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55 世子的反常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5 世子的反常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众女眷听闻皇上銮驾驾到,全都规规矩矩起来。

    皇后领着一群嫔妃也步下高台,迎了上去。

    “臣妾恭迎皇上!”

    千姿百媚的美人们跪了一地,圣武帝面带笑容地上前亲手扶起皇后。“平身!”

    “谢皇上!”

    此时,司徒芸被外界的声响吵醒,总算是清醒了过来。当看到皇上和诸位大臣们都已经回来了,司徒芸便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整理着装,生怕失了体面。只是她之前那无状的行为,早已深入人心,此时再怎么装贤淑优雅,都晚了。

    司徒锦淡淡的瞥了一眼她的裙子,没有吭声,默默地退回到众闺秀当中,继续做她的隐形人。

    周围的目光,让司徒芸感到非常的窘迫。

    她就那样吓得晕倒,实在是太过丢人了。可是这也不能怪她不是?她可是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哪里见过那种阵仗,晕过去也是正常的。只是为何大家的目光都那么的不屑,还处处充满着鄙夷?

    走了两步,忽然发现裙角处有些不妥,低头一看,只见那裙摆都黏在一起,还隐约有水渍的痕迹,这让她很懊恼。

    她不记得刚才摔倒的地方有积水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个早就看不惯她作风的闺秀满是鄙夷的嘲讽道:“哎哟,司徒大小姐总算是醒了!还真是弱不禁风啊,这箭都还没有射出去呢,就已经吓得晕倒了,真是没有!”

    “你…”司徒芸为了保持良好的教养,一肚子的气只能憋在心里。

    “好了,慕云妹妹,你也别笑话她了。毕竟人家是太师府的大小姐,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胆子小点儿也是情有可原的!”另一位闺秀也阴阳怪气的说道,表面上像是在劝说,但那话里夹杂的嘲讽却是任何人都听得出来的。

    司徒芸狠狠地瞪着她们,却不能反驳,那种憋屈的感觉实在是难受。

    显然,这两人是故意在别人面前说这番话的。如果她被她们激怒,继而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那么她就中计了。

    见司徒芸竟然没有还击,那两个闺秀就有些悻悻了。

    回过头去看了某个方向一眼,刚才最先出口的女子又继续挑衅道:“哎呀,司徒大小姐,你这裙子是怎么了?”

    “不过是沾了些水罢了,不劳你们费心!”司徒芸冷冷的回敬着,想要离开却被二人给拦了下来。

    “哈哈…司徒大小姐可能还不知道吧?难道,你就没有闻到一股很特别的味道?”那个叫向慕云的千金好心的提醒道。

    司徒芸本来没太在意,但是被她这么一提醒,她忽然就觉得不对劲了。虽然已经开春了,但是天气依旧阴冷。她虽然传了不少的衣物,但腿间那凉飕飕的感觉却丝毫不减,隐约还有一股骚味传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司徒大小姐似乎是忘记了?”向慕云阴测测的笑着,嫌恶的用帕子堵住了鼻孔。

    那个一起的闺秀咯咯的笑着,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以为假装失忆,就可以抹掉这个耻辱了吗?这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情,多少双眼睛看着呐…”

    司徒芸秀眉轻蹙,不耐烦的说道:“两位小姐取笑够了没?如果没什么事,恕我不奉陪了!”

    说着,她就要往人群里钻。此刻,她穿着湿漉漉的衣裙很是不舒服,想要回到营帐中去换一套干净的衣服。

    “哎,怎么就这么走了呢?”向慕云捂着嘴笑道。

    “看起来,她是真的不记得了。哈哈…不过这里有那么多的人证,相信不久之后,整个京城都知道这司徒大小姐的丑事了吧?哈哈…”

    司徒锦听着她们的谈论,神色淡定,不见任何的羞愧之色。

    “咦,司徒二小姐倒是镇定。司徒家除了这么大的洋相,你居然还沉得住气!”对于这个大出风头的太师府庶女,很多人都是嫉妒的。

    原本让她出场,是为了给她难堪。可是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有那样出色的表现,还赢得皇后娘娘的夸奖。这大出意料之外的结局,显然不是她们想要的。

    “家姐娇贵惯了,身子柔弱,自然比不得二位的身强体健。呆会儿那公主若还要接着比试,锦儿一定会大力推荐二位的!”司徒锦也不是软弱可欺的,别人都送上门来了,她又何必客气呢。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司徒二小姐,哼!别以为你刚才大出风头,就可以跟我们这些高贵的嫡女叫板了!庶出的就是庶出的,没半点儿休养!”

