”慕容楠大言不惭地笑着说。

    “知道啦,你这个老婆奴。”乔志斌笑这个同学的这幅憨样,只要是老婆的事,慕容楠马上就变成一个乖顺的小男人。

    “关于张盛,差不多会判几年?”慕容楠端起一杯乔尼沃克递给志斌。

    “根据目前情况大约三到五年。我也做了他的思想工作,劝导了他,他对那件事供认不讳,愿意协助调查,也许会轻一点。不过,他希望只追究他的事,让你放过李小冉,这样就增加了自己的罪过,不好说了。其实他就是个傻里傻气,没有法制观念,为了女人愿意牺牲一切的没头脑的男人。”

    “你怎么看?”慕容楠反问。

    “李小冉,只要开庭审理,定罪,不管是否服刑,她都名誉扫地,永远翻不了身,为情所困的傻女人。”乔志斌有些遗憾地说。

    “我想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出国,过几年再回来。”慕容楠眼睛看着酒杯低着头说。

    “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想,因为她确确实实是一个被爱所困的傻女人,而且她家又是你家的世交,让她知道做这种事的后果,给她个教训,也是给她家长一个面子。”

    “哥们,你太了解我了。”慕容楠举起酒杯和乔志斌碰杯。

    慕容楠和乔志斌又聊一会儿,再次举起酒杯,和好朋友碰杯,喝掉杯中酒,站起来穿衣服。

    “你先走,我的同事一会儿就来了,我在这里等他。”乔志斌要等人,慕容楠告辞走了出去,走到前台,看见了酒吧老板。

    “Hi,Peter.”慕容楠和他打招呼。

    “好久不见。”一个下身穿着镂空牛仔裤,上身穿黑色西装,头发染成灰白色的高个子男人。

    “今天有点事要先走,楼上包间里的消费都算我账上。谢啦!”慕容楠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向门口走去。

    “是条子吧,你不用管了,我会招待的,常来!”Peter说。

    事情基本上安排妥当,慕容楠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才算放下,开着车自己哼起了《回家》的曲子。

    青青,宝贝,在干嘛?我好想你,一天不见,真是如隔三秋?你睡了吗?是不是在等我啊?

    想着开心地笑了,自言自语到,“生活会更好,明天会更好。”

    慕容楠找到机会与慕容妈妈领提到了李小冉,告之李小冉对自己和青青所做的事以及严重后果,勾起慕容妈妈一阵摇头和不断地叹息。

    慕容妈妈念及李家与慕容家多年的上下级关系,为了自己孩子们的幸福,为了李小冉的未来,自告奋勇要去和李妈妈好好谈一谈。

    计划在一步一步实施着。每天看着体贴入微地老婆,送自己上班,下班后小鸟依人地扑向自己的怀抱,慕容楠的幸福挂在了脸上。

    工作累了,就看着电脑桌面上爱妻的照片,想着:宝贝在干什么?想我了吗?

    拿起手机,屏幕上对着他温婉浅笑的小脸,更是爱不释手,每次拿出手机,都要在那小脸上轻轻抚摸一番,甚至放在嘴边轻轻一吻,好似青青来到身边,温暖和幸福正包围着他。

    看着电脑屏幕出神,“铃”手机铃声响起,是乔志斌电话。

    “楠哥,是我。”乔志斌说话总是这样强劲有力,不参一点水分。

    “嗯,怎么说?”慕容楠简洁地问。

    “基本上张盛的事结了,差不多判三年。上次你见了他之后,他也后悔自己所做的。在我们的干预下,他不再坚持担起李小冉的事,这对于他自己比较好,如果在里面表现的好点,估计两年多就出来了。从他进来,李小冉根本没露过面,在传讯李小冉的时候,她把事情全盘推给张盛,把自己摘得很清爽,这让张盛也很伤心。可能是看透了李小冉的心,最近比较消沉,这哥们傻到底了,我们哥们还需给他点温暖。”

    “虽然我们是好哥们,不过我还要代表青青和我家人谢谢你,这段时间辛苦了。慕容老爷子提议,让你周末有时间到家里,和你再杀一盘。”慕容楠诚挚邀请。

    “太客气了!和伯父杀一盘,没问题。什么时候去,我通知你。哦,对了,等你们家宝宝出生,我老婆说我们要做你家宝宝的干妈、干爸。她说:你家宝宝无论男孩女孩一定都是小美人,经常看着小美人,我们的宝宝出生时也会漂亮。”

    “哦?这么说,你老婆怀孕了?几个月了?”慕容楠听出这话的意思,也为自己哥们要做爸爸了而高兴。

    “嘿,才一个月,早的呢。”乔志斌有点不好意思。

    “好,说定了。让你们做我们宝宝的干爸、干妈。”慕容楠高兴地接受提议。

    “好,一言为定。”乔志斌微笑着挂了电话,想想自己要当爸爸了,能不高兴吗?

