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71 许婆子被打杀,李姨娘的秘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1 许婆子被打杀,李姨娘的秘密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那身穿浅粉色衣裙的丫鬟,此时早已面色惨白,整个人都惊呆了。若不是许嬷嬷机灵,一脚将她给踹跪下,恐怕她还要愣在那里动弹不得。

    “老爷饶命!奴婢没有去过什么药铺,一定是月儿栽赃陷害奴婢的!”

    司徒长风才不相信她所说的话,厉声喝道:“好个大胆的刁奴,居然还不肯认罪?!来人,给我掌嘴!”

    周氏有心想要维护自己的人,但此刻司徒长风正在气头上,她也不好出面,只得任由那些婆子上前,噼里啪啦的掌嘴。

    一个娇嫩的丫头,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对待,很快的,半边脸就已经肿了起来,看起来非常的恐怖。

    “老爷饶命…奴婢…奴婢没做过啊…”

    “还想狡辩?!看来是打的不够,来呀,给我拖下去打二十大板!”司徒长风知道不罚的重一些,她是不会老实交代的。

    许嬷嬷看着自己带的小丫头被打的这么惨,有些于心不忍。虽然知道有时候是要弃车保帅,但那丫头是她一手带大,很是得她的喜欢,于是忍不住上前求情。“老爷,您莫要听信别人的谗言,那丫头一向规规矩矩的,怎么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何况,这二十大板是个男人也吃不消啊!她不过是个小丫头,这样下去会被打死的!”

    司徒长风瞥了一眼那许婆子,心中有些不满。

    她居然敢怀疑他的判断力,简直是该死!

    “好你个老货!居然敢怀疑老爷我的判断?来人,拖下去一起打!”

    一声令下,几个粗使婆子便要上来押人。

    许嬷嬷是周氏身边得力的人,又上了年纪,周氏自然是不忍心她也被罚的。“老爷,许嬷嬷是妾身身边的人,一向都是个稳妥的人,老爷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要重罚,有没有想过妾身的感受?”

    司徒长风眯了眯眼,似乎对周氏的话很是反感。

    也是,周氏这般心急的维护自己的人,的确有些说不过去。总不过是个奴婢罢了,她却一再的袒护,实在有些不成体统!

    “不过是奴才,夫人这般维护,莫非其中另有隐情?”

    面对司徒长风的质问,周氏心里一慌,但很快便镇定下来。“老爷,月儿的话还不知是真是假,您就要听信这片面之词,给妾身定罪吗?”

    那月儿见主母怀疑自己的话,便不住的磕头,一口咬定道:“奴婢不敢欺瞒老爷,当时奴婢可是看得很清楚。那个丫鬟,的确是刚才那位穿浅粉色衣服的姐姐。就算是换了个发型和衣服,奴婢也是认得的。当日,这位姐姐去药铺的时候,顺便还买了一些金疮药。月儿听说这位姐姐前几日不小心割伤了手,所以老爷若是不相信奴婢,大可以找人去验伤!”

    周氏一听这话,顿时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个叫香儿的丫头,的确是前几日不小心被打碎的杯子滑破了手,而且也的确是买了金疮药回来的。

    看来,那些人是有备而来。

    至于那一直低调的李姨娘,为何站出来为江氏说话,她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些人想要害她,门儿都没有!

    “来人,去那丫头的屋子里搜一搜,看有没有金疮药之类的药物!”司徒锦适时地开口,不一会儿几个婆子真的从香儿的房间搜出一些金疮药来。

    而被打的快要昏死过去的香儿,也不得不开口招认了。“是,奴婢的确去过药铺,也买过一些禁药…”

    司徒长风听后大怒,大声的追问道:“你奉谁的命去买的禁药,快说!”

    香儿轻轻地抬眼,看了一眼那许嬷嬷,却不敢开口。

    周氏见这丫头有几分骨气,便想到了弃车保帅。“老爷,都怪妾身治家不严,才让这妮子在我眼皮子底下,犯下如此大错,害的大小姐受苦,请老爷责罚!”

