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66 永绝后患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6 永绝后患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娘亲,刚才吓到您了吧?”

    送江氏回屋之后,司徒锦便轻声细语的安抚起江氏来。刚才王姨娘那举动,一看就是存心想要害江氏肚子里的孩子的。还好江氏反应快,没让她得逞,否则后果真是不敢设想。

    江氏面色有些苍白,但却摇了摇头,不想让女儿担心。“无碍。”

    母女俩沉默了很久,江氏才问道:“你与那王氏之间有约定?”

    “今日起,不再有了。”司徒锦如是回答。

    江氏盯着女儿的脸看了很久,好像在探索什么,又好像是在关切着什么,神情有些飘忽不定。她没有想到锦儿这么早就已经开始做打算了,她明明是个还未及笄的小孩子啊,怎么就那么成熟稳重呢?

    “娘…您看什么呢?”司徒锦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不免有些羞窘。

    江氏只是笑了笑,说道:“我的锦儿长大了呢…”

    司徒锦面上一红,扑倒在江氏怀里就不肯起来。“娘亲这是取笑女儿呢~”

    江氏仔细的抚摸着女儿的发丝,心中宽慰不少。有这样一个贴心的小棉袄在身边,她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如今外面也暖和了,锦儿不若出去走走,散散心。别老是闷在屋子里,对身子不好。”江氏一边嘱咐着一边帮女儿打理着微乱的头发。

    司徒锦倒是想出去转转,可是府里那些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江氏的一举一动,她怕她一时的疏忽,会让那些小人有机可乘。

    “女儿喜欢腻在娘亲身边,不好么?”司徒锦难得露出女儿状的说道。

    “你总归是要嫁人的,那王府的纳彩之礼都陆续送过来了,婚期便也不远了。”江氏笑着捏了捏女儿的脸蛋,露出几分不舍。

    但女儿大了,总归是要嫁人的。

    庆幸的是,女儿嫁的还算如意,还是皇上亲自赐婚,荣耀无比。而且沐王府好歹还在京城,不像三小姐,周氏为她选的那门亲事,远在外地,就算是想要回一趟娘家,也不容易。

    司徒锦知道她心里有些不舍,于是好生的安慰道:“女儿还想多陪娘亲几年呢!虽是圣上赐婚,但婚期总还是咱们自个儿说了算的吧?”

    “那怎么成?就算娘想要多留你几年,那王府又怎么可能等得了?”江氏虽然舍不得女儿,却还是个识大体的。

    那沐王府是什么样的人家?岂是随意能够讨价还价的?能够攀上高枝就已经不错了,哪里还能有过分的要求?

    不过那世子并不像外界说的那般冷血残酷,还三番两次的帮女儿解围,看来女儿将来嫁过去还是个有福气的。

    司徒锦在江氏屋子呆了一会儿,便回了梅园。

    等到女儿一走,江氏的笑容便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便是一脸的冷然。这府里的女人没一个安分的,看来她要想平安生下孩儿,必须开始着手安排一些事宜了。起码那接生的稳婆,就必须是她自己的人才行。

    沐王府

    “阿隐,皇上最近有意为慧玉公主赐婚呢,你说他会挑上什么样儿的人家?”花弄影半倚在椅子里,一脸玩世不恭的问道。

    龙隐手里握着一柄剑,正仔细耐心的擦拭着,神色依旧冷漠。“起码不会是你!”

    花弄影尴尬的咳嗽了几声,道:“说的也是。那大夏只不过是个小国,一个降国的公主,也配不上身份尊贵的大龙皇家子弟!”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不但将那慧玉公主狠狠地踩在了脚下,还很厚脸皮的将自己的身份给烘托了出来。

    龙隐给了他一个懒得理你的眼神,然后将宝剑送回来剑鞘之中。“你闲的没事吗?”

