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极品总裁宝贝妻 »  【4-2】情溶于火的代价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2】情溶于火的代价

小说:极品总裁宝贝妻作者:咖啡兵
返回目录

    慕容楠回到家,望着总是挂着淡淡微笑的小脸,隐忍着心里的不快,扯出一丝甜甜的微笑。

    “宝贝,过来,让我抱一下。”慕容楠坐在沙发里,向走过来的“肚妈妈”伸出双臂。

    “今天,这是怎么了?刚才进来已经抱得我喘不过气了,刚吃过饭,又要抱抱了。”嘴上恬怪,心里还是喜欢,说着话已经坐在了他的腿上,让他抱着。

    慕容楠亲了亲青青的小脸,笑咪咪地看着她。

    “怎么这样看我?是不是因为我怀孕越来越丑了?”青青调皮的问。

    “前一段时间,不是你妈妈来,就是我妈妈在,弄得我想抱你的时间都没有,你知道我心里多委屈吗?”慕容楠委屈地偎进青青的饱满胸怀,闭上眼轻轻嗅着青青身上的香气。

    “我坐在你旁边吧,我和宝宝压在你腿上会很累的。”青青雄他,想从他的腿上下来。

    “不好,就这样,我喜欢。”慕容楠像在撒娇,又亲昵的用另一只手抚在青青隆起的肚子上。

    “我们宝宝六个半月了,再有三个半月就要出生了,你说给他起个什么名字好呢,我的小才女老婆?”慕容楠一会儿在青青肚子上打着圈,一会儿又将耳朵贴上去,好像能透过肚皮听出什么。

    青青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发间亲吻着,一副夫妻恩爱图定格,好让人羡慕。

    沉默良久,青青开口,“如果生男孩就叫慕容依青,女孩叫……”还在思考着,慕容楠就接着说:“不管男孩还是女孩就叫慕容一一。你是我的唯一,我也是你的唯一,我和你永远在一起,这是我们第一个孩子,这样不好吗?”

    “好啊,楠,你真是聪明呀,太棒了,看来你早就想好了,我们不管是生男孩还是生女孩……”后面的话是两人一起说的“都叫慕容一一!”

    心往一处想,爱也更加浓,这才是他们的爱。

    起好了名字,俩人的高兴难以言表,慕容楠轻轻放下青青,到餐厅吧台给青青倒了一杯柳橙汁,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开心的走过来,“宝贝,为我们的爱情结晶‘慕容一一’干杯。”

    浓情蜜意时,少不了彼此的恩爱。

    慕容楠拥着自己的宝贝躺在大床上,在好看的丹凤眼中熊熊燃烧,不一会儿,就点燃了俩人的身体,这真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啊。

    你看,青青的小脸被他埋在自己俊脸下,薄唇从额头一直啄吻到眉毛、到眼帘、到的鼻子,看见红润润的小嘴怎么能放过,薄薄地润唇亲吻着甜香的红唇,香香地舌舔舐着红唇的每一分每一厘,再灵活地滑进她荡口,占领者她叼美。

    一阵酥麻传遍青青的全身,激起她更高的,她忘情地搂紧慕容楠的脖子,让自己尽力给他更多。

    慕容楠的身上火焰高涨,长长的吻已经让怀里的小人儿有些喘不过气来,如果不是怕影响到胎儿,他真想就这样吻下去。

    青青在慕容楠的唇离开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嘴里还喃喃地说:“楠,我……爱你。”

    慕容楠已经埋头在青青的胸前,听到这最让他激动不已的话,他也用另一种方式表达那三个字。

    在那诱人的松软上深深地吻了一下,一个吻后,就是一朵朵红梅,一朵、两朵、三朵……布满宝贝的胸前。

    他继续用舌头逗弄那颗特殊的,那小东西很贴心,他越舔它越翘,喜得慕容楠把他整个含在嘴里,青青被突如其来的大动作,搞得心里痒痒的,不自觉地继续向前挺起胸,好像希望程勇把他们全部吃下。