    这招以退为进的确是妙的很!

    不但撇清了自己,还让司徒长风狠不下心来惩罚她。毕竟这治家不严之罪,跟谋害嫡长女的罪名相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

    “爹爹…”司徒锦站了出来,故作无辜的问道:“那丫头一个月的月钱也只有二两银子,据说那禁药可贵着呢,她一个丫头,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

    司徒长风听完司徒锦的话,顿时疑心再起。

    “说,是谁指使你在大小姐的屋子里放那些龌蹉的东西的?”

    香儿有些发愣,她从来没有将那些害人的东西放到大小姐的屋子里去,她不过是帮许嬷嬷跑腿儿的。

    “奴婢…奴婢没有害过人…”

    “还狡辩?!”司徒长风狠狠地甩来她一巴掌,继续说道:“既然没有想要害人,那你买那些东西干嘛?若是不说,我立刻将你打杀了!”

    香儿身子忍不住一抖,心里也开始挣扎起来。

    她年纪还小,不想这么早就死啊!

    刚要开口,却被许嬷嬷一把扶住。“是不是你偷了夫人的首饰拿出去卖,被大小姐发现了,大小姐罚了你你不甘心,所以你就怀恨在心,想出这样的法子来害大小姐?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你老子娘可都还要靠你养活呢,你这么做,对得起他们吗?”

    香儿脸上本来就没有了血色,听了许嬷嬷这话,就更加的苍白了。她知道,许嬷嬷这是要她顶罪呢!不然,她的老子娘也要跟着遭殃。

    司徒锦嘴角微微勾起,许嬷嬷的用意她可是清楚的很。想要弃车保帅,她可不想她就这么如愿呢。

    “启禀老爷,奴才为了避免有人栽赃嫁祸,刚才去搜香儿的院子,也顺便将所有下人的屋子都搜了一遍。这些东西,是从许嬷嬷的屋子里搜出来的,请老爷过目!”开口的,正是太师府的管家。

    这位管家在府里也有些年头了,一直很得司徒长风的信任。他这般做,司徒长风自然是非常的欣赏。

    “许婆子,你还有何话说?”司徒长风双眼一瞪,狠狠地射向一脸惨白的许嬷嬷。

    许嬷嬷看着那几包她藏起来的禁药,整个身子如筛糠一般抖了起来。“老爷…老身…这不是老身的…一定是有人栽赃的啊,老爷…”

    司徒长风一脚将她踹翻在地,呸道:“你个老货,到了这个时候,还敢狡辩,不知所谓!来人,给我拖下去打!”

    周氏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眼睁睁看着许嬷嬷被打,心里很不好受。但若此时再求情,恐怕老爷都会怀疑到她头上来了。

    只是她们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要如何承认?那些人还真是有本事,居然能够查到禁药一事,还栽赃到她们头上,果真是厉害!

    “老爷,不若先查一查这药吧?兴许是误会了呢!”江氏见到周氏那满脸的愤慨,走上前去劝道。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替她们求情?”司徒长风不解的看着江氏说道。

    江氏当然没那么好心,只不过就这样放过周氏,实在是太便宜她了。搬到了许嬷嬷,顶多是剪除她的左膀右臂。但周氏自身,却是不会受到半点儿的影响。不将周氏拉下水,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甘心的。

    “老爷,这问罪还得有真凭实据不是?刚好大夫也在,不若就让他检查检查,也好让大家心服口服!”

    司徒长风思虑了一下,觉得江氏的做法十分的周全,于是让人将那药包递给那名给司徒芸诊脉的大夫,让他仔细的判定。

    那大夫也是京城有名的医者,只是闻了一闻那药包,便知道了那是何物。“回太师大人的话,此药与大小姐房内的迷幻药并不是一致的!”

