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121 不长眼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1 不长眼的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难怪不见隐世子和世子妃,原来是在这儿躲清闲呢!”突然,一道突兀的声音加入他们的谈话,愣是打断了他们的清静。

    司徒锦侧过头去,不着痕迹的扫了来者一眼,低垂着眼帘,起身福了福身。“见过二皇子。”

    来者,正是今日这场宴会的主人,二皇子龙吟。

    龙隐从石凳上站起身来,面上依旧淡淡的,道了声:“二皇子!”

    那二皇子也是个标志的人物,身材颀长,与圣武帝长得有几分相似。只是,司徒锦在见到他的第一面起,就有种难言的感觉。这位二皇子看起来确实有些皇家子弟的气势,言谈举止也十分的得体。只是,隐约间却看得出一丝的刻意模仿,与龙隐这般浑然天成的气息有着天壤之别。

    二皇子龙吟单手背在身后,笑容就一直没有消逝过。“宴席已经准备好了,隐世子世子妃里面请!”

    司徒锦与龙隐互望了一眼,这才携手跟在他身后进了厅堂之内。

    此刻,大部分的客人都已经聚集在了厅堂之内,见到三人到来,先是一愣,继而恭维着围了上去。

    “二皇子真是玉树临风,有圣上的风范!”

    “真是人中龙凤,与五皇子不相上下呢…”

    司徒锦给了龙隐一个眼神,便退到了女宾的一边,安静的在宫女们安排好的地方坐好。这时候,一些不少喜欢结交权贵的夫人小姐们都过来给司徒锦见了礼,一会儿说她的衣服好看,一会儿说她气质高雅,总之夸得她好像天上有地下无的。

    司徒锦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并没有因为这些恭维的话沾沾自喜。这些人都是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又有几个是真心的?

    “世子妃,听说府里有位少爷,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不知道定了人家没?”一个贵妇在众位夫人的示意下,站出来问道。

    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司徒锦在心里冷哼。

    如今沐王府的势力可谓是更上一层楼,比起宫变之前还要显赫。这些人将主意打到司徒青的身上,无非是看重她世子妃的地位而已。想通过联姻来达到攀上沐王府的目的,真是不自量力!

    更何况,司徒青只是太师府的一个庶子,在家里毫无地位。这些人敢开口,还真是够没脸的。她向来与那司徒青是不对付的,他亲事关她什么事?这些人这么眼巴巴的凑上来,难道就不怕得罪了她吗?

    “四弟弟的亲事,自然有母亲做主,司徒锦不敢妄自议论。难为各位夫人替我那四弟弟操心了…”她明显就是不想提这事,也没心思与她们周旋。

    她的精力,还得留下来照顾自己的身子呢!

    见司徒锦没有搭理的意思,有些人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便悄然退下了。只是有些素来与太师府不和的贵妇们听了她的话之后,便忍不住出声讽刺了起来。“世子妃也真是太清闲了些?虽然是嫁出去了,但好歹也是太师府的女儿。这兄弟的亲事,怎么能不操心一些?素闻世子妃最是雍容大度,必定不会惦记着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故意让他不得在人前露面吧?”

    司徒锦微微抬眸,扫了那满脸嫉妒的夫人一眼,认出她来。这不就是上次与杜雨薇一起,总是喜欢摆脸色给人看的尚书府千金么?不过,看她一副妇人的装扮,便知道她已经嫁人了。而且嫁的还不错,一个伯爵侯府的长子,不过却是个庶出的。据说她胆子不小,在婆家也嚣张霸道的很,公婆对她不甚喜欢。不过碍于尚书府的面子,才没有将她给休弃。这倒好,她没有计较过去那些事情呢,她倒是自个儿送上门来了。

    “屈大少夫人这么关心我太师府一个庶子的亲事,实在是难得。难怪京城里都在说,屈大少夫人堪比行侠仗义的侠女,最是有侠义心肠。就连伯爵侯府的一个小丫鬟犯了错,您也仗义执言,为她讨回了公道。真是佩服佩服!”

    司徒锦说的这事儿,倒是真的。

    只不过,那可不是什么好事。这屈大少夫人为了维护自己从娘家带过去的贴身丫鬟,居然将伯爵府身为嫡子的夫人害的小产。因为这一件事,她在伯爵府便从此得罪了不少人,日子过得十分的难挨。

    被司徒锦揭穿了自己的丑事,那屈大少夫人就有些沉不住气了。“司徒锦,别以为你做了世子妃,我就怕了你!你也不过是个庶出的,凭什么骑到我堂堂尚书府嫡女的头上来?世子会看上你,简直瞎了眼!”

    她的声音不算小,故而整个厅堂里突然安静下来,似乎被她的言论给惊呆了。

    司徒锦见龙隐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便假装委屈的拿起帕子,在眼角处压了压,向世子投去楚楚可怜的一瞥。

    龙隐从一堆世家公子中大步走过来,将娇妻揽入怀里,一双嗜血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不长眼的女人,狠狠地说道:“敢对世子妃无礼,你胆子不小!”