    被爱撩拨的慕容楠尽力控制自己的,延缓那火山喷发的时刻,他继续向下吻着,舔弄着,直到青青的肚脐,小腹,湿湿的感觉过后,就是一阵凉,舌头在肚脐打转,扰的青青不停地闷哼,发出一声声羞人的。

    慕容楠把手伸到她的下面,用手指,早就已经水水的地方,此时膨胀难耐,“楠,……嗯……”

    “宝贝,我爱你,宝贝,你是我的!”慕容楠在情浓时说着平时羞于出口,又重如千斤的不老情话。

    “吻我,楠……”青青也在尽力保持现状,为的是和慕容楠一起达到颠峰,那才是最美的时刻。

    “宝贝,我要你!”慕容楠说完将自己的分身向前热热的紧紧的地带,他激动地做着让自己癫狂的动作,“青,我要你……”粗噶的声音在青青耳边徘徊,青青抱紧慕容楠的腰,“楠……啊……”。

    “我们一起,……”在一阵低沉的嘶吼和深深地闷喊过后,俩个汗津津的人,拥着躺在床上。

    “累了吧,宝贝。”慕容楠喘着粗气看着旁边小脸红红的爱妻。

    “嗯,你也累了吧。”青青歪过脑袋,看着大汗淋漓地爱人。

    “宝贝,你越来越可爱,我爱死你了。”慕容楠宠溺的扭过头在青青额头深深一吻。

    “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青青雄他。

    “我们一个星期才能有这样的一次,有时真觉得这个小东西是我们的第三者,小第三者。”慕容楠恬怪地说着,起身走进浴室,先打来温水,为青青擦拭身体,然后自己冲了澡,这才带着香喷喷地薰衣草香氛味道上床,拥着青青闭上眼睛,白天的阴霾好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乖,睡吧。”青青靠近他坚实的胸膛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第二天,慕容楠精神气爽地去上班,上班前交代青青:“上午阳光充足,可以出去到小区走走,晒晒太阳;昨夜里你太累了,下午一定睡个午觉,然后乖乖等我回家。”

    说得青青很不好意思地将他推向门外,关上门的时候,还能听到慕容楠的笑声,自己的脸红了,摸摸都感觉发烫,想想昨晚的忘情,真是不好意思。

    摇摇头,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老公的车子渐渐驶出小区,才转过身来,想起今天中午和王俊怡约好一起吃午饭。

    现在时间还早,就坐下来继续绣她的三只小猪。

    “叮咚”门铃响,青青以为是婆婆来了,站起身去开门,敲门的是一位快递员,接过快递信封,上面没有寄出人,只有收件人,青青怀疑的问:“这是给我的吗?为什么没有寄件人?”

    “这是委托人要求的,我只是负责送递,别的不知道。”快递员回答。

    “那你知道这寄件人是男还是女?”青青继续追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对不起小姐,你快点签收,我还要去下一个客户家里。”快递不耐烦地应付着。

    签了字,收下邮件。柏青青警觉的在手里摇了摇,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分量也特别轻,估计是票据或信件就放心的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几张有慕容楠的照片,俊俏的脸上映着男人的刚毅和睿智,充满阳光的笑容也很真诚,开心。

    慕容楠的旁边,就是那位令人生厌的李小冉,李小姐。

    他们有靠在一起的,有李小冉挽着他手臂的,还有他们接吻的,虽然看上去慕容楠是被动的,李小冉的双手捧着他的脸,但那确确实实是接吻。

    最刺眼的一张,是在沙滩上,慕容楠只穿一条游泳裤趴在沙滩上,头没有看向镜头,而李小冉穿着经典的比基尼,性感地身子趴在慕容楠的背上。

    青青觉得这些照片太沉重了,重的一双手已经拿不动了,照片顺着手指缝溜落在地上。

    青青感觉自己的心就像弹子球,在身体里上窜下跳,不按住喉咙就会跳出来,由于心率太快,使青青已经迈不开步子,两条无力的腿无法支撑沉重的身体,她赶紧靠在玄关的鞋柜上,慢慢地顺着鞋柜溜坐在地上,就那样坐着。

