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极品总裁宝贝妻 »  【2】小别胜新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小别胜新婚

小说:极品总裁宝贝妻作者:咖啡兵
返回目录

    自从一一周岁以后,慕容楠就到香港去上任亚洲分部副总裁,掌管的业务遍布整个亚洲。

    这两年亚分部工作还不是很成熟,孩子太小,家里父母怕小夫妻到了新地方,有很多不熟悉,又不会带小孩会出现众多情况,就建议他们暂时忍痛两地分居,慕容楠觉得父母说得有道理,只好一人先走,于是他们就开始了牛郎织女的日子。

    每晚九点准时煲电话粥,有的时候两人的电话可以煲一夜,直到一方累了睡着为止,对方还拿着电话听着她轻轻的鼾声,心里很想……很想……,就在这个时候亲亲她的小脸,拥她入怀,那该有多好。

    慕容楠盼着早点结束两地分居的日子,能早一点和老婆在一起,这可是他在香港这两年日思夜想的大事。

    想到这里,他压抑不住心里的情绪把一只手抚在青青的小手上,青青也反手握住了他,俩人的思念岂能用一句两句话说得清。

    最有意思的是,由于一一年龄还小,慕容楠每次回家小家伙都躲在妈咪或身后,偷偷看着这位高高大大的漂亮男人紧紧抱着妈咪,这让小家伙很是不爽。很小的时候就会以震天动地的哇哇大哭吓唬慕容楠,现在只要慕容楠抱过青青,他肯定要青青抱他,“小醋坛子”逗得大家一片哄笑。

    有几次他竟然狠狠伤了慕容楠的心,当慕容楠拿着最新的玩具对他宠溺地笑着说:“我回来了,一一,你喊我什么。”

    小家伙很不给面子地喊了一声:“uncle”。就在昨天,慕容楠刚回来这一幕又上演了,这让慕容楠感到十分挫败,因为儿子的一句话,昨天夜里让他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拥着青青一再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宝贝。”

    “我会好好努力,让我们全家快点团聚的,不能让我儿子再喊我‘uncle’,这让我听了很不好受。”

    “你不会是因为他喊你‘uncle’生气了吧?我要澄清一个事实,这不是大家教他的。因为咱们家经常来姐夫和爸爸的战友,大家就让一一喊‘uncle’,久而久之,他就认为是男人就喊‘uncle’。”

    “我哪有这么小心眼啊,我只是觉得这两年我陪在你们身边时间太少,对不住你们母子。”

    青青非常理解丈夫,何尝她不想改变现状呢?工作的重担和对家人的牵挂,真是难为了这个乖乖丈夫。

    一大一小的手紧紧相握,相互传递着无比思念之情,狭小的车厢内笼罩着爱叼蜜,如果不是开着车,如果没有后面父母乘坐的车,慕容楠一定把车停下,拥紧最爱的女人好好爱一场。

    自从慕容楠去了香港工作,很久没和朋友们见面,今天接到乔志斌的电话,说今天是周末,趁着慕容在申城,几个老同学聚一聚。

    一心想着早回去和老婆孩子幸福的他,有点为难。

    乔志斌的邀约不好拒绝,老婆这边舍不得放下,思前想后决定此次聚会,打破只是男人的规矩,他要带着老婆去,这样就可以一晚上和老婆粘在一起了,管那些人说什么,他才不在乎。

    打电话通知妈妈今天不在家吃饭,他要带青青出去和同学聚会。

    青青听说聚会,心里有点排斥,总是想起那一次李小冉和张盛带来的不快。

    慕容妈妈看出她的心思,就在旁边劝说着:“青青,去吧,阿楠这是舍不得你,想和你多些时间想处,我们能理解,因为我们也有过这样的日子。”

    爸爸在一旁也附和着:“是啊,你们年轻人还是要多在一起,这样彼此更贴心,我们也是过来人。”

    “可是,我走了,一一……”筱也是担心一一放学回来见不到她会失望,母子俩在慕容楠不在身边的时候已经相依为命,谁都不能少了谁。

    “没关系,去吧,一一有我们,有小哥哥哄着玩,没问题的。”慕容妈妈安慰她。

    “那,好吧,我去准备了。”

