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94 管好你的女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94 管好你的女人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重生之千金庶女94_重生之千金庶女全文免费阅读_来自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

    农历八月十五,中秋佳节。【138看书网高品质更新www.13800100.cOm】

    司徒锦起了个大早,穿戴一新之后,便将连夜赶制出来的衣裳送去了王妃那边。因着自己的承诺,她今日一定要让王爷留在王妃那边过节不可。东西是缎儿亲自送去的,司徒锦很放心,故而安心的用完了早膳,等着缎儿回来回话。

    “夫人…”缎儿从门外进来,眼睛有些红红的,脸颊也有些红肿。

    司徒锦不免大吃一惊,急切的问道:“发生了何事?”

    缎儿断断续续的将原委说了一遍,不敢抱怨。即使小姐将她当成是自己人,但说来还是个奴才,主子要打要骂,她也只能受着。

    相较于她的任劳任怨,司徒锦却十分火大。

    “她这是在向我示威呢!”司徒锦冷哼一声。

    每年的中秋节,莫侧妃都会要王爷陪她去相国寺祈福,而王爷也会顺着她的意思。故而莫侧妃见到缎儿,才如此嚣张,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只不过今年,司徒锦断不会如了她的愿!

    “她去了王爷的书房?”

    缎儿捂着脸,轻声道:“是的。”

    “我昨日让谢尧办的差事,他可办好了?”司徒锦继续追问。

    缎儿再次点头,道:“都按夫人的吩咐办妥了。”

    司徒锦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如此,就没有什么可担忧的。莫侧妃今年,恐怕是形单影只的过节了…”

    见主子这般信心十足,缎儿不由得好奇起来。“夫人为何这般确信?”

    都说着王府里最得宠的,便是这位莫侧妃,她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上次虽然当中出了丑,但王爷依旧没有追究她的责任,还是宠着她。有什么好的东西,都往她院子里弄,可见受宠程度不一般。

    司徒锦见她有些疑惑,便神秘的笑了。“听说过没有,越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宝贵的!”

    缎儿不明所以的点头。

    “像莫侧妃这样的女人,一抓就是一大把,父王自然不稀罕。宠着她惯着她,也是出于习惯而已。真正能让王爷上心的,也就只有那记忆中的女子。只要关于她的消息,他便寝食难安,彻夜难眠。我不过是动了些小手脚,故意透露一点消息给他罢了。”

    听完她的解释,缎儿有些明白了。

    “夫人是想将王爷引到某处去?”

    “是啊!所以此刻,莫侧妃去了也是白去,王爷早就不在那里了!”司徒锦笃定的说道。

    缎儿这才展露笑颜,说道:“还是夫人高明,提前做了准备!”

    “这些早在意料当中,只要王妃那边配合着一些,事情便成了!”她担心的不是那没脑子娇惯惯了的莫侧妃,而是王妃娘娘。若是她不肯放低姿态,按照她说的去做,恐怕王爷公公的心,还是不会到她身上去。不过,她还是赌上了一把。若是王妃真的没有争宠的觉醒,也不会答应自己的条件了,不是吗?

    一边在心里想着如何推波助澜,一边摩挲着手腕上的玉镯子,司徒锦一双灵慧的眼眸盯着某处,一动不动。

    在她思考的时刻,缎儿是不敢打断她的,只是安静地守在一旁,等候着她的吩咐。龙隐踏进门槛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美人沉思图。

    “锦儿…”他轻唤她的闺名,寒冷的冰块儿脸瞬间变得柔和了起来。

    缎儿福了福身,立刻奉上了香茗,然后退到一边,不敢打扰主子们说话。

    司徒锦从思绪中挣脱出来,笑着上前扶住他的胳膊。“今日回来挺早的?”

    “今日中秋佳节,准许休沐一日。”他握住她的手,为她取暖。

    司徒锦的身子仍旧比较单薄,一到秋季,就开始手脚发凉。即使穿的衣服不少,但那手脚依旧没多少温度。

    司徒锦感激的一笑,道:“我已经跟母妃禀告过了,我们今日回太师府过节!”