    她告诉自己: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不要介意。现在楠是我的,为了宝宝,青青要坚强。

    这句话,一遍一遍的在心里说,一遍一遍地默诵,最后还是撑不住昏了过去。

    今天王俊怡假公济私,借着出来办事的机会约青青中午一起吃吃饭聊领,鉴于青青身体不方便,就定在离青青家最近的百圣广场必胜客。

    快速结束工作提前来到约会地点,现在才十一点,找个位子坐下赶紧给青青打电话,好让她早点出来,俩人还能多聊一会儿。

    “铃铃……”电话打过去,没人接;再拨手机,“……ohbaby,你就是我的唯一,两个世界都变形,回去谈和容易……”还是没人接!

    好小子,干什么了?怎么不接电话?是不是在厨房做好吃的没听到手机铃声,再等等,也许一会儿她看到就打回来的。

    哎呦!过了半小时啦!她怎么还不回电话啊?怎么回事?不会出什么事吧?

    再拨,还是音乐;再打家里电话,没人接,王俊怡有点慌了。她一个孕妇,会不会在家滑倒?嗨!不要乱想,也许出去没带手机啊,那就再等等。

    十分钟过去了,铃声响起,是青青的号码,她赶紧接起,“喂,小姑,你在干嘛?我都等了你……”王俊怡对着手机就嚷嚷,说到一半突然感觉对方不太对劲。

    “俊怡,对不起。”电话那边的青青有气无力地,听上去十分虚弱。

    “喂,你是不是生病了?”王俊怡有点着急。

    “俊怡,我很累,今天不能去见你了。”青青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王俊怡坐在餐厅,有两分钟时间她在脑子里拼命设想目前青青有可能出现的镜头:和慕容楠吵架了在生闷气、感冒、肠胃昏倒、被绊倒摔伤、……

    她越想越害怕,干脆去看看最放心。

    她站起来急匆匆往外走,边走边给慕容楠打电话,听说俩人今早还是开开心心的,就更害怕,赶紧告诉慕容楠,她对青青刚才表现的感觉,慕容楠没等她说完就挂掉电话,她知道那个爱死青青的男人肯定急得要疯掉了,正在往回赶。

    进了大厦,跑进电梯,很快的到了十八楼。揿青青家的门铃,好半天才听到里面缓缓地脚步声,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把王俊怡吓了一跳,青青本来就白白净净的小脸,此时没有一丝血色,她一手扶着墙,一手扶着肚子,好像马上就要瘫倒一样。

    “青青,这是怎么了?”王俊怡上前一步扶住她,正当王俊怡扶着青青缓缓地向里面走的时候,电梯门开了,慕容楠大步进来,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青,怎么了?”慕容楠的脸色是那样沉重,由于紧张,声音还有点。

    没等俩个女人反映过来,他挤过来弓腰伸臂抱起青青,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

    怀里的青青昏昏沉沉的,借着阳光王俊怡看清楚青青不仅面无血色就连嘴唇都是惨白,“青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忍不住再一次着急的大声问。

    “青,宝贝,不舒服吗?我们去医院吧。”慕容楠抱着她想站起来马上走。

    “不用了,我只是早上不舒服,你扶我回房睡一会儿。”青青说完闭上眼睛无力地靠在慕容楠的肩头。

    “慕容楠,不要听她的,现在是六个半月,很容易在这前后有些想不到的问题,我建议赶紧上医院。”王俊怡本着自己学到的一点知识,向慕容楠好心的建议。

    “对!我也同意,我们马上走。”慕容楠抱起青青和王俊怡一起去了医院。

    经过检查,医生对慕容楠说:

    孕妇今天经受了精神刺激,由于过度紧张,导致昏迷。

    这个时期孕妇很容易患孕期抑郁症,希望引起你们的重视。

    请尽量使孕妇的生活开心,乐观的生下宝宝。

    这个时期宝宝已经有了记忆和听力、学习能力,除必备的营养外,最关键的是保持愉快的心情。

    像今天的事情对宝宝会有影响,为了宝宝未来精神健康着想,丈夫就要加倍爱护、安慰、体贴妻子,做她有力的心理支柱,创造美好的生活环境,尽可能使孕妇快乐。“今天经受了精神刺激”医生说这句话的时候,慕容楠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会有精神刺激?早上还是甜甜蜜蜜的,我刚离开就……。

    从他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中不难判断,他想到了什么。

    他们回到家,慕容楠把青青抱进房间躺好,自己进厨房想给青青做点吃的,手里拿着番茄,大脑却不停的今天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一时间傻愣在那里。

    当他发现自己光顾着想事情,也没做饭,就懊恼地走出厨房,来到电话旁,准备拨打电话叫外卖。

    可那一家青青比较喜欢的港式茶餐厅的号码现在就是记不起来了,他就弯下腰到茶几下去找,翻了两下就找到了,刚要直起身打电话,就看见在这些外卖宣传单下压着几张照片,拿起来一看是他和李小冉在法国的照片,这里怎么会有这几张照片?

    那个李小冉穿着比基尼趴在自己背上的是什么时候拍的,他怎么不记得?他有点慌了,干脆跪在地上,继续找,沙发下面还有一个快递公司信封,信封上没有寄件人,只有青青签过名字的收件人,时间就是今天早上。

    他明白了,该死的,那个女人不知好歹,还在没完没了的纠缠!

    气得发抖的手使劲着那几张照片,直到撕得粉粉碎,碎片飘洒一地。他用一只手胡乱地揉搓自己的头发,本来整齐有序的发型变成了一头乱发,看那愤怒的皱在一起的五官和脖子上勃起的青筋,就像一只被侵入领地而暴怒的狮子。

    他拿起手机,来到阳台毫不犹豫拨出那个号码。铃声刚响,对方就接起来,还没等对方说话,慕容楠就愤怒的嘶吼着:“你给我听好,我限你二十四小时在本市消失,将来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还想干什么蠢事那就冲着我来吧,最后警告你,如果你做了不该做的事,你得到的结果一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吼过之后,慕容楠挂机进了客厅,伸手把手机随意扔到沙发上,双手叉腰,大口喘着粗气,因气愤胸口不断地起伏着,两只眼睛布满红血丝,看似嗜血般的恐怖,从来没有见过慕容楠如此的狂怒。

    平静了一会儿,他才拨打了外卖电话。

    最后他拨响了乔志斌的电话,“铃……”铃声响过几声,没人接,慕容楠刚要挂机,对方接起来,“喂,哥们,有事?”乔志斌问。

    “对。对于李小冉的处理我改主意了。”慕容楠很坚决地说。

    “想好了?”乔志斌问。

    “不会变了!这种人不吃苦头她不会死心。”慕容楠余气未消,说话的口气非常肯定。

    “那好吧。”乔志斌赞同地附和着,他早就看出李小冉的德行,只不过这是慕容楠的私事,他不好多嘴。

    “等你消息。”慕容楠利落地挂上电话。

    外卖送来了姜丝鱼片粥,还有小笼包。

    慕容楠拿小碗盛好,放在托盘上,送到房间。

    早上还开心调皮的青青此时面容憔悴,这让慕容怎么不雄?

    俩人面面相觑没有说话,慕容楠扶着青青坐起来,坐在床边一口一口地喂青青吃粥,吃掉一小碗粥后青青摆摆手,表示吃不下了,就慢慢躺回去闭上眼睛。

    慕容楠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看着她,守着她。心里不断绞痛,他再也忍不住了,就把手伸进被子轻轻拉住青青的手,青青没有挣脱,而是就这样一直让他握着,好像这样俩人心里都舒服了一些。

    过了一会儿,青青平稳地呼吸着,她累了真的睡着了。

    程勇一颗不安的心才渐渐缓和,那种绞痛的感觉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宝贝,睡吧,我会一直守护你。