    生完孩子的青青依然没有什么变化,皮肤还是那么白皙清透,身材更加凹凸有致,只是清纯的气质中多了点小女人味,显得更加娴静优雅。

    一件淡粉色T恤,一条白色七分裤,一双菲拉格慕的白色高跟鞋,黑黑的秀发在脑后梳成高高的马尾,肩跨一只香奈儿白色皮包,谁见了都不会相信她是一个孩子妈妈。

    站在小区门前等着慕容楠,一辆崭新的BMW旅行车停在她的面前,她赶紧跑过去,慕容楠下车为她打开车门,像之前一样待青青坐好,为她系好安全带,自己再回到驾驶位,多年来已养成了习惯。

    慕容盯着青青看,脸上一抹笑意让青青有点不好意思,“怎么,我是不是哪里有什么问题”

    “没有问题,我在欣赏我可爱的老婆,你好漂亮。啵……”说着慕容楠伏过身在青青脸上亲了一下,见青青脸红了,他笑着又吻上她的唇。

    “唔……”青青赶紧推拒着,这是在小区门口,万一被人看到多尴尬。

    “怕什么,我们是夫妻,老公亲老婆天经地义。”慕容楠说完还不依不饶在青青的唇上深深一吻,才抬起身子,发动车。

    他们一起来到“夜媚”酒吧,老板Peter,已经为他们准备好最大豪华包房,大家见面又是一阵寒暄,特别是见到慕容楠带着青青出现更是“鸭鸭”吵闹不断。

    “喂,这个不好啊,总是在我们面前秀恩爱,刺激我们啊!”柳一辰嘴上叼着烟,斜睨着慕容楠开玩笑地说。

    “老婆是我的宝贝,不得任何人侵犯,不要对我老婆进行唇舌攻击,小心我的拳头揍你。”

    慕容楠说笑着搂着青青坐在沙发里。

    “喂,勇哥,我们几个人每年聚会两三次,这次你能来可真不容易,听说又飞了,不在这里了?”柳一辰正经地问。

    “对,走了,这次我把老婆也带走,所以以后你们就很难见到青青了。”慕容楠故意把“对和走”字拉长音,说完自己也嘿嘿笑起来。

    “怎么,真的金屋藏娇了?”油头粉面的李健一(市府公务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私下里慕容楠最不喜欢他)在一旁搭讪。

    “还有,这曲焱你们是从那里‘挖’来的?”柳一辰刚说完就被曲焱给了一拳,柳一辰捂着胸口嗤嗤地笑。

    “嘿嘿,我听说日本话是这样说的,‘土豆哪里挖,土豆城外边挖,一挖一麻袋,一挖一麻袋。’是不是曲焱?”因为曲焱刚从日本公司派回国工作,柳一辰用中国话挖苦日语,逗得大家一片哄笑。

    一群三十不惑地人聚在一起喝着酒,聊着天,青青在一旁只是笑着陪着,偎在老公怀里享受老公的温存,也看到了老公不留痕迹地和他们打太极式的交流方式,对老公的交际手段实在是佩服,看来我的楠已经成熟很多了。

    这些人,从形象、谈吐举止、气质内涵各方面来看,还是自己的老公最棒的,对慕容楠的钦佩和爱慕更多了一些。

    慕容楠见青青一直面带微笑地陪着自己,就悄悄在她耳边吻了一下,伏在耳边说:“不烦吗?”

    “有你在,不烦。”青青对他笑着,摇摇头。

    “那就好,你在这,我心里很踏实,这里结束后我还要给你个surprise。”慕容楠用小叉子给青青叉了一块水果递给她。

    “青青,看我们男生在一起臭侃是不是很无聊?”乔志斌扭过头来笑着问。

    “没有,挺好玩的,也很长见识。”青青说完给大家一个温和的笑。

    “青青,不要对男人们笑,还是保持以前的冷漠比较好,那样我们习惯了,现在你完全一副幸福的小女人模样,真让我们嫉妒死慕容啊。”柳一辰好像身上不挨打就不舒服,有可能已经忘了慕容楠进来时的忠告。

    “柳一辰,我可警告过你,你小子身子痒了是吧?”慕容楠瞪着眼举着拳头对着柳一辰假装生气。

    “我怕怕,还不行吗?”柳一辰趁势站起来趴在沙发上,又逗得大家哈哈一笑。

    “柳一辰,我看你不挨打不舒服。”青青笑嘻嘻的抱着慕容楠的拳头假装阻止他揍他。

    “乖,听你的,我暂时不揍他。”慕容楠笑着放下拳头,又去给青青取来杏仁腰果放在面前。

    青青和慕容楠耳语了一下,要去洗手间,慕容楠要陪着她,她摆摆手,自己走了出去。

    走过一普通包间,里面传出刺耳的异样声音,有男人邪笑也有女人,让青青觉得浑身不舒服,腹腔一阵翻腾涌上一阵恶心,这声音让青青觉得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淫荡”。