    龙隐自然是依着她的,反正他每年也是一个人过的,今年在哪里过都是一样。“你决定就好。”

    “母妃那边,已经准备妥当了。只要父王看到那些桃花,相信会忍不住去一探究竟的!”她欣喜的将自己的计划托盘而出,跟他一起分享。

    “嗯…”他抚摸着她的发鬓,问道:“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暂时没有。一切,就看母妃的表现了。”司徒锦的脸蛋嫣红,看来着实是兴奋过头了。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计划会如此的顺利!

    经过一番调查,龙隐查出,当年他的父王,也就沐王爷年轻的时候,的确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只是最后,两个人并没有在一起。后来,据说王爷曾经举国上下寻找那个女子的芳踪,却一无所获。

    后来偶遇莫侧妃,不知怎么的,就看顺了眼,将她娶进了府。再然后,便是沈家找上门来,要他履行婚约,就这样,王妃也进了门。

    关于那段过去,调查出来的信息很少,但却足以让人震惊。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够让王爷如此着迷?至今,仍旧无法忘怀!更令人不解的是,彼此情根深种的双方,似乎都对彼此的了解甚少。否则,沐王爷也不会痛苦这么多年,早就找到那名女子了!

    想着这些难解的谜题,司徒锦都觉得脑袋瓜子不够使了。

    “别操心这些事了,不是还要回太师府么?”将她的思绪拉回来,龙隐眼中满是心疼。

    “夫人,马车备好了。”春雨和霞儿进来,小心翼翼的禀报道。

    司徒锦从龙隐的怀里挣脱出来,道:“走吧,回去。”

    太师府

    司徒芸一大早就从夫家赶了过来,这一次,陪她回来的,还有她的夫君威武将军谭梓潼。这架势,倒是让司徒锦有些不解。

    不过,既然连这威武将军也掺和了进来,看着这其中还真是有些猫腻了。

    “大姐姐、大姐夫!”司徒锦尽管不待见他们,但还是照着规矩,跟二人打了招呼。

    谭梓潼看到隐世子,也立刻起身相迎,拱手问候。“世子安好!”

    “将军客气。”龙隐的好脸色只会给司徒锦,其他人就免谈。

    谭梓潼有些尴尬,但却在下一秒又恢复如常。

    “母亲!”司徒锦透过二人身后,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便高兴的迎了上去。

    抱着念恩的江氏,见到女儿女婿,自然是高兴不已。按理说,这样的节日,女儿定是会在夫家的。如今能够回来陪她过节,她当然欣喜异常了。

    司徒芸给了江氏二人一个白眼,道:“既然都回来了,有些事还是快些解决了好。”在人群中扫视了一番,不见周氏和司徒青,便问道:“怎么不见周姨娘和四少爷?”

    司徒锦在心底冷笑,你当然见不到他们!因为早在她到来之前,她已经命人将她们藏起来了。

    她倒要看看,司徒芸的戏要怎么往下唱。

    “你周姨娘身子不适,说是要去寺里祈福,这不,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至于你四弟弟,他约了一帮朋友,出去喝酒去了。”江氏按照锦儿的吩咐,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司徒芸听了这话,果然便冷下了脸。

    她前两日还跟周氏联系过,答应今日上门来对付江氏母女的。没想到这个关键时刻,周氏倒是躲了起来,她到底什么意思?

    谭梓潼似乎看出了些问题,在她耳边嘀咕了两句。

    果然,司徒芸看向司徒锦母女的时候,满是怀疑。“你们该不是背着我,将二人藏起来了吧?”

    司徒锦冷笑一声,道:“大姐姐说话还真是不客气!母亲如今是太师府的当家主母,是爹爹亲口承认的正妻。你不尊称一声母亲也就罢了,还出口污蔑,你到底是何居心?我早已不是司徒府的小姐,而是王府的媳妇。整日在王府,哪里有空理会娘家的家事?母亲既要照顾念恩,又要为一大家子操心,哪里有闲工夫管他们做什么?再说了,这腿脚长在他们自己身上,岂是别人管的了的?”

