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89 姐妹?她不配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9 姐妹?她不配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真是太过分了!这都什么时辰了,居然还不见人影!难道还要我们这做长辈的等他不成?”沐王爷一身的怒气,狠狠地将杯子往桌子上一放,面色很是难看的吼道。“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居然如此的不将本王放在眼里!”

    面对王爷的责难,王妃心中虽然不高兴,但也只好默默承受。尽管她的儿子贵为世子,也是王爷唯一的嫡子,但王爷一向偏心,喜欢莫侧妃那贱人生的两个孩子。她若是再反驳,恐怕会让王爷更厌恶他们母子,便只好忍气吞声了。

    但她的沉默,却让莫侧妃更加的嚣张。

    “我说姐姐,尽管世子大婚是天大的喜事,这规矩可不能废。这架子未免太大了些,居然让王爷在这儿等着,真真是不懂孝道!”

    她的话音刚落,两道身影便相携而来。不巧,正是她口中那两个不孝之人!

    莫侧妃没想到龙隐夫妇来的这般及时,她接下来用来挖苦王妃的话还未说出口,便哽在了喉咙里,发不出任何的声响来。

    以前,她总爱在王爷面前说世子的是非,可那也是私下里吹吹枕头风。如今这般明目张胆的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还是头一次。很不凑巧的是,被她诋毁的人偏偏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这让她多少有些失了颜面,顿时满脸涨得通红,一双无助的眸子直往沐王爷身上瞄。

    沐王爷见到儿子媳妇携手进门,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

    那样的一对璧人,那样深情的牵着手,让他想起二十年前,他也曾与一女子神情携手,畅游美景。只可惜,黄粱一梦之后,那女子便失去了踪影。他至今还忘不掉,在那片桃花林里,那女子绽放的娇颜和如水的眼眸。

    微微闭了闭眼,沐王爷这才渐渐恢复了原先的冷漠。“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眼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父王!”

    他的话说的十分恼火,但龙隐却将他的怒气忽略,径直拉着司徒锦走上前去。“给父王母妃敬茶吧。”

    简单的一句话语,似乎并未在乎沐王爷的责难。

    司徒锦很是感到惭愧,作为新媳妇,睡到那么晚才起身,的确是她的过失。但若不是那罪魁祸首,她也不至于缠绵床榻。想到昨晚那漫长而又激情的一夜,她不由得又脸红了。

    接过丫鬟递上来的茶盏,司徒锦袅袅的走到王爷王妃面前,在蒲团上跪下,恭敬地将茶盏递到二人面前,道:“媳妇给公公敬茶!愿公公身体康健,长命百岁!”

    沐王爷扫了司徒锦一眼,原本想要斥责几句的,但看到她真诚的眼眸,不由得一时心软,随手将杯子接了过来。小呷了一口之后,冷冷的回道:“起来吧!”

    说完,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红包,递到她手里。“一点儿小意思。”

    司徒锦微微错愕,但还是礼貌的接过来,然后道了谢。

    龙隐也很是奇怪,他今日的表现太过反常了,真是令人费解。不过,只要他不为难锦儿,他也就没话说。

    被王爷的行为给震撼到的,当属那莫侧妃。想到以前王爷提起这未来媳妇的不屑和鄙夷,她就忍不住惊讶。这才过了几日,他的态度居然转变如此之大,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看着那鼓鼓的红包,她的心里又是一阵发酸。想当初陈氏嫁过来的时候,他也不过是意思意思,给了一张一万两的银票。没想到世子大婚,王爷居然拿出这么一大份厚礼,她心里自然是不甘心的!

    “王爷…”她刚想要说什么,却被沐王爷一个冷厉的眼神给打了回去。

    莫侧妃十分不甘心的转过身,恨恨的瞪着司徒锦,恨不得将她手里的那份红包给抢夺过来。

    沐王妃也注意到了王爷今日的反常,不过她倒是没说什么。尽管她也看不惯这个儿媳妇,想要给她下马威,但在莫侧妃的面前,她还是有些分寸的。接过司徒锦手里的茶盏,她也象征性的送了一些礼物,只不过都是普通的物件儿,并不十分名贵而已。

    司徒锦倒也不在乎这些俗礼,接了过来之后便交给了自己的贴身丫鬟缎儿。“谢婆婆赏赐!”

