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76 楚家上门提亲,两位小姐争夫婿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6 楚家上门提亲,两位小姐争夫婿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时光飞逝,转眼间又过了一旬。

    司徒锦接到舅父的家书,说是再过不久就要举家搬到京城来。心里顿时欢喜不已,连忙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江氏。

    江氏如今已经很少到外面走动,进入了待产,整日在屋子里。听到女儿带来的好消息,激动地眼泪都掉下来了。

    “你舅舅真的这么说?可知道适合原因?”江氏泪眼朦胧的问道。

    司徒锦神秘的一笑,然后才如实相告。“娘亲,舅舅升官了!正四品的御史中丞呢!”

    正四品的御史中丞,虽然不及丞相府那一品大员,但在朝廷的地位也不容小觑。这朝廷百官,对史官都非常的忌惮。若是言行稍有差池,就会在历史上留下污点。谁不想名垂青史?谁能容忍在史书上留下败笔?因此,司徒锦对于舅舅的官职,还是很满意的。

    就算他那无良的爹爹,以后见到舅舅免不了也要客套一番。如此,娘亲在府里的地位就更加的稳固了!

    周家虽然是朝廷重臣,但却投靠了太子。

    原本,太子是个香饽饽,跟了太子将来的地位可能会更加的尊贵显赫。但如今三皇子正得宠,皇位之争正式拉开了序幕,太子一派虽然有楚家和周家的支持,但三皇子的势力也不小。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这个道理,就算是妇孺也是知道的,只可惜周家的眼皮子太浅,在形势还未稳定之前就匆匆的做出了决定!不过,兴许也不是周家之间做的决定,是楚家刻意拉拢也说不定。

    司徒锦即使不想理会这些政事,但因为龙隐的关系,她不得不多想那么一层。

    “御史中丞,居然一连升了三级?”江氏激动地双手颤抖,可见其内心的震撼。

    司徒锦在接到消息的时候,也是极为震惊的。她没想到他真的会出手帮忙,而且还是在她未开口相求的前提下。

    有那么一瞬间,司徒锦真的很想立刻冲到他面前,当面说一声谢谢。但碍于女孩儿家的矜持,她还是忍住了,只是让朱雀转交了他一些珍贵的字画。

    “可不是么…这下可好了,以后娘亲要回娘家就方便了…”有了舅家的支持,还怕爹爹会不允许么?

    江氏开心的笑着,眼泪抑制不住的往下掉,劝都劝不住。

    “锦儿…你舅舅为何会这么快升官?”高兴归高兴,但江氏也不是个傻子,知道这其中肯定是有原因的。

    司徒锦有些支支吾吾,没敢将那个秘密说出口。

    “是不是隐世子?”对于隐世子护送女儿回府的消息,她也是有所耳闻的。也只有他才有这个能耐,能够在皇上面前说上话。

    江氏看着女儿的表情,就知道猜对了。

    那世子爷还真是对女儿上心了,江氏高兴的同时也有着深深地隐忧。即使世子爷对女儿好,但女儿嫁过去之后,必定是要跟沐王府的那些人朝夕相处的。听说那王妃和侧妃都是很厉害的角色,不知道女儿嫁过去之后,会不会被她们刁难!

    看着江氏又在为自己的事担心了,司徒锦赶紧转移了话题,问起了她的身体状况。“娘亲就要生产了,稳婆都请好了么?”

    “早就安排好了,只是你爹爹不太放心,又请了宫里的老嬷嬷,说是要万无一失…”江氏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难以确认的狠厉。

    宫里的嬷嬷过来接生,这是多大的面子!

    能够请得动宫里的人,那人肯定花了不少的心思吧?司徒锦这样想着,心里也有了数。看来,那人即使卧床不起,还是没有打算放弃加害娘亲。他那爹爹怎么会想到请宫里的嬷嬷,毕竟是女人的事。肯定是那人在他面前说了些什么,否则他又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些?哼,宫里的嬷嬷来了又怎么样?她要护的人,就算是皇帝来了也不能伤害她母亲和弟弟丝毫!

    “锦儿…娘亲没事,你放心!”江氏握着女儿的手,安慰道。

    司徒锦目光镇定,没有丝毫的忧郁。“娘亲,锦儿一定会护得娘亲和弟弟周全,一定!”

    看着这么懂事贴心的女儿,江氏心里涌现出稍许暖意。

    儿子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有这样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不是很好么?若是…他真的只在乎儿子,那么她继续留在府里也没多大的意思了。

    司徒锦自然不清楚她怎么想的,不过目前最要紧的事是要将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一切阻挡她的小人,她都会毫不留情的清楚,绝不手软。

    “娘,王姨娘和大姐姐得了癔症,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不如跟爹爹说,将她们送去庄子里休养。一来,庄子里比较清静,适合养病。这二来嘛,母亲病着娘亲生产在即,也没有更多的人手去照顾她们。娘,您说这样好不好?”