    “世子…”这屈大少夫人姓温,乃尚书府的嫡出小姐,也对隐世子痴迷了多年。如今看到他终于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便做出一副娇滴滴的娇羞模样,想要博取他的垂怜。只可惜,这东施效颦的效果似乎不怎么好,让人看了都反胃。

    “本世子瞎了眼么?你可知污蔑皇族,是什么罪过?”龙隐一旦发起脾气来,那可就没什么好结果。

    那礼部尚书见女儿闯了祸,赶紧上前来求情。他先是跑到女儿的面前,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这才请罪道:“世子息怒!都怪下臣管教无方,让小女冲撞了世子。还请世子看在她年幼无知的份儿上,饶恕了她吧!”

    “年少无知?据我所知,她似乎比锦儿还大两岁呢!”龙隐冷着脸,毫不留情的反驳道。

    这时候,在一旁看戏的人顿时哄然大笑。

    温淑仪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但却不敢再反抗。只是,就这么放过了司徒锦,她又有些不甘心,总是要找些话来解围的。“世子,难道我有说错吗?世子妃不但是个庶出的,而且还善妒。如今世子房里,除了世子妃一人,便再无一个侍妾。这难道不是她失仪之处么?如此妒妇,世子何必处处维护…”

    不等她话说完,龙隐早已按耐不住,一掌将温淑仪给击落在地。很不巧的是,她的背后便是一个桌子,上面摆满了美味佳肴。她这一落下去,可想而知。不但上了筋骨,疼的嗷嗷叫,还弄得满身都是油污,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世子息怒!”那尚书大人还想求情,龙隐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

    “本世子房里的事,也是你能过问的?如此不守妇德的长舌妇,早该沉塘了。居然在皇宫大内丢人现眼,简直不知好歹!”

    他的话不可谓不毒,那温淑仪听了之后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尚书大人赶紧吩咐丫鬟将女儿给搀扶了下去,不敢再在人前露面。而作为温小姐夫家的伯爵府的人,也是觉得很丢脸。

    “母亲,这样的女人,早该休弃了。如今她又得罪了世子,怕是日后连咱们伯爵府也要跟着受牵连了!她也真是的,什么人不好得罪,偏偏去碰隐世子最在意的世子妃。”挽着伯爵夫人的胳膊,落井下石的,正是那个被温淑仪害得失去了孩儿的伯爵府嫡少夫人。

    伯爵夫人对这位长媳也颇不喜欢,加上那府里的姨娘居然在她前面生下儿子,她一直怀恨在心,被自己的儿媳妇这么一撺掇,就动了心思。

    虽然尚书府的势力不能轻视,但沐王府更是不能得罪的。有了这个意识,伯爵夫人就在心中做好了决定。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被其他的事情给掩盖了过去,只是在场的人无不为隐世子爱妻如命的行为感到震惊。

    作为一个男人,哪个不是好几个娇妻美妾?堂堂的一个世子,却被自己的妻子管得死死的,没有半点男子汉气概,实在是很丢脸。

    “你有没有事?”龙隐不放心的还是他的锦儿,故而等人一散去,他就急切的问道。

    果然是不能离开她身边,这才多大一会儿,就有人挑衅上门了。真不知道那些人脑子有问题,还是妄自尊大,太过目中无人!敢对锦儿无礼,是不想活了!

    “咳咳。”二皇子不想让气氛太过尴尬,于是亲自出来打圆场。招呼着众位宾客落座之后,便拍了怕手,示意舞姬可以开始表演了。

    只见一阵衣香丽影之后,十几位穿着透明的轻纱带着面纱的女子鱼贯而出,扭着曼妙的身躯,妖娆的踏进大殿之内。

    那些官员无比瞪大了眼,哪里见过这等歌舞,一个个都傻了眼,口水都忍不住流了出来,真真是太过没有自制力。当然,少数的人排除在内。

    司徒锦瞥了对面的龙隐一眼,见他并无欣赏歌舞的意思,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这二皇子的手段果然是高明,居然用美人来试探朝中的官员。看来,这场宴会并不简单。而那位姗姗来迟的五皇子,却在此时扶着齐妃娘娘走进了大殿。

    “参见齐妃娘娘,五皇子!”官员们见到这些贵人,自然是要下跪行礼的。

    齐妃一如既往的慈蔼,眉宇间神色从容淡然,并没有因为二皇子的出现而产生任何的不满和嫉恨。

    “都起来吧!”五皇子代为作答,让众人都平身。

    二皇子见到五皇子和齐妃亲自过来,脸上的笑意更深。他亲自迎上去,恭敬的对着齐妃深深地鞠了一躬。“给齐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二皇子快请起。”齐妃虚扶了他一把,笑容可掬的打量了他一番,这才喃喃自语道:“像,真像!果真和当年的姜妃有几分像。”

    听见她这么一说,不少带着怀疑的朝臣顿时安了安心。不过如此一来,不少的人又开始思索起来。按说,有齐妃撑腰的五皇子是胜券在握。可是这位二皇子突然现身,又极为得皇上的喜欢。看来又是势均力敌,不太好站队啊!

