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125 当年的真相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5 当年的真相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古佛寺的大门口,只有几个僧人在打扫庭院,来往的人也十分的稀少。与那些香火旺盛的寺庙相比,简直称得上是门可罗雀!

    沐王妃在珍喜的搀扶下从马车里下来,当看到那熟悉的景象时,不由得红了眼眶。这里,依旧跟当年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有年华老去,剩下心里凄苦的她。

    “娘娘,咱们要进去吗?”珍喜知道她心里的苦,故而征询着她的意见。

    沐王妃无声的点了点头,一步一步,朝着那台阶走去。寺里的僧人见来了贵客,便早早的去通知了住持。不一会儿,一个白胡子老僧人亲自迎接了出来。“阿弥陀佛,贵客临门,老衲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智明大师,别来无恙?”沐王妃见到那位胡子都白了的僧人,亲切的问候道。

    没想到这素未谋面的夫人,居然认出了自己。那住持心里很是惊讶,但却笑着迎上去,将她请进了寺里。“施主远道而来,可见其诚意。”

    沐王妃但笑不语,与这住持饮了一杯茶,才开口问道:“大师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智明大师仔细瞧了瞧这位夫人,觉得面善的很。眉眼处有些眼熟,但却不认识,便老实的回答道:“老衲确实不认识施主,请问如何称呼?”

    “大师可记得,二十年前,曾有位小姑娘在寺里寄居了三年?”沐王妃见他想不起来,便主动提醒道。

    说起二十年前的事儿,智明大师倒是想起来了。“原来是…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没想到还能见到施主,真是…只不过你的相貌,倒是大变样了,老衲都认不出来了!”

    珍喜在一旁捂着嘴,笑道:“大师认不出我家小姐来,连我也不认识了么?”

    听见那俏皮的强调,老和尚灵光一现,说道:“小喜,是你?”

    “可不是么!亏得大师还记得我!”珍喜原先在这寺院里陪了主子三年,自然也是与这里的人相识的。而这位方丈,对她们主仆时有关照,自然是熟悉的。

    “丫头,你的变化也不小,不仔细辨认,还真认不出来呢!”智明见到故人来,开怀不已。说起话来,也没那么死板了。

    在一旁服侍的小僧人也都好奇的望着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隐约的感到好奇。看她们的衣着不俗,谈吐不凡,想必是京里的贵夫人一流吧?

    “大师也会笑话人了么?我哪里还是当年的小丫头,已经是老姑娘了!”珍喜不由得感叹着,岁月不饶人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自然是会变了个模样。

    都说女大十八变,她也是女子,不是么?

    三人说笑了一番,方丈就为她们安排好了厢房,自己则带了弟子去诵经了。

    沐王妃回到当初寄居的客房,心里有无数的回忆冒了出来,说不清楚的酸楚。她有二十年不曾来过这里,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没有丝毫的改变。甚至是屋子里的摆设,也都没有变化过。放佛,她从不曾离开过。

    “娘娘,这里…”惊讶的不知她一个,珍喜也是万分的惊愕。

    这里,不能二十年一直保持不变,这是王妃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抚摸着屋子里的桌椅,梳妆镜,还有那些她曾经用过的器皿,无一不感到震撼。“竟然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她眼里浮现出震撼和不敢置信,往事一幕幕又从眼前滑过。双手颤抖的打开衣柜,赫然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些衣物。

    她颤抖着双手将那些衣物取出,仔细的拿在手里查看。眼中越来越感到迷惑,心里的疑团也越积越深!

    他,是不是来这里找过她?

    想到以前的情郎,沐王妃心里又是一阵悸动。这些衣物,都是当年他穿过的袍子,显得有些老旧。可是那一针一线,都是她亲手缝制的,怎么会有差?

    当年他一声不吭的就走了,没有丝毫的音讯。她着急过,愤怒过,绝望过,也怨恨过。可是,那都比不上一日多过一日的思念!后来,她也被接回家里备嫁,从此与他天涯相隔,不复相见。

    再次触摸到那些旧的衣物,她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滴落在颤抖不已的掌心。

    “娘娘,别再为这些事不开心了,您千万保重身子呀!你有王爷,有世子,还有未出世的孙子,您得往前看…”珍喜知道她又触碰到了伤心的往事,不忍心她这样下去,只好好言相劝道。

    沐王妃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她只是不甘心。

    那个男人不声不响的就离开了,从此杳无音讯。她想要的,并非是那一份逝去的感情,而是一个解释!