    “是嘛…”司徒锦抬起眼眸,冷冷的扫了二人一眼。“整天只知道挖苦人,还喜欢落井下石,我看这嫡出的教养,也不怎么样!”

    “司徒锦,你敢跟我顶嘴?”向慕云大声的喝道。

    司徒锦佯装害怕的模样,朝着别人身后躲了躲。

    果然,听到这边有人喧哗,皇上的注意力也给吸引了过来。“谁在一旁喧哗,还不给朕站出来!”

    向慕云听到那声呵斥,吓得一脸惨白。她没想到,司徒锦这个丫头居然敢顶撞她这个嫡女,而她一时没有忍住,居然在天子跟前失了礼仪。

    “皇…皇上饶命,臣女知罪!”

    圣武帝看了一眼那跪在地上,吓得直哆嗦的女子,眼中露出几分鄙夷来。因为有异国的客人在,所以他才没打算追究。“退下,别让朕再看见你!”

    一句话,就给她判了刑。

    不能再面圣,那就意味着她不可能嫁入皇室,不可能成为封诰夫人!

    向慕云脸上的血色褪尽,差点儿都站不起来。

    刚才还与她亲近的那个闺秀,见她被皇上训斥,这时候也立马离她远远的,生怕自己也受到牵连。她的这一番举动,在别人的眼里,觉得十分可笑。

    这就是姐妹之情啊!

    司徒锦眼中饱含冷意,撇过头去,不再看她。

    “朕刚才看到这里挺热闹的,皇后在组织什么有趣的活动?”见殿上鸦雀无声,圣武轻咳一声,转移了话题。

    楚皇后立刻泛起温柔的笑意,将刚才的比试说了一遍。

    圣武帝听后不禁好奇的问道:“哦?太师府的二小姐,竟然也有这份能耐?”

    司徒长风听到皇帝点名,脸上满是惊奇。当看到自己的二女儿镇定自若的站在不远处,他忽然发现这个不曾怎么关注过的女儿,似乎比以前看起来更顺眼了。

    “陛下,这事千真万确!这大龙王朝的名门闺秀,也就司徒二小姐的骑射还看得过去。”不待皇后回应,坐在下首的慧玉公主就忍不住呛声了。

    这话里暗含嘲讽之意,圣武帝不是听不出来。但是有人能够压制住这降国公主的气焰,他倒是挺感兴趣的。

    “这司徒二小姐可在?”

    司徒锦听到皇上点到自己的名字,于是从人群里站出来,规矩的行了个大礼。“臣女司徒锦,参见皇上!”

    “司徒锦?这个名字好生熟悉…”圣武帝捋着胡子说道。

    楚皇后在一旁小声的提醒道:“皇上您忘记了?这就是隐世子未来的世子妃,还是您亲自下的旨意呢…”

    日理万机的皇帝,记不住一个小小的臣女,也是情理之中的。

    经过皇后这一番提醒,圣武帝顿时想起来了。“你就是未来的世子妃?”

    “臣女正是太师府二女,司徒锦!”她不卑不亢,掷地有声的说道。

    见她面貌普通,但却有一股子的韧劲和胆识,圣武帝不由得点了点头。“不错,的确有些世子妃该有的模样。”微臣多谢皇上夸奖!“司徒长风也跟着跪下,与有荣焉。”都别跪着了,起来吧!“圣武帝心情似乎不错的说道。

    司徒锦安静的起身,然后到司徒长风的身后站好。”你大姐呢,怎么不见人影?“等到司徒锦在他身后站定,司徒长风这才问起。

    司徒锦抿了抿嘴,道:”大姐姐的衣服不小心弄脏了,回去换了。“

    司徒长风不禁蹙了蹙眉,觉得这个大女儿也太没规矩了。如今皇上在此,她居然还有心情回去换衣服!

