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117 不要脸,被送庵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7 不要脸,被送庵堂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重生之千金庶女117_重生之千金庶女全文免费阅读_来自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

    永和宫

    “娘娘,沐王府的敏郡主今儿个递了帖子进来,说要求见娘娘。【百度搜索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会员登入138看书网】”宫女毕恭毕敬的蹲在地上,如实的汇报着每日的情况。

    楚皇后此刻正在梳妆,一头青丝垂在肩后,像一匹上好的锦缎,光泽诱人。“哦?她怎么会想到来见本宫?”

    莫侧妃的女儿,一向是不肯向东宫低头的。如今这是怎么了?居然腆着脸来求见她,想必是有什么为难之处吧?

    “或许,敏郡主是为了替族人说情吧?”服侍她多年的宫女大胆的猜测着。

    楚皇后摇了摇头,道:“说是求情,也不会等到现在。莫家人已经全部驱逐出了京城,她早干嘛去了?”

    “娘娘说的是,奴婢妄言了。”宫女知进退的退到一边,继续帮她盘着发。

    “既然不是为了莫家,定是为了自己了。”楚皇后冷冷的笑着,带着一丝的嘲讽。

    关于敏郡主的事迹,她可是有所耳闻的。那郡主可是沐王爷原先最得宠的女儿,在王府里横行霸道,连正牌的王妃都不放在眼里。那样一个骄傲的女子,如今在王府的日子,想必不好过吧?

    没有了莫侧妃的庇佑,没有了莫家人的依靠,她拿什么来显摆。王妃与那莫侧妃又一直不对付,如今莫家人出了事,王妃必定更加不会善待莫侧妃留下来的两个孩子。那敏郡主求到她这里,想必也是为了让自己替她撑腰吧?只是,她的算盘打得不怎么好。她凭什么要帮着一个外姓的人,而且还是死对头的后代。这个敏郡主是脑子有问题,还是自视过高,认为她还有什么利用价值么?

    哼,简直是笑话。

    “将帖子退回去吧,本宫可没那个闲工夫见她。”楚皇后抚摸了一下头发上的金钗,散漫的说道。

    皇宫里的事情,就够她忙得焦头烂额了,她自然是没心情去理会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

    帖子被退了回来,让龙敏非常的沮丧。她一遍又一遍的问着那宫里来的公公,说道:“皇后娘娘为何不愿意见我,难道你们没将我的意思表达清楚吗?”

    那公公不屑的瞥了她一眼,顿时觉得这个郡主不但不懂规矩,还是个没眼力劲儿的。就凭这一点,皇后娘娘也不会待见她。

    “郡主还是小心一些,免得祸从口出。娘娘日理万机,要打理整个后宫,哪里有那些个闲工夫召见你。郡主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也省的惹出事端,得不偿失!”那公公几乎是用鼻子哼出这么一段话来,顿时惹得龙敏脸红气躁,恨不得将他身上烧出一个洞来。

    她堂堂一个王府郡主,居然要看一个太监的脸色!这叫人,情何以堪!

    不过幸好她身边的丫头懂事,拉扯了一下她的衣袖,这才没让她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公公辛苦了,这些是郡主请您喝茶的。”

    那公公掂了掂手里的荷包,这才缓和了一些脸色。“郡主也别太心急,娘娘近日来很是繁忙。等娘娘得了空,咱家再为郡主跑一趟吧。”

    龙敏听了这话,心里才舒服了一些。

    她身边的丫头赶紧上前去相送。“有劳公公了。”

    “嗯。”那公公得了不少好处,这才扬长而去,只留给她们一个傲然的背影。

    “哼!不过是个太监,居然敢在本郡主面前拿乔,不知死活!”龙敏等人走了之后,顿时将心里的火给发泄了出来。

    “郡主稍安勿躁,皇后娘娘这是对您有戒心呢。所谓欲速则不达,相信日子久了,皇后娘娘就想通了。”这丫鬟是莫侧妃临走时,留下来给敏郡主的,是个很能干的人。要不是因为有她在一旁劝着,怕是郡主又会闯祸了。

    龙敏虽然不服气,但事实面前,她还是不得不低头。

    过了几日,皇后娘娘稍微得了空闲,又接到龙敏郡主的帖子,不由得好奇起来。于是悄悄地对贴身的宫女吩咐了几句,打算先将王府的境况打探清楚,再做定夺。

    说起来,那沐王妃与她的另一个死对头齐妃是表姐妹,这更是让她心里难安。这隐世子不见踪影,又手握重兵,始终是她的心头大患。若是能够接着敏郡主的手,将王妃控制起来,也是不错的。

