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90 与王妃谈交易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90 与王妃谈交易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龙隐冷眼睨了眼前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楚楚可怜的女子一眼,目光便转向了其他的地方。“自作多情!”

    四个字,让秦师师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整个人也几乎站立不住,不可抑制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他,居然如此狠心绝情。

    她好歹是他的师妹,是一同生活了那么些年的人啊!他怎么能如此对待她一个孤苦无依的苦命女子呢?

    龙隐见她又陷入了自怜自艾的境界,不由得一阵心烦,也懒得理会她的悲伤,转身就走。他最讨厌那种动不动就哭的女子,简直是厌恶至极。可偏偏那些企图接近他的女子,全都是一个模样,看了就让人心烦!

    还是他的娘子比较合他的意!想到他的锦儿,龙隐紧绷的神经又稍稍缓和了下来。大步踏进慕锦园,朝着他们的新房而去。

    此刻,司徒锦依旧梳洗妥当,正等着他一起去王妃那边请安。

    “世子!”丫鬟仆妇见到这园子的主人,全都规矩的行礼。

    龙隐原本不习惯这院子里多出这么些个陌生的人来,但为了锦儿,他还是容忍了下来。毕竟锦儿还是需要人侍候的,而这院子周围全都是男人,实在有些不妥。故而,锦儿从娘家带过来的丫头和婆子,也便留了下来。

    “怎么还不摆膳?”龙隐看着桌子上空空如也,不由得皱眉。

    司徒锦上前去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衫,道:“母妃刚才派人来传话,说是让咱们过去一起用膳。”

    她的语气很平淡,没有其他的情绪。

    龙隐看着她的眼睛,似乎在钻研什么,却丝毫看不出任何的破绽。“不想去的话,我可以…”

    司徒锦忙伸出手来,按住他的嘴。“躲过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总是要面对的!”

    有些事,是一辈子都无法逃避的。尽管他可以绝情决意,不将这些所谓的亲人放在眼里,但是她不行!为人媳妇,她必须顾全大局,为了他着想。虽说她对王爷和王妃也没多少的好感,但毕竟是晚辈。她不想她的夫君,因为这些小事就与长辈闹得不合。家和万事兴,如果家宅不宁,那么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我不想你受委屈…”他捏着她的手,轻叹。为了她,他可以做任何的事情。如果这府里的人敢伤害她一分一毫,他会十倍百倍的要对方偿还。但他,仍旧会尊重她的意愿,绝对不会勉强她半分。

    司徒锦扬起笑容,道:“相处了这么些时日,难道夫君还觉得锦儿是那种任人欺负的主儿?”

    经她这么一提醒,龙隐顿悟。

    是啊,他的锦儿怎么可能是那种柔弱无能之人?就凭她在太师府的表现,以及在皇宫里的应对就可以看出,她的聪慧不在他之下。若是身为男儿身,恐怕也不会输于任何人!

    “如此,那就去吧。”他宠溺的替她理顺耳边的发丝。

    当着这么多的下人,做出这样亲昵的举动,司徒锦仍旧不太习惯,顿时羞红了双颊。那模样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惹得龙隐又是一阵心悸。

    自从洞房花烛之后,他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欢愉。那种美好的感觉,让他终于明白,男人为何会痴迷沉醉于温柔乡。如食髓知味般,他稍有不慎,就会陷入锦儿所带来的强大影响中,不可自拔。

    司徒锦见他微微发怔,于是扯了扯他的衣袖,道:“走吧,别让母妃等急了。”

    一席话,将他从似梦似幻的情境中唤回了现实。

    缎儿和几个丫头见到世子和世子妃感情如此深厚,也都不由得替自己的主子高兴。当然,几个丫头心里也是欣羡不已的。若是将来,她们也能够嫁的一个真心相对的相公,那就很完满了。

    沐王妃的芙蕖园,位于王府的东厢,那里是历代王妃居住的地方。从慕锦园过去,要绕过好几道弯,是一座七进的院子。

    司徒锦与龙隐相携,一路欣赏着沿途的景致,走得不缓不急。这样下来,竟也耗费了大半个时辰。

    当芙蕖园的丫鬟看到世子和世子妃的身影,脸上的焦急顿时化作了无形,一脸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见过世子、世子妃!”

    龙隐没有吭声,司徒锦只好轻颔首,道:“母妃今日可安好?”

