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97 觉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97 觉悟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重生之千金庶女97_重生之千金庶女全文免费阅读_来自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

    再次见到秦师师,司徒锦明显的感受到了她的不同。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除了那依旧楚楚可怜的柔弱模样,她似乎比以前多了一分心机。

    若是在以前,她是绝对不会当着外人的面,叫沐王妃母妃的。可这一次,她明明看到世子妃也在,却开了这个口,这其中的深意,明眼人一眼就看穿了。

    缎儿狠狠地瞪着这个没规矩的女子,在心里替自家主子打抱不平!

    司徒锦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表现出一个妒妇的姿态,这反应倒是让那秦姑娘有些诧异了。毕竟,在她看来,师兄不肯接受她,必定是这位世子妃在作怪。更何况,王妃也一再的提起,说世子刚大婚,不宜在此时纳妾。她便将内心的怨念,全都怪到了司徒锦的头上。

    “母妃,您瞧秦姑娘多懂事,知道您身子不适,等不及通传,就进来探望您了。”司徒锦表面上赞美着她乖巧懂事,实际上却是在说她是个不懂规矩的。她又不是府里的什么主子,居然不通传一声,就直接闯进了王妃的寝房,实在是失礼的很。

    沐王妃听了这话,也是一脸深思的看着那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子。

    以前,她一直觉得这秦师师是个贴心的人儿,又是隐儿的师妹,故而高看了她一眼。加上她身世可怜,所以千方百计想要促成她与儿子的婚事。但现在看来,她并非如自己料想的那般,是个上得了台面的。到底是在山上长大的,没见过什么世面,与那些名门出身的大家闺秀还是不能比的。

    王府可不比一般的人家,若是府里有这般不懂规矩的人,那王府岂还有安宁之日?这秦师师的心,未免太大了。既然她已经答应为她做主,她为何还这般沉不住气,居然当着自己儿媳的面,就开始闹上了?!

    秦师师见王妃半晌没有开口,心中颇为不安。

    她也是赌了一把,想要试探世子妃和王妃的反应。起初,王妃似乎还没有计较,她才稍微安了心。可这会儿,世子妃却含蓄的指出她不懂规矩,随意乱闯王妃的寝房,她的心又开始慌乱起来。是以,她不断地偷偷打量王妃的脸色,想要寻求一些帮助。

    可惜,王妃听了世子妃的话,便有些犹豫了。

    “母妃…”她再一次试探性的喊出这个称呼。

    沐王妃听着,心里觉得有些别扭,于是提醒她道:“本宫身子不适,怕过了病气给你们。都回去吧…”

    一声本宫,将两人之间的距离身份拉了甚远。

    秦师师咬了咬下唇,有些不甘心的福了福身。“既然母…王妃娘娘身子不适,那…师师先行告退了…”

    司徒锦看都没看她一眼,体贴的侍候着王妃喝完药,这才扶她躺下。“母妃身子并无大碍,歇息几天就好了,秦姑娘也不必太担心。秦姑娘若是真的为了母妃的身体着想,还是不要来打搅母妃休息的好。”

    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她相信她听得懂。

    而王妃也是微微闭了眼,没有对司徒锦的话提出反对,显然是默认了她的说法。

    秦师师一双幽怨的眼睛扫了司徒锦一眼,微微欠了欠身,道:“师师知道了,多谢世子妃提醒。”

    知书达理,是王妃对她的评价。故而,为了能够挽回王妃的喜欢,秦师师是断然不会像那莫侧妃般胡搅蛮缠的。

    司徒锦见她知趣的告退,也没有多说什么。让丫鬟将她送出去之后,便向王妃辞行。“母妃也请宽心,那莫侧妃已经被王爷罚去祠堂受了家法,一时半会儿也没法恢复元气,母妃尽可安心的养好身体。”

    提到莫侧妃,王妃的眼珠子转了转,却没有睁开眼。“锦儿也辛苦了,回去歇着吧…”

    司徒锦也不推迟,便起身告辞了。等到屋子里只剩下王妃一人之时,她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眸。