    “嘿…我这不是怕你寂寞,所以过来陪陪你嘛!”花弄影一副理直气壮的说道。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又有着些许的血缘关系,所以关系算是最好的。龙隐那脾性众所周知,能够跟他相处的来的,还真是没几个。这花弄影算是个另类,与他倒是挺合的。一个冷的像寒冰,另一个热情的像个太阳。这样的组合,还真是奇特。

    龙隐瞪了他一眼,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想不想知道你那未来娘子最近过得怎么样?”花弄影见这个话题引不起他的兴趣,便挤了挤眼,故意提起了司徒锦。

    他可是个通透的人,早在皇上赐婚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龙隐的不对劲。若说那女子有什么优点,他还真是说不上来。长得不够美,身子也不够妖娆,还是个庶出的,怎么看都配不上他的好兄弟。但是接触久了,他便发现,那女子的聪慧机警,不亚于男子。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竟然还能活的好好的,实在是个奇迹呢。

    龙隐一听到娘子二字,果然停下来手里的活儿。“你到底想说什么?别吞吞吐吐的!”

    花弄影放肆的大笑,然后挤眉弄眼的对他说道:“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啊!一提到这小娘子,你就不镇定了…”

    “废话少说,她到底怎么了?”龙隐不耐烦的问道,丝毫没跟他客气。

    若是换了别人,再这样罗里吧嗦的,恐怕早就被龙隐给丢出去了。不过这花弄影还算是个有本事的,在他面前依旧面带笑容,谈笑自如。

    “心急个什么?左不过就是被嫡母欺负,又不是一回两回了。”花弄影云淡风轻的说着,好像在谈论天气一般轻松。

    龙隐听了他的话之后,却不如他那般淡定了。

    司徒锦是他钦定的妻子,那个不长眼的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出手,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给我一些绝育的药粉,马上!”

    花弄影吓了一跳,没想到他反应竟然这么大。“你…你…你不会真的想…”

    “给还是不给?”龙隐板着脸说道。

    “给给给…肯定给…”花弄影一边将身子往椅子里缩,一边回复。

    看来,那一家子是真的惹火了这位世子爷了,否则以他那对世事都不关心的性子,恐怕也是不会瞧对方一眼的吧?

    “那药粉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吧?”他再一次确认。

    “绝对不会,你还信不过我吗?”他可是毒仙的徒弟,制毒用毒的高手,岂是空口白话的主儿?

    “用在男女身上,效果一样?”龙隐继续追问。

    花弄影有些糊涂了,不知道他到底想害谁了。

    “你要对谁下手?”

    龙隐一个眼神射过来,立马让他闭了嘴。“问那么多干嘛,只管告诉我药效就好。”

    花弄影咽了口口水,谄媚的说道:“用在女子身上,会让她一辈子下不出蛋来。至于男子嘛…会不…举…”

    龙隐得到满意的答案,便不客气的将他一脚踹出门。“现在就去给我把药拿来!”

    “喂喂喂,不带这么过河拆桥的,你至少要告诉我一声,你到底想对付谁吧?”花弄影捂着被踹的生疼的屁股,大呼小叫着。好在这是在龙隐的书房,四周都严防死守,否则他们的对话早就传到别人的耳朵里去了。

    龙隐冷哼一声,不吭声了。

    跟这个花孔雀对话还真是累,浪费他不少的口水。

    花弄影没办法,只得乖乖的回去了。“我…我明日再来…”

    龙隐也不看他,拿起一本兵书细细的研读起来,放佛刚才的那一幕并且发生过一样。

    花弄影揉了揉发疼的部位,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出了院子。刚要往大门方向走,迎面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在一群丫鬟的簇拥下往这边而来,花弄影只好急着掉头,朝着另一个方向狂奔。

    “花表哥,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沐王府的郡主龙敏。

    这花弄影乃皇帝胞姐的儿子,跟龙隐算是表兄弟。所以这郡主,便跟着龙隐称呼他为表哥。只是她是个极为缠人的女子,花弄影每次到王府来,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想碰上这个麻烦精,一见到她就开溜。

    再说了,这龙敏并非龙隐的亲生妹子,凭什么叫他表哥。她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不过是个侧妃生的,哪里有资格跟他沾亲带故!

    龙敏看到那个挺拔的男子对自己避如蛇蝎,心里就十分难受。她好歹也是个郡主,怎么就这么不受待见呢?

    “哼…下次别被我撞到!”她跺了跺脚,满脸的不高兴。

    “郡主何必如此生气?花郡王是怕有损郡主的名声呢,这男女之妨可是很严格的,郡王这般是为郡主好呢!”服侍她的丫鬟极尽所能的讨好着,哪里肯说那花郡王半句坏话?