    见到世子妃问话,那丫鬟愣了好一会儿才回道:“王妃一切安好,而且已经命人备好了晚膳,只等着世子世子妃过来一起享用!”

    这丫鬟一直低垂着头,不敢逾越半分,也算是个懂事的。

    司徒锦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便让丫鬟在前面带路。她是头一次到王妃的院子里来,自然是不认识路的。

    跟随着那丫鬟左弯右拐,总算是进了一处开阔之地。然而,刚刚踏进门槛,便听见屋子里传出来一阵欢笑声。

    司徒锦蹙了蹙眉,然后望了望龙隐,发现他有几分不耐烦,便心里有了数。看来,王妃不只是请他们吃饭这么简单,而是另有深意啊!

    那屋子里的人,发现了门外之人,突然就闭了嘴。而刚才还笑得一脸开心的王妃,见到龙隐世子的时候,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们眼里可还有我这个母妃?都派人去请了,居然等了一个时辰才过来!”

    司徒锦神色依旧坦然,并没有因为王妃的责难而难过或者是惭愧。上前行了礼之后,也不等王妃发话,她便起身了,放佛刚才那一俯身,只是一个过场而已。

    王妃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她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司徒锦,嘴巴里吐出更难听的言语。“你的爹娘就是这么教导你礼仪的吗?本宫都还没有发话,你居然自作主张就起身,真真是不懂礼数!”

    “王妃娘娘…您别生气,小心身子!”秦师师看到师兄脸色不怎么好,不由得小声的在一旁劝道。

    司徒锦眉头皱了皱,心中很是不平。晌午十分,因为碍着莫侧妃在场,所以王妃没有给她难堪。到了这会儿,在她自个儿的院子里,她便准备好给她下马威了!还真是个好婆婆啊,新婚第一天就这么折腾儿媳妇!

    还有这个小师妹,是不是表现的太过明显了。见到她这个师嫂也不行礼问好,一双眼睛只盯着自己的师兄,她的夫君,真没有一点儿女孩儿家的矜持。

    “瞧瞧你那副德行,哪有半点儿大家闺秀的模样,还是师师知书达理。”王妃一边贬低着司徒锦,一边抚摸着秦师师的手赞许。

    龙隐有些看不过去,刚要开口,却被司徒锦给拦下来了。

    “原来师妹也在这里,我还以为是母妃摆了家宴,所以请我们过来小聚呢。”司徒锦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但眼睛里却无半点儿喜悦。

    她故意将家宴两个字咬得很重,就是在提醒王妃。秦师师再怎么得她的欢心,那也不过是个外人而已。而她是沐王府明媒正娶的媳妇,是世子妃,她的话未免太过分了。

    秦师师也听懂了这话里的意思,不由得脸色一顿,有些局促的说道:“王妃娘娘…我…我还是先回去吧…免得…”

    “谁要赶你走,也得经过本宫的同意!乖,有母妃给你撑腰,你别怕!”沐王妃狠狠地扫了司徒锦一眼,安抚着秦师师。

    听到那母妃二字,司徒锦不由得冷笑。看来,这秦师师真的是王妃送给隐世子做妾的。而秦师师那脸上的潮红,就早已说明了问题。

    她心里真的很气,气王妃的故意刁难,气她看低了自己,一味的给她使绊子。难道她真的那么招人厌恶,还是她哪里得罪了她?

    看着自家娘子那起伏不定的胸口,龙隐真恨不得将那个师妹一掌打飞出去。不过即使他再不孝,也不能伤害到那个生养了她的女人。所以只好一改往常的态度,问道:“母妃什么时候收了个义女,我怎么不知道?”

    沐王府原本就打算在今晚提出,让儿子收了师师做侧妃的。但没想到儿子居然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竟将好好儿的一个媳妇,说成了义女,她哪里肯甘心。“瞎说什么呢?师师怎么可能是…”

    “既然母妃如此喜爱师妹,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就在此行了礼,收了她做义女。来人,去请王爷过来,一同见证!”龙隐丝毫不给王妃反驳的机会,硬生生的将秦师师的名分给定了下来。

    秦师师很是着急,不住的向王妃求助。而王妃也是十分焦急,虽然她也当师师是她的半个女儿,但她更希望她是自己的媳妇啊。如此一来,儿子才能永远向着自己,而不是那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世子妃!