    一番话下来,司徒芸早已气得白了脸。

    司徒锦从未如此大声的跟她说过话,那气势,简直比她这个嫡长姐还要有威严,顿时气得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起来。“司徒锦,你口口声声说我不懂礼节,你这又是什么态度?你这是对嫡长姐该有的态度吗?”

    龙隐眼神一凛,喝道:“放肆!竟敢对世子妃不敬!来人,掌嘴。”

    身后,王府的两个侍卫立刻上前,就要给司徒芸掌嘴。

    谭梓潼立刻挡在她的前面,为司徒芸求情道:“世子,还望手下留情!”

    “管好你的女人!简直不知死活!”龙隐冷冷的喝着,根本没将这位大将军放在眼里。

    谭梓潼自然是不敢跟隐世子叫板的,毕竟双方实力悬殊太大。如今皇上最依仗的,就是沐王府,他也不好得罪。

    “芸儿,还不给世子赔罪!”

    司徒芸死死地瞪着自己的夫君,很不甘心。“我又没有错,为何要赔罪?!”

    见她仍旧死性不改,不等世子来教训,谭梓潼已经转过身来,给了她两巴掌。“贱妇!居然敢顶撞世子,该死!”

    司徒芸捂着被打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她居然敢打她!

    “谭梓潼,你敢打我?!”

    “为何打不得?你藐视皇室,就是该打!”谭梓潼对司徒芸的嚣张态度,早就受不了了。如今当着世子的面,他自然也要表现一番,想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尽管他已经投靠了太子,但并不代表着他就可以得罪了隐世子。

    更何况,隐世子还是太子极力想要拉拢的人。他们出现在这里,也是为了实施太子的计划,这个不知轻重的女人,就知道争风吃醋,根本成不了大事!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让她掺和了这事情里来了。

    “世子您看…”教训完了司徒芸,谭梓潼便腆着脸望着隐世子,希望他能够大人大量,不跟司徒芸那个女人计较。

    龙隐依旧冷着一张冰山脸,眼神凌冽的像寒冰。“她辱骂的是世子妃,不是本世子!”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

    只要司徒锦不计较,那么他便不再追究。

    司徒芸当然也听明白了,只是要她跟司徒锦那个小贱人道歉,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的。每每只要一想到她受过的那些罪,她便对司徒锦恨之入骨。哪里肯放低姿态,卑躬屈膝的跟她服软!

    司徒锦心想,司徒芸是怎么都不会屈服的。果然,在瞪了她良久之后,司徒芸仍旧一动不动,没有屈服的意思。

    “你还愣在那里作甚么?还不快给二妹妹道歉!”谭梓潼一声怒吼,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从他对司徒锦的称呼,就可以知道。他这是在示好,却也是在为自己的妻子找回面子。毕竟她们是姐妹,他打的就是亲情这张牌。

    可惜,在司徒锦的眼里,从来都不承认司徒芸是她的姐妹!

    说完,谭梓潼又狠狠地瞪了司徒芸一138看书网点儿作出表示。

    司徒芸对于谭梓潼,还是有些忌惮的。当初嫁过去的时候,因为已经不是处子之身,被谭梓潼嫌弃甚至虐待。那段日子,她真是生不如死。加上那个一同陪嫁过去的贱蹄子,想着法子勾引她的夫君,更是给了她极大的羞辱。

    眼看着那个贱婢爬上了姨娘的位子,逐渐在将军府站稳了脚跟,她心里又急又气。可是谭梓潼却宠着那贱婢,视她如敝履,不但在肉*体上虐待她,还在心理上给她难堪。那样的日子,她都不知道怎么过过来的。

    尽管如今谭梓潼对她的态度有所改变,但仍旧嫌弃她。若不是为了太子的大计,恐怕她连家门都踏不出一步,更别说是回娘家报仇了!