    对于女儿的这个提议,她不是没考虑过。只是如此一来,她便会落下一个容不下人的形象,让人诟病。

    看出她的疑虑,司徒锦又继续游说道:“爹爹若是真的在乎娘亲和弟弟,肯定不希望娘亲被打扰。如今她们疯疯癫癫的,整日不得安宁。娘亲正是关键时期,若是被冲撞了,万一将来生下的弟弟有个什么,爹爹肯定会心疼死的!”

    江氏觉得锦儿说的很是有道理,无论如何她肚子里的那孩子为大,任何有可能威胁到这孩子的因素,都要提防着。

    “你爹爹下朝回来,娘亲就跟他提。”江氏总算是想通了。

    司徒锦达到了目的,正要离去。就听见丫鬟进来禀报,说是楚家人抬了聘礼过来,说是要提亲。

    司徒长风不在府里,如今江氏当家,丫鬟自然找到她这里来了。

    司徒锦微微蹙眉,这楚朝阳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了?司徒芸在宫里出了事之后,也不见他过来瞧一眼。以前听说他多么多么喜欢大姐姐,甚至那正室的位子都为她留着,可见男人的话多么的不可靠。

    只是他这次来,是向谁提亲?

    司徒芸还是司徒娇?

    毕竟司徒娇与他是被人当众捉奸,人证大有人在,他是无论如何都赖不掉的。但若是他求娶的是司徒芸,那就值得考虑了。

    大夫诊断出她得癔症的同时,也诊断出已经并非处子之身。这样一个污秽的女子,如何能嫁入楚家?司徒芸出了这么大的事,楚家不可能不清楚。更何况上次皇宫发生的事,楚家肯定也参与了其中。难道司徒芸失身之人,便是那楚朝阳?

    想到这种可能,司徒锦便开始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素儿,你快去告诉五小姐这个好消息,就说楚公子上门提亲来了。让她好好儿的妆扮,一会儿跟娘亲出去见客!”

    江氏有些疑惑的看了女儿一眼,不明白她这是要做什么。

    “娘亲,这楚家人来提亲,想必是为了求娶娇妹妹。虽然过了这么久才来,但也为时不晚,是吧?”司徒锦走到江氏身边,在她身旁撒娇。

    女儿态毕露的司徒锦,也是极为诱人的。

    江氏被女儿这一番话逗得满脸笑容,心中的抑郁早已消失无踪。“就属我的锦儿最懂事最贴心,娘亲都舍不得你这么早嫁了!”

    说起嫁人,司徒锦不由得脸红。

    江氏笑了笑,便起身让丫鬟整理好妆容,这才朝着前厅而去。

    楚朝阳一身华丽的穿着,贵气逼人。毕竟是楚家出来的,即使是个纨绔子弟,也是有一番风姿的。他长得还算不错,只是长期寻花问柳,被掏空了身子,整个人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加上那微微发福的身段,与那楚家的当家楚羽宸就相差甚远了。

    见到江氏出现,楚朝阳还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但人在屋檐下,他还是不得不恭敬的作揖,对江氏称了声夫人。

    “小侄见过二夫人、二小姐、五小姐。”

    司徒娇今日特意妆扮,一声浅粉色的衣裙衬托下,容貌更加的清丽。加上那我见犹怜含羞带怯的神情,更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江氏淡笑着请他落座,说了一些寻常的问候话语,便提到了这正题。“楚公子总算是登门了,我们五姑娘可是日夜期盼着呢!”

    说完,又对司徒娇说道:“娇儿,还不上前给楚公子见礼?”

    司徒娇即使对楚朝阳不甚满意,但事实已经造成,如今王姨娘又中了毒,整日疯疯癫癫的,根本没办法替她做主,她也只能认命了。

    不过,嫁去楚家,也不算太差。

    楚家可是皇后的娘家,是大龙最有势力的大家族之一。即使楚朝阳不是家主,但也是嫡长子。嫁过去之后,也是吃香的喝辣的。若是能够先于别人生下儿子,那也是个有福的。到时候,说不定正室的位子也不在话下。

    想着这些好的方面,司徒娇便不再计较,施施然的上前给楚朝阳行了一礼。“见过楚公子!”

    楚朝阳没有看她,只是抬了抬眼皮子,不理不睬的对江氏说道:“二夫人,恐怕您有些误会吧?本公子今日上门求娶的,不是五小姐,而是司徒大小姐!我楚家嫡长子的正妻,再怎么样也得是个嫡女!她一个庶出的,哪里配得上这正室的位子!”

    司徒娇在听完这一番话之后,整张脸都白了。

    司徒锦也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他,眼里满是震惊。“怎么会…楚公子不是来求娶五妹妹的?那楚公子是要始乱终弃咯?”

    司徒娇忍着,才没有让眼泪流下。

    她已经做了这么大的让步,肯嫁给他了。他居然要求娶司徒芸那只破鞋,也不要她?他凭什么这般羞辱于她!

    “楚公子兴许还不知道吧?我那大姐姐如今得了癔症,而且…”

    不等司徒娇的话说完,江氏便大喝一声,打断了她。“不得无礼!娇儿你先回去,此事有你爹爹为你做主,你放心,太师府绝对不会让人这般羞辱了去!”

    她的话很明显,是在警告楚朝阳,不要欺人太甚!

