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75 筹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5 筹谋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夜深了,司徒锦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前一世她与江家完全是陌生的,没有过接触。只知道舅父是个小官儿,外公做过大官,但后来就落没了。但没想到这重获一回,与江家的亲人相认之后,会带给自己这么多的感动和期待。

    比起司徒府的那些至亲,她觉得江家给能让她温暖。

    想着母亲以后的地位,她的脑袋瓜子也闲不下来了。两位舅舅如今一人做官一人做生意,虽然过得还算殷实,但毕竟没什么地位。司徒长风那老头子是个极其势力之人,母亲的娘家根本没被放在眼里。如此下去,对母亲地位的巩固也没什么作用。若是舅父能够升官,到京城里去,那么母亲的身价自然水涨船高。

    经过一番接触,司徒锦觉得江家的人不但人好,还都很有能力。只是苦于没有人提携,又不是那溜须拍马的料,所以一直得不到高升。

    若是能够有人帮忙就好了!

    司徒锦睁着一双美目,一只手轻轻地枕在头下,无声的叹息。

    相对她的苦恼,龙隐睡不着的理由就简单的多了。这位爷可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哪里受过这般委屈?他的住所,都是满室生香,布置典雅还是其次,那软被可是出自京城最有名锦绣坊,睡着十分的舒服。

    如今到了这个陌生的环境,被褥虽然都是全新的,但是质地却差了很远。对生活品质一向挑剔的他,怎么忍受的了。

    所以,翌日二人见面的时候,司徒锦就忍不住笑了。

    隐世子那么高贵的人,居然也会有失眠的时候。

    龙隐有些阴郁,但笑话他的人是他心尖尖儿上的人,他也就不跟她计较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司徒锦笑够了,忽然两个人站在一处,也不是很尴尬了。“一会儿拜会过舅父,就打算回去了。”

    龙隐点了点头,背负着双手不再开口。

    如果再继续呆在这里,恐怕他又要彻夜无眠了。幸好,她没有打算长住!

    用完早膳,司徒锦便去江华屋子里辞行了。江华虽然舍不得,一再的挽留她再多住几日,但司徒锦都找借口给婉拒了。临走时,她隐晦的对这位舅父说道:“舅父不必伤怀,相信不久之后,咱们就会在京城相见的!”

    江华不明所以,只当是她的推诿之词,也没放在心上。但是没想到,紧紧过了半个月,就有圣旨下来,将他提升为正四品御史中丞,当然这都是后话。

    一一道别之后,司徒锦便赶回京城。

    一路上,有龙隐的护卫,倒是安全的很。只是那些随处可见的嫉妒眼神,还有那些围观的人群,却让她有些吃不消。

    那男人也太妖孽了!

    即使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但还是吸引了不少女子的目光和尖叫,让她听了有些不太舒服。

    “小姐,很快就到京城了,要不要歇一歇?”缎儿见她闷闷不乐的样子,还以为她是太过疲劳了。

    司徒锦没有吭声,一双眼睛时而瞟向车帘子外。

    朱雀自然是明白她的心思,不由得扬起一抹笑容。“小姐,前面不远处有家酒肆。不如先歇会儿吃点儿东西再继续赶路吧?”

    因为一大早就启程了,如今日上中天也该是用午膳的时候了。

    司徒锦经她这么一提醒,倒是感觉到饿了。于是一行人在城外的一家酒肆门口停下,打算用过膳之后再继续赶路。

    “客官要吃点儿什么?”小二见他们衣着不一般,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殷勤起来。

    缎儿点了几道平日里小姐喜欢的菜式,然后又望了望一旁的隐世子。龙隐对吃食也是要求很高,只是这样的店子能有什么好招待的,只好随意点了一些,勉强吃了一些。

    司徒锦见他吃饭的时候都是那么的优雅,不由得想起自己那不雅的吃香,一时羞愧的低下头去都不敢看他。

    “小姐,您不舒服?”缎儿细心地发现了她的异常,不免担心的问道。

    司徒锦连忙摇头,然后吃了一口白饭,也不夹菜。

    龙隐一直笔挺的坐在一旁,身姿挺拔。见司徒锦只吃饭不吃菜,不由得皱了皱眉,然后夹了一些肉到她的碗里。“多吃点肉。”

    瞧她那清瘦的模样,他忍不住想要将她养胖一些。

    司徒锦看着那碗里凭空多出来的几块肉,就更加不自在了。

    他他他,他居然给她夹菜?!

    一双过分明亮的眼睛直盯着他瞧,让他都有些微赧。“你太瘦了…”

    司徒锦低下头去,审视了一下自个儿的体态。正是发育的时候,比起其他同龄的女孩子,的确是瘦了很多。不该长肉的地方,没有一丝的赘肉。但该长肉的地方,似乎真的很…瘦?他该不会是嫌弃她身段不够妖娆吧?

