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110 千钧一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0 千钧一发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司徒锦刚吃了点清粥,便又觉得犯困了。兴致缺缺的放下手里的针线活,朝着软榻上一歪,就不想动了。

    “夫人…”突然一道焦急的嗓音从门外传来,接着一个身穿青绿色褂子的丫头一脸惊慌的闯了进来。

    “你这是做什么,也不怕冲撞了夫人!”缎儿是司徒锦身边的大丫鬟,气势不一般,说起话来也大声一些。

    那丫鬟战战兢兢的朝着司徒锦福了福身,这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世子妃恕罪,奴婢不是有意的,只是事态紧急,奴婢是乱了分寸才不得已而为之的。”

    司徒锦困顿的眼微睁,见她满头大汗的模样,便没有追究她的莽撞。“说说吧,又出了什么大事?”

    那丫鬟看起来有些眼生,一看便不是在内院服侍的。不过司徒锦倒是对她有几分印象,认出了她是回事处管事的女儿,在慕锦园的门房帮忙,好似是叫纯烟的。

    “有什么大事非得在夫人休息的时候来打搅?”缎儿不解的蹙眉,不相信她真的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禀报。

    纯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启禀世子妃,奴婢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是西厢那边,郡主出事了!”

    提到郡主的名号,司徒锦倒来了兴趣。“郡主不是好好地在院子里么,能有什么事?”

    自从绝食的计策不奏效之后,她似乎也想通了一些,恢复了往日的作息。听说,为了将这些日子枯槁的容颜给补回来,还特意向王妃娘娘要了些人参燕窝之类的好东西呢。这会儿子,又能有什么事?

    纯烟见世子妃不信,便再也不敢含糊,据实禀报了。“世子妃有所不知,郡主昨日不听世子妃的训诫,偷偷溜出府去了。但没想到,一身伤痕的回来了。西厢那边的丫鬟都闭紧了嘴,不敢放出任何的风声。直到今日大少夫人去看望郡主,见郡主身上无一处完好,这才急了,想要替郡主请大夫。郡主不让,于是两人产生分歧,消息便泄露了出来。奴婢的好姐妹是西厢那边侍候的,不敢隐瞒此事,便想来慕锦园禀报。奈何,守院子的婆子不许她进来,故而找了奴婢帮忙。”

    纯烟说完,头垂得低低的,不敢直视世子妃的威仪。

    司徒锦诧异的同时,也是满心的焦急。龙敏不会真的出事了吧?如今外头那么乱,她干嘛还要坚持出府,这不是找罪受么?更何况,如今府里的事务都是她在管着,若她真有个好歹,她可不想平白无故的担了这个责任。

    “缎儿,速去芙蕖园禀报王妃娘娘。春容,试着去请个大夫回来,记住一定要口风紧的。杏儿,去寻些安神的药来。走,过去瞧瞧。”司徒锦有条不紊的安排好了一切,便朝着西厢而去。

    龙敏的院子里,下人们神色看起来都有些慌张。见世子妃亲自过来了,一个个都更加小心谨慎起来。如今这王府,谁不忌惮着世子妃几分?她们不过是做下人的,自然是哪个权势大,就奉承谁了。

    “参见世子妃!”丫鬟婆子一见到主子驾到,全都上前去行礼。

    司徒锦见她们一个个都在院子里无所事事,便顺便训诫了几句。“都站在这里做什么,没事可做么?王府可不养没用的闲人。”

    那些丫鬟婆子脸上立刻变得难看起来,全都低垂着头,不敢有半点儿的埋怨。

    司徒锦扫了她们一眼,没发现她们的不恭,这才转身去了内院。

    听说世子妃来了,龙敏郡主的心更乱了。昨日遭遇了那么大的罪,都还没有缓过劲来呢,如今又让人将事情捅了出去,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大嫂,我不想见她,你叫她回去。”龙敏一边紧握着拳头,一边可怜兮兮的向陈氏求救。

    不管怎么说,陈氏是她的亲大嫂,再怎么丢脸,那也是西厢的事情。司徒锦可是东厢那边的人,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叫一个外人看笑话的。

    陈氏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郡主,这事能瞒得了她?王府如今可是她管着的,有一丝的风吹草动,她如何能不知晓?要赶她走,谈何容易?”