    想到过去的种种,司徒芸真恨不得扑上去,将司徒锦给掐死。可是为了日后的扬眉吐气,她还是不得不放下身段,走到司徒锦面前,虚以委蛇的一福身。“刚才姐姐鲁莽了,二妹妹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跟姐姐计较!”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司徒锦看戏也看够了,便暂时放过了她。“瞧将军夫人说的,咱们不是姐妹吗,干嘛这般生疏。”

    说着,又转过头去对江氏微微一笑。“母亲,今儿个过节,女儿特意去醉仙楼买了月饼,这么不见巧儿?”

    江氏原本是要出口教训司徒芸的,但既然有世子为女儿做主,她也不便多说。说道司徒巧,她的脸色稍微又好了一些。“她前些日子染了风寒,在屋子里躺着呢。”

    “严重吗?”对于这个小妹,她还是有几分上心的。

    “没什么大碍,吃几副药就好了。”江氏坦然的回道,可见问题不大。

    司徒锦点了点头,便从江氏怀里接过弟弟念恩,对身后的人说道:“有什么话进屋坐着说吧。”

    一行人这才发现,刚才发生冲突的地方,正是太师府的大门口。而刚刚司徒芸撒泼和道歉的那一幕,不知道被多少人看了去。

    司徒锦这时候才提醒她,可见是故意的。

    司徒芸死死地握着拳头,一副要吞了她的意图,让人觉得十分可怖。

    谭梓潼拉扯了一下她的手,笑着跟了上去。而龙隐却早已随着司徒锦的步伐,绕过走廊,进了正厅。

    因为是团圆的节日,府里的气氛还算热烈。

    一行人进了屋,早有丫鬟准备了吃食和香茗,就连那整日躺在床榻之上的司徒长风,也颇有精神的坐在主位上。

    “爹爹…”司徒锦就算再不喜欢这个爹爹,但有些礼节还是不可避免的。

    而龙隐和谭梓潼也上前去,拱手行礼。“岳父大人!”

    司徒长风在丫鬟的帮助下,抬起手臂,算是回应。

    司徒锦夫妇与司徒芸夫妇面对面而坐,江氏则抱着孩子,坐在司徒长风的旁边。待字闺中的司徒娇也在,只不过样子似乎挺憔悴,而且一直低垂着头,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思。江氏本想说她几句,但又怕影响了节日的气氛,便让身旁的丫鬟去给她提了个醒。

    司徒娇见到姐姐们,也没啥好脸色,淡淡的问候了一声。倒是在见到龙隐世子的时候,眼睛稍微亮了亮。不过,在世子威严的气势之下,又低下头去。

    刚落座不久,门外有丫鬟急急进来禀报道:“启禀老爷、夫人,族长来了!”

    听到族长二字,江氏的心一阵慌乱。

    他们还真是不消停,这么重要的节日还要过来闹,实在是太过分了!司徒长风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说起来,原先他身子还康健的时候,族里的人哪个不看他的眼色行事?如今他一倒下,他们便反过来给他甩脸子了!

    那族长也不等人去迎接,拄着拐杖就自个儿进来了。原先走起路来虎虎生威的,在看到在座的司徒锦夫妇之后,便稍微收敛了一些。

    “世子爷也在呢…”那族长显然是见过些世面的,对龙隐并不陌生。

    龙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并未回应。

    族长的笑容凝结在唇边,一时感到无比的尴尬。而此刻,司徒芸却站了起来,迎向他。“芸儿见过族长!”

    司徒锦对司徒芸的行为感到可笑,却没有说出口,而是静观其变。她将族长弄过来,显然是另有目的的。只不过她的目的能否达到,那就得看她的本事了。

    ------题外话------

    因为要去亲戚家过元宵节,小七只能更五千字,亲们见谅哈…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老实肚子痛,唉唉唉唉

    重生之千金庶女94_重生之千金庶女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