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62 离间计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2 离间计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哐啷一声,一只双耳花草花瓶在地上摔得粉碎,接着便是司徒青那低哑生涩的怒吼声。“我为何要寄养在母亲名下?我又不是没有生母!爹爹也真是老糊涂了,竟然将我娘亲弃之府外,真是何道理?!”

    “哎哟我的好少爷,您别再乱说话了!”一旁伺候的小厮立马将他的嘴给捂上,生怕他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到时候,他们整个院子里的奴仆,恐怕都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以前少爷是府里的香饽饽,就算主母再不喜欢他,但是有老爷疼着惯着,少爷自然是春风得意。可如今,吴姨娘的恩宠不在,二夫人又怀了身子,主母又对少爷不闻不问,老爷自然就偏心一些。

    若是以往,他们还会由着少爷这样胡闹,反正老爷也不会计较。但是少爷如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恩宠,还这般冥顽不灵,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你干嘛拦着我,找死吗?”司徒青哪里肯咽得下这口气,非要将事情闹大不可。

    “少爷啊,您快别作声了吧!一会儿老爷回府来,听见了这些话,怕是又要动家法了!”

    说到这家法,司徒青才收敛了一些。

    他虽然还没有领教过那家法的厉害,可是听府里的管家说,以往动用过家法的人,非死即残。他还年轻,还有很多好日子过,他才不想死呢!

    “别…别拿家法吓唬我!本少爷可是太师府唯一的男丁,爹爹才舍不得动用家法!”尽管心有余悸,但司徒青却是个盲目自信的家伙,仗着自己长子的身份,自然不把任何规矩放在眼里。

    贴身服侍的丫鬟一边打扫着屋子里的凌乱,一边催促着道:“少爷,时候不早了。夫人那边想必已经等急了,您还是快些过去吧,免得误了吉时。”

    今儿个族里的很多长辈都到了,就是为了观礼的。如今少爷还在这里闹脾气,这要是惹怒了那些老主子,那她们也要跟着遭殃了。

    司徒青原本已经消了消气的,但一提到这过继之事,他就大为恼火。“我不要过继到母亲名下去,我要娘亲!”

    “少爷,您怎么糊涂了!吴姨娘犯了大错,老爷说再也不许她踏进太师府一步!您就算有不满,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跟老爷作对啊,这对您又能有什么好处?再说了,能过继到主母名下,也是您的福气。跟着夫人,您的身份就由庶子变成了嫡子,将来这家业,您继承得名正言顺,别人也不会说什么闲话了…”司徒青的奶娘邓氏从外面进来,见到他仍在闹,只得苦口婆心的劝导。

    司徒青咬着牙,半晌没有说话。

    奶娘说的没错,他现在的身份的确不怎么光彩。若是能够养在嫡母身边,那就是嫡子,是可以上族谱的。想到司徒锦也是因为其母抬了位份,才由庶女变成了嫡女,成为爹爹疼爱的女儿,他便有些动心了。

    邓氏见他有所动摇,便接着劝道:“少爷,奴婢知道您心里的苦。姨娘的事,老爷很是痛心,但哪个男人能够忍受被戴绿帽子的?没有迁怒到少爷您身上,已经是万幸了。少爷若真想要尽孝,大可先讨好主母,在府里站稳脚跟。有朝一日,老爷夫人不在了,那府里还不是您说了算?要想接姨娘回来,那也是轻而易举的。”

    “妈妈说的有理!”司徒青的情绪渐渐安定下来。

    “还不快给少爷更衣,待会儿误了时辰,可有你们好看的!”如今吴氏不在了,邓妈妈就成了这院子里资格最老的,说起话来也是最有力的。

    那些小丫鬟立刻找了最体面的衣裳给司徒青换上,然后再给他梳理好了头发,这才退到一边。

    “邓妈妈,这院子里的事情,以后就交给你了。对了,你私底下出去找找娘亲的下落,先将她安置好了,千万别让她吃一点儿苦。”对于自己的生母吴氏,司徒青还是很有感情的。毕竟十几年的母子感情,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