    然后又将自己准备的回礼给拿了出来,一一送给了王爷公公和王妃婆婆。那些物件儿都是她打听过两人爱好之后,精心准备的东西。虽然不算顶名贵的东西,但也是价值千金,平常人家见不到的珍品。

    送给王爷的,是一柄上好的古剑。那剑是她外公曾经的收藏品,后来送给了母亲做陪嫁品。据说有削铁如泥的锋利,是很难得的好兵器。

    王爷接过那柄剑,脸上露出欣喜,一看就十分的满意。

    司徒锦稍稍松了一口气,又看向王妃。只见沐王府连看都懒得看那盒子一眼,也没有打开来的意思,一直沉默不语。

    司徒锦下意识的撇了撇嘴,看来这位婆婆还真是对她印象很差。连她送的礼物,都这么的不屑!

    “果然是把好剑!”王爷赞叹不已的同时,难免有些纳闷。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会落到一个小小的庶女手里呢?

    司徒锦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便开口解释道:“这把剑是媳妇的外公意外所得,后来送给母亲当了陪嫁。锦儿心想,名剑赠英雄,父王拥有这把剑,也是实至名归!”

    “好一个实至名归!哈哈…”沐王爷爽朗的大笑起来,厅堂里的气氛也好了起来。沐王爷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媳妇,心中对她的印象又好了几分。看到她仪态端庄典雅,既没有害怕也没有羞涩,倒也比那些嫡女不差,沐王爷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些。原本想要训诫的话语,此刻也说不出口了。

    沐王妃见王爷的态度大有改观,便是也顺着他的意思,不免对司徒锦关照了几句,也没有多说,径直坐在一旁品茶。

    司徒锦原本也要给莫侧妃敬茶的,但却被龙隐给拦住了。“锦儿昨日没休息好,我送她回去歇息。”

    莫侧妃想借着敬茶一事,给司徒锦一个下马威的,但龙隐却直接剥夺了她的这个权利,这令她气愤不已。“世子妃好生不懂事,这茶都还未敬完呢,怎么就这么离去了?”

    她的矛头并未指向隐世子,而是冲着司徒锦而去。

    司徒锦回过头来,发现王爷对于莫侧妃的言行很是放纵,不由得的明白了几分。这府里得宠的女人,是莫侧妃。而王妃,不过是空有头衔,能够左右王爷决定的,恐怕还是这位侧妃娘娘。

    不过,她是世子妃,就算莫侧妃再得宠,她在身份上依旧要高她一等。所以,她只是淡淡的一笑,回道:“侧母妃的媳妇茶不是早就喝过了么?”

    她自己有儿子媳妇,干嘛非要喝她敬的茶?再说了,她可不认为莫侧妃会是真心想要喝这杯媳妇茶。

    “你…你说的什么话。虽然世子不是本妃亲生,但我好歹也是王爷的侧妃,于情于理你都该给我敬茶!”莫侧妃不是个容易认输的人,平日里又是嚣张跋扈惯了的,哪里肯就此罢休。

    沐王爷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这个他宠溺了半辈子的女子,忽然有些不解起来。他当初究竟是看上她什么?是这任性霸道,还是直率天真?

    “既然锦儿累了,就容许她先回去休息吧。要喝茶,等会儿翔儿媳妇会给你奉茶。”沐王爷第一次驳了莫侧妃的脸面,说了句公道话。

    沐王妃本就与莫侧妃不对付,但她擅于明哲保身,反正事不关己,她也就懒得理会了。此时,闻讯而来的几个平辈,从门外走了进来,以此见了礼之后,便一直打量着站在屋子中间的那一对新人。

    莫侧妃想要发难,但却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时机。不过看到自己的儿子女儿进门来,她的高傲之气又回来了。

    龙翔和龙敏,以及怀里抱着个孩子的夫人,司徒锦早就见过。龙敏身后那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她也是认识的。只是一进门,就依偎到王妃的身边,看似亲如母女的美丽佳人,她倒是头一次见。

    龙隐看到那些人进来,脸上的神色更加的不耐烦。“娘子,我们回去。”

    司徒锦其实也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作为新妇,她还是要遵循长辈的同意之后,才可以离开。妃已经依次介绍了起来。“锦儿,这几位想必你已经见过了,他们是莫侧妃所生的翔公子和敏郡主,再有就是翔儿媳妇陈氏,以及大姑娘瑾瑜。而跟随他们而来的那位,是莫侧妃娘家的侄女,杜家小姐。”