    落地窗前,高大英挺的身影依靠在玻璃上,眼睛定在远处人如潮水的街道,手里拿着一支烟没有点着,放在鼻子前闻着。

    因为青青怀孕他已经很久不吸烟了,此时还是为了青青和孩子,借用尼古丁的味道克制着自己心中的烦躁。

    刚才青青安稳的睡熟,他才轻轻抽出握着她的那只手,在已经有点红晕的脸颊轻轻一吻,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房间。

    来到客厅给公司打了电话,安排好今、明两天工作,准备这两天休假在家陪宝贝老婆。

    一切安排妥当,才感觉自己有点饿了,赶紧进厨房把青青剩下的粥和小笼包在微波炉里热了一下,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

    本想到阳台上吸支烟,当拿起烟和打火机的时候,还是犹豫了,想到对青青的承诺,最后打消了念头。

    靠在窗前,慕容楠的思绪回到大学一年级的暑假。

    放假前一天,他接到法国一家公司聘他做暑期工的通知,这是来法国的第一次打工,是在一位热心老师的推荐下争取到的。

    开心的他,走在校园里的宽阔大道上,迎面走来一位上身白T恤下穿牛仔裤的东方女孩,小麦色的皮肤,高挑的身材可以与欧洲名模媲美,那女孩越走越近,突然觉得很面熟。

    等女孩走到他的面前,摘下墨镜,慕容楠才看出是小时候的玩伴又是同学的李小冉。

    “喂,不认识了?”李小冉调皮地笑着。

    “你太出众了,我还真的差一点认不出了,我怎么也想不到,在异国的校园能遇上你。”慕容楠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美女。

    从一旁路过的男同学,对着他面前的美女也是一个劲儿地吹口哨,打招呼,李小冉从容地与他们挥着手,露出善意的微笑。

    “你怎么来了?”慕容楠惊奇地问。

    “我被选入这一季巴黎时装秀模特。”李小冉轻松地说。

    “来多久?”

    “是不是看到我激起你对我们儿时的回忆,就不舍得我走啊?”李小冉成心调侃,其实她是想说,是不是看到我就想到你的柏青青了,话到嘴边她换了词,变了味。

    “我是说,我暑期要打工可能无法带你去玩,也照顾不了你。”慕容楠躲躲闪闪地不回答她的问题。

    “好了,我们去哪里吃饭?”李小冉提议。

    那一晚,他们在一家很别致的餐厅一起吃了一顿法国菜。

    吃过饭,李小冉还一直拉着他侃侃而谈,于是又来到一家酒吧,谈到乔志斌考上了公安大学、谈到张盛没进大学只考取了计算机专科、谈到伊洋去了香港大学、谈到班长小惠考取国内名牌大学的金融学院,她就是不说柏青青的情况。

    看出慕容楠表面上漫不经心的样子,她知道他在焦急地等待什么,于是就凑近慕容楠低声问:“你是不是还是忘不了她?”

    慕容楠猛地喝了一口酒,没有回答,看见慕容楠的失落,她乘胜追击,将脸凑过来低声说:“我听说,她在和乔志斌交往,你知道初三的时候他们俩坐在一起,可能从那时他们就……”话没说完,成心留一点给慕容楠去想象。

    看见慕容楠又是一大口酒,她心里窃喜,继续眉飞色舞地说:“你在出国的前一晚,在她家门前蹲守一天一夜也没见着她。后来我听柏霖告诉我,那是她不想见你,躲着你。”

    其实这些话都是李小冉刚才脑子一热杜撰的,为掩饰自己的心虚,也大口喝了一口酒,不时还用眼睛瞟着旁边一直往嘴里倒酒的慕容楠。

    此时的慕容楠,心里难受如刀割。青青,你怎么会这样薄情?我应该不应该相信这都是真的,我们难道就这样结束了?我们到最后连分手的话都没有说……,越想心里越难受,一瓶一瓶的啤酒就这样倒进肚里,不知俩人喝了多少,只知道最后被人送进一家酒店。