    今日之事,她的确是受了很大的震撼。

    当司徒锦将那一身朴素的衣衫送到自己手上时,她的心就忍不住刺痛了起来。她不知道司徒锦是如何找来那一身一模一样的衣裳的,但那份用心,她领悟到了。

    她无数次的用手抚摸着那套衣裳,久久没有动作。还是她身边的珍喜提醒她,她才回过神来。

    沐王妃看着那衣裳,不由得感叹。她嫁入王府之后,便是锦衣玉食,哪里还曾穿过这么朴实的衣服?司徒锦将这衣服送来给她,想必是有她的用意的。故而,她没有嫌弃那身衣裳,反倒让丫鬟帮她换上。

    当珍喜看到她那一身妆扮的时候,当时就忍不住落下泪来。“主子,您这衣裳…”

    沐王妃也是红了眼眶,久久无语。

    那是她多年不曾触碰的回忆。那段绚烂美好的日子,是她最快乐最珍惜的日子。可惜好景不长,昙花一现的幸福过后,便是永远的诀别。

    她从小就是爹娘手心里的宝贝,是沈家最受宠的小公主。可是在她十二岁那年,生了一场重病,许多大夫看过都无济于事。就在沈家一片愁云惨淡的时候,一个和尚上门化斋,听说了这事儿,便主动请缨,替她瞧病。也不知那和尚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说动了当时的沈将军夫妇,将她带到山上的寺庙里静修。说来也怪,到了山上,她的病情就有了起色,渐渐好了起来。

    沈家自然对那和尚感激不尽,也遵守他们之间的约定,将她留在山上三年,直到她及笄的日子,方可下山。

    也就是在山上的那三年,她日日与珍喜为伴。在寺院里跟着那和尚打坐修行,也偶尔随他上山采药。那后山的一片桃花林,就是她后来发现的。那漫山遍野的桃花,那飘散在空气中久久不散的香味,让她深深地喜欢上了那个地方。只要有空闲,她就带着贴身丫头爬上上去,在那里抚琴作画,好了乐哉!

    尽管那个寺庙很是偏远,但偶尔也有善男信女前去祈福敬香。沈纭纭又是大家闺秀,自然不能以真实面貌住在寺庙里。于是那和尚,就教会了她易容,这样以来,倒是省去了许多的麻烦。

    那假的面具贴在脸上,很是不舒服。但为了自己的清誉,还有自由自在的生活,沈纭纭尝试着去适应和习惯。如此两三年下来,倒也无人发现她的异常。就连寺庙里的和尚,也只当她是个普通的姑娘,并且多加注意。

    沈纭纭本就生的美,对自己的容貌也甚是在意。突然变得平凡起来,她还是有些吃味的。只是她的娘亲告诉她,若是将来有一个男子,能够不因她的美貌而对她深情不移,那才会是她的良缘。

    沈纭纭是个聪慧的女子,后来她也领悟到了这其中的道理。

    女子的容貌再好,也经受不住岁月的摧残。以色事他人,必定会有年老色衰的一刻。若是那男子时真心的喜欢她,不因她的相貌而有所改变,才能一生相依相偎。

    也就是带着这样一份心思,沈纭纭带着那面具长达三年之久。

    后来,她遇到了一个世家公子模样的男子。那男子玉树临风,性格不羁,看上了那片桃林之后,也停驻了好一段日子。那段日子,她常常躲在暗处偷窥他的一举一动。起初,那男子没有发觉,就算有所怀疑,但也未明示。渐渐地,她的胆子也大了些,不时的出现在他附近,他似乎也没什么反感。于是,她便肆无忌惮起来,依旧过着自己的日子。如此一来,倒是那男子主动亲近起来,常常听她抚琴一听就是一天,也不觉得烦腻。

    那样的一个男儿,是个女孩儿家都会动心吧?尤其是她发现他并没有因为自己那丑陋的面具而排斥嫌弃她时,她的心更是欢欣不已。于是,她渐渐地对他衍生出几分好感来。两个人相处了一段时日,感情也日渐的浓厚。沈纭纭也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要以真实的面貌出现在他面前,给他一个惊喜。但她的丫鬟珍喜却说,时机未到,要她再考验他一段时日再说。