    “我不管,我就是不想让她看了笑话去!”龙敏小性子一起,便有些不可理喻。

    莫侧妃被送出了王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如今这西厢里,还有几个忠心的丫头?她这才刚出了事,司徒锦那边就知道了,想来那些下人都是见风使舵吃里扒外的。西厢失了势,她们就急着讨好东厢的主子去了。

    她咬着下唇,都已经见血了。

    “郡主,你还是要想开些。兴许,她有办法补救呢?”出了这样的事情,司徒锦的责任是逃不过的。虽说是郡主无视世子妃的话,执意出府才出了事的,但作为一府的管事者,她也有失职的地方。

    陈氏不阻拦她过来,就是想要看看她如何处置这件事。

    龙敏怎么说都是郡主,是王爷的子嗣。世子妃就算再不喜欢她们,但也不能让郡主受了委屈不是?

    龙敏还想说些什么,但陈氏却先一步让人将世子妃请了进来。她自个儿倒是坐在椅子里,没有起身的意思。

    按理说,司徒锦这个世子妃可是比她的身份要高那么一些的,但她自认为比司徒锦早几年进府,龙翔又是长子,故而端着长嫂的姿态,想要给司徒锦一些难堪。

    司徒锦踏进门槛,远远地看见陈氏也在,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既然她不懂规矩,那她也就不打算将她放在眼里了。似乎没瞧见她一般,司徒锦径直走到郡主的床榻边,软声问道:“听说郡主身子不太利爽,可好些了?”

    龙敏见她没有出言讽刺,反倒充满了关心,心情顿时好了一些。不过,基于以前对她的厌恶,一时之间改不过来罢了。“王府里的事务繁忙,嫂嫂怎么亲自过来了?不过是偶感风寒,没什么大碍。”

    龙敏一边说着,一边将手臂往被子里拢去,有些心虚。

    她昨日出府,想要趁着父王不在府里,去外面透透气。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就遇上一群地痞。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斗得过他们。先前她还仗着自己的身份,大声的斥责他们的无礼。但那些是什么人,可都是街霸流氓,哪里会畏惧她一个女子的威胁?

    接下来的事,她无法启齿。她堂堂一个郡主,居然会几个流氓给欺负了。不但是她,就连她带出去的丫鬟,也没有一个逃脱的。一个胆小的,回府后就上吊了。要不是她处置的妥当,恐怕这事在府里早就闹开了。

    她虽然也是悲痛欲绝,但心中还是存着几分侥幸的。因为京城戒严,街上根本没几个人。那出事的地点,又是在乏人问津的后巷里。因此,事后她还有些庆幸。起码,没有闹得人人皆知,否则就算她是郡主,那也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想到那些肮脏的手在她身上制造出来的痕迹,她就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方泄心头只恨!龙敏紧紧地咬着牙关,生怕一不小心就泄露了自己的真实情绪。

    她的心愿还未达成,她绝对不可以死!

    尽管龙敏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但那脖子处的於痕却是十分的清晰。还有她的脸,也有些浮肿,一看就是被扇了巴掌的。不过,她倒是没兴趣去揭穿她的把戏,只是叮嘱了一番,放下一些安神的熏香和汤药,就离开了。

    自始至终,她连陈氏瞧都没有瞧一眼。

    将郡主的事情宣扬出去,对王府绝对没好处。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正是陈氏。她这样做,无非是想离间郡主和她,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为了给她使绊子,想要让外人怀疑她的能力。

    她一个后来的,接管了府里的管家大权,陈氏自然是不肯信服的。她可是世家大族出来的嫡出小姐,自小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般气?被一个庶出之女压了一头,岂会善罢甘休?不过她这样做,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王府丢了面子,她又能得到什么好处?真是个没脑子的!