    许嬷嬷听了这话,顿时安心不少。“老爷…您瞧,奴婢并没有害大小姐啊!请老爷明鉴!”

    周氏却是皱了眉头,觉得更加的可疑了。

    若是查出那药是迷幻药还好说一些,起码可以让许嬷嬷顶了罪。但那药却不是迷幻药,这就更加的危险了。

    “老爷,既然不是许嬷嬷做的,还请老爷饶了她吧?此事定是香儿那丫头心有不甘,想要报复芸儿,所以才被猪油蒙了心,做下了蠢事。老爷大可将她打杀了,莫要冤枉了好人啊…”周氏挤出几滴泪来,看起来倒也情真意切。

    司徒长风知道那药不是害自己女儿疯癫的药,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不过正要开口饶了许嬷嬷时,那大夫又开口说话了。“不过…这药也有些问题。”

    司徒长风一惊,急切的问道:“这药有何问题?”

    那大夫犹豫了半晌,又看向江氏的肚子,不安的说道:“这药,对普通人没多大的效用,不过对孕妇,危害极大。”

    司徒长风眼睛一眯,眼光扫向院子里的这些个女人。

    许嬷嬷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那些药买回来,就是准备对付江氏的,她怎么这么大意,就让人给搜了出来呢?她明明藏得很好,不容易被人发现的。

    看着浑身打颤的许嬷嬷,司徒锦故意提到声音,惊呼道:“这…难道你想…害爹爹的骨肉?”

    一提到子嗣问题,司徒长风就不淡定了。

    “好你个贱婆子,居然敢打本大爷子嗣的主意?!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说,谁指使你干的!”

    面对司徒长风那熊熊的怒火,周氏也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司徒长风最在乎的,不是某个女人,而是他的子嗣。不管是姐姐还是她,亦或是江氏,都不是她最在乎的,这一点她早就看出来了。若是他真的疼一个女人,姐姐也不会那么早就死去,江氏也不会在府里受了那么多年的欺负。至于那个先前最得宠的吴氏,也不会死在府外,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刚开始,司徒长风对她还是极好的。可惜,知道她不能生育之后,他的态度就完全变了,甚至连她的屋子都不愿意去了。加上江氏和玉珠都怀了身子,他的注意力就更少放在她的身上了。

    如此薄情寡义的男人,她真的很后悔嫁给他!

    “周氏,你可有话说?”司徒长风扫视了周围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许嬷嬷见老爷怀疑到了夫人身上,便再也顾不上许多,磕起头认罪。“一切都是老奴做的,不关夫人的事!是老奴对二夫人怀恨在心,恨她夺了原本属于夫人的掌家大权,又嫉妒她怀了身子,而夫人却…是老奴一时猪油蒙了心,才心生不满,想要害二夫人的,真的不关夫人的事,请老爷开恩…”

    许嬷嬷说的在情在理,而周氏也只是默默地流泪,并没有为自己辩解。

    司徒长风听说她要谋害江氏的孩子,顿时火冒三丈,一脚将她给踹开。“好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竟然想谋害我的孩儿,你死不足惜!来人,拖下去打杀了!”

    许嬷嬷见要处死她,顿时就慌了。

    她不断的望着周氏,希望她能够为自己求情。但周氏如今要自保,根本力不从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拖下去。

    顿时,整个院子里便只有许嬷嬷那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不久之后,那哀嚎声越来越小,直到有小厮过来禀报,说那许嬷嬷出气多进气儿少,司徒长风才叫人罢手!

    “周氏,看你教的好奴才!”已经处罚了许嬷嬷,司徒长风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只得将周氏训斥了一顿。

    周氏自然不敢反驳,便一个劲儿的磕头认错。“老爷恕罪,都是妾身管教无方!请老爷开恩…”

    司徒长风冷哼一声,道:“连自己的奴才都管不好,我本来打算过几日就把管家大权归还给你的。看来,这个决定大错特错!你自个儿去祠堂呆着吧,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再出来吧!”