    床上,两个醉酒的人躺在一起,一男一女。

    慕容楠想从旁边拉过抱枕,可他忘记这是酒店不是他的床,恍惚中拉过身边人的胳膊,就那样抱着。

    慢慢地有人在吻他,在他耳边说着柔柔地情话,“楠,我好想你。楠,我好爱你。”

    一股热气扑在他的耳根,激起他一身的燥热,身下的分身有了反应,他不容分说,把对方压在身下,带着酒味的唇吃到了润润地小嘴,感觉还不错,一路向下吻到锁骨,这锁骨很性感,手也随着抚上两个被他快要压扁的,骨架太精瘦了,不像平时床伴那样丰满。

    对方此时好像被挑起,不停地发出“嗯……”、“啊……”的,这声音非常性感,很能撩拨起一个19岁男孩的兴致,他不想停下,继续她,摸到了大腿,他顺势把手伸进两腿之间,用手指拨弄,身下的女人更加妩媚,“en……a……en……a……”一声接一声,使整个房间充满暧昧的欢愉。

    他不再隐忍,扯掉身下人所有的衣服,让她不着半缕,这样做才觉得舒服尽兴,脱掉自己的衣物,快速向前那里,没有一点犹豫和爱怜,不管身下的人怎么叫,他都觉得那是刺激的,每一个床伴都会这样,已经见怪不怪,他们舒服了就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有的竟是为了勾引。

    一阵激烈的动作后,他达到了顶峰,缓缓从那身上下来,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就转身睡去。

    到了法国后,那等待青青的一天一夜也没见到人的痛,时时萦绕着他,越是想忘记,越是忘不掉。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学会麻痹和放纵,有同学、也有刚认识的女人,自己觉得这样过后,好像会好受一点。

    今天,他忘记了那是李小冉,他把她当作了床伴。

    李小冉躺在他的旁边,在他拉住她胳膊的时候,她就醒了,因为她根本没有喝多少。刚才慕容楠与她翻云覆雨,她心里很是开心,觉得他终于可以接受自己了。

    睡梦中,慕容楠嘴里喃喃地说着梦话,李小冉拖着有些酸痛的身子爬起来凑过去,听到“青……青……你等等……”,李小冉正要推醒他,让他换个睡姿,梦就会消失,可慕容楠却一把抓住她“青……抱住你了……青……我的青青”。

    慕容楠把她当作了柏青青,那张微红的俊脸在她的胳膊上摩搓着,还附上一吻,然后抱着她的胳膊,把脸紧紧贴上,他笑了。

    刚才还有点开心的李小冉,万万没有想到,慕容楠事隔这么久还在念念不忘柏青青。

    可能是今天看到李小冉,又说到了柏青青,思念青青的慕容楠此时梦见了她。

    今天李小冉看到了,虽然自己就在他身边,可他却没有一点开心反而今晚借酒消愁。

    为了能来见他,李小冉刻苦训练,争取一切可能的机会;为了来见他,她把自己的初夜给了教练。

    此时她很想给慕容楠一记耳光,把他打醒,但想想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以及来的目的,还是忍下来,就那样被他抱着一只胳膊,等到天亮。

    慕容楠醒来,第一时间看到李小冉梨花带雨的脸,他没有惊慌,放开她的胳膊,顺势瞥了一眼床单,他心里一下子踏实很多。

    这是他和同宿舍同学学到的,小心有人以处女讹诈,只要是醉酒之后的行为他都习惯的看一眼。

    李小冉没有等到预期的“对不起”,也没有等到可能有的拥抱,更没有早安吻。

    就这样俩人默默洗漱,从地上捡起衣服穿好走出房间。

    到了酒店大堂,慕容楠去结账,李小冉低着头等在门外。

    慕容楠出来,皱着眉头,可能是眼光刺眼,他半眯着眼凑近她,对她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你今天有事吗?”

    李小冉见他说话了,赶紧迎上去,笑着说:“要去训练。你呢?”