    他当初,为何会不告而别,为何连见她最后一面都不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舍弃了她,任由她在王府里煎熬着。

    那个姓许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他的突然出现和突然失踪,让一切放佛从未发生过。他就像是个谜,永远都在云雾里,有些不真实。

    她苦等了他那么多年,一颗心早就死去。那份感情,也早在日积月累的内院斗争中消失殆尽。如今剩下的,只有那千疮百孔伤痕累累。

    “娘娘…”眼看着王妃的身子虚软的滑下地面,珍喜惊呼一声,赶紧过去将她扶起。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珍喜微微一愣,继而走到门口,想要将那无礼之人给打发走。要知道,这里是不允许外人进来的。

    当见到来人的那一刻,珍喜忽然也变哑巴了。她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叫出声来。很显然,她是被惊吓到了。

    “珍喜…”沐王妃见她良久没有出声,以为她出了什么事。

    毕竟这里比较荒凉,人烟稀少。若是真的有歹人闯了进来,那可就不妙了。然而,回答她的,却是一个冷冷的男声。“我的王妃,你怎么在这里?”

    他的气息有些喘,可见他来的多么的匆忙。

    王妃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也瞬间呆住了。

    她没想到,王爷居然会追上来。而且从他的脸色上看,似乎非常的愤怒!他到底为何会如此生气?她又惹到他了吗?

    这些日子以来,她的心也稍微松动了一些。他毕竟是她的夫君,近来又对她颇为体贴。可如今又恢复了这样的怒目相视,叫她还真是难以适应。

    “王爷…王妃是过来为小世子祈福的,您…”珍喜见到王妃骇的脸上失去了血色,便上前来替王妃解释。

    沐王妃将珍喜一脚给踹开,上前死死地握住王妃的手腕,喝道:“说,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对于这个问题,王妃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难道要告诉他,这里曾经是她呆过三年的地方,她手里的衣物是她曾经心仪男子的旧物?不,她绝对不能承认。否则,她的儿子要怎么自处?若是王爷一发怒,连累到他人,那就不妙了。

    “王妃,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沐王爷看着这个素来温柔的女子,眼里闪过一丝不忍和狠厉,两种矛盾的心情纠缠着,此起彼伏,不分上下。

    他因为觉得愧疚,故而对王妃重新宠溺起来,想要弥补一些什么。但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一声不吭的跑到这个他心中记挂但又不敢轻易触碰的地方来。他是既愤怒,又痛苦。愤怒的是,他的王妃,也不过是个善妒的女子。她居然背着他,想要过来毁掉他那唯一的一点儿念想。而痛苦的是,他心爱的女子已经不在。而他现在喜欢上的女人,偏偏又让他非常失望。那种纠结的心情,让他痛苦挣扎着,犹如刀割般的难受。

    “王爷。妾身…妾身不过是来看望故人的。”她嘴里的故人,有两重意思。一来,就是那方丈智明大师,而另一个,则是那个只能埋藏在心底的人。

    “你不知道这间屋子,是不能进来的么?”沐王爷每年桃花盛开的时节才会过来小住一段时日,平时都是交待过方丈,不允许外人进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王妃居然进得来!难道是方丈大师认为她是王妃,故而才特别对待的?

    “我为何不能进来?难道这里也是王爷的禁地,不许任何人进来?”在王府里,王妃不能去的地方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书房。

    但没想到的是,这一个寺庙里,居然也有他明令禁止不准踏入的地方!

    见王妃始终不肯吐露真话,沐王爷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王妃,你该知道本王的脾气!惹怒了本王,有你好受的!”

    他的脾气,她怎么会不知道?

    可是,她到底哪里做错了,他要如此对待她?这样一时温柔相待,呵护备至。一时又恶语相向,恨不得对她视而不见。这样反复无常,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难道前些日子那些的体贴,都是假的?