    说完,他有些晕眩的倒退了几步,差点儿没站稳。

    江氏见他气得浑身发抖,赶紧上前去搀扶。“老爷息怒…妾身这不是好好儿的吗,您千万保重身子啊!若是您有什么事,叫妾身怎么活啊?”

    王氏在一旁看着发生的这一幕幕,顿时心寒了。

    周氏倒了,那她怎么办?她的女儿又将怎么办?这一切都是江氏设计的吧?只有她才有这个能力,将所有的一切都安排的好好儿的,简直天衣无缝啊!

    想到自己已经投靠了周氏,还帮着周氏诬陷了江氏,她就不禁打了个冷战。

    “王姨娘这是怎么了,这么暖和的天气,怎么打摆子了?”司徒锦看到王氏那心虚的模样,故作天真的说道。

    司徒长风凌厉的眼神射过去,王氏抖得就更厉害了。

    “王氏,你也有什么事瞒着我?”司徒长风冷冷的说道。

    王氏吓得后退了一步,连连摆手。“妾身没有…妾身只是…只是身子虚弱…”

    “你的身子可是好得很,别以为我好糊弄。说,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

    面对怒火冲天的司徒长风,王氏腿一软,眼看就要跪下去。好在司徒娇反应快,一把将她搀扶住。“爹爹…您怎么能这样冤枉娘亲…”

    那粉嫩的小嘴儿微微嘟着,眼眶中充满了泪水,看起来楚楚可怜。

    司徒锦冷哼一声,提醒道:“五妹妹,她可是姨娘,娘亲在那边呢~”

    司徒娇自觉说错了话,立马改口。“是娇儿说错了话,女儿该罚!”

    司徒长风冷冷的瞪了她一眼,继续问道:“王氏,你真的不打算说实话吗?还是要我去你屋子里找证据,你才肯说?”

    王氏心突突的跳个不停,内心更加的不安起来。

    她自认为没有可以让人拿捏的把柄,但是看到司徒锦眼里的鄙视和冷漠,她就有些不敢肯定了。

    司徒长风见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心里就更加的有气。“管家,去王姨娘屋子里搜一搜!”

    “老爷!”王氏大惊,跟着跪了下来。“老爷,您让一个奴才去搜妾身的屋子,这不是打妾身的脸吗?”

    她乃官家小姐出身,是正经的嫡出,怎么可以让奴才随意搜她的屋子呢?

    司徒锦冷笑着,说道:“姨娘莫要忘了自个儿的身份,爹爹的威严岂是你随便能够抹杀的?说起来,姨娘也不过是个奴婢,比起下人来也高贵不了多少。怎么说的这般委屈,好像侮辱了你似的?”

    司徒娇见她如此羞辱自己的娘亲,恨不得扑上去与她厮打。“二姐姐,姨娘好歹也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如此大逆不道?”

    “长辈?她一个奴婢,也配称为我的长辈?五妹妹是愈发的糊涂了!”司徒锦不紧不慢的说道。

    司徒娇被呛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只能那眼神狠狠的瞪着她。

    江氏听了女儿的话,心里很是赞同。

    姨娘就是姨娘,最多也只是半个主子,哪能跟太师府的千金相比?就算不是嫡出的女儿,那也是司徒长风的子嗣,是高高在上的主子。她王冷香算个什么东西,也敢称长辈,真是不自量力。

    王姨娘早已被司徒锦的几句话给打击的不行了,本想就此罢休,回自己的院子去休息的。但管家却拿着一包可疑的物品匆匆回来,她差点儿当场晕过去。

    “这是什么?”司徒长风狠狠地将那包东西摔向王氏。

    王姨娘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些粉末状的东西,嘴巴长了很久就是发不出声来。

    一旁的大夫见了那药,便大声的喊道:“快捂住口鼻,若是吸进去了,会让人神志不清的!”