    前面几位,她只是简单的介绍了几句。可是对于她身边的那位看起来不像世家小姐的美人,她却是拉着不愿意放手。“这位,是隐儿的师妹,叫师师。两人青梅竹马,又同在山上学艺。自打隐儿的师傅过世,她便一直在山上守孝。如今孝期已满,隐儿见她孤苦无依,便将她接到府里来。以后,你们可要和睦相处。”

    王妃说这话的时候,还不时的安抚着那位叫做师师的姑娘,俨然一副婆媳情深的样子。

    司徒锦听了这话,心里很是不舒服。看来,今日这敬茶,还真是一场鸿门宴。只不过因为王爷公公的态度,而有所改变。可是到头来,有些事情还是躲不掉的。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要告诉她,不要恃宠而骄,以后她会有很多姐妹,而她作为世子妃,定要心胸豁达,为世子多纳几房妾室,好为王府开枝散叶!哼,新婚头一天,就将给世子准备的女人推了出来,还真是个体贴的婆婆啊!

    龙隐早在沐王妃介绍他师妹的时候,就已经皱起了眉头。他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锦儿的反应,心中有些忐忑。母妃那般说辞,无非是想给锦儿一个下马威。若不是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恐怕他早就出声顶回去了。

    司徒锦刚嫁进门,可不想让家里闹得失了和气。只要他心里只有她一个,以后不会再娶别的女人,她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大哥大嫂,小妹,师妹。”司徒锦一一打了招呼,只不过那杜家小姐就不在她的客气范围之内了。

    她不过是个外人,又只是个五品小官家的小姐,自然是不必见礼的。论身份,应该是她给她这位正经的世子妃行礼才对。

    果然,在司徒锦轮番给众人打过招呼,送上小礼物之后,那杜雨薇就有些沉不住气了。可是莫侧妃没有发话,她又不好发作,只好做做样子,对她行了一礼。“雨薇见过世子妃姐姐!”

    这一声姐姐,让司徒锦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看来,莫侧妃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送人到他身边了吗?真是大言不惭!

    “杜小姐是不是弄错了?本妃的姐妹,可没有一位姓杜的!”这样明确的指出她的错处,实在是令人不堪。但这都是她咎由自取的,那就怪不得她了!

    杜雨薇脸色羞红,良久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那一双备受委屈的眼眸,向一脸冷然的莫侧妃求救。

    莫侧妃扫了这个不怎么亲近的侄女一眼,眼中带着一些责怪,却没有斥责她,反而笑着对司徒锦说道:“世子妃这就摆上架子了?不过是个称呼罢了,又何必这么较真儿呢。说不定,以后真的成了姐妹,回想今日,岂不会失了颜面?”

    听到莫侧妃吭声帮着自己,杜雨薇的胆子又大了几分。一双眼睛不时地往隐世子身上瞟,恨不得那陪在他身边的人,不是司徒锦而是自己。

    龙隐是习武之人,自然知道谁盯着她不放。而刚刚莫侧妃说的那番很有歧义的话,让他更加的恼怒。“她也配与本世子的世子妃姐妹相称?!恬不知耻!”

    一句话,让杜雨薇颜面尽失。

    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那个神仙一般的男子,没想到他会说出这般绝情的话来。

    她刚来王府的时候,见过他几次。每一次见面,都只是匆匆擦肩而过,并未真正的交流过。如今被他这样一顿数落,她的心情便如天堂坠入地狱。尽管外人嘴里的隐世子,是个冷血无情之人,但她仍旧不信。

    她以为凭借她的手段,她的美貌以及莫侧妃的支持,她一定可以得到这个男人的宠爱。她曾经无数次的幻想着,有朝一日,她可以将司徒锦挤下这世子妃的位子,然后取而代之。可是为何想象着的美好愿景,在遭遇他的冷言冷语之后,竟然那么的不真实?

    他居然说她不配!

    她好歹也是嫡出的千金小姐,比起那司徒锦,不知道要高贵多少!即使她贵为太师府的二小姐,但也不过是个平妻生的,哪里比得上嫡出来的正统!凭什么她可以站在他的身边,与他比肩而立,为什么她可以得到世子的青睐,而自己却被世子奚落!她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她发誓,她一定要成为世子的女人!

