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72 桃花节,世子有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2 桃花节,世子有约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三月,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

    京城近郊的桃园每日都有无数的游人流年忘返,不少深居闺阁的千金小姐也忍不住被那美景所吸引,纷纷携伴出游。

    司徒锦也听说了那桃园引人入胜的精致,心生向往的同时,又担心游人太多,便又将心里的念头给压下了。

    “小姐,听说那京郊要举办桃花节呢!到时候,有不少的名门公子小姐前去观礼,还会有庙会和各种比试…”缎儿一边描述着那美好的场景,一边偷偷的瞄着自家小姐的反应。

    司徒锦自然知道她这个丫头的心思,却不点破,故意问道:“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玩?”

    “千真万确!那桃花节三年一次,机会很难得呢!”缎儿兀自的神往着。

    司徒锦却摇了摇头,打破了她的幻想。“到时候,恐怕是人山人海,那里还看得到那美好的风景,全都是看人了!”

    缎儿想了想,又觉得司徒锦说的有道理。但听别人描述的那般美好,她不去的话又有些不甘。

    正要说些什么,朱雀兴高采烈的拿着一封信进来了。她扬了扬手里的书信,笑得一脸的暧昧。“小姐…世子来信哟~”

    司徒锦果然俏脸一红,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这世子最近也不知道为何,不时地给她写一封信,也不见有多少字,不过是问起最近都做了些什么,问候而已。不过长此以往,两人对彼此的了解也多了一些,不再像以前那般生疏了就是。

    但此事每每被朱雀一搅和,就变了味道。原本很正常的话语,从她嘴里出来,就变得暧昧不清,让人不得不脸红心跳起来。

    “世子来信么?还不拿来!”缎儿如今胆子也大了起来,敢跟朱雀叫板了。

    两个丫鬟闹了一阵,那信最终还是落到了司徒锦的手上。

    “你们都下去吧,让我安静一会儿。”她回信的时候,可不想别人看到。

    缎儿和朱雀皆是捂着嘴就出去了,倒也没有多为难。她们小姐的面皮本就薄,尤其碰到有关于世子的事,就更加的羞赧。她们做丫头的,自然是不会将自家小姐逼得太紧,所以偶尔取笑一下就罢了。

    看着那书信上钢筋有力却不失美感的字迹,司徒锦的心微微暖了起来。仔仔细细的将那二十余字看完,她的一颗心还是蹦跶个不停,似乎要脱离身体一跃而出的趋势。

    司徒锦捂着心口,深吸好几口气之后才让自己平静下来。想着如何回复他的时候,下笔就有些犹豫起来。这一次,隐世子不为别的,就是想要邀约她去古佛寺看桃花。据说那里的桃花更加的娇艳美丽,只是鲜少有人能够爬上那高高的山崖。故而,京城都只知桃园,继而将古佛寺后山的桃花给忘了。

    司徒锦犹豫,是因为他们孤男寡女,一同出游似乎有些不合礼仪。虽说即将成婚,但毕竟还未行礼,这般私下接触,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

    但他信里所描述的那番美景,确实打动了她的心,让她跃跃欲试。如此一来,为难的倒成了她了。

    苦恼的将信平放在书桌之上,司徒锦便对着那封信自言自语起来。“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这一来一去少说也要两日,孤男寡女在外呆了两天,还不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可是,那美景真的如你所说的那般美好,的确让人心生向往…唉…就会给我出难题…”

    琢磨了很久,司徒锦似乎都要将那薄薄的一张纸给瞪烂了,也没有找出个完美的答案出来。

    若是此时隐世子能够看到司徒锦这般纠结的神情,恐怕嘴角又会忍不住向上弯起了吧?朱雀偷偷地在心里思量着。可惜啊,主子是个君子,不会做那私会佳人的事情。若是她真的喜欢一个人,早就把持不住,先将对方吃了!

    想到这里,她脑海里闪过一个人挺拔的身影。

    “朱雀,你思春了么?”司徒锦将回好的信递到她手里的时候,见她一副很迷蒙的模样,便忍不住打趣道。

    被人看穿了心思,朱雀难得的脸红了。

    不过还好她戴着面具,不会被人发现端倪,这才放下心来。“小姐,这闺阁女子,岂能说出那两个字,小姐真真是大胆!”

    “有人做得出,为何不准别人说?”司徒锦倒也没有羞愧之色,反而理直气壮的顶了回去。

    朱雀头一次找不到话语来反驳,懊恼的将信收入衣袖当中,垂头丧气的去当跑腿儿的了。缎儿进来,看到自家小姐出了屋子,便一脸喜悦的迎了上去。“小姐,世子可是邀请您去参加桃花节?”

    司徒锦瞪了一眼这胆子越来越大的丫头,没好气的说道:“尽会帮着朱雀来欺负你家小姐,趁早将你嫁出去得了!”