    沈纭纭觉得她的丫头说的也很有道理,于是就听了她的建议,一直没有将那面具取下来。

    可是后来的一场变故,竟然成了两人的永别。

    那一日,她依旧在桃花林等着他的到来。可是从日出到日落,她整整等候了一天,也不见他出现。

    当时,她还疑心,是不是他已经烦腻了她。后来,珍喜打听之下,才知道那人因为家中有事,才来不及与她道别,就匆匆的离开了。

    她安了安心,心想着他解决完了家中之事,必定还会回来找她的。只是才过了两三日,沈家也派人上山来接她回去了。

    三年的期限已到,那和尚也不留她了,她只能回到沈府去。

    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夜夜萦绕心头。回到沈家之后,沈纭纭依旧期盼着能够再次见到他,等着他来迎娶。

    海誓山盟的话语,如犹在耳。只是随着日子的流逝,沈纭纭渐渐地消沉了起来。后来,又有沐王府上门的提亲,她不愿意,跟爹娘大闹一场。只是,娘亲无奈的告诉她,那是皇命,不能不从。就这样,她在两个月后嫁入沐王府,从此绝望的做着她的沐王妃。

    想起那过去的种种,沐王妃不由得又淌下热泪。

    那个叫许子期的男人,他到底是没有再来找她。只是,她没想到的是,那男子疯狂的找了她两年,而她无所知晓。而她悲惨的半生,都是因为他们相互之间的欺瞒。那男人用了化名,而她不也是?

    白素素,她告诉他的是这个名字。

    而他,也隐瞒了他的真实身份,他说他姓许,名子期。

    一段期满的爱情,最终酿成苦果。

    沐王妃一边拭泪,一边低声哭泣。

    珍喜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一幕。她如今也是半老徐娘的人了,却还是姑娘家的装扮。“小姐…您这是何苦?”

    跟随主子多年,她依旧没有改口叫她王妃。

    沐王妃在她的这个心腹之前,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珍喜…为何当初要我遇见他?若不是没有那段邂逅,我也不至于这般痛苦…”

    在王府里,她是个不得宠的王妃,空有头衔却没有实权。王爷宠着那个莫侧妃,对自己不闻不问,甚至连她生的儿子都视而不见。她得不到王爷的爱也就罢了,至少她还有儿子。但儿子从小也不与她亲近,还早早的被送到山上去学艺。在王府,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活着。为了保全性命,保住王妃的地位,保住沈家的声誉,她不得不打起精神与那莫侧妃斗。

    这一晃二十年就过去了。

    偏偏在今日,这大团圆的节日,事情的真相全都摆在了眼前。她从来都知道,王爷心里有着一个女人,故而她不计较,因为她心里也有另一个男人。莫侧妃的得宠,让她以为,王爷心里的那个女人,就是莫侧妃。

    然而,她想错了。王爷心里的那个人,却是另有其人。

    当他看到她那一身妆扮的时候,就像发了疯一般,给了她一巴掌,还狠狠地大骂了她一顿。他说,她穿着这身衣服,是侮辱了他心中圣洁的形象。他还说,她不配穿这么一身衣服。当时,她气得差点儿吐血。

    这二十年来,王爷不曾关怀过她,也不曾如此指责过她。她是真的被吓到,也被震慑到了。故而,她支撑不住,身子滑到晕了过去。在晕倒前,他却像是突然领悟到了什么,冲上前去,将她抱起送回了王府。

    这一幕,实在是滑稽的可以!

    珍喜搂着她,任由她大声的痛苦。忍了这么些年,主子的确是受了不少的委屈。嫁给自己不爱的男人也就罢了,还处处被莫侧妃那个女人欺负。作为一个奴婢,她都看不过去了。而偏偏王爷,这个王府的主子,却一直视而不见,任由被人欺负到王妃头上去。

    想想王妃所受的委屈,珍喜都替她不值得。

    若不是当年是皇上亲自证婚,她也很想随着主子偷偷离家,千山万水,去寻找那许公子去的。

    至少,他是不在意主子平凡的身份,是真心喜欢她的。

    可是天下这么大,她们两个弱女子,要到哪里去寻找那许公子的下落。直到嫁入了王府,手里有了些许的权力,她才又起了这心思。可是在京里多方打听之下,也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位权贵。

    王妃,就这么绝望了,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日子。若不是还要顾忌这隐世子,恐怕王妃早就心力交瘁早早的去了。

    “小姐…您要想开一些…隐世子如今也长大成人,也许再过不久,您要当奶奶了呢!”珍喜抹了抹泪,好言劝道。

    沐王妃哽咽着,一直掉着泪。

    珍喜心疼的替她擦去眼泪,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小姐…我看着世子妃也是不错的。至少,世子爷很喜欢她,不是么?只要世子爷高兴,还有什么好强求的。您呀,就放宽心,等着抱孙子吧!”