    于是众人像是躲避瘟疫一般,逃离了王氏的身边。

    司徒娇也像是被针刺了一般,急急地放开王氏。于是王氏身子一歪,便摔倒在了地上,而那些粉末好死不死的就黏在了她的脸上。

    “啊…”

    “原来是王姨娘干的!”

    “真是太歹毒了!大小姐哪里得罪她了,竟然下这般黑手!”

    “可怜的大小姐…”

    顿时,院子里乱成了一团。

    司徒锦紧挨着江氏,一手将帕子递给她,一手用衣袖捂住了嘴。“快,将王姨娘抬回去,莫要惊扰了他人!”

    那刚被抬了位份的玉珠也是小心地护着自己的肚子,离那王氏远远儿的,生怕也被那药给粘上。

    她如今可是怀着老爷的孩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她以后还怎么在府里立足啊?如今周氏不再受宠,她又只是个丫鬟出身,没有任何的背景,就只有靠她肚子里的那块肉了!

    “老爷,婢妾的肚子好痛。”

    司徒长风听到玉珠的呼喊,便甩开江氏的手臂,朝她走来过去。“大夫呢,快来给她看看!”

    司徒锦冷笑,这玉珠还真是会把握时机。刚才一直在一旁看戏,都不怎么说话。如今倒是看准了,肚子就适时地痛起来了,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争宠的机会啊!

    不过,她倒是不担心她会翻出天去。暂时让她得意着吧,等收拾掉了那几个麻烦的,再来找她算账!

    玉珠依靠在司徒长风的怀里,眼泪汪汪的,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司徒长风怕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事,便亲自将她抱起,朝着她所在的院落而去。

    司徒锦上前去搀扶江氏,无声的给她安慰。

    江氏倒是想得开,反正她已经对这个男人死心了。不管他在乎谁,她都已经心如止水。这么多年的夫妻之情,早已随着他一个又一个女人娶进门而化为乌有了。

    “都散了吧…”当家人都已经离开了,她也就将所有人打发了下去。“那个叫香儿的,等她伤好了,发卖了吧。至于那许嬷嬷,就交给夫人处置吧。”

    是埋还是丢弃在乱葬岗,她都不去过问了。毕竟是周氏的人,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江氏,你真是好手段!”周氏起身,对着江氏冷冷的说道。

    江氏脸色丝毫未变,转过身去坦然的面对。“这还要感谢夫人呢!若不是夫人起了那些心思,又怎么会被妾身拿住把柄呢?说来说去,还是你们想害人在先,才让我可以借此机会铲除这些毒瘤的。”

    周氏没想到她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真相,顿时气得浑身发抖。“没想到这府里,还有你这么一号人物!看来是我太低估你了…”

    “多谢夫人的夸奖!”江氏毫不谦虚的回敬道。

    周氏还想说什么,一个丫鬟便上前去,将她拦了下来。“夫人,奴婢给您收拾收拾,一会儿搬去祠堂住吧?”

    想到自己痛失了一个得力的人,又被司徒长风罚去祠堂,周氏那股子傲气便消失殆尽。不过离去之时,她便放下狠话。“江氏,你莫要得意!鹿死谁手还很难说,咱们走着瞧!”

    江氏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丝毫不惧的回道。“夫人一路走好!”

    司徒锦见江氏如此有力的回击,心里很是替她高兴。一下子除掉了两个心腹大患,她总算是可以安心一阵子了。

    不久之后,大夫确诊了司徒芸癔症,司徒长风再一次受到打击,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加上府里这些女人的勾心斗角,让他身心俱疲。一向稳健的身子,头一次病倒了。

    梅园

    司徒锦听着缎儿汇报着司徒芸最近的状况,嘴角忍不住弯了起来。“她这是咎由自取!原先不过是装疯,现在倒好,真的疯了!”