    沐王府的世子妃,在皇宫里出了事。虽然对外是宣称暴病而亡,但不少的人都知道,她的死与楚家脱不了关系。为了太子的将来着想,她不得不先委屈太子妃,随便找了个借口,对谋害太子妃肚子里的孩子一事,避而不提。

    一日没有隐世子的消息,她就不能轻举妄动。若是真的将王府怎么样了,激怒了隐世子,那可就麻烦了。

    为今之计,只有利用龙敏郡主来牵制住王妃,也好多一个把柄在自己手里。这样想着,她的心里就舒服了一些,也肯听一听那郡主所求了。

    “怎么样,打听清楚了吗?”皇后威严的坐在软椅上,凤目里闪过一丝算计。

    贴身宫女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那郡主,实在是太不知廉耻了,居然敢肖想国舅爷!要知道,皇后娘娘对这位国舅爷,可是十分依仗的。若是知道那敏郡主居然想着要嫁入楚家,怕是又要大发雷霆了。

    “有什么好隐瞒的,说!”楚皇后等的有些不耐烦,大声的呵斥道。

    那宫女吓得跪倒在地,战战兢兢的说道:“娘娘恕罪,奴婢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开口。那敏郡主实在是…奴婢都没脸说下去,怕冲撞了娘娘。”

    “哦?”如此一来,皇后娘娘就更加的疑惑了。“你且说来听听,本宫恕你无罪!”

    宫女咬了咬下唇,不敢再隐瞒,于是支支吾吾的将敏郡主所求之事大概了讲了一遍。果然,她的话还未说完,皇后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好一个沐王府郡主,居然有脸提出这样的要求,实在是恬不知耻!”在她的心里,弟弟是这世上最有才华,最能干之人,那些庸俗的女子,岂能配得上他?故而,他的婚事也一直耽搁至今。

    没想到这敏郡主不但没脑子,还喜欢做白日梦。她无才无德,凭什么肖想着楚家当家夫人的位子!虽然她没有说要做弟弟的正妻,但以她郡主的身份,岂会伏低做小?怕是打着主意,想要成为楚家的当家夫人的吧!

    哼,还真是好算计,居然算到她的头上来了!

    她凭什么做出这样的请求,又凭什么让她这个皇后娘娘来做说客?!不自量力!

    “娘娘恕罪,奴婢真的没想到,敏郡主居然如此大胆妄为…”那宫女早就吓得跪伏在地,连连磕头。

    皇后娘娘深吸一口气,这才克制住失控的情绪。“你起来吧。”

    “传本宫的口谕,沐王府郡主龙敏,品行不端,不顺父母,仗着郡主的身份,目中无人,胆大妄为,且行为不检。罚她去庵堂思过,在菩萨面前忏悔吧。”

    “娘娘仁慈!”宫女重新站到她身后,恭维道。

    “没将她处死,已经算好的了。但愿她能够感恩戴德,别生出什么事端才好。”楚皇后冷漠的笑着,对那觊觎自己弟弟的女子全都看不顺眼。

    “娘娘的恩典,旁的人想都想不到呢。郡主定当感激才是,怎么会拂了娘娘的好意呢?虽然古佛枯灯是寂寞了点儿,但很是清静,最适合修身养性了。说不定,日后还能虔诚修行,成为一代宗师呢!”

    楚皇后听了这番话,脸上的狠厉之色才稍稍淡去。

    龙敏郡主见宫里来了人,顿时喜笑颜开。可是当听清楚皇后娘娘的旨意时,整个人就瘫倒在地,晕死了过去。

    “娘娘的旨意,咱家已经传到了。你们也赶紧替郡主收拾收拾,出发吧。”临走时,皇后特意派他来监督,生怕龙敏郡主闹起来,不肯去庵堂里。他自然不敢违背主子的心意,要坚决执行了。

    沐王妃得知了这一消息,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敏郡主不顾脸面,求到皇后娘娘那里去,早就弃王府的颜面不顾,她还有什么好关心的?去庵堂里也好,省的以后再惹是生非。更何况,她早已不是清白之身,若是将来嫁了人,指不定会给王府带了什么灾难呢!

    “我不要去庵堂,我还这么年轻…”醒过来之后的敏郡主,回想起皇后娘娘的旨意,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

    一直在她身旁照顾她的丫鬟,此刻也没了主意。原本以为皇后娘娘会考虑郡主的建议,联合楚家来对付齐妃的。但没想到,一提起楚公子,皇后娘娘就翻脸不认人了。

    想到郡主日后要在那种地方度过余生,她就觉得愧对莫侧妃,是她没有用,没有阻止郡主的任性妄为!