    这郡主仰慕的世家子弟,除了那皇后娘娘的胞弟楚羽宸公子,便是这位郡王了。她们可不敢随意说别人的坏话,郡主嘴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可在意了。她们跟着郡主也有不短的日子了,自然是清楚她的心思的。

    龙敏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又漾起甜蜜滋味,一脸的花痴相。“就知道他最守礼了,一看就是个正人君子!”

    丫鬟们便在一旁附和着,将花弄影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

    龙敏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心情也好了起来。“母妃今儿个邀了雨薇过来,咱们快些过去吧。”

    “是,郡主。”丫鬟们见她一动,便都跟了上去。

    莫侧妃住的院子,与王妃住的院落刚好相对着。因着两人互不相容,所以王爷干脆让她们俩各占一边,免得让她们起冲突。

    莫侧妃的院落,虽不比王妃的院子大,但却奢华的多。仗着王爷的宠爱,莫侧妃可是得到了不少的好处。有什么好的东西,首先都要她先挑过,再送到王妃的院子里。当然,除了皇帝赏下的东西她不敢碰之外,只要她看上眼的,王爷必定会竭尽全力帮她得到。

    说起来,她这个侧妃可是比正妃还要威风呢。

    “母妃…母妃…”龙敏一踏进莫氏的屋子,就大声的嚷嚷起来,丝毫没有皇家郡主的风范。

    莫侧妃也不只一次提醒过她,但毕竟是自己最疼的女儿,看不得她伤心难过,所以后来也就懒得管,任她去了。

    “你这个小泼皮,怎么想起来给母妃问安了?”莫侧妃此时正在装扮,对女儿的无状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龙敏平日可没这么早过来过,想必是听说雨薇要过来,所以才特意起了个早吧?

    “敏儿过来请安,母妃还责备敏儿,那以后敏儿不来了!”龙敏故意撒着娇。

    “小猴精一个,也不怕别人笑话!”莫侧妃说笑着的同时,丫鬟们已经端上了可口的膳食,将她们母女伺候的很是周到。

    在王府里,莫侧妃才是说话算数的主子,至于东厢那边的那位,只不过是个摆设而已。这些丫鬟也都是趋炎附势的,不敢轻易得罪了莫侧妃。加上这位侧妃娘娘还是宫里那位莫妃娘娘的胞妹,有这一层关系在,地位更加的尊贵,做奴婢的更是不敢怠慢。

    “母妃,您找雨薇过来做什么?”龙敏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杜雨薇明面上她的表姐,但实际上已经是疏远了很多代人的亲戚,没啥血缘关系。不过,那杜雨薇的爹爹在京里也算是个三品的官员,对莫家还有用处,所以才与她们来往比较多而已。

    不过,龙敏与那杜雨薇性子差不多,倒是相处的挺不错的。

    莫侧妃簌了口,擦了擦嘴角,才说道:“世子爷不是要娶妻了嘛,我这个做长辈的,要送几个女人给他当贺礼,似乎说不过去呢?”

    根据传统的婚俗,男子在成亲之前,会纳几个通房了解人事。也不会在大婚的当天,失了面子。

    莫侧妃虽然与那王妃不对付,但世子爷大婚,她这个做侧妃的,也不能完全置之度外。既然雨薇那丫头一直想着要嫁给世子爷,那她何不成全了她?一来,可以在世子身边安插一个自己的眼线,另一方面,还成全了自己贤惠的名声,岂不两全其美?

    “母妃要雨薇给二哥做妾?”龙敏很是惊讶。

    依照杜雨薇的性子,恐怕是不甘愿给别人做妾的。好歹是个嫡女,虽说嫁给二哥也是高攀了,但是作为好姐妹,她可不愿意看着她受委屈。再加上她对司徒锦没什么好感,所以就更加赞同了。

    “也不一定是妾室,只要她有手段,能够博得世子爷的宠爱,那世子妃的位子,迟早会换人做的。”莫侧妃高深莫测的说道。

    那个司徒锦虽然是皇上赐婚的,但若是犯了大错,还是可以休掉的。至于是什么大错,那就要看雨薇的表现了。

    她这样想着,嘴角不由的向上翘了起来。

    龙敏听完她的解释,心里顿时舒畅不少。“也是,雨薇一向都很仰慕二哥,能够嫁给二哥,想必会很开心的。只不过让她做妾,委屈她了。”