    “可不是么?听说大小姐最近只知道坐在院子里傻笑,连饭跟草都分不清楚了呢!”缎儿一张脸兴奋的透着红,并没有为司徒芸感到惋惜或者同情。

    司徒锦自然知道她的下场,那药本就是她让朱雀去下的。

    她不过是成全司徒芸的心意罢了,也算不上是害人吧?反正她本来就想疯的,她不过是顺着她的意思去做而已!

    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子,如何能够嫁人?看来,司徒芸这辈子,就只能在府里关着了!只怕是她知道事情会变得跟她想象的相去甚远,恐怕就不会用装疯来博取同情了!

    “夫人那边如何了?”司徒锦最放不下的还是周氏。那个女人比一般的人要聪明许多,要想彻底将她打垮,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个小姐就不用担心了,四少爷可在那儿呢。若是出了什么事,那都是四少爷造的孽,与小姐无关…”朱雀眨了眨眼,说的很无辜。

    司徒锦总算是舒展了眉头,脸上难得露出了轻松的神情。

    “算算日子,离娘亲生产的日子也不远了,稳婆可找好了?”如今她最放不下的,便是江氏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了。

    虽说周氏已经去了祠堂,但府里她的眼线甚多。她是个心机深沉的,恐怕早就想好了对策。人虽然不在这儿,但她的爪牙可还在呢!

    “稳婆夫人自己请了,不过我会去排查清楚,确保万无一失!”

    司徒锦点了点头,心里松快了些。

    屋子里静默了片刻,忽然有丫鬟来禀报,说是李姨娘过来了。司徒锦刚想眯一会儿的,听说李姨娘过来,也只好打起精神来应付。

    “请姨娘进来吧。”她调整好姿势,纤细的手指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

    最近府里发生了很多事,她既要忙着应付那些暗地里的小人,又要看护着江氏,已经好久没有休息好了。

    缎儿有些心疼自家小姐,原本想让李姨娘改日再来的,但小姐既然已经发了话,她只好让人将李姨娘请了进来。

    随着李姨娘一起进来的,还有她那最小的妹妹司徒巧。

    “二姐姐…”司徒巧一见到司徒锦,便乖巧的上前行礼,亲昵的叫着。

    司徒锦神情微松,伸手让司徒巧过来,仔细审视一番之后才说道:“六妹妹总算是长好了一些,不似以前那般清瘦了。”

    “多谢二小姐关怀,这都是拖了二小姐的福。”李氏见司徒锦对司徒巧的态度与其他姐妹不同,不由得放了心。“奴婢给二小姐请安!”

    司徒锦这才抬头看向李姨娘,连忙伸手虚扶了一把。“姨娘快请起!”

    李氏见她对自己还算客气,心里的决心就更加的坚定。不等司徒锦反应过来,她便扑通一声跪下了。“请二小姐怜悯…”

    话刚开了头,李氏便哽咽不止,说不下去了。

    司徒锦见到这阵仗,有些摸不着头脑。于是让丫鬟婆子都退了出去,只留下朱雀和缎儿两个心腹。

    “姨娘,你这是做什么,你快起来啊…”司徒巧见李氏给二姐下跪,不由得吓得红了眼睛。

    李氏摇了摇头,看着司徒巧的时候,也是满脸的哀戚。

    若不是情非得已,她又岂会这般做?说来说去,她这辈子一直活在别人的欺凌之下,若不是为了这个女儿,她早就一根白绫,了解自己了。

    看着女儿那张稚嫩的脸,她忽然有些不舍,很不舍。但为了女儿的将来,她又不得不狠下心来恳求道:“请二小姐允许,将六小姐带下去吧…”

    司徒巧见要她走,她就慌了。“姨娘…我不要离开姨娘…”

    那小丫头一哭,司徒锦心里一紧。她知道李氏肯定有事相求,司徒巧不适合在这里,于是让缎儿将司徒巧带了出去,也好方便她问话。

    “好了,这里没有旁人了,姨娘有什么事就请明说吧。”