    提到自己的儿子,王妃又是一阵唏嘘。

    那个不曾对她有过好脸色的儿子,竟然在自己病倒的这一刻,露出了几分关怀之意。儿子这态度的转变,她该高兴的。

    “珍喜…你说的对,我应该忘记那些过去,珍惜现在…”沐王妃努力让自己振作起来。

    听说王妃转性,正准备踏入王妃寝房的王爷在听到“珍喜”这熟悉的称呼时,整个人就像是被点了穴一样,怔住不动了。

    “珍喜…许公子来了,快去泡茶…”

    “珍喜…拿我的瑶琴来,我要与公子抚琴舞剑…”

    “珍喜…你说这天儿,是不是要下雪了呢…”

    他在王府呆了这么多年,居然不知道府里竟然有个跟那丫头一模一样名字的下人。这是巧合,还是…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张着嘴,半天合不上。

    前来送膳食的丫鬟,见到愣在门口的王爷,立刻上前去请安。“王爷万安!”

    屋子里相拥而泣的主仆二人听到王爷来了,立刻收了泪,开始整理妆容。

    沐王爷见藏不住了,便有些尴尬的走进王妃的寝房。“听下人说,你醒了…我…我过来看看…”

    “多谢王爷关怀,妾身已无大碍。”沐王妃依旧是那副平淡无波的神色,只是一直低垂着眼帘,不敢看他。

    刚才她们主仆的对话,她不知道他听去了多少。但若是他追究起来,恐怕会是一场不小的灾难。

    沐王爷却主动上前,将她的手牵起。“王妃不必多礼…”

    沐王妃似乎还不太适应他这般的对待,条件反射的将手抽了回来。“礼不可废,这点儿规矩妾身还是知道的…”

    沐王妃的表现,似乎令王爷有些失望。但他知道,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就算想要弥补,也要寻到合适的机会。于是他转移了话题,将视线落在了王妃身边的那个丫头身上。“你叫珍喜?”

    珍喜微微一愣,恭敬地回道:“回王爷的话,奴婢确实叫珍喜。”

    “你是…王妃陪嫁过来的?”沐王爷找不到话题,只得继续这边的问话。

    珍喜答道:“是,奴婢从小便服侍着王妃。”

    沐王爷哦了一声,忽然觉得她的声音有些熟悉,便又吩咐道:“你抬起头来。”

    珍喜不知道王爷到底是何意,但还是乖乖的抬起头来。这一抬头不要紧,沐王爷看着那熟悉的面庞,差点儿没站稳。

    他的视线在珍喜和王妃身上扫视了好几遍,这才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你可去古佛寺…”

    一提到古佛寺,王妃的神经就紧绷了起来。

    莫非他已经察觉了自己的心思,想要算账了?沐王妃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呼吸也格外的小心翼翼。

    珍喜不明白王爷为何会问起这个,又看到王妃的脸色一片惨白,不由得撒谎道:“奴婢…奴婢一直在沈府伺候小姐,哪里…哪里去过什么寺庙?”

    “真的没去过?”沐王爷不相信的再一次问道。

    珍喜咬了咬牙,一脸肯定的说道:“没有。”

    沐王爷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绝望。

    沐王妃稍稍松了一口气,道:“王爷怕是太累了,珍喜,去端茶给王爷解解乏。”

    这一声珍喜从王妃的嘴里喊出来,是那么的自然。沐王妃再一次被她的声音所吸引,渐渐抬起头来仔细的打量着他的王妃。

    二十年的夫妻,他竟然没有好好儿的瞧过她。即使是歇在她屋子里的日子,他也是按部就班,履行自己的丈夫的义务,并未有过别的心思。尽管他们育有一个儿子,但他的心里却始终只有素素一个人,对于她的美貌也是一时的惊艳,后来便没有了感觉。