    二皇子眼中隐约有泪光闪过,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的伤感,似乎真的在悼念那死去的姜妃。那神色装得十分逼真,连司徒锦差点儿都被骗过去了。

    不过,若是细心的人一定会发现,他藏在袖子中的手,狠狠地戳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心。那泪意,便是这样得来的吧?

    看来,这位二皇子真的很会做戏,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是我失态了,让娘娘笑话了。”二皇子强颜欢笑的与齐妃直视,表现的毫无破绽。

    齐妃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厉,不过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这些年,苦了你了。”

    说完,她给了五皇子一个眼神示意。五皇子便走上前去,将准备好的礼物奉上。“二皇兄离开皇宫二十载,如今得意重逢乃大喜。弟弟没什么本事,准备了一份小礼物献给皇兄,望皇兄莫要嫌弃才是。”

    二皇子接过那檀木雕刻的精美木盒,脸上写满了感激。“五皇弟的心意,真是令人感动。来人,将五皇子的桌子摆到首位。今日,我们定要不醉不归!”

    堂下的臣子们看着这兄弟俩一唱一和,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有些眼力劲儿的看得出,这兄弟俩表面上互相谦让,但心里其实早就将对方视为眼中钉了。也难怪,这大龙仅剩下这两位皇子,将来皇位的继承人,必定从二人中产生。

    他们既是兄弟,也是劲敌。

    司徒锦对他们之间的战争没多少兴趣,反倒是觉得那舞姬里面有个领舞的妖娆女子比较有趣。那女子长得十分的妖娆,虽然看不见整个面部,但光是那一双柔媚万千,勾魂夺魄的眼睛就已经可以令所有的男人魂牵梦绕了。

    果不其然,不少的年轻公子都直直的盯着那舞姬瞧,完全沉迷在了她的舞姿当中,不可自拔。

    司徒锦不着痕迹的瞥了那舞姬一眼,发现她的一双眼睛始终在某个人身上打转,就有些不痛快了。看来,即使隐世子嗜血冷酷的名声在外,还是阻挡不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女人。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这般勾当!

    “哎哟”一声,不知道出了何事,只见那名最为艳丽的舞姬突然被什么绊住了,惊慌失措之下,惊呼一声,便朝着身后倒去。

    发现这一突发状况的人,全都傻了眼。不少人是为这个舞姬担心,毕竟隐世子可不是那怜香惜玉的人。想着刚才他将那温尚书的女儿打成重伤的模样,想必也是不会对一个区区的舞姬怜惜的。但有些人却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想要看看这美人在怀,冷血无情的隐世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到底他对世子妃的真心又有几分,亦或是有某种隐疾?

    冷冷的看着周围那些人的反应,龙隐在那舞姬碰到之前,突然双手借力连人带凳子往后退去。这千钧一发之际,他不但没有伸出援手,还退避三尺,可见对女人是多么的避之唯恐不及。

    那舞姬眼看就要摔倒在桌子上,突然一双手臂伸过来,将她稳稳地接住。“姑娘,小心。”

    那舞姬感激的望了那人一眼,正要开口道谢,那人突然将她往旁边一丢,满脸嫌恶的说道:“若是砸翻了世子爷的酒菜,你可担当得起?!”

    那舞姬眼中的感激瞬间消失殆尽,脸上浮现出苍白之色。

    她不但没能让世子接住她,反而被一个痞子样的男人给耍了,真是可恶!想到主子交给她的任务,她不得不紧咬牙关,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眼含热泪,想哭又不敢哭,看起来十分的惹人怜爱。

    “郡王这是做什么?不怜香惜玉也就罢了,还惹得美人落泪,实在是不应该!”被美人的眼泪打动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便是那二皇子。

    听见二皇子开了口,不少喜欢美人的公子哥们也都纷纷指责起来。

    “花郡王,这样的美人你也舍得伤害,实在是有些过了。”

    “是啊,瞧你把人家吓得,都不敢站起来了。”

    “天可怜见的,那姑娘该是多么的委屈啊。这也不是她的错,只不过是一时的不小心嘛。”

    “果然跟隐世子是同道中人,性子都是那么的冷血!”

    花弄影听到这些话语,眉毛都没有挑一下。“二皇子,这就是你训练出来的舞姬?连跳个舞都会摔倒,真真是没有!”

    不等二皇子反驳,他又继续说道:“既然各位如此怜香惜玉,不如向二皇子讨了她回去岂不是更好。光会动嘴皮子有什么用?各位夫人,你们说是不是呢?”

    被花弄影这么一番抢白,原本那些出口相助的公子全都闭了嘴,甚至其中还有几个一脸惊恐的望着女宾方向那边,生怕见到自家娘子那杀人般的目光。

    要知道,很多男人嘴巴上的功夫了得,但是回到家里,可都是个胆小如鼠的。有些人,甚至畏惧妻舅一族的势力,对自己的夫人言听计从,不敢有半句怨言。若是让这个美人进了府,那还了得?

    故而,刚才那些人全都闭了嘴,岔开话题不愿意再提及此事。

    花弄影很满意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笑嘻嘻的回到一旁的座位上坐好。而那个看起来楚楚可怜的舞姬,脸色更是苍白如纸,连半滴血都不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