    从洗手间出来,还要路过那件包间,她屏住呼吸加快脚步,然而刚走近,门开了,从里面奔出一位嘻嘻哈哈的女孩与青青正撞个满怀,青青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急忙背靠在墙上,闪身让她过去。

    只见那女孩衣衫不整,袒胸露背的,下身只穿一条热裤,脚上穿着丁字拖鞋,后面紧跟着一个光裸上身的男人,就在那女孩跑过去又回头看青青的时候,那男人伸出长臂从后面抱住了女孩,不安分的两只大手在女孩胸前使劲揉搓,女孩咯咯笑着扭捏着,可看样子很是享受。

    青青一阵恶心再次涌上来,想快点离开,低着头屏住呼吸绕过他们,却听见那男人叫了一声“青青姐”,青青顺着声音回头望去,正是那搂抱着女孩的男人,他就是和妹妹结婚一年正闹离婚的翔子。

    “你?!”青青惊讶之后顿生憎恶,瞪着眼皱起眉。

    翔子见青青回头看他,就放开了女孩,推女孩进去,而一副地痞流氓像摇摇晃晃地凑了过来,“怎么姐,也是来玩的?是不是没想到是我啊?”

    他好像窥测到青青的心思,红着双眼,满嘴酒气,歪歪斜斜地晃到青青面前,竟然不知死活地口出狂言:“青青姐,就是比琳琳妹妹皮肤好,耐看,既有美貌又有气质,一副大家闺秀的气势,难怪你妹妹嫉妒你。怎么,姐夫不在家,耐不住寂寞跑这来喝酒?不如跟我一起玩吧。”

    “混蛋!”啪!的一声,青青狠狠扇了他一记耳光!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翔子抓住了她的一只胳膊,气得青青大声喊:“放开,无赖!”

    那流氓只是嘻嘻地笑着却不松手,青青气得恨不得一拳打歪他的臭脸,正要再次扬手扇向他,后面匆匆来了人。

    “青,怎么了?”

    慕容楠见青青好久没有回去有点担心,就站起来出来找她,乔志斌正好去洗手间也就跟着一起出来了。

    经过这里,就看到青青被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拉着就急红了眼,他们喊着一起跑过来。

    见有人来了,那无赖才松开手,慕容楠看都没看那无赖,赶紧把青青搂进怀里,大手抚上青青的小脸,“没事吧,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乔志斌上去就扭住翔子的胳膊,让他动弹不得。

    “姐夫,你说我能对我的大姨姐怎么样,只不过想请她喝杯酒,她却误会我,还扇了我一个嘴巴。”那无赖被人扭着嘴里还噜噜噜地说着,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

    “好了,志斌,这人我认识,先放了他。”慕容楠皱着眉头,揽着青青理都没理那无赖转身回了包房。

    “诶,姐姐,姐夫,我还有话要说……”无赖借着酒劲还在后面没完没了的纠缠。

    “好了,哥们,井水不犯河水,看来你的什么姐姐、姐夫也没心情和你一起喝酒,知趣点,回去吧。”乔志斌推搡着他,让他回自己的包间,那无赖嘴里还叨咕着走了进去。

    乔志斌好像职业习惯,对这种无赖总是多注意一些。

    来到吧台,正在忙里忙外的老板看见他赶紧打招呼,“喂,志斌,怎么有事?”

    “帮我了解个人,前面508包间的,现在光着身子,下穿一条阿迪达斯蓝色运动裤,脚穿丁字拖鞋。”乔志斌又附在peter耳边低语几句,走之前在peter肩头拍了拍,就回到豪华包间。

    慕容楠依然搂着青青喝着果汁,看他们俩的样子很平静,看来他们不想被大家知道刚才的事,乔志斌也当作没发生一般,继续和他们攀聊着。

    聚会结束,柳一辰已经喝多了,走路摇摇晃晃的,还不忘记耍宝,

    “青青……小朋友,今天你……没有和我……喝酒,我很……不愉快,为了这件事我要耿耿于怀……一年,绝对……一年。”

    “一年,少了点,这辈子你都耿耿于怀吧!”