    “喂,小刘,监视李小冉的撤掉一个,留两人就行,目前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还需要继续调查,人手也不够用的。”乔志斌从楼梯间走回办公室,吩咐正要出去的下属。

    “好,头,知道了。”小刘答应着走了。

    乔志斌回到座位上,看着手里李小冉的资料,心里琢磨:但愿你明白大家的一片心意,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快一点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千万不要再招惹祸端,如果出了人命,那就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合上卷宗,锁进自己的抽屉。

    慕容楠拿着手机,看着青青的照片,很想打给她,因为乔志斌的电话,让他心里有些雀跃,终于这件事接近尾声了。

    揿下接通键,一段钢琴曲《回家》之后,对方接起来,还没等对方说话,他就抢在前用腻腻歪歪地声音,“喂,是我的宝贝吧?”

    “哇,你好变态,如果不知道是你的电话,我早就把手机扔掉了,好恐怖。”青青娇恬地取笑他。

    “那你告诉我,是不是我的宝贝啊?”慕容楠被她说得不好意思,就开始和她嘻哈说笑起来。

    “是”青青清脆地笑声传过来。

    “我就爱听你这样的笑声,以后每天都要这样笑,这是命令!宝贝,你在干嘛?”这温柔地真是让人羡慕。

    “刚才妈接到一个电话,有事出去了。我在做十字绣,绣三只小猪,绣好挂在宝宝房间。”青青的开心电话传给慕容楠,慕容楠为此也很欣慰。

    “好了,宝贝,不要太辛苦,累了就休息。”慕容楠亲昵地嘱咐着。

    “知道了。你今天是不是按时回家啊?”刚来上班半天,青青就期盼他回家。

    “宝贝说的是,我会早早回家陪你,陪我的大宝贝和小宝贝。”慕容楠简直幸福无边了。

    “好了,好好上班,不要消极怠工,要给我们的宝宝做个好榜样。”

    “是!老婆大人。宝贝,啵……”这是慕容楠结束电话前的预示。

    “收到,啵……”青青对着电话打了一个啵后,挂掉。

    慕容楠这边拿着手机,听到那一个啵后,脸上的笑慢慢深了,等到对方挂掉手机,他的嘴角已经向两颊慢慢划开,薄薄的唇弯成了月牙。

    自从前几天慕容妈妈去过李家,就没有再和李家联系。今天刚到慕容楠家,就接到李小冉的电话,约她在流光时尚广场韵园茶餐厅见面。

    见到李小冉的慕容妈妈,第一时间被她这身装扮好好地吓了一跳,这还是以前那个清纯乖巧的女孩子吗?

    今天的李小冉一身ARMANI白色套装,领口的闪闪镶钻和里面的黑色低胸以及脖子上、手腕上粗大时尚的链子,让程妈妈看得眼花缭乱。

    “阿姨,你好。”李小冉看见走进来的慕容妈妈,赶紧从座位上站起身,用娇恬的声音打招呼,伸出干瘦的手抱住慕容妈妈的肩。

    慕容妈妈感觉身上冷嗖嗖的,低头看看,李小冉的指甲上都镶嵌着闪闪发光的钻石,老阿姨尴尬的看看周围,坐在了对面。

    心里暗暗嘀咕:多亏我们家阿楠有远见,不然娶她回家,我和他爸还真要得心脏病了。

    李小冉今天没有化妆,黑黑的眼圈,灰暗的面色,看上去很憔悴。

    和慕容妈妈见面后,说到慕容楠,她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自己多么多么爱他,慕容妈妈静静地听着也不说话,只是不停地递过纸巾,给她擦拭眼泪。