    “隐儿,你简直胡闹!这义女一事,岂能儿戏?沐王府是普通的人家吗,即使要收义女,也得经过皇室的同意,你莫要胡说!”王妃情急之下,只得将皇室的规矩抬了出来。

    司徒锦正想阻止龙隐的这个建议,没想到王妃就直接否决了,这正合她的心意。若是秦师师真的做了王妃的义女,那么她就是郡主,地位将不止抬升了一个台阶。到时候,若是她在背地里使坏,那她对付起来,还有些麻烦呢!

    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司徒锦朝着他摇了摇头。然后转过身去,对沐王妃说道:“母妃,有些话,媳妇想单独跟您谈一谈,可否让她们都下去?”

    沐王妃和隐世子皆是一愣,不由得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她身上。

    “你想跟本宫说什么就直说,难道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沐王妃凌厉的眼神射过来,带着不折不扣的怨恨。

    就因为这个女人,儿子离她越来越远了。

    都说儿子娶了媳妇就会忘了娘,虽说龙隐一直跟她不怎么亲近,她心里隐约有些难受,却十分不甘心。于是,她将所有的罪过都归在媳妇的身上。她认为,是司徒锦在背后挑唆她们母子之间的关系,所以儿子才这么不孝!

    司徒锦笑了笑,道:“有些话,的确只适合婆媳之间商量。若是被旁人听了去,真的不太好。”

    她说的很神秘,不肯透露半分。这倒是让王妃生出了几分的好奇,不由的按照她的意思去办。

    “你们都下去吧。”

    王妃的命令一下,屋子里的人全都鱼贯而出,包括秦师师,即使她百般不愿意,但还是不得已出去了。龙隐本来有些隐隐担心锦儿会被母妃责罚,但看到她脸上的自信,便安心的退了出去。

    “有什么话,你现在可以说了吧?”王妃仍旧不待见这个儿媳妇,一脸的不耐烦。

    司徒锦走近她,状似亲昵的挽住王妃的胳膊,在她愣神的那一刻,悄悄地在她耳旁说道:“儿媳与婆婆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沐王妃挑了挑眉,有些不敢苟同。“本宫身份尊贵,锦衣玉食,要什么没有?你有什么可以作为交换的?!”

    她轻蔑的看了锦儿一眼,将胳膊从她的手里挣脱了出来。面对她突然而来的亲昵,她还是有些不习惯的。

    司徒锦浅笑着,并未因她的话而生气。“是,母妃是金贵之人,吃喝不愁。只是…却少了那么一份专宠!”

    沐王妃听到专宠二字的时候,眼睛不由得眯了眯。“你这是在嘲笑本宫不得宠吗?你好大的胆子!”

    随着她的怒气,桌子上的杯盏被扫到地上,摔碎了。

    屋外的人全都一震,有人欢喜有人愁。

    高兴的人,自然是秦师师。她量司徒锦也没那个本事,能够说服王妃。王妃对她厌恶至极,这关系岂是三两句可以改善的?就算她有三寸不烂之舌,恐怕也说不动王妃改变主意。看来,她嫁师兄,是嫁定了!

    这样想着的同时,她还用眼角的余光往龙隐身上瞥。

    像师兄这般雄伟俊逸的男子,才是她一生寻找的良人。尽管他总是冷冰冰的,但她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被她所感化。

    龙隐是个极为敏感之人,感受到别人的目光心中有些不快。这个师妹是越来越让人无法忍受了!看来,他得尽快将她赶出府去,也好断了母妃的念想!

    听见屋子里摔杯子的声响,他不由得为锦儿担心。但临走时,锦儿那成竹在胸的模样,却让他又收住了脚步,没有冲进屋子里去。

    他的这一迟疑,在秦师师的眼里,却成了另外一种意思。看来,师兄也没有多在乎他的妻子!屋子里都闹成那样了,他居然还沉得住气。哼,看来那人也没像外界所说的那般得世子的宠爱嘛!

    屋子里,司徒锦不紧不慢的收回自己的视线,对上王妃那怨毒的眼。“母妃何必生气,保重身子才最要紧!”

    “少在这里假惺惺。若你要说的就是这些,那么你可以滚出去了!”沐王妃毫不客气的喝道。

    司徒锦但笑不语,等着她的下一个反应。

    果然,沐王妃见她如此宠辱不惊,心里更加的毛躁。“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你给我出去!”