    握紧拳头暗暗发誓着,杜雨薇此刻的表情很是恐怖。

    司徒锦倒不在意,毕竟像杜雨薇这样的小角色,她还没放在眼里。再说了,他们所居住的慕锦园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她要想耍什么手段,也要能接近的了他们才行。杜雨薇有没有这样的本事,一看便知。

    不过是个娇气的大小姐罢了,成不了气候。将内心的想法,全部都写在脸上的人,能有什么大的能耐?司徒锦收回自己的视线,要说这难对付的,恐怕还是这位有着清明眸子的师师姑娘吧!

    就凭王妃处处护着她,而王爷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来看,这个叫师师的女子,才是她最大的威胁。

    不过,从龙隐的态度来看,她倒是不慌。若是他真的对这师妹有意,也不会等到现在,更不会亲自向皇上求旨,点名要她了。

    龙隐见一屋子不怀好意的人,转身就走,连带着司徒锦也被拉了出去。

    沐王爷见儿子那般维护这媳妇,倒也没说什么。毕竟是过来人,知道这新婚燕尔,最是浓情蜜意。他年纪也不小了,却还没有抱上孙子,自然是希望儿子多努力,为王府开枝散叶的。

    沐王妃也是面不改色,估计对儿子这般行为早已习惯。而且有些事也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势必适得其反。刚才莫侧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只不过令人可笑的是,莫侧妃居然弄了那么一个头脑简单又没几分姿色的人进府来,还真是太高估了她啊!

    相对于沐王爷和沐王妃的平静,莫侧妃和她所生的子女反应就有些大了。

    “这个世子妃也真是太不知礼数了!果然是个庶出的,上不得台面!”率先开口的,是龙敏郡主。她一直支持雨薇表姐嫁给世子,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多和二哥亲近了。但没有想到,二哥居然连正眼都不瞧她一眼,还将她骂了,这叫她如何能甘心?

    看着雨薇表姐那泫然欲泣的模样,她很是替她打抱不平。

    陈氏抱着女儿,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一来,她的注意力在孩子的身上,二来她对这杜雨薇也颇有意见。想着她进府这些日子,龙翔就经常借故往她那边跑,真真是气死她了。如今她只生了个女儿,他就更有理由纳妾了!

    以前,她还可以拿娘家的势力来压制他。可经过一轮朝廷的重新洗牌,陈家已经不比以前了,她在府里的地位也跟着下降了许多。

    “表妹不必伤心!二弟看不上你,这不还有我吗?”龙翔一边安慰着杜雨薇,一边对沐王爷恳求道:“父王,儿子如今也二十了。可膝下却没有儿子,陈氏身子也不大好,我又对雨薇心仪已久,不若让她嫁进府里来做个贵妾,如此一来也好亲上加亲!”

    龙翔的话,顿时让在场的几人全都变了脸色。

    陈氏是心痛,莫侧妃是震惊,而杜雨薇则是不满。几个人都在心里琢磨着,该怎么样让龙翔打消这个念头。

    “翔儿…你要纳妾,也得寻一户好人家不是,怎么能自作主张!”莫侧妃一时心急,便将内心的真实想法给说了出来。

    这样一来,不仅杜雨薇惊诧的抬起头来,就连王爷也皱了眉头。

    如此不懂礼数,实在是妄为她身为王府的侧妃!就算是看不上杜家小姐,也不该当着她的面说出来,真是够丢人的。

    而杜雨薇也是愤恨不已。

    她平日里为了讨好莫侧妃,不知道送了多少的礼物,还像个丫鬟一样侍候在她的身旁。但没想到,她帮她达成心愿,是看不起她的出身,不愿意她跟自己的儿子有所纠葛。原来,在她的眼里,她杜雨薇连给她的儿子做妾室都不配!

    莫侧妃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可是泼出去的水如何能够收回来?她也只得好生的安抚自己的儿子,说雨薇有了心上人,不能勉强云云。

    龙翔自然不愿意轻易罢手,他早就腻了陈氏。以前被她处处压制着,两个通房都不许纳,简直活的不像个男人。如今陈氏一族势力大不如前,陈氏又没能耐,只生了个女儿,他好不容易翻身做主,岂能就此罢休?