    相较起来,这个庶出的女儿却大大的为他争了光,还得到陛下的夸奖,也不枉费他将江氏抬为平妻,将她晋升为嫡女,入了族谱。”皇上,刚才慧玉公主提及和亲一事,不知皇上可有人选?“突然,一道娇滴滴的嗓音在大殿上响起,将众人的视线拉回了高台之上。

    皇后娘娘狠狠地瞪了宁贵嫔一眼,道:”此乃国家大事,宁嫔休得乱说!难道你不懂,后宫不能干政吗?“”臣妾知罪,一时口误,请皇上责罚!“宁贵嫔自觉说错了话,立刻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在御前跪下。

    圣武帝见是宁贵嫔,不悦的眉头这才稍稍松开。”宁嫔起来吧,朕恕你无罪!“

    似乎早料到皇上舍不得罚她,宁贵嫔娇媚的朝着皇帝陛下送了个秋波,然后挑衅的看着皇后娘娘。”谢陛下宽恕!“

    楚皇后极力的隐忍着,半天没吭声。

    皇上对宁贵嫔的宠爱,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么?当着群臣的面,宁贵嫔如此失仪,皇上居然连一句重话都没有!

    坐在下面的人,心思便开始运转起来。”父皇,今日收获不小,看来这一年又是大丰收啊!恭喜父皇,贺喜父皇!“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司徒锦抬起头来,向对面望去。此人不正是英俊不凡的太子殿下吗?原来,他也是这样喜欢溜须拍马的人!

    她以前怎么会看上如此虚伪的他的?”哈哈…皇儿说得好!“圣武帝听后,哈哈大笑起来。

    这的确是个好兆头!如今大龙国运昌盛,兵力强盛,百姓安居乐业,他这个当皇帝的自然也是十分的自豪。

    太子撩起明黄色的袍子,潇洒的坐下,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司徒锦收回鄙夷的目光,不再看这个令人厌恶的男人。这时候,换好衣服一脸清爽的司徒芸回来了。当看到司徒锦霸占了原先属于她的位子,脸色就有些难看。”二妹妹,你是不是记错了?这里可是我的座位。“不愧是有教养的大小姐,就算生气,说出来的话也是这么的挑不出刺儿来。

    司徒锦微微抬头,假装不知所措的看向司徒长风,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说出点儿什么。

    司徒芸见她没有立刻起身给她让出位子,心里更加的窝火。”二妹妹,这长幼有序的道理,你总该知道吧?看到大姐姐我来了,怎么还不退让?“

    她不大不小的声音,立刻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司徒锦低下头去,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众人看到这个太师府的嫡女竟然如此蛮横无理,非要逼得自家姐妹抬不起头来才肯罢休,都不禁摇了摇头。”锦儿就坐这里,芸儿就坐后面吧。“司徒长风有些不耐的的说道。

    本来就是她来晚了,居然还如此强行要求锦儿让位子,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尽管司徒芸才是嫡女,但是刚才皇上亲口夸奖了锦儿,还称赞她担当得起世子妃这个头衔,他自然是要按照皇上的心意行事了。如果顺了芸儿的意,亏待了皇上眼里的贵女,那皇上会怎么看他,他这太师还要不要当了?

    司徒芸没想到转眼间,爹爹就向着司徒锦了,自然是不服气的。”爹爹,自古以来,以嫡为尊。这个位子本该就是我的,二妹妹却霸占着不肯起来,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周围都是看好戏的人,司徒长风感到有些不悦。”你说的是什么话?!你是嫡女,难道你二妹妹就不是了?你可别忘了,她也是上了族谱的,被宗族承认的嫡女!“

    司徒芸气得哽咽,她没想到爹爹会为这个她从来都看不起的庶妹正名!”爹爹…您怎么能这么待我!我可是司徒家名正言顺的嫡长女,是您明媒正娶的发妻所生!她算什么?不过是个妾生的,算哪门子的嫡女!“兴许是被气糊涂了,司徒芸也顾不上什么场合,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司徒锦知道司徒芸一直因此事耿耿于怀,处处针对她。但她可不是个任人欺负的主儿,重活一世她绝对不会轻易被她这个大姐给糟践!”大姐姐莫要生气,锦儿这就给你让座!“说着,司徒锦便像个小媳妇儿似的,战战兢兢的起身,身子还一抖一抖的,像极了被欺压惯了的庶女。