    想到这层意思,她的脸更加的红了。

    再过三个月,她就及笄了。婚期也定在了八月,只是她这还未完全发育的身子,似乎不够吸引人…

    咬着下唇,司徒锦顿时没有了食欲。

    “小姐…小姐…”缎儿叫了她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

    龙隐见她坐在一旁发呆,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便也放在碗筷,道:“朱雀去醉仙楼买一些糕点,一会儿给你家小姐带回府吃。”

    一说起醉仙楼,朱雀的眼眸瞬间亮了。“是,属下这就去!”

    凤梨酥,我来了!

    对于龙隐的体贴,司徒锦不是没有感动。只是陷入某个死胡同的她,总是想着一些有的没的,根本没办法与他对视。

    龙隐倒也没说什么,依旧一路护送着她们主仆,直到回到太师府门口。

    “小姐,到了!”缎儿率先下了马车,然后才去搀扶她。

    司徒锦一路神游回来,听到缎儿的话总算是回过神来。看到龙隐从马上下来,她心里忽然生出一丝的不舍来。这几日,他一直陪伴在她身旁。如今要分开了,她还真是有些不习惯起来。

    “谢谢你一路的看护。”除了这句感谢的话语,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龙隐颀长的身躯站在她的面前,依旧给人冷冷清清的感觉。只是他在看向她的时候,眼眸中多了一丝的柔和。“回去好好休息,昨夜肯定没休息好。”

    司徒锦一边点头,一边朝着府门口移动。

    此时,看门的小厮见到司徒锦和站在门口的隐世子,立刻上去请安。“小的见过世子见过二小姐!”

    “府里近日可平静?”回到太师府,她立刻又换了副面孔。

    龙隐也没有搭理那小厮,转身上马离去。

    那小厮虽然好奇为何世子会护送自家小姐回来,但还是恭敬地回答道:“二夫人一切都好,只是…”

    “只是什么,别吞吞吐吐的!”缎儿知道这小三儿是自己人,故而说话也不算客气。

    “姨娘的孩子没保住,老爷正伤心呢…”小三儿汇报的,自然是跟二小姐相关的一些事情。

    司徒锦眼神一敛,问道:“怎么回事?”

    “据说…姨娘引诱老爷同房,结果…不小心就见了红了…大夫赶来的时候,胎儿已经保不住了…”

    果然是个狐媚子,她一不在府里,她就有了动作。

    只不过,还是棋差一招,害人终害己!

    玉珠的孩子没了,她没有一丝的怜悯。那都是她咎由自取。根本怪不得任何人。谁让她不顾自己的身子,跑去招惹爹爹的?她不知道这头三个月,胎儿最是不稳定么?

    “老爷怎么说…”没有了一个孩子,他肯定很不高兴吧?

    小三儿听二小姐问起,便神秘的说道:“老爷自然是伤心,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是姨娘的孩子,没有了就没有了!加上是那个贱蹄子勾引在先,老爷不小心将她的孩子给弄没了,自然是羞愤不已,已经将玉珠姨娘贬为奴婢了。”

    果真是她的爹爹,真真是无情之极!

    玉珠再有不是,但却怀着他的子嗣。他自己克制不了,让她的胎儿没保住,却将所有责任推到她的身上,实在是太过薄情了。

    想必此刻,玉珠又在寻死觅活了吧?

    “玉珠现在何处?”

    “回到以前的院子去了,还跟另一个通房住一起。”小三儿如实的禀报。

    司徒锦满意的点了点头,缎儿便拿出一锭银子来,给了他。“小姐赏的,以后有什么事可要多留个心眼儿!”

    “缎儿姐姐说的是…”小三儿点头哈腰的目送她们离去。

    看来,他是选对了主子呢!好在他眼光独到,如今二夫人掌家,二小姐又是未来的世子妃,将来他的前途一片光明啊!

    想到这儿,小三儿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回到府上,司徒锦并没有回梅园,而是去了江氏的院子。

    “娘…女儿回来了!”司徒锦一路带着喜悦之情,闯进江氏的屋子。

    没想到刚踏进内室,便看见爹娘脸红的从帷帐里出来。司徒锦脸瞬间红了,立刻转身退了出去。

    司徒长风还是第一次被女儿撞见这事儿,脸色很是尴尬。不过看在江氏的脸面上,他并没有责罚司徒锦,反而一反常态的问起这几日在外面的情景。

    司徒锦小心的回了几句话,便打算告辞。

    这样的尴尬,她这个做女儿的,还是离开比较好。脚还未迈出,司徒长风便开口了。“你留下来陪你娘亲说说话,我去书房处理一些公务…”

    不等司徒锦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踏出了江氏的屋子。

    司徒锦呆呆的愣了半晌,直到江氏呼唤她的名字,她才回过神来。

    “锦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江氏脸上有着一丝红晕,但神情却没有娇羞。

    司徒锦呐呐的回道:“刚回来就来看望娘亲了…”

    “此去江家,可有见到你那两位舅舅?”江氏最关心的,还是两位兄长的态度。

    提起江家人,司徒锦就自在多了。“见到了,舅父还送了不少的东西给我呢!果然是书香门第,舅舅和舅母都很客气,人很好呢!”