    司徒锦走后,陈氏就沉不住气的站了起来。“郡主,你瞧瞧,她这是什么态度?简直不把咱们西厢的人放在眼里!”

    龙敏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司徒锦的表现令她有些摸不着头脑,被陈氏这么一喝,她这才回过神来。“大嫂,你嚷嚷什么呢?若是被别人听见了,要我如何做人?”

    陈氏见她不帮着自己,居然还数落起她的不是来了,顿时有些气恼。“郡主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你瞧瞧,自从侧母妃被送走,下人们眼里可曾还有我们这些主子?一个个都努力巴结着东厢那边,都快骑到我们头上去了!”

    龙敏蹙了蹙眉,对陈氏的话有些不敢苟同。要说,世子妃能够这么快得知她的事情,怕是被她给宣扬出去的。昨晚回来,并没有发生什么,也不见东厢那边有什么动静。倒是陈氏早上来探望过后,司徒锦才赶过来的。

    仔细这么一推敲,陈氏的嫌疑倒是最大的。

    龙敏死死地瞪着这个大嫂,不知道说什么好。如今大哥迷恋着那个青楼女子,很少踏进她的屋子里了。就算不出去鬼混,也是召几个通房侍候。说到底,还是陈氏没有本事,握不住大哥的心。要是她真的有些能耐,岂会放任大哥这么胡闹下去?

    “大嫂,我知道你为我好。我头有些疼,想要歇息了,你还是快些回去照顾月姐儿吧,她怕是要饿了。”说完,龙敏也不管她如何回答,就头朝里躺下了。

    陈氏见郡主这般态度,心里又气又急。这还没有扳倒司徒锦呢,她们倒是先起了内讧。这个小姑子真不知道是聪明还是糊涂,居然给她甩了脸子。想到这里,陈氏不由得跺脚。

    不过,郡主不搭理她,她也没办法,只得回自己的祥瑞园去了。

    司徒锦刚回到慕锦园,还没有坐热乎呢,就有丫鬟急急地进来禀报,说是皇后娘娘传来懿旨,说是要请她进宫。

    司徒锦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大脑飞快的转动着。“难道皇后是想要将她留在宫里当人质?她是想要利用她来牵制王府?”

    “夫人,这可怎么办?爷交待过,让您呆在府里等他回来。但皇后的懿旨,又不得不遵从,这…”缎儿听了这个消息,就急了。

    “来宣旨的,可知道是何人?”司徒锦冷静下来,仔细的问道。

    那丫鬟支支吾吾的一番,最后才吐露出实情。“据说,是太子爷身边的随侍太监。车辇都已经备好了,只等着世子妃出去领旨呢!”

    司徒锦听了这话,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般的迅速,还将车辇准备妥当了。看来,是早有预谋啊!既然太子爷身边的得力之人都来了,那么太子殿下想必也来了。

    “夫人…”缎儿担心的喊了一声,眼中满是焦急。

    无论如何,夫人也不能进宫去。

    世子爷和王爷都不在,她们都不能做主。如今太子把持了朝政,三皇子不知下落。很显然,皇后一党在夺嫡之争中,取得了优势。太子爷一心想拉拢世子爷,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失了多大的面子。如今得了势,还不趁此机会打压沐王府?

    世子妃一个弱女子,如何能反抗,只能任其宰割了。那皇宫大内,岂是那么容易出来的?皇后娘娘表面上看着大度仁慈,但在这次宫变中,手段不可谓不狠辣。据说那莫妃早已被她折磨的不成人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夫人若是进了宫,说不定下场比那莫妃还要凄惨。不行,她绝对不容易夫人受半点儿的伤害。如今世子爷不在,她就必须担负起保护夫人的职责来!这样想着,她便悄悄的退了出去,想要找机会给世子爷报个信儿。

    可惜,远水解不了近火。如今迫在眉睫,司徒锦想要抗旨,也是不可能的。

    王妃在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也匆匆的赶了过来。“皇后娘娘真的要接你进宫?”