    情急之下,她连自称都改了。

    司徒锦笑了笑,不以为意的道:“母妃先消消气儿,这月份最容易上火了。”说完,她还特意端了一杯冰镇绿豆汤递到她的手里。“这绿豆汤降火甚好,母妃您尝尝?”

    沐王妃被她的作为给弄糊涂了,一时竟也生不出气来。“你…你到底想怎样?”

    王妃总不过是个深闺女子,生活无忧,虽说心里对王爷偏宠莫侧妃很是不满,但也只能将苦水往肚子里吞。如今忽然遇到一个不按理出牌的人,她还真是不知道如何对付了!

    “母妃可曾想过,将那莫侧妃给彻底打垮?她在府里嚣张了这么些年,母妃难道还想继续纵容她霸占着王爷的宠爱?让她处处针对世子和母妃您?依着王爷公公对她的宠爱,将来这世子之位,指不定是哪个人的呢!”

    “她敢!隐儿是皇上亲封的世子,那贱人又能耐何?”一提到这王位的继承人,就沉不住气了。

    司徒锦干笑了两声,然后说道:“那…若是皇上不在了呢?”

    沐王妃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都怔住了。她不敢相信,司徒锦居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她这是诅咒皇上,那可是要满门抄斩的大罪!不过,她不得不承认,锦儿说的很有道理。她以前,从未考虑过这层关系。

    如今,三皇子和太子两人斗得死去活来,而那三皇子的生母,是莫侧妃的姐妹。若是三皇子将来继承了大统,那么隐儿的世子之位,的确会有所动摇。

    看着沐王妃陷入沉思,司徒锦也不急,一边喝着茶一边等着她问话。果然,沐王妃沉吟了半晌,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你…你真的有本事将莫侧妃…”

    那贱人在府里的嚣张了那么多年,她一个小丫头片子,真的有那个本事,将她连根拔除?姓莫的那个女人,可不是个软柿子!加上有王爷的疼爱,她跟她斗了这么多年,也没能将她怎么样!

    想到那个薄情的男人,沐王妃又陷入了无限的哀怨中。

    “儿媳不但会将莫侧妃彻底铲除,还会令公公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母妃的身上呢!”司徒锦充满自信的说道。

    在敬茶的时候,她可是观察了很久。王爷并非真的很宠爱那个莫侧妃,只不过有些纵容而已。当莫侧妃失了分寸,说了不该说的话的时候,她看到了王爷眼中的那抹不赞同和厌恶。若是真的爱一个人,绝对不会有那样的眼神的。所以,她敢保证能顺利将王爷的心拉向王妃这边。

    其实,王妃长得真的很不错。保养不错,脸上基本看不到一丝的皱纹。五官也极为精致,是个很标准的美人儿。可为何得不到王爷的宠爱,恐怕是另有原因。

    沐王妃被她的一席话,说的有些面红耳赤。

    她没想到,这个儿媳妇,居然拿她跟王爷的感情来说事儿。不过若是她真的能够帮自己达成这些,与她做一做交易也未尝不可。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终于说到了正题上,司徒锦嘴角微扬,道:“锦儿也不贪心,只希望母妃不要过问慕锦园的任何事,包括隐的私事。”

    这条件说来很简单,但对王妃来说却是极为不尊重。哪有做父母的,不能过问儿子的事,这岂不是对她威严和权力的挑战?这个司徒锦,还真是不知好歹!

    “难道你想一个人霸占着隐儿?你真是异想天开!”沐王妃毫不留情的指责。“男人三妻四妾天经地义,没想到你嫉妒之心如此重。罢了罢了,刚才说的就当本宫没有听见!”

    见她有反悔之意,司徒锦微微一愣,继而笑道:“这么说来,母妃也不介意父王多几个侧妃庶妃侍妾咯?”

    很多人就是对别人要求严苛,往往疏忽了自己。当听到司徒锦的这番话时,沐王妃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敢威胁我?”

