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26 构陷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6 构陷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二小姐,夫人有情!”一个冷着脸的嬷嬷来到梅园传话。

    司徒锦微微一愣,感到有一丝意外。“嬷嬷稍候,容我梳洗一番就过去拜见母亲。”

    “二小姐还是快点儿过去吧,夫人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问二小姐。”那嬷嬷依旧我行我素,看向司徒锦的目光,十分的不屑。

    司徒锦虽然不解,但心里早就有所准备。

    带着缎儿去了主母的院子,还没有进门,便听到无数的闲话。

    “二姐姐平时看起来挺规矩的,不会做下这样有辱门风的事情吧?”带着些幸灾乐祸的意味的话语,从司徒雨那小巧的菱唇里说出来,显得格外的刺耳。

    “这就很难说了…这越是会做表面文章的,就越是欲盖弥彰。”一派优雅,连骂人都不带脏字儿的,除了司徒芸还有谁如此倨傲。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一些丫鬟还是有些不相信二小姐会做出那样出格的事情来,一个个腹诽。

    司徒锦屏气凝神,整理好情绪之后,这才挑起厚重的布帘,进了屋。

    “锦儿给母亲请安,母亲安康!”

    周氏坐在软榻上,脸色非常不好。这还是司徒锦第一次看到周氏发脾气,这可真是稀奇啊!就算是司徒青和司徒娇让太师府颜面无存,也不见她有多大的情绪变化。到底发生了何事,竟然让一向沉稳的周氏也忍不住发火了呢?

    “二姐姐总算是过来了,我还以为你羞愤得没脸见人了呢!”司徒雨说话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句句带刺。

    司徒锦没有理会她,反而抬起头来正视周氏的眼睛。“不知道母亲传唤女儿过来,可有什么事?”

    除了每日的晨昏定省,司徒锦才会到主母的屋子里来。

    昨天过来请安的时候还好好地,怎么才过了一个晚上,她的态度就变了呢?她可不记得自己有闯什么祸。

    “你看看,这是什么?”一封信扔到她的跟前。

    司徒锦捡起那信件,然后一字一句读了起来。那不过是一首平常男女之间互相表白的情诗,在这个民风比较开放的年代,这也不算什么。可怪就怪在,那纸上的字迹,简直就跟司徒锦的字迹一模一样。

    就连她本人,也分辨不出来字迹的真假来。

    可她不记得最近有写过诗,而且还是这么缠绵的情诗!

    “一首不错的诗。”她淡淡的开口。

    “啪”的一声,周氏气得从软榻上站了起来,指着司徒锦的鼻子便大骂了起来。“平日我是怎么教你的?你的身份不同往日,是未来的世子妃,一言一行都要小心谨慎。可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你…你是个订了亲的人了,怎么还不知羞耻的与外男来往!这事要是让沐王府知道了,你要我们的脸往哪儿搁?!”

    “外男?”司徒锦这会儿总算是明白了。

    原来,周氏大发脾气就是因为这封莫名其妙的信件。呵呵,还真是欲加之罪啊!

    “敢问母亲,这信是哪里来的?”司徒锦不慌不忙的将那信件举起。

    “你还敢问我?若不是你不知检点,让丫鬟偷偷出去送信,又岂会鬼鬼祟祟地引起别人的注意?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这样的德行,岂能嫁入王室!明日一早,我便命人去请官媒来,重新确立世子妃的人选!”周氏表现的痛心疾首,似乎是真的被司徒锦给气坏了。

    但司徒锦却在这一刻笑了。

    “你居然还笑得出来?”司徒芸冷冷的嘲讽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司徒锦没有做过的事,谁都别想栽赃给我!”她义正言辞的辩解道。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敢狡辩?”周氏气急了,恨不得上前给她一巴掌。但是良好的教养,让她忍了下来,她倒要看看她如何解释。

    “人证物证?”司徒锦笑了。“不知道这人证是谁?我又是派谁去替我送信的?”

    “夏草!”周氏唤了一声,一个丫头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

    “夫人饶命啊,奴婢也只是听命行事。”夏草低垂着头,根本看不清任何的表情。

    司徒锦冷哼一声,说道:“别人糊涂,难道母亲也是不明事理的么?若真是我要派人送信,也会选个贴心的丫头。一个服侍我不到三个月的二等丫头,母亲认为我会傻到派她去送这么绝密的信?”

    她故意将绝密两个字咬得很重。

    周氏冷静下来,知道自己心太急,没有考虑周到,只好拿那信件说事儿。“就算你说的有理,但这信又是怎么回事?”

    “母亲何不问问夏草,这信她是从何而来的?”司徒锦不动声色的反问道。

    夏草听到自己被点名,立刻磕起头来。“小姐,这信不是你要我拿给楚公子的么?”

    “楚公子?哪个楚公子?”司徒锦蹙了蹙眉。

    在她的记忆力,从来没有一个姓楚的公子出现过。这丫鬟要捏造事实,好歹也是她认识的人啊!

    被司徒锦的眼光打量的浑身鸡皮疙瘩的夏草,垂下头去不敢再看她的双眼。这二小姐实在是太厉害了,光是那双洞悉一切的眼神,就够让人害怕的。

    “夫人,奴婢所说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句欺瞒!”

    “好一个句句属实!”司徒锦冷喝道。“我倒要看看你说的事实,到底是何事实。你说说,本小姐要你送过几次信?他家在何处,每次在哪里接头?又是用什么手段,让我这个未来世子妃甘愿放弃那唾手可得的尊贵身份,与他两情相悦的?”

    一连串的问题抛出,夏草顿时哑然了。

    这些问题她从来都没想过,她以为只要把那封伪造的信交到夫人的手里,再一口咬定那是小姐让她去送的,然后就可以给二小姐定罪了。可惜那个平日不怎么说话的二小姐,居然会当着主母的面辩驳,还将她问的哑口无言。

    “奴婢…奴婢记不清了…”

    “记不清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记不清?是不是要动用大刑,你才想的起来?”司徒锦的话很冷,冷到让人不寒而栗。

    周氏见大势已去,早已想好退路。

    “大胆奴婢,居然诬陷你家小姐,真真是可恶!来人啊,拖下去重大四十大板,让牙婆子领走,这样欺主的奴才,太师府可不敢用!”

    看着夏草被拖出去,司徒锦的脸色依旧难看。

    这些雕虫小技,难道周氏会看不出来?还是说,这场戏本就是她授意夏草去做的?从她刚才的话语中,司徒锦已经知道了她这么做,无非是想换掉嫁去沐王府的人选。是为了司徒芸还是为了司徒雨?

    只是沐王府岂是那么好说话的?更何况这是皇帝御赐的婚事,谁敢随便换人?聪明如周氏,难道连这点儿道理都不懂?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