    司徒锦上前去,福了福身,道:“确有其事!”

    “这可如何是好?隐儿不在,你这一去,怕是…”沐王妃担心的看着这个儿媳妇,心中有些不舍。

    司徒锦虽然不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媳妇,但好歹也是个懂事能干的。近来,她将府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她也是看在眼里的。一番相处下来,以前的那些怨言也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地散去,剩下的只有钦佩和赞赏。

    司徒锦不想王妃替她担心,于是勉强笑了笑,说道:“母妃不必担心,量她们也不敢不把沐王府放在眼里。宫里不是还有齐妃娘娘吗?她一定不会让儿媳有事的。”

    自从隐世子透露了与五皇子的关系之后,她便知道了,齐妃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为自己的儿子打算了。如今表面上看来,是太子占了优势。但皇上毕竟还剩一口气,而且兵权大部分还握在王爷公公的手里,她们还不敢将沐王府怎么样。

    将她弄进宫去,无非是想要多一个筹码,将来好威胁世子,暂时不会将她怎么样的。想通了这一点,司徒锦倒是不急了。

    “可是,那个女人心狠手辣,我怕…”想到皇宫里那些女人的手段,她就不由得担心。

    司徒锦面露笑容,不见丝毫的慌张。“母妃多虑了。这众目睽睽之下,我被请进宫去。若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天下人都不会心服口服。他们想要谋朝篡位,也是在乎名声的。”

    听到司徒锦这般有信心,沐王妃这才镇定下来。“既然如此,那…母妃陪你一起进宫去。”

    司徒锦咯咯的笑了,说道:“就算母妃有这份心,但皇后娘娘的懿旨,只说让儿媳一个人进宫,怕是有些不妥。母妃还是安心的在府里等消息吧,毕竟这府里,还需要有人打理。”

    若是王妃也去了宫里,那府里的事岂不是全都落到了西厢那些人手里?尽管莫家已经失势,但她也不可能便宜了莫侧妃一伙人。

    “你总是有那么多的大道理。”王妃爱怜的看了司徒锦一眼,眼中满是疼惜。

    司徒锦对王妃态度的转变,也很是欣喜。所谓患难见真情,看来王妃这一次是真的接受她这个儿媳了。

    精心装扮了一番,司徒锦正要踏出慕锦园,突然两个身穿黑衣的女子将她拦了下来。“世子妃不必去了,车辇已经接了人,朝着皇宫去了。”

    “接了人?我不是还在这里吗,他们接的什么人?”司徒锦惊讶的问道。

    当看清来者何人时,司徒锦认出了她们。这不是朱雀安排给她的两个暗卫吗?她们最近都出去办事了,不在府里,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你们倒是说说,到底谁顶替我去了皇宫?”司徒锦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不由得厉声问道。

    她虽然也想留着性命等世子回来,但却不舍得身边的丫鬟替她去送死。她知道这些暗卫都有些本事,能够帮人易容。想到身边少了的缎儿,司徒锦心里一阵发凉。

    该不会是缎儿自作主张,替她进宫了吧?

    想到这里,司徒锦的眼睛湿润了。

    见世子妃这般伤心,那两个人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个上前抱拳道:“夫人莫要担心,代替您进宫的,是朱雀。缎儿,是为了不让人起疑,才跟着进宫的。”

    听到朱雀的名字,司徒锦黯然的情绪这才稍稍好了一些。朱雀的本事,她是知道的。但皇宫里面那么危险,她们只有两个人,岂会是那些人的对手?

    她该怎么办?她们还那么年轻,也跟了自己不短的时日,她如何舍得她们替她去受罪?她一定要想办法,将她们平安的救回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