    邓氏应了下来,帮司徒青打点好了一切,便悄悄的从后门溜了出去。

    前厅之中,司徒长风已经下朝回来,正与族里的长辈们喝茶聊天。周氏及一并子女在一旁恭敬地伺候着。

    司徒锦跟在江氏的身后,一直低眉顺眼的,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司徒芸司徒雨姐妹俩眼中充满着不屑和不耐烦,而司徒娇司徒巧则是满满的羡慕。

    当司徒青踏进前厅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他一人身上。

    “怎么这时候才来,竟然让族里的长辈好等?真是没半点儿规矩!”司徒长风本来对这个儿子失去了信心,如今看到他愈发的不懂事,心里就有气。

    周氏倒是笑得大方得体,在一旁替司徒青开解。“青儿虽然是个男孩子,但也是需要时间梳洗梳洗的。瞧他今天这身打扮,定是费了一番心思的。这般精神奕奕的样子,才像个正经的嫡子嘛!”

    周氏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江氏的肚子上扫着。

    许嬷嬷说那香囊已经送过去有一段时日了,为何还没什么动静。看江氏那愈发红润的脸庞,周氏心里就嫉妒的要发狂。

    司徒锦感受到周氏不善的眼光,缓缓地抬起头来。迎上那双志得意满的眼睛,她的嘴角勾勒出浅浅的痕迹。

    就先让她得意吧!

    司徒青会不会是个乖巧孝顺的,那还有待商榷。将来能否为周氏所用,还是个问题呢!她以为将庶子养在自己名下,地位就稳如泰山了?始终不是自己亲生的,人心隔肚皮,司徒青是福是祸还说不准呢。

    “儿子给父亲母亲请安,给各位长辈请安!”司徒青一改往日的嚣张跋扈,忽然变了个人似的,沉稳了起来。

    司徒锦眼里满是笑意,她打量着四周的反应,心想这司徒青身边还真是有能人,居然能将他改造的如此稳重有礼,还真是不容小觑啊!

    果然,司徒长风见到他这变化,也是欣喜不已。“起来吧…快过去个你母亲磕头,往后她便是你的嫡亲母亲,你可要好好的听她的话,切莫再胡闹了!”

    司徒青乖巧的来到周氏的面前,接过丫鬟递上来的茶水,恭敬的敬上。“儿子给母亲敬茶,以后还望母亲多加教导孩儿才是!”

    周氏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但脸上却笑容依旧。“青儿真懂事,是个好孩子。”

    说完,拿过许嬷嬷递过来的一块白玉,亲手给司徒青戴上,算是见面礼了。“这玉是上好的和田玉,希望我儿往后能够发奋图强,早已取得功名,也好光耀门楣。”

    司徒青假意奉承了一番,表现得极为得体。

    司徒雨不屑的冷哼一声,然后依偎到司徒长风的怀里,开始撒娇。“爹爹…女儿不要嫁到那劳什子的穷乡僻壤去,您让母亲收回成命,好不好?”

    原本是欢欢喜喜的气氛,却让司徒雨一番话给搅合了。

    司徒长风不满的看着这个骄纵的女儿,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已经定下来的亲事,岂能随意更改?!”

    “可是女儿身娇肉贵,去那苦寒之地岂能受得了?再说了,女儿也舍不得爹爹您啊…”司徒雨知道此时不能太过放肆,只好取巧的撒娇卖乖。

    司徒长风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将司徒雨给拉到一边。“已经决定的事,岂能更改?三日后男方就上门来迎亲了,你还是回去好好儿准备准备,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司徒长风的狠话,彻底的伤了司徒雨的心。

    她都这样低声下气的恳求了,没想到爹爹还是狠狠地拒绝了她,顿时心生愤慨,大声的顶嘴道:“我不嫁!要嫁,就让司徒巧替我嫁!打死我,我都不会离开京城的!”

    “你…”司徒长风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恨不得一掌拍死这个逆女。

    周氏见气氛不对,立刻上前来劝阻。“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怎么就吵起来了呢?雨儿你也是,目无尊长成何体统!再有不满,也不能当众顶撞你爹爹,你女戒都学哪里去了?”

    司徒雨撅着嘴,看向周氏的眼神也非常的气愤。

    她的婚事,都是周氏在操办,那人也是她选的。说到底,想要将她远嫁的,就是这个嫡亲的姨母!她真的不懂,周氏为何会对她下毒手,非要将她逼死才肯罢休!