    司徒芸见她故意给自己下套子,恨不得上前给她一耳光。可是在司徒长风的面前,她却下不了手。因为她一向所表现出来的温柔娴雅,是爹爹最欣赏的。她万万不会为了这么点儿小事,而破坏了她在爹爹心里的形象。

    狠狠地瞪了司徒锦一眼,司徒芸便以最优雅的姿态落座。

    司徒锦低着头,乖乖的移到后面的座位坐下,半天都没有抬起头来。

    司徒长风深吸一口气,很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火,尤其皇上还在。只能不认同的瞪了司徒芸一眼,然后打算等无人的时候再训斥她几句。但没想到,屁股还未沾到椅子,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给笼罩,冰冷如刀子的嗓音在他头顶响起。”真没想到,本世子是如此的不受待见!本世子钦定的世子妃,居然还要给他人让座!“

    司徒长风打了个激灵,差点儿没吓得跌坐在地。”世子爷…芸儿,还不站起来,把位子让给你妹妹!“

    司徒芸极不情愿的站起来,还想据理力争。”锦儿妹妹还没嫁进王府呢,自然是要长幼有序,世子管的是不是有些多了!“

    冰冷的眸子射向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龙隐凉薄的嘴唇轻碰。”这么说来,你是不承认锦儿这世子妃了?“

    司徒芸哑然,不服气的回道:”就算锦儿是未来的世子妃,但在府里,也依旧是个庶出的。嫡庶有别的道理,世子爷不会不知道吧?“

    很好!龙隐的眼眸渐渐沉了下去。

    司徒长风意识到这是世子爷要发火的征兆,立刻将司徒芸给拉到一旁,喝斥道:”休得放肆!还不给世子爷赔礼道歉!“

    司徒芸咬着下唇,就是不肯开口。

    凭什么她要道歉?她又没有说错,司徒锦本来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若不是皇上的一道圣旨,她连个奴婢都不如,为什么她这堂堂的嫡女,要这般忍气吞声?她就是不服!

    龙隐见她那倨傲的模样,也没有责骂,反而转过身去,对皇上一抱拳,说道:”皇上,看来您的圣旨似乎没什么威信!臣的妻子,可是您亲自指的婚。如今她被人轻视到如此地步,臣真替您寒心。“

    见隐世子扯到了皇上,司徒长风额头上的汗珠就忍不住往下掉了。”逆女!还不快向皇上磕头认罪!“说着,他自个儿倒是先跪了下来,不住的磕头。”都是臣教女无方,请皇上恕罪!“

    司徒芸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那高高在上的帝王,见他脸上的笑容隐去,顿时也吓到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认错。”臣女知罪,请皇上开恩!“

    对于龙隐世子的这一番作为,很多人都甚为不解。

    这个冷情的世子,据说很是嗜血,是个杀人不长眼的魔头,就连皇上也对他敬畏三分,不敢轻易得罪。如今为了这么点儿小事,他居然站出来为那个不起眼的女子鸣不平,这也太不寻常了。

    当然,这些人当中,也包括了诸位皇子和皇妃。”隐世子严重了,不就是一个座位嘛,何必如此大动肝火?“太子龙炎眼神闪烁了几下,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这隐世子一向是个中立派,既不支持他这个太子,也不跟任何皇子结交,独来独往,是个极不好惹的人物。可是他的身后是沐王府,握有整个大龙一半的军权,势力不可小觑。如果能够将他纳入自己这一边,对他也是极为有利的。

    所以在这个尴尬的时刻,皇上还没有发话,他便率先出来,想要替他解围。

    龙隐瞥了他一眼,不理不睬,依旧望着圣武帝,等着他的裁决。

    太子被漠视,藏在袖中的手不禁紧握起来,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好你个龙隐,亏他还如此看重于他,给他一个台阶下,没想到他居然不识好歹,敢给他摆脸色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圣武帝瞧了一眼这个胆大妄为,却深得他喜爱的臣子,不由得在心里叹气。他这个皇帝当的,难道真的那么没有威信?”司徒爱卿,朕记得你曾经上表,说已经抬了二小姐的生母为平妻,还让二小姐入了族谱,不知可有此事?“