    慕容楠打趣地话,逗得大家又是哄笑。

    “青青……小朋友,今天……的事,我跟你……没完没了,下次再见,一定是你……喝醉,我……不醉。”

    柳一辰挤眉弄眼地在青青面前,逗青青,青青已藏在慕容楠高大的身体后面,咯咯地笑着。

    “柳一辰,你这是教唆幼儿酗酒滋事,因为我还是小朋友,我要去告你,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嘻嘻……”青青趁他喝醉了,就逗他,自己也嘻嘻地笑个不停,逗得大家也跟着笑。

    “臭小子,总爱逗我老婆,上车我送你回家。”慕容楠招呼他,看他喝得那个样子估计连家门都找不到。

    “楠,我们不开车了。”青青在后面提醒他,因为喝了酒,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了,你们走吧,我给他们一个一个打车,让他们滚回去。”乔志斌对慕容楠说。

    “你看柳一辰那德行还认识家吗?”慕容楠笑着指着正在晃晃悠悠不堪一击的“曾经的情敌”。

    就在这时,却见柳一辰身子向后一歪撞到一个刚从酒吧出来的醉鬼,两人都喝多了,稍稍一碰后面出来的就摔倒了,从地上打个滚爬起来,两人就拳脚相向,乔志斌一看不好,柳一辰和人打起来了,赶紧过去拉开,这时慕容楠看清楚了,和柳一辰打架的正是翔子,他一着急自言自语地说出口“麻烦了。”

    “什么麻烦?”青青顺着慕容楠的眼神看向打架的人,她惊呆了,那个无赖正在一拳一拳地打向柳一辰,她下意识的跑向他们,其实她也不知道跑过去干嘛?

    慕容楠感觉身上搂着的小手松开了,小人不见了,正要喊“青青”,只见小女人先是低头弯腰在地上、花坛边寻找着什么,然后捡起什么东西高高举起,对着那个无赖,此时一群人都被柔弱的小女人惊人之举吓呆了,愣在那里。

    “青……”慕容楠喊着奔过来从后面抱住了青青。

    只见青青瞪着眼睛,鼓着腮帮,高高抬着小脸,手里举着半块石头,可是石头太重,她的纤细手臂一直在颤巍巍的。

    翔子一张喝的酩酊大醉的脸,眼睛里布满红血丝,脚底下晃来晃去,惊讶地看着青青,柳一辰被李建一从后面抱着,气鼓鼓地样子也惊讶地看着青青,乔志斌慢慢贴近青青,准备万一有什么事情,他赶紧挡住。

    “混蛋!你这个混蛋!在家打老婆,出来还滋事,你还是人吗?滚!快滚!再不滚我就……我就不客气!”

    青青好不容易鼓起劲对着那个酒鬼喊着,每喊一句就使一次力量,喊完了嗓子也干了,眼泪含在眼眶里一直在打转。

    那无赖不知是被青青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还是真谍话了,咧咧切切地躲开了人群,没走多远就跌倒在路边。

    青青摆得POSS就像英雄董存瑞炸碉堡一样,喊完口号手里举着石头还停留在半空,怎么看都觉得超级搞笑,这么多年了,这群人还真没见过柔弱的青青还有“彪悍”的一面,各个又吃惊又想笑。

    慕容楠扶着她地手臂,帮助她取下手里的石头,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趴在慕容楠怀里的青青哭泣着,其他人站在边上也看傻了,转而又都哈哈笑起来。

    慕容楠拍着她的背,轻声哄着她,“不怕了,不怕了,她已经被你吓跑了,还是我们宝贝最厉害,小女子威风凛凛吓跑无赖。”

    一句话逗得青青破涕为笑,真不知刚才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做出那样粗野的事,想想也觉得很好笑。

    不知什么时候酒吧门前只剩下了乔志斌和曲焱在陪着他们,慕容楠搂着青青走向前面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一路上,乔志斌把刚才拜托peter打听的初步情况和他们讲了一下,“你的这个妹夫,曾因打架斗殴被判三年,出来后去广东一年,回来自己开了一间美发厅,还不错前两年连续开了三家,可是他豪赌、酗酒成了他的致命伤,无论每次输赢都要喝酒、赌博、打架,形成恶性循环。”

    “是你亲妹妹吗?”乔治斌问。

    “是!很任性的妹妹。”青青抽泣着,身上依然在着,慕容楠紧紧搂抱着她,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大手搂着她的肩给她力量保护着她。

    “我怎么一直没听你说过你妹妹挨打的事,如果是这样,这就要好好考虑了。”慕容楠喃喃地说。

    “唉!我的妹妹并不争气,她的事不好管。前不久,因为她被打的遍体鳞伤,我才帮她写了一份诉状递交到妇联,他们接受了这个案子,最近准备帮助琳琳解决。”青青握着慕容楠的手,伤心地低着头不敢看大家。