    “母亲还真是贤惠,爹爹将这个家交到您的手上,您就是这么对他的子女的?虽说我不是母亲亲生的,但至少也是有血缘关系的,您怎么下得了这狠心,要将我嫁到那么偏远的地方去?”

    周氏气结,半天说不出话来。

    司徒雨一向对她恭敬孝顺,从未这么跟她说过话。现在看来,这丫头是有了自主意识,对她也开始怨恨起来。

    “雨儿,你再若多说一句,就别怪爹爹不客气,动用家法了!”司徒长风见她越说越不像话,便动了怒。

    司徒雨也是倔脾气,不肯服软。“哼,我有说错吗?自打姨母进了府,这府里就愈发的不太平。二十岁都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能有什么好的?说不定她就是个扫把星,所以才闹得家宅不宁!”

    周氏一听这话,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她可是从小娇养大的大家闺秀,是别人眼里不可多得的才女。若不是眼光太高,一直挨到二十岁还未出嫁,岂会遭受这般无礼的抨击?而这个拿她说事儿的还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亲姐姐的女儿,她的亲外甥女,这叫她如何能不生气?

    “妹妹,你太过放肆了!”司徒芸也觉得司徒雨说的有些过了,便出声阻止。

    司徒雨瞥了自己的亲姐姐一眼,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出言讽刺道:“姐姐,咱们俩才是最亲近的人,你居然帮着一个外人来欺负我?哼,至于这样讨好嫡母吗?你也是堂堂正正的嫡女,她不过是个继室!她如今能这般对我,将来也会这么对你!”

    “你…”周氏气得头昏眼花,一口气没缓过来,便晕了过去。

    丫鬟婆子们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将周氏救醒。司徒芸也周旋在周氏身旁,一副孝女的模样。“雨儿,你还不住口?!难道真的要动用家法,你才肯闭嘴吗?”

    面对这赤果果的威胁,司徒雨却丝毫没有畏惧。反正她已经是这样了,还有什么好怕的,还不如将心里的话一吐而快来得痛快。“爹爹若是觉得女儿有错,尽管罚我好了。但是有些话,女儿还是要说的。女儿自认为没做错任何事,却要被嫡母远嫁,还是给一个糟老头子做妾。女儿就算再不济,也是太师府的嫡女,是丞相府的外孙,这样被糟践,难道爹爹就有脸子了?咳咳…可怜我一个没娘的孩子,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司徒长风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个女儿,被她的这番话给刺到了。“你说什么?你母亲要将你嫁给一个老头子?还是小妾?你哪里听来的风言风语,你母亲岂是这般不明事理的人?”

    周氏虚弱的靠在椅子里,尽量减少着存在感。但是司徒长风那大声的质问,还是让她有些心虚。

    这男方的情况,她一直没有如实告诉司徒长风,也不知道这丫头从哪里打听到的消息,居然知道这其中的内幕。

    “爹爹…女儿好歹也是您的嫡女,这要是嫁过去,还不让人给笑话死。爹爹的颜面又要放在何处啊?”司徒雨见司徒长风脸色变得阴沉,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奏效了,便继续哭诉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周氏,你说,雨儿说的可是真的?”司徒长风可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哪里容许自己的女儿嫁得如此不堪,加上屋子里都是族里的老人们,都在看着自己,只好朝着周氏大声质问道。

    周氏捏了捏手掌心,虚弱的笑着回道:“老爷这是怎么了,难道还信不过妾身吗?雨儿虽然任性,但好歹也是姐姐的骨肉,我又岂会那般狠心,为她寻这么一门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恐怕是有人从中作梗,故意传达了有些错误的消息给雨儿,才让雨儿如此误解于我吧…”

    说着,周氏眼眶红了红,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司徒雨听完周氏的解释,心里更加的气愤。她哪里会有这么好心?那户人家的情况,她私底下早就打听好了,又岂会有假?周氏如此抵赖,实在是可恶的很!

    “爹爹…是不是女儿误听,查一查不就知道了?”

    司徒长风身子一窒,觉得司徒雨说的在理。“好,我这就叫人去查。如果情况属实,爹爹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但若是有半句虚言,你可要想好了这后果!诋毁嫡母,这罪过可不小!”