    司徒长风擦了擦冷汗,道:”是,臣的确已经抬了锦儿的身份。“”那刚才司徒大小姐口口声声,说司徒二小姐是庶出的,这又是为何?“圣武帝盯着司徒长风,渐生冷意。

    看来,他的确是需要好好管教一下这些臣子了,免得他们越来越嚣张,不把他的旨意放在心上。”臣惶恐…臣一定好好约束她的言行,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只听见扑哧一声,刚才还在看戏的慧玉公主居然笑出声来。”陛下,这司徒大小姐,是在拿她的妹妹泄愤呢!“”哦?公主此话何意?“圣武帝有些不解的问道。

    慧玉公主笑得十分肆意,说道:”刚才,各位娘娘和千金可是瞧见了的。这司徒大小姐看起来端庄娴雅,实际上是个胆小怯懦的。在本公主与司徒二小姐比试骑射的时候,居然晕了过去,还吓得尿了裤子。这么丢脸的事情,她自然是心情不好了。“

    在场的人听到公主的言论,一个个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连带着看向司徒长风这边的时候,也是充满了鄙夷。

    居然在皇家围场尿了裤子,这等失礼的事情,实在是很可耻!

    司徒芸的脸色瞬间惨白!那个公主刚才一定是在开玩笑吧?她只是吓得晕倒了,怎么可能做出那么丢人的事情呢?她一定是开玩笑的…

    感受到周围的嘲笑声,司徒芸简直要疯了。

    她是高高在上的嫡女,是整个太师府的骄傲,她怎么能这么丢人现眼?!她忍不住用眼神偷偷的向爹爹求救,希望可以将众人的视线转移。

    司徒长风也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半天回不过神来。

    她的女儿竟然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而且还是那个做派优雅,端庄高贵的大女儿?这也太荒唐了!他不信!”锦儿,公主说的,可是真的?“为了求证,司徒长风只好问了当时在场的二女儿。

    司徒锦捏着手里的帕子,不敢吭声。”司徒锦,我没有如此失态只是晕倒,对不对?“”你倒是说啊!“

    这父女俩都急了。

    司徒锦咬了咬牙,点了点头。”公主说的,都是事实。“

    司徒芸只觉得脑子一嗡,如被雷劈了一般。”你…你说谎,一定是你栽赃我的,对不对?!你怎么能如此狠毒!“

    慧玉公主见她不承认,便继续说道:”司徒大小姐敢做不敢认么?当时在场的,可不只本公主一人!或者,你想污蔑本公主说谎不成?“

    司徒芸瞪大眼睛,望着那娇蛮的公主,恨不得用眼光杀死她。她为何要当众揭穿她的丑事?她是何居心?”公主息怒,臣女不是这个意思!“司徒长风不想把事情闹大了,只好替司徒芸道歉。

    人家虽然是降国的公主,但身份毕竟在那里,不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万一将来和亲的对象是皇子或者亲王世子,那他更是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如此失态,他的老脸就挂不住了。”你这个逆女,居然还有脸出现在皇上面前,还不给我回府去好好反思?!“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把这件事给掩盖过去,等风声过去。

    周围的指指点点,让她都要喘不过气来了。她的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了,她真的很不甘心!她来这里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她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离开?唯一能够留下来的办法,就是让司徒锦帮她求情了。

    可是一想到要向这个处处不如自己的女人乞求,她的心就好恨好恨。”二妹妹,你帮帮大姐姐吧?姐姐不能就这么回去,否则,姐姐以后要怎么做人?“

    她一定要一雪前耻!

    晚上行宫有晚宴,正是各家千金表现的大好机会。只要她表现出色,这些微不足道的小错,别人一定能够忘记的!她这样想着。

    司徒锦微微抬起头,有些惶恐。”大姐姐,这是爹爹的决定,锦儿如何能够做主…“”二妹妹你最是菩萨心肠,你就帮大姐姐求求爹爹,让我留下来吧?“司徒芸知道她不想帮自己,但是她相信这么多人看着,司徒锦也不好拒绝她的。

