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102 自取其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2 自取其辱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果然,如司徒锦所料那般,沐王爷嫌恶的将莫夫人给踢开,一脸严肃的呵斥道:“好个不要脸的老货,居然敢对本王不敬,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么!”

    沐王妃嘴角扬起一抹笑容,但也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平静。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并没有像龙敏预料的那般,先下手为强。

    “给父王请安!”司徒锦龙敏等人见到沐王爷,都规矩的蹲了下去。

    沐王爷冷哼一声,回到主位上坐下,有些不快。司徒锦从丫鬟手中接过茶盏,亲自奉上茶,然后乖乖的退到一边,也没有开口的打算。

    那莫夫人被王爷这一踹,顿时清醒了几分。但一想着自己那还被关在祠堂的女儿,她就再也忍不住扑上前去,声泪俱下的控诉起来。“王爷…我女儿自打嫁入王府中,一直安守本分,还未王爷诞下了一儿一女。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怎么能轻信旁人的挑唆之言,就将她关进祠堂了呢?”

    这不提还好,沐王爷一听到莫侧妃的名字,心里就有火。这莫家的女人,真真都是厚颜无耻的。那莫妃也是凭着一点儿姿色,在宴会上勾引了皇兄,有幸生下了皇子,才爬上那妃位。而莫侧妃比她更无耻,趁虚而入,利用他醉酒,栽赃嫁祸。

    当初的一点一滴,他并非不记得,只是懒得计较。失去了心爱的女人,他整日活得行尸走肉般,哪里还会管其他的事情。宠着她,也是为了做做样子,制衡一下府里的两个势力而已。如今他已经醒悟,不会再愧对王妃,那么莫侧妃便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这莫家人还真是不知好歹,居然上门来兴师问罪来了!

    “好一个安守本分!”沐王爷将茶盏往桌案上使劲儿一搁,怒声喝道:“书房重地,是她一个妇人可以随便乱闯的吗?对王妃不敬,更是没将王府的规矩放在眼里。本王罚她去祠堂罚跪,错了吗?你兴师动众的过来大闹王府,又将王府的规矩放在哪里,你们可有将本王放在眼里?!”

    一顿训斥,让莫夫人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以前王爷见到她,虽然不算客气,但总算和和气气。没想到如今翻起脸来,是这么的恐怖。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话一点儿不假。那隐世子的脾气,八成儿是遗传自王爷的。

    想到刚才自己的冒犯,莫夫人就有些发憷。

    龙敏见双方闹得不愉快,便上前去解围。“父王…外祖母也是担心母妃的身子,并非由于冒犯父王。那祠堂里阴冷的很,母妃受了罚,身子如何能撑得住?还望父王开恩,饶了母妃这一次,让母妃回来吧?”

    龙敏一边抹着泪,一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若是旁人见了,肯定会夸她是个孝顺的女儿。但在司徒锦看来,这龙敏郡主倒是有几分心机,还算有些分寸。

    “是啊…王爷。这一切都是老身的错,请您看在她服侍了您二十多年的情分上,饶了她这一回吧?”莫夫人见沐王爷陷入沉思,也跟着附和起来。

    “姑奶奶打小身子就不好,如何能吃得消那家法。王爷大人有大量,饶恕她一回吧。”莫王氏这会儿也学乖了,知道什么样的话该说,什么样的话不该说。

    沐王爷悄悄的瞄了沐王妃一眼,见她面色平静,没有丝毫的不快,心中稍稍放了心。看着那跪了一地的人,眼中闪过一丝恼怒。“都跪着做什么,起来吧!”

    “些父王(王爷)!”

    龙敏上前去搀扶起莫夫人和莫王氏,一副孝顺的模样。

    司徒锦也不搭话,打算看父王如何反应。莫家的人府上闹一回,就把人给放了,那王府的规矩何在,王爷的威严何在?

    龙隐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垂下眼帘也不吭声。

    许久之后,沐王爷终于开口了。“王府的规矩不能乱,莫侧妃既然做错了事,就必须接受惩罚。不过念在莫夫人求情的份儿上,那本王便宽恕她一回。来人,去祠堂将莫侧妃接回来。”

    就在莫夫人兴高采烈的同时,沐王爷没说完的话接着而来。“王府在西山有一处宅子,十分的幽静,最适合静养。本王就送她去那里,也好了了你们的心愿。”

    笑容凝固在嘴边,莫夫人一脸惊恐的瞪大了双眼。“王爷…您要将我女儿赶出府去?您怎么能…”

    “莫夫人刚才不是说莫侧妃身子不好么?王爷这也是为莫侧妃着想,你怎么能误解了王爷的好意呢?”沐王妃沉寂了良久之后,总算是说了句公道话。

    莫夫人脸色惨白,似乎受了不小的打击。

    虽然王爷只是说将莫侧妃送出府去静养,但任谁都知道,王爷这是嫌弃了她。被送出府的女人,能有几个能够回来的?都是一日夫妻百日恩,王爷怎么能这般狠心呢?