    司徒雨微微的缩了缩脖子,这会儿又变得胆小了起来。

    但是为了自己的将来,她一咬牙,认了。“爹爹…女儿说的句句属实,绝无半句假话!”

    司徒长风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便让自己的贴身小厮下去查去了。周氏见司徒长风居然不信任她,而听了司徒雨的话,去调查那户人家的消息时,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男人果然不是个东西,需要你的时候,便觉得你什么都是好的。一旦嫌弃起来,就什么都不是!

    司徒芸看着周氏那隐忍的愤怒,心里也暗暗吃惊。

    难道真如雨儿所说的那样,这姨母真的在背地里算计她?一直以来对周氏的信任和追捧,在此刻渐渐有了裂痕。

    族里的长辈见了这场景,都不断的摇头。

    “真是家门不幸,居然生出这等目无尊长的子孙来!”

    “唉…还以为丞相府肯将小女儿嫁过来是看在太师府的面子上,看来这其中大有猫腻啊…”

    周氏被打量的眼光包围着,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她是天之骄女,何曾受过这般委屈?顿时心里一酸,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

    “母亲切莫伤心,三姐姐都是满口胡说的。三姐姐,你还不过来给母亲道歉?”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儿戏的司徒青总算是站了出来,说起了公道话。

    但他的目的性太过明显,讨好的方式也欠思量。

    司徒长风都还没有给司徒雨定罪呢,他居然就先斩后奏,将所有的错都归到了司徒雨的身上,实在是有些欠妥。

    司徒锦瞥了对面的这几人一眼,有些无聊的揉着手里的帕子。

    司徒雨自然是不会那么轻易认输,哪里肯给周氏道歉。“还真是会演戏啊?前几日还在院子里闹着不肯认嫡母,这会儿子倒当起乖儿子来了!哼,别以为你在想些什么,我可不是三岁小孩儿,你这把戏还嫩了点儿!”

    “你…好歹我也嫡子了,你竟然这么跟我说话?难道就不怕将来嫁出去之后,没有娘家可以依靠?”司徒青威胁道。

    司徒雨很不屑的瞪了他一眼,道:“哟,就摆起架子来了?爹爹还健在呢,你就这般心急,想要夺这家主之位了?”

    平日脑子最不好使的司徒雨,这会儿倒是聪明了。

    司徒青的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转青,恨不得上前去与司徒雨厮打在一起。但是为了给长辈一个好印象,他只好忍了。

    奶娘说的不错,如今他地位不稳,羽翼未丰,还不能明目张胆的与那些正经主子对着干。可司徒雨也太过嚣张了,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爹爹…”

    “爹爹…”

    司徒雨和司徒青同时向司徒长风求助,闹得司徒长风一个头两个大。

    这时候,江氏体贴的走过去,扶着司徒长风坐下,又端上茶水给他压惊。“老爷,切莫为了一点儿小事伤了身子。”

    江氏的温柔体贴,表现的恰到好处,让司徒长风心里一暖。

    这几个孩子实在是太混账了,简直没将他放在眼里。还是江氏温柔细心,最得他的心。与周氏的精明能干比起来,他更喜欢江氏这样的解语花。

    众人看着司徒长风对江氏的态度,一个个都嫉妒的红了眼。尤其是周氏,她乃堂堂主母,居然让一个妾出身的人压过了自己,心里哪里肯甘心。

    “你这个狐媚子,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勾引老爷,太不像话了!”

    一句话说出口,周氏就后悔了。

    她平日里树立起的贤惠大方,在此刻瞬间崩塌。

    司徒长风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看着周氏的时候有些不敢相信。她不是很温柔很懂事,很知书达理的吗?怎么说出这般不中听的话来!

    周氏咬着下唇,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居然被江氏一刺激,就将心里的话吐了出来。这下子,恐怕她在司徒长风心里的形象,要大打折扣了。

    江氏被指责成了狐狸精,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力。她眼眶中盛满了泪水,娇弱的模样让人心疼不已。“老爷,妾身没有…”

    司徒长风被她这么一哭,顿时心软了,对周氏说起话来也多了几分苛责。“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江氏是平妻,怎么就是狐媚子了?她如今有了身子,可经不起这么折腾!”