    “郡主,你要想开一些,说不定…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她劝说着郡主,又好像在安慰自己。如今皇后一族的势力滔天,而太子又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若是将来得了天下,哪里还会容得下沐王府?别说是郡主没有好下场,恐怕跟王府有关的,都会受到牵连!

    龙敏哪里听得进去这些话,只是一个劲儿的哭着。“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要我一辈子呆在庵堂里,可要我怎么活啊!”

    屋子里的丫鬟们也黯然的拭泪,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主子没有好的归宿,那她们还有什么盼头?

    陈氏听说了这事儿,也没有多大的反应。虽然这个小姑与她的关系尚可,但她也不想有一个人来跟她争这个王府的管家之权。故而,郡主要被送走,她一点儿同情之心都没有。倒是翔公子有些不舍,还想着如何去救上一救。

    “你跟着瞎掺和什么,不怕惹怒了皇后娘娘?”陈氏如今说话的声音都大了许多,在自己的夫君面前也是颐指气使的。

    翔公子悻悻的低下头,有些不忍的说道:“敏儿,毕竟是我妹妹…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去当姑子么?”

    “不是她自己说的嘛,若是嫁不了楚公子,宁愿去当姑子的!皇后娘娘这是如了她的愿啊,你有什么好难过的!”陈氏不屑的说道。

    “可是…”他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多少有些感情。

    如今母妃被送去了别院,父王突然对他冷淡了起来。他的日子本来就很难过了!能依仗的莫家,也在一夕之间土崩瓦解,他这个王府公子,倒是连普通官宦之家的公子还不如了。连出去喝个酒,都没有人敢作陪。

    那些势力眼,以往还处处巴结着他,生怕他不理他们。可如今,那些狐朋狗友听说莫家遭了难,就都避而不见了,弄得他像是丧家之犬。

    “没什么可是的。听我的话,准没错!”陈氏呵斥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有这么个软弱无能的夫君,哪个女子会甘心?陈氏对他也是失望之极,奈何一女不能侍二夫,她再不甘心,也改变不了事实,只能努力扶持着他,想让他有些出息。

    “你没事儿的时候,多去芙蕖园那边走动走动。别没事儿就往外面跑,听见了吗?”想要重新爬起来,势必要与王妃处理好关系。陈氏的算盘倒是打得响,只是翔公子哪里是那种肯向人低头的人。

    就算是莫侧妃的势力已经不在,但他为人子女的,哪里会像母亲的死对头低头。更何况,还要叫那人一声母亲。

    “要去你去,我是不会去的!”翔公子咬着牙,说道。

    陈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怎么这么愚笨!叫她一声母亲,你又不会少一块肉?将来对你有的是好处,忍一时之气,得富贵平安,有什么不划算的!你有骨气,就离开王府,自己出去赚钱养家啊!”

    提到这个,翔公子又耷拉下了脑袋。

    他从小到大,锦衣玉食惯了,哪里吃的了那创业的苦。平时花钱倒是大手大脚,但要他出去找营生,那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直接。

    最终,他只是扯了扯嘴皮子,便闭了嘴。

    陈氏见他没话说了,这才软了下来。“夫君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月姐儿想想啊。虽说她是个姑娘家,可也是你的女儿。将来若是能够寻一门好的亲事,也算是有个依靠。”

    翔公子听了这话,心里隐隐有些触动。

    月姐儿他也是很喜欢的,虽然不及儿子重要,但好歹是他第一个孩子,也是目前唯一的孩子,怎么能不宝贝?

    “只要我去讨好王妃,就能继续过好日子?”他不确定的问道。

    陈氏忍了忍,才勉强说道:“母妃不是个心肠狠毒的,你毕竟是王爷的长子,她也不能拿你怎么样。如今莫家算是倒了,你再继续埋怨下去,也无济于事。还不如跟王妃搞好关系,将来就算要分家,也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总归那世子之位是暂时没有指望了,她也只能往别的方面去想。

    翔公子总算是有了一丝的动容,脸上露出了笑意。“还是娘子你想的比较周全。也罢,明日起,我就去给母妃请安!”