    一提到嫁人,缎儿就老实多了。

    她年纪还小,哪里舍得这么早就嫁人?再说了,她可是想呆在小姐身边一辈子的,不管将来如何,她是打定主意跟着小姐了。

    司徒锦教训完缎儿,便去了二夫人处。

    “娘亲,距离生产的日子也不远了,锦儿想去庙里为娘亲和弟弟祈福。”

    江氏知道司徒锦很有孝心,但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她也不放心她去那么远的地方,不免有些担心。“锦儿的孝心,娘亲已经心领了。你一个女儿家,跋山涉水的,娘亲不放心你去那么远的地方,还要留宿几日,想想娘就心疼…”

    “外祖家不是距离那寺庙不远么,娘亲若真是不放心,何不修书一封,女儿还未去过外祖家,正好过去拜访。”为了能够说服江氏,司徒锦可以特意做了准备工作的。

    江氏见她提起自己的娘家人,心里也是暖暖的。

    的确,自打她出嫁以来,就没有回过娘家。想起那已经过世的爹娘,还有几个疼她的兄长,她不禁有些伤怀。

    “锦儿真的打算去看望你舅舅吗?”江氏认真的问道。

    女儿一向很聪颖,绝对不会做无把握的事情。如今忽然提出要去古佛寺祈福,肯定有她的道理。只是经历了上一次出门的噩运,她还是难免会有些担心。

    “娘亲如今已经是太师府的平妻,又即将临盆,总该给舅舅他们通个信儿报个喜吧?女儿此次前去古佛寺祈福,正好顺便去舅舅家报喜,不是很好么?”司徒锦一脸认真的回答道。若是能够取得外祖家的支持,那么将来对娘亲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

    前世的记忆告诉她,她的几个舅舅可都是很能干的。只是没有人举荐,所以一直是个小官儿。若是能够好好地提拔,将来必定前途无量!到时候,有了母族作为靠山,即使爹爹再有新宠,也不怕娘亲会失势了。

    周氏的背后有丞相府,那她的娘亲也可以有强大的娘家做后盾!想着这些美好的愿景,司徒锦就更加坚定了要出门的信念。

    江氏思虑了一番,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不过,你要多带几个丫头出去,让她们好好儿照顾你!”

    “娘亲放心,人手女儿早就安排好了。”除了缎儿和朱雀,她谁都不会带的!

    有隐世子在,还有谁敢欺负到她头上去?人多了也未必是好事,若是让人知道她此去是和隐世子一道,那还不被人说闲话呢!

    江氏见她心里有数,也就放宽了心。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江氏便真的写了一封信,让司徒锦带上。多年没有见到那几个兄长了,多少还是有些牵挂的。正好借着孩子一事,也好让那几个哥哥上京城来聚聚。

    司徒锦接过那信件,仔细收好,这才回到梅园。

    翌日,司徒锦带着两个丫头一早就出了府。马车的车夫也是朱雀安排的,一切万无一失。车子直奔南门而去,刚刚出了城便遥遥看见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停在不远处,那驾车的车夫,正是龙隐的贴身侍卫谢尧。

    “见过二小姐!”谢尧知道司徒锦对主子的重要性,故而言语之间颇为客气。

    司徒锦撩开窗帘子,微微颔首道:“怎么不见你家世子爷?”

    谢尧恭敬的回道:“为了避嫌,主子已经先行去寺庙里打点。”

    司徒锦对他的体贴和用心感到很窝心,心里顿时踏实了不少。吩咐马车继续前行,而沐王府的马车,则朝着另一个相反的方向而去。

    龙隐安排的还真是妥当,为了不让人起疑,故意在这里晃一下,然后又分开而行,这下子别人都会认为他们不过是碰巧遇上,并不会追查他们的去处。

    马车渐行渐远,身体锦则拿出一本医术,继续翻看起来。自打回到三年前,她对医术就非常的有兴趣,时而到了痴迷的地步。

    缎儿和朱雀早已习惯自家小姐的举动,也不去打扰。两个人坐在马车的门口,小声的说这话。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路面渐渐地不平整起来。随着马车的颠簸,司徒锦再也没办法看书了,只好将两个丫头唤了进来。“是不是快到了?”

    “嗯,还有一炷香的时辰就到了山脚下了。”朱雀对京城一带很是熟悉,故而能够准备的知道方位和行程。

    司徒锦点了点头,忽然觉得困乏起来。

    一大早就起来赶路,又没吃多少东西。加上马车的颠簸,多少会让人昏昏欲睡。见自家小姐依靠在软枕上睡着了,缎儿便细心的讲一件披风轻轻地盖在了她的身上。

    直到马车在山脚下停了下来,司徒锦仍旧沉浸在睡梦当中。难得她能够睡得安稳,缎儿和朱雀也没有叫醒她,而是让马车停在那里,想要等她睡到自然醒。

    一个时辰过去了,在大殿等候的隐世子渐渐有些心浮气躁。算算时辰,她们早该到了,为何到现在都没见到身影呢?

    嚯的一下子从蒲团上站起来,吓得方丈大师从经文中抬起头来。“施主可是心烦意乱?也罢,施主还是出去走走,散散心吧?”