    周氏撇了撇嘴,有些愤愤不平。

    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他居然教训起她这个嫡妻来了。江氏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妾而已!说得好听是平妻,实际上也不过是比妾室高了那么一点点,说起来还是半个奴婢,有什么好神气的!

    不过,这些话她可不敢说出口。

    如今已经惹得老爷不痛快了,她可不想再中了某人的计谋,彻底将自己打入冷宫。可是她不想惹事,偏有些木头脑子的人想要替她出头。

    司徒青见嫡母被骂,为了表现自己的孝心,自然是要出声相助的。“二夫人就算是平妻,但也屈居于母亲之下,爹爹这么做,岂不是宠妾灭妻么?”

    宠妾灭妻那可是大罪,是要受到严厉的惩罚的。自古以来,嫡妻的地位可是很尊贵的,大龙王朝也很重视嫡庶有别,对于宠妾灭妻的行为很为不耻。如今司徒青提到这个,无非是在讽刺司徒长风嫡庶不分,是个老糊涂。

    司徒长风肯定是不干了,顿时气得将手里的茶盏给扔了出去。“你个逆子,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难道你就不怕被有人之心听了去,在朝廷参上我一本?我怎么就生养了你这么一个大逆不道的儿子!”

    司徒青原本是想讨好周氏的,如今被司徒长风这么一骂,心中很是不快。这拍马屁没有拍对地方,到给自己惹来了麻烦。

    “老爷…妾身…妾身自知地位卑微,青少爷已经是嫡子,教训几句就好了,他还小,可经不起罚…”江氏以退为进,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就是想要引起司徒长风的怜惜之情。

    果然,厅里的长辈都对她赞不绝口。

    江氏本就是官家小姐,也是知书达理的。虽说没有周氏的娘家后台硬,但却比她懂事多了。所以那些族里的老人们,对江氏的表现都颇为满意。

    司徒长风听了这话,心里赞许的同时,也生了要责罚司徒青的想法。今儿个原本是个大喜的日子,唯一的庶子晋升为嫡子,可这个不成器的,却一再的惹他生气,不好好的教训一顿,实在说不过去。

    司徒锦看着江氏的表现,也甚为惊讶。

    在她的印象里,江氏并不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可是今日她的表现太不寻常了,简直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司徒芸也觉得江氏变化不是一般的大,又想着司徒锦即将嫁入王府,心里的嫉恨更加的明显。“爹爹…二娘也说了,青弟还小,您就大人有大量,饶过他一回吧!”

    司徒芸居然也掺和了进来!

    司徒锦微微抬眸,将司徒芸眼里的那抹得意收入眼底。看来,司徒芸也沉不住气,想要出手了呢。

    不过,江氏已经非以前那软弱的江氏,对于司徒芸这点儿小把戏,还真没有放在眼里。“老爷…这里这么多长辈,他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青少爷不过小孩子心性,您就别跟他计较了。”

    小孩子心性,无非是在说司徒青的不稳重,都十四了,还这般不懂规矩。

    司徒长风看着司徒青那得意的模样,心里就有气。加上这里这么多长辈,如果他不处罚他,就更加证明自己是非不分了。“来人啊,将四少爷拖下去,打二十板子,以儆效尤!”

    司徒青一听说要打板子,就慌了。“母亲救我,救我。”

    周氏听到他向自己求救,本想护他一护的。可是看到司徒长风那阴郁的脸色,就犹豫了。如果她要说情,老爷肯定会更加的生气,觉得她搏了他的颜面。如果她顺水推舟,说不定还能找回几分颜面。反正又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打了就打了吧。

    于是周氏淡淡的瞥了司徒青一眼,权衡利弊之后才说道:“今日的确是青儿鲁莽了,说错了话。这二十板子太轻了,老爷不仅要打,还要多打几下,也好让他长长记性。虽然已经过继到妾身名下,妾身也断不会继续娇惯着他。都说慈母多败儿,妾身也是万万不会护着的。”

    一番话说的在情在理,众人难免对周氏高看了一分。

    没有假惺惺的为嫡子求情,而是为了司徒府的长远作打算。她不愧是丞相府出来的嫡女,就是有远见!

    但司徒青却不这么认为。

    他好心的为嫡母说话,得罪了江氏。如今要被罚,周氏却见死不救,不但没有为他说话,还要重罚。她的心还真是狠啊!

