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132 躲猫猫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32 躲猫猫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朱雀忸怩了几下,便又恢复正常了。毕竟不是古代人,做不来那样娇羞的事情。轻咳两声之后,便想要转移话题。“夫人的身子如今已经稳妥,应该多走动走动才是,将来也利于生产。”

    司徒锦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点头表示赞同。“每日用饭之后,都会去院子里走两圈。许久没有走动,身上长了不少肉呢!”

    原先苗条的纤腰,如今被小半圆的肚皮给取代。司徒锦虽然惊喜孩子在慢慢长大,但也有着妇人同样的烦恼。若是生产之后,瘦不回去,那可就麻烦了。

    女子到底是爱美的,怎么能容忍纤细的腰身变成水桶腰呢!

    “朱雀,你别故意转开话题。说说看,今儿个有什么事要劳烦你亲自跑一趟?”她可是醉仙楼的老板了,那些糕点,也不用她亲自送来吧?

    朱雀脸上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但很快就掩饰过去了。“我想夫人想的紧,难道常回来看看不行么?”

    看着她强行狡辩着,司徒锦也不戳破。不过,朱雀的到来,倒是让她想起了一些一直困惑的问题。例如,楚羽宸到底去了哪里。那醉仙楼原先可是他的产业,如今却落到了朱雀的手里,这里面还真是大有文章啊!

    “都下去吧,朱雀留下。”想到那些机密,她不得不谨慎一些,连缎儿都请了出去。

    丫鬟们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世子妃吩咐了,她们也不好违背,乖巧的福了福身,缓缓地退出了屋子。

    朱雀见世子妃这般作为,心里微微有些惊讶。“夫人是不是有什么绝密的事情要吩咐?”

    司徒锦挪动了一下身子,换了个姿势才说道:“朱雀,你跟着世子爷的时日也不短了,也是我们信任之人。你告诉我,楚羽宸是不是在京城?”

    提到那个男人,朱雀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夫人怎么会问起他?”

    “京里最近发生了那么多事,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楚公子人中龙凤,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楚家满门被擒,偏偏少了他一个,不是有些奇怪么?他怕是早就知道了些什么,所以才顺利消失在众人面前吧?”她猜测道。

    朱雀仔细琢磨着,要不要将这个秘密告诉司徒锦。毕竟,沐王府可是向着五皇子的。若是知道了他的身份,会不会泄露出去?那他的性命可就堪忧了!

    “很为难,是吗?”司徒锦笑着说道。“我也明白你的苦衷,毕竟他是你的良人。朱雀,你是世子的得力属下,我不会弃你的感受于不顾。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有事的。我只是…有些问题想不通而已。”

    如今的沐王府,正在风口浪尖之上。皇上似乎也开始犹豫了起来,毕竟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了。而五皇子又还年幼,二皇子又不甚亲近,这样的局面,为了江山着想,他必定会在仙游之前,替儿子将障碍一一除去。

    她想弄清楚情况,到时候也有个准备,不至于被动的挨打。她已经嫁入王府,就必须与王府同甘共苦!

    朱雀审视着世子妃的眼睛,发现她没有在说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他的确还在京城,不过…已经对别人没有威胁了。”

    她的回答很委婉,但也阐述了自己的观点,那就是不容许他再有任何的伤害。

    知道他身世的她,是了解他的苦楚的。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抚养他长大的人被收监发卖甚至是惨死,而让这一切发生的,还是他这个被冠上楚姓的人。他良心所受的煎熬,除了她能够感同身受,再也无人能够体会。

    “朱雀,你的身份并不简单,是么?”司徒锦见她承认了,便继续追问。

    朱雀惊愕的抬起头,眼里满是疑惑。这个秘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她又是如何知晓的呢?

    其实,司徒锦刚开始并不确定。不过,从朱雀刚才的表现来看,那个传闻必定是真的了。她也是根据那个假的二皇子的身世推敲出来的,但没想到被证实出来的时候,她受到的震惊也不比朱雀小。

    “原来是这样…”她喃喃自语。

    朱雀突然上前两步,单膝跪在她面前。“夫人,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儿上,千万别让外人知道这个秘密!”

    “朱雀,你这个做什么,快起来!”司徒锦很惊讶她对楚羽宸的感情,但也很是为她高兴。

    她身边的两个贴心之人都有了好的归宿,她也就能够放心了。

    “夫人若是不答应,朱雀就不起来。”朱雀任性起来,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

    司徒锦长叹一声,说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既然他是你心爱之人,我又如何忍心将你们分离?起来吧,再跪着我可要生气了!”

    朱雀眼含热泪,却没有哭出来。她是个要强的人,绝对不会表现的那般软弱。吸了吸鼻子,她将眼泪给逼了回去。“多谢夫人成全。”

    “他住的地方,可还安全?”司徒锦好心的追问了一句。

    “嗯,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在那里很好,夫人不必担心。”朱雀老实的回答。

    “那就好…”司徒锦安了安心,安抚道。

    两人沉默了一阵,朱雀这才主动提起。“那朝堂上的二皇子,怕是支撑不了多少。从此之后,世上再无二皇子,只有琼玉公子!”

    “这就是他的打算?他从未想过那个位子?”司徒锦感兴趣的问道。

    “想要报仇的时候,也是想过的。不过,后来慢慢地就没有了那个心思。他说,逍遥一世的活着,也挺不错的。高处不胜寒,那样的日子,他不想要。”

    司徒锦也觉得这话很有道理,有付出才有回报。即使皇位人人想要,但那儿位子坐上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说每日要处理那么多的政务来说吧,就够累的。加上后宫的明争暗斗,皇帝也是个人,也会累的!

