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126 不安分的,自讨苦吃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6 不安分的,自讨苦吃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哼,真是太过分了!世子妃居然连芙蕖园都不让咱们进,我还怎么去尽孝心?”陈氏刚从东厢那边回来,就气得摔了杯盘。

    “夫人莫要生气,身子要紧。”丫鬟们屏气凝神的察言观色,生怕一个差池,就被夫人责罚。

    西厢的日子,在莫侧妃倒台之后,便不好过了!这个事实,下人们可是看在眼里。可到底是奴婢,陈氏就算再不得宠,那也是正经的主子。她们做下人的,也只有服从的份儿。

    “大公子呢,去哪里了?”陈氏冷静下来,发现自己的夫君不在屋子里,心里隐约有些生气。

    这些日子以来,翔公子对她是百依百顺,不敢有半句怨言。可是这才安分了几天?又不见踪影了!

    丫鬟战战兢兢的在一旁服侍着,对大公子的下落也是尽量的隐瞒着,生怕夫人听了生气。“夫人息怒,大公子说是有事要做,出去了…”

    “有事要做?他能有什么事!不过是个游手好闲的,还真把自个儿当回事儿了!”听了丫鬟的禀报,她果然有些恼火起来。

    那个败家子,除了会花银子,还能有什么本事?出去做事,那不过是个借口罢了!她才不信,他能有什么能耐。否则,王爷也不会任他在府里闲着。早就出面,为他安排个职位,让他做事了。

    如今倒是想起来要发奋了,晚了!

    这王府里,谁不知道已经变了天了!自打王爷抱着王妃回府之后,便召集了皇家最有名的御医和花郡王一同为王妃诊治。那种排场,就连莫侧妃最得宠的时候,都没有这待遇啊!想必王爷是真的对王妃上了心了,舍不得她吃一点儿苦。看来,她还得想办法,让王爷对大儿子重新喜欢起来才是。

    “冬儿,去把大公子找回来!”

    那个叫冬儿的丫头是这祥瑞园的三等丫头,专门负责跑腿儿。听见夫人的吩咐,便转身出去了。刚出了二门,只见迎面走来一个白色的身影,可不正是翔公子么?

    冬儿上前见礼,说道:“爷您可回来了,夫人正到处找您呢!”

    翔公子满脸的春风得意,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好事。听说陈氏寻他去,脸色顿时又垮了下来。“知道了…”

    对于其妻陈氏,翔公子是又敬又怕。

    这个女人,自打嫁入王府以来,就十分的嚣张霸道。在他这个夫君面前,也是没大没小,出言顶撞!叫他一个七尺男儿,生生的被打压了下去,在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提到他的妻子,在京城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害的他,都羞于见人了。

    但同样的境况,二弟隐世子却是完全相反。他屋子里只有世子妃一个女人,连通房丫头都没有。但外人在他面前,可是丝毫不敢说世子妃的半个不是。否则,他翻起脸来,那可是很吓人的。

    为何他就没有那种气势呢?唉!想到这里,他只能垂头丧气的朝着院子里走去。

    陈氏得知翔公子回来了,脸色不怎么好看。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不在府里呆着,又去哪儿了?”

    一个男人,被妻子劈头盖脸的一顿责骂,任谁心里都不会舒服。“本公子去哪里,难道还要向你汇报不成?”

    见他愈发的不听话了,陈氏的脾气也见长。“现在骨头硬了,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就这么跟你说话,怎么了?我是你的夫君,是你的天!这么对你,算是客气的了!”想到那群狐朋狗友的指点,他愣是挺直了脊背,大声嚷嚷起来,想要重振夫纲。

    陈氏脸一冷,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耳朵,狠狠地问道:“是谁教你这些的,啊?胆子肥了啊!”

    “哎哟。你放手,快放手!你…你大逆不道,居然以下犯上!我是王府的公子,你胆敢这么对我,哎哟…”翔公子一边指责,一边哀嚎着。

    丫鬟们都不敢上前去劝架,有多远就躲多远。当然,还有些怕事的,悄悄地溜了出去,偷偷的去了东厢那边报信儿。

    沐王爷本就为王妃的事情急的焦头烂额,又听说大儿子和媳妇在这边闹得不可开交。顿时就火冒三丈,大声的骂道:“就知道不是个省心的!都让莫侧妃那个贱人给惯坏了,如此不知轻重!王妃都病成这样了,还不知道安分一些,真是岂有此理!”

    司徒锦与隐世子都在王妃的院子里照看着,听见王爷发了怒,便上前劝道:“王爷息怒,可别气坏了身子!”

    “你们说说,他们这哪里有个主子的样子,啊?那陈氏,跟个泼妇似的,动不动就对自己的男人呼来喝去,成何体统!”作为一个男人,他骨子里就认为妻子就该顺着丈夫,不该这般不知礼数。

    司徒锦忍着笑意,说道:“大嫂也是爱之深责之切!虽然有失妇德,但也是为了大哥好。”

    “你们也别劝了,陈氏我还不知道吗?仗着娘家的势力,就不把翔儿放在眼里。这么多年,莫侧妃护着,我也没太理会。没想到,她是愈发的大胆,居然敢对自己的夫君动起手来了!”