    “我十点钟要去报到,不能送你了。不过你几点结束训练?”慕容楠平淡的问。

    “我也不太知道。”她自己真的不确定,因为和她有关系的那个教练这次也随团而来,她很怕他到时候又给她出难题。

    “那好,还有点时间,你跟来我。”慕容楠拉着她向前走,来到街边一家咖啡屋,要了三明治和咖啡,坐下来一起吃早饭,李小冉心里有些沾沾自喜,是不是昨天夜里我想错了,看来他这块冰,还是可以融化的。

    吃过早饭,慕容楠让李小冉在这里等一下,稍后就回来。

    等李小冉回来的时候,他请侍应生端过一杯清水,将手里的小盒子打开取出一粒小药丸,递到李小冉面前,“吃了它。你事业刚起步,我还是学生,我们不适合有牵绊。昨天是我不好,没有用那个……,我道歉。”

    李小冉看着他手里的药丸,欲哭无泪,他可真够狠心,怕我给他惹麻烦。

    看着李小冉复杂的表情,慕容楠猜到她的想法:“没有别的意思,我要为昨天的行为负责,不能让这些阻碍你我的事业,不是吗?”

    慕容楠是认真的,李小冉皱着眉,颤颤巍巍伸手接过来,把药丸放进嘴里,喝了一口水,没等慕容楠说什么,就快速站起来,向地铁站走去,她很生气,非常生气。

    慕容楠望着她的背影,摇摇头快速向相反的反向大步走去。

    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每个周末他们都会见面,俩人听音乐会,看电影,去埃菲尔铁塔,去海边。

    当然这期间他们没有继续发生那一天的事,俩人谁都不再提起好像很自然,在慕容楠看来那只是一次暂时的你情我愿的男欢女爱,这和爱与不爱扯不上关系。

    后来,李小冉也有意和慕容楠喝酒到半夜,但是慕容楠再也没有喝醉过,每一次都是把她送回住所,自己再回去。

    直到有一天,慕容楠去李小冉的住处找她,听说她马上就要回国了,他准备了一些小礼物,请李小冉带回去给家人,也想请李小冉吃端饭,为她送行。

    走到房门前听到里面有男女欢愉的声音,他知道来的不是时候,正想离开。

    突然房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位很健硕,但不英俊,却很帅气的男人。

    见到慕容楠,他愣了一下,转身对里面的人说:“ANNA,有人找你。”说完就离开了,走了两步,就进了另一个房间。

    “哦,来了。”李小冉一边拉着裙子拉链一边欢快地从里面跑出来,看到慕容楠的一霎那她惊呆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是这样,我听说你要回国了,就给我的小外甥和家人买了点礼物,想请你带回去,不知道是否方便?”慕容楠很平静地说。

    “哦……哦,是这样,那你进来吧。”李小冉移开身子请慕容楠进去。

    “坐吧。”

    房内一片狼藉,衣服、鞋子、行礼、化妆品乱七八糟,房间里还充斥着暧昧的味道,慕容楠看了都觉得头晕,一个女孩怎么这样生活,自然床上的凌乱也扫入眼里。

    “我还有事,那些就麻烦你了。”慕容楠站起来,本想请她吃饭的,看她的架势可能也要出去,也就没有再提,也好像自己没了心情。

    “好吧,走之前我可能会去再看看你。”李小冉今天不再强势,说话中带着怯懦。

    “好的,去之前给我宿舍打电话,他们会给我留言的。”慕容楠起身告辞。

    走出那家酒店,慕容楠有点失落,不知是因为李小冉和那男人还是因为什么,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自己笑自己,这是怎么了?你可以找女人,人家就不能有自己的男伴?

    忽然觉得自己想这些是多么的无聊,就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街道上。心里假想,如果青青能突然出现在这里,该有多好。

    抬头望着夕阳,他感慨着,嘴里自语:青青,我们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眼前一片迷茫。

    从此,就没有在法国再见过李小冉,李小冉也没有和他道别,可能是因为那天的事比较尴尬,不知如何去道别就悄悄回国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