    “儿媳不敢!”司徒锦乖乖的低头。

    “哼!你有什么不敢的,这样大逆不道的话都说得出来,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沐王妃当然不愿意自己的夫君往府里纳妾。

    多一个女人,就会多一个人跟她分享王爷的宠爱。即使贵为王妃,她依旧是个女子,也是有私心的。虽然王爷不冷不热的跟她过了这么些年,但她还是心存那么一丝的愿景,希望王爷可以回心转意,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她身上的。

    “母妃…您可考虑好了?”司徒锦一脸笑意的望着沐王妃。

    沐王妃虽然嘴里不肯承认,但言语间还是缓和了不少。“你说了这么多,都是口头上的保证,要我如何能相信你?”

    “这个简单。再过几日,就是中秋节。锦儿保证,那一日父王会陪着母妃过!”司徒锦是信誓旦旦的说道。

    沐王妃被说的有些心动。

    每年的中秋佳节,本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可每到那一天,莫侧妃那个贱女人总是会霸占着王爷陪她们母子过节,而她却只能对着窗外的明月枯坐到天明。那样的孤单寂寞,是她这辈子尝过最酸涩的味道。

    从小到大,她都是家里的掌上明珠,是爹娘手心里的宝贝。可是没想到嫁人之后,却受到这种对待。她心有不甘,想要倾述,却无处发泄。沈将军和夫人早逝,她的兄长也战死沙场。如今的沈家,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失去了亲人的庇护,她虽然有着王妃的头衔,却只能将所有的苦水往肚子里吞。

    如今被锦儿说到痛处,她心里就更加的难过。

    司徒锦轻轻地走到她身旁,帮她顺着气。其实,王妃也是个可怜人。失去了父母兄弟的帮衬,孤苦无依的在王府里挣扎求生着。也难怪她会那么喜欢秦师师,想必是有共同的经历吧?

    “母妃不必伤怀,锦儿说到就一定做到!”

    见她不计前嫌的这般照顾自己,沐王妃忽然觉得这个儿媳妇似乎没有像以前那般讨厌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她再一次确认。

    司徒锦点头,与她的眼睛对视。“千真万确!”

    “好!”过了良久,沐王妃终于咬牙答应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先让隐儿纳了师师为侧妃,我就答应你的条件!”

    司徒锦眼睛一敛,不由得气恼。看来,她刚才说的话全都白费了。到头来,王妃还是要往她的房里添人,真真是说不通!

    “你也别恼,我这也是为你好!若是你不许隐儿纳妾,外人会怎么看你?妒可是犯了七出之条,难道你想被休?师师这孩子不错,没什么心眼儿。她的爹爹对隐儿有恩,如今她孤苦一人,隐儿照顾她也是理所当然的!”沐王妃依旧我行我素的劝着,不过倒是对司徒锦没了什么敌意。

    司徒锦知道不能操之过急,若是现在拒绝了,恐怕事情又会回到原点,只得敷衍道:“这事儿,还得问问世子。若是他同意,我也无话可说!”

    沐王妃见她不再拒绝,眉眼都笑开了。“这才是本宫的好儿媳!”

    司徒锦微微叹气,却没有再开口。

    这时候,在外面急得不行的龙隐见屋子里半晌没有了动静,不由得闯了进来。见到她们二人有说有笑的,不由得松了口气。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进来收拾?”司徒锦看到门口那些看戏的人,脸上露出几分威严来。

    沐王妃被她的气场所震慑,不由得对她又舔了几分好感。她是世子妃,未来的王妃,必须要镇得住那些下人才行!看她刚才的表现,还算不错。以后多加调教,肯定是个不错的苗子。“没听见世子妃的吩咐吗?”

    那些发愣的丫鬟仆妇顿时清醒过来,立马进来将地上的碎片给收拾妥当了。

    龙隐不知道锦儿跟王妃说了些什么,不过看到她们的关系有所改善,他不由自主的佩服起自己的小妻子来。

    “都过来坐吧。”王妃往桌子旁一坐,然后示意她们入座。

    司徒锦和龙隐很自然的落座,只是秦师师因为刚才司徒锦的一番话不敢有所动作。直到王妃开口,她才小心翼翼的在王妃的右侧坐了下来。

    一顿饭下来,也算和气。

    回到慕锦园后,丫鬟早就准备好了沐浴用的热水。司徒锦只觉得浑身乏困,挥退了仆妇,便坐进了木桶之中。

    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

    “缎儿,帮我按按肩膀…”她闭着眼睛,吩咐着。

    直到一双有力略带着薄茧的双手搭上她的肩膀,她才惊呼一声,立刻沉到水中去。龙隐看着她那惊慌的模样,不由得起了戏弄的心思。“娘子,可还满意为夫的服侍?”