    李氏瞟了一眼司徒锦身边那个不起眼的丫头,欲言又止。

    司徒锦自然知道她的顾虑,于是开口道:“朱雀是我的心腹,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李氏见她坚持,知道不好再强求,于是将心里的话一股脑儿的都交代了。“二小姐,奴婢即将不久于人世。奴婢知道,接下来要说的话,实在太过放肆和勉强。但请二小姐看在巧儿是您亲妹妹的份儿上,答应奴婢的请求吧?奴婢自知人微言轻,又活不了多少时日,奴婢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六小姐…”

    李氏伤心了好一阵,这才接着说下去。“自打奴婢生下六小姐之后,老爷便没有再踏进奴婢的房门半步。奴婢知道,老爷只是心怀愧疚,才抬了奴婢做姨娘。可惜奴婢福薄,只生了个女儿,老爷更是不喜。奴婢一直恪守本分,不敢有非分之想,也只想在那竹园苟活一世,但奈何天意弄人…”

    司徒锦也唏嘘不已,她刚才还在怀疑这李姨娘是否别有用心,所以才主动站出来为娘亲当证人。不想,她却是为了这个。

    “姨娘的心思,我已经了解。姨娘放心,有司徒锦一日,便会好好保护六妹妹,不让她受欺负。日后,等她及笄了,我也会让娘亲为她许一门好亲事,让她安心的出嫁的…”她能做的承诺,便只有这样。

    若是司徒巧一直这样乖巧下去,不像那些人有野心,她可以让她一辈子活的开心幸福。但若是…她就不能保证会怎么对她了。

    不过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李氏倒是将巧儿教的不错。

    李氏不敢置信的看着司徒锦,没想到她只是开了个头,二小姐就已经明白了她的来意,顿时欣喜的泪流满面。“奴婢多谢二小姐成全!奴婢来世必定结草衔环,做牛做马报答二小姐的大恩大德!”

    司徒锦看着李氏那消瘦的模样,微微心酸。

    李氏在府里也活的不容易,原本只是个小丫头,却被自己那禽兽爹爹占了便宜。生下女儿之后,虽然被抬了位份,但却从此独守空房十数载。他何其的残忍,让一个如花的女子为他苦等十几年,实在是太过薄情。

    如今李氏染上了重病,将不久于世,不得已之下,才来恳求她收留司徒巧。如此伟大的母亲,她有一丝的敬佩!

    所以不等她说完,她便许下自己的诺言,也好让她去的无忧无虑。

    李氏看着司徒锦眼中那抹怜悯,感激的磕头致谢。“如此,奴婢就走得安心了…二小姐保重!这府里…怕是不会太平,二小姐可要好好照顾自己…”

    司徒锦知道她也是个明白人,于是点了点头,然后让朱雀将她扶了起来。“姨娘也好好好保重身子,六妹妹还小,需要娘亲的呵护…”

    李氏感激的看了司徒锦一眼,然后红着眼睛出去了。

    等到李氏一离开,朱雀就开口了。“小姐何必这般好心?这李氏虽然不曾害过人,但也是个颇有心计的。不然,她也不会不去求二夫人,而来求小姐您了!”

    “哪个母亲不为自己的孩子着想?我不过是成全她的护子之心罢了。”李氏的遭遇值得同情,而且司徒巧还小,若是将来寄养在娘亲名下,也会对自己有利。

    见司徒锦不再开口,朱雀便也不再多说,默默地站在一旁。

    “许久没有尝过那醉仙楼的凤梨酥了,朱雀你帮我去买些回来吧。”司徒锦心情不错,偶尔也会任性的吩咐丫鬟们做一些难以理解的事情。

    朱雀自然是应下了。

    醉仙楼的凤梨酥,的确是很不错的糕点。只是醉仙楼美名在外,每日不知道有多少人去排队等候,这会儿子都晌午了,怕是买不到了吧?