    沐王妃见他这般打量着自己,心里更加慌张。

    “王爷…”她试探的唤了他一声,而沐王妃却像是没听见一样,依旧盯着她不放。

    沐王妃有些羞窘的撇过头去,假装吩咐丫鬟们做事,试着努力平复那纷乱的心情。沐王爷龙淳,依旧是个中年美男子。常年在战场上磨练出来的刚毅线条,依旧保持的完好。尽管她心里只有那个叫子期的男人,但眼前这个男人,却是她的丈夫,她要守着一辈子的男人。如今被他这般瞧着,她内心忽然生出一丝的异样的情愫来。

    多久没有心动过了?她早已数不清了。

    如今这把年纪,内心却开始萌动,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沐王妃一边警告着自己,一边偷偷的窥视着他的反应。

    沐王爷今日整个人都不太对劲,做的事情也是匪夷所思。对王妃的态度大有改变还好说,他竟然对莫侧妃动用了家法,这就有些太不寻常了。

    沐王妃轻咳了一声,对沐王爷道:“王爷…莫侧妃到底犯了什么错,您竟将她关进了祠堂,还动用了家法?”

    本来,她不该问这事儿的。

    只是为了让内心的那股子热乎劲儿过去,她只好提起这扫兴的事情来。

    沐王爷回过神来,神情之间并未有多少的愤慨。“这些年,是本王太纵容她了,竟叫她失了分寸。她跑去书房大吵大闹,本王自然是不能继续纵容下去的,这才将她送去了祠堂。至于家法,哼,打杀了她,也不为过!”

    想着对王妃的愧疚,沐王爷说起那莫侧妃的时候,大半都是鄙夷和唾弃,根本就忘了,当初他为了反对这门婚事,是如何利用莫侧妃来打击她的。

    男人果然都是狠心的!那莫侧妃虽然有错,但好歹也为他生儿育女,陪伴了他二十年。这一夕之间,他的态度如此大的转变,不知道那莫侧妃能否承受的住。

    以前,沐王妃的确是恨不得那莫侧妃死。可如今遭遇了这么一回,同为女人,她倒是同情起那个女人来了。

    “王爷的惩罚,也别太过了。毕竟莫家有个女儿在宫里,万一闹大了,双方撕破了脸可就不妙了。”王妃轻轻地劝慰着。

    如今沈家早已落没了,若是再跟莫家翻脸,那王府的未来堪忧啊。作为王妃,她也是要为王府着想的。

    沐王爷倒是不在乎那莫家,头一次跟王妃讨论起了时局。“莫家算什么?就算三皇子如今很得圣宠,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上最喜欢的还是五皇子。尽管五皇子一直不喜欢朝政,常常与一些武林人士混在一起。但难保有一天,他不会回来争这个位子。皇上如今正值壮年,再坐十几年龙座也是可能的。那三皇子,我看不是个成大事的!”

    王妃微微诧异,不由自主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发表自己的见解。毕竟是一个妇人,是不能议论朝政的。

    王爷见她不吭声,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吩咐丫鬟将膳食摆上,自己也净了手,留了下来。

    “王爷要留下来用膳?”王妃有些诧异,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潮红。

    见到她那不敢置信的模样,沐王爷心中的愧疚更加的浓郁起来。想着自己这么些年的所作所为,他都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虽然他不爱这个王妃,但至少她还是他的妻子。他怎么能那么无情,冷落了她整整二十年!二十年不是一两年,那足以耗尽一个女子的青春。

    看着王妃那略显憔悴的面容,沐王爷心中一痛。

    他很久没有这种心痛的感觉了。自从素素失去了踪影之后,他便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悲痛当中,无法自拔。后来,战事一起,他又忙于军务,经常在外打仗。后来战事一了,他倒是清闲了下来。只不过对于情之一字,再也没有抱任何的希望,就那样得过且过,毫无知觉般的过来这么多年。

    但看到王妃那一身朴素的妆扮之后,他的心似乎又活了过来。他受到了刺激,狠狠地打了王妃一巴掌,还骂了很多难题的话。那些他内心的宣泄,终于在忍了二十年之后,一次性的爆发了出来。