    “父王…”

    话为说完,沐王爷已经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子女的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这成何体统!就算是要纳妾,也得先征求杜家的意见,岂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你们都回去吧,此事容后再议。”

    一席话,让龙翔的计划流产。

    狠狠地瞪了陈氏一眼之后,龙翔气得一甩衣袖就离开了。

    陈氏有些感激的看了王爷公公一眼,然后抱着女儿也离开了。龙敏则来到杜雨薇的身旁,安慰了她几句,便拉着她一起走了。

    沐王妃看够了好戏,自然也不会继续逗留在这里,也起身告辞。沐王爷倒是头一次主动提出要送她回去,便将莫侧妃一个人留在了屋子里。

    莫侧妃知道因为刚才她那番不得体的话,让王爷对她有些了嫌隙。不过她倒是不担心王妃会因此得宠。那个人老珠黄的女人,哪能跟她比。安下心来之后,她才起身,回自己的湘绣园去了。

    经过今儿个这么一遭,司徒锦总算是大概了解这王府里几位主子的脾性和关系了。看来,往后她的日子也颇不宁静啊!

    原本以为嫁人了,就不用太操心了。可没想到,这王府里的复杂,比起太师府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要不要再去床上躺会儿?昨晚…”龙隐牵引着她的手踏进门槛,一脸的关切。

    他从书上知道,女孩儿到女人的转变,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昨晚他不知节制的要了她很多次,尽管没有伤到她,但也是极累的。又花了这么大半日去跟那些人周旋,想必她肯定吃不消。

    对于他的关心,司徒锦感激的同时却又有些羞赧。一提到那床榻,她就觉得身子发热,一些限制级的画面总在脑海里闪现,让人好不娇羞。

    “不…不用了…”她有些结结巴巴的拒绝着,神色颇不自然。

    龙隐瞧见她脸上的红晕,不由得又是一阵心悸。昨晚她婉转承欢在他身下的时候,也是这般的韵致,让人欲罢不能。

    想着她终于是他的了,他握着她的手又紧了紧。“不累的话,就先吃点东西。从昨晚到现在,才吃了一些糕点,想必是饿了。”

    司徒锦点了点头,肚子的确是有些空了。于是不等她吩咐,缎儿和朱雀已经端着盘子进来了。而尾随她们一起进来的,还有锦儿从太师府带过来的四个丫头。春容杏儿,以及江氏为她挑的霞儿和春雨。

    司徒锦打量了那两个丫头一眼,见还算老实,便也没太注意。

    “世子世子妃慢用!”

    丫鬟们将饭菜放到了桌子之上,便自觉的退了出去。司徒锦亲自为龙隐盛了饭,这才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平日里,用膳是在一起,还是…”

    对于王府的运作,她初来乍到,自然是不清楚的。

    龙隐顿了顿,说道:“以后,在院子里弄个小厨房。除非重大节日,我们就在自己的院子里用膳。”

    他是个怕麻烦的,也不喜欢与人接触,这样的安排正好!

    不过司徒锦不免有些担心,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父王母妃那边,没意见吗?”

    龙隐蹙了蹙眉,却不是烦恼而是不屑。“他们平时都不在一个屋子里用膳,母妃也自有人陪!”

    他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平日里也是单独开火的。不过,她如今是王府的媳妇,每日都要晨昏定省的,有些规矩是不是也要遵从?

    “那你都在哪里用膳?”她好奇的问道。

    “军营或者书房。”他简要的回答。

    司徒锦微微一愣,继而明白了。尽管他如今不必上战场,但还在军营里任职。除了必要的时候上朝之外,平日大多呆在军营里。

    “如此说来,你很少在府里用膳?”

    “向来如此!”

    司徒锦还在想问题,他却夹了一堆的菜放到她的碗里,催促道:“菜都要凉了,快些吃!”

    司徒锦看着碗里那堆积如山的菜,微微皱眉。他也太看得起她了吧?居然夹这么多的菜给她,他当她是猪吗?

    看到她的表情,他就猜到了她的大致想法。“你太瘦了,要补一补!”

    司徒锦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材,然后又看了看他那微微泛红的脸颊,不由得羞恼。他这是嫌弃她身子不够妖娆呢!哼,果然男人都是喜欢身材丰满的女人的!