    司徒锦心想:您那是不太理会,根本是从来就没有上心过。若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好,哪能任由陈氏继续胡闹下去!

    不过,这些话,她是不会说出口的。

    隐世子对这些事情,也不甚在意。西厢的人,也翻不出天去,没什么好担心的。只要他们不闹到东厢这边来,就随他们去了。反正闹腾下去,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他何必去趟这浑水呢?

    “父王若是不满意陈氏,大不了再为大哥纳一房妾室。反正这么些年来,陈氏也没生下个儿子!”他随口说道。

    沐王爷揉了揉额角,觉得儿子说的很对。那陈氏的确太过彪悍,又没有什么功劳。虽然不至于被休弃,但也该压一压她的霸道!

    “也好!这事儿,就交给你们夫妻去办了。”后院的事情,他从来不参与。故而,这纳妾之事,就只能交给儿媳妇。

    司徒锦怀着身子,什么都不能做,也挺闲的。就将这个事情给接了下来,反正只要从一堆画像里挑出个人儿来,也费不了多少工夫。

    一听说王府要给大公子纳妾,不少的官员都求上门来。司徒锦每天收到的画像都有十几幅之多,可见沐王府的名气有多么的响亮。即使龙翔只是个庶子,还有了正室。但还是有很多人,眼巴巴的将自己女儿的画像送上门来,想要一争这王府公子妾室的位子。

    “夫人,看了这么多的画像,您看中了一个没有?”缎儿怕她太累,便在一旁帮着看。

    司徒锦扫了一眼那些画像,不紧不慢的说道:“光从画像上,哪能看出个名堂来。”

    缎儿皱了皱眉,问道:“那夫人要如何挑选?”

    知道夫人并非真心实意的想要帮西厢那边儿的忙,故而在她看来,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最后能够进府来的,必定是向着东厢这边儿的,而且还要是个能够容易拿捏的才行。

    “每一位小姐的秉性,你可都清楚?”司徒锦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转移到了另一个问题之上。

    缎儿点了点头,那些人她大概知道一些的。“大部分都有些印象,不过少数没有见过。小姐可要朱雀去查一查?”

    提起朱雀,司徒锦倒是好久没见过她了。“朱雀近来很闲吗?”

    缎儿笑着说道:“如今京里还算天平,世子爷让他们好生歇着呢!朱雀最近可是闲得无聊。不若夫人将她调进府里来陪伴?”

    她们原先很不对盘,如今可是比亲姐妹还亲呢!

    司徒锦不禁点了点头,道:“也好。你派人去请她吧!”

    缎儿欢喜的应了,派春雨去醉仙楼请人了。原先那醉仙楼是楚大公子楚羽宸的产业,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朱雀的手里。那楚羽宸公子,也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从此失去了踪影。五皇子四处派人打听寻找,都不见他的踪迹。关于他的传闻很多,但更多的便是逃亡去了。

    楚家一倒,他便没有了立足之地。

    一个时辰之后,朱雀踏着轻快的步伐进了慕锦园。见到司徒锦的时候,她很是规矩的行了礼,比之以前的态度大为改观。

    “朱雀,许久不见,你长胖了不少。”缎儿一见到她,就忍不住打趣着。

    自从见过她真人之后,缎儿就怨怼了良久。明明是这么一个大美人儿,却要遮遮掩掩的,多么的憋屈啊!对于朱雀隐瞒着她的事情,她可是记着呢!每次见到她,都会想要抓着她不放,非要搬回来一成不可。

    “有吗?”朱雀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

    司徒锦仔细的瞧了瞧,点头赞同缎儿的观念。“的确是长好了一些。不过这样也好,你未来的夫君一定喜欢你胖一些的!”

    听了这句话,屋子里的三个丫头都忍不住脸红了。

    因为世子爷也经常当着众人的面,说希望世子妃养好一些呢!想必,男人都喜欢丰腴一些的女子。

    朱雀脸色难得一红,啐了缎儿一口,继而走到司徒锦身边坐下,恭敬的问道:“夫人的身子可好?有没有不舒服?”

    因为怀身子的头几个月,总是会吃不下,容易恶心呕吐。故而,朱雀才有此一问。

    司徒锦摇了摇头,道:“近来还好,没什么不适的地方。”

    “想必是小世子心疼夫人您怀身子辛苦,不敢折腾您呢!”春容奉上热茶,一脸欣慰的说笑着,好像已经看到小世子了一般。

    朱雀点了点头,知道有些人的体质好一些,没有那些孕吐的现象发生。“夫人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

    司徒锦简要的说了一些,大概的意思是,看要选一个什么样的女子给翔公子当妾。

    “不就是一个妾么?值得夫人您这般费心思!”朱雀不以为然的说道。“只要长得漂亮一些,性子温柔一些,必定能够让他满意!”

    谁不知道翔公子惧内?他喜欢的女子,必定是温柔可人的解语花!