    想着王妃的无辜,他便忍不住拉起她的手,惭愧的说道:“这些年来,苦了你了…这都是我的错…我一时糊涂,竟然做错了那么多事…你…”

    沐王妃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夫君,一时无法反应。她从未奢望过得到他的宠爱,只盼着能够平淡的过完一生。但王爷这突如其来的关切,倒让她有些无所适从了。

    “王爷…妾身并没有…”

    “我知道…你别隐瞒…这些年,是我不对。我不奢望你的原谅,只是希望今后,你能够过得开心,那就足够了…”想起大夫说的那番话,沐王爷更加的心痛。

    因为他的错误,害的一个好好儿的女子抑郁的活了这么多年,他真是个混蛋!

    沐王妃眼眶微微湿润,这是她没有预料到的结局。

    她自打嫁入沐王府那天起,就已经死心了。为了家族的利益,她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真爱,嫁给一个陌生的男子为妻。她绝望了,认命了。可如今,她的夫君却一遍一遍的在她面前忏悔,她该如何应对?

    “王爷、王妃…郡主和公子过来了!”珍喜从门外进来,嘴巴动了好一会儿,这才回禀道。

    沐王爷动了动眉头,显然已经料到了他们会过来为他们的母亲求情,便扬了扬手,吩咐道:“让他们回去,本王此刻不想见任何人!”

    珍喜应了一声,然后退了出去。

    沐王妃叹了一声,然后亲自为他倒了一杯酒。“王爷何必这般,他们毕竟是你的子女。他们为莫侧妃求情,也是人之常情。如他们真的无情无义,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顾,那么王爷才该生气!”

    她不是个仗势欺人的人,以前的种种也都过去了,她不想继续这么下去。既然莫侧妃都已经受到了惩罚,又何必再落井下石呢。

    但她的不计较,却不代表别人会领情。屋子外的那二人在得知了王爷的回话之后,只当是王妃在背后作梗,于是在外面破口大骂起来。

    “你哪一点配得起王妃的称号?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打压我们的母妃,你这个妒妇心肠狠毒的女人,你不得好死!”

    “等母妃放出来之后,你别想有好日子过!我们莫家也不会放过你的,哼…”

    外面的话越来越难听,沐王爷更是气得拍桌子。他平日里宠着的两个孩儿,竟然跟他们的娘一样,骄横无礼,居然连王府的女主子都敢骂,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来人,将这两个逆子给本王拿下!”

    一声令下,院子里的侍卫立刻就有了动作。而那龙翔和龙敏一边挣扎着,一边仍旧大声的骂着。“父王…您怎么能这么狠心?您不是最宠母妃的吗,您怎么能这么残忍的对待她…父王…”

    “就是因为本王太宠她,才让她目无尊卑,擅闯书房重地。也正因为宠着她,才让她教出了你们这两个目无尊长不成器的东西!”沐王爷听到儿子的叫唤,早已气得满面通红。

    这就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儿子和女儿啊,居然被教成了这副德行!真真是大逆不道,目中无人!

    龙敏还算机灵,见到沐王爷出来,便住了嘴。

    只是龙翔那个木头脑袋,还仗着自己是最得宠的孩子,一个劲儿的谩骂着:“父王,一定是王妃那个女人在一旁挑拨离间,您才会罚了母妃,一定是她,对不对?您怎么能听信她的谗言,母妃是无辜的…”

    “你给我闭嘴!”沐王爷上前就是一巴掌。

    若说,先前他是生气的话,此刻已然转变成了恼怒。

    瞧瞧他这说的什么话?辱骂王妃的同时,还睁着眼说瞎话。难道莫侧妃闯书房,也是子虚乌有的?他这般不将他的命令放在眼里,眼里可有他这个父王的存在?看来,他今日不给他一些教训,他是不会长记性的。

    “来人,将公子拖下去,杖责二十。”

    龙翔先是一愣,继而杀猪般的嚎叫起来。“父王…您不能这么对我…母妃…母妃救我…”

    “你喊谁母妃?她莫侧妃不过是个侧妃,你们的母妃是王妃!给我记住了,以后若是再喊错,定不饶恕!”这下子,沐王爷倒是在意起这些称呼来了。

    沐王妃跟了出来,见王爷大动肝火,她有心想要去劝,却被珍喜拦了下来。“小姐何必这般好心。即使您好心的救下他们,他们也是不会懂得感激的,反而会更加怨恨您。您这又是何必呢?”