    “他倒是个真君子!”司徒锦笑着赞叹。

    朱雀撇了撇嘴,腹诽道:他才不是个君子捏!有君子死皮赖脸的赖在她床上不走的么?夜探香闺,也是君子的作为么?

    “夫人,听说皇上曾经暗示世子纳妾,可有其事?”朱雀担心的问了一句。

    司徒锦轻轻地点头,算是默认了。

    “那狗皇帝真是…想要逼得人家夫妻成仇么?太可恶了!”朱雀张口就来,完全不顾什么大逆不道的言论。

    司徒锦愕然的看着她,有些不敢置信。

    这丫头的胆子未免太大了吧,居然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她到底哪里来的底气,居然养成这样一副性子!

    “快快别说了,小心隔墙有耳。”这王府如今可是不大安全呢,她这样会惹来祸事的。

    朱雀撇撇嘴,不以为意的笑了。“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更何况是一国之君,若是不能让老百姓过安生日子,那绝对不是个明君!”

    “你哪儿来这么多大道理?不过仔细推敲起来,倒也有几分道理。”司徒锦先是敲打她一顿,又赞许两句。

    朱雀很想说,她课堂上学来的。只可惜,这样的话说出来,怕是又要惊到夫人了吧!索性,就把这个秘密带到棺材里吧!

    两个人密谈了半个时辰,才让丫鬟进来摆饭。朱雀也不客气,就留下来用了午膳。到了傍晚时分,天都要擦黑了,朱雀也没有离去的意思。这倒是让司徒锦又惊讶了一把!

    “朱雀姑娘今晚要歇在紫玲阁么?”掌灯时分,李嬷嬷进来禀报。

    司徒锦还未开口,朱雀就自个儿要求了。“不必那么麻烦,我跟缎儿挤一挤就好了。”

    缎儿惊愕的张着嘴,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王府里还是不差这几间房的,何必跟缎儿去挤一张床?”司徒锦试探的问道。

    朱雀抿了抿嘴,依旧不依不饶的要求跟缎儿同寝。司徒锦捂着嘴轻笑,看来朱雀是在躲着某个人呢!

    嗯,还躲到王府里来了!

    看来,那人还真是有几分本事,居然让她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如此的紧张。缎儿半个月之后就要出嫁,这朱雀的好事也不远了。

    这样想着,司徒锦便打算等世子回来之后,与他商量商量,让两个丫头嫁的风风光光的,也算成全了她的一份心意。

    一炷香之后,世子果然踩着点回来了。

    刚一进门,便瞧见朱雀也在,顿时挑了挑眉。“你怎么来了?”

    朱雀哪里好意思说是躲人来了,只有一个劲儿的朝着世子妃使眼色,让她帮自己说话。

    司徒锦自然是看懂了她的眼色,于是迎上前去,拉着他在桌子旁坐下。“朱雀是专门送糕点过来的,你不是不知道醉仙楼的糕点,是我的最爱。”

    世子也不多问,算是信了她的说辞。

    朱雀趁此机会,躲到缎儿屋子里去了。小姐妹俩说笑着,倒也能打发时间。

    沐浴更衣之后,司徒锦帮隐世子换上了干净的中衣,这才上床安置了。隐世子怕伤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只能轻轻地搂着妻子的腰腹,不敢用丝毫的力。

    “说吧,朱雀到底干嘛来了?”作为她的夫君,他哪里会听不出来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留在此时说,便是给足了她面子。

    司徒锦嬉笑了两声,才如实相告。“朱雀这是在躲着某人呢!”

    “那个某人…不会是…”那人与朱雀之间的纠葛,他也是知道一些的。“他不是失踪了吗?难道还在京城?”

    “八九不离十。”司徒锦说道。“朝堂之上的格局,是否有变化?那二皇子一看就是个冒牌货儿,估计成不了什么大事。五皇子的地位,想必已经稳固了。就是不知道皇上怎么想的…”

    她的言语间,隐约有着担忧。

    飞鸟尽,弹弓藏的道理,有些脑子的,都会知道。皇上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到时候,五皇子登基是名正言顺。只是,在此之前,皇上会不会有什么动作?他会不会对沐王府不利?五皇子为了皇位,会不会答应皇上一些过分的要求?

    想到这一系列的疑问,她就无法安寝。

    “这些事,有我操心就够了。锦儿只需要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就足够了!”他宠溺的在她耳边一吻,有些意乱情迷的说道。

    司徒锦觉得浑身一颤,身子忍不住抖了一抖。

    怀了身子的妇人,总是特别的敏感。他的手在她身上游移着,不断地挑起火焰。只是,她的理智告诉她,她还大着肚子,不能服侍。可是忍耐了好几个月的他,却再也忍受不了美人在怀,却什么都不能做的憋屈,轻轻地在她耳旁吐气如兰。“锦儿,都已经四个月了,胎也该稳了吧…”

    他可是问过太医了,说只要胎儿稳定,行房也是可以的。

    司徒锦没想到他连这个也打听清楚了,不由得更加羞涩起来,都恨不得躲进被子里去。“连你也不正经了…”

    “美人在怀,坐怀不乱的,那是太监。”他自我调侃着,一双手却如愿的伸进了她的中衣里,隔着肚兜揉搓了起来。

    夜已深,但帷帐内的好戏才刚刚开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