    听司徒锦这般说,江氏总算是放心了。

    “舅舅还写了一封书信,要给娘呢!”司徒锦从衣袖里拿出那封信,递到江氏的手里。

    江氏接过信,手微微颤抖。

    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收到家书,怎么不叫人激动?

    “舅舅们都很惦记娘亲,往后娘亲可要多与母舅家多走动才是!”司徒锦貌似天真的提醒道。

    江氏看了手里的信,眼眶顿时都红了。

    “娘亲也不必多想,舅舅说了,往后会搬到京城来呢。到时候,娘亲经常回去看看,不就好了?”她自然是个心思通透的,看得出江氏的愧疚。

    她所说的也是事实,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将两个舅舅弄到京城来不可!相信只要她去求那人,他肯定会帮忙的吧?虽说有些不太好,但按照隐世子前些日子的表现,他似乎对舅舅也很是尊敬和喜爱呢。

    想到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司徒锦便有些坐不住了。

    江氏见她一副疲惫的模样,也没有多留她,早早将她打发回去休息去了。府里的事情她还忙得过来,暂时还不需要女儿操心。

    司徒锦一回到梅园,便看到朱雀端着热气腾腾的凤梨酥进来。

    “小姐,这是世子爷吩咐我去醉仙楼买的糕点,您尝尝?”

    司徒锦午膳没吃多少,被这香味一引诱,顿时觉得腹内空空。“他倒是想的周到…”

    朱雀赞同的点头。

    别看人表面上冷冰冰的,其实她家主子可是个心细如发之人,也是个很体贴周到的绝世好男人!

    吃着美味的糕点,司徒锦的疲惫也一扫而光。

    “夫人在祠堂过得可好?”有了精力,她自然要多关心一下她那位嫡母了。

    朱雀放下糕点,拍了拍手上的碎沫儿。“据说不是很好呢!四少爷不知道是不是也跟大小姐一样魔怔了,居然目无尊长,顶撞了嫡母不说,还动了手。啧啧啧…”

    动了手,那周氏肯定是吃了大亏。

    司徒青那个混小子,别的没有,有的是力气。加上吴氏的死,他一直记恨着周氏。如今周氏被关了家庙,不正好给他一个报仇的机会么?只是不知道司徒长风听到这个消息,会是个什么反应。

    “老爷什么态度?可有接夫人回来?”

    让周氏去家庙,那不过是个障眼法。毕竟上次的事情,并没有将周氏供出来,司徒长风也只是当时气过了头,等到冷静下来,恐怕又会心软。

    “小姐猜的没错!老爷知道夫人被打之后,便将夫人接了回来。丞相府那边也来了人,说是要给夫人讨回一个公道。老爷为了平息此事,已经将四少爷逐出了家门,不承认那个儿子了!”

    “哦?”司徒锦有些惊讶。

    司徒长风居然舍得放弃这个唯一的儿子?以前不管他闯了什么祸,爹爹最多也只是罚他禁足,如今却为了周氏将他赶出家门,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啊。

    看出了她的疑惑,朱雀便接着解释道:“丞相府那边施压,老爷起码要做做样子的。四少爷如今被送到了乡下的庄子里,并不是无家可归。”

    司徒锦听她这么说,心里就明白了。

    果然,司徒长风还是舍不得这个儿子!就算他大逆不道,做了那么多的错事,但司徒长风仍旧不忍心舍弃他。毕竟是唯一的儿子啊,如果他以后再也生不出儿子来,那司徒青还是会得到他的宠爱,成为司徒府唯一的继承人。

    “小姐,如今夫人回府了,您看…”朱雀好心的提醒道。

    “夫人伤势如何?”司徒锦忽然问道。

    朱雀蹙了蹙眉,却没有多问。“据说伤的不轻,大夫说没有一两个月下不了床呢!”

    果然是伤的不轻!司徒青下手还真是狠!

    不过,她倒要感谢那个蠢货,帮了她一个大忙。

    娘亲的肚子越来越沉重,生产也就这两个月的事了。若是能够在江氏恢复之前生下儿子,那到时候这掌家之权,周氏就别想拿回去了!

    “夫人那边最近特别的小心,听说起居煎药之类的事情,都是丞相府派人过来打理的。”朱雀汇报着最新的动静。

    “意料之中的事。”周氏在府里受了这么大的罪,丞相府就算是做做样子也会这么做了。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丞相府如今极力想要拉拢太师府投靠太子,自然是宝贝着这个女儿了。

    “那我们怎么动手?”朱雀请示道。

    周氏有她的张良计,她们便有自己的过墙梯。纵使处处小心又如何?总会有露出破绽的时候。

    “夫人屋子里,不是有个叫纯儿的嘛!”司徒锦随口说道。

    朱雀听小姐提到那人,眼睛顿时亮了。“小姐打算用她这颗棋子?”

    “不需要她动手,只要让她打听清楚周氏的药从何而来就行了。只要拖住她两三个月,一切就成定局了!”

    不是她想要害人,而是不得不防范。

    周氏,乃至整个丞相府,都是她的死对头。若是让周氏再振作起来,那她以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她,绝对不能让周氏再有翻身的机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