    说着,他便从奶娘手里将月姐儿抱过来,亲了又亲,俨然一副慈父的模样。

    陈氏见他想明白了,也放下心来,一起逗着月姐儿说话。

    两个时辰之后,不管敏郡主如何的不愿意,在那公公的监视下,她还是被送去了城外的尼姑庵,还当众被剃了头发,成了名副其实的姑子。

    话说太师府得知了女儿的死讯,又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波。司徒长风原本就已经病的不轻,这样一来,更是急得倒床不起,只剩下一口气了。

    江氏也是悲痛不已。女儿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好归宿,怎么说没了就没了!若不是因为锦儿,她也不会振作起来,成为太师府的当家主母。

    “我可怜的孩子…”江氏抱着小儿子,痛哭出声。

    “夫人,您节哀顺变啊!”江氏身边的燕儿一边劝着,一边擦拭着眼泪。

    小姐在的时候,对下人们虽然严厉,但却不轻易责打。她们这些做下人的,感念她的仁慈,全都忍不住伤怀。

    江氏呜咽着,根本听不见任何的劝导。

    司徒巧帮她顺着气,嘴巴也格外的乖巧。“娘,二姐姐福大命大,不会这么轻易有事的。是不是先弄清楚,免得徒增伤悲?”

    江氏听到这里,顿时一愣。“巧儿说得对,你二姐姐是个有福之人,怎么会这么早就…来人,速去王府求见王妃娘娘,说我要见她!”

    丫鬟们听了吩咐,都止住了哭泣,按照她说的去办了。

    江氏擦干了眼泪,努力让自己振作起来。“我绝对不能倒下!不能倒下!”

    “二姐姐不会有事的,娘。”司徒巧这样说着,见她情绪渐渐稳住,心里也跟着高兴。母亲近日来,为五姐姐的婚事操劳,本就有些疲惫。整个太师府的胆子压在她一个人身上,她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言语上安慰她几句了。

    整理好了衣物,江氏便坐了马车,去了王府。

    沐王府这边听说江氏上门来了,沐王妃才勉强打起精神来应付。待江氏被请到芙蕖园之后,王妃见了她便红了眼眶。

    “是我们王府对不起锦儿,亲家…你…你可要想开些…”

    江氏听了这话,不由得一阵头晕。若不是身后的丫鬟及时将她扶住,怕是要摔倒地上去了。

    沐王妃原本就伤心,见江氏这般,又是一阵伤心。

    “王妃娘娘,司徒夫人,保重身子啊!”珍喜瞧着她们这副模样,也是十分的心疼。

    江氏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想起女儿的噩耗,顿时忍不住热泪盈眶。“我可怜的女儿,你怎么就抛下娘自己一个人走了呢?你叫娘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如何忍心呐…”

    王妃也是陪着一同落泪,想起儿媳妇的好来。“亲家母…都是我们王府没能保护好她,让她着了人家的道啊!”

    “王妃娘娘…您告诉我,是谁害死我的女儿,是谁…”江氏恶狠狠地咬着牙齿,恨不得将那凶手碎尸万段。

    沐王妃挥退了屋子里的丫鬟,只留下珍喜一人。“不瞒亲家母,锦儿的事,我也很难过。若不是皇后娘娘执意要将锦儿召进宫,也不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

    “皇后娘娘?”江氏将这四个字死死地咬着,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虽然她只是个没权没势的小妇人,但也不是卑微到连女儿的死活都不顾的狠毒之人。那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仗着自己的身份,就可以随意将人处死吗?她倒要看看,这天下颠覆之后,她还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亲家母…你。这是怎么了?”见江氏那般可怖的模样,沐王妃都难免有些胆战心惊。

    她没想到,司徒锦的母亲,竟然也不是个柔弱可欺的!她们母女还真是有些像啊,是那种不会对权贵低头的性子。

    “王妃娘娘,民妇想去锦儿的院子里看看…”江氏回过头来,似乎没听见她刚才的问话,径直说道。

    沐王妃知道她对司徒锦的死感到很难过,也没有阻止她。于是派了丫鬟,上前去带路。“隐儿也许久没有回府了,本妃想念的紧,就陪着亲家母一起过去看看吧。”

    “多谢娘娘。”江氏一边道谢,一边在丫鬟的搀扶下,去了慕锦园。

    当看到那屋子里熟悉的摆设,和一丝不苟做着事情的丫鬟时,王妃难免又是一阵心酸。若是儿子媳妇都在该有多好!

    “参见王妃娘娘,司徒夫人!”屋子里的丫鬟们正忙着,见到她们走进院子,赶紧上前去行礼。

    李嬷嬷此刻正端着一碗燕窝,见到王妃,顿时避之不及,只得蹲下身去行礼。“王妃娘娘安好!”