    想到这里,沐王妃的眼眶又忍不住泛红了。

    珍喜忍着痛站起身来,想要劝解一二,但却忽听吐出一口血来,晕了过去。王妃惊呼一声,叫了声珍喜,便急急地走过去,想要将她扶起。

    见自己的妻子对一个丫鬟都比对自己上心,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尤其是看到他的那些旧衣裳被胡乱的放在床榻之上,他心里的怒火再一次迸发出来。“王妃,你胆敢欺瞒本王!看来,这个王妃的头衔,你是不想要了吧?”

    听到他如此无情的话语,沐王妃的心都有些痛的麻木了。“随便王爷怎么处置,妾身无话可说!”

    “好一个无话可说,哈哈哈…”沐王爷算是被彻底的激怒了,大声的笑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本王就…”话还未说完,突然一声“阿弥陀佛”给打断。继而,明智大师从外面走了进来。

    沐王爷对这位方丈还是很尊敬的,两人也有些交情。故而,他冷静下来,上前去打招呼。“明智大师有礼了!”

    “原来是王爷来了,老衲有失远迎!”明智大师看了一眼王妃和珍喜,脸上的笑容微微一顿。

    “方丈大师,这位是本王的王妃!”见大师看向沐王妃那边,面色尴尬的介绍道。

    怕是他刚才嚷嚷的太大声了,故而将他给引来了吧?想到自己失控的情绪,沐王爷顿时觉得有些失了颜面。

    明智大师眼睛一亮,在二人身上扫了几眼,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二位还真是有缘分啊!哈哈哈哈…”

    被智明大师这么一笑,沐王妃和沐王爷都有些不解。

    不等他们二人问出口,智明大师便笑着说道:“没想到,二十年过去了,老衲还能再次见到你们俩…”

    “大师此话怎讲?”沐王妃都有些糊涂了。

    “想必二位的日子,过得挺艰难吧?”他一语点破二人的境地。

    沐王爷和沐王妃都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

    “真是孽缘啊孽缘!怕是二位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吧?”见他们这情形,就是还蒙在鼓里呢。

    沐王爷看了一眼自己的王妃,不解的说道:“大师有话直说,本王绝对不会怪罪!”

    智明大师是得道高僧,想必看问题比一般人要深刻。故而,他才会这么说。

    智明大师口宣佛号,双眼绽放出异样的光彩。“两位二十多年前在此相遇,后来一前一后离开这里。没想到,竟然成了夫妻。但老衲也看得出,你们当初都未以真实的面目示人。一个是为了女子的清誉,另一个是练就了一身邪门的武功。故而,即使相见已不相识!这不是孽缘还是什么?”

    “相见不相识”这几个字眼,在他们二人听来,特别的古怪,也十分的震惊。

    他们同床异梦这么多年,根本没有想过,当年的二人,没有坦诚相见过。即使共同孕育了一个孩子,但却还是像陌生人一般冷漠。

    如今被方丈这么一点破,两个人脸上的血色顿时消失殆尽。珍喜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指着王爷不敢置信的喏喏说道:“莫非,王爷就是…许公子?”

    刚说完,珍喜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后悔的要死。万一不是呢?岂不是让王爷和王妃之间生出嫌隙来?

    然而,这一声许公子,却让沐王爷震惊的瞪大了双眼,身子也忍不住抖了起来。

    智明大师见事情有了转机,便又念了声阿弥陀佛,便带着弟子离开了。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沐王爷一步步靠近那地上的二人,双手抑制不住的颤抖。这与他往日的潇洒形象,完全是大相径庭。

    珍喜哪里还敢开口,只得一个劲儿的磕头请罪。“王爷饶命,都是婢子瞎说的…王爷开恩…”

    “不,你刚才说了一句许公子…本王绝对没有听错。”他颤抖着心,一步一步的接近真相。

    沐王妃似乎也是醒悟了过来,她一瞬不瞬的盯着这个男人,冷冷的问道:“你就是当年的许公子,不辞而别的许公子,对么?”

    “你是…素素?”沐王爷震惊的停住了脚步,整个人差点儿倒了下去。

    他没想到,那思念了几十年的恋人,居然一直在他的身边。而他,将她冷淡了二十年!将最爱的女人推入了痛苦的深渊,整整二十年!