    “娘…”莫王氏见到莫夫人晕倒,赶紧上前去搀扶。

    沐王爷才不管她们如何,大手一挥,就吩咐送客了。

    等到闲杂人等都退了出去,王爷这才问道:“王妃对本王的处置,可还满意?”

    沐王妃瞥了他一眼,道:“如何处置,是王爷的事。妾身如何能过问?”

    见她仍旧是这般不冷不热的态度,沐王爷有些心灰意冷。这些日子以来,他极尽所能的向她示好,但效果甚微。不过,他也理解她的心情。被自己的丈夫亏待了二十年,岂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想开的?

    “父王,母妃的生辰快到了,是不是该宴请宾客,一起热闹热闹?”司徒锦适时的站出来,提议道。

    沐王妃打量了这个儿媳妇一眼,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这个是自然。王妃可想好,如何庆祝?”

    “庆祝个什么?又老了一岁,有什么可庆祝的!”沐王妃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感到一丝的温暖。

    还能有人记起她的寿辰,她该感到欣慰的。

    沐王爷心中升起惭愧,情绪有些失控。“这么些年,委屈你了…”

    司徒锦见他们有话要说,便给了隐世子一个示意,二人悄悄地退了出去。

    慕锦园

    “你说,父王和母妃明明就是…为何却相见却不相识呢?”司徒锦迈着小步子走在他的身侧,喃喃自语。

    “什么相见不相识?”突然,一道陌生的嗓音插嘴道。

    司徒锦愣了愣,然后微微俯身。“五皇子安好!”

    “哎,嫂嫂何必这般客气,叫我夜好了。”龙夜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兀自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着,丫鬟伺候着,不知道多惬意。

    对这个不请自来的皇室贵胄,司徒锦还是多有防范的。“礼不可废,五皇子殿下在府里住着可舒服?”

    “舒服是舒服,就是没人陪我玩!”他像个孩子一样,嘟着嘴,一脸幽怨。

    龙隐对他的作为视而不见,径直在一旁坐下。

    见无人理会他,龙夜便又提到司徒锦刚才提及的问题。“表嫂刚才说,相见不相识,是什么意思?”

    司徒锦抿了抿嘴,这些家事,她怎么能说与外人听。但心中的疑惑却一直困扰着她,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睡觉都想着这个问题。“五皇子可知,有什么方法,能够改变人的面貌,而不靠易容之术?”

    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司徒锦相信多一个人多一个见解,这五皇子平日里装作玩世不恭,相信他对这些好玩的事情,懂得比较多,故而由此一问。

    龙夜单手撑着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有啊!”

    见他回答的如此干脆,司徒锦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什么办法?”

    龙夜嘿嘿一笑,指了指隐世子。“龙家有一门功夫,称为玄影神功。练就了这门功夫,便可以轻易变幻人的模样。”

    “有这样的事?”司徒锦有些不信,用眼神向世子求证。

    龙隐先是微微一愣,继而惜字如金的吐出几个字来。“确有其事!”

    “这么说来,父王也练过这门功夫?”司徒锦大胆的猜测道。

    龙隐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原来是这样…”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渐渐理出了些头绪。

    难怪父王和母妃相处了二十年,却不知道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这真是…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当初,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他们二人一个易容成平凡女子,另一个用神功幻化成别人模样,还谎报了性命。这一举动,竟然让彼此阴差阳错的错过了二十年!

    司徒锦一边感叹着,一边替二人感到不值。

    相爱的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他们当初既然相恋,还到了非君不嫁非君不娶的地步,为何还要瞒着彼此呢?

    这几日,司徒锦陪在王妃身边,了解了一些过去的往事。尽管王妃说的很含蓄,但司徒锦却猜到了个大概。这相互折磨的二人,竟然会是这样的缘分,这世间还真是无奇不有!只是令司徒锦仍旧想不通的是,珍喜一直跟随在王妃身边,难道王爷这二十年来,都不曾认出她来?若是能够确认了珍喜的身份,那王妃的身份不就呼之欲出了?

    想到这个问题,她的眉头又蹙在了一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