    李小冉见慕容妈妈没有表态,就从包里拿过一个信封,取出里面照片递给慕容妈妈。

    慕容妈妈接过照片看到第一张是柏青青和一个年青的高个子男医生,青青淡淡地迷人的微笑,那个男医生一副关心紧张的模样,一只手放在青青的肩头,看来两人很熟络,那姿势有点暧昧。

    再有一张,是青青和一位十分体面的男士相拥在舞池,青青依然是招牌的浅笑,男人长相一般,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好似含情脉脉在说着什么。

    还有一张,青青站在一座酒店门口,旁边还是那位拥着她跳舞的男士为她披上大衣,青青好像害羞的低下头,那男士也是柔情似水得看着她。

    慕容妈妈傻了,不知如何说才好,这是怎么回事啊?老人最见不得自己的媳妇欺骗儿子,如果青青没错什么,那这些照片难道是捏造的,这不可能吧?慕容妈妈和其他父母一样也不例外,感觉此时自己的血压在节节攀升。

    “小冉,这是从哪里来的?”慕容妈妈着手捏着照片,惊讶地抬起头,满脸愁容地看着李小冉。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在去医院的时候,碰上了就拍下来的,这两张也是我的朋友无意中碰到拍完了发给我的。”李小冉指点着照片一一解释着。

    “阿姨,楠哥是被狐狸精暂时迷住了,我和楠哥从小在军区大院一起长大,我早就把他当作自家人,也不想他被这样的女人欺骗。所以,那天的事也是我气愤之下所做的,你就劝劝楠哥,原谅我那一次,我是爱他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楠哥好。”李小冉说完已经泣不成声。

    慕容妈妈看着照片,在部队多年的政治工作锻炼,让她的脑袋比一般的妇女多了几道弯,她虽然被照片上的情节有些恼怒,可理智告诉她不能只看表面,她在想,这也许有误会呢?可误会一次也就算了,误会三次也就说不过去了。

    可有一张照片,又让她驳回上述疑问。那个男医生背对镜头,他的手在前面,从青青露出的半张脸来看她是微笑着,那位男医生好似抱着青青。

    老阿姨搞不懂了,现在的年轻到底怎么回事?任何场所都可以搂搂抱抱,我们家的阿楠和青青在一起不也是这样吗?其实老阿姨还有不懂的事,那就是照相技术的问题,特别是照这种内容的照片,是根据需要而选择照相角度的,另外在PS中做做手脚,没有的也会有了。

    看着李小冉哭成了泪人,慕容妈妈也有点雄。

    “小冉,乖,不哭了。你的心,阿姨明白。谢谢你,为我们阿楠操了这么多的心,阿姨也希望你早点忘记这一切,找个可心的人好好生活。快把脸擦干净。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你回家替我向你爸妈问好。”

    “阿姨,我送你吧。”李小冉站起来。

    “不用,不用,我打车就好了。”慕容妈妈快速走出韵园,出了门打了一辆车,直奔慕容楠的公司。

    “总裁,有位老阿姨要见你。”FLORA推开门如实禀报。

    “好,我知道了。”慕容楠说着站起来,走向门边,与慕容妈妈正好碰面。

    “妈,你怎么突然来了?”慕容楠看着妈妈满脸通红的样子,心里有点着急,是不是妈妈那里不舒服?

    “阿楠,你来看。”慕容妈妈进门就把照片放在茶几上。

    “这是什么?”慕容楠低头看去。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都要急死了。你们这些孩子真不让大人省心啊!”慕容妈妈说着眼圈红了。

    慕容楠赶紧吩咐FLORA妈妈送杯茶进来。

    他伸手拿起照片,第一眼看去真的有点激动,看着看着,他稍稍平静了下来,“妈,谁给你的?”

    “刚才李小冉约我见面给我的。那孩子怎么变得像个小妖精,虽然不喜欢她现在的样子,可她的眼泪还是让我很雄。”

    “妈,你放心,青青,绝对不是这样的人。”慕容楠抑制住心里的愤懑,强装笑脸对妈妈说,随手把照片扔在老板桌上。

    “这位医生是青青妹妹原来的同学,好像姓展,医学院的学生正在实习,正好在我们去孕检的那所医院。后面两张好像是一个舞会,看那男人长的模样,有点像她的家人。妈,柏家也是我市里有名望的人家,只是青青从来不张扬,他们家每年都有年会,会请一些企业人士、名人、艺术家、模特、媒体记者等等,也许正好有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拍的。”

    “好,那些先不说,你来看这张,是不是他抱着青青?”慕容妈妈有些生气的指着那张照片说。

    “妈,这是背对镜头,这样拍肯定会引起人的误会。青青是摄影爱好者,回去让她给您解释,或者我们给您演示一下,您就明白了。”

    慕容楠越是给妈妈做着解释,心里越是坚信青青不是这样的人,从中也更明白了那个女人拿这些东西给妈妈看,就是在做垂死挣扎,心里一时很生气,唉,你这是何苦呢?