    隐世子有些汗颜,俊逸的脸色出现一抹可疑的红云。

    也没有道声告辞,他便急急地朝着山下去了。刚刚踏出寺庙的大门,那九十九步台阶之下的马车,顿时映入眼帘。

    龙隐看着那马车,心跳不禁加速。

    但那马车在眼前一动不动,转眼间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依旧没有动静,他就有些心急了。莫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运气内力,从那台阶顶端飘然而下。

    感觉到强大的内力袭来,朱雀立刻掀起车帘子,钻了出去。见到是自己的主子,她立刻单膝跪地行礼。“属下见过主子!”

    “她…可曾到了?”

    朱雀见主子那般的心切,不由得抿着嘴笑了。“小姐在马车里睡着了,属下不敢吵醒她,所以…。”

    龙隐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这里是山上,不必城中。气温要低得多,如此在山间酣睡,恐怕会感染风寒。想到这些,他便顾不上什么礼仪,掀开车帘,一头钻了进去。

    缎儿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子,差点儿没失礼叫出声来。

    但看清楚来者的面貌之时,她才不得不闭了嘴,退让到一边,任由他将自己的主子抱下车去。

    司徒锦仍旧没有醒来,而是在他的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子,继续安睡。那微微抽动了鼻子,让龙隐一时看的出了神。

    她睡着的时候,可真是可爱。比起她醒着的时候,要可爱多了。龙隐嘴角勾勒出一抹不算明显的弧度,然后任命的充当搬运工,一步一个台阶的将司徒锦抱进了古佛寺。

    寺庙里,他早已打点好了一切。

    司徒锦的厢房是他特意找人收拾的,坐北朝南,光线充足,屋前有个池塘,里面养着一些五颜六色的小鱼。屋后便是漫山遍野的桃花,只要窗子一开,便能欣赏到绝美的精致。这样的用心,任何人看了都会无比的感动。

    睡了整整两个时辰,司徒锦总算是被饿醒了。一天不曾进食,她也不是神仙,也会饿肚子的。

    “缎儿…缎儿…”

    缎儿听到她的呼唤声,立刻断了饭菜进来。“小姐,您醒啦?”

    “现在什么时辰了?”司徒锦揉了揉懵了的睡眼,又仔细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这才开口问道。

    想必是已经到了山上,在寺庙的厢房了。屋子里的摆设并不华丽,整洁而干净,还飘着若有似无的檀香,故而她才有这般的认知。

    缎儿将饭菜放到桌子上摆好,这才过来服侍她穿衣。“小姐,都酉时了…”

    “这么晚了?你怎么不早点儿叫醒我?”司徒锦大吃一惊,有些慌乱的从床上溜了下来,连鞋子都没顾得穿上。

    她跟隐世子约好在寺庙里会面,结果自己就这么睡过去了,那他岂不是白等了一天?想到自己的失礼,她便有些焦躁起来。

    “小姐,世子爷在东厢住下了。小姐还不知道吧?是世子爷抱小姐进屋的呢!”缎儿说着,就笑着离开了。

    她家小姐面皮薄,所以她就不打扰她了,免得她害羞的脸饭都吃不下。

    司徒锦听了这话,果然面色潮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天呐,她怎么会睡得不省人事,还劳烦他将她抱上山来?这回真是丢脸丢大了!

    司徒锦呆滞的坐在床头,懊恼的用双手捂着脑袋,一张脸皱得像苦瓜。“真是太丢人了…这叫我以后怎么面对他…”

    一个人嘀嘀咕咕半晌,后来还是敌不过肠胃的叫嚣,司徒锦不得不先填饱肚子再说。司徒锦吃饭倒也迅速,不过仪态却不怎么优雅。毕竟是饿坏了,故而她也顾不上什么千金小姐的规矩,狼吞虎咽起来。

    正准备过来探视她的隐世子,刚走到门口,便看见她认真的跟饭桌上的食物在做斗争,便忍不住笑了。

    这样的司徒锦,他倒是头一次见呢。

    这小妮子一向喜欢装深沉,才不到十五岁,就跟个小老太太似的。用那些条条框框将自己包裹起来,谨小慎微的过着。如今到了外面,到比较像个正常人了。看到她露出天真的面目,他心里也挺高兴。

    看来,这一次出门的决定,是对的!

    司徒锦正往嘴里扒着饭,忽然感觉到两道炙热的目光,这才发现门口忽然多了个人。尤其是见到那人的面孔时,她更是惊讶得连筷子都握不住了。

    筷子落地的响声,总算是让两个人回过神来。

    龙隐先她一步,将地上的筷子拾起,又拿出桌上的茶壶倒了水帮她清洗干净,然后又用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帕将筷子擦了一遍之后,才将它重新递回她的手上。“快些吃吧,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面对他的温柔呵护,司徒锦的食欲瞬间就没有了。

    被一个大男人看到自己那般失礼的样子,实在是没脸见人了。司徒锦懊恼的咬着下唇,脸红的都要爆炸了。

    龙隐自然是看到了她的窘迫,于是转过身去,优雅的离开了她的房间。临走时,他只说了一句话。

    “明日卯时,后山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