    “我不服!我又没有犯错,为何还要责罚?!”这牛脾气一上来,司徒青便失去了刚才的稳重,变得跋扈起来。

    在座的长辈全都摇起头来,觉得这庶出的到底是庶出的,怎么都不像个嫡子。就这性子,要是将来当家,还不将整个家族都给败了!

    “长风啊,不是二叔说你,就他这样的性子,叫咱们如何能将整个家族交给他?”

    “是啊…到底是他生母出身太低,竟然将好好儿的一个儿子教成这个样子!”

    “难道司徒家要毁在他手里?若是太师府没有合适的人选,不如在旁支挑个合适的过继过来,也比这个强!”

    司徒长风越听越觉得不对经,这些长辈是想将旁支的嫡子弄来继承这偌大的家业啊。那怎么成?他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基业,怎么能便宜了那些旁人?

    “叔叔们严重了,总不过还是个孩子。以后跟着主母,好好地教养,定能成为栋梁之才的。如今说这些话,不是太早了些?”

    那些长辈们也是试探着问的,自然不想现在就把关系闹僵了。于是又笑着奉承了一番,便接二连三的离开了。

    司徒青到最后,还是挨了三十大板,在院子里行刑的时候,鬼哭狼嚎了好一阵。从那以后,他对周氏便恨上了。

    “小姐,看来您的计划奏效了呢。三小姐知道了男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恐怕是宁死都不会嫁过去的了…夫人,想必又要头疼了!”缎儿服侍着司徒锦用膳,嘴巴依旧唠叨个不停。

    司徒锦微微一笑,道:“这还不都是你的功劳?若不是你想办法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她,也不会有今日这场好戏。”

    “跟小姐比起来,我的那点儿伎俩,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缎儿谦虚的回道,并没有因此而骄傲。

    司徒锦对缎儿的态度很是满意。

    这样一个知道自己本分的丫头,是个可靠的。如果因为主子的一句夸奖,就得意忘形,那么她断然不会将这样的人留在自己身边的。

    “听说四少爷的奶娘偷偷出府去了?”

    缎儿有些讶异,问道:“小姐是如何知道的?”

    “他虽然很混账,但是对吴氏还是很孝顺的。如今那吴氏被休弃,在外面自然过得不如意。他这个做儿子的,肯定会想办法接济一番。”司徒锦慢慢的解释道。

    缎儿连连点头。“小姐,果然被你说中了。那邓妈妈出了府,便拐进一个小胡同,好半晌才出来。听朱雀说,那隐蔽的住所里,的确住着吴氏。”

    “还算他有些良心。”司徒锦淡淡的评价了一句。

    “刚才听四少爷院子里的丫鬟说,四少爷回去之后,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呢!也是啊,刚刚被过继过去,就挨了一顿板子,而嫡母还没有帮他求情。四少爷心里,恐怕是恨透了夫人了!”

    司徒锦自然是不希望周氏与司徒青联手的,为了继续离间他们之间的关系,她心中早已有了计较。

    “你去把朱雀找来,我有事交待去做。”

    缎儿应了一声,便向着门外去了。不多一会儿,朱雀便睡眼朦胧的进来了。“小姐,您有事吩咐我?”

    司徒锦漱了漱口,将其他人打发出去之后,才说道:“司徒青已经找到了吴氏的下落,也搭上了线。你带几个人去吴氏那里,没事儿给她找点儿麻烦,务必让她认为,是周氏对她下的手。”

    朱雀慢吞吞的应了,这事儿对她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另外,将他已经过继给周氏的消息,一并告诉她。”司徒锦嘴角含笑的说道。

    小姐这是要彻底让司徒青与周氏反目呢!朱雀抬眼看了司徒锦一眼,对她的计划佩服的五体投地。

    才十四岁,就有了这样的心机,真是不简单啊不简单!