    “好一个风流的许公子,呵呵呵…”沐王妃在知道真相之后,很没形象的大声笑了起来。眼角的眼泪再也承受不住这个打击,倾泻而出,染湿了衣裳。

    见曾经心爱的女人这般痛哭流涕,悔恨的泪也抑制不住的流淌了下来。“素素…”

    他唤着她曾经用过的名字,深情而执着。看到她的眼泪,他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两个人就这样相互隐瞒了二十年,煎熬了二十年。到头来,却闹出这么一场大的笑话,还真是天意弄人啊!

    “素素…不要哭…”他走上前去,想要触碰她,却被她躲开了。

    “王爷,亦或是许公子?请你不要碰我!”沐王妃往后挪了挪,神情有些木讷。

    经过这么一场闹剧,她的心情已经不知道要怎么来形容了。那些往日的恩恩怨怨,到头来却是一场误会,这叫人怎么接受?

    难堪有之,后悔有之,难过有之。无数的酸甜苦辣聚集心头,让她不得不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地整理一番自己的心情。

    “王妃娘娘,地上凉,快起来吧。”珍喜忍着痛,挣扎着想要扶自己的主子起来。

    沐王爷这才回过神来,想要去扶,却又怕她拒绝。故而只能远远的看着她,眉头紧皱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心爱之人失而复得,应该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情。他等这一刻,也整整盼了二十年啊!可是,在真相揭开这一刻,他却非常的后悔。他很后悔,为何他放弃了继续追寻真相。后悔为何要苛待这个无辜的女人。纵使当初,她也隐瞒了有些真实,但毕竟也是为了女孩儿家的名声着想。若是他当初能够告诉她他的真实身份,说不定就不会有样的事情发生。而他们之间,也不会有这么深的误会,早就可以团聚了。

    看到王妃那苍白如纸的脸庞,他很是心疼。

    可是,她对自己怕是失望透顶,不肯原谅了吧?想到刚才,他还恶狠狠的对她大吼大叫,将她骂得遍体鳞伤,他就好恨好恨。恨自己的鲁莽,恨自己的大意,跟恨自己被蒙了心,分不清是非黑白!

    “珍喜…带我离开这里…”沐王妃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摇摇欲坠的对贴身丫鬟吩咐道。

    沐王爷见她那副样子,自然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便跟了上去。珍喜见王爷那神色,也不比王妃好多少,心里也十分矛盾。

    按理说,王爷和王妃和好了,便是最好的结局。可是想到这个男人,害得自家主子吃了那么的苦,受了那么多的伤,她就忍不住怨怼起他来。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若是当年,他能够坦诚一些,也不会有今日这些事情了!

    “珍喜…送我回沈家…”沐王妃每走一步,都十分的艰难。可是,她仍旧要咬着牙,不肯看他一眼。

    沐王爷听她说要回沈家,先是微微一愣,继而阻拦道:“那怎么行?如今沈家的宅子已经荒废了,如何能住人?”

    她的身子不好,经不起折腾。更何况,沈家已经无人,那宅院也只有几个仆人守着,哪里能够照顾她周到?

    “王爷请让开!”沐王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嘴唇都抖了起来。

    看着她强撑着的模样,沐王爷心里就莫名的心疼。“素素…别任性,跟我回王府去。今后,我一定会好好地对你,弥补这么多年来的缺失,好不好?”

    见王爷这般低声下气的恳求着,珍喜也被感动了。

    只是,王妃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不是他这一两句话就能抚平的。她需要给自己一段时日,才能恢复过来。就算要谈以后,那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故而,沐王妃凄美的一笑,拒绝了他的好意。“这个王妃的头衔,妾身担当不起。王爷还是早日觅得佳人,陪伴左右吧!”

    她这是自暴自弃了!

    沐王爷记得没办法,恨不得大骂出声。可是,在这个时候,他知道不可以!

    沐王妃见他有短暂的迟疑,便忍痛朝着门外走去。可是,她刚才是真的伤了心,整个身子软绵绵的,没走几步,身子一晃,整个人就晕迷了过去。

    珍喜惊呼还未出口,沐王爷就冲上前来,一把将自己的王妃给抱了起来。“快,马上回王府!”

    说完,他便抱着沐王妃,第一个冲出了院子。

    珍喜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这才追上去。临走前,她看了一眼那空荡荡的院落,不由得笑了。

    也许,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呢!

    ------题外话------

    总算没有让亲们失望,真相大白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