    作为未来的世子妃,这点儿肚量都没有,是会被人耻笑的。

    果然,司徒锦犹豫了一会儿,便向司徒长风开口了。”爹爹…姐姐也不是故意的,您就原谅她这一次吧!“

    司徒锦自然是不会让司徒芸这么轻松的离开,她还没有彻底的被打击,她怎么会放她走呢?所以司徒芸低下头放下架子恳求她的时候,她就来了个顺水推舟,假装好姐妹,替她说了话。

    司徒长风长叹一声,不得已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司徒芸知道,他这是默许的意思,脸上顿时喜笑颜开。看来,在爹爹心里,她还是最疼爱的女儿,不然也不会答应她留下来。

    这样想着,司徒芸那虚荣心就又膨胀起来。

    圣武帝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心中早有了定夺。”众位爱卿,今日猎得了不少的野物,不妨就让御厨做一顿野味,也好犒劳犒劳自己,如何?“”皇上圣明!“众人这才把注意力转移,都恭敬的拜倒在地。”吩咐下去,申时大摆筵席,分享这些美味!“皇帝难得心情好,又不用处理政务,自然是要歌舞升平一番。

    随侍的太监立刻将皇上的谕令传达了下去,只等着傍晚时分开宴。”陛下,慧玉听闻隐世子文武双全,琴艺更是一流。不知道本公主有没有这个耳福,可以听到隐世子亲自演奏的妙曲?“

    龙隐在听到这个提议的时候,恨不得将这个公主给一掌拍死。要听他弹奏,简直痴人说梦!”哦?朕还不知道隐世子还会弹奏古琴…“圣武帝望了龙隐一眼,没有直接下令,而是给了他选择的权力。

    龙隐没有否认,但是也没大方到任人差遣,径直走回他的坐席。

    司徒锦闻声抬起头,望向那个一身黑衣装扮男子,心里充满了好奇。他居然还会弹琴?这慧玉公主又是从何而知的?

    被她打探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龙隐拿起酒壶,自斟自饮起来。

    慧玉公主见他拒绝了自己的提议,心里有些郁结。她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不起眼的丫头,为何他总是对她这般冷漠?”隐世子为何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本世子不记得与公主有任何交情!“

    一个人热情似火,另一个却冷如寒冰,一来二去那慧玉公主就有些沉不住气了。”龙隐,你不要太过放肆,再怎么说我也是大夏的公主,是陛下的客人!“”公主也别太张狂,这里是大龙,而非你的大夏!本世子也不是无名之辈!“龙隐重重的放下酒杯,冷冷的说道。

    慧玉公主气得双颊通红,眼中隐含泪意。”隐世子,你也真是的。如此佳人,你也舍得让她难过?“说话的,是皇帝的第三个儿子,莫妃之子龙骏。

    这是一个温文尔雅翩翩贵公子般的皇子,身材颀长,相貌更是无可挑剔的俊美,与他那母妃同样属于魅惑人心的祸水一类。”三皇子如此怜香惜玉,不如就由三皇子演奏一曲,为公主助兴吧!“龙隐不冷不热的说着,将这个烫手山芋推给了他。

    龙骏神色变得飞快,快的让人捉不住。但是即使再快,司徒锦还是注意到了,他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般儒雅呢!

    果真是皇室子弟,擅于伪装。

    司徒锦撇开目光,继续神游。”骏也想好好表现一番,奈何技不如人,就不在隐世子面前班门弄斧了。“说完,他便安静的坐了下来,不再开口。

    太子看向这个三弟,不明白他为何突然站出来为那公主说话,但是他这个举动,却让他产生了怀疑。该不会这个一向为他是从的三弟,也开始有异心了吧?

    龙骏接收到龙炎警告的眼神,不着痕迹的低下头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此时,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却站了起来,对着圣武帝鞠了一躬,道:”父皇,既然公主如此有兴致,不若就由儿臣来开个头好了。这里有不少的才子佳人,个个都是出自名门,相信夜抛砖引玉之后,他们会有更好的表现。“

    圣武帝见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年,脸上满是笑意。”老五你又坐不住了是吧?也好,那你就做个表率,也好让众人给评评,你那所谓的才艺!“