    “好了,慕容,青青,我们俩告辞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只要我能帮你做的,就会尽力的。”

    “谢谢你,志斌,总是给你添麻烦。”

    “自己人,不要说这种话。好,祝你们在香港生活幸福。”

    “志斌,曲焱,也欢迎你们来香港到我家做客。”青青和慕容楠与他们一一告别。

    慕容楠带着青青来到早已预定好的酒店,这是他给青青的惊喜,今晚要过一个纯粹的二人世界。

    与之前不同的是,今天的房间里摆满了黄色玫瑰的,这是慕容楠打电话给花店特意挑选的黄玫瑰,打开房门的一霎那,青青眼睛湿润了,晚上的不愉快暂且放置脑后,她缓缓步入每一个房间,环视着整个豪华套房,轻轻地抚摸着,嗅着玫瑰的芳香。

    走进大床,在右侧枕头上放着一支鲜艳欲滴的红玫瑰,再次环顾整个房间,心中的喜悦、感激、无限的爱一股脑涌上来,望着身后高大英俊的慕容楠,千言万语汇成一个吻,她踮起脚尖抬起头送上她的吻。虽然这吻很笨拙很生涩,对于慕容楠来说却是甘之如饴。

    慕容楠抱着娇妻的手在慢慢收紧,心中压抑的火焰也在慢慢升腾,热辣的湿吻,吻得青青喘不过气,好像他根本就不想离开这小小的唇瓣,那唇好火热,好像每吻一次就要把筱的身子点燃,一只大手几乎是圈住小小的纤腰,另一只手已经伸进内衣,只觉得那大手如女人般细腻,在胸前的动作却是刚柔交错,手指灵活的像拨弄着琴弦,每一次撩拨都会弹奏出优美的音符。

    俩人已经沉溺其中,谁都不想让这美妙的音乐中途漏音断弦,青青的小手摸向慕容楠坚实的胸膛,抽去领带,解开衬衣纽扣,顺手脱掉衬衫,这好比一剂强心针,使慕容楠更加卖力地吮吸,手上的动作也加大了频率,俩人急促粗喘的气息全部由鼻子代替。

    小手继续帮他解开皮带,脱掉裤子,与此同时,青青的衣服早已被慕容楠褪去,只穿着内衣的两人跌入大床,

    “宝贝,我好爱你,……。”慕容在换气间,发出抑制不住的呼唤,随后热吻落在那些的部位,一次次点燃青青心中压抑的。

    大手褪掉青青只剩下的一点点遮拦布,无限美好的春光展现在慕容楠身下,娇好的曲线玲珑有致,本就凹凸勾火身材更加妩媚,他怎能不去摸,这是他的春色,是他独有的风景,让他沉浸在其中。

    青青感到俩人的身体如火炬,星星火种已成热浪,烧遍他们每一寸肌肤,慕容楠霸道的占领她,那张俊脸热情如火,那迷人的凤眼柔情似水,让青青无比陶醉,她甚至宁愿醉死在这火热中。

    闭上眼,任其游移,任其摆布,不知从什么时候她愿意享受慕容楠给她的一切,滚烫的身体烙熨着娇小的身躯,如火如荼地蔓延。

    “宝贝,你知道我在外面有多想你,多想你吗……”他的吻在继续,他的手撩动,喃喃地细语还是溜出,激荡着俩颗的心。

    “楠,我也想你,很想,很想。”迷离中青青轻声回应着,说出自己的心声。

    长久思念的煎熬,让俩人春心荡漾,两双湿润的眸子再次相望,暂停下来,只停下几秒牢牢记住彼此的思念,就像一个缓冲,瞬即再次涌来无法阻挡的爱潮,慕容稍稍抬起身,将火热而饱满再次向前,“宝贝,我爱你……”

    青青抱着身上的慕容楠,任他在自己的身上喘息,任他的身体重压,她不愿放手,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已打湿了床单,湿了好大一片,她知道这是她思念的泪,喜极的泪。

    经过大风大浪之后,慕容楠抱着青青来到浴室,浴室很宽大,除双人按摩浴缸、淋浴间,还有桑拿间,鹅黄色的灯光把整个浴室笼罩在温暖中,俩人躺在浴缸中,任由玫瑰时而游过自己的身体,蹭得痒痒,蒸汽中弥漫着玫瑰香气,让青青闭上眼,偎在慕容的怀里好好享受。