    “别再看我了,我会吃不消…”他淡淡的说道,然后放下了筷子。

    与他的眼睛对上,司徒锦又羞涩了一阵,这才埋头吃了起来。一顿饭过后,司徒锦隐约有了几分的睡意,不等他催促,便脱了绣鞋,上了床。

    看着她沉静的睡容,龙隐忽然感到很满足。

    能够有她陪伴他一生,他就知足了。尽管她不算顶漂亮,身材也很一般,但就是入了他的眼。

    他笑着靠近她的脸,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然后也脱了外衣,钻进薄被里,轻轻地将她搂入怀里。

    两个时辰之后,天已经渐渐暗沉了下来,锦儿才转醒。

    “世子妃,您醒啦?”缎儿眼尖手快,早在她睁开眼的那一霎那,拿着换洗的衣服走了过来。

    司徒锦蹙了蹙眉,对世子妃这个称呼很是不习惯。“以后,在自己院子里,就叫夫人吧!”

    缎儿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应了下来。“夫人,爷在书房批公文,需要奴婢去请吗?”

    早在龙隐离去之时,就吩咐她们。说是世子妃醒了,就去书房请他过来,所以缎儿才会有这么一问。

    “不用了,正事要紧。”尽管大婚前三日他不用去军营,但很多事情还是需要及时的处理的。作为世子妃,这点儿道理还是懂的。

    “夫人,王妃娘娘请您和世子爷过去用膳呢!”忽然,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赫然是恢复了原本面貌的朱雀。

    缎儿看着那天仙一般的人儿,不由得半天合不拢嘴。“天呐…你…你是朱雀?”

    朱雀挑了挑眉毛,道:“怎么,才一会儿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缎儿仔细的打量着她,有些不敢置信的尖叫道:“哇…原来你是长这个样子的啊!真美!像个仙女一样!难怪你平时要戴着面具,这张脸的确是够引人犯罪的!”

    朱雀瞥了她一眼,并没有沾沾自喜。

    她的容貌都是爹妈给的,并不是她自个儿愿意长成这个样子的。而且她看了这么多年,也早已习惯了,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的好看。

    “朱雀,这样甚好!”司徒锦看着她那如玉般的脸庞,不由得裂开嘴笑了。

    这样的美貌,整天遮起来的确有些可惜。而且,她也很理解此刻朱雀的心情。自打那日从龙隐嘴里知道了朱雀与那楚公子之间的事情,她就开始注意朱雀的一言一行了。都说女为悦己者容,朱雀再有本事也只是个女子。为了心上人的一句话,她自然不会再将这绝世的容颜遮起来不见天日。只是,这样的美貌,若是被别人瞧见了,那可是不小的麻烦。尤其是这王府里,还有那么一位花花公子。

    “夫人,我服侍您梳洗吧?”平日里懒惰成性的朱雀,今日忽然变得勤快起来,这让大伙儿还真是不太适应。

    司徒锦也有些诧异,不过她却没有问出口。

    朱雀帮她盘好头发,又插上一只金步摇之后,这才满意的退后一步。“往后,我就要回到组织里去,不能为夫人效力了。缎儿,日后夫人就要由你保护了,你可得多张个心眼儿!”

    缎儿听她这么一说,眼眶顿时就红了。“你…你要走?”

    “是啊…世子有事要交给我去办。”朱雀说话的时候,有些不太自然,根本不像平日里那个豪爽大胆的丫头。

    司徒锦转过身,拉着她的手。“真的决定了?”

    朱雀良久之后,这才点了点头。“不过夫人请放心,朱雀已经找了两个武功底子不错的丫头贴身保护,断不会让那些贼子得逞的!”

    司徒锦纵使舍不得朱雀离开,但想到这丫头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到了嫁人的年纪了。这样也好,她可以有自己的生活,才可以去追寻自己的幸福。想到那楚公子,司徒锦也觉得他人不错。若他不是皇后的弟弟,那就更好了。

    “以后,要多保重!虽然你武功不错,但凡事不可强求,知道么?”她叮嘱道。

    朱雀依依惜别之后,忍不住扑上前去,给了锦儿一个大大的拥抱。“我会时常回来看你的!”

    这一次,她没有称呼她夫人,而是以朋友的语气。

    司徒锦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看着她渐渐远去。

    缎儿哭红了眼睛,她从未想过朱雀会有离开大家的一天。以前,她总是喜欢给朱雀挑刺儿,总觉得她不像个丫鬟。后来听小姐说,她是世子派来保护小姐的,便不再多加为难。两人相处了那么久之后,也渐渐生出了几分情谊。她忽然要走,她也会舍不得,会难过!