    皇帝的话音刚落,不少的人便开始笑了起来。这龙夜的确是个很会活跃气氛的,他总是有无数的奇怪想法,总能逗得大家欢乐开怀。

    五皇子龙夜也不客气,走到大殿中间,然后从衣袖里拿出一块帕子来。”今日,夜就为大伙儿表演一个奇幻术好了!这可是我游历的时候学到的新奇玩意儿。“

    说着,他将那块普通的帕子在众人面前展示了一番,然后将它轻轻地盖在了自己握成拳的手上。”大家可看好了,刚才我的手里可是什么都没有!“

    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他转了一圈,然后猛地将手里的帕子给扯了下来。令人惊奇的是,一只鸽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哇…这是怎么做到的?刚才明明什么都没有!“”真是太神奇了!“

    当所有的人为之感叹的时候,司徒锦却弯起唇角笑了。就这样的市井把戏,居然将他们唬得一愣一愣的。这不过是个障眼法罢了!那鸽子早就在他的袖子里藏着了,他不过是手法快,没有被人看到而已。”好好好,真是精彩!“圣武帝被逗得哈哈大笑。

    皇后也娇嗔的说道:”夜儿,你不好好儿的跟着师傅学武功,这些民间的杂耍倒是学的有模有样!“”母后,您也知道儿子不是学武的料。与其浪费时间在那枯燥的事情上,还不如多学一些小把戏,也好让父皇母后开心!“龙夜嬉皮笑脸的走上前,说笑着。”你呀…“圣武帝看着这个小儿子,真是又爱又气。

    夜儿是他最小的儿子,也是他最疼的儿子。他从小就没有了母亲,是由齐妃一手带大的。可是他却没有一点儿自卑,一直都乐观的活着。他天资聪颖,个性开朗,原本是个很不错的皇位继承人,可惜他从小到大都比较贪玩,对帝王之术根本不感兴趣。久而久之,他也就对他不再抱有希望,而只是将他当成是开心果,看着他开心就好了。”父皇,儿臣还会很多戏法儿哦…“龙夜笑着,又将那白色的帕子盖在了手上。

    这一次他会变出什么样的东西来呢?大家都好奇的等着。

    龙夜吊足了大家的胃口,才将手上的帕子给掀开。但在那一刻,帕子下寒光一闪,一柄匕首赫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等到众人惊讶出声的时候,龙夜已经扑向了圣武帝。”来人啊,护驾!“一旁伺候的公公见龙夜居然行刺皇上,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侍卫们半天才反应过来,此时赶来救驾已经来不及。眼看着那匕首就要刺到圣武帝的身上,一股有力的罡风扑来,将匕首偏移了几寸,让圣武帝躲过了一劫。”混账!你竟然敢行刺朕!“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惊讶,圣武帝居然坐在那里,动弹不得。”皇上小心!“周围前来救驾的,大声喊道。

    司徒锦看到这一幕,心也是跳个不停。

    这行刺之人,绝对不会是真的龙夜!据外界传闻,这五皇子是个极为孝顺之人,品格高尚,怎么会做出这般大逆不道的事情来?想必此人一定是易容成五皇子的模样,精心策划的这一刺杀吧。

    因为有刺客,所以大殿之上都乱成了一团。

    胆子小的人全都慌乱的四处奔跑,生怕跟着遭殃。司徒锦也谨慎的盯着那高台之上的搏斗,不敢轻易涉嫌。

    此时,从外面又涌进来一批黑衣人,个个都拿着大,看起来十分的凶狠。”杀了狗皇帝!“”杀呀!“

    不少来不及躲开的,全都成了刀下亡魂,死状可怖!

    司徒锦心跳个不停,努力寻找着避难所,她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做了替死鬼。她还有大仇未报,还有娘亲弟弟在等着她看护,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死掉呢?

    跟随在她身侧的司徒芸此时却异常的镇定,她一双如水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司徒锦,一刻都没有放松。

    从刚才刺客被发现的那一刻,她就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一个光明正大除去司徒锦这个贱丫头的好机会!这么混乱的场面,相信死个把人也是很正常的。毕竟现在大家最担忧的只有自身的安全,哪里会管别人。只要她抓住时机出手,司徒锦必死无疑。

    到时候,把这些过错往那些刺客身上一推,那她就可以置身事外了。

    想到这里,她嘴角慢慢的翘了起来,看向司徒锦的眼神就更加的怨毒了。这一次,她一定可以成功除去司徒锦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