    沐王妃没注意到她手里端着东西,随意的挥了挥衣袖,便将她们打发了。倒是江氏眼尖,又对李嬷嬷比较熟悉,故而留了个心眼儿。

    按理说,世子妃不在了,这屋子里的丫头们定是没心情做事的。可是瞧着这有条不紊忙碌着的丫头们,她心里忽然生出一丝希望来。

    那燕窝她也吃过不少,自然不会认错。下人是没有资格动用这些贵重的补品的,除非她们都是不受规矩的。但以她对李嬷嬷的认识,她绝对不是个胆大妄为的奴才,她这么做,必定是有原因的。

    或者,正如巧儿所说的,女儿根本就没有死,而是不得已不能够现身。想到这里,江氏心里稍微宽松了不少。

    “亲家母随意看吧。”王妃也没有拘着她,任她在屋子了随意走动。

    这边,她平日里总会来坐坐。今日格外的想念儿子,她便放了江氏一个人在屋子里,自己去了书房。

    江氏在屋子里转了转,然后才不动声色的将李嬷嬷叫到了自己的身边。“李嬷嬷,你与我说实话,你家小姐,是不是还活着?”

    她的眼中充满着希冀,苍白的面容上有着未干的泪痕。

    李嬷嬷不忍见夫人这般伤心,便朝着春容使了个眼色,让她将屋子里的丫头都带了出去。然后,才扶着江氏朝着内室走去。“夫人恕罪,这都是小姐吩咐,奴婢不敢自作主张。这在非常时期,小姐也是怕引来祸端,故而才避而不见。”

    “这么说来,锦儿她还活着,是不是?”江氏听了这话,眼睛顿时就亮了。

    “夫人猜的不错,小姐的确或者。而且,似乎有了身孕了。”李嬷嬷没想瞒着夫人,故而将一切都告诉了她。

    “你说什么?锦儿有了身孕?”江氏的声音突然拔高,有着不可思议。

    尽管她早已做好了思想准备,但这个消息还是过于震惊,让她大喜过望。

    李嬷嬷望了望周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才继续说道:“小姐怕是现在都还不知道呢。那密室里阴暗得很,怕是不利于生养。”

    “那还不将她接出来?”江氏一急,就忘了其他。

    “夫人,奴婢也想过这个问题。只是,目前所有人都当小姐已经不在了。若是贸然的出现在王府,哪还得了?这可是欺君之罪!”李嬷嬷好心的解释道。

    江氏知道自己失言了,立刻压低声音,道:“那总不能继续在密室里住着呀!”

    “夫人放心,奴婢会好好照顾小姐的。目前来说,小姐身子还算康健。只希望世子赶快回来,将大局给稳住。否则,奴婢真的很担心小姐的身子能否撑得住。”李嬷嬷担心的说道。

    江氏沉吟了一会儿,这才问道:“此事,王妃娘娘知道么?”

    “娘娘还不知道呢!毕竟这府里人多眼杂,万一泄露了风声,怕是要出大事。”李嬷嬷老实的回答。

    江氏点了点头,很是赞同女儿的做法。

    两个人在密室里商量了一番,江氏这才走出来。

    “亲家母。逝者已矣,您可要保重身子。”王妃去书房转了一圈,也回到了院子里。

    江氏拜谢了王妃,便打道回府了。

    沐王妃也没有挽留,派人送了一些礼物,便也回芙蕖园去了。

    密室里,司徒锦的心还在砰砰的跳个不停。

    刚才,她正要出密室透透气,忽然发现一阵脚步声。熟悉了春容杏儿还有李嬷嬷的脚步声,对于那陌生人的到来,她十分的敏感。

    好在她闪得快,才没有暴露了自己的藏身之处。当看清来者是谁时,她稍稍了松了口气。不过,当听到王妃娘娘痛哭失声时,她有些于心不忍起来。若不是自制力强,怕是早已忍不住走出去解释了。

    可毕竟是没有,她这点儿理智还是有的。

    王妃的院子里,说不定还有别的眼线。她不能因为一时意气,而去冒这个险。正当她打算悄悄地躲回密室去的时候,突然胸口一紧,胃里一阵难受,差点儿吐了出来。这个举动,差点儿就惊动了王妃。好在此时一只老鼠从书柜里窜出去,替她解了围。

    强制压下心口的不适感,司徒锦慢吞吞的走回密室的软榻上,闭目养神起来。因为担心隐世子的安危,她几乎夜不能寐。虽然偶尔能够收到一些外面的消息,但没见到他的亲笔信,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而这种担心,似乎让她忘记了某些重要的事情。

    比如,她的小日子似乎很久没有来了。想到这里,刚才那股不适感就更加的清晰起来。愣了许久之后,司徒锦的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两个清晰的大字:孩子!

    她,是不是有了身孕了?

    ------题外话------

    好吧,小七的主编要求偶一百万字完结,偶的妈妈呀,这对偶来说,是一个挑战!嗯,小七会努力的!

    重生之千金庶女117_重生之千金庶女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