    而被朱雀的美貌给惊吓到的春容和杏儿,则仍旧诧异的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们与朱雀相处的日子也不短,可第一见到她的真容却是如此的震撼,这叫她们如何能不吃惊?

    “朱雀她…。好美…”春容喃喃自语着。

    杏儿虽然没有说什么,却也是极为震惊的。只不过她更加诧异的是,那样的绝色美人,为何世子会不动心,反而看上了比较平凡的小姐?

    不过很快的,她就恢复了镇定。小姐虽然面貌不如朱雀那般绝色,但也是个美人,而且气质上更胜一筹。头脑也好,性格也好,那浑然天成的风韵,是朱雀无法企及的。想必世子爷看上的,便是这几点吧?

    “夫人,王妃那边又派人过来催了。”一个身穿枚红色衣衫,十五六岁的丫鬟走了进来,轻声的禀报着。

    缎儿打量了她一眼,也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世子爷还没有表态呢,这去与不去,还很难说。尽管王妃是王府的女主人,但她们可是小姐的心腹,哪能受制于别人?这霞儿还是太嫩了点儿,竟然是个怕事的主儿。跟随司徒锦多年,缎儿早已练就了一身胆识,不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小丫头了。

    “爷回来了没?”她径直问道,并未提及王妃半个字。

    那叫霞儿的丫鬟抬了抬眼,不敢得罪了这个世子妃身边儿的红人。“缎儿姐姐,春雨已经去书房禀报了,相信不久就会过来了。”

    当听到春雨的名字时,缎儿不由得皱了皱眉。“她跑去书房做什么?那书房岂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果然不出所料,那去书房的春雨此刻已经回来了,心情看起来很是低落。遇到锦儿的视线,值得如实禀报。“回夫人,奴婢前去书房禀报,却被侍卫拦了下来,所以…”

    “你有心了…”司徒锦淡淡瞥了她一眼,并未多说什么。

    春雨怔了怔,不由得低下头去,不敢再抬头。她知道她今日的做法有些太过了,但她只是想给小姐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没想到却弄巧成拙,反倒惹得小姐不快了。她是太过心急了,看到缎儿和朱雀的得宠,她羡慕的很,这才做了出格的事来。

    “春雨,你怎么那么糊涂!你这样做,小姐会误会的!”等到了无人的时候,霞儿悄悄地拉她到一边说道。

    春雨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可是已经来不及挽回了。“我也是急着想表现,好得到小姐的信任,但没想到…”

    “好啦。小姐也不是那心狠手辣之人,等过些日子,她会看到咱们的表现的。”霞儿安慰她道。

    春雨点了点头,将眼泪给逼了回去。

    “你们来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帮忙!”管事妈妈李嬷嬷手里拿着一张单子,对她们唤道。自从司徒锦出嫁,她也跟着陪嫁了过来,帮司徒锦管着嫁妆,还有这些个陪嫁丫头。司徒锦对她还算信任,这让她很是高兴,做起事来也更加的卖力。

    春雨和霞儿听见她的召唤,便立刻跟了上去。为了扭转形象,春雨和霞儿都想要好好地表现,不想再让小姐失望。她们是夫人派给小姐的,若是服侍的不好,得不到小姐的喜欢,那她们就愧对夫人的信任了。

    另一边,龙隐从书房出来,正要回慕锦园,却被一个身影给挡住了去路。

    “师…师兄…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对于上一次未经他的允许,就贸然闯进他书房的事,秦师师一直耿耿于怀。

    如今他又娶了别的女人为妻,她心中更是难受的紧。不过王妃告诉她,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他对司徒锦的喜欢,维持不了多久的,让她安心的等待,总有一日她会成为他身边最得宠的女人的!

    只是王妃的认知,却有些笼统了。她的儿子岂是一般的男人?那是个不会轻易动情的男子啊,一旦动了心,就会矢志不渝!只可惜,她不够了解自己的儿子,也让一个姑娘家陷入感情的漩涡,不可自拔!

    ------题外话------

    小七后面的构思,不会同以往的宅斗文那样,斗公婆斗妯娌斗小妾,嘿嘿,大家期待一下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