    沐王妃动了动嘴皮子,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龙翔眼看就要挨打,看向王妃的眼神就更加怨毒了。“我就知道是你的主意…你等着,等我母妃出来,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沐王爷见他到了此刻,还是不知道悔改。抢过侍卫手里的棍棒,就亲自动了手。随着那一声声惨叫和啪啪啪的打板子的声响,院子里的每个人都被震慑住了。

    王爷这番举动,实在是令人不解。

    司徒锦夫妇在园子里听说了这事,倒是相视而笑。

    “那翔公子也是该得些教训了。若是不知悔改,将来少不得要连累王府的名声。父王能够有这番觉悟,看来还有的救。”司徒锦毫不避讳的说道。

    龙隐没有责怪她的无礼,反而很赞同。“早该如此了。”

    司徒锦瞥了他一眼,道:“听说莫侧妃曾经不止一次的刺杀你,不想你继承世子之位?你知道背后指使之人是她,却没有任何反应,这是为何?”

    他怎么就那么沉得住气呢?他不像是个宽容的人啊!

    司徒这样想着。

    龙隐吞下她喂的葡萄,慢吞吞的说道:“时机未到!”

    司徒锦挑了挑眉。“时机?”

    龙隐示意她继续喂食,等尝到了美味的水果之后,他才又继续说道:“这都是他宠出来的,自然要由他自个儿来收拾。跟她动手,我怕脏了我的手。”

    听完他的解释,司徒锦不由得笑出了声。

    果然是典型的隐世子式回答!她早该想到的。龙隐不是个感情丰富的人,对于亲生的爹娘都是如此,那就更加不用奢望他对其他人有什么过分的关注了。

    如今王爷觉悟了,开始对王妃上了心,那她的日子是不是也跟着好了起来呢?不过想到今日秦师师的态度,她又烦躁了起来。“今日我见到了你那师妹,她似乎与前些日子有很大的不同,也开始有心机了。最近,不管她要求你什么,你都不要让她靠你太近,知道吗?”

    她不担心隐世子的武功,只是若对方的手段太低级,那还是不得不防备着。

    龙隐微微蹙眉,道:“即使你不吩咐,我也不会理她的。”

    “是吗?可她毕竟是你的师妹,有些事情,你是躲不过去的。”司徒锦眨了眨眼,认真的说道。

    “知道了,娘子。”龙隐被她打量的有些脸红,这才乖乖的点头应下。

    一声娘子,让司徒锦的脸也红了。

    在人前,他称呼她锦儿。而在无人或者夜深时刻,他总爱叫她娘子。似乎这个称呼,会让他们彼此更亲近。

    见到她脸上羞涩的红晕,龙隐忍不住捉住她的手,将她带入怀里,朝着那嫣红的小嘴儿就亲了下去。反正丫鬟们都避开得远远地,不敢上前来打扰。那他还有什么顾忌?于是就不客气的品尝起这美味来!

    司徒锦推了推他的肩,却纹丝不动,只好任他予取予求了。直到二人都喘不过气来,他才放开她的红唇,将头埋进她的脖颈间。“为何天还没黑呢?”

    司徒锦又是一阵窘迫,有些哭笑不得。

    这男人真是愈发的不正经了!原先那冷冷的性子,也不知道怎么了,竟变成这副模样。平日里看起来还好,只是一说起这夫妻之事,他就变得格外的热衷。只要到了夜里,他就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哪里还有半点儿的冷漠。简直就是一头不肯罢休的饕餮,往往到下半夜才会放过她。

    想到那些火热的片段,司徒锦不争气的又红了脸。

    “娘子在想什么?怎么这么热?”龙隐故意在她颈间呵着气,挑逗着她敏感的神经。

    司徒锦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离他好几步远之后,这才轻咳一声,道:“我去催一催,看她们将晚膳备好了没…”

    说完,撒腿就跑了。

    龙隐看着娇妻那羞涩的模样,不由得笑了。

    重生之千金庶女97_重生之千金庶女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