    “朱雀说的在理。只是,这些小姐们,我都不甚熟悉,对她们了解的不多。”司徒锦的话已经很直接,只等朱雀的一个答复。

    “那还不简单?叫人查查就一清二楚了。”朱雀倒是说的爽快。

    “那这件事,就有劳你了。”

    朱雀笑着应下这门差事,又与司徒锦叙了叙旧,就起身离开了。这前腿刚踏出慕锦园,迎面就遇上一个打着扇子,招摇过市的男子。

    那男子一见到朱雀,简直惊为天人。

    “这世上,居然有如此绝丽的女子!”他一双凤眼盯着朱雀一动不动的瞧着,恨不得立刻就将美人揽入怀里。

    被不怀好意的目光打探着,令朱雀心里很是厌烦。只是一眼,她就认出了此人。正要转身离开,却被他先一步叫住。

    “姑娘请留步!”翔公子追上去,伸出手来将她给拦下。

    “公子请自重!”朱雀冷冷的说道,丝毫不给他面子。

    见这个女子脸上没有丝毫的娇羞之色,翔公子对自己的魅力顿时产生了怀疑。但是美色在前,他也顾不上许多,便要上前去拉美人的手,想要一亲芳泽。

    朱雀自然不会让他如愿,转身就躲了过去。

    翔公子见她伸手敏捷,不由得皱了皱眉。“你…你到底是哪家的闺秀?知道本公子是谁吗?还不过来拜见!”

    见以往的手段没能让美人自动送上门来,他便硬气起来,想要以身份逼迫对方就范。只可惜,朱雀不是个普通女子,岂会怕他的威胁?

    冷哼一声,她不紧不慢的说道:“不就是个王府的庶子么?有什么好骄傲的!”

    “你…”被人羞辱了一番,翔公子脸色涨得通红。

    他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这么跟他说话,一时有些恼羞成怒。“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出言不逊!难道就不怕我治你个大不敬之罪吗?”

    “呵呵呵…”朱雀听了他的话,不由得大笑起来。“真是可笑!你以为你猪鼻子上插根葱,你就是大象了吗?你以为你背上背几根羽毛,就能冒充孔雀了?自不量力!”

    说完,她伸手将他一推,便打算离去。

    跟这种人说话,简直是浪费生命!

    翔公子受了气,哪里肯罢休。于是仗着自己学过一些拳脚功夫,就想要对那美人动粗。可朱雀偏偏不是个柔弱可欺的女子,她只是稍微闪了闪身,就躲过去了。而且那翔公子以为用了过猛,反而刹不住脚,径直就朝着那池子扑了过去。

    只听见噗通一声,池塘里溅起一朵浪花。自认为身份尊贵的王府大公子,就这样一头栽进了池子里。

    “救命啊…救命…”一连喝了好几口池水,翔公子便顾不上面子,大声呼救起来。

    朱雀看着他那狼狈的模样,笑得一脸的得意。“怎么样,这池子里的水好喝么?”

    翔公子被一个女子给耍了,还这般的不堪,心里那个气啊!可是一见到朱雀那倾国倾城的美貌,偏偏又无法生起气来。

    朱雀实在没功夫陪他在这儿耗下去,也为了避免一些麻烦。加快脚步,就出了院子,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王府。

    等到翔公子被人救起,再去寻美人的芳踪时,早已不见了人影。

    “找,一定要给我把美人找回来!”翔公子气急败坏的吼道。

    只是,不知道那女子姓甚名谁,叫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去哪里找去?

    从那以后,据说翔公子就害上了相思病。整日病恹恹的,嘴里念着美人美人,身形日渐消瘦下来。

    司徒锦在慕锦园自然也是听过这件事的,心里也清楚那美人究竟是谁。不过,朱雀可不是翔公子能够肖想的人。据世子所说,朱雀身份来历不明,是个自由之身。跟随着他,也是想要找个靠山而已,不算是下人。

    司徒锦也是很喜欢朱雀的,希望她日后也能嫁个好人家。故而,对于翔公子的那念想,提都没提一句。

    至于给翔公子纳妾的事情,倒是在风风火火的进行当中。陈氏听了这个消息之后,不止一次的上门来闹。但因为是王爷的命令,世子又护得紧。所以,那陈氏连慕锦园的大门都没有踏进来,就更别提见司徒锦一面了!

    “真是气死我了!”陈氏回到祥瑞园之后,又发了好一通脾气。“这府里都不把我当主子看待,一个个都嫌弃我!我还不如回娘家去,也省的遭人白眼…呜呜呜…”

    陈氏趴在床榻上,放声大哭,早已失去了主张。

    她是个娇养着长大的大家闺秀,何曾被人这般对待过?如今是公婆不喜,夫君不疼。还有别的女人,想要跟她争宠!她身边只有月姐儿一个姑娘,又没有个儿子可以依靠,她的下半辈子,可要怎么过啊!想到以前的风光和现在的落魄,她就恨不得将司徒锦那个扫把星给碎尸万段!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