    “亲爱的,为什么今天要给我这样的享受?”闭着眼的青青,用小手拍拍身旁的身体,并在他的大腿上顺势抚摸着。

    “我早就想了,只是因为工作太忙,挤不出合适的时间。回到家,老的小的围着,我就不好意思把你拉出来,每次想抱不能抱,想吻不能吻,这滋味真难受。”

    慕容楠抱着青青的手,在她的手臂上上下滑弄,最后还是一把揽进自己的怀里,吻了青青脸颊,青青此时整个人趴在了他的身上。

    “宝贝,你不知道,这两年我对你的想念,就如同身上有很多蚂蚁在爬,让我想得难受的时候,有时真想趴在办公桌上大哭一场。”说着,慕容楠的眼眶红了。

    “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啊?可你对我就是这样的,我不能没有你,不能看不到你,不能拥着你就是我最最痛苦的事。”

    一席话过后,又是铺天盖地吻。青青何尝不是一样的心情?没有他陪伴的夜,总是瞪着天花板直到天亮,等待他回来的夜总是那样漫长,慕容的照片就压在她的枕下,每晚那张照片都是贴在胸前,直到黎明。

    不知俩人是泪水还是汗水,湿润润的一对面颊紧紧贴着,光滑的身躯紧紧地抱着。

    “我这一次终于可以带你走,心里好像堵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搬开,让我心里豁亮许多,我们是一体的,是不能分开的。”慕容楠搂着抽泣地宝贝喃喃地说。

    “知道为什么今天我送你的是黄玫瑰吗?”慕容楠在青青耳边一边吮吸她丰腴的耳垂,一边问。

    “黄玫瑰,代表着……代表着你对我的抱歉,也代表着享受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对吗?”青青轻轻地低语,说完又看了看还在忙乎的老公。

    “宝贝,就是聪明!是的,和你分居的两年,我很抱歉没能照顾好你们娘俩,我们从现在起,永远永远享受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好不好?”慕容楠深情地说着,声音里有些,看来他有点激动。

    “好!我们永远享受着在一起的日子。”青青附和着,并在慕容楠的胸前深深吮吸,在那里留下了一个她种的草莓,接着还有第二个、第三个……

    之后浴室里又上演了春的咏叹调,你会从中听到鸳鸯戏水时而哗啦呼啦地水声,还有百媚和竭尽全力的低吼,急促粗喘,娇媚地低语,无限春光,任你遐想。

    慕容楠在申城的工作已到尾声,青青已经准备好,随时与他比翼双飞。可心里对一一的牵挂,时时萦绕着,绞痛了她的心。

    “一一,你要听爷爷地话,不要生病,去后面池边也跟着爷爷,自己不要乱跑……”夜里青青坐在一一的身旁,端详着一一胖乎乎的小脸,饱满宽大的额头,浓浓的两道眉毛,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长长的睫毛向上翘翘的,高高的鼻梁,的薄唇,活脱脱一个小阿楠。

    轻轻拍着一一的小屁股,眼泪轻轻地地落在小被子上,怕惊醒梦中的宝宝,青青赶紧擦拭脸上满满的泪水。

    “舍不得?”慕容楠在后面拥住她,低头在她的发间落下一吻,又是一个吻送给了熟睡的一一。

    “都是我的宝贝。”慕容楠低声说完拍拍青青的背,搂着她悄悄走出房间。

    第二天,慕容楠和青青一起送一一去了幼儿园,一路上俩个大人的心情很复杂,青青还是每天那张阳光般的笑脸和一一聊着天。

    到了幼儿园,慕容楠一直抱着儿子教室,直到儿子和他们俩说“爹地、妈咪,拜拜”,他们俩还追着儿子索取告别吻,一一甜蜜地在妈咪脸上一啵,又在爹地脸上一啵,他们双双一起在小小的脸蛋上一起给了回吻,一一觉得脸上湿湿的,就用小手擦拭着,笑着对他们俩说:“爹地、妈咪,我的脸都臭臭了。”逗得他们和老师都笑了。

    凝视着儿子欢快地融入做游戏的小朋友中,一对漂亮夫妻伫立着,四目集中在他们一一身上,很久都不想离开。

    这是他们的要求,不准任何人送行,他们不想听到、看到父母、孩子那离别的眼泪,因为他们知道离别的滋味儿实在太难受,还是让他们自己承受就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