    不过,即使知道了结果,朱雀还是去了醉仙楼。

    “不好意思,姑娘。凤梨酥每日只有一百份,早已卖完了。如果真的喜欢,明日请赶早吧!”掌柜的倒也客气,只是朱雀岂能这么轻易的认输,若是买不回去,小姐心里肯定会有个疙瘩。

    她可是个尽职尽责的丫头,哪能让小姐失望?

    “一天真的只做一百份?就不能破例一回?我可以多出银子!”朱雀不依不挠的继续游说。

    那掌柜很为难,规矩一旦破了,恐怕以后很难做生意了。

    两个人正僵持不下,一辆华丽的马车驶来,在店门口停了下来。那掌柜的见到那马车,顿时两眼冒光,主动迎了上去。

    朱雀见他这般热情,便知道这车子里的人,肯定就是幕后老板了。于是也不动,就站在一旁看好戏。

    “主子,您总算是来了。”掌柜的像是见到救星一般,将那人从马车里迎了下来。

    “哦?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那人一身华丽的锦服,貌似潘安,气质一流,一看就是教养良好的世家公子。

    朱雀眼睛微微一眯,收敛起了眼里锋芒。

    “就是…就是这位姑娘,她说她家主子想吃凤梨酥,但店里每日只卖一百份,奴才不敢破例,那姑娘便不依不挠起来,奴才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掌柜的态度很是恭敬,并不像其他掌柜那般势力,动不动就动武。

    朱雀对于这一点儿,倒是挺欣赏的。

    那男子转过身来,面向朱雀,风华无限的一笑,问道:“姑娘是哪家府上的?若是喜欢,明日一早,楚某便让人送一份到府上去,可好?”

    听到他这般客气的给出答案,朱雀反倒觉得自己太小气了些,也是态度稍微好了那么一点。“我是太师府二小姐身边的丫头,我家小姐心血来潮,想吃贵店的凤梨酥。但等到明日,小姐说不定就不想吃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语气可以改变,但今日她是一定要将凤梨酥带回去的!

    楚羽宸忍不住哂笑,这丫头原来是司徒锦身边的。难怪个性也是如此的有趣,他忽然觉得破一次例也未尝不可。只要她不到处宣扬,他倒是可以考虑的。

    “原来是司徒小姐想吃…掌柜的,你让厨子再做一些,送到司徒府去!”楚羽宸放下这话,便抬腿进了内堂。

    朱雀惊讶之余,忍不住打量了那楚家公子好几眼。果然是京城第一公子,风度倒是不错,只可惜啊,比起她的主子,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掌柜的也是惊愕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当朱雀拿着热气腾腾的凤梨酥回来时,司徒锦已经午睡起来了。闻到那股清香,她的胃口忽然也变得好了起来。

    “不愧是醉仙楼的,味道真是不错。你们也尝尝…”她一边吃着,还不忘让两个心腹丫鬟也一起分享。

    朱雀不客气的拿起一块放进嘴里,眼睛都眯了起来。“果然是好东西,看来以后要经常光顾才是。”

    说完,她又忍不住将手伸向了盘子。

    缎儿将她的手一拍,怒视着她。“这些都是小姐的,小姐体恤我们,你也不能太过分了!”

    朱雀委屈的撅着嘴,心里暗忖。不如,一会儿再以小姐的名义去找那人要一些来,这滋味真的很不错呢!

    ------题外话------

    本月万更到这里,小七十分感谢读者亲们的支持!不过,就快要过年了,小七真的有些力不从心啊!小七新婚第一年,要去老公家拜会长辈,偶老公家的亲戚还真是不一般的多,恐怕到时候连碰电脑的机会都没有!so,小七想跟亲们商量下哈,2月1日开始,每日更五千字,等到年后,小七回来之后,再恢复万更…捂脸…小七不想断更,亲们从了偶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