    “不会一辈子做妾的,你放心!我莫家的人,不会永远低人一等的!”莫侧妃眼里闪过一道精光,说的话也是意味深长。

    在宫里,莫妃娘娘名列四妃之中,比皇后娘娘只矮了那么一截。但若是三皇子继承了皇位,那么她就贵为母后皇太后,地位将尊贵无比。到时候,莫家的势力也将更加的强大,她的地位也将更进一步,说不定还可以将王妃给挤下去。

    她将杜雨薇送给世子做妾,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利用联姻,拉拢世子为三皇子效力。谁都知道隐世子从不与皇室子弟结交,也没有明确的表示支持哪一方。如果能将他纳入三皇子的幕僚当中,就再好不过了。

    只是,她也知道一切不会那么简单。

    隐世子这人,很难拿捏他的心思。若是雨薇有本事得到他的心,那么一切就可以成为定局了。

    翌日

    龙隐从花弄影那里拿到了药粉,眉眼处隐约可见戏谑的笑意。花弄影见他那副神情,忍不住又吐槽起来。“我说阿隐,你笑起来还真是恐怖呢!”

    横了他一眼,龙隐收起笑意,一本正经的问道:“你确信不会连累任何人?”

    他的意思很清楚,就是绝对不会有人查出来是被下了药。若是那两人出了事,司徒锦便会成为怀疑的对象,他可不想害他未来的娘子受牵连。

    花弄影怒视着他,吼道:“你不相信我?那把药还给我,我还不给了呢!”

    说着,就要伸手去抢。

    龙隐一个转身,躲过了他的攻势,趁机将药粉纳入怀中。“不过是问一句,小气鬼!”

    “哎呀…居然骂起我来了?”花弄影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听不惯他说话的语气而已,所以胡搅蛮缠着。

    “我还有正事,你回去吧?”药已经拿到,那么他就不能再迟疑了。

    司徒老儿竟然一再的违背他的意思,没有好好地照顾锦儿。那他就不必再客气了,干脆来个一了百了,断了他的根,让他一辈子再也不能碰女人。反正他活到这个岁数,也该收敛收敛了,没有女人不会死的。

    花弄影见他打算出门,于是跟了上去。“我也要去!”

    龙隐停住身子,冷冷的盯着对方。好像在说,这是我自己的事,不想外人插手。

    花弄影摸了摸鼻子,自然懂得他的意思。但是好奇心重的他,岂会甘心错过这么一场好戏?所以一直拽着他的衣袖不肯放手。“阿隐,你就带我一起去吧,啊…”

    龙隐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最怕花弄影这般死缠烂打。“放手!”

    “不放就不放,除非你答应带我一起!”花弄影撅着嘴,一脸幽怨。

    龙隐实在受不了他,不得已冷哼一声,率先走在前面。花弄影见他不再阻止自己跟着,便乐呵呵的尾随而去。

    梅园

    “小姐,今儿个天气真的不错,要不要出去走走?”缎儿心情不错的从外面走进来,脸上满是笑意。

    司徒锦放下手里的女红,说道:“被子都拿出去晒了?”

    “嗯,外面日头这么大,正好晒被子。”缎儿兴奋的说着。

    如今不用穿着臃肿的服饰,整个身子都轻便了许多,人也精神了。缎儿一身柳绿色的裙装,笑逐颜开的模样娇俏无比。

    司徒锦看着自己这个丫头,模样是愈发的好看了,心情也莫名的欢快起来。“的确是沉闷了点儿,出去走走也好。”

    缎儿听了很高兴,忙着去准备。

    司徒锦先是派人去江氏那边通报了一声,就带着两个丫鬟出了门。刚刚踏出院子的大门,迎面就遇上了一个人。

    “二妹妹这是打算出去?”司徒芸一身精致的装扮,随着年岁的增长,愈发的光彩照人起来。

    款款动人的身姿,妩媚明艳的笑容,让她一扫前日的狼狈。那眉那眼,都是格外的灵动,熠熠生辉。将金枝玉叶的她,衬托的更加的美丽动人。

    司徒锦没想到她消息这么快,不由得皱了皱眉。“大姐姐消息真灵通,小妹的确想出去走走呢。”

    “那正好,姐姐与妹妹一起。”司徒芸故意忽略掉司徒锦的不快,亲热的上前捉住她的手,一副好姐妹的样子。

    司徒锦想要摆脱她,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即使这位大姐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但在弄清楚她的意图之前,司徒锦打算以静制动,看看她到底想耍什么手段。