    司徒锦俏脸一红,瞪了他一眼,道:“你…你怎么进来了?”

    “我让她们下去休息了…”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怎么样,身子还难受吗?”

    被问到这么私密的问题,司徒锦的脸色像是煮熟了的番茄一样,红透了。“不…不难受…你先出去…我要起身穿衣…”

    不等她话说完,他便上前垮了一步,一把将她从木桶里捞了起来。那细嫩光滑的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晶莹透彻,让人移不开眼睛。

    “啊!”司徒锦再次惊呼,下一刻她已落入一个宽旷而温暖的怀抱。

    她有些羞赧的别开头,尽管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这样赤身luo体的在他面前,她还是无法适应。“你…”

    “娘子…”他轻声唤着她的名字,一双眸子却越来越幽深。

    司徒锦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想要推拒却有些力不从心。他们正值新婚燕尔,又都是刚刚体味到男女情事,故而既紧张又期待。

    当他将她轻轻放置到床榻上之时,司徒锦娇羞的抓起锦被的一角,想要将自己光洁的身子给盖住。

    “别遮…”他伸出手去,握住她的皓腕。

    被他的眼睛直直的打探着,司徒锦脸上布满红晕,恨不得找个地方藏起来。真是太羞人了!

    “锦儿…叫我的名字…”他欺身上来,轻轻触吻她的额头。

    司徒锦看着他那深情的眸子,不由自主的唤道:“隐…”

    龙隐拍出一掌,将纱帐给震落,掩盖住一室的春光。

    食髓知味的男人,总是特别沉醉此道。他就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无法控制自己。烛火忽明忽暗,照耀着床榻上的一对璧人,勾勒出美好的影像。

    发丝交缠,呼吸相闻,手指紧握。在极致的欢愉中,两个人的心更加的靠近。屋外服侍的人全都隔得远远的,不敢打扰了他们。

    一夜的炽热缠绵,让司徒锦身子有些吃不消。

    翌日起床后,她都不敢看自己的身子。那些青青紫紫的於痕,都是某人留下的烙印。他说,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是他一个人的,他得留下记号。

    天知道,那个冷如寒冰的男子,在夜里是那样的热情如火!

    司徒锦捂着脸,暗自懊恼。他是痛快了,可她呢?这副样子,她要怎么出去见人?那脖子上明显的吻痕,一时半会儿可不会消逝!挪动了一下酸软的双腿,司徒锦勉强自己穿好了衣服,这才吩咐缎儿进来服侍。

    “夫人,您醒啦?”缎儿一身水红色的衣衫,胸前是绣着菊花的抹胸,整个人看起来娇俏可爱。

    司徒锦睨了她一眼,突然发现她身边的几个丫头全都成了大丫头了。

    “什么事情笑得这么开心?”莫非是有了意中人了?司徒锦暗暗猜测着。

    “夫人,奴婢的哥哥捎信来说,嫂嫂生了个大胖小子。奴婢的老子娘很高兴,还直说是托了夫人您的福呢!”缎儿笑着解释。

    经过这么一提醒,司徒锦总算是想起来了。

    缎儿的哥哥在庄子里做管事的,去年娶了个娘子,一直未有生育。她便寻了个方子给她,没想到才过了一个月,就怀上了。难怪她会如此高兴?缎儿的哥哥可是三代单传,如今有了儿子,自然是高兴的。

    “的确是天大的喜事。缎儿,你可要回家去看看?”缎儿跟随她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她自然要多照应些。

    缎儿听了她的话,顿时喜笑颜开。“真的可以吗?可是夫人身边…”

    朱雀如今已经离开,她若是走了的话,那夫人身边岂不是没了个贴心的人?她高兴归高兴,但还是有些犹豫。

    “放心回家吧,我这里还有春容和杏儿呢。”司徒锦安抚着她。

    缎儿点了点头,还是有些不放心。离去之前,她特意找到春容和杏儿,叮嘱了她们一番,这才拿着司徒锦赏赐的东西离开了王府。

    用了些早膳,司徒锦便一门心思扑在如何实现自己的承诺上了。离中秋还有四五日,她应该来得及进行自己的计划的。

    “春容,去把管家找来。”她想着这府里最了解王爷的,就应该是王府的管家了。

    不一会儿,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被带到了慕锦园。司徒锦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眼,有些不敢相信。“你就是王府的管家?”