    “小姐,老爷刚才又去了二夫人房里,送去了好多东西。看来,二夫人是彻底的觉醒,不想继续糊涂下去了。”朱雀的消息一向很快,她说出这话的意思,便是在安司徒锦的心呢。

    这位小主子在府里生活的不易,稍有差池就会被人拿捏住把柄。如今江氏坚强起来,开始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争宠了,也是一件好事。

    起码,小姐不用一个人单打独斗,有了个帮手了。

    司徒锦对江氏的改变也是乐见其成的,她盼这一刻已经盼了很久,总算是让她给盼到了。想起今日江氏的那番举动,她就无比的感动。

    母亲总算学会为自己争取了,将来她嫁出去之后,也可以放心了。

    周氏虽然还是主母,但是却生不出孩子来,便是犯了七出之条,将来即使不被休弃,也是会被冷落的。到时候,江氏一举得男,必然会成为司徒长风心尖尖儿上的人物。到那时,江氏在府里的地位就稳固,无可动摇了。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她喃喃的说道。

    第二天,周氏派了许嬷嬷拿了上好的治伤药去了司徒青房里。恩威并施,一向是周氏的拿手好戏。可是司徒青那性子,典型的有仇必报,任凭许嬷嬷说破了嘴皮子,他说一句都听不进去,还将那婆子赶了出去。

    “哼,这会儿子知道心疼了,早干嘛去了!去,将这些药,通通给我丢出去!我就算是疼死,也不好她假好心!”司徒青趴在床榻之上,颇有骨气的喊道。

    许嬷嬷没办法,只好气冲冲的回了。

    “还真把自己当成是嫡子嫡孙了?也不看看自己那副德行,哪里像个嫡子!小妇养的就是小妇养的,在怎么也不会变的高贵!”许嬷嬷一边走,一边数落着。

    周氏见她这么快就回来了,便知道她肯定在司徒青那里碰了钉子。“他还记恨着,是不是?”

    “夫人,您也太好心了。不过是个养子,还是庶出的,操那么多心干嘛?”许嬷嬷跟在周氏身边的时日也不短了,自然也是个心高气傲的。

    仗着自己年岁大,又是周氏身边的心腹,在别的下人面前,高那么一头,就忘记了自己的奴婢本分,将自己当回事儿了。

    周氏也是知道她的脾性的,但是看在她服侍了自己多年的份儿上,便没有与他计较。“去,将上好的燕窝准备一份,一会儿我亲自去一趟。”

    “夫人,您这是何必?”许嬷嬷不解的问道。

    “好歹是养在我名下的,若是他有了本事,我也跟着荣耀,不是吗?”对于一颗还有用的棋子,在有利用价值之前,她还是舍不得丢弃的。

    就像那司徒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就再也用不上她,只好将她远嫁,免得再被她连累。昨儿个司徒雨在众人面前拂了她的脸面,她又气又恨,打定了主意要将她嫁到偏远的地方去,是死是活,以后都不关她的事。

    哼,敢跟她作对,简直是不知死活。

    “那三小姐那边…”许嬷嬷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司徒雨就算再不懂事,那也是大姑奶奶的女儿,是周府的亲人。就这么打发出去,似乎是说不过去。

    “哼,男方再过两日就过来迎娶了。我管她愿不愿意,到时候都得上花轿!老爷要的调查结果,我同样可以想办法给他。到时候,谁也救不了她!”

    “可是,三小姐毕竟是…”许嬷嬷有些不忍。

    “是姐姐的女儿又怎么样?你瞧她昨日说的那些话,哪里将我当成是嫡亲的姨母?那些混账话,她也说得出口!”周氏有些火大的反驳道。“如今京城里都知道她被乞丐碰过,还有谁愿意娶她?我将她远嫁外地,也是为了她好。至少,不会有人在背后戳她的脊梁骨,让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那…那小妾?”

    “她不会自己去争么?就算徐三爷有正妻又如何,还不是人老珠黄的老太婆一个?雨儿若是有本事,大可利用自己的优势去争啊!徐家若是想要攀上咱们太师府这高枝,自然是会重视她的!”

    许嬷嬷听了这解释,便释然了。

    她是多想了,夫人怎么会这般对大姑奶奶的女儿呢?她处处都是为了三小姐好的,以前是她误会了她的好意了。

    “夫人,不好了不好了…”一个丫鬟冒冒失失的闯进屋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跪倒在地。

    “什么事如此慌张?”周氏不耐的皱了皱眉,对丫鬟的举动很是恼火。她屋子里侍候的,都得稳重大方。如今这丫鬟的举动,实在是有辱她平日里的教诲!

    “夫人…吴姨娘…没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