    她这么快就得了消息,想必是自己院子里有她的眼线。这对她来说,是大大的不利。所以趁机抓住那个出卖主子的小人,也是势在必行。

    “既然姐姐不嫌弃,那就一起吧。”说着,司徒锦也忽略掉缎儿一再的使眼色,与司徒芸一起出了府。

    果然是风和丽日的好天气,出来踏青的人不在少数。

    京城里不少的名门闺秀都结伴而行,在这温暖的春日里,闲庭信步,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

    “前面好热闹啊,小姐。”缎儿指着远处的一条河,兴高采烈的说道。

    司徒锦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一艘豪华的画舫跃入眼帘。那足足上百丈的船身,奢华的装饰,以及那猎猎飞扬的旗帜,一看就是身份显赫之人所有。那船头站着几个手握剑柄的侍卫,威风凛凛的模样,让人不敢小觑。

    “想必是哪个王孙贵族在河上游玩吧…”司徒芸幽幽的开口,眼神中充满了期盼。

    司徒锦倒是觉得她今日似乎有些异常,按理说她主动邀自己一同出游,肯定是不安好心,想要让她出点儿乱子的。可是这会儿却被那画舫所吸引,完全心不在焉的样子,似乎又不是装出来的。

    见司徒锦没有回话,司徒芸这才回过神来,说道:“怎么,妹妹有心事?”

    “姐姐说哪里话,不过是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有些叹为观止罢了。”司徒锦充满戒备的回道。

    “嗯,也是呢。若是能够在那样奢华的画舫上游湖,也是一种至高的享受了。”说完,司徒芸的目光又被那画舫给吸引了。

    司徒锦看着她那心驰神往的模样,心里愈发的觉得不可理喻。

    这司徒芸什么时候转变性子了?原先不是恨透了她的吗,怎么这会儿倒是放弃与她为敌,想起别的事情来了!

    “妹妹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司徒芸似乎是发现了司徒锦的打量,有些不自在的问道。

    “没有…妹妹只是觉得姐姐今日是刻意装扮过的,比起前几日要漂亮多了。”她敷衍的说道。

    司徒芸听见她夸自己漂亮,心里很是受用,说起话来也变得和蔼了几分。“瞧这嘴儿甜的,哪里还像那个任性的二妹妹?其实妹妹也不用时刻的防备着,姐姐我以前虽然做了一些错事,但这世间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如今母亲那样对我妹妹,我算是看透她了。她这个人,一心只想着自己,极其的自私自利。姐姐我也想开了,与其讨好她一个外姓人,还不如咱们姐妹齐心来的好。起码咱们可以相互帮助,相互扶持,将来也能共享荣华富贵。”

    她倒是直白,没有遮遮掩掩。

    司徒锦眉头微蹙,一时无法判断她这话的真假。

    周氏的作为,的确惹人非议。但这大姐忽然将自己的同盟出卖,提出要与她联手,似乎有些太过勉强。

    “姐姐说什么,妹妹怎么听不懂?母亲怎么算是外人,她可是你的亲姨母呢!”她故意提出质疑。

    司徒芸叹了口气,说道:“难道妹妹还看不出来么,就算她是我们姐妹俩的亲姨母那又怎么样?她还不是照样要将雨儿远嫁,还是给人做小妾!原本以为,看在那血缘关系上,她会像亲生母亲那般对我们姐妹,但没想到还不到一年,她的本性就暴露了出来。为了在府里站稳脚跟,她无所不用其极,还处处排挤几位姨娘。如今,她连我亲生妹妹都不肯放过,这样心肠歹毒的人,怎么可能会真心的为我们着想?妹妹也不要忘了,王府送来的聘礼,可都还是她管着的。”

    故意拿嫁妆的事情来试探她,司徒芸就是想知道与司徒锦合作的可能性。

    近来府里可谓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周氏的大权被夺,二娘母女备受宠爱。爹爹已经不再疼爱她们这两个嫡出的女儿,这也是明眼人看得出来的事实。若她还是一位的与司徒锦作对,那么将来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她真的不敢想象。