    以他的岁数来说,是不是太年轻了一些?

    那管事的面上虽然恭敬,但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敬意。“回世子妃的话,小的卢聪,正是王府的管家!”

    司徒锦故意将他的不屑忽略,嘴角隐含笑意。这管家一看就是心高气傲的,就是不知道他是仗了谁的势了?

    “卢管家这般年纪,就坐上了管家的位子,想必也是有些能耐的。”她的话听起来很顺耳,所以那管家的神色也更加的倨傲。

    “世子妃有什么吩咐尽管说,若是无事,恕奴才还有事,就不打扰世子妃休息了!”卢管家拱了拱手,垂下了眼眸。

    果然是个狗仗人势之人!

    司徒锦给了他这个评价之后,心里便有了数。“卢管家是侧母妃提拔上来的吧?难怪这么傲气,居然不把主子放在眼里!”

    那卢聪身子微微一抖,没想到她居然猜到了这层关系,不由得收起了自己的那份傲气。“世子妃恐怕是误会奴才了!奴才怎么会如此大胆,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来?!奴才的确是有很多事情要办。”

    说的好听!

    司徒锦冷笑着,慢悠悠的摇着手里的团扇。“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不过才说一句,你就顶了三四句。这些,都是你的主子教你的吗?”

    卢聪没想到这世子妃竟然不是个软柿子,态度如此坚决,不由得蹙眉。他的确是仗着莫侧妃的势力,在府里横行霸道。就算是王妃的人,也不敢轻易地得罪他。这世子妃不过进门不到三天,就开始摆起主子的架子来了,还真是不知死活!等会儿去到莫侧妃那里,他一定会好好地告上一状,让莫侧妃替他做主!

    司徒锦看到他眼里那抹算计,喝道:“好你个大胆的奴才!居然敢藐视主子。来人,将他拿下,重大二十大板!”

    话音刚落,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便从门外传来。“哟…世子妃这是做什么?一大清早的就喊打喊杀的,也不怕犯了忌讳!”

    听到那令人不舒服的声音,司徒锦心里很是不快。这园子,怎么什么人都能随意进了?于是瞥了一眼身旁的杏儿,无声的询问。

    杏儿低下头去,道:“杜小姐执意要往里面闯,奴婢们…。拦不住…”

    “一句拦不住,就可以推卸责任吗?守院子的是何人,给我拖下去,杖责二十,赶出府去!这样无能的人,王府岂能白白浪费米粮在他们身上!”司徒锦不怒而威的吩咐道。

    那些跟随着杜雨薇进来的守门人,全都变了脸色。

    他们不过是收了那杜小姐的一些好处,又忌惮着莫侧妃的势力,所以才没有阻拦她进来。没想到世子妃居然会为了这么点儿小事,要责罚他们。

    “世子妃还真是威严啊!他们不过是犯了点儿小错,你竟要将他们打将出去,也太心狠手辣了吧?若是世子知道,他居然娶了个蛇蝎毒妇回来,不知道作何感想呢!虽说他们都是奴才,但咱们王府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枉顾性命吧?”杜雨薇自认为得体的一番话说出来,恨不得都为自己鼓掌。

    她说话的同时,还不时的往屋子里瞄,似乎是在等着某人的赞赏。

    司徒锦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这个头脑简单的女人还真是不可理喻。她还真把自己当成是王府的主子了!

    “杜小姐你太逾矩了!本世子妃管教院子里的奴才,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外人来置喙了?”

    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寄居在王府的客人,凭什么来管王府的家务事!

    司徒锦说的很不客气,也没有留丝毫的情面给她。像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她是绝对不会轻易饶恕的。

    “你…司徒锦,你别得意!等我进了王府的门,我定要你好看!”杜雨薇被点到痛楚,便开始撒起泼来。

    司徒锦冷笑着回敬道:“是嘛?这么说来,杜小姐是答应给翔公子做妾了?”

    杜雨薇先是一愣,继而恼羞成怒。“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龙翔那个没出息的了!我要嫁的,自然是隐世子!”

    “不知羞耻!”随着一声冷喝,紧接着便是杜雨薇的尖叫。

    司徒锦不忍心的撇过头去,杜雨薇被龙隐这么一摔,恐怕不死也得成重伤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