    一股厌恶和烦躁从心底升起,碍着妈妈在这里,要不然他会立刻拿起电话打给那个女人,狠狠地骂她一通,问问她是不是想从此消失在模特界,而臭名远扬。

    为了安慰妈妈,慕容楠拉着妈妈在楼下粤菜餐厅吃了饭,见妈妈已经不再着急,心情也好了,就派车把妈妈直接送回程家。

    在妈妈回家前,他给爸爸打了电话,说明了今天的事,请爸爸安抚安抚妈妈,爷俩还在电话中打趣,“你小子,遇上桃花劫,就想起你老爸了。”

    “哎呦,爸,你就帮帮忙,我敢用生命担保我的老婆对我的感情。爸,青青马上就是你孙子的妈妈了,不能被小人破坏了。李小冉的问题我不想再说。”

    “好好,我知道。那孩子也是鬼迷心窍,祝她好运吧。”慕容老爸爸很开明,多年的部队管理经验看人一针见血,绝对没有差错。

    此时的慕容楠在手机上到李小冉的电话,站在电梯门前,犹豫了一下,最后离开电梯走入安全门,在楼梯间,他揿下了那个令他生厌的电话。

    “李小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儿时乖巧的你去了哪里?我希望你就此收手,如果不是青青和我妈为你求情,如果不是看在李叔叔是我爸老部下,你现在应该和张盛一样,睡在那里了。”慕容楠说到最后几乎是在吼。

    “阿楠,我爱你,你是知道的。为了爱,人都会疯狂,不是吗?你能不能原谅我一次?是我错了。”李小冉在电话那头哭诉着,从接到慕容楠电话起她就一直在哭,越哭越伤心。

    “小冉,念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和我们两家的情分上,你好自为之吧,我不想多说什么了。”慕容楠烦躁地要挂电话了。

    “阿楠,你等等,我想问你,我们在法国的那段日子,不是很好吗?那时的你体贴入微,你说你也喜欢我,难道你忘了?”李小冉想继续抓住那一点点救命稻草,唤起慕容楠微薄的爱。

    “那时,正是我迷茫的时候,我很孤独,你来看我,我们相处的不错。我是说过喜欢你,那也是小时候的事了。如果说爱,我的心里早就被青青占得满满的,这你早在我们初中的时候就知道的。”慕容楠尽量控制自己的烦躁情绪向她解释着。

    “是你给了我希望,是你又毁灭了我的希望,我心不甘,心不甘,我们在一起的笑,在一起的好,我不会忘记。”李小冉几乎是在嘶吼。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不等于接受你。我很荣幸,得到你的青睐。如果我们没有闹成这个样子,我会把我们之间的友谊放在心里,好好珍藏。现在好像都已经被你的莽撞行为破坏了。”慕容楠平静地向她陈述着。

    “我告诉过你,我不甘心!”李小冉在歇斯底里,嚎啕大哭。

    “小冉,你是一个聪明女孩,还有大好的前程,以后你会碰上真心爱你的男人,我也希望你幸福。就这样吧,希望你好自为之。”

    慕容楠说完迅速挂上电话,眉头皱起,沉重的脚步落在楼梯上,楼道里回响着“空空”的声音,正如慕容楠已经把李小冉从心里好朋友的位置上清除,留出一点空空的角落,心里也有些不自在。

    李小冉听到对方挂掉电话,眼泪噶然停止了,坐在地毯上,发着呆。

    不知过了多久,她慢慢挪动身子,可能盘坐得太久,腿脚有点酸麻,抬起身子一瘸一拐地跌进旁边的沙发,眼睛里却闪烁着光芒,一抹不易觉察的邪笑,已悄然挂在脸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