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27 撕破脸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7 撕破脸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母亲,还有事吗?如果没什么事,女儿要回去绣嫁妆去了。”虚惊一场之后,司徒锦也没心情在面对这个面慈心毒的主母了。

    “司徒锦,你这是什么态度?怎么对母亲说话呢!”司徒雨一见到事情没有成,心有不甘。

    “你又怎么说话呢?我好歹也是你的姐姐!”司徒锦毫不服软的回敬道。

    司徒雨没想到她会这么肆无忌惮的跟她呛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举着手指着对方的鼻子,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二妹妹果然出息了。这还没有嫁去王府呢,就先在自个儿府上摆上世子妃的架子了!”司徒芸看着她轻松几句话就化解了危机再一次成为了赢家,就嫉妒的发狂。

    “大姐姐说笑了。母亲不是常教导我们,无论何时都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给司徒家丢了脸么?既然是这样,那锦儿这也是想先熟悉熟悉,免得到了外人面前就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不是吗?”司徒锦说的头头是道,让人无从拿捏。

    “你…”司徒芸就算是再能装,但是遇到司徒锦,也只有破功的份儿。

    “都给我闭嘴!”周氏见她们几姐妹争得不可开交,不得不出面阻止。“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吗?在这儿吵吵嚷嚷,成何体统!若是叫外人听见,还不笑话我们司徒府没有教养?都给我回去呆着,好好反省!”

    周氏这一顿训斥,总算是让司徒芸姐妹俩闭了嘴,乖乖的走了。

    司徒锦正要离开,却被周氏叫住了。“锦儿是不是觉得,母亲今儿个让你受了委屈?这也怪我,不该听信那个丫头的片面之词。可是你要知道,母亲训斥你几句,也是为了你好。毕竟嫁进王府那样的高门,时时刻刻都得警惕。你…不会怪母亲吧?”

    司徒锦一改往日的迎合,依旧冷着一张脸。“女儿不敢。如果母亲没什么事,女儿告退!”

    说完,也不等周氏回话,便大步离开了这令人厌恶的地方。

    “夫人,这二小姐实在不懂礼数,怎么就…”跟随周氏多年的嬷嬷有些气不过,张口说道。

    在背后议论主子的不是,居然还要求别人守规矩!

    周氏打断她的话,叹息道:“罢了罢了,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没想到她还真是深藏不露,反应挺快。”

    周氏年纪比司徒锦大不了多少,虽然见惯了人情冷暖,但也有不成熟的时候。

    “夫人打算就这么饶了她?”

    周氏笑得诡异,没有再吭声。

    要对付一个人,她有的是办法。既然撕破了脸,这一次不行,那么还会有下一次。她相信,凭借自己的手段,她一定能将收拾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回到梅园,司徒锦脸上的冷气还未散尽。

    “小姐怎么一个人回来,夏草呢?”缎儿望了望她身后,发现少了一个人。

    “死了!”司徒锦冷冷的回道,不带一丝的感情。

    缎儿有些惊愕得睁大了眼睛,一时半会儿没有回过神来。虽然那春妮夏草确实惹人讨厌,但是好歹同时奴婢,相处的日子也不少。这说没了就没了,确实让人有些难以适应。

    看到小姐面色不愉,缎儿便收敛了性子,不再追问。

    “缎儿,我冷。”司徒锦裹紧了身上的披风,但仍旧不断的打摆子。

    缎儿看到她这副模样,吓得不行。“小姐,您没事儿吧?快来人啊!”

    司徒锦被安置在软榻上之后,府医这才提着药箱子赶了过来。经过一番诊断,那府医久久没有回音。

    “大夫,小姐到底是怎么了,要不要紧啊?”缎儿在一旁急的头发都要白了。

    府医摇了摇头,叹气道:“二小姐这是心病…”

    “能看好吗?”缎儿急着追问。

    “这个很难说…如果二小姐…能够放开胸怀,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这病或许好治。但若是…”接下去的话,府医只说了一半。

    缎儿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她也是伴着小姐长大的,怎么会不知道小姐的心思?小姐这次去夫人的院子,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否则以小姐的脾气,又怎么会憋出内伤来?

    “我先开个药方,一会儿你出去抓药,煎了给二小姐服下。”府医一边收拾着药箱子,一边吩咐道。

    缎儿应声,然后将大夫送出了门。

    司徒锦躺在床上,不言不语,只是一双清明的眼睛一直睁着,这副样子让缎儿很是担心。

    “小姐,你好歹跟缎儿说说话呀!”缎儿眼眶泛红,都不知道怎么劝的好。

    司徒锦放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依旧木然的望着某一处出神。她也不是不想理会这个贴心的小丫头,只是她现在想要静一静。

    今日发生的事情,绝非偶然。

    一个丫鬟都敢明目张胆的欺负到她的头上去了,她一再隐忍居然换来这样的栽赃,她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那丫鬟胆子虽大,但如果没有人给她撑腰,她又如何敢对主子不敬?哼,这府里果真没一个省心的!

    明明知道夏草只是一颗棋子,明明知道她陷害了自己。可是在经过庭院时看到她浑身是血的冰冷尸体,她还是忍不住揪心。

    那惨烈的模样,让她想起前世自己的遭遇。

    她何曾不是某些人的棋子?

    只等目的达到之后,就会被无情的舍弃,成为一颗弃子!

    握紧了纤细的手指,任由那刺痛从掌心传来,司徒锦眼中的仇恨汹涌而至。

    周氏,我一定不会再容忍你继续欺凌!

    深夜时分,本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司徒锦的梅园也是一片宁静,烛火熄灭,炉子里的炭火也渐渐失去了温度。

    一阵清风过后,一道黑色的人影从屋顶上落下,悄悄地潜进了司徒二小姐的屋子。

    看着床上那个娇小的身影蜷缩着身子,小手紧紧地拽着被子,神色不安的模样,男子眉头微皱,不自觉的走到她的绣榻前,想要抚平她脸上的忧虑。

    睡梦中的司徒锦正在痛苦中挣扎,她梦见自己被押上刑台,听到母亲无助的哭喊,但她却无法自救。

    “不要…我不要死…”她呓语着。

    做噩梦了?

    男子小心翼翼的在她床榻前坐下,迟疑了好半响才伸出手去,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打起来。

    ------题外话------

    求留言,求抱抱。天气愣了,亲们注意身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