    与其斗得你死我活,让别人渔翁得利。还不如与二妹联手,将来她若是能够嫁入皇家,她相信凭着她的美貌和智慧,一定可以坐上那正室的位子。只要她嫁的那个人能够顺利登基,那么她就是未来母仪天下的那一个。而到了那时候,再来收拾这个司徒锦,就简单多了。

    她的如意算盘打得响,司徒锦也不是笨的。自然知道人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那就等于没命了。她才不会傻得帮助司徒芸登上高位,将来给自己罪受呢。不过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周氏的确是很碍眼,若是能够铲除娘亲在府里最大的敌人,那也是不错的。

    所以对于司徒芸的提议,她既没有赞叹也没有反对。

    司徒锦的态度,让司徒芸很彷徨的同时,也有一丝庆幸,至少她没有拒绝她的提议。为了能更加取信于她,司徒芸竟然还将梅园里周氏安插的几个眼线告诉了她,让她时刻提防着,免得被卖了还不知道。

    “姐姐说的可都是真心话,妹妹若是不信,姐姐大可指天发誓!”说着,司徒芸还做出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诚心十足。

    司徒锦拉下她的手,说道:“姐姐何必如此,我信你还不成吗?只是不知道,姐姐想要从妹妹这里得到些什么?”

    司徒芸忽然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看到她脸蛋嫣红,粉腮如霞,司徒锦不得不感叹老天爷确实偏心。为何同样是姐妹,她与大姐相差就那么大呢?

    司徒锦一边感叹着,一边等着她的答案。

    司徒芸羞怯了一会儿,便毫不犹豫的宣告了自己的壮志雄心。“二妹妹,我一定要成为太子最宠爱的那个人,你帮帮我!”

    司徒锦惊愕的半天合不拢嘴,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前世,司徒芸就表现出自己的野心,一心想要嫁进太子府,成为那高高在上的太子妃。幻想着日后太子继位,她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然后是皇太后!她从来都知道她的野心,可是如此大言不惭的说出来,还真是让人感到汗颜。

    就凭她现在的名声,要想嫁入太子府,的确是很艰难。

    加上太子正妃,乃楚家人,皇后一脉,她妄想的也未必太远了点儿!那楚家人可不是简单的人家,楚家在大龙的势力,不比沐王府差。楚家文有楚羽翰,武有楚羽信,一个是皇帝的谋臣,一个是手握大权的将军,实力不容小觑。

    再加上一个楚羽宸,京城第一首富,这样的背影,谁能动摇?

    虽说那楚蒙蒙很容易对付,但是她背后的势力太过强大,单凭司徒芸怎么可能斗得过,她这实在是痴心妄想!

    就算她智谋过人,但太子看不看得上她,还是一个问题呢!

    “妹妹这是不相信姐姐?”司徒芸见她震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便有些不高兴了。

    她都已经很低声下气的跟她说话了,没想到她居然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她,实在是太过分了!

    司徒锦连忙摆手,道:“姐姐误会了,我只是觉得…觉得很震撼。姐姐果然是胸怀大志之人,巾帼不让须眉,若是身为男儿身,肯定是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之才。”

    这话虽然说得有些虚伪,但司徒芸却很是享受。“既然妹妹觉得姐姐有这个本事,那就帮我一把,只要我能嫁进太子府,绝对不会少了你的好处。到时候,咱们姐妹联手,京城还有谁能比咱们姐妹更尊贵?”

    司徒锦笑得有些勉强,因为她这话说的太过骇人。

    “姐姐想要妹妹怎么帮呢?”她不过是个深闺女子,哪有那么大的能耐,她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妹妹何必谦虚,你可是未来的世子妃,将来的王妃!再过不久就是皇后的寿诞,到时候想必贵族子女都会进宫为娘娘贺寿。姐姐现在还被爹爹禁足着,没办法脱身,妹妹若是能在爹爹面前为姐姐多说几句好话,姐姐定当感激不尽!”

    司徒锦总算是明白了,这司徒芸是在打这个主意呢。

    上一次在围场丢了人,司徒长风便一直没让她出门,生怕被别人看见,又给自己丢脸于是禁了她的足,让她在府里好好反省。如今皇后寿诞在即,大姐姐才想着让她在爹爹那里美言几句,好进宫去参加宴会,继而勾引太子呢!

    果然是好主意!

    司徒锦在心里冷笑。

    司徒芸啊司徒芸,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呢!