    如今楚家已经拉拢周家,现在又把主意打到了太师府,就算她不反对,想必老爷也是不会同意这婚事的。

    而且司徒芸贵为嫡女,即使声名狼藉,但若是嫁过去楚家,势必将来会以司徒芸为要挟,让太师府向着太子一脉。但若是司徒娇嫁过去就不一样了!她只是一个庶女,就算是楚家拿她当人质,老爷也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庶女而屈服。

    江氏虽然是个妇人,但对司徒长风还是有所了解的。

    楚朝阳见她如此态度,刚才眼里的轻慢也收敛了许多。他其实也不想娶司徒芸回去当正妻的,毕竟她如今名声不好,又得了癔症。娶一个疯子回去当正妻,还不被人笑话死!但奈何皇后姑姑执意让他来提亲,说不但不会影响楚家的名声,还可以让人世称赞他如何的有肚量。

    但该死的,他就是看不上司徒芸!

    这个女人肖想着太子表弟,心里根本就没有他!她以前表现的亲热,不过是想利用他而已。如今知道了真相,他岂会还对她痴心相恋?一想到那女人虚伪的嘴脸,他就想吐!若不是皇后姑姑下令他一定要娶司徒芸,他才懒得过来跑一趟呢!

    不过听江氏这语气,似乎并不愿意将司徒芸嫁到楚家。这样正好,他也有理由拒绝姑姑了!

    “二夫人,这大小姐的婚事,你到底做不做得了主?如果做不了主,就换一个人来跟本公子谈吧?”在他的眼里,江氏只是个妾,名义上是平妻,还管着中馈,但他始终只承认周氏这位夫人的存在。

    要不是周氏如今缠绵病榻,他也不会在这里跟江氏浪费时间了。

    江氏面上仍旧带着淡淡的笑容,并没有因为他这无礼之话而恼怒。就凭这一点儿,不少的下人就对江氏有了很大的改观,也敬畏了几分。

    “楚公子说的是。妾身不是大小姐生母,的确无权过问大小姐的婚事。老爷一会儿就下朝了。大小姐的婚事,您还是找老爷谈吧!”江氏一副自己做不了主的样子,婉拒了。悠然自得端着杯子,喝起了丫鬟早就备好的银耳汤。

    楚朝阳那蠢笨的,还以为江氏是怕了他,自惭形秽呢。居然头一昂,不可一世起来。“话说,本公子就算是要娶郡主当正妻,也是绰绰有余的。如今能看上司徒大小姐,也是你们太师府的福气!”

    江氏但笑不语,只等着司徒长风回来。

    司徒锦看着他那蠢样子,忍不住在心里大笑。这样的愚蠢之人,居然是楚家生出来的,还真是个异类!

    司徒芸陪个草包,也算是天生一对!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司徒长风总算是回府了。听说楚家来人了,他便匆匆的向这边赶了过来。

    “老爷…”江氏看到他进门来,立刻站起身来行礼。

    “你如今大着肚子,为何还这般拘礼!来人,送夫人回去好好歇着。这里交给我就行了!”司徒长风见江氏有些吃力的模样,心里就万分的心疼。

    他盼望已久的儿子啊,千万别出意外才好!

    司徒锦见到司徒长风,也是福了福身,行了礼之后便搀扶着江氏回后院去了,毕竟男女之妨还是要的。

    司徒长风倒是没说什么,而是对楚朝阳刚才那一番很是不满。“楚公子还真是大言不惭!我堂堂嫡女嫁入楚家,那也是楚家的荣幸!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般不堪,我看这婚事还是算了吧?不过,你是否也该为娇儿一事给老夫一个交代?占完了便宜,就想这么轻易遮掩过去,你当太师府是好欺负的吗?!”

    司徒长风这番话说得,不可谓不重。

    原本还在洋洋自得的楚朝阳被他这么一顿数落,颜面就有些难看了。“太师大人此话何意?我为何要对司徒五小姐负责?那都是别人陷害的,与我何干?”

    见他死不承认,司徒长风心里就来气。

    司徒娇就算再不对,但也是他的女儿!他太师府的庶女,比起那些小门小户的嫡女也尊贵不只一点两点,他居然如此出言不逊,实在是太过分了!

    “好好好,好一个楚家!你这是来求娶的态度吗?”

    司徒长风胡子一翘一翘的,明显是动了怒。

    楚朝阳从小到大都是被宠坏的,哪里被人这般对待过,顿时也火了!

    “本公子肯娶你家的嫡女,已经很给伯父面子了!推三阻四不说,还硬要将一个庶女塞给我,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我欺人太甚?!”司徒长风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今日我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无耻之极!这样的客人,太师府招待不起!来人,送客。”

    司徒长风这话一出,管家便上前去请楚朝阳离开。

    “不好意思楚公子,您还是抬着这些东西回去吧!”

    楚朝阳没想到司徒长风居然敢这般对他,也不管什么后果,气呼呼的就走了。早就将皇后的嘱托给忘得一干二净!

    “不娶就不娶,本公子还看不上那个疯婆子呢!哼,有什么了不起!”

    司徒长风听到他这话,顿时气得一阵晕厥,差点儿没吐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