    “怎么,妹妹这是不想帮姐姐么?”看到她的脸色渐渐下沉,司徒芸便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想要以此博得同情。

    司徒锦在心中计较了一番,这才扬声说道:“姐姐说哪里话,咱们是姐妹,不是嘛!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在爹爹面前替姐姐说好话的!”

    “真的吗?”司徒芸有些不可思议的叫了起来,脸蛋儿都兴奋的红了。她费劲了心思,浪费了这么多的口水,总算是说服这个死丫头了,真是太好了!

    司徒锦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让她解除禁足没问题,与她一同进宫也没问题。只是要想搭上太子,为自己树立一个强劲的敌人,她是万万做不到的。既然她想出风头,那就让她出好了,到时候可别怪她心狠,不顾姐妹情谊。

    而司徒芸兀自高兴着,根本没有注意司徒锦的神情。

    不远处的画舫上,大夏国的慧玉公主正端坐在椅子上,欣赏着湖上的美丽风景,却不曾想被一道声音给打搅了兴致。

    “公主在大龙可过的习惯?”

    问话的人,是一身浅紫色华丽锦服的男子,年约十八,看起来温文尔雅,风流倜傥。脸上那明媚的笑容,像是一道阳光,让人看着很舒服。

    慧玉公主没有像往常那般出言不逊,而是略显谨慎。“多谢三皇子殿下关心,本宫觉得还好。”

    “那就好,本殿也就放心了。”三皇子龙骏见她不冷不热的,也很知趣,没有继续纠缠下去,然后端起酒杯,与身侧另一边的女子交谈了起来。

    慧玉公主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并未多作停留,继续喝着小酒,听着小曲儿,神情与刚才并没有多大的不同。

    说起来,这一位公主也算是真性情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虽然三皇子英俊潇洒,又温和谦逊,但是她总觉得他看起来很假,好像一切都是装出来的。

    三皇子碰了个钉子,心里早已恨不得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碎尸万段,但却还要装出大度的模样与其他人周旋。“今日晴空万里,风景秀丽,不若各位吟诗作赋一番,助助雅兴,如何?”

    有些官家女子听到他的提议,不禁拍手叫好。

    她们受到三皇子的邀请,就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打算一盏自己的才华,也好得到他的青睐。

    这三皇子虽然不是嫡出的,但最近很受皇上的器重。更重要的是,他虽然已经有了妃子,但正妃的位子,可是还空着呢。

    “殿下这个提议好,那民女就先行献丑了。”话音刚落,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就站了出来,将自己冥思苦想的一首诗词念了出来。

    另外几位千金小姐见风头被抢,也毫不示弱,接二连三的上前献艺。从刚开始的作诗,渐渐地有人抚琴有人舞蹈,还有人作画,竟也将画舫上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慧玉公主今日一反常态,竟不争也不抢,而是望着画舫外面发呆,着实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其实很多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三殿下说要来游湖,无非是想讨这位公主的欢心。虽说对方只是一个降国的公主,但好歹也是身份尊贵之人。如今皇上打算为公主赐婚,但人选一直未定,京里不少的名门公子都在想法子引起这公主的注意呢。

    这位三皇子,想必也是为了博取美人欢心,所以才邀请了这么多人来游湖的。其实那些争先恐后表现的女子,不过是个陪衬品而已。

    “公主似乎有心事?”三皇子倒是没将那些千金小姐的表演看在眼里,反倒是关心起一直默默无语的慧玉公主。

    慧玉公主也是个绝色美人,虽然脾气差了点儿,但因为贵为公主,这么个小小的缺点也就可以忽略了。而且三皇子相信,以他的魅力,这公主绝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故而对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只是慧玉公主心里早就已经有人了,哪里还看得上别人。三皇子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徒劳而已。“本宫离开家乡时日已久,难免有些想家。”

    三皇子眉头皱了皱,不敢随意接话。

    如今这公子是降国送来和亲的,是个礼物而已。他想要取悦她,也是想得到她背后的势力而已。若是表现的太过殷勤,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而且自己一再的示好,她却装作没看见,面子上总有些过不去。

    “若是父皇为公主赐婚,公主也算得上是大龙的人了,今后大龙便是你的家!”

    这话里的意思很明确,他是在提醒慧玉公主。如今大夏乃败军之将,她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应该弄清楚自己的身份,莫要再摆架子罢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